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异世无限小兵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忘不了的小狼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夜。

张慕在廊前站着,太子和方青余在房内厮混,声音不住传来。

方青余长得实在英俊,五官精致却不失男子英气,难得的是除去外袍,一身武人肌肉,肤色白皙,身材轮廓分明,腹肌健硕有力,犹如绸缎包着钢铁。

李庆成本对房事一知半解,十六年来,皇后也未曾给他指婚,数年前一次方青余喝了酒,李庆成便让他躺自己床上醒酒,方青余睡得正酣,太子也躺了上去。一宿醉后本无事,太子夜半枕着方青余臂膀,便说起亲近话来。

方青余半醉半醒,只不住口地哄着,怀中雏龙又别有一番意味,半大的李庆成问起男女之事,方青余当即半是调唆,半是玩笑地翻身,将太子给压了。

那几日恰逢张慕不在,否则李庆成叫声足够让哑巴拔了刀,一刀送方青余上西天。

然而叫归叫,方青余却担了十二万份的小心,生怕李庆成痛怕了,入入停停,温言软语配着浅尝辄止的手劲,□□一夜后太子竟是有滋有味,欲罢不能,只觉龙阳之兴更在方青余所述男女欢情之上,当即对方青余更有种说不出的依恋。

方青余卖了力地讨好,连着数日令李庆成尝遍个中妙处,白日间依旧纽扣系至衣领,谈笑如沐春风,夜里则趴太子榻上成了饿虎。

张慕归来时亦是如此,太子威逼利诱,勒令哑巴不许把此事捅出去。

张慕只得神情复杂地点了头,于是开始了听墙角的侍卫生涯,人生最大悲剧,莫过于此。

一轮满月高悬,月十四,银光洒满殿顶。

小太监吹了灯,方青余拉直衣领出来,朝张慕礼貌一点头。

张慕也不回礼,便垂手站着。

方青余转身走了,殿中传来李庆成声音:“哑巴,你还在外头?”

殿门吱呀打开,小太监望了一眼,说:“回殿下,张大人还在外头。”

李庆成的声音懒懒的,带着满足与惬意:“入秋了冷,今天开始,不用守夜了。”说毕也不管张慕走没走,裹着被子翻身,低低喘息,睡了。

翌日,宫内忙着中秋的筵席,上书房放了太子半天假,李庆成在宫里闲逛,折了枝木芙蓉,坐在亭子里,架着脚踝出神。

片刻后李庆成说:“哑巴,去把青哥给我找来。”

张慕不为所动,站在李庆成身后。

“去。”李庆成蹙眉道:“什么意思?去把青哥喊来!”

张慕依旧站着,李庆成说:“这枝花儿给你,挺香的,去吧。”

张慕接过木芙蓉,认真别在侍卫服的领子上,转身走了。

傻子——李庆成心里嗤笑。

片刻后方青余自个来了,说说笑笑,李庆成折了枝桂花赏他,领着侍卫朝殿上去。

中秋夜,明珠在天,清和殿里一桌请皇亲国戚,殿外御花园中摆了十来桌请大臣。皇帝龙体欠安,喝了三杯便离席,李庆成挨桌巡了一趟,没点太子架势,俱是方青余在身后提点着。

绕个圈回来,李庆成道:“哑巴呢?”

“那不是?”方青余笑道。

太掖池边,远处亭下,张慕一脚踏在栏上,背倚庭柱斜斜靠着发呆。

张慕刚毅的侧脸朝向东厢,睫毛在灯火下笼着一层淡淡的黄光,可惜了,李庆成心想,待得转过脸来,另外半边戴着面具,好生煞风景。

若非毁了容,原本也是倜傥潇洒的侍卫一枚。

方青余低声道:“殿下想出宫逛逛不?”

李庆成心中一动,此时张慕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走。”李庆成笑了笑,拉着方青余的手,转过殿前回廊,假装归席,朝宫里后门去了。

虞国农耕发达,土地富饶。

建国后当朝皇帝大力发展商贸,国泰民安,万国来朝,京城更是中原地区最为安逸的区域,百姓衣食富足。节庆夜街边焰树林立,李庆成罩了件靛青外袍,与方青余携手同游,便如寻常官宦人家公子与侍卫般自在。

今夜城中巡逻兵马多了不少,属节日正常景象,李庆成逛了足足两个时辰,自知宫中走失了太子,定如热锅蚂蚁般四处找寻,心想不可玩得太过,遂道:“回去罢,青哥。”

方青余买了对小铜鱼揣在怀里,笑道:“再走会?”

“接城防通告,今夜夜市早歇一个时辰!”

“都回去了!马上封街,宵禁了!”有人大声呼喝。

李庆成恹恹打了个呵欠,骑兵过来,勒令夜市提前收摊。

“怎么过节还宵禁?”

方青余擅察言观色,忙道:“走罢,估摸着是怕走水,咱们回宫去。”

李庆成挤兑侍卫:“那小玩意买给谁的?”

方青余一本正经道:“自然是给情郎的。”

李庆成:“情郎?”

方青余笑了起来,二人走到皇宫偏门外,大门紧闭,四周灯火寥落。方青余从怀中摸出小铜鱼,交给李庆成,李庆成这才高兴了些,要拍门喝斥,方青余忙示意不妨,轻身跃上墙头。

李庆成懒懒在宫门外等着,四处黑漆漆的一片。

秋风起,卷着御花园内桂花香漫来,犹如蒙在面上的丝缎,轻佻地一扯,便滑过鼻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青余半晌没来开门,李庆成喊道:“青哥!”

半刻钟后,皇宫内传来三声丧钟。

“当!当!当!”

李庆成怔在宫外,仿佛当头接了道炸雷,哭声隐隐约约传来,恐惧感一刹那笼罩了他。

丧钟停,梆子响,深宫处声嘶力竭的一句哭丧:“皇上崩了——”

李庆成手脚冰冷,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险些直直倒下地去,什么时候的事?说崩就崩了?他尚未意识到此中种种,唯一的念头便是绝无此事。

“绝无此事!谁在造谣!”李庆成冲上前猛擂门:“放我进去!我是太子!”

到处都是哭声,整座皇宫笼在黑暗里,未几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又有人带着哭腔大喊道:“延和殿走水了——”

犹如置身梦境,一把火烧毁了李庆成的神智,他忘了置身何处,只不住麻木拍门大嚷放我进去我是太子,大学士苍老之声从御花园外传来。

“遗诏未立——”

“啊——”

临死前的惨叫。

叛乱!李庆成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半步,险些摔在地上,宫内人声嘈杂,叫走水的叫走水,哭丧的哭丧,大门轰然打开,方青余将他扯了进来。

“发生何事!”李庆成焦急喊道。

方青余把太子护在身后:“不清楚,跟我来,别说话!”

方青余带着太子沿路过御花园,四处都是哭喊的宫女太监,筵席翻倒,一殿凌乱,延和殿火光熊熊,映红了半边天。

“太子呢!”宫卫打着火把四处搜寻:“皇上驾崩!皇后命太子殿下速至延和殿!”

李庆成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方青余猛地捂着太子的嘴,转到庭柱后。

方青余:“别吭声!”

李庆成心里骤惊,打量廊前的几具尸体。

侍卫们过去,方青余松开手,所幸李庆成此刻仍能慎密推断,开口道:“延和殿不是起火了?为何还要我过去?皇后呢?怎么会在起火的地方?”

方青余缓缓喘息,摇了摇手指:“到明凰殿去看看,殿下稍安,臣定会护着殿下。”

李庆成道:“等等,走水归走水,宫内怎么会有死人?”

方青余沉声道:“太子殿下,不可多想。”

李庆成蹙眉道:“有人谋逆!定是谋逆无疑,父皇说不定没死,青哥,带我去找符将军,御林军是父皇亲自挑选,找到苻将军就安全了!”

方青余脸色几次变化,仿佛是想说什么,忽然发现了走廊里的另一个人,他与李庆成同时转身。

张慕站在长廊尽头,侍卫袍染得半身紫黑,左手提着把鲜血淋漓的刀。

方青余把太子护在身后,上前一步,抽出腰畔长剑。

“你今夜做了什么?”方青余缓缓道。

张慕不答,缓缓摇头。

李庆成喝道:“哑巴!你做了什么!让路!”

张慕神色在那一瞬间似乎有所松动,李庆成骤逢噩耗时的惊慌已过,此刻渐渐镇定下来,父皇生死未卜,母后不知所踪,绝不可再慌乱下去。

李庆成上前道:“张慕,是谁主使,有人谋逆?”

张慕作了个手势,示意太子让开,李庆成抿着唇,片刻后道:“张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慕凝视方青余手中长剑,眯起双眼,李庆成欲待再问,电光火石的瞬间,两名侍卫同时出招!

方青余神兵洒出雪白剑影,张慕长刀圈转,二人撞在一处!

那时间只见一道灰影如枭,另一道潇洒青影如鹞,庭柱发出巨响崩塌,砖瓦四飞,裹着刀光剑光掠过面前!

张慕刀法大开大阖,隐有峭壁千轫,风雷之声!

方青余云舒剑一抖开,满眼柳叶如刀,于张慕狂风般的刀法中穿梭来去;方青余朝后疾退,一刀直劈已到胸膛!

“当心!”李庆成大叫道:“来人啊!抓住这逆贼!”

方青余抽身后退,那一刻李庆成拦在他身前,张慕硬生生半途收刀,改直劈为横扫,方青余覷到良机,推开李庆成,朗声道:“谢了!”继而一式挺剑直刺!

张慕跃上廊栏,猛地钉了个铁板桥,削铁如泥的宝剑擦脸掠过,将他的银面具削了下来,张慕不闪不避,雷霆万钧地一刀!

方青余万万未料到张慕会用这以命换命的打法,收剑不及,一刀一剑错开,同时招呼在对方身上。

方青余力竭,长剑在张慕肋下一划,破开一道半尺长的口子。

张慕刀式却是甚狠,重刀以天外陨铁铸成,浑厚内力御起钝锋铁刀,在方青余胸口一撞,登时令他鲜血狂喷,朝后摔去。

“青哥——!”李庆成吼道。

方青余挣扎着起身,又喷出一口血,看了李庆成一眼,踉跄跑了。

李庆成刹那间呆在原地。

张慕踏上一步,似是想追,李庆成转身要跑,却摔了一跤。

李庆成喘息平复,自知挣扎无用,又手无寸铁,反手捞到方青余的云舒剑,颤抖着指向张慕。

张慕收刀归背,转身走来,他的面具已不知所踪,面具下的半边脸有一道绯霞般的灼痕,在不断蔓延的烈火下显得逾发恐怖,看得李庆成毛骨悚然。

李庆成:“你这……你这逆贼,我看错了你。”

张慕看着李庆成出神,转瞬间太监临死的呼喊惊醒了他,张慕一阵风似地上前,抱起李庆成。

“来人救驾!”李庆成大声吼道。

张慕反手一掌,轻轻切在他后颈,李庆成登时晕了过去。

四处都是熊熊大火,被方青余利剑划开的伤口仍在不断淌血,张慕一轮疾奔,四个宫门俱已上锁,骑兵穿梭来去,大声喝斥,盘查的侍卫队举着火把冲来。

张慕遥望远处,不敢行险突围,他抱着太子跃上御花园亭中央,朝着太掖池一头栽了下去。

侍卫们寻到御花园便停了,太掖池边,一朵木芙蓉载浮载沉。

太掖池底有一条前朝修建通往城外的水道,张慕闭气泅入池下,于漆黑的水道中寻到出口。

李庆成甫一入水,便被冷水激醒,死命挣扎时又被张慕出指,点中昏穴。

张慕伤口仍未愈合,抱着李庆成跌跌撞撞地跑过地底通道,第二次一头扎进潭中,片刻后拖着身侧血线浮上水面。

皓月当空,护城河外兵士来往呐喊,京城大门轰然紧闭。

张慕把太子放在草地上,躬身按压他的胸口,把唇凑上去,李庆成猛地咳了起来。

“我……”

张慕马上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马蹄声响,京城内开始派出骑兵巡逻,张慕撕下袍襟,包扎肋下伤口,背起太子,深一脚浅一脚朝京城外的山上走去。

李庆成意识,陷入了漫长的昏睡中,他只觉自己被张慕背着,不断往前走。

“父皇……”李庆成喃喃道:“母后……”

他至今仍不能相信,昨夜悠扬的笙歌,芬芳的桂酒,朝堂,父母,李氏的江山与天下,在这短短一眨眼间就全没了。

李庆成神情恍惚,像在做一个漫长的梦。

他感觉到自己被放在灌木后,耳中传来兵士痛喊,马匹嘶鸣,片刻后他被抱上马背,一个人抱着他,快马启程。

“我不走……”李庆成浑身湿透,被秋风一吹,筛糠般地发抖。

“臣无能。”一个干涩,嘶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臣罪该万死。”

四周山峦,树木,草丛在月光下飞速掠过,那一刻李庆成模糊的视线忽然清晰起来。

“哑巴,你在说话?”李庆成断断续续道。

张慕用披风裹紧了李庆成,连夜逃离京城。

统历十六年八月十五,皇□□崩,延和殿起火,太子薨。

是年八月十八,皇后临朝,诏告天下,辅老、大将军结党叛乱,诛九族。

延伸阅读

质子为娇之有灵性?  http://www.ccbrd.cn/btcc.shtml
自己体内竟然有个珠子?你很难想到自己身体里出现一个异物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个珠子就这

HP放学后叫我爸打你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brd.cn/dhqw.shtml
第五章:论道你嘀咕什么的,抽风了呀。你才抽风了,你说你呀,让我进战字门,你他妈的怎么

执剑画江湖给我一个支点,我能翘起地球!【求收藏,求花票】  http://www.ccbrd.cn/yxio.shtml
回到屋里的江远,彻夜难眠!第二天。大早起床,吃过早饭,便是打算去长安城看看。借口当然

伪玛丽苏的反派之路(网王)之第九章(9)  http://www.ccbrd.cn/u06z.shtml
“你还能走吗?”“小伤而已……”我看见贺骁笑着站起,他的伤口似乎仍在流血,又似乎已经

死神重生之林玲深受刺激  http://www.ccbrd.cn/xhha.shtml
【求鲜花,求评分票。】几十分钟后,林玲来了。楚少枫看到的是穿着V领衫和牛仔裤的林玲,

白日依山尽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cbrd.cn/a15o.shtml
“我之前住得太远了,”列奈解释说,“早上实在来不及——我可不能每天凌晨三点起床。”“

第九特区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cbrd.cn/ywy.shtml
吃过晚饭后,林夏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紧接着便从光辉印章中取出一束散发着银月光泽的小草

全星际都等着我种水果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brd.cn/617t.shtml
“安心啊,待会儿不要紧张,你一直是我最看好的学生,这次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安心

末世女配甜宠指南[穿书]之奇怪的家伙(2)  http://www.ccbrd.cn/poiy.shtml
第二天,天气还是很闷热,五月份,白天的气温,最高有三十度了,不过上午还好,二十几度,

英雄无敌泰坦之神在线阅读爬墙(捉虫)  http://www.ccbrd.cn/ghfs.shtml
沈落开门,推了推,发现门有点重?推开一侧的,她的摇钱树正靠在另一侧门上,留了个后脑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前婚后,陆少的暖心甜妻第3章在线阅读

    天边渐渐地亮起来,好像谁在淡青色的天畔抹上了一层粉红色,在粉红色下面隐藏着无数道金光。李流在杂役茅屋中修炼熟悉,可是一夜还是没有感悟多少灵气,只有那一丝。好的功法也是可以加速修炼者,李流现在修炼的功法是天须宗杂役都会的灵气决,也是最基本的,但是有的杂役也有灵根属性,可以对照属性修炼相同属性的功法。但

  • 从末世到古代下毒

    “啊!”江行微喘着粗气再次从噩梦中惊醒,摸了摸自己脸已是泪流满面。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听到那个名字乱了心弦,这一次她没有梦见那片火海,而是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望不到边,四周什么都没有,隐隐听见远处传来了哭声,很伤心,哭的江行微都跟着落泪。江行微循声找去,看见一个男子跪在那里放肆大哭,像是要把胸中积压的委屈

  • 今天也有好好地当人柱力[综]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年代,白面都是掺在玉米面或者高粱面里蒸窝窝头,纯白面的馒头特别稀缺,平时大家基本不舍得吃,而沐家一年也就吃一两回,就算吃,也是留给家里主要劳动力吃,女孩子是吃不上的。沐楚楚想起上一世,爸爸曾省下半块白面馒头给她和弟弟吃,结果被奶奶知道,为这件事,奶奶把她姐弟俩骂得狗血淋头,从那之后拒绝再分给她家白

  • 城南之她咬了他(9)

    林可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知道了!”母亲牵着她的手步上台阶,走进别墅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哇,这里好大啊?”林可媚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大殿。说是大殿一点都不夸张,林可媚从未见过这么大这么豪华,漂亮的跟宫殿一样的大房子。母亲急切地白了她一眼:“不是叫你不要随便乱说话吗?这么快就忘记了!

  • 我的智力是无限之眼神一如既往的充满异样的期盼(7)

    父亲住在楼上的第五层,房子不大,三室一厅,格局简陋但里面的摆设还是蛮齐全的,算的上小康家庭。但她从高中毕业后,就很少进这个家了。父亲是个倒卖地产的商人,每逢工作不顺心了,就会在她身边催促念叨:“小乔啊,爸爸必须拿下那块地盘啊,不然咱们就要喝西北风了!你去问问你霍哥哥,让他帮帮咱们,好不好?”她每次都

  • 血染江山第7章在线阅读

    听了我的话,他的脸色变换不定。确实,我是第一次这样狠地说他和他妈,这些日子的委屈我是受够了。或许没有那张纸条,为了他我还会继续忍让,没有那张纸条,就算出了今天的事情我也会主动道歉。但那也只是或许了。“苏静好,我什么时候没把你当人了?我对你的好难道你看不见吗?”李时光确实有些生气,双手捏住我的肩膀,有

  • 我暗恋的对象总黑我之怎么就穿越了?(1)

    看着自己这一身衣物,一双黑色的手套,还有这蓝色的头发,以及腰带上这六个红白相对的球体,让他感觉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真的穿越了?凭借涌入自己大脑中的意识,让他知道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火箭队的小次郎。这一切的一切对于身边的两个,喵喵和武藏而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每天都经历。而第一次来到这个地

  • 末日:我与死亡同行在线阅读第1节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一年一度雄英高中体育祭一年级赛区的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电视里传来主持人激昂的声音。今年雄英体育祭的收视率又一次创下了年度记录,人们对于新入学的这一批英雄预备军们都充满了好奇。除了体育祭本身的吸引力之外,今年来决赛的擂台也相当吸人眼球。这一回决赛的比赛方式与以往几届有了很大的不同

  • 我的手机菜园通西游邹游

    “邹游,你什么意思?”凌轩厉声喝问,同时拿起剑可是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这把由天外陨铁打造的长剑竟然如镜子般碎裂开来,碎片纷纷落在地上,变为粉末。“这座皇陵大阵足以抹杀我的存在,我自然要小心防备。”邹游如同闲庭漫步般走来,“用你们蓝星的话就是——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凌轩似乎想起了什

  • 都市之最强大帅比火焰天使

    不过说真的,这姑娘长得是真心不赖。尤其是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看起来别提多可爱了。但周青却也多少有些不以为然。漂亮姑娘他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他也不是那种看到漂亮姑娘就迈不动腿的人,更不可能当舔狗。是以看她一眼也就没再过多关注了。“准备好了吗?你站在那里别乱动就行。”见她似乎还有点紧张,周青不由又安慰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