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漫威之无敌宝箱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捅破天的勺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新的阳光透过云层。

海鸥在绛红色帆布上徘徊,博达号在南中国海尽头卷起层层浪花,如果不是船舷栏杆上残留的陈旧血迹,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从海里打来的水清洗后,被太阳一晒,留下一层蒙蒙的白粒。

姜鹿尔醒了,但没有睁开眼睛。

她的下巴淤青严重,加上头顶的包和眼角的充~血,几乎半个头都被包裹起来,本来不大的个子,现在更娇小了。

“连这还没长大的伢子也能下的手去,这些人牙真是想钱想疯了。”

狄勇勇就说:“喏,这个小子指不定是哪家的少爷,你们看白晃晃的,哪里是庄稼人的颜色?还有那头发,一看就是胡乱铰的——莫不是得罪了人哩……”

另外两个后生不信:“少爷?哪家少爷能他那劲……一口咬掉别人半拉子耳朵?”

程砺看过去,铺上的人动也不动,似乎睡得很熟。

又有人说:“她从一上船就没有说过话,莫不是被人毒哑了?”这是人牙子惯用的伎俩。

其他人深以为然,便以为她真是哑巴。

她自然不是哑巴。

她怎么会是哑巴,她还记得她那嫂嫂要将她许给隔壁镇时她在家里的大吵大闹,大哥不在,嫂嫂压不住她,请了族里的长辈来要给她动家法。

她在外祖父家长到十二岁,外祖父家遭了难,躲到这异母哥哥家里,大哥待她真如妹妹,可是嫂嫂却看她不顺眼,她惯常不是轻易生气的人,却叫这嫂嫂暗地里的气得哭了好几回。

可都是三瓜俩枣的事情,说出来,倒是其他人笑话,她性子也犟,至此,和嫂嫂越发疏远。

眼不见为净。

大概她嫂嫂也这么想。

这回哥哥出远门,嫂嫂竟自己做主,要将她配给隔壁镇子的一户人家。

可她来了才湛湛不到三年。

嫂嫂说了那人家一堆儿好处,婆婆好相与,性子和善,又在外能挣钱,小姑子已被说给自己娘家,怎么也是亲戚,顶顶叫她得意的是,说亲的那个后生是个脚批,专门为乡人送外出谋生人邮寄回来的信和钱物,这工作既体面又安全。

听说那后生也见过姜鹿尔,一面之后便茶饭不思,只求娘老子成全,这样的家,嫁过去就是享福的,真不知道这个丫头在想些什么!

嫂嫂说得嘴皮起泡,见她却不疼不痒无动于衷,心头顿时火起,拿怪话酸她:“真还当自己是哪家高门的小姐?住不惯咱这穷乡僻壤,当年你阿爸也是从这里出去的,为了做何家的乘龙女婿飞黄腾达,才和你大哥的娘退了亲——那时候你们何家可没嫌弃这穷乡僻壤出来的女婿哩。十多年没个音,现在倒想起你有这么个哥哥来了?”

嫂嫂身子干瘦,脸盘子却大,一笑起来叫人心里发紧:“你哥哥心肠子软,要你尽管住,可你也不想想,你都十五上的姑娘了,难道住一辈子不曾?”

姜鹿尔本来牙尖嘴利,一时竟气得拙口笨舌说不出话,她自不知道父母那些年的事情,只依稀记得幼年时饶怀膝下,父母感情甚笃,却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一场官司。

大哥出去久不回来,俩姑嫂矛盾到了极点终于大吵一架,姜鹿尔忍无可忍,一时性急将桌子也撞垮一个,她身量不大,声音却不小,这不开口动手倒好,一开口有理也变成没理。

嫂嫂哭哭啼啼带着脸上的青紫,去请来的同族里的老人做主,这些都是顶顶辈分大的老先生,说口气都带喘,满脸皱巴巴,姜鹿尔气归气,看在哥哥的面子上,忍着没把自己那一腿力气用在这些行将就木的老叔伯身上,只得生生受了一顿训。

这之后在家将息两天,她这上一口气还没平下去,隔壁的小儿子偷偷跑过来,趴窗口跟她说嫂嫂那边竟然连聘书都收了。

姜鹿尔听了冷哼一声。她这回没闹,照常在家躺了两天,嫂嫂只当是这几棍将她驯服了,也难得再来刺激她,任她躺着,三餐都给放在门口。

姜鹿尔不动声色养足精神,然后取了哥哥一身旧衣裳,趁着大早跟着一辆拉草的牛车出来。

姜鹿尔性子随了她母亲,做事不含糊,出来时为了安全,一把剪子毫不吝惜就把头发剪成狗啃似的短发,又带着草帽,满脸黑灰。她那样自诩洋务革新的家庭,自然也不会让她裹脚,这般一收拾,走出来活脱脱一个半大的小子。

她出门时身上还有几个钱,结果还是小瞧了这世道的厉害,在外面晃了十天不到,被偷带抢大部分都给交了学费,最后就只剩下两个铜板,在摊儿上买了几个冷烧饼,兜里就见了底,而这路程走了不过十分之一。

烧饼又硬又干,她吃了两口,喉咙跟过火一样难受,正在盘算之后怎么办。这时候旁边挤过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子递过来一碗茶。

“小伙子,喝口水。”口音是同乡的口音,模样也和气,衣衫虽旧却整洁。

姜鹿尔咽下一口饼,她留心看了下,都是一个破壶倒出来的,碗边还有刚刚喝过的痕迹。

在外间好心人也是有的。她便不客气谢过,接过来慢慢喝了一口。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

水没问题,可是那婆子后面的茶客有问题。

水还没喝完,就被一棍子撂晕了。姜鹿尔被这个经验丰富的老牙婆顺走,以五十块的价格卖断给了猪仔船的客头。老牙婆临回家给儿子娶亲顺路又得了五十块,心里更加得意,她一路念叨着给旁人听:“我那儿媳妇听说原来是西江官家的小姐呢,又识文又端庄。”

老牙婆心里想着那儿媳妇就得意,真是祖坟冒青烟、儿子的大福气,官家的小姐啊,放在以前,那可是站在路边都不能直眼看的,如今,竟然要入了她家的宅给她端茶倒水。这两倍的聘礼也是值了!况且,那姑娘是只身来投靠兄嫂的,嫂嫂和她关系不近——娘家不给力,那到了自家,还不得可着劲讨好婆婆。

老牙婆将新赚的钱在兜里按了按,最近开销太多,她外出也勤快——自然,跟邻里都说是外出做媒,放过去,刚刚那样的毛头小子她是不会动的,这样三根骨头两根筋的半大小子,就是卖出去了,上了船也到不了南洋。

拉命债啊。

算了算了,不想了,老牙婆摇摇头,将兜里的一对鹿角手镯掂了掂,这是她儿子千叮呤万嘱咐的,说姑娘姓姜,名字又有个鹿字,要送一对好的见面礼。

真是傻儿子。老牙婆想到儿子嘴角翘了起来,明年,这傻儿子估计就得有俩傻小子了。

等姜鹿尔醒来时已经在船上了。昏暗的船舱里,令人窒息的空气,巡丁提着短棍一个个登记名字,她哑着嗓子报了名,见巡丁不识,提笔写上,然后麻溜爬起来缩到一个角落,将自己牢牢藏起来。

大约因为她会写字,那巡丁竟然也没有如对其他卖~身汉一样赏她几棍杀威棒。

姜鹿尔花了两天时间通过对话和环境判断了自己的处境。恐惧解决不了问题,活着就有希望。

直到被那个秃头胖男人将她挑走,她就知道,好运气总会用完的,那个男人看着她眼睛冒光,仿佛捡到了宝贝,她表面温顺地跟着他,手里的碎瓷片几乎将手心扎出~血来。

一旦被他得逞,等待她的必然是万劫不复。

机会只有一次,而她抓~住了。

男人死的时候她的全身都是伤,谁会相信他是自己将自己撞死的,老天爷在最后的时间里眷顾了她一回。

他们不信。

姜鹿尔当然也不会说。

她深深记得那个男人听着她的恳求和许诺,一边猥琐笑一边脱衣服:“本来我只是怀疑,但是你这身子,我就知道。嘿嘿,你是哪家的女娃娃啊——莫要怕,我会很温柔的,我会好好疼你的……嘿嘿,叫他们谁也不会知道,咱俩偷偷快活。”

对此刻的她来说,隐藏自己的身份,叫任何人也瞧不出自己的身份,才是最大的安全。

比饥饿、威胁、□□更实际的安全。

忍耐着。

找到机会,找到出路。

船上没有大夫,周香公被迫兼顾了这些病患的用药包扎,算是戴罪立功。

饶是如此,虽然勉强留下一条命,但是作为前任船长的心腹一类,周香公非常不受待见,平日大家一人一小碗水,到他手里,能有一小口就算不错。

况且,水是越来越少了。

妈祖娘娘的神龛也移了出来,日日有人虔心膜拜,两侧红纸对联贴的凹凸不平:子午分南北,卯酉定东西。

收管了博达号后,猜忌不安几天过去,船上的卖~身汉们都齐齐放下了心。

对他们来说,只要带着文书契约,只要能活着到南洋,谁开船、谁挣钱,有什么区别呢。

况且,现在,新的管事还允许他们轮流到甲板上换换气。

只是新的阴影开始笼罩在每个人心头——淡水越来越少,一人一日分得不过婴儿拳头那么大一杯,喝下去还没下喉咙就没了。

为了节约唾沫,船上的人越来越沉默。

但是船航行的速度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加快,饥饿和干渴刺激着每个人的心。

饥饿总是叫人做些疯狂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有饮鸩止渴这样的疯子、煮沙成饭那样的傻~子。

夜已经深了,姜鹿尔从铺位上爬了起来。

延伸阅读

百丽丝家纺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6qh1.shtml
百丽丝是欧洲品牌“BLISS”的中文称谓。“BLISS”来自法国巴黎,“BLISS”

梦泽1+1健康管理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sqyh.shtml
人人健康管理创业平台招加盟商潜江市“健商”保健食品销售中心,是用人类健康专家、哈佛大

威想实业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xqwz.shtml
威想实业自助洗车自创立以来,就确立了以环保带动发展的战略,以产品的不断创新来提升企业

常态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gn6d.shtml
要获利,卖核雕一为什么卖核雕?&nbs...

齐鲁老银匠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xp9r.shtml
齐鲁老银匠,有历史沉淀历代,一直都在专心打造银饰,精心制造时尚。时至今日,已经拥有自

盛景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xeh5.shtml
盛景家具是酒店家具、餐桌、餐椅、软包椅、火锅桌、宾馆酒店家具、酒店套房家具、KTV沙

彼岸文化数码印像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sfcj.shtml
彼岸文化数码印像加盟_公司简介彼岸文化是中国数码最具规模的影像连锁加盟机构,中国华南

其缘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d5ho.shtml
其缘工艺品商行经销批发的佛珠、工艺品、挂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金比尔斯珠宝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6z4v.shtml
金比尔斯(GOLD-BEALS)为个人或公司提供时尚前卫的珠宝首饰设计及定制服务,以

百叶加盟  http://www.fourseasonsscents.com/x86q.shtml
百叶文具是文具生产厂家,生产:蜡笔、水彩笔、香味水笔、记号笔、白板笔。产品规格齐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寂之高中之第二章

    “开,开什么玩笑……”李强心里虽然犯了怯,却不想在一帮小混混面前丢了脸面,强撑着冲阮宁喊道:“不关你的事,少管闲事儿!”阮宁冲李强扬了扬手机:“我已经报过警了,如果你们想继续在这儿呆着的话,我不介意。当然,如果你们想打架的话,我身后这几位叔叔也可以跟你们切磋切磋。”阮宁的话音刚落,身后的一个男人便走

  • 阴阳镇鬼人之疯狂刺杀

    骑马比赛是阿富汗传统文化,一般大型活动。都会举行。今天骑兵比较多,我和胖子没有骑过马,忍不住盯着看骑马叼死羊这个**就是没有规则。抢死羊到终点就是赢家,大家吃着羊肉喝着茶水哈哈大笑,却不知道危险正在降临。胖子啃着羊腿站在一边。在他的世界里面只有吃的。才能提起兴趣。这时抢到的死羊的队伍。那我们这边跑来

  • 我就是吸血鬼之受迫(7)

    当纳兰卿儿清醒过来时,见到自己躺在一张舒服的软榻上。她定了定神,待意识渐渐清晰,回想一下之前发生过的事,跌入深坑后,仗着轻功了得,并没摔伤,但狭窄的坑顶已被牢牢封住,她以跟自己同坠入陷坑的林惠娘威胁,让大宅的人放自己出去,却未得回音,消耗了大半天,她们都饿得发慌,洞顶打开小口,这时有人给她们送饭,纳

  • 苹果梨的幸福生活镜中水月

    睡醒时已经快中午了,晓星尘微抬了眼皮就看见薛洋抱着被子靠坐在角落里,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晓星尘若无其事移开双眼,侧过头掩住脸疲惫的打了个哈欠,薛洋见人不理他,脸上神色更是复杂难解,墨迹了半天终于吞吞吐吐道:“是不是你给我脱的衣服?又给我洗了澡?”晓星尘点头道:“这里也没别人。”

  • 狐妖小红娘+全职 来自涂山的老祖宗涂山子修第十章

    Chapter10.随着“铛铛铛”的金属敲击玻璃的声音响起,贝尔的笑声也出现在原子的咖啡店里:“嘻嘻嘻~~~”原子一回头就看见自己店门口的玻璃门的一边被戳了三把刀,额头上十字架一跳,再把眼神往旁边挪了挪,果不其然看到了一只金发的不明生物【……】,忍住给他来一顿长篇大论的冲动,不断重复的告诉自己要淡定

  • [鬼灭之刃]百物语第7章在线阅读

    马车上充满了忧伤的气息,梦心依旧没有醒过来。云天手里紧紧抱着小孩,痛苦难忍的哽咽着,他用慈爱的眼神将孩子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双手抚摸了小孩的脸颊一次又一次。悠介见快要到湖畔小苑了,双手伸了出去做接过小孩的姿势,说道:“给我吧,小孩交给我处理,我会好好安葬他的。”难受不已的云天,此时眼中只有小孩,早已将

  • 狐妖小红娘之狐妖手游在线阅读第七节

    处理了贾希瑶的事情,红叶又回到艾草身边坐下,不过两人没有说上几句话,张夫人过来了。张夫人周氏,张氏的母亲,张氏是张家最小的孩子,不过周氏生第一个孩子时是新嫁第一年,所以哪怕张氏的两位兄长,年龄比贾赦都大不少,但是周氏也就比贾母大不了几岁。张夫人担心女儿的身子,这才一直留在荣国府,不过晚上她不能留下来

  • 大唐:我不是妖民在线阅读第1节

    他站在一个山巅之上,入眼皆是翠绿而又生机勃勃的广袤世界。安静的欣赏了一会这在现代绝无仅有的景色,齐豫才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粗糙的麻布衣服、草鞋,一个背在背上的背篓,背篓里有两三棵看起来并不怎么精神的“杂草”。将这些“杂草”仔细分辨了一下,齐豫发现,这些杂草里还是有那么几株有药用价值的草药的,只是这些

  • [死神同人]木守白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正式上班,郝运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单位,他打算先扫地拖地,再烧好开水,等前辈们来了之后再一个个敬茶伺候。传说中机关单位的等级森严,打扫卫生端茶倒水已经是对新人最基本的要求了。然而当他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只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坐在电脑前。这原本应当是一个很帅的男人,三十来岁,穿着价格不菲的素色衬衫。但是

  • 问道:开局十倍道行在线阅读第九节

    祁宇航才将自己的号码输进了小歆的通讯录,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垂眸瞥了眼来电人,眼底有一丝不舍悄然划过。他抬手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接通了来电。“boss,同庆年王总的视讯会议三分钟后开始。”电话才接起,张特助的声音就在宇航耳边响起。“嗯,知道了!你先去准备下,我马上就到!”祁宇航低声吩咐道,随后收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