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陈情令之渡劫篇打起来了

作者:故梦春熙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下午,阮温言实在是扛不住阮温乐那含羞带怯的视线,让小六给宁家二爷带个口信,说是今晚一起出来吃个饭,算是还了宁二爷上次请客的人情——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来任何其他的理由。

小六战战兢兢地站在宁家大门口,看着那人高马大的跟个门神一样站在门口的宁家扫地仆人,他开口都快有些结巴饿了。

好在这时宁家大小姐宁清欢刚好走了出来,虽然小六不认识这位宁家小姐,但是宁清欢奉自己哥哥的命令调查过阮温言,所以认识他啊,赶紧就把人给请进去了。

“请我吃饭?”宁清河看着宁清欢把小六送出了院子,摸着下巴思索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是个好事儿吧?”宁清欢倒是完全没多想,关上门之后叹息了一声,“只是我觉得我需要做一点心理建设。”

“嗯?”

“对于我未来的嫂子应该是个男人和未来如何将自己的哥哥全须全尾的从父母面前救下来这两件事。”宁清欢小大人似的又叹了口气,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哥哥着实不太让人省心。

“去去去,”宁清河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可惜,随后而至的现实给宁清河泼了一大盆冷水。

百燕楼也算得上京城有名的酒楼,出名的原因倒跟菜品味道没什么关系,而是这家店只招女服务生,还是容貌身段都经过严格挑选的女服务生。有钱的客人来这里,只要开个包厢请两个服务生进去,想干什么经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什么都不知道。

酒楼的灯光并不明亮照人,反倒是偏向于昏黄,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脚下的大理石地板擦的透亮,照出了影影绰绰走动的人影。

“你们家少爷人呢?”宁清河看着面前的小六,又看了看面前的空桌。

“少爷说人马上就到。”小六总觉得二爷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出于害怕他没敢多解释哪怕一个字,只是让人坐在位置上就一溜烟的跑了。

阮温言其实早就坐在酒楼里了,只不过完全是因为凑巧,和别人约在了二楼,他专门挑了一个宁清河视角盲区的位置坐下。

“好久不见。”头顶响起一个女人悦耳的声音,声线比一般的女性要稍微低沉,阮温言还没抬头脸上就已经挂起了得体的微笑。

来人的脸上也挂着发自内心的笑,挂着个单肩小包,脸上身上都能看出来明显仔细打扮过的痕迹,阮温言觉得她的头发可能都是专门在赴约之前去烫卷过。

“不算好久,也就两个多月。”阮温言招来服务生给自己和对方倒上酒,两人轻轻碰了杯。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女子——白素茵冲阮温言抛了个媚眼,拿起面前的菜单随便点了几个菜,“阮少爷想不想我啊?”

“白小姐怎么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开玩笑,”阮温言带过了这个话题,正好现在酒楼里没什么人,上菜很快,第一道菜已经冒着热气被端上了桌子。

“应该是想了的,只不过想的更多的估计是我的钱吧。”白素茵抿唇一笑,她和阮温言关系挺不错,说话才能够这么肆无忌惮。

“白素茵……”阮温言颇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不过你们阮家动作挺快的,”白素茵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里,“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碰着小六了,说是阮温乐那丫头……”

后面的话不用说出口,阮温言就点了点头。

“悬,”白素茵说话向来直,直接开口点破,“就二爷那眼光,连我估计都看不上,更别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了。”

“也亏得你为人兄长,多操些心。”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阮温言说完,就看到白素茵摇了摇头。

“本来呢,我也挺想勾搭一下这位二爷,不过,京城风言风语多,有个事儿不知道是真是假,本来以为你知道的。”白素茵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将身体前倾,凑到了阮温言面前。

阮温言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也前倾身体去听。

“据说二爷不好女色。”

阮温言桌上的酒杯抖了一下,酒划过了一个弧度又落回了杯里,没发出一点声响。

“有这回事?”阮温言似乎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摇着头喝了一口酒,“那就当用实际例子给小丫头提个醒了。”

“哎呀,小丫头放手勇敢追求爱情还算得上个好故事,”白素茵也喝了一口酒,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齐的菜品,语气有些轻蔑,“不过像我们这种人……这可不就是瞎扯嘛……”

阮温言嗤笑,“放手勇敢追求爱情”,这话放在这儿再配上白素茵的语气,竟然还挺具有讽刺意味。

“但我还是好心劝你一句,别再这么惯着阮温乐了,”白素茵有些欲言又止,这句话她不是第一次说,“也许以后你会后悔的。”

“嗯?”

“算了,不说了。”白素茵指着桌上的一道菜说道,“这味道挺不错的,你还没尝吧?”

阮温言依言夹了一筷子送到嘴里,确实挺不错,香而不腻,不愧是招牌。

“哎,猜猜我给你带什么礼物了?”白素茵眨了眨眼睛,笑着问道。

“不用了,你不给我带来麻烦就是最好的礼物。”阮温言俯了俯身,表示自己无福消受。

“不解风情。”白素茵哼了一声,“礼物我已经送到阮家了,还碰到了方老二。”

“嗯?”

“应该就是路过你们阮家吧。”

白素茵所说的“方老二”,是方蓉的亲弟弟,据说是个吃喝嫖*样样都沾的主,但奈何身上没钱,据说方蓉每个月都会去看这位面和心不和的弟弟一次,给送点钱财过去——估计也不是她自己的那份钱,应该是怂恿阮文堂从总库房里面拿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说是阮温言在养着方老二也不为过。

阮温言也没往心里去,这人跟自己打过的照面最多不超过五次,但却长得一脸凶相,很容易让人在心里留下印象,但估计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这边的氛围十分融洽,楼下可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宁清河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刚落座就红了脸的阮温乐,忍不住在心里无声地骂了句脏话。

阮温言这兔崽子还真是说到做到啊。

“二爷……二爷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吧,我……我不挑的……”阮温乐双手放在大腿上,紧张地握成了拳头,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宁清河却觉得阮温乐的状态十分奇怪,看起来不像是害怕,更像是……

半晌后,二爷仿佛恍然大悟,自认为很绅士地压低声音问道。

“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啊?”

阮温乐:“……”

“身体不好就别吃了,得赶紧找个医生去看看。”二爷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十分语重心长。

“我没事……”阮温乐对于这个误解连连摆手,然后随便点了两个菜就命令服务员催促赶紧做了端上来——她怕二爷真的把自己拉到医院去,好好的机会就给浪费掉了。

却不想二爷就有个语出惊人的毛病:“你很饿?”

“……”

“这个年纪确实需要多吃点。”

“……”

阮温乐虽然不知道自己之前在二爷心中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但至少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形象肯定已经崩塌掉了。

菜品确实按照阮温乐吩咐的那样,上来的很快,阮温乐吃了好几口却只看到二爷动了一筷子,其余时间二爷的眼睛都在到处看,不知道是想要找谁。不过阮温乐几次想要跟二爷多说几句话,二爷都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或者根本就没听见,反正没理过她。

阮温乐第一次、非常彻底地尝到了挫败的滋味。

阮温乐再次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二楼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随后一个人影从楼上摔了下来,砸得尘土飞杨。

人影掉下来的地方离两人吃饭的位置并不远,宁清河听到动静的那一瞬间就眼疾手快地把阮温乐拉了起来推到身后,才注意去看摔下来的人。

是个陌生人,但因为是从三米左右的地方砸下来的,鼻腔正在涌出鲜血,听声音身上骨头估计是断了……一根肋骨。

抛开这些,这位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陌生人正在破口大骂脏话——虽然不太能听清。

二爷抬头看去。

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影正被两三个人围着扭打在一起,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拳头,看起来毫无疑问已经落在了下风。

宁清河觉得自己的血液在逆流,滚烫热烈,直往头上冲。

这人不就是自己一直期待着出现在这里的阮温言吗?!

宁清河凭着自己矫健的身手,恨不得三步并作一步地往楼上冲。

同时,阮温言一掀桌布,乒零乓啷响了一片,周围的人早就作鸟兽散了,他毫无顾忌地对着桌子拼尽全力踢了一脚,借此撞飞了一个快要近自己身的人。

可也是这一瞬间,阮温言被醉酒的方老二死命推了一把,身形不稳往后退了两步,直接一脚踩空——

阮温言用一只手抓住了地板边缘,但是因为这地板一看就被拖过很多遍,一点粗糙都没有,光滑的平面让他根本不可能支撑多久。

好死不死,方老二嘿嘿一笑,抬脚就要往他的手背踩去。

阮温言的眼睛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他却死死地盯着方老二即将落在自己手上的那只脚,好像这样时间就能过去的慢一些。

时间可能确实过去的慢了一些。

至少阮温言清楚的看见了方老二的脚落在自己手背上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随即就飞了出去,然后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他看到了宁清河的脸,对上了那份担忧的视线。

方老二和跟着他的几个人估计确实是喝醉了,根本分不清来人是谁,抄起椅子就想往刚把阮温言拉起来的宁清河背上砸去。

但要是宁清河真的被这样砸到了的话,宁老爷一定会把宁清河当个废物儿子一样丢回军营里面重造一遍。

宁清河一手搂着阮温言的腰防止人站在边缘再次摔下去,一边抬起一条腿直接冲着椅子踹了过去。

这一下踹的确实堪称是稳准狠,直接给人踹到了楼梯口,半天没爬起来。

“帅吗?”阮温言耳边突然响起一声轻笑,他才发现自己的目光跟着飞出去的人好久了,一直没能收回来。

阮温言往右边走了一步,确定自己不会掉下去之后,看着紧跟着要凑到自己身前的宁清河,不知道是从旁边的哪个桌子上摸到了一根干净筷子,抵在了宁清河的胸口,不冷不热地说着:“谢谢二爷出手相救。”

宁清河有些幽怨地看着阮温言,把后者看得手一抖,便不管不顾地往前走。

阮温言只能硬着头皮往后退。

很快就撞到了墙壁上,脚边不远处就是好不容易爬起来但是赶紧往楼下跑的人。

“离我远点。”阮温言的眼睛清亮,直视着步步紧逼的宁清河,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感觉,好像头皮发麻快要炸开却又有些可笑,夹杂着颤抖和一些说不上来的滋味,萦绕在心头。

宁清河脸上挂着笑,双手都放在口袋里,就像一头已经把猎物逼到绝路丝毫不着急的狼。

“你愿意伤到我吗?”宁清河轻声问道,脚步还在一点点地往前挪着,胸口已经抵住了阮温言手中的那根筷子。

这话问的纯属扯淡,宁清河只要愿意,单手随随便便就能将这根细长的筷子折断丢在地上,伤到他?还是在梦里来的实在些。

可同时他的用词又很巧妙,不是“能吗”,而是“愿意吗”。就好像阮温言只要垂下手,就一定是不忍心一样。

阮温言确实缓缓垂下了手。

筷子掉在了地上,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小却清晰的响声。

阮温言几乎是任由宁清河紧贴着自己,咬了下自己的耳尖,然后看着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粉红的耳尖,边轻吻了自己的鬓角边落下一句“我就知道”。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白素茵正冲着阮温言挥手想要走过来,但从她的角度以为两人正在说话,所以明智地选择了没靠近。

两人也没有注意到,阮温乐站在楼梯下面,双目圆瞪的样子和紧握的双拳。

延伸阅读

绿妍化妆品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piye.shtml
绿妍化妆品拥有全新护肤科技,针对25-40岁年龄层的时尚女性肌肤问题的需求,的美容医

欧邦士洗车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6gho.shtml
欧邦士洗车是北京欧邦士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北京欧邦士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鱼来鱼旺烤鱼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bk98.shtml
东莞市九门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上市以来,依靠自身的魅力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鱼来鱼旺纸

折扣精品女装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gfp0.shtml
暂无

语钒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ahd2.shtml
语钒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坐垫、汽车用品、手编汽车坐垫、机编汽车坐垫、山楂籽养生保健坐垫

韦加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6leu.shtml
韦加少儿英语是大连市甘井子区韦加文化培训学校旗下高端少儿英语教育品牌,专注3-12岁

爱鞋仕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x62b.shtml
爱鞋仕擦鞋巾生产厂家—郑州元康生活用品有限公司。擦鞋巾,新兴大规模消费市场,爱鞋仕专

天奥少儿教育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u063.shtml
天奥少儿教育始终坚持创新、感恩、分享、承担的企业文化,先进的营销理念和高效的执行体系

瑞丁视力保护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j2l.shtml
瑞丁视力保护是国内规模最大、品种最全、质量最可靠、研发最专业、技术最先进的视力保健产

YOUCAN英语加盟  http://www.lelookduweb.com/sk7y.shtml
优行教育特色课程YOUCAN英语快速突破致力于解决学生不愿记单词、记不住单词、容易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回前世巅峰之路在线阅读第7章

    傅家华回到家里的时候,依萍还没有去上班,看到傅家华的头发,依萍捂住了嘴,“妈,你的头发。”“卖了。”傅家华说,“对了依萍,妈的工作恐怕又得丢了。”依萍也顾不上自己的疑惑为什么妈会卖头发,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傅家华的工作上了,“为什么?不是今天刚做第一天吗?”傅家华说,“今天得罪了陆尓豪,怕是明天就做不了

  • [木乃伊] 死生契阔第1章在线阅读

    在大梁京都外有个五里林,据世人代代言语相传,这里曾是上古天神的殒落之地。而这里是进入大梁云锦京都的必经之路,五里林里除了一条笔直的大道外,两旁都长满了一种叫青桦的树木,此树存此地可活,从未向外扩展繁衍,也未曾枯萎过,无论是干旱或者洪涝、风雪漫地再亦或是战乱等天灾人祸,这里的青桦树都是四季常青、枝繁叶

  • 戏里,戏外在线阅读第六节

    11过夜山谷中树木繁茂,阳光穿透密密匝匝的树林,已不太明亮。这是快天黑了。一天黑,山林中的未知危险便会成倍增加。花满天虽惊愕于假公主的力气,多看了她几眼,但他们得赶在落日前走出这片山谷,所以他收起心底的各种情绪,主动当起引路人的角色,走在前面,让弟弟和“弟媳”两人有独处的时间和空间。傅红雪的脑子里全

  • 末日之最强祭祀在线阅读第10节

    一听江显洋这话,赵平脸色瞬变,不过很快赵平就恢复了原状,接着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张老板,你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毕竟这里是人家先看中的。”“赵平,你什么意思?非要我给我姐打电话?”张老板面色阴沉地说道。赵平暗骂一声白痴,就这情景,就算你姐来了,也不好犯众怒,到时候只能得到你姐的一顿臭骂,不过他这个经

  • 淳诚梦缘之进组(7)

    这几天青夏的感冒愈演愈烈,直接转为肺炎,在冷风刺骨的夜晚,奄奄一息的被小歌送进医院。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青夏斜着眼睨了下小歌谄媚献上的苹果,有气无力的冷哼一声,一种你对我做了什么,好好反省反省的含义不言而喻。小歌放下苹果,又端了一杯热水,凑到青夏身边,咬咬牙,道歉态度特别诚恳,“我错了,我替你进组还不

  • 梦回海贼异世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惜萱想了一会儿道:“不行,我来给她喂,接着我们再同一出去。”惜萱想想“莫非我不晓得你的那点心事,我肯定不会让你成功的。杨光自然晓得惜萱的小心事,望着仙女一般的独孤灵儿就躺在那里,杨光的内心还真是有些抑制不住,只是我还不至于那么无耻,趁人之危,杨光想想。于是两人给独孤灵儿喂了以后便把她藏了起来,以后出

  • 小秃驴第五章在线阅读

    审讯室——“名字”“绿谷出久~”“年龄”“青春洋溢的14岁哦~”盯——“15。”啧,没意思。审讯官紧紧盯住走神的少年,面部冷硬足以吓哭小孩子。但对老油条·绿谷出久没什么用,在这可以杀人的眼神下他依旧试图跟面前软硬不吃的审讯官开玩笑。“呐呐~喜欢天妇罗吗?我超喜欢吃~”绿谷瞎几把扯着些琐碎的闲事,审讯

  • 黑蓝之被坑的人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李潇同学啊,能考上本科学府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珍惜大学四年时光....”一下课,林怀老教授就喊住了李潇,苦口婆心的好好‘开导’了一番。李潇苦笑一声,连连道是,心中知晓是刚刚自己上课出神之时被历史老师盯上了,随后林怀老师又叮嘱唠叨了几声就离去了。“是一位好老师。”尽管李潇被说教了一番,但是却并不满意怨

  • 那时花开在英国

    魅宁:终于到了!魅安:嗯,累死我了。这时,一个绿色头发的男生走过来,他后面有一个红色头发和褐色头发的男生。雅影羽:你们就是雅影魅宁和雅影魅安?魅宁:你就是我哥,雅影羽?关顶:阿秋,怎么这么冷?关顶刚说完就被他们三兄妹一人一个爆栗。(冰冰:新鲜的栗子啊,刚刚出炉的,谁要啊。)而,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因。(

  • 黑色四叶草:我为最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那一个难得晴朗,艳阳高照的早晨,我和库洛洛刚搭伙不久。每天上完早课,保育所的孩子都会聚集在教堂后的院子里,排队领取当天的口粮。我站在领取饮用水的队伍里,习惯性地和排在前面的库洛洛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队伍很长,不过就快排到我了,我眨眨眼,眼前是库洛洛黑漆漆的后脑勺,再眨眨眼,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亚麻色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