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BTS防弹少年团]养弹日记在线阅读兄妹

作者:泰哼min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刘小花有立刻就移开视线的冲动。

可是她强令自已不要做出任何可疑的动作,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略带娇憨还有些不满的表情来“昨天晚上阿娘才把我吓一跳,我起夜,刚走到门口,她突然坐起来大声问我在干嘛!阿二你也是,去茅房半天不回来。我爬回炕上等得都睡着了。早上硬给憋醒的!……”

刘二一笑,眼中那些锐利也掩去了,很不好意思抓抓头。似乎对她没有半点怀疑,说“突然肚子不舒服我也没法子。”

陈氏担忧地问:“是不是着了凉?着了凉在路上可麻烦。”

“没事的。早上就没事了。”刘二又问刘小花“阿姐你没事了?”

“我没事。就是被石头吓着了。”

陈氏见女儿不再呆怔怔的,松了口气“我也是吓了一跳。”对刘二说“那你好上路了。快走吧。路上要小心。随身的东西都要放好。”然后把从仅有的十个钱里,拿出八个来,塞到刘二手里。这已经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了,加上刘二带的粮食,足够他吃用的。

刘二紧紧攥着钱,低着头。陈氏一直安慰他“没事的。我和你阿姐在村子里也用不上钱。其实这三个钱都用不上,是留着给你阿姐上路去城里的时候用的。在村里平常要什么,用果子就能跟人换。再说我们自已还种了菜,怎么都有口饭吃。不比你在外头,没有钱寸步难行。”

刘小花说:“你也不用太担心家里,现在家里还有我呢。我会照应着阿娘。”

陈氏说:“我有手有脚,年纪也没大到动不了,哪还要人照应!!要不是在城里没有着落,我恨不得你们姐弟两个结伴一起去才好。起码路上有个照应。”

刘二笑对陈氏道:“阿姐现在比我明白事理。这是心疼阿娘呢。”

陈氏摸着刘小花的头,露出幸福的笑容。“糊涂了这么久,也该明白事理了。以前我心中不快,才会常常生病。现在你们都这么懂事,我还有什么不快的?身子也只有一天比一天好的。”又欣慰地对刘二说:“等你去安置好,就帮小花儿物色有没有招人做事的地方,能轻省点自然好。她找到了工做,家里也会更加宽裕。就更没什么好忧心的了。你也能安心进学。”

刘二应声,背起了行囊。

陈氏依依不舍,一直把他送到村子外边。

城里离村子那么远,下次见到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刘二不肯让她送,说:“叫阿姐再送送我好了。阿娘回去吧。”

陈氏点点头,嘱咐他“人在外边,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不要莽撞,行事要谨慎。不要主动惹事。若是别人欺负你,也暂且忍忍。忍一时风平浪静。不论你要做什么,都要先想想,你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了。除了你,我们家再也指望不上别人。”

刘二连连点头“我记得了。行事一定谨慎不会乱来的。阿娘回去吧。”

刘小花也说:“阿娘回去吧,要是着了风寒就糟糕了。”

陈氏想起来没钱看病,连忙紧了紧大衣裳,对刘小花说:“那你送送阿弟。”

刘小花目送陈氏回去,转身帮刘二提着包裹上路。没了陈氏,刘小花一下子又开始紧张了。

走了不过十几步,她前面的刘二突然停下步子。回头看向她。

刘二的表情非常泠漠。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完全与自已无关的东西。与之前判若两人。

刘小花被他突然这一盯,弄得心中一颤。直愣愣地定在原地。过了大愣有几秒种,才硬是挤出一个笑容来,问“怎么了?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怪吓人的。”

刘二嘴角微扬,露出一个非常残酷的笑容:“我劝告你,别以为这几天表现得好,手脚勤快装模做样,我就会轻信你全改了。也别指望我一走,你就可以故态复萌,要是给我知道你再犯毛病,我不介意再让你在井台上摔一次。这一次,我怕你就没有这么大的命。”

刘小花看着面前的刘二,心中如惊涛骇浪。也不知道一个家里出了弟弑姐这种事,到底是以前的刘小花太作死,还是要怪刘二太凶残。

“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说清楚,你劝着阿娘让你去城里,是不是为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要是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把你推下去!”说着一把揪住刘小花的衣襟,竟然真的把她向路边悬崖推过去。

山路那么窄,刘小花一脚悬空,脸唰一下就白了,吓得叫都叫不出来。又怕又气,厉声说:“什么男人啊!我不知道!”

“什么男人你心里最清楚!”刘二厉声道“还想狡辩!你不要脸,阿娘还要脸呢。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人知道了你做的事,别说是你要被族里浸笼,就是阿娘也都是没脸活的!”

刘小花恐高吓出一身的冷汗,不敢去看脚下。可她即没有刘小花原主的记忆,哪里能知道刘二说的到底是什么事。难道自已就得死在这儿?!

她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寒意。

因为她明白,刘二主动提议让自已来送他,就是打定了主意,想在离开家之前把家里‘阿姐’惹出来的破事都解决掉。今天她要么人死在这里,要么交待清楚。不给刘二个满意的答复,是不能善了的。

想明白了她反而镇定了下来。抬头对刘二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男人,也不记得有这么个人。就算以后他面对面站在我面前,我也不认识。更不会做出什么丑事让自已和阿娘没脸活。你也别动不动就拿要杀我来威胁我。我死了,阿娘难道就好过吗?她这一世就我一个女儿,我现在才将将开始懂事,她的日子眼看要好了,可要是我突然死了,她还有什么指望?你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刘二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冷笑:“果然是长进了,以前只知道撒赖打滚要死要活地乱骂,现在知道用阿娘胁迫我。”

刘小花话鏠一转,一脸诚恳,说:“其实我已经想明白了,你都是为我好。”

“为你好?”刘二眼眸微微一眯,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注视着她“我是怎么为你好的?”

刘小花心中百转千回,面上一脸‘我明’的表情,认真地说:“你摔我就是为我好。你难道以为我真相信你会杀我吗。我不像以前那么傻了,我晓得你凶我、摔我都只是想教训我。根本没有害我的心。你也别动不动就说要杀我来吓我了。”

刘二冷冷地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不是不敢。是不会。”刘小花认真地说:“我也想得明白。如果不是把我当亲人,你怎么会恨铁不成钢,怎么会因为我不懂事不成器而痛心发怒教训我呢?天下那么多人,你不去管,为什么偏要管我?还不因为我是你的亲人,我们都是阿娘的子嗣”她稚气的脸上一脸愧疚,清澈的目光看向刘二,仿佛是有一百个真心“有那一次受伤的事之后,我想了很多。明白以前是我不好,总是让阿娘难过,让家里人也受罪,一丁点也不在乎别人,只想着自已。其实认真想想,阿娘那样容让着我,也是太疼惜我的缘故。可我却一点也不懂她的心。还好,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让你、让阿娘为我费心。你以后也不要再生我的气,动不动就做出吓唬我的样子来。有什么事我做得不对,肯定是我不懂才会做错,你讲给我听,教训我几句,我懂了,自然就不会再错。”

她认下这些错,并不是说她有刘小花的记忆,而只是压宝罢了。十几岁的问题少女,说来说去无非都是‘自我为中心’‘过于敏感任性’这些问题,还能有什么别的?

话音落下,她心里紧张,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丝毫。努力表现得非常惭愧的样子。

这一通话听下来,刘二表情似有缓和。看着她的表情多了几分难言的晦暗。就好像深受触动,声音也微微柔和了些:“这些都是你自已想明白的?”

但刘小花却觉得,不论刘二表现出什么,自已都不能轻信。

因为刘二这个人,从石头的事就能看出,他下手狠辣,擅长演戏,行事又非常稳当。

更重要的是,他疑心很重的。

他主动帮忙洗果子那一次。陈氏不在家,他有很多机会质问刘小花,也有完全的时机杀了她。可他却没有任何动作。无非是因为那个时机不是他自已谋划的,就算再好,他也不会轻信。一直忍到今天才突然发难。

这样心机深沉,怎么会这么容易被说服,被触动呢。

但她也只能尽力一试。

“可能是因为躺在炕上动不了,所以有那些时间乱想吧。”刘小花讪讪地扭头看着风雪“阿娘为了照顾我,吃了很多苦。担了很多心。我又不是畜牲,会半点没有心肝。看了当然难过。不免反省自已以往所做所为。有些事,当时我觉得自已对得很,全是别人的错。可这时候再想想,真羞得没脸见人。你也别提什么我撒泼打滚的话了。”她想起了自已还没有穿越,在家里的时候。混帐的事情似乎也没有少做。这一席话确实是自省,再诚心不过。

风吹动瘦弱少女的乱发,少女回头羞涩地看了刘二一眼,情真意切。

刘小花觉得自已真的尽力了。要是这样他还死咬着她不放,非要她交出那个男人来,那自已真的只有死在这里了。

刘二脸上喜怒难辨,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那昨天起夜,你可看到了什么?”目光灼灼向刘小花看过来。眼神中有难掩的锐利。

刘小花心跳都少了一拍。拿不准自已是要认,还是不认。

认的话,自已可是目击他杀人了!

一脸诚恳地坚决不承认的话,万一刘二早已经确定她看见听见了……自已岂不是自打耳光。刚才一场戏全白演了。

“你刚才信誓旦旦地说你都改了,可别不是实话。”刘二抬眸看她,眼神温和“不过我想你应该是什么也没看见。你要是看见什么,早就该告诉阿娘,质问我了。”

刘小花破斧沉舟回答“我是没看见。”

刘二听了,表情如常,甚至还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他正要说话,刘小花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我听见了。”

刘二微微张开的嘴唇,缓缓合上,本来要说的话咽了下去,笑容没有了,表情更深沉莫测。但刘小花却有一种,自已*对了的感觉。她总觉得刘二要是笑了,要么是在演戏,要么就是没好事。

“你听见什么?”刘二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知道小淘贴是石头放的。我听见你跟石头在外边说话。你帮石头出主意,可石头不肯听你的。”

“我看你像没事的人似的,还真不知道你听到了”刘二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刚醒来就发生了石头的事,当时看到石头死了,就吓傻了。所以没告诉阿娘,也没告诉别人。我知道,要是给人知道是石头放了小淘贴,并且他回来跟你说过话就死了,肯定会惹麻烦的。我虽然不懂得太多,但是听阿娘说过,这族里的是非不能私下寻仇,都得有族里来断。万一他们冤枉你,说石头死跟你有关,是你想为阿爹报仇杀了他怎么办?!阿爹已经没了,难道要连你也没了吗。阿娘一定会受不了的。”

“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不是正好。你就可以去族学了。”刘二轻飘飘地说,也看不出是玩笑,还是认真。

刘小花愕然“我没想这么多。”。

她这个反应,完全是发自真心。她是真的没想过。随后她立刻又更惊愕地问道“我为什么要害你!”表情竟然是无比的委屈,眸中水光盈盈,偏扭头一脸恼意“你信不信我随便你!对,我可恨你了,时时想害死你呢。谁叫我以前不懂事,我一辈子都不会懂事了。要做一辈子混帐!你高兴了吧!”

刘二见她这样,到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几分窘迫,说:“你看你。脾气也没见得变多好嘛。”

刘小花沉着脸没吱声。一幅自已一腔热情真意全被狗吃了的恼怒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两个身后有声音传来。

刘小花连忙向那边看去。

陈氏在村口的路上,正向这边跑过来。边跑嘴里还边喊着什么。因为跑得急,还摔了一跤,可爬起来,也不先看看自已摔得怎么样,却连忙去看手里的东西。

刘二连忙一脸关切向那边迎过去。

陈氏看到了他,冲着他大声喊:“我记性是越来越不好了。做了几个肉饼给你路上吃的。可收拾东西的时候忘记了,还好你们走得不快,要不然一会儿你路上吃什么!”嘴里一直不停地抱怨,这天气冷得吓人,要是再不吃点抗饿的,身子骨会受不了的。

刘二把东西接过来。立刻就揣在怀里。

刘小花看着在陈氏面前笑吟吟一脸‘乖儿子’样的刘二,觉得自已可能一辈子都看不透他。可能这世间,他唯一对陈氏还是有几分真心的吧。

陈氏送了东西,又嘱咐了几句,转身就走。她半身边子都是脏兮兮的雪泥,刘小花连忙上去扶着她“阿娘,我陪你一起回。省得你又摔了。”刘二这个人,能躲就躲。

陈氏边摆手边说:“我用你陪什么!你代我送送你阿弟。路上也不要磨蹭!快点走。把你阿弟送到长青峰那里就回来。不要走远了让我担心。”她双手拢在袖子里,因为冷,缩着脖子。这么大年纪跑了这么远的路,吹了寒风,摔得全身是泥,就是为了给孩子送两个肉饼。

刘小花鼻子发酸。目送陈氏走远。

风雪那么大,不一会儿陈氏单薄的身影上就落了薄薄一层雪花。她走了一段,回头看到女儿和儿子还站在原地看着,连忙冲他们摆摆手。叫他们不要耽搁了时候。对着这边挥挥手大声喊“走吧!好好进学。在族学不要与人生事。要好好跟先生学。听先生的话。”说完,拉着袖子擦擦眼睛,又挥了挥手,才转身自已慢悠悠地转身回家去。

刘小花到有几分想看看刘二此时的表情,可刘二却一扭头就走了,跟本没给机会。嘴里说“走吧。再耽搁我真要露宿了。”

不论刘二怎么看待刘小花刚才所说的一切,但明显暂时是不打算再追究之前的事情。刘小花松了口气,觉得自已是暂时过了这一关。

不过她看着刘二的背影情绪很复杂。这样一个人,与人相处基本靠演,人生也完全跟假的一样——他不是刘家老爹的种,不是陈氏肚子里爬出来的,不是她阿弟(这体型,年纪说不定比她大。),也不是这里人,甚至连名字,都完全可能不是他的名字——这样的外型叫刘二,就跟陈伟霆取名叫狗蛋一样突兀。

陈氏没把她和刘二兄妹变夫妻是对的。跟这种人生活在一起,七巧的心肝也得活活累死。

延伸阅读

耐力康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pn2z.shtml
耐力康婴儿用品研发实力自主研发在自主研发上,坚持以用户导向为目标,为客户提供健康、舒

嘉顺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plvp.shtml
嘉顺纸巾盒总部是一家现代化印刷及工艺包装企业,生产各类无纺布包装袋,礼品促销品等包装

金中皇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b9vj.shtml
金中皇加盟详情河南金中皇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位于我国两大产金基地之一的“中国金城”灵宝市

麦艺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azob.shtml
麦艺床上用品是南通麦艺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家纺、床上用品、床品面料等产品生

汉萨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gagd.shtml
汉萨集团(HANSA)于1962年成立于德国北部城市不莱梅,经过50多年的发展在欧洲

千仞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dtl7.shtml
千仞渔具总部是鱼竿、台钓竿、手竿、高碳台钓、矶钓杆、鱼竿、台钓竿、手竿、高碳台钓、矶

莎卡特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pucb.shtml
莎卡特洗护用品是汕头市欧莱雅化妆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是化妆品、洗发水、沐浴露、面

星翔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y5no.shtml
星翔汽车配件位于鱼米之乡的长江中下游杭嘉湖平原地属嘉兴市西离杭州90公里东距上海公里

致臣红际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ncxd.shtml
致臣红际手机配件设备施完善、产品质量严格遵循ISO9001:2000质量管理体系标准

常青藤牌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n1k8.shtml
武汉市常青藤包装生产PP机用打包带纸箱打包机铁皮打包带PET塑钢打包带PE自动结束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逆袭女配包围后她还在疯狂输出之拿天劫做宠物(6)

    转瞬,就是10多年过去了,姬云正在一片白茫茫的空地上打坐。突然,姬云睁开微闭眼睛,剧缩的瞳孔中突然射出四道金光,一道接一道,先是金色,后来是红色,接着是紫色,最后一道在这白茫茫的一片还真不好看到,是一道白色的光,要是有个修真者在这里,肯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天哪!那个东西是人吗?想吓死人啊?真是人比

  • 那年晚风依旧阳光正好在线阅读第一章

    太阳无情的炙烤着整片土地,公路已经被晒得发亮,冒着热气,公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在这个绿色植物本应该茂盛的季节里,看到的却是军裂的土地,发黄的杂草,绿色植物已经算的上是稀罕物了。偶然吹过的风里也夹杂着热气,一片发黄的叶子轻轻飘落到公路上,不出一分钟叶子就化为灰随风票座位了。在这中极端的天气下,公路

  • 案发现场禁止发糖第九章在线阅读

    “所以,现在你还要一意孤行,签这个十六岁的小孩来打电竞?”叶谨言转头看她。陈花好抱住自己曲起双腿,小巧的下巴抵在膝盖上。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远方,不敢轻易作答。“不行,他的人生虽然不是我们能确定或是承担,但是现在我不想让他因为你的存在而成为他梦想路上的绊脚石。”陈花好忽然动了动,两手张开一左一右地抓着

  • 无灵根修仙指南第三章在线阅读

    收拾完东西,化好精致的妆,一头乌黑顺直没经历任何化学试剂漂洗的秀发高高挽起,穿上十厘米的一字带高跟鞋,一身纯黑一字肩包臀连衣裙,背上亮闪闪的梨花白小包,杨梅出门了。白色的奥迪离高档别墅越来越远。“早上好大叔!”刚进医院正门的杨梅,日常和医院的门卫大叔,保安大叔问好。“早上好!”门卫大叔和保安大叔异口

  • 灵擎在线阅读第七节

    “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凌天有些抓狂,进入门里十几分钟了,七拐八拐的到处都是岔路口,雪儿身上的香包也闻不到气味了!“彭~”正当凌天一筹莫展的时候,左边传来一声巨响,凌天连忙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了过去!“啊!去死吧!”“刀气纵横!”“师弟!攻击它的七寸!”等凌天到了才发现,原来是三个十八九

  • 妻为夫纲第5章在线阅读

    伊诺觉得,这位越指挥官的举动实在诡异又莫名,先是特意来“安慰”他,接着让他“想他”,最后又什么都不说,关上门就走。这是在表演什么“人类怪异行为秀”吗?还是想引起他的注意?伊诺皱了皱秀气的眉,苦大仇深地想,不管书中写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不想跟越栈有什么牵扯。想完,他又拿出书,继续认真“研读”。这次没人再

  • 谪鬼在线阅读第9节

    清晨的阳光洒满了窗户,照得床上甚是暖和,眼皮被晒得热烘烘的。我赖在床上深深地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靠在后面的垫子上,懒散地准备把被子掀开散散热,然而一个东西却死压着被子不放爪,“嗯?什么鬼,这么凉?”我被迫睁开眼,隔着一层朦胧的薄雾,看到了某鬼一副傻样地躺在我的小腹处,睡的很是香甜。…“林!灵!溪!给

  • 镇魂街:史上最强恶灵第10章在线阅读

    天色已经完全放亮,时维从树上跃到屋顶上,下面的人都一副死灰丧气的模样。“谢谢你。”红衣女子经过的时维说道。时维转过头,看着面前这个憔悴的美丽女子,脑中浮现出昨夜模糊的舞者,道,“不用。”“我听木寒说,你帮助过清子很多次,我在这里代替晟天也向你道一声多谢了。来日若能有红叶庄答谢的时候,请尽管开口。”时

  • 隐形的他在线阅读第七章

    岳晨倚天屠龙记看过很多遍了,张无忌的优柔寡断,还是灭绝老尼姑的一意孤行食古不化,都极令人讨厌。不过若说整个倚天屠龙里最令人憎恶的人,那还要算宋青书了!从小生在武当山,除了他爹有他这一个儿子以外,张翠山常年流落海外,其余五侠都没有子嗣,恨不得把他当做亲儿子看待。张三丰也一直把他当做亲孙子一般。想不到这

  • 盗墓:我要挖坟还是个坏蛋

    邬瞳感觉到季天佑的吻由温柔逐渐转向霸道,湿湿热热的气息在两人唇齿间辗转,季天佑的气息笼罩着她全身,夜风微凉,她却无比心安。“季天佑……”她轻喃,声音似乎带着些许哭腔,到了她也没能忘记自己的本分。“你还是不愿意跟我生孩子吗?”她在吻辗转的间隙里吐出这句话。季天佑微微皱眉,离开了那张唇,深邃的眸子看向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