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齐灾]我错了,下次还敢之章(已修)(1)

作者:叁味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福躲在门后,聚精会神的盯着被旧帘子隔断的里间。

耳边是一声声分娩时的惨叫,阿福听得是既紧张又担忧,时不时的朝门口张望。

娇俏的小脸上满是纠结。

里面正在生产的妇人是裴家的裴娘子,从阿福隐身进来到现在,她已经喊了半个时辰。

算时间,怕是有难产的征兆。

更令人忧心的是,整个裴家居然只有她一个人!

里间的窗户被旧纸糊着,如果换个季节,那窗户纸应该还能坚守,可这是凛冽的冬日!

呼啸的寒风挤破旧窗户纸的缝隙,肆掠进里屋,本就没有多高的温度霎时又降了几度!

阿福作为仙童,此刻也被这寒风吹得抖了抖,更别说里面还有个虚弱的产妇。

裴娘子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阿福透过那并不能遮挡多少视线的帘子,很清楚的看见那妇人痛的满头大汗,清秀妍丽的脸也因剧痛而狰狞,那双好看的手紧紧的扒住床的边缘,力道重的甚至能扣下几块木屑。

看着还在坚持的妇人,阿福纠结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关系到她能否位列仙班,她怕是不会插手这人间的生死有命。

屋内的嘶喊声忽然变得低弱起来,阿福一惊,顾不得仙山的铁律,强行施法。

“就这一次,总归不会那么倒霉的!”

她嘴巴动了动,指尖轻轻在空气中滑动,顿时屋子里那扇漏风的窗户立马变得完好。

屋子里冷寒的空气也被逼了出去,渐渐暖和起来。

紧接着,一缕雾气从指尖逸出飘进了里屋。

几乎是刚施完法,外头就响起了又急又重的脚步声。

阿福往门外看了一眼,见是刚才她请的产婆,霎时松了一口气,继续隐身蹲在门后。

梧桐街的李产婆匆匆赶进来,听着里面渐渐快没有力气的叫喊,暗道一声不好。

几步走进里间,看着裴娘子无力的靠在床头,她连忙上前帮忙。

“裴娘子,你快躺下来,让我老婆子看看开到几指了。”

李产婆在里面忙活了一阵,又听见她教裴娘子如何使力。

阿福守在外间,想了想,指尖轻点,外间便出现了一个正在烧水的炉子。

“热水......哎呀呀这裴秀才怎么就让自己娘子一个人在家里!”

李产婆焦急的声音传出来,几步踏出里间,正要去寻水壶,便眼尖的瞧见那烧的正咕嘟冒泡的热水!

李产婆愣在原地几秒,脸色有些古怪。

但也只愣了片刻,便拿起热水和帕子就朝里间跑。

阿福就一直蹲在门后,安静的当一朵看不见的蘑菇。

里屋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阿福听得抓心挠肺,嘴里念念有词。

“阿婆你行行好,你不是最见不得难产吗,就让那裴娘子顺利生产吧,等我位列仙班,那蟠桃肯定分你一颗。”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福的话起了作用,一柱香的时间后,屋子里传来了婴儿响亮的哭声。

阿福一愣,随后便眉开眼笑,隐身走到里间,凑到李产婆的背后看那刚出生的奶娃娃。

她兴奋的搓了搓手,凑得更近了一些。

奶娃娃生的眉清目秀,胎发浓密,小拳头紧紧握着放在胸口,安静可爱的样子看的阿福恨不得亲上两口。

她眼巴巴的瞅着,听见李产婆跟裴娘子道喜。

“裴娘子恭喜你,是个健康的男孩儿呢!”

裴娘子虚弱的点点头,眼神感激的看着李产婆,也没有急着要看孩子。

听见李产婆的话,阿福状似无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瞥了眼还没裹上袄子的奶娃娃,眼神触及到了什么又飞快的移开。

咦,真是男孩子呢。

阿福隐身蹲在床榻边上,看着李产婆将孩子放在裴娘子的身边。

这孩子,生的可真是眉清目秀。

阿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还在呼呼大睡的婴孩,心里欢喜的不得了。

裴娘子也是一脸温柔。

只有李产婆,站在几步开外,想起刚才离奇的事情,心里隐隐有些不踏实。

好半晌,李产婆才欲言又止道:“裴娘子,你家里是还有其他人吗?”

这话问的裴娘子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道:“没啊,怎么了?”

话落,李产婆的脸色不仅变得奇怪,甚至还带着惨白了。

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还在休息的裴娘子母子,又看了看周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后背渐渐出了冷汗,李产婆艰难的跟裴娘子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以后,急匆匆的就走了,生怕有什么东西要拉她一样。

...

小裴绪出生三天了。

名字是裴娘子取得。

有好心的街坊邻居去通知了裴秀才,告诉他裴娘子给他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可裴秀才在*场*红了眼睛,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气冲冲的将报喜的人赶走,熬的通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桌。

报信的邻居回来,看着正在给小裴绪喂奶的裴娘子,无奈的摇摇头,说了一句作孽就回去了。

裴娘子是个很有书香气的女子,她知道自己丈夫科考失败以后便沉迷*博,她也曾规劝过,但是一个堕落到连家庭孩子都不顾的人,裴娘子早就对他失望了。

但好在小裴绪很乖。

裴娘子碰了碰小裴绪的嫩嫩的脸,声音温柔的连阿福都认真听了起来。

“娘给阿绪准备了礼物,阿绪乖乖的在这里等着娘好不好?”

刚出生没几天的小裴绪脸蛋已经退了红,看着精致可爱,此时眼睛闭着,睡得正香。

阿福一直就站在床边上眼巴巴的望着,看着裴娘子去了梳妆台上翻翻找找,她眼睛一亮,蹲在床边。

娇俏明艳的小脸凑近,看了又看。

睡着的小裴绪好像感受到了来自陌生的气息,一下睁开眼睛,阿福便对上了那双黑亮的眸子。

醒了!

阿福微抿着唇瓣,兴奋的搓了搓手,像是做某些事情之前进行的仪式。

这算是两人第一次打了照面。

小裴绪看着面前从未出现过的脸,大大的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生怕是错过了什么。

被这样认真的眼神看着,阿福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嘿嘿一笑。

冲小裴绪做了一个一百年来从未失手过的鬼脸。

做完以后,阿福颇有些洋洋得意,等着接下来小裴绪惊天动地的哭声。

结果等了好半晌,都没声音。

阿福皱了皱小鼻子,看向襁褓里的小裴绪,就发现小裴绪依旧睁着那双圆溜溜的黑眼睛,看她的眼神变都没变过。

眼神平静的让阿福觉得自己怕是个傻子。

“哈,哈哈你咋不笑呐.......”

尴尬的笑了两声,阿福又连续做了几个怪相,小裴绪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你,你,你又不是哑巴,不哭好歹笑两声啊,不然我多没面子啊!”

阿福泄了气,伸手戳了戳小裴绪娇嫩的脸蛋,他总算是有了点反应。

不过不是哭。

小小的嘴巴微勾,黑黑的瞳仁眼皮微微搭下来遮住了一半,那小模样,分明就是嫌弃!

“!!!”

翻了天了!

这小屁孩儿一脸嫌弃是在侮辱她的智商吗?!小小年纪就学会嘲笑人了还!

阿福气红了一张小脸,生气的背对着床榻。

那边裴娘子终于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

“阿绪,这是娘当年还是小婴儿的时候,你的祖母送给娘的,现在娘送给你,保你一生平安。”

裴娘子脸上泛着柔光,将一枚年代有些久远的纯金长命锁戴在了裴绪的脖子上。

阿福站到一边,看着裴娘子摸着那长命锁上面繁复精致的花纹,总觉得有些悲伤。

“娘的嫁妆都当的没剩多少了,剩下的娘会藏起来,以后留给阿绪娶媳妇儿用。”

“你爹他......”

裴娘子话还没说完,外头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吵嚷声。

接着就是邻居大娘响破天的嗓门声。

“裴娘子,裴秀才被人打断了腿,已经送回来了!”

裴娘子说话带笑的脸一下子僵了,红润的脸色变得惨白。

愣了半晌,她才反应过来般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在到门口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跤。

瞧着情况不对,阿福也跟着出去了。

这时候本就已经是隆冬,天气严寒的让人不愿在外头多待,恨不得天天都围着一个火炉子,半步都不肯离开。

裴家的小院子此时围满了人,最中间的,自然就是躺在一副简易担架上的裴秀才了。

他疼的脸色发青,还算完好的深灰青棉布袍子也被人扯烂了好多,露出旧棉絮来。

但让人觉得更可怖的是他那双被打的青青紫紫的腿!

“裴郎!”

裴娘子就算再生气,此时看着这样的裴秀才也是心中剧痛。

扑过去扶起他,手掌下都是冰冷。

裴秀才费力的睁开眼睛,瞧见是裴娘子后,扯动了被打的青紫流血的嘴角。

“娘子,万兴,万兴*坊的人瞧不起我,说,说我没钱把我赶出来不说还打了我,嘶——娘子,你给我点钱,我让那些人好好看看!”

裴秀才冻得上嘴唇磕下嘴唇也不忘跟裴娘子要钱。

听见这话,裴娘子心疼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我没钱!”

“你怎么可能没钱......我,我现在被人瞧不起,你也觉得,觉得无所谓是吧!”

裴秀才不高兴的抱怨,指了指自己被打断的腿道。

“裴世安,这是你自找的!你不想过日子就滚出去,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裴娘子站起来,看着裴秀才这副无赖堕落的模样,终是红了眼眶。

时间太长,她都快忘记当初裴世安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见裴娘子当着众街坊的面一点都不给他留面子,裴秀才梗着脖子喊:“明静璇你早就不想跟我过了对吧,要不要我大发慈悲给你一纸休书,然后你好回去找你那旧情郎?!”

“裴世安!你住口!”

裴娘子气的浑身发抖,不在管疼的龇牙咧嘴的裴秀才,转身回了里屋,“砰”的一声关上门。

街坊邻居们面面相觑,也知道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不好多管,在裴秀才看向他们之前,就纷纷散了。

没了街坊邻居的遮挡,那呼啸的寒风使劲儿的往裴秀才的腿缝里钻,吹的生疼。

不过坚持了一会儿,裴世安便忍不住了。

“娘子,娘子——我腿好疼啊,我错了,娘子你原谅我吧。”

裴世安叫苦不迭的喊着,也不知道喊了多久,就在他快冻晕过去的时候,才听见门“吱呀”一声打开。

裴娘子沉着一张脸出来将他拖进去放在躺椅上。

又急匆匆的出去请大夫。

看着裴娘子匆匆离开的身影,阿福脸上渐渐浮起担忧。

裴娘子刚刚生产完几天,身体都还在恢复期,怎么能出去吹冷风?怕是不要命了!

裴世安还在小声低咒:“臭婆娘,把我晾在外边儿那么久,又冷又痛。”

“......”

阿福忍不下去了,走过去轻轻搬动了那张旧躺椅的角,裴世安便感觉到身体一下失衡,从旁边滚落了下去。

“哎哟痛——”

早已冻得没有知觉的腿被这么一颠簸,裴世安疼的龇牙咧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这么一摔,裴世安才瞧见躺在床上的小裴绪。

这时候小裴绪醒了,正睁着乌溜溜的黑眼睛在屋子里乱看。

对上那双眼睛,裴世安才忽然想起来裴娘子生了!

怪不得先前在外头他就觉得裴娘子奇怪,可是一时半会儿又没发现哪里奇怪!

他努力的将身体撑起来,双手扒到床边上,看着睁着眼睛到处乱看的小裴绪,顿时起了逗弄的心。

“儿子,叫声爹,叫声爹来听听。”

蹲在墙角的阿福:“......”

这才是个傻子吧。

裴世安又瞄了一眼,道:“这么蠢,连爹都不会喊。”

“......”

延伸阅读

安之源净水器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yp1v.shtml
安之源净水器加盟一、“安之源”品牌的商标权是深圳市顺程实业有限公司全程监制,从研发,

万付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g35v.shtml
POS机技术哪家猛,中国河南找翼升。论刷卡,万付是个好东西T1保你隔天到更有T0随时

凯欧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nhc7.shtml
凯欧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家纺、四件套、床单被套、被子、枕套、枕头、凉席、面料、四件

丰洁干洗店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tz4.shtml
作为洗染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博学科技进修学院创业实训基地,上海市劳动保障局1118工程

艾迪尔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6twu.shtml
二十一世纪是经济信息时代,我们从提高信息化技术、做好市场运作方面着手,建立了艾迪尔家

新课标教育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s5tg.shtml
新课标教育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学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外商独资企业,由香港上市公司新鸿基

郭坤亮酒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g97m.shtml
坤亮柔雅酱香型白酒:国酒大师、倾心手造茅台总工郭坤亮.坤亮酒提供企业定制、私人订制、

福帝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pbmv.shtml
福帝家用电器总部经销批发的家用电器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两只眼睛防护中心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bqt7.shtml
两只眼睛视力防护中心项目,是近年来视力保护行业非常火的品牌连锁加盟项目,它主要针对青

创捷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nzbw.shtml
创捷机械是一家于研究、开发、生产、销售各种工业自动化输送设备的厂家。主力针对各行业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此去经年,爱如花开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么近的接触。也是第一次引导一个omega关于精神力的认知。他先教她认知,然后指引第一次尝试。毫不意外的看见她散乱的精神力猛然迸发!旺盛的活力!然而若放任不加以管束很快就会力竭而毁灭。他轻叹一声,探出自己的精神触角。让自己的分出最细小的精神束丝,试探般的缠绕上对方的,意外的这个有着精神力的稀少的o

  • 是爱情啊在线阅读还想和她?

    傅沉的突然出现,将所有人的计划都全盘拨乱。尤其是江风雅,气得浑身发抖,她本来想借着傅聿修,趁机住到宋家,顺便在宋风晚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她要向所有人证明,饶是她宋风晚长得再漂亮,出生再好,照样得被她踩在脚下。没想到却被一个凭空冒出来的男人狠狠打了脸。哪里还有脸面继续留在宋家。“宋叔,我先回去了,我想起

  • 佞臣宠妻(双重生)之交谈

    两人尽兴过后,停止了玩闹,开始正式探讨之后在洪荒的计划。“纳尼!姐姐你是说洪荒绝大部分的生灵都是女性?”光辉惊呆了。冥姬点了点头。“不是没有人想要化身为男人,但是他们的后果都很不好。”冥姬感慨道。“和鸿钧同辈的扬眉老祖,乃是和盘古同辈的先天魔神,侥幸逃过了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时的大神通,本来是准备来到

  • 绝爱之为爱而终在线阅读第十节

    陆芝作为季长歌的经纪人,自然得知了她在微博上的“骁勇”,气疯的同时又有点纳闷。季长歌最近的热度可不低,虽然都是被骂上去的。公司高层知道她也不奇怪。但是特意来说声让自己不用管她,实在是难以理解。“不管”的意思是雪藏,但是显然并不是这么回事,甚至资源也往季长歌身上倾斜了些。难不成这位主搭上了高层?陆芝这

  • 都市之老师你好皮第七章在线阅读

    夏生静静的站在那里。因为受伤的缘故,背部略显的佝偻。但此刻。却没有一个人再敢轻视他。一个能把夏东山一拳逼退五步的存在。这种人,谁敢轻视。夏阳不敢。福伯不敢。夏浩更加不敢了。甚至他都有些庆幸,刚才幸亏没跟夏生动手,不然刚才那一拳要打在自己身上,那不得废了?至于夏东山。正眯着眼眼,一脸阴森的盯着夏生。在

  • 都市恋爱谈第六章在线阅读

    听闻她们前脚离开,二姑娘后脚便带着丫头去给老太太请安,黄氏差点咬碎了牙。“太太,老爷明日就要回来了,您可要沉住气。”见黄氏又似压不住火,钱妈妈提醒道。“不是忍就是沉住气,倒不知何时是个头。”离座的屁股再次坐回椅子上,黄氏不满的嚷道。“二姑娘今年已有十二,快了。”钱妈妈压低声音,安慰黄氏。“快了?不过

  • 你是掌中宝波澜(修)

    第5章“萨丁出事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虑淹没了宋白,他连忙抓住主任,想要问个明白。主任道:“宋先生,您放松,放松。”目光却依然在躲闪。怎么可能,书里的萨丁明明挺过了这场灾难,他后来还上了战场,与他那个战神雌父达成了和解,怎么可能因为他的提前到来就……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有懊悔,有愧疚,有不

  • 有狐在线阅读第4章

    千年前,持续了数万年的神魔之战发生了一次大改革,百战百败的魔界咸鱼大翻身了,呃...咸鱼翻身好像还是一条咸鱼咳咳,不重要。记忆中的画面是一片烽火狼烟的天界,万丈云层之上的庞大神域,金碧辉煌的宫殿充斥着一股严肃的气息,数十位神官在殿下交头接耳商量对策,端坐在龙椅之上的玉皇大帝虽面色霸气,却也流露出一丝

  • 我养大了宿敌的儿子之身后的怨灵(3)

    还未及进得前店,初彦的声音便远远传来。“公子,您瞧这手串简直是为这美貌的小姐量身定做的一般,这色泽这做工,啧啧,配上小姐的这只玉腕,简直是美得叫人睁不开眼呐。”这个喇叭花,做起生意来倒还挺上心,这溜须拍马的的功力当真是到了不要脸的地步。青鸾心内腹诽,面上倒还是端着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眨巴着眼睛柔声道

  • 特别的你之新家

    进入屋内,一张床,一张桌子四面墙,墙周围放着一些植物,时雨在感叹屋子之大的同时也惊讶于屋内简谱的装束,本以为丰老住着这么大的房子会有一些精致的布置。“呵呵,我平时也就一个人住,我一个糟老头子用不了多少东西,何况我也喜欢清静,东西多了反而碍手碍脚的.”看出时雨的疑惑,丰老解释道。“哦。”时雨这才明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