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抑制标记委员会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辣子鱼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夏的声音不小,操场上离得最近的几排学生都听见了。

于是,当天振林学校就传出一则新闻——高冷校花苏夏正在猛追问题校霸阎王,关键是,阎王对此嗤之以鼻。

褚娇娇刚气呼呼得在学校论坛实名怼完几个夸大其词的说法,就见苏夏抱着两本书回了座位。

苏夏的皮肤白,称得眼底的黑青异常明显。

一看就是几天都没睡好觉的样子。

褚娇娇忍了又忍,还是凑过去低声安慰:“苏夏,学校里的传言你别理,他们就是一时兴趣,过两天就平息了。”

英语竞赛初赛本周六举行,距离苏夏上一次参加竞赛已经近两年,为保万一,她打算在初赛前将高中知识点全部重温一遍。

所以这几天晚上,她都学到凌晨两点才睡,此时她感觉到过度熬夜的后遗症——头晕乎乎的,也没能太理解褚娇娇的话。

于是,她轻轻“嗯”了声。

褚娇娇见苏夏听进去自己的话,心下一喜,胆子也大了点,问出她最在意的事,“苏夏,你真的喜欢阎王吗?”

这句苏夏听清楚了,也完全理解。

她将怀里的两本英语竞赛习题放在桌上,侧头看向同排小心翼翼的波波头女孩,沉默不语。

骗人并非苏夏的强项,更何况是对面前三番两次小心翼翼对自己释放善意的女孩。

褚娇娇等了半天不见苏夏否认,丧了气,“我知道了。”

早读课铃声响,褚娇娇挪回自己的座位,不知何时站在班级门口的许秋老师却径直走到苏夏桌前:“跟我来出来一下。”

没去办公室,就在教室外的走廊上。

秋季的清晨,微凉的空气中偶尔有风过,轻柔又惬意。

远方将要东升的太阳散发着温暖而柔和的光芒,身后是学生们琅琅的读书声。

一切都是最好的时光。

“周六就要初赛了,考试加油。”许老师与苏夏对立而站,目光慈善。

苏夏点点头:“嗯。”

许老师盯着苏夏的眼睛,仔细观察她的细微表情,“没去拍宣传片的原因是什么?”

双人舞,苏夏到最后还是没参加。

因为,周一的早上,林清彦在扔了她的水果盒子后,便大步离开。

没了舞伴,她自然不用跳舞,但为了防止出现前世学校男生们争先恐后来跟她表白的情况,她干脆将戏做足,在林清彦离开时再次表白,落实自己心里有人的说法。

“没有舞伴。”苏夏抬头,迎上许老师饱含试探的目光。

许老师叹了口气,思忖了一番,又措辞了一番,才浅浅开口:“我听说是你想邀请林清彦做舞伴才发生校园大会上那一幕的?”

苏夏几次当众对林清彦表白,学校传得沸沸扬扬,她作为班主任不是没听到。

第一次在校园大会上,她以为苏夏是被迫的,还特意喊她去办公室做心理疏导。

第二次在校医院门口,因为见的人少,不知传言是否为真,她也没当回事。

第三次在拍宣传片时,苏夏居然去而复返给人送爱心水果,饶是她对苏夏再放心还是重视了起来。

思考两天,她正准备找苏夏再谈谈,就恰好听到褚娇娇跟苏夏的对话,怎么叫她不忧心。

毕竟面前的女孩是苏夏——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学习上的年纪第一名。

过去,她还时常担心苏夏学习学傻了,缺少必要的社交活动。谁曾想,她不社交就罢了,一社交就是当众表白,喜欢的对象还无法无天的问题少年林清彦,真是叫她这个班主任日渐头秃。

所以,现在也顾不得时间和场合了,她决定套一套苏夏的话。

“嗯。”苏夏承认,神情平淡。

自两人谈话开始,苏夏一直秉承着一贯惜字如金的性子,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字。

这话套得简直让人心焦。

许秋微微皱眉,这样的苏夏真的能将表白的句子说完整吗?

她这两天没来找苏夏,就是在思考苏夏突然表白的原因。

猜测她平日跟同学甚少交流,缺少正常的同学情谊,才会被惹人注意的林清彦吸引了目光。

“苏夏,你要多参加集体活动,运动会快开始了,你报个名吧。”许老师不打算再试探,就想让苏夏从林清彦身上转移注意力。

苏夏颇有深意地望了许老师一眼,清冷的目光像是洞穿了一切。

许老师不自觉地挺了挺身子,掩饰性地干咳两声,移开目光。

“我没时间。”依旧是清清冷冷的声音,不重,却压在心头让人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许老师一口气堵在嗓子口,不上不下。

要不是面前的女孩是始终让她得意的苏夏,她真想质问:你有时间给林清彦削水果,没时间参加运动会?

敷衍也要找个合适的借口不是,真的以为她的智商如她的发量一样低迷?

许是看出许老师面上掩饰不住的不虞,苏夏难得解释了一句:“我想多参加几个竞赛。”

许老师嗓子里那口气自动消散了,弯了弯嘴角,拍了拍苏夏的肩膀:“老师就知道你最省心,总知道自己要什么,去上早自习吧。”

根据安排,苏夏要在下午第一节课时乘坐学校统一安排的大巴去英语竞赛的场地。

振林学校人才辈出,自愿参赛的学生又多,初赛人数足够在本校区举行,前几年也确实如此。

但为了增加仪式感,也为了提升学校的曝光度和知名度,这几年的初赛,振林学校都包在本市最好的酒店举行。

所有食宿学校包圆,得奖的学生还会得到学校提供的丰厚奖励。故而每次遇到此类赛事,报名的学生都得用几辆大巴拉到比赛现场。

苏夏算了下时间,将收拾行李的时间压缩了下,赶在上课前去了纪律班一趟。

跟火箭班午休时间用来做题不同,纪律班则是用来玩耍的。

苏夏刚走到门口,就听到——

“彦哥,有人找。”

“彦哥,校花找你。”

“彦哥,有人来表白啦。”

“彦哥,今日份的表白已抵达门口,请查收。”

口哨声,鼓掌声,起哄声,不绝于耳。

苏夏无视周遭,来到班级门口,清泠泠的目光在教室逡巡了一圈,准确锁定角落里的林清彦——他散漫地坐在座位上,托着腮,挑着目光,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像是等待已久。

“林清彦,你出来。”偏凉的嗓音,不轻不重。

苏夏不是没看到班级里那一双双发光的眼睛,也不是没听到那一声声起哄的声音。

但她向来目标坚定,不受影响。

也不能这样说,前世的林清彦是意外。

“耶耶耶,彦哥你还不去,人家校花都送上门了。”许是气氛所致,许诚也忘了形,一会看苏夏,一会转头望向林清彦,将自己弄得像个拨浪鼓似的跟着起哄。

旁人虽然有心看戏,到底不敢怂恿林清彦,只是巴巴地望着他。

林清彦短促地轻笑一声,在全班的哄闹中,起了身。

“呦呦呦!”

“哦哦哦!”

“吼吼吼!”

随着林清彦的动作,围观的学生们胆子大了不少,起哄声赛新高不算,连内容都更丰富多彩了些,宛如说唱现场的前奏。

“啧。”林清彦扫了眼以许诚为首闹得最凶的几个男生,笑着呵斥,“别闹。”

声音里都是满满的笑意,实在没有杀伤力。

起哄的几个男生更起劲了,有节奏地鼓起掌:“答应她,答应她,答应她!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浓厚而兴奋的背景音里,林清彦停步在苏夏一步之遥的对面。

他望着面前神色平平的女孩,没作声。

林清彦都不知道自己的脾气什么时候这般好了,面对穷追猛打的追求者也能有求必应——她喊他出来,他还真出来了。

莫不是在林城的日子过得太无趣,无趣到遇到一个冷艳的校花都觉得好玩。

在林清彦反思自己行径的时刻,苏夏直接进入主题,将手上的东西递到他面前:“给你。”

林清彦垂眸——同款透明盒子,如同复制一般的各类水果。

同样的画面,同样的对话,他一时间有时间倒流到周一早上的错觉。

林清彦微微错愕的几秒里,苏夏又将盒子往他跟前送了送,补了一句,“不许丢。”

音量不高,声线清冷,带着周一早上质问他的坚定。

林清彦无意理会她的命令,发出内心深处的拷问:“该不会从垃圾桶捡回来的吧?”

否则,为何水果种类一样就罢了,就连切得块头都大小一致?

苏夏抬眸扫了他一眼,凉薄的目光里透着对他智商的质疑。但她出口的话却是真真切切地解释:“不是,新做的。”

林清彦的恶趣味又上来了,他勾唇浅笑,目光滑到水果盒子上,语速缓慢,语调轻扬,“不是新做的?”

成功看到苏夏轻蹙的柳叶眉,他眼里的笑意加深,单手压在门框上,倾身向前,拉近她与苏夏的距离,语气暧昧而危险,“为什么不能丢?”

苏夏将水果盒子塞进他的手里,“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

延伸阅读

兰博基尼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deoi.shtml
兰博基尼渔具总部是渔具、鱼竿、渔具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书香门第酒店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snd4.shtml
书香门第酒店加盟公司简介书香酒店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是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由

佰佳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nnkw.shtml
佰佳电缆主要生产的产品有:全塑电力电缆、控制电缆、交联电缆、橡套电缆、屏蔽电缆、耐火

川香煲仔饭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6iky.shtml
川香煲仔饭加盟川香煲仔饭隶属于成都川香餐饮有限公司,是公司旗下的知名煲仔饭品牌之一,

莱克保尼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yvng.shtml
莱克保尼女装产品以“时尚,简约,流行”为主题,创新着男装界时尚潮流,莱克保尼女装本着

炎发酒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dz0p.shtml
炎发酒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诚信为本的原则,建立了一支的、高素质的营销服务团队,以的技

邦尼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xatw.shtml
邦尼信念: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皮具护理不只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艺术,一种

明宇酒店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uh6f.shtml
青岛明宇精品酒店是一家精品商务型酒店,坐落于太平山风景区,紧邻青岛电视观光塔,榉林山

龙宝宝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ppqi.shtml
龙宝宝玩具成立于2006年。座落于赋有南方的深圳。主要生产婴儿电子电器,婴儿摇篮等系

婴欢乐母婴生活馆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bunc.shtml
婴欢乐隶属于上海秉惠贸易有限公司。经过多年运营,现已成为国内最大的母婴产品销售及提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洪荒:开局做了选择在线阅读第1章

    校门口的马路边,红灯还在倒数着,斑马线上尽是等自家司机接回家的一中学子。“哎!你看,那个就是林翩翩!就是那个第三者!”“就是那个插足许逸鑫和苏婉的小三?”两个身穿一中校服的女生一脸鄙夷厌恶的对着前面一个背着酒红色书包,扎着高马尾的女孩指指点点。声音很大,就是故意说给林翩翩听的。这些话语已经在一中沸沸

  • 圣萧纪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镜子能看到可多东西了,无忧,你快试试!”风无忧硬着头皮凑近那面镜子,她盯了很久都没有看出一点端倪,正想着一会儿该向羽然编一点什么,镜中忽然出现了画面。古老的神迹矗立在那里,众多颀长的人影立在那里,他们穿着坠地的长袍,对着那神迹独坐冥想,日月不停变换,时间飞走,不知过了多久,在一片凄美却又宏阔的月

  • 山海众生录在线阅读第十节

    清晨的黄河边凉意将禹冻醒,他打了个哈欠,扯了扯被子又进入梦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禹睡醒了,他发现睡在一旁的穗不见了,应该是帮老族长处理草药去了。另一边大费鼾声依旧,他看着灰色的天花板,算算自己在这已经停了三天。黄河岸边连着三天都是漫天大雾,老族长豕担心出意外不敢放船给禹,就这样他们一直待在涂山黄河族

  • 铠甲勇士之吾乃风鹰侠在线阅读第7节

    任奇天说完这句话后,便都各自回家了。李广宗也把任奇天送到了家后便也回去了。任奇天到了门前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九点了,所以他觉得郑心已经睡了。推开门后,郑心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有入睡。任奇天问道:“你怎么还不睡?明天不用上班吗?”郑心笑道:“哦,叶哥说了放一天假,工资照样付。”任奇天看了看郑心,叹了口气说道

  • [刀剑乱舞]琉星藤四郎之越吵越亲

    笑爱一走进病房,小薇就使劲儿抬起上半身,半张着嘴想问,又忌讳着旁边的人不敢问。“快躺好”,笑爱说着跑了过去,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她脑袋一下落到了枕头上。“哎,你希望是他,还是希望不是他?”笑爱问的语气很平缓,小薇愣着神儿,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笑爱也没想着要听答案,拿起热水壶默默的走了出去。回来后正倒着

  • 仙尘之你喜欢猫吗?(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说话算什么,它还很能打呢。”小光人惊呆了,黑衣人更是惊呆了,至于那缅因猫,则是趁着黑衣人失神的刹那,纵身飞跃而起,直奔黑衣人扑杀而来。它的爪子从肉垫里伸出,锋利的宛若刀锋。事实上,缅因猫身为家猫宠物猫中的最大号,仅仅是体积就堪比普通家猫的两三倍,这直接导致了缅因猫的战斗力在宠物猫中极为突出,不仅是

  • 都市玄幻之阅读成神第7章在线阅读

    苏任的怪异举动不但常事摸不着头脑,连冷峻都很鄙视。冷峻微微一错愕。他觉得苏任这个人变的太快。从闹事开始,这小子就是一个软蛋,后来不知道哪里稍稍正常一下,变成了一个不畏权贵的好汉,这才过了多会,再一次变化,看苏任爬在地上的样子,卑躬屈膝都无法形容,只能用五体投地才比较合适。常事也有些错愕,刚才外面的动

  • 二次修神散财阵

    出了小区,许乾摸了摸兜里的钞票,心中暗道:“吴天德,你扣我三天工资,老子一下午就赚以前六个月的,等收拾了你,这破班就不用上了。”临出门前,傅满莹给了一万块。再加上从别的业主那赚来的钱,加起来足有一万四五。此刻天色已晚,不用再找洗手间,许乾先到市民公园的小树林中将身上的长袍换下,又在喷泉下将脸洗净,才

  • 仗剑问仙第三章在线阅读

    雉哥儿每日来往于太医局与赵妧所居寝殿之间,赵妧喜欢与他亲近,只是这孩子过分好动,常常把殿中的侍女折腾得人仰马翻,但凡见了这个混世魔王,大家都躲得远远的,瞬间都像银雀一样隐身在暗处。“妧妧!妧妧!”这日天朗气清,一大早就听到小魔王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赵妧才洗漱完毕,侍奉在侧的桃奴听到声音即刻对赵妧使了个

  • 师叔之妻第六章在线阅读

    猫草三天就长出来了,露出地面足足五厘米。几只小猫蹲在旁边,伸着小爪子试探的碰了碰,发现没有危险,把脑袋凑过去,感兴趣的闻了闻。颜冉站在门口,靠着门框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对几只小猫崽子挥挥手,“能吃,吃吧!”一只小橘猫立马就忍不住了,下嘴啃了一口。好不好吃,吃了才知道,橘猫无所畏惧!来收拾屋子的王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