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浪影故人塌啦

作者:青莲郎 来源:17K小说网

酒吧楼上还有两层,整个三层楼都是艾青映的,早早就买了下来。

他们乐队有专门的排练室与录音棚,都是国内目前超一流的配置,只是离市区有些远。

艾青映有钱,也是真正热爱他的乐队事业,组乐队、唱歌就是图自己高兴,他也舍得在他最热爱的事业上头砸钱,更是认真对待。有时候时间不够,来不及去专门的排练室,就在酒吧排练,因而酒吧也有个相对而言较为简单却也方便的排练室,就在三楼。

他们乐队的成员,有在校学生,也有程序员,甚至还有个公务员,当然也有无业游民,不论身份背景如何,都和艾青映一样,纯粹地热爱唱歌与表演。大家常常一排练,就忘了时间。

二楼便成了大家休息的地方,乐队连上替补成员以及助理,共有十来个人,在二楼各有一个休息间。

艾青映扛着景弦直奔他自己那间房。

地方毕竟有限,分成十几个,房间当然不大。此处又只是个休息地方,常常排练到头昏脑涨的,下来扯了被子倒头就睡,因而不仅地方小,严格说来,还有点乱。

艾青映看得出来,这位兄弟有些洁癖。将人扛进来,开了灯,看到里头的猪窝样,他就后悔了,还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眼下,也就剩这个地方了,再去开房,或者开车带人回家,都不现实。他正有些犹豫,景弦不舒服地呢喃几声。

艾青映赶紧小心翼翼将景弦放下,将他放到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低头看他,见他目光无神,显然是还在醉着,莫名松了口气。

他回头就去扯单人床上乱七八糟堆着的衣服,刚将衣服都扯了扔进床底,好不容易将床单给扯平了,却又听到房里有蚊子声。他回头一看,窗户还开着,酒吧后头是个绿植店,夏天可招蚊子了!他又扑过去关窗户,关了窗户,想起自己空调也没有开,再开空调,开了空调又觉着有些凉,转着圈地在屋里找被子。

被子还没找着,听到“啪”地一声,他赶紧回头看去。

景弦皱着眉,抬起手,盯着手掌看。

艾青映盯着他看,都不敢说话了,景弦脑袋本就晕乎,被扛在肩上,上下倒了个,再被扛着走了那么会儿的路,虽说坐了下来,人反而越发不清醒。

他的手臂被蚊子咬了,手掌却干干净净,知道这是没拍到。

察觉到艾青映的视线,他不满看过去,大声控诉:“蚊子!咬我!”

艾青映以为他会生气,他也的确生气了,却是这种生气,艾青映愣了一两秒,笑了。艾青映又不是无知少年,与景弦几次接触,当然看得出他的性格,却不妨这人醉了这么可爱!

艾青映也不那么紧张了,从小冰箱里拿出瓶水,拧了递给他:“喝着,我给你拍蚊子去!”

景弦一本正经地点头:“嗯。”他喝了口水,皱眉再道,“全都给拍死了!它们咬我!”

艾青映笑出声来,连连点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报仇!”

“嗯!”景弦很满意。

艾青映失笑,摇着头去拍蚊子,可蚊子无比狡猾,就那么一只,到处飞,最后还飞到了天花板上。艾青映也就不信了,一个小蚊子还拍不死?他长得高,站在床上,踮着脚伸手去拍蚊子。

他手臂上举,身上的白T恤全都抽了上去,展露出他完美的腹肌。

景弦仰头,眯了眼看他。

看着看着,景弦又喝了口水,却觉得水有些不好喝,景弦放下水,站起身。

艾青映回头看他:“怎么了?又有蚊子咬你了?你等着,这只快了!”

景弦摇头,没蚊子咬了,他走到床边,近距离地看艾青映的腹肌,他是用欣赏的眼光看的。谁也不是圣人,他是三十一岁的正常男性,要说这么多年来,没看过什么图片、小片片,没自己动过手,那当然是假的。

可景弦要求高,他觉得那些身体,要么就是太壮,要么就是太精瘦,要么腿太短,要么腰太长,要么是太白,要么被太阳晒得太黄或者太黑……反正都不是他喜欢的。

这个人,他喜欢。

景弦醉了,往日的矜持,此时不复存在。

既然是他难得的喜欢,他好奇地伸手去戳了戳艾青映的腹肌。

艾青映的身体一僵,腹肌绷得更紧,景弦却觉得更有趣了,更用力地戳了戳。艾青映低头看他,他也仰头看艾青映,再戳戳,忽然朝艾青映露齿一笑,嘴边现出梨涡,开心道:“好玩。”

“…………”

景弦再再戳戳,笑得更高兴:“好看,我喜欢。”

“…………”艾青映使劲儿地咽了口口水,那根手指带来的温度却是顺着他的肌肤四方蔓延,他浑身既烫,又痒痒的。他这么多年没少被人追,也没少被人勾引,也曾暧昧过,却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触。他与景弦对视,他想,这人不是故意勾引他吧?

景弦已经收回视线,好奇地再戳戳其他地方,艾青映暗自摇头,绝不是,要真勾引,现在他还有命在?!

艾青映有些不上不下,不敢动,不敢打扰他的“玩”,却又无比想动。

蚊子还在耳边“嗡嗡”叫,景弦的手指这边戳戳,那边戳戳,蚊子飞到艾青映眼前,艾青映赶紧用力伸手去拍,景弦的手指也终于戳到某个地方。

艾青映的手掌顿住,景弦再抬头看他,满脸最单纯的求知:“为什么不ying?”

“…………”

景弦又“咦”了一声,再度冲他露出梨涡:“ying了。”

“…………”艾青映深吸一口气,还拍什么蚊子啊!

如此良辰美景还拍蚊子简直是暴殄天物!

艾青映弯腰就将景弦拽上床,景弦迷迷糊糊地站在床上,站在艾青映面前,艾青映握住他的双手,搂在怀里,弯腰就去吻他,不过一个开始,就将景弦吻得喘不过气来。

景弦深吸一口气,反过来也去吻他咬他。

两人动作愈发激烈,渐渐往后退着,却因为到底站在床上,脚底不稳,两人又抱得紧,景弦脚下一崴,差点栽倒,景弦慌忙伸手去抱他,不防却将头顶那个活动的几何形状的灯泡给挥了出去,灯忽然就灭了。

艾青映一愣,忽然又是大笑。

他的生活原本就够多姿多彩了,可是自从遇到这位兄弟来,他才知道,生活原来还可以拥有这么多色彩。

屋内顿时漆黑一片,艾青映却觉得眼前明亮一片,挂满彩虹。

他想,这条彩虹路,他真他妈是走定了!!

两人一同倒在床上,艾青映翻身,将景弦ya在身下,房内忽然变黑,景弦还没反应过来,骤雨一般的亲吻迎面而来,他更是不好喘气,他挣扎了一会儿,却又发现,这种即将沉溺却始终被人给拽着的感觉是那样美好。

几乎是一瞬,他便彻彻底底放弃,放任自己彻底坠落其中。

亲到一半,艾青映才发现他房里啥也没有!

他暗自骂了一声,又慌忙爬起身,迅速飞扑到隔壁房间,到他兄弟屋里找condom,找到该找的,再回来,他用力将门拍上,反锁得紧紧的,他看今天还有谁敢打扰他们!!

艾青映扯了身上T恤,回头再度扑到床上,景弦迅速搂住他,搂住那温软身体,浮在暴风雨中心的他,终于又拽到了那叶扁舟。

他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如艾青映所愿,这一次,终于没人再来打扰他们。

窗帘始终没拉,隔日清晨的阳光满满铺进来时,艾青映先醒了过来,他揉揉眼睛,刚要伸个懒腰,忽然猛地将眼睛一睁,赶紧撑着手臂起来往身侧看过去。

单人床太小,昨晚睡前,景弦已经几乎没有意识,艾青映是将人搂在怀里睡的。

艾青映睡在外侧,景弦挤在他的肩窝里,阳光只有一小半打在他的面上,照得他面上的绒毛清晰可见,却又更显他的皮肤白皙到不真实。

艾青映尽管还搂着他,反而觉得更为不真实。

他们昨晚,真的睡了?

他跟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睡了?

他这是,真正的,彻底的弯了?

艾青映当了二十多年的直男,这件事于他而言,算得上是“史诗级别”了。他低头仔细看景弦的脸,他忽然发现,这位兄弟的脸,白天与夜晚会给人不同的感受。虽已接触过几次,甚至都睡了,却是头一回在这样明亮的日光下看他。

夜晚时候,夜朦胧,月朦胧,人也朦胧,许多事不知不觉便发生了。

到了日光下,艾青映发现,他没有一点的后悔,甚至看着这张脸,他面上不由露出些许笑容。他向来活得肆意,他觉得,这又何尝不是生活给他的一个惊喜?

艾青映昨晚很小心,却因为是第一次,对方难免会疼。

因为醉酒的缘故,疼的时候,景弦直接哭着喊疼,艾青映那会儿吓坏了,他也没有经验,好在醉酒的景弦无比诚实,后来也哭着说很舒服,艾青映想到昨晚那一幕幕,脸上笑容不由加深。

景弦的鼻头微红,睡在他的怀抱里,合上了清冷的眼眸,多出几分可爱。

艾青映不由倾身,亲了亲景弦的鼻头。

亲过后,他又忍不住再去亲吻景弦黑压压的睫毛,亲了睫毛,又想再去亲吻景弦的嘴角。

亲了嘴角,他还想再去亲景弦的眼睛,刚要亲,景弦缓缓睁开了双眼。

景弦疼,头疼,身上疼,甚至就连舌头也因为亲多了而疼,总之,他哪里都疼。疼得他一时之间都没能回过神来,他眼中还是茫然,他茫然地看着近在眼前的脸。

这样的模样落在艾青映眼中,反倒诱得他更想去亲。

艾青映便又往下俯了俯身,低声问:“睡得好吗?”

“…………”景弦脑中炸了朵烟花。

艾青映还没看出来景弦正在开始接受各式冲击,再问:“身上疼不疼?要不要喝水?还是要吃什么?”景弦脑中不仅仅是炸烟花,是直接点了爆竹,虽说早有这个认知,可真的跟人睡了,还是跟个陌生人睡,冲击还是很大的!

景弦茫然地只知道反问自己:真的睡了?????

他的双眼更见茫然,艾青映看着反倒更为喜爱,他笑着去亲吻景弦的眼睛。

景弦已经傻了,当然就任他亲了。

艾青映越亲越喜欢,伸手搂住景弦的身体,再去亲吻他的唇瓣与脖颈,某些打算再度蠢蠢欲动,大好早晨,正该做某些好事,他的亲吻愈发深入。

景弦一面茫然,一面被亲,一面终于有了些许的意识。

他开始伸手去推艾青映,却又因为没有彻底清醒过来,手上的劲很小,艾青映便以为景弦是像昨晚那般,推推罢了,他笑着反倒整个人都ya在景弦身上。

重量一来,景弦的意识愈发清醒,昨晚场景一一在脑中闪过。

自己干了些啥,自己说了些啥,他全都想起来了。

他,他还哭了?!

景弦险些崩溃,手上用劲,脚上用劲去推艾青映。然而艾青映已经进了状态,半点没当回事,手上用力,将景弦的手压到上方,景弦真要崩溃了,抬脚就去踹艾青映,艾青映腿上也用力,正折腾着,突然又是“嘭”地一声。

景弦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在迅速往下掉,头不知磕到了什么,他痛得“啊”了一声。

艾青映这才赶紧坐起身来,慌慌忙忙地伸手去护住景弦的脑袋,回头一看——

床塌了…………

景弦彻底清醒了,疼得眼睛里冒出生理眼泪花,他用手摸着后脑勺,另一只手撑着床板,勉强直起身子,看清楚是床塌了,他们俩陷在床板里,身边还冒出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大堆衣服,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艾青映也呆了。

他看看塌了的床,再看看景弦,干笑:“下次换个质量好点的……”

景弦泄气地躺回去,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针对眼前的场景,反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艾青映“咳”了几声,也没脸再继续,他伸手给景弦:“我先扶你起来吧……”

景弦不悦地皱眉,没递手过去,只问:“有浴室么,我想冲个澡。”

“有有有!!”

景弦自己撑着起身,却又疼得躺回去。

艾青映继续干笑:“昨晚还是挺激烈的……”

“………………”景弦气得直接闭眼。

“我抱你去吧……”

“不要。”

“哦……”艾青映伸手揉揉额头,“我给你拿水喝。”他赶紧拿来水瓶,递给景弦,景弦没睁眼,只道:“你放一边桌上吧。”

艾青映心中有了一些些的忐忑,这位兄弟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对他昨晚的表现不满意?

不应该啊……艾青映心中琢磨着。

景弦心中却是恨得直咬牙,他倒也不是真的生气。就说昨晚这事,又不是眼前这人的错,是他自己答应了的,他就是很尴尬,很不好意思!!他都疼成这样了,爬都爬不起来,偏偏眼前这人一点眼见力也没有!非要盯着他看!他不要面子的吗!

景弦不得不睁眼,没好气地说:“我要洗澡,你先出去。”

“……哦!”艾青映蹦起来,景弦看在眼里更不满意,他疼死了,这人倒好,活蹦乱跳的!

艾青映伸手往后指去:“卫生间就在那儿!红的那面是热水,蓝的那面是冷水!我,我抱你起来?”

“不用!”

“可是你疼——”

“你闭嘴!”

“…………”艾青映想了想,小心问道,“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早饭?”

景弦现在只想这人赶紧走!不在他眼前晃,看不到他的窘态就成。

他点头:“随便吃什么。”

艾青映也终于找到了事情做,挺高兴的,连连点头:“那我什么都买点,你等着!洗完澡出来就有的吃了!我这就出门!”艾青映说着,转身就要走。

景弦咬牙:“站住。”

艾青映惊喜回头:“还是得我抱吧?!”

景弦伸手扯了一件T恤,手臂酸软无力地往前一甩:“穿上衣服再出门!”

虽是被冲了一句,艾青映却是忽然特别高兴,笑出白牙:“好!”

艾青映匆匆将那件T恤套在身上,拿了手机回身就走,开了门,他到底又是关上,走回来,忐忑问道:“那有个问题啊……”

“说!”

“你是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么?”

不然为啥这样生气捏?艾青映实在是不太理解。

景弦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终于忍不住道:“滚!!”

“…………我滚了。”艾青映回头就滚。

景弦听到关门声,用力呼出一口气,他喘着气不过随便看了眼,便看到拆开的那几个condom包装袋,一、二、三……他数不下去了,脸立刻又黑了。

还敢问表现?!

他可是第一次啊!是要弄死他吗!!

就不能,就不能少来几次吗!!!

景弦气得满脸通红。

疼死他了!!!!!

景弦咬紧牙齿,一鼓作气,终于坐起身,他颤颤巍巍地勉强起身,回身看那塌了的床,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还有乐谱,眼前更是一黑,都是些什么破事啊!他往前走一步,脚下一个趔趄,他低头一看,不知道哪里来的灯泡!

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这两天,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景弦再再深吸一口气,他不生气,不生气,他挪着,正要往卫生间去,听到手机的响声,他低头一看,他手扶着的桌上就是个手机,手机恰好一亮,他不想看到都不成。

微信推送一条接一条:

宝贝,是我错了。

不要不理我,宝贝[哭]。

宝贝看到了,立刻给我回电话,等你[爱心]。

对方的昵称一看就是个女孩子。

景弦眼前再一黑,他是睡了个什么人?

他再仔细看一眼这间乱七八糟的屋子,回想昨晚的一系列事情。

他不后悔,这人虽然把他弄得很疼,爽的时候也是真的爽,他不嫌丢人,愿意诚实承认,但也就被到此为止了!

他的人生也就只能走岔这么两晚。

这种人,景弦也知道,云远山前男友就是这种,一口一个宝贝,临到头才发现,他一共有八个宝贝!云远山跟那个渣男打架被老师发现,还是他去充作家长的。

渣男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屁孩,也就是帅了点儿,成绩好了点儿,就能骗那么多女孩子。

这一个,可是帅了不知多少个级别啊,又会唱歌,又会笑的,还会那啥……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做人。

算了算了,长得帅没用的。

宝贝来宝贝去的人,他惹不起,与他的人生观也不符。

怕了怕了。

景弦也不洗澡了,缓慢穿上衣服就准备走。

正要走,再看看塌了的床,好吧,也有他的原因。

他翻翻身上,钱包里只有一千块的现金,他抽出来,全部压到那个手机下,回头就走。

白帆没能一直等着,毕竟还有工作上的事,他安排自己的司机开着车在楼下等景弦。

景弦上车就赶紧叫司机送他回家。

他出来,司机就通知白帆,白帆赶紧给他打电话来,笑着问:“咋样啊?”

景弦不解:“什么?”

“景多多,你还跟我装!”

“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啧!”白帆小声问,“就是那个,昨晚那啥,业务能力咋样?”

“…………”

“啧,我再换个方式问吧!那啥,昨晚用了几个啊?”白帆又贱兮兮地问,“身上有没有种草莓?”

“………………滚!!!”景弦扔了电话。

吓得白帆的司机大气也不敢喘。

景弦窝在车后座里,倒是喘了好一阵的气,只觉身上什么液体都有,也更疼了,偏偏白帆的话变着法地在他脑中飘。

他不自觉地往车内镜子瞄了一眼,瞄到他自己的脖颈。

他的眼前彻底黑了。

全部都是红印子!!!

延伸阅读

someday韩国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gndr.shtml
韩国SomedayStudio品牌简介SomedayStudio坐落于被称作“韩国硅

凡士林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xlqp.shtml
加盟信息介绍:凡士林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解决肌肤干燥的问题,为中国女性带来柔润平滑的肌肤

2元淘宝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gkq0.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1018155147448

神奇母婴品诚招各地区代理。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g2k0.shtml
我司产品,其中产品就有近200个,真正解决了宝宝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解决家长的担

华梦玄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nkiw.shtml
华梦玄瓷砖总部是瓷砖背景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佛山市

康舒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xbtm.shtml
康舒保健用品以“顾客至上”为服务理念,以“要健康更要舒适”为产品价值体现,多年来不断

喜惠福便利店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gff.shtml
打造新概念新零售便利店,把握体验+懒人+分享经济大潮,创造新零售的奇迹。五年确保开1

荣事达智能洗衣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6vm8.shtml
家居行业越来越的高端化,这也是如今都市年轻人以及更多家庭对高品质生活方式要求高的结果

亨美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nu35.shtml
亨美电气是致力于高压试验仪器仪表、高性能缘材料研发、安全滑触线、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

薇安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shirleyrufener.com/6ikh.shtml
薇安产后修复是隶属于天津薇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薇安产后修复源自香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生阁在线阅读第七节

    “野外生存大挑战?开什么玩笑!”这是每个学员心中共同的心声,“确实让一些不到十岁的孩子,进行野外生存考验是不是太牵强了?教官”站在林阳身后的林涛伏在他耳边小声道,“小子们收起你们的感叹,这有什么的想当年我比你们可是苦多了,不要抱怨这是对你们的考验,更何况你们可是收了凭证的。”林阳叫道。“我们哪有收什

  • 临时工不死于修罗场弱肉强食,弱就是错!

    不过由于此时的情况,秦幽根本无多余灵力来维护手臂这里,不然一着不慎,很有可能就被白袍青年反杀。此时崇拜值也不够,根本无法启用自动恢复功能,只能任由那丝剑气在体内肆无忌惮的破坏。秦幽跟白袍青年对招,每一招都小心再小心,被白袍青年击的一退在退,只待白袍青年漏出破绽,一击制敌。果然,白袍青年见秦幽已落入下

  • 变身小龙女之弹幕有毒在线阅读第1节

    午后的阳光慵懒投入窗户,落在窗台下的小桌上,洒下一片温暖,桌子上摆着一只白玉瓷的花瓶,上面插了几朵早上新剪的花,屋内弥漫着淡淡的芬芳,桌子的斜对面,一张红木雕纹的卧榻上躺着两个小人儿。大一些的女孩约莫五岁上下的年纪,团的圆圆的小脸上眉头紧皱,侧身躺着,身形像是要维护一旁比她小很多的孩子。轻微开门声传

  • 完美德太后在线阅读第五节

    流传于白娘子和许仙那段千古传奇里的“断桥”,并非真的断桥。它的名字始于唐朝,因古代桥上有门,门上有檐,下雪时中间一段的雪都在门檐上,桥上只有两头有雪,远望去桥像断了一样,所以称作断桥。何思宁与黄药师站在桥头,将西湖雪景尽收眼底。这些天她急躁不安心情在这时,至少是在这片刻站在已经好感度四颗心的黄药师面

  • 麋鹿传之运动会啊啊啊好激动

    自从严歆若,张幼菱和穆寒依成为损友(啊呸)好闺蜜后,她们发现穆寒依本人其实并不是像外在表现那样,是个温柔的女神,其实她的内心是个无比逗比的中二少女,于是三人更加玩得来,而某个本来要决定要追洛源的小孩纸,在认识新朋友后,则是把她要追求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啊!玩儿开之后三人的校园生活可谓是活蹦乱跳,青春洋

  • [综]系统上位者谁给你的胆子,敢冒充她嫁给我

    薄少琛看着她,直接把大掌从女人身上撤了出来,发狠捏住她的下颚,他狭长的凤眸眯成危险的弧度,盯着面前这个和叶菀菀有着同样脸蛋的脸,声音清冷肃杀:“你是谁?”突然被拆穿,叶菁菁只觉无地自容。而且,她不知道要不要承认自己不是叶菀菀这件事。如果薄少琛知道叶家拿一个冒牌货来骗他,那叶氏会重新陷入怎样的危机?她

  • 洪荒:我在幕后当大佬之小西弗决斗

    卖花少年小西弗这几天的生意做得颇为红火。在系统的帮助下蒸蒸日上。首先是经过了几天的观察,系统发现第一天的价钱定的太低了。一朵玫瑰一便士,一便士也就能买盒子火柴。他的鲜艳的系统加工的玫瑰怎么能这么廉价。于是系统打起了深加工的主意。于是当西弗从垃圾堆里检出了各种品种的花之后,在系统的指导之下将这些花分类

  • 漢锺在线阅读第四节

    “啊?”叶闪闪开始都没反应过来,花了十几二十秒消化这句话之后,就感觉自己头顶上炸了一个电光霹雳弹,震的他差点从椅子上面直接蹦起来!人生无处不狗血!叶闪闪突然就领悟了这个真理,宫越这完全是典型的男主角待遇啊,比他之前看的那些电视剧还要套路,车祸和失忆,百年经典桥段。“我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宫越解释

  • 忠犬遍地走[综]在线阅读第七章

    “是长谷川……罗杰先生吗?”“是我。”“我是目前负责此次案件的琦玉县本部的警部补山田,虽然很可能会让你因为回忆起不好的回忆产生不适,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全力协助我们调查这次的恶性事件.”走进来把带有“樱花纹章”的警帽摘下来放在罗杰旁边的桌子上,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的中年警官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跟在

  • 电流之王在线阅读游刃有余

    自从“虚伪”人格接管了王琛地躯体后,已经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人格无论对角色带入的不适感和操控肉体的生涩感,都已经消除的差不多了。无论在日常的接人待物或是自己炉火纯青的演技都已经驾轻就熟,身边的人觉得突然之间王琛变得截然不同,具体什么不同又说不上来,不过随之也就释然,毕竟大家更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