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良缘谋略漫漫相守路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木匙 来源:17K小说网

“你管我要轰轰烈烈,我还没推开你就不错了!”

“你什么意思?你当初的承诺呢?你说过的负责呢?!”

“互相索取而已,你当什么真?傻子吧!”

“你这样对我,我会让你死得难看!”

“我没有听错吧?就你,让我死的难看?”

“你不信吗?”女人气的发抖。

“你有那杀人的本事,疯狗都怕你!赶快给老子滚!!”

“是吗?好,好,好!我就让你…”

说着女人从挎包里拿出一把锋利的西式主厨刀,男人此时正扭头望向窗外的雨,女人一咬牙,对着男人心脏处狠狠捅去,“我就让你看看这本事如何?如何?啊?!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

男人白色的寸衫霎时一片通红,如纸上墨开,用力推开女人,托着刀柄不可置信:“你竟然会带……”

这个连削笔刀都不敢带的女人,连打人一巴掌都害怕的女人,居然会用刀捅向自己,男人带着震惊的瞳孔倒了下去。

女人看着那源源不断淌出的鲜血,笑着笑着哭了出来,绷紧的神经一松,软坐到了地上。

少顷,女人背后出现一个身影,逐渐靠近。

黑色长袍掩盖全身,袍帽又大又低,看不见眼睛,露出半张煞白的脸,笔挺的鼻尖,殷红的唇,他很淡定的问道:

“王林霖?”

那声音低沉而磁性,又很严肃,如审判官一样。

“是。”

女人回答,透过灯光看着眼前的影子,她知道他来索取报酬了。她仰着头,闭着眼,等待着。

一只煞白而纤细的手放在女人头上,女人感觉到那只手很冰很冰,发间窜入一股寒,可是很奇怪,意外的让人很平静,好像自己刚出生一样,什么烦恼都没有。

“我该怎么称呼你?”是恶魔还是鬼神?

“明罪。”身后的人答。

“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很轻松。”

女人逐渐倒地,睡着的同时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叫明罪的人侧身对向窗户处,玻璃窗上清晰的雨痕,春天的雨落在夜晚,凉风飕飕,刮得雨水偏移。

“明知有罪还要行动,为什么……”袍帽下的半张脸回过,对着那血迹斑斑的男人和身前倒地的女人,没有任何情绪的自答:“因为人就是罪。”

然后消失了。

第二天,当地午间新闻。

“今天上午十点五十分,湖西弥宛小区的严女士回到家中发现儿子及其女友倒在地上,儿子万智(化名)心脏位置处被刀插着,万智女友王霖(化名)手腕被割,法医鉴定死亡时间为昨夜九点左右,疑似王霖杀害万智再割腕自杀,具体情况还有待调查。”

“又死人了,这个月可是连死四个了!”水清拿着遥控器倚在沙发上,盘着腿。

“都是两对两对的,就好像我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一样,真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些什么?好好活着不好吗?”妈妈廉文幽拖着地板,无法理解这些行为。

“还真有点像…对了,妈妈,我明天放学后想去唐樱家,打算在她家过夜,可以吗?”水清侧头看着拖地的妈妈。

“额~这个周末就结束了?时间过得真快,明天正好你爸爸出差回来,你还是后天再去她家吧,你爸爸也想你了,回来总要看见你嘛。”妈妈说完提起拖把走进卫生间。

“那行,我明天放学后早点回来。”

水清悠哉拿起果盘里的草莓颠了颠,扔进嘴里,一手按着手里的遥控器,转换频道,在隆江频道停了下来。

“咦,季北娴的新剧,居然会演青春剧,可惜呀是个不温不火的女明星,我还是比较喜欢她的古装打戏。”

虽然不太适应季北娴演青春剧,毕竟有些成熟的脸过于扮嫩,会感觉矫揉造作,但她还是冲着季北娴的颜观看起来。

对水清来说,教室黑板上的粉笔字是学校唯一的风景线。初一下半期她的校园生活突然丰富,是因为好朋友唐樱转学过来。以前都是隔着电话聊天,由于距离太远,自己不能跑去外省找她,现在她和她就像两块牛皮糖,随时随地都想在一起玩耍。她们不是一个班,因此课间总会聚在一起闲谈。

星期一放学后唐樱的老师超时拖堂,水清先下了楼,站在教学楼前等唐樱。她揪着书包带,运动鞋摩擦着地板,老样子,放学了也想和唐樱聊上几句再回家。而她身后不远处,正有个身着黑袍的人在学生群中注视着她,没有谁看得见那奇怪的袍中人,停有几秒就不见身影。

没多久(五)班的同学陆陆续续下来走了,场地上只剩几人时,还不见唐樱下来,水清感觉奇怪,三楼不高呀,为何下来这么晚?

水清跑回三楼,停留在初二(五)班,朝教室里张望,没人,注意到唐樱的书包还在凳子上后,水清进教室转一遍,再次确认没有人,便提着唐樱的书包出来,朝着厕所方向过去,边走边把唐樱的书包挂在身前。

快接近厕所外边时,一股浓厚的烟味扑来,水清皱眉,扇动鼻前的空气,早听说有**学会在厕所抽烟,没想到烟瘾这么大。

“唐樱!”

没有人回应自己。

“唐樱!”又喊了一声,到底跑哪去了?转身要往外走,就听见“砰砰”的打门声音,水清笑着回头,朝发出声音的那间走去。

“就猜你在这吧,还想逗我!”边说边开门,然而水清愣住了……

眼前的唐樱一丝未着,手和脚被透明胶勒得死死的,嘴巴被贴上了透明胶,身上满是淤青,脚边摆着好几个皱巴烟头,手背上有烧灼痕迹,渗出血滴。

唐樱蜷缩的身子一抬头看向水清,眼角弯出卑微的笑意。

水清不敢相信,校园暴力发生在了自己身边,不知所措的跪坐到唐樱面前,在脑中安抚自己:“平静,平静,要平静……”

然而眼泪却搂不住溢了出来,发抖的手轻轻撕掉唐樱嘴上的胶布,从衣服里掏出钥匙扣,那扣上有一把小提琴造型的钥匙和独特的银色削笔刀,她喜欢把它们当作装饰品挂在脖子上放入衣间。

她扯着唐樱手上腿上的透明胶用小刀轻轻划着,反复叫喊:“谁干的?!谁干的?!谁……呜呜呜呜……谁……呜呜呜……”

唐樱早已泪流满面,身体使不上劲,微弱地抬起手,抹着水清脸上的泪花,手背一翻盖住了水清的嘴,她不想招来其他人看见自己,笑话自己。

水清轻轻拿开唐樱的手,又放下身前身后的两个书包,脱下校服将唐樱身前遮挡,左拉右扯校服,怎么也盖不住唐樱全身,水清急了越哭越厉害。

见水清哭得比自己还凶,唐樱安慰似的开玩笑:“被打的是你还是我呀,哈哈哈……”一丝吃力笑声暗示她累了。

水清不小心碰到唐樱的手背,唐樱发出“嘶……”的一声。水清小心翼翼撑起唐樱的手指,看着那手背上好几个烟头烫的洞,很难受,又不知怎么处理。

“衣服呢?”水清声音颤抖,她无法镇静。

唐樱看了看盖住的马桶,水清趴着身子伸长了手去打开马桶盖,便看见校服、内衫、贴身内衣等全部被侵湿,还有黑色墨水掺杂其中,恍惚间,那晕开的墨水好像一张得意的笑脸,一怒之下,水清使劲关上马桶盖,不料吓得唐樱哆嗦,水清立马抚摸唐樱的头,两人抱在一起依偎着。

星期二唐樱没有来上学,星期三唐樱穿着水清帮领的校服来了学校,她肉嘟嘟的脸蛋没有受伤,倒是身上和手背上严重,但她表现没事照样来学校上学,她不想落下课。而那些欺负唐樱的人知道打脸会被人看出来,所以只往身上来。

唐樱的发质很好,从小到大都是留得长发,笔直黑长,轻轻一抚,发丝从手间游走的那一瞬好似被风拂过一样,水清很喜欢唐樱乌黑亮丽的长发,而她自己一直是学生头,从未变化,原因就是妈妈喜欢。

后面接连几天都是平静的,唐樱没有再受欺负,水清以为就这样没事了,哪知道厉害的还在后面。

周末和唐樱约好去看电影,水清在手机上购下两张八点的电影票,是唐樱喜欢的电影类型,关于汽车的。水清站在电影院大门外等着唐樱,八点……九点……九点半,唐樱仍旧没到,拨打电话,没人接,再打,通了。

水清拼命奔跑,脑海里焦急念道:“东路巷!东路巷!”

水清想不通今天自己为何如此糊涂,八点的电影,唐樱说在路上了,却久久未到。就因为这家电影院可以改换电影票,自己就这么平静的等,就没发觉有什么异常,唐樱可是不会轻易迟到的人,自己大意到连这都不记得了,心里面骂自己蠢货。

为什么当时不去她家接她,为什么她迟到这么久自己才打电话过去问,为什么坏事都让她遇到了而自己却要看着受伤的她,电影院距离东路巷只有十几分钟而已,水清却感觉自己跑了好久好久。

城市大厦楼顶的激光灯扫来扫去,掠过东路巷上空。这条穿梭小巷因为灯光比较暗有种电量不足的感觉,所以晚上走得人少。水清在微弱的灯光下看见了靠墙而坐的唐樱,唐樱见靠近的水清轻轻一笑,细声道:“对不起,我迟到了。”她错过了属于她们两人的第一张电影票。

水清不说话,伸手去扶唐樱起来,往唐樱后背一搭,不敢置信,头发呢?!长长的头发呢?!怒气窜来又狠狠咬着下唇抑制情绪。

唐樱觉察到水清僵硬的手臂和顿住的身子,知道水清想问什么,她指向身旁,很平和的声音发出:“它们在那。”

水清打开手机电筒一照,杂乱的发丝掉落一地,还有一把生锈的剪刀虚掩当中,怒火弥漫又努力压制,对着唐樱尽量平静地说:“在学校厕所那天,你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照做了,现在……那飘逸靓丽的长发没有了,你还要继续忍受吗?”

在水清心里面那头长发是唐樱特有的标志,水清很在意。

看着唐樱勉强的笑容,水清心里不是滋味,“不要装作没事一样,至少在我面前能不能不要表现得很坚强,让我很担心……”她讨厌唐樱那般云淡风轻的笑容。

“只是一堆头发而已……”唐樱不在乎的语气让水清彻底生气了。

“那可是你最稀罕的东西!!!”从小到大一直留的长发,谁看了都羡慕都夸赞的头发。

“以后还可以再留不是吗?”发生的事还能怎么样?唐樱眼眸慢慢低垂,能怎么样呢?大吵大闹又不能回复原貌。

水清冷笑,她被唐樱的大度折服,收起手机挨着唐樱坐下来,弯着身子,手捂着眼睛,久久不语。

十点三十二分。

“男的女的?几个人?”

“……”

“这也不告诉我吗?”

“女孩,五个。”唐樱忍着胸口的疼痛,抓着衣角的手握得很紧,没想到耐痛这么不好受。

“为什么针对你?”

“她们说不想看见我。”

“你没有做过什么惹到她们,对吧?”

“嗯。”唐樱抬头仰视繁星璀璨的夜空。

“你的世界怎么会染上悲伤的色彩?”水清觉得唐樱很可怜,明明是个很僻静的人,又不去招惹谁,却也会碍人眼。

这么一问让唐樱有些诧异,略显惆怅,“我想我可能没在烟花下许愿吧……”

水清似笑非笑,“不反抗吗?”

“我一直认为我们还很小,有时看见路边开的花会去采摘,看见凋落的树叶会去捏碎,不知道什么叫好,也不知道什么叫坏,可我相信每一个鲜活的人都会成长,到那时,看见路边的花会去观赏,看见凋落的树叶会去惋惜,我可以在受伤之后破涕为笑,她们也可以在未来有所改变,不是吗?”

“你的善良她们遥不可及。”水清嘴角微扬,笑得很无奈,很不愿。

“你也是我遥不可及的人……”黑暗中唐樱看向水清的侧脸轮廓,那是张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看一眼就能让她感到安全舒适的脸。

水清又问:“除了头发,还伤到哪里?”眼里不受控制地泛起泪光,强制自己憋住。

昏暗中看不清彼此的脸,唐樱嘴巴动动没有回答,路过一对情侣,怪样的看着坐在墙边的两人轮廓,错过两人之后笑谈着。

“啧,这些小孩,跑这约会来了。”

“你要是敢带我到这种地方约会,我就凑你!”

水清抬头瞪了一眼那两个背影,感觉到黑暗中唐樱没有气息似的状态,她起身正要再扶唐樱,唐樱反而拉住她的手,说:“我想再坐一会。”

水清脱下外衣披在唐樱身上,春天的凉夹着寒意,又挨着唐樱坐下来。

“回去告诉父母吧。”水清言里带有一丝乞求。

她知道唐樱从小就很坚强,不管遇到什么挫折,受过什么伤害,脸上不会刻意表露,嘴上不会委屈吭声,甚至没有任何发泄,在水清看来唐樱把自己束缚的太坚固,好像一个攻不下的铁堡。

唐樱摇头,没有回话。

“你为什么会转学回来?”水清问了一句不搭的话,她从来没有问过唐樱那时怎么突然转学回来。

唐樱顿了顿,眼睛仿佛失了光。

“还记得三年级时,我和你哭着分别吗?那会我爸妈要去珠华和亲戚合伙开火锅店,一切都很顺利,生意也很好,后来初一刚开学,我爸发现我妈搞外遇,闹了好久才离婚。我爸将我带了回来继续做他的修车工。在那之前爷爷和奶奶常对我们提起你,说你经常去看望他们两老,我爸一想到还有你这个小朋友带来的温馨就带着我回来了。”

唐樱一说,水清的确想起唐爸爸回来后对自己额外的热情,可是自己好像有半年没见着唐爸爸了,去唐樱家也没见着。

“叔叔现在很忙吗?”

“他回乡下了,姑姑在老家开了修车店,让他回去一起打理。”

“所以,你不想让叔叔担心,又怕爷爷奶奶知道了会激动。”

“是啊。”唐樱答的很简单,有一种无力的哀怨。

其实唐樱爸爸是独生子,回来后因为思恋唐樱妈妈独自返回珠华找唐樱妈妈,然后和唐樱妈妈又闹了,当着唐樱妈妈的面喝下农药自杀,那时唐樱刚升初二,爷爷奶奶把养老钱都花在她身上,她不想爷爷奶奶担心自己,他们已经很老了,失去了儿子媳妇,又怎么忍心让他们知道孙女被人欺负受伤。

两人呆到十一点二十五分。

水清起身看了看巷口处,说道:“回去吧。”

唐樱摸着墙站起来,不料身子晃了一下,腿被踢过很疼,蹲坐太久又酸麻。水清知道身旁的人站不稳,蹲下弯起身子说:“我背你回去。”

唐樱没有拒绝,趴在水清后背上,水清背起唐樱后轻轻颠了颠,调侃说:“蛮轻巧的,比我还轻。”

唐樱搂着水清的脖子下方埋起头,她想睡觉,轻回一声:“嗯。”而水清的外衣稳当当地披在自己身上,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嗅到鼻里,很舒服的味道,来自朋友的温馨。

没多久唐樱在背上睡熟了,水清没有打车,她想和唐樱多呆会,就这么背她回家,还好唐樱家距离电影院走路不过四十分钟,等水清自己打车回家时,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水清刚扭开门,爸爸水闲夕亲切的质问声就响起,他知道水清约唐樱出去玩,可不至于玩得这么晚才回家,也没有来电告知。水清本以为爸妈都睡了,没想到客厅亮晃晃的,见爸爸手里拿着书本正盯着刚进玄关的自己。

“爸爸你怎么还没睡觉?明天不上班吗?”

“你说呢?”爸爸放下手中的书,端起热茶喝了起来。

水清关好门咧着牙跑过来,挨着爸爸坐下,一手搭在爸爸肩上像两个哥们一样。

“我问你一个问题?”水清看着爸爸。

“你说。”爸爸放下茶杯,看向水清,两父女对视着。家里突然好安静,只听得外面救护车的声音。

“你和妈妈会相爱到老吗?”

“你谈恋爱了?”

“没有。”

“相爱到老这种事,说不清楚,但是我跟你妈被红绳绑在了一起,又因为你和哥哥,这红绳也越来越紧,应该是要一起进棺材了。”

“你爱妈妈吗?”

“不爱的话,你妈会离不开我吗?”

“爸爸,有你们真幸福。”水清搂着爸爸,哥哥水溪和妈妈居然也没睡着,从各自的房间缝里偷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妈妈笑得十分温柔,哥哥则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早上水清和哥哥分路之际,哥哥朝水清喊道:“替我给你对象带话,别一天到晚相爱到老,相爱到老的,好好学习才是你们未来的爱情,十三四岁的人了,谈什么恋爱。”

“什么玩意?”

“少跟我装,昨天回来那么晚,多危险。替我警告他,你要是少了根毛发,我上去就捶。”哥哥举了举拳头,示意自己不好惹。

“我是个好学生,不耍朋友。”水清若无其事地说道。

“那最好,goodbye!”哥哥瞪了一眼水清潇洒离开。

进校门时水清遇见了唐樱。唐樱的头发即使修剪成了短发,还是很飘逸。两人一同进教学楼。因为家不顺路,距离较远,所以上学只能来个校门偶遇。

初二(一)班在左边楼梯处,和唐樱的班级刚好反,在唐樱的教室门口分开后,水清还没进自己教室,就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在看自己,回头打量对面的教学楼,又扫视空旷的场地,只有学生和老师在过往,水清歪了一下嘴,背着书包进入教室。

诡异的明罪确实在对面教学楼,不过是在楼顶,只看了一眼水清就消失无影。

延伸阅读

HP-我只是个灵媒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wan15.cn/b9c5.shtml
女鬼血红的嘴巴颤动着,仅剩的几颗牙齿被咬的咯咯作响:“阿眉选中的人……必须死!“他手

终极系列之龙渊剑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wan15.cn/dzuh.shtml
“很好……已经控圝制了他们首圝脑吗……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急吗?‘零’已经出动,你们只

反派上将突变成O[穿书]之第九章  http://www.wan15.cn/d07a.shtml
然而这世上,总会有这么些人,觉得不在一片和谐的时候不出来发表些与众不同的言论,就显示

妖后养成史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wan15.cn/d5lc.shtml
两人在城门口打了个滴滴顺风车,因为天色不算早,所以城门口只有三辆马车,一辆不顺路,另

[亲爱的,热爱的]我的牢笼,你是钥匙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szz0.shtml
这天下午,不少网友早早打开了直播App,等待看男神的首秀。晚上七点整,“吃不饱先生”

无敌猎杀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wan15.cn/ym51.shtml
中午,靳风和教练组的人一起吃完了饭后,正看着手机中系统给自己规划的方案时,门被敲响了

左眼读灵右眼见凶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u8gw.shtml
那天离开藏书阁后,李剑仁便用灌顶灵感学会了《雷典》和其中的战斗灵决,省去了领悟的步骤

大蜃楼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wan15.cn/xyu4.shtml
林烟从辣锅里挑出梁燃喜欢吃的豆皮,放到她的碗里,“行了,人老张对你够可以了,不就是现

命运总逼我拯救世界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wan15.cn/gmh5.shtml
宋晴姝呆了一呆。还真是这个原因?那她就更不明白了……陆老夫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困惑,笑

百炼剑主第二章  http://www.wan15.cn/gynp.shtml
老皇帝听了穆旭东的话凄凉一笑,“报应,这就是报应。我杀她家人,却没想到最终有人取我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锤领主:我,最强骑士王!第四章

    灰坨坨强调的妃嫔们集体向顾林麦请安的日子到了,往日里这天皇后是要戴凤冠穿凤袍的。这天当然照常。只不过凤冠着实有些重,顾林麦觉得自打早上戴上它后自己的脖子就有些不适。还有那凤袍,简直比红毯还长。坐在西边请安间内中央位置,她不怎么敢大动作,毕竟这衣物都是强撑在自己身上的,她怕一不小心,衣服歪了或者凤冠掉

  • 九转阴阳录第1章在线阅读

    飞船爆炸的瞬间,火光将江沅吞噬殆尽。耳边。萦绕着柔和的音乐。天堂也有音乐吗?江沅迷迷糊糊的想到这里,突然他猛地睁开双眼,刺目的灯光打在的眼睑上,他下示意地伸手挡住来自天花板上方刺目的光线。躺在床上,江沅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听到门外断断续续婉转悠扬的钢琴曲。嗯,他好像没死,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太好了

  • 都市之我为妖王之为人初师(五)(5)

    来到教场,学员们早已经正襟而坐。秦风的到来,得到了全场的呵护,所有人更是立即站了起来。对于这种态度,秦风还是很满意的,前世都没有享受过呢!虽然是故事让他们自己的尊敬自己,但是也改变不了受尊敬的结局:“大家都来的挺早,今天下午依旧是讲故事,。”“噢噢噢噢,太好了,又可以听故事了。”“大秦老师万岁。”“

  • 紫坛记在线阅读第六节

    战士【冲锋】对3—30码目标发动冲击,使目标眩晕2秒,冷却20秒。【凝霜斩】凝聚冰霜之力攻击目标,造成大量伤害,使目标寒气入体进入减速状态。法师【闪烁】瞬发技能,向任意方向瞬间移动10码(不受物体阻隔),冷却20秒。【火炎术】瞬发技能,释放火焰攻击目标。弓箭手【破甲箭】攻击50码内的目标,降低单个目

  • 冥之守护第10章在线阅读

    “好了,南炎炫,快告诉我吧~”夜寞莘捂着嘴巴浅笑,看着南炎炫那硬邦邦挤出来的笑意,真的很好笑啊,这家伙,根本就不会装~。“寞莘,你愿不愿意去上学?”其实他的弦外之音是:寞莘,你愿不愿意同我一起去暮月学院赴死呢?他一脸严肃的说,不过,怎么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希望的曙光捏?听起来,好像非去不可的样子.

  • 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在线阅读变故

    “呵呵,昨天和本尊打得怎么样啊~还想再来一场吗?”“别用这种挑衅的口气对我说话。”小银盯着冽,似乎恨不得揍死他。“哟,看你那个表情就知道是想打了~”“你这叫欠揍,不是我说要打的哦。”小银站起身,以他的身影为中心,地面上展开了奇迹战阵。破空之声瞬间冲天而发,化为一条柔韧而凌厉的黑影,毒蛇一般向小银劈头

  • 神奇宝贝之最强精灵在线阅读第9节

    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旅途之后,他们回到了召唤师峡谷。一路上,那几个EZ认为是SB的人一直都在说笑。吵得EZ根本就没心思想策略。他瞄了瞄正在欢声笑语之中的泽洛斯,问刀妹:“你哥原来是这样的吗?我记得我以前有个朋友认识他,他说你哥非常冷酷的啊!”“是啊,但是自从他失踪之后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他

  • 在末日吃鸡在线阅读第六章

    “今天是星期五,最后一天了上课了,真好!”曹林一起床就开始感叹。和往常一样刷牙洗脸吃饭去学校,跑步,早读……不过比较奇怪的是刚刚跑步的时候,有的住宿生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曹林,搞得曹林很不自在,“莫非……”曹林脑子蹦出一种可怕的想法,“莫非——我变帅了,连男的也能吸引?”想着想着曹林就笑了,“哈哈哈

  • 警界之星在线阅读第六节

    不得不说,尽管洛洛熊孩子了一点,污了一点,但她却非常的懂事。凌志在切菜炒菜,她就在一旁帮着洗菜洗碗,帮忙干活。“洛洛,你是怎么知道你丽影小……丽影阿姨是演员呢?而且还演了不少的电视剧,要不是你抢先回答了她,老爸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呢。”凌志一边炒菜,一边问正在洗碗的洛洛。尽管凌志已经接受了

  • 末日降临时要做什么第一章

    1但愿人长久春时来风急,像雷霆一样噼里啪啦的刮在路上。所到之处无不是一片狼藉。刚刚才下了马车的人纤弱的身子摇摇晃晃,在阶梯上似要被折断的枝丫。江晚樱被混身衣服往后拖去,只觉得沉甸甸的,更是尚未站稳,整个人一软便倒在了地上。风渐小,马场外的人终于都稳住了脚跟。文兰连忙弯腰把江晚樱扶起来,拿出手帕给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