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闻名于世的大佬都是我捏的纸片人第十章

作者:颗粒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跟大队长打好关系就是好,选了个这么轻巧的活计,咱们都干了两三个钟头了,她才姗姗来迟。”

注意到那边动静的王彤撇撇嘴,装什么清纯玉女还披着头发,待会保管她热得想骂娘。话里的酸味盖都盖不住。

乔念戳戳她后腰:“她腿怎么了?”

听到问话,王彤干脆放下手里的箩筐,直起身歇了口气,拉着乔念走到晒谷场旁的树荫下喝水。

“说是昨天下午,从镇里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膝盖给磕破了。这才来几天啊,就请假去镇里,这徐诗雅就是没咱思想觉悟高。”

乔念挑眉,去镇上了?昨天下午男主不是也去了吗,真是无巧不成书。

——

“徐知青呀,你腿受伤了就歇会儿,现在还不是很忙,没啥事儿。”

“就是,我们来做就行了,你这身好衣裳弄脏了可不值当,乖乖,这沪市的碎花布样式就是好看。”

徐诗雅朝着这些热情的婶子笑笑,声音轻柔和煦:“不碍事,我只是膝盖磕破了而已,手又没受伤,这衣服做来就是穿的,弄脏了洗洗就是了。”

“你看看你,去镇上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里路你又不熟,咋就摔成这样。”

徐诗雅在心里撇撇嘴,带你们我还怎么去黑市。

现在说得倒好听,还不是因着这两天,从她这儿拿了不少好处。她要是真撒手什么都不做,这帮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乡下村妇,还指不定怎么编排人。

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面上还笑得一脸柔顺。

徐诗雅把菜都切好装进木桶里,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晒谷场,乔念正和几个小孩在翻谷子打麻雀。

眯着眼瞧了半晌,这乔念好像瘦了不少,以前怎么没发现她五官长得还不错。

抿着唇突然有些烦躁,早知道她就先一步住进陆驰家了,天天在大队长家吃都吃不好,还被个死丫头防贼似的盯着,谁知道生产队长家也吃得这么差。

王彤瞧着乔念又一个扫帚过去砸晕了一片麻雀,兴奋地直拍掌。

“天哪!乔念,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这也太厉害了!”

说着就朝飞出去的扫帚跑过去。

陆飞正掀开扫把捡麻雀,拿了根脱了稻谷的禾苗,把几只麻雀的脚全都捆在了一起,倒吊着。

旁边还放着已经捆好的两串,瞧着加起来得有二三十只。

“乔知青,你也太厉害了!你比我哥还厉害!”

陆飞拎着绑好的三串麻雀跑到乔念的身边,一脸崇拜地抬头看她。

“会打麻雀就厉害了?”

乔念伸手揉揉他参差不齐的小短毛,合理怀疑这头发是他哥给剃的。

手掌下的小脑袋猛地直点:“那当然了,我可没见过咱们村,有谁打麻雀比你还厉害的。”

“那还是你见识少,我厉害的地方可多了,行了,去星星那边玩吧。”

乔念看着一串密密麻麻的小麻雀,浑身都有点想起鸡皮疙瘩,反正她是不会吃这玩意的。

“乔念,你那招,教我一下呗,我怎么一个都砸不中。”王彤拎着扫帚跑了过来,竹条枝都被她扔折了一半。

“这是要巧劲的,不是靠蛮力,歇会吧你,都快把生产队的扫帚扔秃噜了。”

陆飞拎着三串麻雀在一帮孩子群里招摇过市,这边动静闹得大,稻田里拾稻穗的孩子也都跑了过来,收获了一群艳羡的目光。

手上拎着两只麻雀的孩子王陈大福,顿时来了气,冲着陆飞吼:

“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你自己抓的,还要靠着女人吃软饭!”

陆飞停下脚步,转头看他,没懂吃软饭什么意思,但是不妨碍他怼回去:

“你就是嫉妒我,有本事你也找一个这么会抓麻雀的啊!”

乔知青说了,不想被欺负就要发起反抗,一味地忍让只会让他们觉得他软弱好欺,对待阶级敌人就要如狂风暴雨般冷酷无情。

瞧着陈大福还真被自己的话呛住了,心里顿时一阵得意,哼,他们也没什么好牛气的。

转头看向树荫下,小妹正乖坐在石墩上玩积木。

陆飞也不再搭理一帮围着他叽叽喳喳的小伙伴,兴高采烈地提着麻雀跑过去献宝。

一大块黄橙滚滚的稻田,生产队一上午不到就割完了,连着没打完的稻禾,全都挪去了晒谷场晾着。

正好徐知青来招呼大家去吃饭,一帮汉子便去不远处的河沟子里洗了把手。

“这饭可真香啊,徐知青辛苦了!”

“你这受伤了还给我们做饭,真是不好意思。”

……

干完活的村里单身汉子跟男知青,都围在徐诗雅的身边。

一个个抢着搭话,你推我我挤你,瞧着温柔娇小的徐知青,顿觉得心里比这盛夏的天气还要来得火热,脸都憋得通红。

一旁正发着碗王秋花,瞧见这一幕直撇嘴,最看不惯这些,就知道追着漂亮姑娘献殷勤的臭男人,直接呛声:

“又不是她一个人忙活的,这么多人都忙得一头汗,看不见啊!什么叫给你们做饭?她自己不吃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人教训,尤其是漂亮文静的徐知青还在一边看着。

几个大男人顿时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

“秋花,你这话说的就难听了,我们也没说你们就不辛苦,只是人徐知青是城里来的姑娘,受伤了都还跟着大伙儿一起劳作,我们就关心一下,你怎么这么善妒,真不知道你怎么读上县高中的。”

这话一出,王秋花整个人就炸了。

“什么叫我怎么读的高中?我凭自己本事考进去的!城里人怎么了?城里人就不能种地了?人乔知青王知青也是城里人,你们怎么就不去关心一下?还受伤,她就膝盖磕破了皮,又不是摔断了腿!”

旁边正端着碗排队打饭,顺便看戏吃瓜的乔念二人莫名被cue到,望着众人刷刷看过来的视线,尴尬地扯扯嘴角。

等众人转回了视线,乔念凑到王彤的耳边问:

“这位姐儿谁呀?”

大树生产队小灵通王彤同志,立马来了精神,跟她凑在一起咬耳朵。

“她是大队长的大闺女,叫王秋花,今年十六岁,在县里读高二,这不双抢正好赶上放暑假,就回来帮忙了。”

顿了顿又小声地补了一句:

“听说大队长要给她搞一个工农兵大学上…”

乔念赶忙打了她一下,瞎说什么大实话,没看到附近这么多人吗,你再压低声音,也保不齐耳力好的听见了。

王彤讪讪地捂上嘴,猫着眼睛瞧了一圈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这边,放了心。

随即又撇撇嘴,这又不是她造谣的,村里人都这么说呀。

她要是有个当大队长的爹,肯定也给她弄个工农兵大学生上上,谁想来这穷乡下插队。

乔念抬头又瞧向徐诗雅那边,还在争执,有些好奇这最爱和稀泥的女主,怎么还不出声劝和。

顺着她张望的视线看过去,乔念了然地勾起了嘴角,原来是有重要观众没到场啊。

徐诗雅看见陆驰牵着弟妹,从田间地头走了过来,赶忙理了理汗湿的齐刘海。

焦急自责的表情才爬上她的脸。

“大家别这样说王同志,我知道因为我是城里人,农活都不太熟悉,做得不够好,才让大伙儿起了争执。”

说着声音都有些哽咽。

这一秒入戏的表现看的乔念直呼精彩,这是早出生了几十年,不然哪还有今后**圈各种小花什么事啊。

看着顶前头人打好了饭,乔念又往前挪了一点,那头大戏又开始唱起来。

王秋花一副吞了苍蝇的模样,恨不得把手里的碗砸她脸上,要你阴阳怪气。

“徐诗雅,你这话说的恶不恶心,我们说的是一回事儿吗?别混淆视听!”

徐诗雅余光瞄到陆驰正往这边看来,哽咽着继续开口:

“王同志,我知道你看不惯我,你私下挤兑我,无伤大雅我不怪你,但是现在大家伙儿都忙了一上午的农活了,咱们就此打住,让大家好好吃饭不好吗?”

“你!他们没好好吃饭吗?不是在排队打饭吗!我什么时候私下挤兑你了,你这个贱……”

“好了!”

未出口的话被一句呵斥打断,乔念回头一看,正是匆匆赶来的大队长王志刚。

此时王志刚黑着一张脸,要不是他声儿出得快,这死妮子嘴里不知道蹦出什么鸟词。

真是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在农忙的地头跟个泼妇一样指着知青骂,是读书人干的事儿吗!

王秋花看着她爹来了,也哑了火,低头憋着口气不再吭声。

“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这是什么时候了?是不是都不累!不累大伙儿中午都别休息了!吃完饭就去地里接着干!”

一听到跟自身的利益相关了,一帮看戏的村民都七嘴八舌地吵吵起来。

“别啊大队长,咱们也啥都没干啊,这都是这徐知青惹出来的事儿。”

“对啊大队长,这从早儿到现在都干了一上午的农活了,一点都还没休息呢。”

王秋花是大队长最得意的闺女,他们也不好当面说她的不是。虽然心里都觉得这错在王秋花,人徐知青本来就没干什么事儿,无缘无故被一顿骂,看着都被气哭了,还不可怜吗。

这时,碗不够去取碗的何婶子,拎着竹筐挤了进来,远远就听见自家男人的训斥声,紧赶慢赶地跑了过来。

一来就瞧见大闺女低着头不吭声,她男人正板着一张脸,人徐知青还可怜巴巴地在一边抹眼泪。

行了,这谁演好人谁演坏人一目了然。

延伸阅读

剑网三之我的帮主我的帮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zjcsy.cn/xevc.shtml
第七章搞到今希的财务报表乔晏其的面试过程是所有人中最合格的,他自信地侃侃而谈,每句话

总裁观察日记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jcsy.cn/b8je.shtml
阿岚定了定神,转头环顾着整个走廊。那走廊四周和石室一样都被青苔覆盖着,充满着潮湿的味

弥天之旅之兰香馥午梦千山(2)  http://www.zjcsy.cn/69fu.shtml
蝉鸣声声,骄阳烈烈,此时正是一日间最热的时候,兰宅上下的主子们都睡了,只余各处守门的

我能观想诸天万物之疯仙追影步  http://www.zjcsy.cn/pkti.shtml
“是吧?所以你需要一套身法,用你的身体反应来规避一切法术!我这边有一套《疯仙追影步》

都梁兰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zjcsy.cn/pst1.shtml
我震惊的在桌子下面搜索,竟然真的找到了手铐的钥匙,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从昨天接到电话

漫威之我是魔影侠之两校共教  http://www.zjcsy.cn/ufa1.shtml
宿主:林风称号:街区守护者(下一等级,片区守护者)等级:凡人(下一等级,一品武者)力

日月双幻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zjcsy.cn/8h1.shtml
龙都一只训鸽如箭般掠过畟王府门前的墨玉麒麟兽头顶,转瞬绕过赤焰岩雕花迎门墙,穿过谢水

二次元中的神棍在线阅读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http://www.zjcsy.cn/n1m7.shtml
与此同时。第二张卡片的破碎,化作星光没入李白身躯。霎时!李白的周身有异象腾起,那是轮

这个僵尸不太萌[星际]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zjcsy.cn/sx1l.shtml
整个浣月城的街道上站满了人,高声欢呼着,开出一条过道,黎纹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些人

国师教我去奋斗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zjcsy.cn/rq0.shtml
人杰于平静水面上盘膝而坐,用手指拨弄着浮于虚空的面板。面板右下角有个切出通关界面的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尾]收服那只金皮卡在线阅读第8节

    谷神奇发现这异空间真是一处世外桃源。西北是群山,高耸入云;东南边是一片水域,望不到头,也不知道这水是海水还是淡水。天空呈现蓝色,一片片白云飘在空中,却看不见太阳,星辰,但依然照的整个异空间明亮。谷神奇所在的位置,是在一处开阔的平原上。周围鸟语花香,郁郁葱葱,一片未被开发的迹象。“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大本

  • 幻灵召唤在线阅读第六节

    钟灵一直不可否认的就是,钟毓这熊孩子,确实长得好看。钟毓比她小两岁,现在正在读高中,却已经是非常有名的二小姐了,小巧的脸蛋,看上去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公主,不知迷倒多少人。虽然现在还在读书,但是钟毓似乎有进军**圈的打算,年纪轻轻已经拍了许多广告了,算起来也是童星了。那可不是,有个能帮她铺路又能帮她除对

  • 灵水村在线阅读第七节

    夏子莳与魏荇在听见这道声音时齐齐一顿,等转过头时,便看见江义年和陆偏两个人正站在他们身后。这两人应该也是刚刚放学,肚子饿所以跑来了这里喝粥,夏子莳微微笑了笑,将方才原本想对魏荇说的话咽了下去:“你们点菜了吗?”这句话她问的是江义年,只是回答的却是陆偏:“我们刚点了一锅海鲜粥!”他看着夏子莳的笑容便觉

  • 妖怪助理吃什么!第9章在线阅读

    那女子不答,只慢慢向鱼羁游走来。木柴还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将那一点细微的脚步声、衣料摩擦声掩饰得悄无声息。“大侠,”女子的语气仍然是无助而柔弱的,但好像又多了些什么,像把小勾子,把人挠得心痒痒。“丽娘只是想报恩。”走得近了,才看见她只着一身亵衣,清丽的面庞在火焰的光芒映衬下明灭不定。丽娘在鱼羁游

  • 诛鬼伏魔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谢清虽然看上去对这个提议很满意,但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同意,于是,她对着坐在她对面的宋妈妈道:“这样会不会耽误小澄的时间,影响她学习?”宋妈妈有些诧异于宋澄刚才的提议,在她的记忆里,宋澄并不是那些喜欢自告奋勇,自己给自己揽事的人,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出来这个。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宋妈妈对宋澄的教育方

  • 晨婚之引子一 酒祭红颜(1)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夕阳西下,倦鸟归巢。幽幽青城,山色如墨。他,皓首苍髯,青衣长袍,佝偻着身躯,眯着双眼,注视着墓碑上那张青春而美丽的面孔,又伸出他那枯老而颤抖的手,轻抚着那个熟悉而冰冷的

  • [恋与制作人]韦多莉没有秘密在线阅读第9节

    我是个吃货,嗯,曾经还是个随心所欲的快乐吃货。因为以前总有足够的钱支持我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地吃。头天也许在阿拉伯吃烤骆驼,第二天就可以出现在秘鲁街头品尝酸橘汁腌血蛤。我曾为了早上品尝到最新鲜的蛤蜊在阴冷的英伦海小岛上眼巴巴守整晚,也曾突发奇想订一张去巴黎的票,只为买一份Labonnediversit

  • 儒女可教第八章

    乔治真的很委屈。天地良心,他只是想试一试新的烟火,谁知道正好砸中这个小马尔福呢!他真的不想给马尔福找麻烦,对方的家庭是自己惹不起的,而且阿尔对自己的态度真的不错。庞弗雷夫人责备地看着他:“不要总做蠢事,韦斯莱先生,不管是把同学送进医疗翼还是自己进了医疗翼,那都不好!”“我会告诉我们爸爸的。”德拉科跟

  • 死神的星期天在线阅读第8节

    如果问一个地方最热闹的会是哪里,那么,答案永远只会是一个——车站。“请各位乘客注意,该趟列车即将到站。”列车站善意的温馨提示响起,列车缓缓的停了下来。乘客们都依序的下了车。“真够远的啊!”一个长发,有着稚嫩脸孔的少年不耐烦的嚷着。当他下了车后却不急着离去,反而左顾右盼的似乎在找人。“喂喂,那家伙去哪

  • 刀出幽冥在线阅读第10章

    Chapter10系统无耻!太无耻了!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兰道尔在听到系统将卖人后的收入计入负债后,就对系统发动了各种攻势,系统巍然不动,毫不鸟他。行吧,和系统较劲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兰道尔只能接受自己又多了一笔负债的事实。他也没有忘记跟系统讨价还价,等他完成了保级任务,或者获得更好的名次,这些负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