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之护妹狂魔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疯癫氪命上天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按说,你可真不应该那么说你慕青哥。”

“嗯?”

“人家小时候还带你玩儿来着呢!”

“带我玩?”杜衡显然来了兴趣。

“可不,那时候你慕青哥刚来咱家,你也就刚满两岁,皮的来,也就是你慕青哥又耐心,天天哄着你玩。”

“呵呵,还真看不出来。”杜衡有些不敢想象那些画面。

“啥?”

“没啥!”

林招娣听了,皱起了眉头:“你说你一个千金大小姐,什么啥不啥的,粗俗不粗俗,都是我给你带坏了!”

“这不是守着娘嘛!”

“你在外面可要注意啊!”说完,林招娣就不说话了,小心地看着杜衡。

那当家主母跟门房明确要求了,不允许杜衡出去,说是她这个样子,败坏家风。这件事情涉及到那个刘清兰的权威,林招娣就是有心也是无力。

果然,听完林招娣的话之后,杜衡沉默了。她出不去啊!

“在家里挺好的,你看看那些个小姐不是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你就省省吧,这里比不得乡下。”

“知道了!”杜衡不想让林招娣为难,也就没有继续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娘啊,你下次给我做衣服,别给我总是做一些艳色的,俗气!”

“那艳色看着多喜庆!小孩子家家的,那么穿多讨喜!我问你王婶儿要,她还不给呢!”

......好吧,杜衡对她娘们这些人的审美不抱希望。

“我不,娘,你下次给我弄一些素一些的衣服和料子!”

“行,你想要,我就去给你弄!”这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对林招娣来说不是难事儿。

“但是好料子就没有了,你得等着大夫人发。”

“嗯,这个我知道。”杜衡看了,那些料子都在她箱底压着呢,素净得很,很符合杜衡的审美。只不过是原主不喜欢,又是别人挑剩下的,跟她那两个妹妹穿的比起来并不是多好的料子,所以才扔在了那里。

“钱够花吗?”她虽然做的是下人的活,但是领的确是姨娘的月银,每月有十两呢。反正在林招娣看来,不要白不要,于是也就心安理得了。

“够,不用钱的地方有没有,你自己留着就是。”可真是,杜衡又不能出去,平时欺负下人还来不及呢,也没那个闲心去打赏别人,再加上她娘和她那便宜爹给的,杜衡昨晚粗略地数了一下,有将近四百两呢!这寻常老百姓,平均收入一年也不过三四十两。省着点儿的人家,一月的花销撑死不过二两,就她这些钱,在乡下,够过十几年呢!

“行,小孩子家家的,少拿钱,我都给你存着,当嫁妆。”

杜衡听了之后,翻了一个白眼儿,她要嫁人,至少还要五年呢!

“知道了!”

“对了,我还要跟你说件事儿。”

“娘请说。”

“说了你也不是一遍两遍了,你不愿意听我也要说!”

“我知道了。”

“我都没说,你都知道什么!?”

她真的是知道了,不就是不要大骂下人嘛,一听她娘这么说,她就知道是什么了。

“不要打骂下人,他们也是人,大家都一样,如果我们一直在乡下,恐怕还不如他们呢。最重要的是,人家辛辛苦苦服侍我,我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毕竟是小姐,但是却不能苛刻人家,会折寿的!对吗?”

杜衡想都不想,林招娣平时跟自己说的话,张口就来。

林招娣没有想到她的话杜衡都听进去了,这么被杜衡一句不落地说出来,她有些想哭,

为了掩饰,林招娣低头更加卖力地干活。

不过,杜衡在那里优哉游哉地背着林招娣以往的话,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对吗,娘?”没有得到林招娣的回复,杜衡又问了一句。

“对是对,但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混事儿!你看看你把柳儿给打的!”林招娣背对着杜衡,粗声粗气地说着。

“我真的知道错了,也没有再欺负柳儿了。”说着,杜衡又对着柳儿说道:“对吗,柳儿?”

柳儿正在看着杜衡母女之间难得的温情,突然被点名,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之后,赶紧表明态度:“真的是这样,林婶儿,小姐对我很好,今天还让我一起吃饭来着,您就放心吧。”

林招娣平复好自己,拿着恭桶,起身说道:“看来你现在是真的懂事了,最好一直是这样。”

“我争取!”杜衡乖巧地表明态度。

“行了,肥也施得差不多了,我回去做饭,你想吃什么?”

“唔,娘做的臊子面。”

“行,我这就回去给你做。”正好那个老不死的今天也说要吃。

“我跟娘一起!”

刘招娣听了之后,顿住步子,说道:“不行,你回去!”

“娘?”

“这事儿没商量,你赶紧回去!面我让柳儿给你端过去!”说着,刘招娣撇下后面的两个人,快步走了。

杜衡看着林招娣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她这娘啊!

杜衡中午吃了一顿她娘的爱心午饭之后,晚上接到消息,说是今天晚上她爹要给二婶婶一家接风洗尘,她需要出席。她不想去,但是原主之前时很乐衷于这些抛头露面的活动的,再加上这是为二婶婶一家接风洗尘,杜衡不得不去。

杜衡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这张脸,不知道是随了谁,似乎都不像,又似乎都像。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出点儿门道来。看够了之后,她就着手上起妆来,手法很是随性。

柳儿进来之后,看到自己小姐的样子,怔在了当场。她为什么看着此时的小姐跟之前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难不成小姐又变成之前的小姐了?

“小姐,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啊!?”柳儿赶紧上前夺下杜衡手里的腮红。

“怎么,难道我之前不是这个样子吗?”她记得,之前的杜衡就是这副打扮的。

“是,不是,可是您不是......”此时的柳儿颇有些语无伦次,于是她只得整理了一下语言,尽量镇定地说道:“小姐,您这些天的样子不是很好吗?”

此时的杜衡,白面皮,红嘴红脸颊,完全把五官给遮住了,哪里还有之前素面朝天但怜人讨喜的模样?

“可是今晚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宴会啊。”杜衡喃喃说道,又拿起黑炭一样的东西描起眉毛来。没有办法,她没有那些所谓的铜黛、青雀头黛和螺子黛,就是最基本的石黛都没有,这好像是杜衡之前拿干树枝自制的,看着还可以,效果很明显。

杜衡很满意,但是柳儿可真是看不下去了。

柳儿一把夺下杜衡手里的东西,张口道:“小姐,您为何如此作践自己呢!?”

杜衡听了,看了一眼柳儿此时痛心疾首的样子,淡定地回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声音轻轻地说道:“作践?”

柳儿此时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于是她马上跪在地上:“小姐恕罪,柳儿知错了!”

尽管她是真心为杜衡好,但是作为一个丫鬟,她知道她逾矩了,也放肆了。

杜衡欣赏完了自己的杰作,而后伸手把柳儿扶起来,说道:“你个小丫头,怪不得老是被欺负,忒实诚!”

“小姐?”她以为这次又免不了一顿打的。

“你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你只管听我的就是。”

“小姐,柳儿知错了。”

“不怪你,乖,去衣橱里帮我找一件大红色的衣服。”

“大红色?”

“对,越艳丽越好!”杜衡浅笑着说道。

......她的小姐这是怎么了?

杜衡“盛装打扮”之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柳儿去了正堂。

当她赶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是济济一堂,欢声笑语。不过,却在杜衡一进去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杜衡置若罔闻,自顾自地走向唯一一个空座位,然后制定自若地坐下,迎接着在座的每一个人的巡视与打量。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一家之主杜守敬,她的便宜爹爹开口训道。

“不好意思,有人生,没有养,所以没教养。”杜衡眼皮不抬地说道。

“你!好,今天是给你二叔一家接风洗尘,不与你计较!赶紧,向你二婶婶行礼,还有向你二哥哥道歉!”

闻言,杜衡看了一眼对面的二婶婶一家,林惠担忧地看着她,小致远惊恐地看着她,慕青冷脸看着她,但是眼睛里步伐审视。

杜衡站起来,向林惠行了一个四不像的礼,说道:“四婶婶安好。”

而后,又对着慕青学着男人的样子,躬身做了一个揖:“堂哥见谅,杜衡多有得罪。”

杜衡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听着旁边传来一声嗤笑,是刘姨娘的女儿,杜依然。杜衡懒得理会,又自顾自地坐下,眼观鼻,鼻观心。

杜守敬见了之后,抬手扶额,太阳穴隐隐跳动。

林惠见了,赶紧打着圆场:“大哥,衡儿转眼都长得这么大了,想当初还是一个小娃娃呢。”

“弟妹见笑。”

“嗤,爹爹,这个人也太滑稽了吧?”杜依然讽刺道。

“住嘴,那是你大姐姐!”

杜依然撇撇嘴,正欲说话,杜嫣然扯了她一下,她才偃旗息鼓。

但是,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父亲,今天是一家团聚之日,大家理应和和气气的,您说对吗?”杜嫣然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宽慰着自己的爹爹。

延伸阅读

人生如戏在七零第五章  http://www.fzbxdl.cn/54h.shtml
当路瑜舟坐在车里的时候,还是没有从刚刚发生的事缓过来。他被叶迟栩带到化妆间,等叶迟栩

[综]和中也一起的冒险第二章  http://www.fzbxdl.cn/xpc8.shtml
近十年,黄尘山被规划为重点旅游开发区,以其山顶之上的浮云红紫冉冉,被人神化成了“功德

乱世逆神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bxdl.cn/g6nm.shtml
坐落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一流黑手党组织彭格列总部今天似乎格外的热闹。历来空荡荡的院子挤

微微一笑很倾城之他是校花的骄傲!出门逛街  http://www.fzbxdl.cn/xwzt.shtml
这时王嬷嬷已经把红枣玫瑰汤弄好了,让丫环小月送了过来。于小小一边喝汤一边问小月:“这

慵来妆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fzbxdl.cn/szha.shtml
看着眼前赵姬感恩戴德的模样,此时洪易却突然之间笑了笑,摆了摆手,对着赵姬开口说到:“

都市之我是姐姐的系统忌讳  http://www.fzbxdl.cn/sjc5.shtml
施星芫紧张得手心一直冒汗。她还记得原书中的描写极其可怖。“因为用力,血珠从李承晔脸上

开局献祭域外天魔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fzbxdl.cn/uba0.shtml
你可曾后悔在年轻时爱过什么人?熟悉的渔家装扮,简单却温馨的摆设,在这里生活一百年之后

润玉之情不重不生娑婆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fzbxdl.cn/67k8.shtml
良久,姬灵渡终是支撑不住,忍不住又接连咳出鲜血来,脸色也变得苍白如纸。现在的他,毒性

金庸武侠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fzbxdl.cn/xz9i.shtml
蒙城不靠海,没那大的风,可偏偏这天的雨下得鬼哭狼嚎。爬楼梯时,我确实很慌,这要真跳下

海贼:召唤晓组织2 第二章 俱焚(四)  http://www.fzbxdl.cn/a2dy.shtml
是,她发现,清水的眼睛,仍然看着自已,疑心又重了几分,她一咬牙,忽然断然决然地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州迹在线阅读重生

    重生一个月以后,刘凡终于醒了过来。这一个月里,刘凡感觉到自己好像在和什么东西在逐渐的融合,融合完成以后,他才又恢复了知觉。然后他慢慢的张开了眼睛。在还没张开眼睛的时候,刘凡就闻到一股香气,这香气让他想到小花,也是给他一种很坚强,很要强的感觉。闻了闻这香气,然后他才张开了眼睛。刘凡刚张开眼睛就看到一个

  • 诸天神降在线阅读第八章

    南思在对明天的期待中,入了睡。第二天一早,南思的闹钟就把她给叫醒了,醒来之后,南思躺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真的重生回来了。但是捏了捏自己的脸之后,觉得这一切又是真实的。放空一段时间之后,南思就收拾好情绪,在衣柜里挑了一条淡蓝色裙子,化了一个淡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景言川今天登

  • 甲铁城的卡巴内瑞之最强武士第10章在线阅读

    武藏不开心了,武藏不高兴了,武藏故意驾驶着泰克雷霆在半空翻滚了一圈,让沉思中的风吹一个没注意,脑袋磕在了坚硬的椅背上。“你有病?”捂着发红的额角,王牌大爷忍不住口吐芬芳:“你到底会不会开飞机,找死吗?!”“你自己不坐稳怪谁?”不但打算承认自己蓄意报复,还十分干脆地把锅全往对方身上甩去。武藏憋着一口气

  • 穿越之天仙配之我与你最的开始(1)

    第一章我与你的最开始“轰……”天上正下着倾盆大雨,裴锦姝狼狈的在树林里奔跑。她不能停下,她的身后是数十名追杀她的刺客,若是慢了一点都有可能被追上,等待她的,将是暗无天日的牢笼。出来的代价让她痛苦不堪,所以她更加不能倒下。她不知浑浑噩噩地跑了多久,被石头绊倒了几次,她只知道爬起来,然后继续向前跑。但她

  • 神豪玩家义传警讯

    雪峰山位于湖南省西部沅江与资水之间,东北-西南走向,南起湖南、广西边境,与南岭相接,北上洞庭湖西南。西南段山势陡峻,主峰苏宝顶海拔1934米,位于默阳与涧口之间。次高峰白马山,海拔1781米,而双剑门,就位于白马山上。萧然等人来到洞庭湖畔时,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柳玉和西门鸿。萧然暗道:他们怎么在这里?是

  • 幻神诀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雍扬脱下衣服随手扔进了洗衣机。等转身往浴室走的时候,他突然顿住了脚步,又回到洗衣机前,从运动衣的帽子里摸出了那张周报。他从学校离开,就径直去了赛车俱乐部,书包也没拿。所以上车的时候,就把那玩意儿随手扔帽子里了。差点让洗衣机一块儿搅了。雍扬把周报展开抖了抖,放在了桌上。上面一个鲜红的分数映入了他

  • 剑九道在线阅读第8节

    林殷回来时手中推着木板车,车上堆着一堆弓箭。“呐,都在这儿了。”林殷把小车推到荀琯面前,转身就走。“等等。你还没有向我们道歉呢?”荀琯道。林殷的脚步顿住,转过身来,“你,你别欺人太甚。弓箭都已经还了,你还想怎样?”“啧啧。”荀琯双手环胸,“你记性这么差吗?除了归还弓箭还有一个要求是,你们全体男子向我

  • [综主霹雳]玄剑镇山河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个宇宙好像有一个不见的真理,不管你是神,魔、妖、人还是动物你又了欲+望,你就会被深渊吞噬。地球,2020年1月大年初一,魔都(上---海),某地昏暗的街灯下,汹涌的海水倒映着些许亮光,与对面喧嚣城市的倒影形成鲜明的对比。市郊的这座大桥,在夜晚很少有车经过,显得十分寂静。能够清晰地听见海水“哗哗”的

  • 斗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等我,五年后我就回来,好吗?”她的眼角湿润着,朦朦胧胧的望着这个她喜欢了不知多久的男孩子,她没有回答,也没有再看他。五年,时间是长还是短暂,过了五年她和他都会是怎样的,她不敢想,因为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接受的勇气,她怕,真的很怕!他爱怜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知道她多么的不安,可是他要离开了,现在又能做什么

  • [伏黛]仙草奇缘之情敌见面,分外眼红!(2)

    骆茯苓右手握成拳头,表情不耐的看着她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挨揍,就快点出来。”“你干嘛这么生气?难道你也喜欢他?”刘青青说完,骆茯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回怼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个恋爱脑吗?刘青青,低头看看你脚底下是什么?”刘青青听话低头看去,在她周围有好大一摊水,她此时上身的徐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