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恶作剧三吻之第六章(6)

作者:夏尔 来源:飞卢小说网

“知道了,”肖枭叹了口气,“我马上跟东家报告。你大概看看有多少人。”

“看不了,”路浔看了白深一眼,“我这儿有个朋友。”

等到挂了电话,白深才问:“怎么了?”

“咱们运气还不错,”路浔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沮丧,服务生正好端了两人的菜过来,“快吃吧,待会儿我送你回酒店,得出去一趟。”

白深迅速地吃完了自己的菜,不知道是因为听他的话还是真的饿得能吃下一头猪。

他们走出餐厅时,那两个金发男人还在吃东西,路浔在门口四处张望了一圈,动作非常隐蔽,白深没有发现,但能够感觉到。

他拉了白深一把,让他走快一点。“诶,要是我不在你身边,来两个刚刚那样的金发大汉,你打得过吗?”路浔突然问。

“看你的功力了,”白深看了看他,“我觉得我跟你战斗力应该不相上下吧。”

路浔突然笑了:“人家可有刀。”

“多大的事儿,我也有啊。”白深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尺寸的水果刀。

路浔看着那把袖珍小刀,啧了一声:“这怕是把南方的刀吧。”

白深不服:“说话注意点,我就是南方人。”

他说着挺直了背:“看,比你还高一点,少说两厘米。”

还真是,路浔低头,说他鞋子肯定增高。

他俩笑笑闹闹地走回酒店,刚刚的紧张气氛一下子无影无踪。

本来是一起出来玩的,路浔不想白深有任何紧张不安的情绪,虽然他所见到的白深一直非常镇静,比他自己稳重得多。

回到酒店白深躺在床上看当地的小镇介绍,路浔走进他的小房间,敲了敲门:“我出去一会儿啊,很快回来。”

“咦,”白深觉得莫名其妙,怎么还有这样那样的事要忙,“你真的只是个翻译吗?”

他说这话时背对着站在门口的路浔,声调平平,听不出喜怒。

本来只是句玩笑话,但因为路浔看不到他说这话时轻松的表情,还以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路浔回答不上来,转身出门了。

当然不止是个翻译这么简单。

但是白深不能知道,有些事情,不知情才是最安全的。

他还是戴着那顶鸭舌帽,穿得很简单,长袖T恤的袖子里藏了一把匕首。

其实刚刚沿路回酒店时他看见了好几个Jacob团伙的人,为了转移白深的注意力才跟他聊天。

那会儿他手里没有刀,整颗心都是悬着的。毕竟他和那些人两个月前就见过了。

他推测这些人可能暂时住在这里,等待和摩洛哥的团队接头。

这个团伙一直是个警察的心头大患,怎么可能轻易解决。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团伙的一部分在西班牙,一部分在摩洛哥,甚至可能还分布在其他地方。

他们不可能那么轻易接受谈判,大概只是想在摩洛哥谈判中捞一笔钱,然后同时还不损失他们所窃取的重要商品和情报。所以双方争抢的东西和他们的总部应该都在西班牙,摩洛哥谈判极有可能只是个幌子。

这是他多年工作的经验,并不能完全准确判断。路浔打电话给肖枭,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迅速说明了他的猜想。

“儿子,你别走了,就留在西班牙,”肖枭叹了口气,“你说得对,东家正往西班牙派人,我结束了摩洛哥谈判立刻去找你。”

“我现在去看看他们在哪。”路浔说。

“一锅端啊,痛快点儿的。”肖枭在那边笑起来。

“等我把这窝小蜜蜂巢给捅了啊。”路浔也配合地开着玩笑。

这世界上,最是遭受苦难、见惯生死的人,最是轻松明朗、心境开阔。

与此同时,最是不谙世事、缺乏经历的人,最是心灰意冷、夙夜忧叹。

尤其在路浔眼里,他单枪匹马闯江湖十来年,生是幸运,死是归宿,早不存在什么看透不看透、放下不放下了。

其实他不知道,他放不下的,还有很多。

路浔挂了电话走上街道,左手紧紧攥着那把比白深的袖珍小刀长得多的匕首。

拐角有几个英国佬在谈话,路浔下意识地压低了帽檐。燥热的夏天,他被阴冷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他跟在他们身后走着,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隐约能听见他们聊天的内容,除了女人、大餐,就是女人加上大餐。

他跟着他们走进一条幽长的小巷子,走了一截,路浔突然觉得非常不安,他有种预感,那些英国佬们已经察觉到,正在等他跟上来。

而他的身后,已经有几个人从小路围过来。

这下,向前是蛇沼,向后是虎穴,进退两难,举步维艰。

来吧,让老子把你们巢给掀了。

路浔紧紧攥住刀柄,随时准备拿出来,让明晃晃的刀子见见美丽的月光和帅气的威尔士男人们。

他知道那些人暂时不敢拿他怎么样,他们想要的是谈条件,顶多撕破脸绑架起来。

在七八个犯罪分子的刻意引领下,他来到了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前。看起来并不华丽,但气氛非常凝重,他感觉楼上楼下、身前身后,几十双眼睛都以一种戏谑、贪婪又紧张地目光注视着他。

“这不是我们的老朋友吗,驯鹿先生,我想你不是专程来送圣诞礼物的吧。”一个高挑的英国男人从大门里走了出来,看着他,眼神像鹰一般锐利,像要把他看穿似的。

那人正是这个团伙的头目Jacob。

“老子是来捅窝的,”路浔说了句中文,语气并不和善,转而又用英语说:“说吧,你们的条件。”

“我们可不敢谈条件。”Jacob说。

路浔的出现是计划外的状况,他意味着威胁。

“我就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来旅游瞎猫碰上死耗子撞见了?

不能这么说,太不威风了。

“这个,你还不知道么,”路浔嚣张地笑了笑,“你们从来没能逃出去过。”

Jacob一步步逼近,空气都凝固起来。他从后腰摸出一把枪,冰冷的枪口端了起来。

路浔的心猛地一紧。

“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他用空着的右手微微抬高了帽檐,露出了眼睛,蓝色的瞳孔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这把枪的第一颗子弹打在我头上,很快,第二颗会在你兄弟头上,第三颗在自己头上。不瞒你说,所有人都在等这声响。”

其实他说这话时,背上都发了冷汗。

Jacob打量了他一阵,想了想,放下了枪。

“我的驯鹿先生,你很聪明,比你们组里的任何其他人都要聪明,”Jacob说,“我们想要什么,你很清楚。”

“这……哎,”路浔装作为难的样子,“看你们表现了。”

“我们要求深海绝对不参与谈判。”话里有怯懦,甚至恳求。

……深海?

路浔一头雾水,那个深海地下组织和他们“枯叶蝶”机关合作,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人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么一茬。

他还记得当年他被任命为搜查深海的组长,结果行动还没开始,两边就开始了一个项目的合作,搜查行动也就不了了之。项目完成后,两边就解除了合作关系,四年来并没有太多接触。

那个英国男人这么说,难道是知道什么内部消息。

“知道了。”路浔说着,转身就要走,他怕再不跑路,就真的唬不住走不掉了。

“我听说中国人讲究东道宾主之谊,”Jacob点了根烟,“既然走到了这里,不妨进来喝杯茶。”

路浔的手心出了汗,刀柄差点滑下去。

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人开始围拢来,路浔左右看了看,脑子一片空白。

先骂了句阎王老子。

然后想到逃。

好在他来时仔细注意了周边的布局,要想回到酒店,不至于迷路。只要有机会,就能回去。

这里的小独楼为了隐蔽,只有几个窗口有明明灭灭的灰暗灯光。周围仅仅靠着月亮姐姐微弱的光芒,基本跟摸瞎没区别。

他们越靠越近,手里的刀反射着白光,像要把谁吞下去似的。

三米。

两米。

一米。

就是现在。

路浔飞速拿出了匕首,先出其不意绊倒了离得最近的大汉,再攻其不备打掉那人手里的刀。那人朝自己人扑了过去,几个人瞬间乱作一团。

他们高矮胖瘦和穿着都差不多,除了那顶鸭舌帽,在这样昏暗又紧张的环境里要分清谁是谁,还真是件难事。

锋利的刀刃从路浔的后肩划过去,他吃痛地皱眉,接着就感到一阵发热。

他们想绑架他,当然不敢真的下狠手置他于死地。否则,要他一个单挑几个几十个,还不如进去喝杯茶。

最终他还是奋力拨开那几个人跑了出去。

他们不会追上来,因为对Jacob团伙而言,绑架他并不是上上策,最好的办法是他能够去说服深海,不参与谈判。

路浔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看起来就像街头喝多了要干些荒淫事的混混。

他不知道白深看见了会怎么想,一个心理医生,究竟能不能认同一个身份不明不白的危险翻译。

幸好已经是晚上,周围人减少了,一路上没碰见几个。

到了门口,该死的,还没有带钥匙。路浔敲了敲门,没人应。

可能睡着了吧。

他停下脚步定定地站在门口,这才觉得身上有些地方出奇的疼,尤其是后背。

他艰难地抬起手,正准备敲门,门被打开了,白深应该是洗了澡,正擦着头发。

门一打开,白深就愣住了。路浔准备敲门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胳膊上有大片的红印,还有点血迹。

他赶紧支撑住了路浔的重量,把他扶进门。白深感到手掌一片温热黏腻,他看了看自己扶过路浔肩膀的手,顿时倒吸了一口气,满手的鲜血。

“……你他妈干什么去了!”白深吓了一大跳,赶紧拿了紧急医药箱。

路浔取下帽子随手一扔,趴在沙发上。

除了前两天离开他家的早上,白深还没有看到过他不戴帽子的时候。

他有一头漂亮的金发,比纯正的澳洲人暗沉一些。帽子被粗鲁地取下之后,他额前凌乱细碎的头发垂下来,显得温顺得多。

白深这才看到,他的后肩有一道长长的口子,从脖颈下方斜拉着往下延伸。伤口不是特别深,但已经流了不少血,浸湿了T恤。

白深用刀撕开了T恤,拿了消毒酒精,蘸上棉花球,看了一动不动的路浔一眼:“忍着点啊。”

用酒精的时候,路浔没有声音,但还是疼得抖了一小下。

“你这伤……”白深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白深,”路浔依旧趴着,出声打断了他,充满怀疑地开口,“你到底是谁。”

延伸阅读

我,许仙,诸天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mkno.cn/620p.shtml
“哈哈,说得好,赏!”孙茂眼里满是欣慰,温柔的看着妻子和女儿,很是满足,妻子好不容易

奉天逍遥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mkno.cn/b9rd.shtml
六个月之后,小燕子要生产了,在小燕子预产期的前几天就让紫薇和晴儿准备好小燕子生产的一

修真之我用贴吧升级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mkno.cn/dgz1.shtml
上海虹桥机场,一个面貌平凡,略显瘦弱的少年拎着行李箱缓步向外走着。这时,一名头戴鸭舌

何当故人踏月来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mkno.cn/p2kv.shtml
等到吕子乔稍微适应了,铸体丹带来的三倍强化后,苏白叫上已经在3601等的不耐烦的三女

天帝轮回决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mkno.cn/dy06.shtml
无极回到了那个特殊的空间后,就开始练习盘古教给她的一些修炼的小窍门。经过修炼之后才发

我对反派情深意重[快穿]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mkno.cn/6ac7.shtml
月光山脉是村庄东北的一条山脉,大约由二十座高山构成,长足有近百公里,如一头巨龙一般盘

长相忆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mkno.cn/nfs9.shtml
路维不言不语,开始下一局的队列。【不说话装高手?】【高冷起来了?】【关爱聋哑主播,从

幸福在远方,幸福在路上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mkno.cn/nqua.shtml
据闻一不世出的宝物在西南边陲的首富沐家隐现,流言风语立刻四散,天下的盗贼闻风而动,尽

六界迷踪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mkno.cn/npwo.shtml
自从那次打架,已经过去二年,大东和雷克斯感情变得像生死与共的亲兄弟一样亲密无间,朋友

无笑妃芙蓉印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mkno.cn/slks.shtml
只不过从老婆婆的话音儿里得到信息分析,老婆婆的儿子应该是十三走的,到今年正好五年,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玥影君宸之第九章(9)

    早饭后的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一个人,郁倾禾坐在书桌前,还保持着清早坐到桌前的那个姿势。笔芯已经是第二支,笔记本也还在不停的翻页。明明弟弟只睡了一晚上,整个房间就好像哪哪都是他的身影,他的味道。想让他留下来,想让他永远都在自己身边。郁倾禾用理性而又冰凉的数字来让自己清醒,让自己那种病态的贪婪可以消失。笔尖

  • [综英美]冰原上的49天在线阅读第九节

    孟佳缕到了目的地。这里同其他的地方不同。其他的地方是富丽堂皇的,而这里,则充满了植物的清香。孟佳缕突然感觉到他体内的道旋正在缓缓地旋转起来,银、白、赤发出了强烈的光芒。这里的圣神之气很多。这是白虎圣的回答,在这里修炼会家快修练速度,甚至能够跳级修炼!但有一点奇怪,这里的圣神之气怎么会这么多?孟佳缕皱

  • 笔下逃生第六章

    阿海是一个大概十二三年岁的阿飘,今天是难得的阴雨天,很适合觅食玩乐。阿海和以前一样出来“觅食”,结果他碰见了一个漂亮的小哥哥,小哥哥长得巨好看。阿海浅薄的知识系统很难让他描述出那种无与伦比的美丽,但是阿海就是知道,小哥哥好好看哦!阿海偷偷藏在了小哥哥的黑色的机械盒子里,阿海听见那些傻不愣登的经常无视

  • 豪门第一少奶奶深巷中的奇遇

    “哟!王公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不会也是为了那南海女子而来吧?”掌柜远远看到王惩浪走来,高声喊道,又示意小二将他迎来“快请快请。”“王公子啊,不瞒您说,咱这小店已经没有房啦,如果您要订房,那就别怪小的我帮不了您啊,这订房的都是些达官贵人……”掌柜神神秘秘地将王惩浪扯到自己身旁细声说道,似乎是生怕王

  • 一条人鱼的大冒险笔记之上古青铜尸(第七更)

    刚才尤其让他意外的是,贾诩竟然在个人实力上面隐藏的如此之深!要知道刚才凌天悄然问系统的时候,得到的回答是:两甲子的修为!他真正的实力竟然与皇甫嵩这名武将都不相上下!竟比那董卓还强上不少。“看来这大汉历史,与历史著作上还有着些许不同啊,这里毕竟谋士如雨,武将如云,而且还各个都武力超绝啊!”看着殿外,凌

  • 九零悬情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二天一早,顾骁果然准时出现在了池昙家楼下。池昙穿了一身休闲装,黑色的长发扎成了马尾,背着个双肩包,浑身上下都透露出无限的青春活力。顾骁看到池昙眼睛一亮。“干嘛这么看着我啊!”池昙看着顾骁一直紧紧地盯着自己,忍不住打趣道。“你今天,很好看。”池昙假装不高兴地瘪了瘪嘴巴:“难道其他时候,我就不好看吗?

  • 第一美人翻车了在线阅读第4章

    她穿着件玫红色的短款小礼裙,束着盈盈一握的细腰。皮肤似泛着牛奶般的动人色泽,引人暇思。顾晚安被他盯的战兢发抖。但听到他说龙天酒店……她脑子一轰,顿时瞪大了星眸,“昨晚……在龙天酒店的人……是你?”龙墨绅唇角微扬,“你说呢,小东西?”完了,她以为是叔叔。“……龙先生,你好。”再迟顿,她也认出这个男人是

  • 和简总离婚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七章

    酒席吃到一半,胡虢和妻子过来敬酒,秦臻和其他人一样站起来,笑着举杯和他们碰了碰。胡虢笑着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秦臻看到他眼角有细细的笑纹,他的妻子只端着酒杯抿了一小口,其他人不依不饶地要她喝完,胡虢就从妻子手中拿过杯子:“她不会喝酒,还是我替她喝吧!”桌上的人纷纷起哄说代喝加三杯,胡虢笑着伸手锤了

  • 重生八零之夫唱妇随在线阅读第四章

    被老大这么一说,乔溪心情一下子乱了。大一选社团时,她和老大一起加入辩论社。季斯年也是辩论社社员。那时候乔溪对辩论一窍不通,季斯年虽跟她一起进辩论社,但能力已不输老社员,组队时,季斯年总是很耐心的帮她想论点论据。乔溪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的,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但对比赛,胜负心却很强。只要一输,心情就

  • 某重生的单行道[综]在线阅读第4节

    两所学校,天气冰火两重天。木清欢的心情降至冰点。栏杆另一边。夏阳簌簌拂身,各色漂亮妖精齐聚,面容姣好,身材高挑,个个明星范十足。女校清一色的白裙高腰小皮带。悠游绯晴走在最前面,气质天成,高跟鞋每一步,踩在木清欢的自尊心上。——妖孽难道要从这里过来?!!还有身后那群乌泱泱的人!梦中场景,触感,清晰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