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奥特英雄格斗之感谢玛丽苏

作者:夜空下的光芒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兽眨了眨眼,没回答。神情很令人玩味,就像是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食物。

任升差点吐出一口血,但还是很坚强地继续问:“你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然后他猛然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把关于人生的三大终极哲学问题都给问完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这困惑了无数人类的三个问题,会不会也难倒了神兽呢?

一直得不到回应的他再次咽了口唾沫,继续大着胆子问:“你把陶陶吃了?”

神兽又眨了眨眼,没回答。

任升见它对自己并无攻击意向之后,就小声呼唤:“陶陶!陶陶!”

神兽撇过头,一只弯弯的大羊角虚穿过他的肺腑。

一股微热而又舒适的感觉迅速地流遍他的全身,T恤上的汗渍也都消失不见了。

他感觉手脚忽然又有了力气,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冲着神兽期期艾艾的喊:“你是陶陶吗?!”

神兽没有转过头来,但依然不说话。

于是他说了句蹩脚的玩笑话:“陶陶,你是自带了立体音响和3D投影仪吗?”

神兽终于好奇地转过头来,任升赶紧干巴巴的一笑:“哈哈,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被悬浮在空中,总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不说,触碰不到实物也确实令人心生不安。

那双金色大眼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能理解,但还是点了点头,他便稳稳地坐回了沙发上。

任升边看它的脸色,边慢慢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只见它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很是好奇的样子。

也对,怕个啥,反正它不懂高科技。

他放心的摁亮屏幕,准备打电话求助。然而……手机居然没有信号!

他面不改色、实际上却很失望的把手机扔在沙发上,在脑海中快速的过了一遍印象中的书籍,但都没找到这种外形的兽类。

随意瞥了一眼才看见,这神兽饶有兴趣地盯着被他扔在一旁的手机,张了张嘴。

回想了下从认识以来,一路上陶陶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爱吃东西!

他忽然有些兴奋起来,快想想什么神兽最爱吃东西、见啥都吃呢?

接着在半分钟后,他简直欲哭无泪。

好吃东西的兽类,这特么难道是只……饕餮?!

娘诶,谁来告诉他,该怎么从饕餮口中逃走啊!哪怕是跟饕餮讲道理也行啊!

一颗心热了又凉,凉了又热。最后,一丝希望慢慢浮上心头。

要吃他的话早吃了,它还能等到现在?!

再这么对峙下去也是毫无意义,他索性豁出去了:“你是饕餮吗?”

神兽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默认。

他紧张的想了想,试探着提议说:“那你能不能幻化人形?”

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来:因为我实在是害怕,就一个我还不够您塞牙缝儿的。

神兽想了想,头一歪,变回了那个萌萌的黑衣小姑娘。

任升终于放松下来,问道:“你是陶陶,也是饕餮?”

陶陶点点头:“对呀。一开始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你……你刚才是不是想吃了我!”

她高兴地点头,问:“你愿意吗?”

任升果断回答:“我不愿意!”

陶陶垂下眼帘,闷闷地说:“哦。”

这下,他终于相信了:饕餮吃人前,是会征求对方同意的。

难怪她会见到车也想吃,见衣服也想吃,还……还跑去吃了自己几层楼呢!

任升“啧啧”两声,不再害怕。转而想到,这怎么跟传说中的饕餮不一样呢?

不是说它见什么都吃,最后把自己身子也吃没了吗?

他想了想,又拿出一瓶汽水儿放到她面前,想打个商量:“能不能现出原形给我看看啊?”

陶陶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有些不屑的样子。

任升有些无语,酒醒了就不认账了吗?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他下意识地要伸手去接,却看到陶陶摇身一变,巨大的金色幻影再次填满整个屋子,眼神凌厉的看着他。

铃声瞬间消失,它一字一顿的说:“若汝敢透露我之存在——”

任升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尖儿都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带着上古气息的重重威压,赶忙心惊胆战的发誓道:“不会不会,我绝不往外说出一个字!”

“若违此誓——”

“我任升愿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幸亏他偶尔也看不少狗血言情剧,对于里面动不动就指天指地发毒誓的桥段可谓是烂熟于心。所以在这种生死关头,才能毫不犹豫的蹦出了这句话,真是万分感谢玛丽苏!

但金色幻影却冷哼一声,任升猛地心里一沉:这句话最开始好像是从古代言情剧里面流传下来的,那它肯定也早已烂熟于心了……

它冷漠的把话说完:“若违此誓,先前之约无效,汝将成为我腹中之物。”

卧槽,这意思是准备生吃吗?要不要这么凶残啊。

任升赶紧把头点的跟捣蒜似的,恨不得剖出一颗心来做明证。

开什么玩笑,就算说出去了……也不一定有人信啊!

眨眼间,黑衣小姑娘重回他的对面,款款坐下。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陶陶随手从茶几下方拿出一个空的酒瓶放进嘴里,盯着他咔嚓咔嚓的嚼碎成渣,然后吐出一个个玻璃球儿。

这明显是在警告他不要乱说话,然而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任升在震撼之余,竟然想起了不久前她用钢片掏牙缝儿的举动来……

做了几个深呼吸后,他心情复杂的接起手机:“喂。”

“呜呜呜,学长,我是方芸。”

他轻声安抚道:“怎么了,别哭别哭,有话好好说。”

“呜呜呜,我妹妹她……要出人命了!”

学妹方芸跟自己一向交情不错,但她那个妹妹就有些让人一言难尽了。任升本来不想插手,但听到她妹妹可能有性命之忧后,还是决定去看看能帮上什么忙。

挂断了电话,他就准备拿车钥匙出门。

然而他刚站起身,就看到桌上的汽水儿又空了,而陶陶正伸手去拿他的啤酒。

任升被吓了一跳,慌忙拿走酒瓶,劝说道:“你不能喝酒。”

“为什么?”

因为我怕你喝酒会醉,醉了后会现出原形,现出了原形后会一口吃了我!

当然这些话肯定是不能说出口的,身为堂堂三尺男儿,岂能随时把“怕”字挂在嘴边?

任升斟酌了下言辞:“因为人类女孩子都不喝酒。”

陶陶歪头:“我不是人类。”

任升坚持:“你现在是。”

陶陶看了他半晌后,妥协了:“好吧。”

任升总算松了口气,现在的女孩子有几个不喝酒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我现在要出门一趟,你——”看着她的微妙眼神,任升主动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她笑眯眯的说:“你不是答应了,让我住在你家的吗?”

陶陶那眼神分明是在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任升深吸一口气,想起了“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为自己默哀一分钟。

但是,弱肉强食这个生存法则毕竟是真实存在的。具体请参考猫和老鼠、老鹰和兔子……以及,陶陶和任升。

他只好竭力保持好脸上的笑容,准备顺便出去静静:“那……走了。”

陶陶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跟着站起身,看样子是要跟他一起去。

他惊讶的问:“你去干嘛?”

陶陶反问:“你去干嘛?”

“有个学妹有要命的事儿找我,我得走一趟。”

“妹?女的?”

“啊……啊。”两个不同的声调之后,任升忽然有种被女朋友盘问的感觉。

“那我就也得去。”陶陶眼神坚定的念叨着:“我看上的食物,谁都不能跟我抢。”

任升:“……”

他索性转身回去坐下,一脸严肃的说:“我觉得咱们需要好好谈谈。”

其实任升这个人吧,从小就胆儿大,还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尤其是对于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十分痴迷。

他小时候曾经绝食了几天,谁劝都不听,一打坐就是一整天,因为想修仙来着。

结果被他那在外奔波的老爹知道后,直接飞回来一顿暴揍,那鸡飞狗跳的场面真可谓是精彩纷呈。

要不是他那爱子如命的妈死命拦着,还哭得撕心裂肺的,说不定他还真能托他老爹的福,成功飞升成仙了……

任升上高中读理科之后,虽然对于修仙这种事儿不再痴心妄想了,但逐渐开始痴迷起了世界几大未解之谜、UFO什么的,偶尔还幻想着以后能“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哦,说错了,是梦想!

就像某个大佬爸爸说的那样,“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现在近距离接触到了传说中的上古神兽,对他来说不也算是实现了一个梦想吗?虽然这个梦想,跟想象中差距有些大……

到目前为止,可以说任升对于陶陶的出现,内心是好奇大于恐惧的。当然,是在不考虑她□□的表达想吃他的意愿的前提下。

陶陶顺从地坐在他对面,礼貌的眨巴着眼睛,表示疑惑。

任升捏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珠子看了看后,小心地说:“现在我虽然知道了你是谁,但还不知道你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如果你不想在整个人类社会,或者说在人间引起注意或者恐慌的话——”

延伸阅读

战•巅峰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ibie.cn/av8k.shtml
梁妍回到医院上班已是两天后。小徐一见到她,马上来了个熊抱“梁医生你终于回来啦!你不在

老板她总坑我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huaibie.cn/6ujx.shtml
湿地公园,是A市环境比较好,而且比较幽静的公园。离市中心较远又不是很远。在这里找灵感

吾命不朽打仔洪生  http://www.huaibie.cn/5c7.shtml
洪生,是项国文和项国武两个人老爹的名字。出身就是码头的苦力,靠着人多势众,够狠够凶,

星游记:开局吞噬一百亿颗太阳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huaibie.cn/gj0o.shtml
城里的庙会已经过去两三日了,清音寺冷清了许多,云熠铃一早就拉着李麦儿来此候着。她从云

青青的少女心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uaibie.cn/sp06.shtml
这一场会议,最终没有达成统一,林家主还真就是想让儿子跟叶霖在一起,让其他人退出。历史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huaibie.cn/nc83.shtml
黑灯瞎火的夜里,崤山脚下的士兵发现山上有火光隐现。如今正是化雪的时候,不可能是山火,

赵国奇侠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huaibie.cn/s1j1.shtml
第八章你的刀,不行!随着少女的一声娇喝,手中的剑如骤雨般爆刺出,“呵,接我一刀。”林

灵殂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ibie.cn/ycyy.shtml
深秋九月,云淡风轻。枝繁叶茂的桂花树在院中开得很是热闹,凉风吹来,淡黄色花瓣一片片紧

万界:呼吸就变强新队友和新任务  http://www.huaibie.cn/iv2.shtml
战术大厅里,姜丁荡盘腿坐在战术桌上。转头看着杨贤宇走过上下拉开的透明舱门,轻轻将战术

重生为拉顿在线阅读刺客侠义儿女情长  http://www.huaibie.cn/n8o2.shtml
李民生和杨梦世算是聊崩了,人家的同学就不一样。陆薏苡的同桌宜景与陆薏苡,说起来还是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神豪吕子乔轻舟

    一年过,五娘进私塾。私塾先生来头大,学识渊博。教小儿识字开蒙——“噼里啪啦轰轰轰,雲下雨雪雷電風。”“青山南,漢水北,山南水北面朝陽。”……学会念了,该习大字。散了学,交上大字一篇,先生将纸张一卷,夹在腋下,昂首挺胸出门去,背后长衫有折痕。第二日,先生身体不适,来的是位女夫子——先生之长女。女夫子生

  • 四象至尊第1章在线阅读

    笃,笃,笃。小心翼翼而有节奏的敲门声。“进。”屋内的人正埋头奋笔疾书,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声音浑厚。吱呀——“杨老师,你找我?”伏案的人抬起头,推了推眼镜。“哦,安娜,先找个地方坐,跟你讲几个事儿。”“哦。”安娜不安的抓了抓校服的衣摆,四周看了一下,从旁边拽了个椅子过来坐在了老师对面。一秒。沉默,唰

  • 造作时光第5章在线阅读

    **寨里夜里也极不平静,听过赶回来那人说的话,刘武紧皱眉头并没有责怪报信的那人,而是派人将**寨二当家孙荣请了过来。比起另外两位当家,这二当家孙荣就比较有所谋略,在**寨一直担当军师的职责,交好县官,买通小吏,献计收钱,倒是赢得了**寨上下的敬仰。此人穿着也颇为讲就,不像普通贼寇一样不修边幅,而是穿

  • 新世纪魔法之第三章(3)

    静英中学建校时,校董会花了血本从德国请来了著名的建筑设计师给学校设计了校舍,整体以灰蓝加黑白为基调,融合了传统欧式与现代风格,整体端庄大气又带有一丝中世纪的田园清新,是少有的自带花园景观的学校,主教学楼的外置旋转楼梯更是全国闻名,每年都会因为各种影视剧的取景拍摄而爆红数次。在杂志那边外联的人接应下,

  • 噬者为尊在线阅读第8节

    宋虔来想低头已经来不及,想到自己白纸黑字红手印地欠着白祈曳一笔巨款,到底气短些,只得硬着头皮打了招呼:“嗨。”白祈曳也很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宋虔来,“我还想看看到底谁奇葩的和你这么雷同,还想帮你要点版权费来着,没想到原来就是本尊啊。”宋虔来早知道他狗嘴吐不出象牙,不知道他微博里六千多万粉丝究竟喜

  • 天子冠上珠第2章在线阅读

    看着像他不断靠近的一大坨紫溜溜的时间溯行军,一期一振虽然有些懵逼,但许多世界的锻炼是他第一反应做出了战斗的动作。他把系统抱在一侧,一手拿着他的本体太刀,神情淡定。好像他们面对的不是令所有刀剑付丧神都望而退之的时间溯行军。原因很简单,先不说他是一期一振的本灵,再说他经历了这么多世界,连恶魔都砍过无数,

  • 帝弑神魔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个时候的众人早已经放下了防备,这突如其来的箭雨让即便是恢复了灵力的众人也是猝不及防。箭雨穿透冲出屏障修士的身子,乱箭射死!他们到死都是不瞑目。六个修士,他们支撑到了最后,却死在了这个随手一个法术便可挡下的箭雨下,这是多么可悲啊!白杨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抓住李月儿慢慢地以灵力抵御箭雨走去,缓缓走到外

  • 最强神话惊喜

    终于出院了,住了一个星期的院,雨儿快疯了,消毒水,白粥,上厕所,都是雨儿最苦恼的,虽然有护工阿姨,但真是噩梦啊!回到烟雨农庄的雨儿,因为手术后要休养,被李正晨安排在别墅的客房里了。看到张妈给自己做的好吃的,口水就差流出来了。张妈看雨儿那副馋样,知道她这个星期饿坏了,心疼死了。司徒也是的。自己家的医院

  • 大秦之剑来第七章

    格洛丽亚一回宾馆,就闻到一股烟味,皱了皱眉,径直将窗户打开。“在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在宾馆里变成了烟头制造机吗?”看向太宰治,格洛丽亚将背后的三日月宗近拔了出来,开始用酒店的毛巾擦拭刀刃。“如果那把刀有灵魂,一定会大声的哭出来的。”太宰治将最后一根烟掐灭,然后把膝盖上的书本阖上放在一边。“战场上可没

  • 我把诸天抱回家在线阅读第10节

    这座寺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金碧辉煌的地方,比玉帝老儿的金銮殿还要气派。我啐了一口,我好像没去过金銮殿。“哥哥,这里怎么样,灵山好多了是不是?”那小童盘膝打坐着悬在半空,歪着头问我,“你留下来吧。”我抬头看他:“你想吃了秃头是不是?我把他带来给你吃好不好?”“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可是他的大徒弟。”“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