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低仿TVB)线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棠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裴寄客什么也没说,良久,叹了口气,语气又凉淡又无奈:“我也没几天活头了,你能不能乖一点,不要老是气我。”

凤袖顿了顿,再开口,语气就又疼又恨:“你要是再说这话,我让你今天就见阎王!”

裴寄客冷冷地笑了笑,没有再出声。再说了什么,声音就低了下去,听不清了,过了一会儿,凤袖语气变得软黏起来:“……要操吗?”

裴寄客还没来得及答话,任歌行先崩了,眉毛一挑差点没把抬头纹挤出来:“什么玩意儿?”

杨晏初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大惊小怪。

裴寄客干脆地回绝了他:“不,”然后加了一句,“你都这样了,满脑子成天都是什么东西。”

那边咚的一声,接着“吱嘎”一声响,应该是凤袖倒在床上还翻了个身,再开口时那语气就带着点甜软勾人的娇气:“来呀,干这事儿用不着上半身。”

他咯咯地笑起来:“或者你怕我乱动挣裂了伤口,可以把我绑起来呀。”

杨晏初:“……”

姐妹,牛逼。

裴寄客不为所动:“关灯睡觉,别作妖。”

“姓裴的,”凤袖泼辣辣地,“怎么着,羽霄剑把你左腿砍了,顺带着把你中间那条腿也给砍了?”

裴寄客还是冷冷地:“激将对我没用。睡觉。”

凤袖气呼呼地骂了一句什么,那边再没有了声响。

任歌行觉得自己脑子里什么东西稀里哗啦地碎掉了,他的表情很难形容,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不是,哪儿来的妖怪啊这俩人,什么绑起来,绑哪儿,怎么绑?”

绑床头吗?还是吊着?

杨晏初:“……不要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任歌行晃了晃脑袋:“小床……不是,小霑呢,小霑醒了吗?这乱七八糟的不能让他听见,他还小呢。”

李霑听见任歌行说他,慢吞吞地坐了起来。

任歌行:“……什么时候醒的?”

李霑小声说:“就在你把小杨哥哥拽到床上的时候。”

任歌行:“……”

那不就是全听见了吗!

任歌行心说绳子大了……不是,孩子大了管不住,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睡觉吧。”

大抵是隔壁一场含苞待放的□□的煽动,又或是浓黑狂乱的深夜暴雨里那些轻声的低语和呼吸的交缠本就让人迷乱,杨晏初站了起来,与任歌行对视了一眼,那眼神像一条触手,羞怯而欲说还休地从他的眼睛里游走出来,轻轻地和任歌行的眼睛碰了一下。

杨晏初突然不太想走。

“……任大哥,我怕打雷。”

任歌行愣了一下,笑了笑:“胆子这样小。”

这理由那么荒诞,可是任歌行信了。他对李霑说:“小霑,往旁边躺一躺,你小杨哥哥害怕。”

他说着,又笑起来,调侃又纵容地,像个真正家里的兄长,他拍了拍自己身旁被褥:“来睡我旁边,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雷劈不着我。”

晏初什么也没说,默默钻进了任歌行身边的被窝里。

任歌行心大如斗,看晏初躺下就闭上眼睛顾自睡了。杨晏初此时睡意全无,犹豫了一下,还是偷偷地伸出了两根手指,那眼神里的触手化为实质,晏初的指尖搭在任歌行的被角上,像路边流浪的脏兮兮的小猫怯生生地扒住了行路人的裤脚。

任歌行没有睁眼,低声道:“这下不怕了,嗯?”

晏初没想到这样轻微的触碰任歌行都能感觉到,吓了一跳,赶忙把手缩了回去,被任歌行一把拽住,他拍了拍晏初的手背,把晏初的手整个拽到自己被子上放着,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他是真的觉得晏初会怕打雷。

杨晏初盯着黑暗中歌行的脊背,眼神变得很复杂。

他忽然笑了起来,春色惊鸿地,很有些惊艳的意思,只是可惜没有人看到。

是暗心摇摇,靡靡如酒。

从安庆府到徐州的这一路常有暴雨,那日暮色四合之时入徐州城门的时候,任歌行远远地就看见城门上一个家丁打扮的人在撑伞张望,见了他,遥遥地喊了一嗓子:“任大侠,任大侠留步!”

任歌行被当众叫破名字,习以为常地在马上抱了抱拳:“阁下是?”

那人弯了弯腰,笑道:“折煞小的了,小的是徐州高府的下人阿才,我家夫人听闻浮梁李家小公子和任大侠道经徐州,特派小的在这里等候,迎任大侠和李小公子入府一叙。”

任歌行道:“这太叨扰了,我们便不给贵府平添麻烦——”

“哎呦,可不是这么个说法,任大侠和李公子从浮梁北上,一路舟车劳顿,可得好好休整休整,再者我家夫人和李夫人自小情谊深厚,这几日天天念叨着想念李小公子呢,他若不去,我家夫人可是要伤心的。”

任歌行见他一口一个“我家夫人”,便道:“敢问尊夫人名讳?”

阿才拱了拱手,道:“任大侠既问了,小的只得贱口污了尊名,夫人在闺中时姓柳,小字慕云。”

任歌行挑了车帘,弯下腰道:“小李子,高夫人柳慕云你认不认得?”

李霑怔了怔,讶异道:“慕云阿姨怎得嫁去徐州了?”

阿才笑道:“徐州与浮梁两地相隔太远,怕是音书不通,但是我家夫人可是常常挂念着您呢,今次若是请不到您和任大侠,夫人说了要打断小的狗腿把小的赶出府去呢。”

李霑拽了拽任歌行的衣袖,在任歌行耳边道:“慕云阿姨是我娘从小闺中密友,后来认识了现在的夫君,就远嫁了,我竟不知她现在在徐州,任大哥……我想应当没什么问题罢,慕云阿姨一向对我是很好很好的。”

任歌行面色不改,半咸不淡地笑了笑,道:“既如此,那便叨扰了。”

阿才笑道:“任大侠李公子且下了马随我来罢,我家老爷夫人给您二位备了上好的马车,恐怕怠慢了贵客。”

任歌行颔首道:“多谢。只是我们二人于路上结识了一位志趣相投的小兄弟,于我二人有救命之恩,若登门拜访叨扰数日,恐怕是要带着这位小兄弟的。”

阿才忙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任大侠请吧。”

任歌行翻身下马,一掀马车帘子,道:“下来罢,我们换个车。”

阿才连忙去扶李霑,把李霑接下来之后伸出手臂给杨晏初扶,一抬头,正好和杨晏初对视一眼。

杨晏初在看清阿才长相的时候,一瞬间脸上血色褪尽。

他……他认得那人。

在他还在浣花楼里的时候,好像是有个姓高的客人,那人有个贴身的小厮……

就是他!

阿才愣了一下,然后笑开了,笑容颇有些狭昵浮荡:“这不是巧了吗……”

杨晏初瞳孔紧缩成一点,他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手脚冰凉地坐在那里,细而秀媚的眼睛目眦尽裂瞪着阿才,李霑还在阿才身边,他不敢有太大动作,只能拼命地冲阿才摇头。

阿才扬了扬眉,油滑世故地转开了话头:“这不是巧了吗,我家夫人特特地命了小的准备了能容三人的马车,天意早知今天又有贵客了。”

任歌行颇为不适地扁了扁嘴,心说这人怎么癞□□一样让人心里不舒服。

阿才还在跟杨晏初说话,步步紧逼着往杨晏初的心尖上挑:“这位少侠尊姓大名?”

杨晏初矜傲地挺直着腰背,尽力端稳声线:“在下杨晏初。”

阿才拉长了哦了一声,瞟着他把胳膊递了上去:“少侠请吧。”

杨晏初道:“我自己下来便是。”

他没有碰阿才,自己下了马车,走到任歌行身边,任歌行看了他一眼,搭上他的肩膀:“怎……”

晏初一抖,像甩开一个噩梦一样避开了任歌行的触碰,任歌行皱了皱眉:“怎么了,脸色那么差?”

晏初勉强笑了笑:“车坐久了,颠得有点头晕。”

“一会儿且得坐车呢,估计得坐到晚上。”任歌行转向李霑,“小李子头晕不晕?”

李霑摇了摇头:“不晕的呀,我记得小杨哥哥一向也是不晕的,怎么今天突然晕起来了?”

杨晏初被两人疏淡平常的言语一句一句安抚着心坎,逐渐冷静下来,道:“昨晚没有休息好罢。”

“也是,昨晚打了一晚上雷。”任歌行单手捏住了杨晏初的后颈皮,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捏他后脑的穴位,“好点没有?”

歌行伸手一摸,发现杨晏初出了一颈子的冷汗,摸上去软玉一样滑腻腻的,他正捏他后脑的玉枕穴位,突然晏初反手一握,捏住了歌行的手腕,任歌行看着他:“怎么了?”

杨晏初看着他,被恐惧和感动冲昏了头脑,有一瞬间想坦坦荡荡地把所有事情都不管不顾地说出来,他也差点那么干了,话像关不住的蝴蝶一样涌到了唇边,他说:“我……”

任歌行直觉他今天不对劲,耐着性子弯了弯腰:“嗯?”

杨晏初眼神慌得乱扫,一眼瞥见了站在旁边的阿才,那人恭敬地欠身,眼神却冷而嘲讽,他轻蔑又佻挞地看着二人亲密的姿势,那眼神狠狠地扎了晏初一下。

蝴蝶死去,杨晏初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我好多了。”他说。

延伸阅读

金玉汸珠宝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skbu.shtml
深圳市金玉汸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二〇一〇年八月一日,是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注册的

拉丁红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69ns.shtml
公司简介公司的前身是成立于2003年的广州市名欧贸易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之时,即开始从

沅秀童装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nod8.shtml
父母懂孩子的心,知道孩子喜欢什么知道孩子不喜欢什么!留守儿童增多,父母该如何关爱孩子

老人头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gor.shtml
老人头汽车美容研发中心根据不同的地区环境、不同的季节和气候、不同的客户需求,研发了对

重庆版权认证平台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gt62.shtml

智贤悦网络教育平台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3l7.shtml
智贤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在行业不断地摸索,拥有多年的成功运营经验,不断的完善体系

神玉源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agmr.shtml
神玉源珠宝有限公司鉴于市场发展趋势,推出名品玉器荟萃系列,涵盖翡翠、和田玉、独玉、岫

兴安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nqhh.shtml
兴安工艺,本厂位于“中国印刷城”、“中国礼品城”——浙江温州·苍南,地理位置优越,交

玛食达炸鸡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be9u.shtml
玛食达炸鸡加盟公司简介君达伟业集团是一家集辽宁君达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沈阳曼伟餐饮

太麻里私房牛肉面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s80t.shtml
太麻里私房牛肉面加盟_公司简介太麻里,太阳照耀的肥沃土地!在台湾的台东地区,太麻里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道鬼夫太凶猛在线阅读出狱

    是来到了这监狱堡垒的附近,这次别说是见到那9个守门的士兵了,城堡外部巡逻的士兵让里昂和丽娜根本无法靠近这个堡垒。现在有两个士兵还有他们的队长挡在里昂他们面前。“嘿,朋友,可以去放我们过去吗?我们是来赎人的。”里昂说道。那队长装作想了一下然后说“我想是不行。我见过你,上次城里的士兵将你抓了过来,也许下

  • 是微风在线阅读错乱的世界

    那天。。。。。。。在那张冰冷的床上,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一遍又一遍,流着咸咸的眼泪,心脏痛苦地‘抽搐’着,仿佛。。。。快要窒息而死。那时。。。。脑袋一片空白,明明我放空了自己,想要得到‘神’的谅解,让‘他’满足我陷入梦乡的愿望。但是,复杂的感情不断地盘踞在心头,绝望的情绪疯狂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那些

  • 枯楼第10章在线阅读

    杜亚伯最后还是发了条信息给林雨晗,问她:“哪儿呢?”林雨晗红唇一抿瞟了眼不远处与陶师研究剪裁的叶老师,飞快回了条信息:“上班。”杜亚伯深吸口气,给自己鼓鼓劲儿,心想一辈子不和别人谈恋爱是亏了点,但是好歹看一眼心上人吧。于是他踩上梯子,从酒柜的高处取了瓶珍藏的红酒下来。没到叶临生日的时候大家叽叽喳喳地

  • 盗墓:我乃发丘天官在线阅读第4节

    巨大的七彩光带环绕着费尔库萨斯,如果能靠近去观察,就会发现这七彩光带是有亿万缕光线聚成形成的一个包围极北之地的光之轮盘,将天空渲染得好像白昼。说起来,这个技能还是幻想世界活动与某个知名IP联动推出来的技能,当时官方设立了十个副本,每个副本通关后,就能得到一枚戒指的奖励。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十戒,第一

  • 东方伏妖记第9章在线阅读

    本来成步足还想再播两场多坑点钱的,无奈肚子发出来了抗议,他细算了一下,这场直播大约挣了有三万块rmb,不仅把这两天的支出全挣了回来,还有不少富裕的。关注度也从可怜的十点到了现在的五百三十点,成步足也大气的又花掉五百点把英雄连盟熟练度提升到了国服第一,毕竟有舍才有得。公寓那对情侣婚期将至,胡一菲和曾小

  • 九天破星辰之大礼(8)

    残缺的大厦,挺立在荒凉的土地上,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还挺立着,尽管它已残缺不堪,可仍能让人看见它曾经的辉煌。“啧,都荒废成这样了,有什么好探索的。”夜屈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要将他派来这里执行任务,在他眼里,这完全是大材小用。吴昊在大厦前上下打量着“好了,我们现在进入,大家都小心点。”初沫说道“我

  • 末世蛊王第七章

    “你有资格和我一战。”“剑宗辜苏,甚是荣幸。”辜苏笑,横剑于前,微微低头,行了个平辈之间的礼,算是对浮七英话里的“我”作回应,然后站直,转身对不远处的慕容道,“还请道友帮忙维持零州大阵,事后剑宗必有重谢。”在听到“辜苏”二字的时候,浮七英的瞳孔一刹那放大,但很快又复原,却怎么也盖不住眸中的复杂:“你

  • 阴阳档案在线阅读苏醒

    18年,7月。透蓝的天空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火球,整个T市犹如烧透的砖窑,使人踹不过气,只好待在室内开着十几度的空调才得以安生。但是,本以为和以往一样度过这个漫长的夏日,T市周边的海域里似乎发生了异常,专家检测到海域里的生物异常的“兴奋”,无一例外,紧接着接到动物园海洋公园的动物也十分异常,就连平时常见

  • 红尘客栈在线阅读第5章

    秦队已经三天了,我们还没有抓到王小,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秦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烟,呼,时间已经到了。突破,突破,呼又没有突破,哒哒哒!喂猪头干什么,小白你怎记了么?今天是我们同学聚会三周年呀!你一定要来,我知道了。同学聚会?啍,他们那些人应该又会吵笑我吧!不知道小雪来不来,我先出去走走吧!我这

  • 带着精灵们的日常综漫之第七章

    楚羡低着头,小声的问:“去,去做什么?”小猫经过检测是很低级的魔兽,应该没人会感兴趣,这件事不单纯,他不能轻易答应。后妈板着脸不耐烦道:“叫你去就去,能见到莉莉娅公主是你的荣幸。”楚羡依然坚持,摇了摇头,“不,不行,小黑他怕生。”后妈眉头紧皱,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继子,虽然对她还是如以往那样惧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