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王冠星辰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冰封孤单回忆 来源:17K小说网

一晃又过了十多天,还有要务在身的赵官人已告辞离去,当然齐龙也要跟随而去,齐龙才刚刚凝聚出火属性魄成为三魂者,需要更多的历练,呆在家中只会让实力止步不前,尽管对家人依依不舍也要咬紧牙关踏上征途。这个世界实力才是一切。

灵儿在齐府的地位比以前高出许多,其中原因当然是沾了齐锋的光,这让灵儿在丫鬟之中的地位提升不少。在齐府一个小小的丫鬟群体都变成这样,可以想象扩大到整个国家会是怎样,自从齐府出了个修魂者后到来拜访的官员络绎不绝,原本清静的齐府也变得热闹起来。使得喜欢清静的齐锋越来越少去到中院。

就在齐锋认为平淡无奇时,远在千里的兵营中却寄来一封让将军不安的信件。一个隐约的身影从空中往地上徒然一顿,猛烈狂风呼啸后半蹲身影逐渐显现。这是一位善用风之元素的三魂者,方才使用的是魂技中的御空术,御空术可使施展者凭空飞行,由善用风元素的修魂者施展更是行速非凡。

两个手持长矛的守卫士兵脸色巨变,其中一个士兵做出打斗架势走到可疑身影跟前,道“来者何人。”

可疑人物缓慢的站直身子,鞠个躬后又拿出一张纸和一封信件,“我是‘速风馆’的信差,这封是贵营曾将军的信件,请确认施章。”

士兵半信半疑的接过信件,始终一副戒备的样子,看了看可疑人物腰上显眼的腰牌和服装,又看了看信封上的蜡印和接收人,确认一切无误后才在纸上盖上兵营特有的印章,道“信件留下,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告辞了。”信差接过带有印章的纸件,又伴随一阵狂风消失在视野之中。

将军营中,曾壁曾将军正和属下商讨议事。曾壁,六魂巅峰者,乃朝廷任免一品武官,因常年征战沙场战功无数,被皇上赐于‘赤炎’将军头衔。朝廷之中声望极高。

“报…”一个通报兵随着通报声双手捧着信件直接俯身到曾壁面前,曾壁一看便知这是由齐府的女儿寄来的信件,齐府的大夫人曾惠每个月都会寄信给曾壁,其实这不是曾夫人的意愿,而是曾壁要求这样,还要求齐府中事无大小都要带过一遍,当中最重要的目的当然是想了解女儿近况。尽管觉得麻烦,但看在父女相隔异处的份上,曾惠也很愿意尊重爹的意思。

曾壁接过信件并挥了挥手道,“今日商议到此为止,没什么事就退下吧。”

在场的属下也识趣般应道,“属下先行告退。”

众人退出后只剩曾壁一人,军威盛凌的曾壁捧着爱女寄来的信件私下变得和蔼可亲,轻轻刮去封口处的蜡印,仿佛连信封都不想有任何损坏,之后再取出折叠的纸张,展开细细品尝。

曾壁眼珠子随着字行上上下下,脸上表情多变,情绪完全顺着女儿写信时的心情在波动,当看到外孙齐龙学成归来时,更是不禁喊出一声“好,不愧是我的乖孙。”当再往下多看数行字时,曾壁脸色巨变,宛如看到死者复生般难以置信的事情。连视为珍宝的信件也不慎从手中滑落。

让曾壁如此心惊的正是齐府最近的一件大事,齐锋被检验出拥有修魂潜力,而且是双生先天属性,当中还包括水元素。若不是亲生女儿亲笔题字,任凭谁说出这样的话曾壁都只会付诸一笑。但事实却非如此。

这让堂堂赤炎大将军不禁想起不愿提起的一段往事,当年心爱的女儿执意要嫁入齐府,本来也没什么特别之事,但随着齐天纳个名为玉冰清的女子为妾时,不安就随之而来了。

身为堂堂男子汉三妻四妾本很正常,但之后曾壁接到线报,有人见过且认得齐府四夫人是个仙女,凡修满四大基本元素且大成者才能冠予仙的称号,成仙后则不食人间烟火,超脱凡人俗世。

当今朝廷一直严禁凡人与仙者通婚,原因是有人仙通婚会给人间带来厄运的传言,在五百年前又确实有过因人仙通婚而导致一城百姓惹上瘟疫的记录。从此以后,朝廷颁下禁令,人仙通婚成为禁忌,凡包庇者一律诛连九族。

当年曾壁收到玉冰清是仙女的情报时很是不安,暗中要求女儿注意冰清一举一动,并用笔录一五一十记录下来。因为即使是仙女只要完全收敛气息,不动用任何魂力,不作任何修炼,再换上凡人的着装,看起来就和凡人无异,但不管如何掩饰,生活上的细节仙者还是难以控制的。

曾壁软无力的做到椅子上,又回忆起当年女儿对冰清做的笔录,依然历历在目,笔录中有一段写道,“因丫鬟不慎,杯子从冰清身边掉落,冰清大惊,还让碎片割伤脚踝而见红。”这段记录确实符合凡人特性,被突发事件所惊吓,还被碎割伤,要是仙者绝不会发生如此事件。

但再往后的记录却打破以往宁静,“接生婆在齐府待命三月,齐府被待产的冰清搞得鸡犬不宁,怀胎十二月后终产下一子。”众所周知怀胎十月,很多妇女甚至不到十月就产下婴儿,冰清却到十二月。原本头脑清晰的曾壁被当头一棒,一脑混乱。

对此可能性有三。一者,冰清是仙者,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沦为二魂者。二者,冰清本为凡人,只是与另一仙女有几分相似,怀胎十二月也属偶然,三者,与冰清有血缘的长辈中有修魂者,但她从小是孤儿很难查证。

最后,记录的一段文字又解开了曾壁的心结,“冰清不慎失足,倒地之时头撞向尖石,晕阙死去。”既然死去,一切都成空谈,不可能一个仙女故意沦为凡人下嫁齐天,然后又在意外中死去。

本以为随着冰清之死一切都已结束,不料冰清之子齐锋又成为结束之延续,从五逐书斋的呆子一跃成为修魂潜力者。凡人之子拥有修魂潜力不是不可能,但拥有双生先天属性就未免太可怕了。也难怪勾起曾壁这段陈年往事。

旧事居然演变出新问题,深深陷入往事的曾壁有气无力的从椅子上爬起,疲倦的双眼突然犀利如刀,一番周详思绪后,曾壁从背后取出巴掌大的卷轴,然后打开,卷轴里面布满看似混乱又类似文字的咒文,中央的圆圈区域印着鸟形图案。

曾壁意念收紧,魂力由主魂生成渗出体外,注入卷轴并沿着咒文纹路游走一周,最后进入中间区域图案中,鸟形图案以眼见之速由苍白变得栩栩如生,平面的如幻逐渐变得立体的似真,最后化作幼小晶球状浮于曾壁掌中。这颗透明灵动的晶球体就是信鸽的主魂,是宰杀上千只信鸽提取主魂集合而成。

魂力再次从曾壁主魂中升起,但这次并非直接引出体外,而是注入风属性魄中,风属性魄里充满对风之奥义的领悟,魂力经过风魄的洗礼摇身化为凝聚风元素的动力。

洗礼后的魂力积聚于曾壁掌中,周围的风之元素如饿兽嗅见美食般压缩集聚,逐渐包裹着信鸽主魂,再经几番演变后,最后形成一只通身由风元素组成,且隐隐透着青光的元素兽——风之信鸽。

曾壁一手托着信鸽,另一手又拿出个空白的卷轴,五指撑开轻按于卷轴上,口中念念有词,空白卷面如遇水宣纸颜色渐渐加重,一种阵法似的纹路隐隐显现,曾壁五指一收,纹路定格,中央位置一个带有类似“逆”字的构纹死死刻在卷轴之中。

曾壁把信夹在卷轴里并卷起卷轴放在信鸽跟前,信鸽竟然有如生灵之物般叼起卷轴,随后尖嘴一仰,卷轴出奇般被吞入肚中。

齐锋无意一举激起曾壁再度不安,若不是军务在身和往返齐府一趟要花大半月时间,曾壁还真想亲自拜访齐府,但究竟事与愿违也只能求助于女儿。曾壁把手一挥,信鸽振翅飞起,以狂风之势消失天际。

延伸阅读

封天神戒龙灵院  http://www.hivemanager.cn/xk1q.shtml
六月份的龙灵域,夏日炎炎。细柳垂下三千青丝,知了扯着嗓子此起彼伏的鸣叫,似乎都在抱怨

凡武道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hivemanager.cn/go6l.shtml
情况来的太过于突然,林乐柏被抬上车子的时候,整个人其实都是清醒的,所以他始终都没有将

混世主宰一曲暴雨梨花  http://www.hivemanager.cn/ga16.shtml
师父说潭外江湖有良田万顷,有琼楼玉宇,有山珍海味,有歌舞升平,琳琅满目。可到头来,温

忘白的修仙日记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hivemanager.cn/x05r.shtml
“哎呀!”两人砰地撞在一起,一同倒在地上。云峥忍着痛站起来,伸手拉起地上的男孩,触手

混沌剑神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hivemanager.cn/gpgv.shtml
第9章[……小家伙!]从昏迷中醒来,月枫第一个反应就是小猫的状况。只是——这是什么状

网游之绝世邪皇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ivemanager.cn/ga86.shtml
“小贼,你竟敢阴我!”倏然,一道鬼魅般的声音从上官倾城的身体里响起,口气带着愤怒,还

除我以外全员转校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ivemanager.cn/a9br.shtml
“结界什么的,你方爷爷会怕吗?开玩笑,尽管来呀。”“希望等下你还能这么想。”小雪不屑

都市演绎法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ivemanager.cn/667z.shtml
端午之夜云家上下都没有睡好,云浓一大早起来便到胡氏的卧房跟彩云彩霞一起服侍胡氏洗漱,

都市之我的玄幻系统御坂妹妹  http://www.hivemanager.cn/neo.shtml
“哦,原来是妹妹啊。”上条当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拍着头笑着。“需要

无限之幻想龙族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hivemanager.cn/6gd8.shtml
要想做执掌一国,就必须得到国运的认可,所以先皇临死之前安排了这一次竞争比试!“两位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从国漫小人书开始之祺嫔盛宠

    叶靖依不提让人去请皇上来昭福宫的事儿,皇上那边除了那天差贺公公过来册封,太极殿也仿佛遗忘了她这昭福宫。绿影心事重重,偏偏赵嬷嬷不让她提此事,宫中皇子龙孙尊贵,洗三礼一般都简单举行,怕被折了福气,大办的也是等皇子母妃出了月子之后的满月酒,这时会允许嫔妃女亲晋见。洗三礼那天,也是按照宫中的规矩,请了三皇

  • 海贼王之杀手奶爸在线阅读第七章

    如果说一切只是巧合,那巧合遇得多了,是不是就得怀疑是有意为之?如果是有意为之,那冉踽的目的是什么?想交个朋友?这个理由现在想来很是站不住脚……这个人,不是说谎就是有所隐瞒。俞茕一路上闷闷不语,看着冉踽和齐帜的互动。真诚的笑容和举动,又不像在说谎演戏。如果真的只是想交个朋友、想离旗子近一点,那为什么要

  • 列王前纪自讨苦吃

    第九章、自讨苦吃“来啊,继续上啊,刚才不是挺嚣张的么?现在怎么怂了,你们今天谁要是敢动我后面这人,先问问老子手上的家伙答不答应!”缓缓落地后的兴辕,扬手挥了挥手中的树枝,指指点点的骂着眼前的三人。而一旁刚挨了几下打的中分男子,脸上极为阴沉,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兴辕的出招套路是出自哪一门派的功夫,不时的捂

  • 冰冷总裁也温柔第5章在线阅读

    温暖的太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里边,透着丝丝凉意的微风掀起轻薄的窗纱,悄悄地溜进房间里面。春光明媚,春风风人。余青吃完早饭,早早地赶到了和何芝约定的地方。顾顺的父亲不住在南市,他在接到警方的通知后,买了晚上的火车。早上,何芝先去火车站接顾顺的父亲,然后赶去和余青会合。三个人见面之后,打了辆出租车到警

  • 渺渺无期在线阅读第6节

    “那个,老师,你听我解释。”看着已经走上讲台说话的老师,林尘有些无语的说道。“你想解释什么呢?”白雪现在心里别提有多烦躁了,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刚刚在班级门口还想着这么才能和这么一群跟自己只相差五岁左右的少年少女打好关系,在怀着抑郁和忐忑心情走进班级,感觉班级里一点嘈杂的吵闹声都没有,心中暗暗感到高

  • 名为拯救者的芯片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日天气正好,弘晖吵着要去花园里放风筝,几个嬷嬷各有各的事忙着,绿竹又正好休假出府,便只得她和小李子陪弘晖到花园里去,弘晖迈着小萝卜腿在前头跑,两个人在后面紧紧跟上,就怕弘晖撞着或碰着,过才没多久时间,绿柳就有些喘气了,偏偏弘晖还站在那里不高兴地喊着:“绿柳,妳快点!”“大阿哥,今天风其实不大,不然

  • 一品代嫁在线阅读第6章

    一抬头,果然是韩君骁。同事们也齐刷刷的朝声源望去,今天的韩君骁一身黑白格子衫,不松不紧,衬的他身形修长,露出清晰的锁骨和白色的肌肤,隐隐有些魅惑之意。看到这样的韩君骁,有的**事犯着花痴:“好帅啊。”陆可艾却有点慌张,问道:“你来干什么?”韩君骁却浅然一笑,语气宠爱的说道:“接你回家啊。”“可艾,他

  • 昨夜的风之第一章(1)

    景仁帝醒来的时候,依稀记得自己是在御花园赏花时,被一个跪倒面前大哭的宫女冲撞,被扑到面前的宫女推倒,头部刚好撞到台阶上,直接晕了过去。这件事细思起来是十分匪夷所思的,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宫女,生得娇娇弱弱我见犹怜,居然能够在十几个侍卫的阻拦下冲到自己的面前,又一个人横扫四五个太监,愣是扑上来要抱

  • 灌篮之一飞冲天在线阅读第6章

    秦楠是他所负责的一个外卖点老板,不过却只做晚七点后的生意,上午从没给自己安排过活。“喂,楠姐。”“啊,叶逍啊,那个……你现在手上还有活么?没有的话你就来我店一趟吧,想请你帮姐个忙。”“好,马上就去。”叶逍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正愁不知怎么和尹冰蝶解释呢。况且秦楠为人很好,在混熟络后,平时不止送奶茶给自

  • 女配重生记[综古装]你喜欢就好

    一路沉默。此刻的里代很有自知之明地觉得她自己并不了解幸村,但是直觉告诉她,刚才的幸村很奇怪。是因为“命运”的关系吗?牵扯到那种意识流的东西,谁也无法肯定自己的想法正确与否。不像数学题目一加一就是等于二一样,“命运”压根就没有既定的答案。就像她之前为了那封信而犹豫不决一样。——所以说,难道幸村也在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