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玄幻:不装了,我乃剑仙真无敌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一剑西莱 来源:飞卢小说网

“程..秉..诺..”

季灵儿斜躺在塌上不自觉又重复了一遍程秉诺的名字。她一手拿着椰蓉酥,一手挠着猫咪的下巴。

一人一猫,一副享受惬意的样子。

“可以了啊,从下午念叨到现在了。”

季澜坐在榻的另一侧,低头绣着嫁衣。灵儿缠着她,问:

“那大姐你说说啊,你觉得呢?”

季澜停下手里的活,仔细想了片刻,说:“你今天只见了他一面。他程家将门世家,虽说我没见过那程,程...”

灵儿赶紧接道:“程秉诺”

季澜接着说:“程秉诺,虽说没见过他。但听说程家就是个活军营,家教严苛,养儿郎跟养士兵一样。你说的那些容貌出众、英姿飒爽,都是有可能的,看了心动也是自然的。”

灵儿听了喜滋滋的,连忙补充道:

“我倒不是图他长得好,是他实在是勇敢、有骨气!多冷的天,多深的湖啊,旁人都站着不动,他想都不想就跳下去救人了。救上来后,他那糊涂爹,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又打又骂,他连替自己争辩都不敢,打不还手。大姐你是没见他那眼神,无辜可怜,真看得让人心疼。”

季涵看着灵儿,认真问:“那你是可怜他?”

灵儿给看得都害羞了,低头说:“也不是,就觉得他与众不同!”

季涵说:“那就是物以稀为贵了。但你不都打听了,他爹四五房小妾。”

灵儿赶紧纠正道:“大姐,四房,哪有五房那么多。”

季涵无奈笑笑,说:“四房也不少了,还各个都有子嗣。他程秉诺不占嫡不占长的,没点心机怎么活。咱们家关系简单,养出的孩子心思单纯。你见惯了你大哥、二弟他们整天在父母面前胡闹着长大。突然见到那么个可怜娃,还不觉得稀奇啊。”

灵儿嘟囔着嘴,不满道:“大姐!他那不是心机。你看他才多大,跟大哥说起话来对答如流,大哥都说他少年老成。以后一定大有作为!到时候谁还管出身啊。”

季涵继续泼冷水,道:“你大哥不也说,跟他只说了两句话么,也就你能看出这么多。不过,生在那样的家里,他敢不沉稳么。日后作为咱们倒不论,程家子嗣必是有好出路的。但他那样的环境长大,自己耳闻目染,日后在外官职再高,他娶个四五房搁家里,你糟不糟心。人家说门当户对是有道理的,你太单纯善良,我看二伯母的意思也是日后帮你相看,不图门第,只要家室清白,人品中正,最主要还是对你好。”

灵儿听得气闷,道:

“知道了大姐,我都听了多少遍了。你到底答不答应我啊。”

季澜看她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笑道:

“姐也就是看到你,想起以前自己也是这么傻愣傻愣的。还不是心疼你啊。已经跟你蒋大哥去过信了,看他何时有空姐带你过去。”

灵儿听了直接从塌上蹦了下来,上前就紧紧搂住季澜,蹭了她一身酥皮渣。

“大姐最好了!啊呀,哪还什么蒋大哥啊,那我回去做了点心,随时准备去看我亲姐夫!”

灵儿又在季澜跟前磨蹭了会,抱着她的虎斑猫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回房安置了小虎虎,自己躺床上又一遍遍地回想白天与程秉诺碰面时候的样子。

奋勇跳下湖的背影;

被踢踹倒地,却闷声不响的默默隐忍;

起身离开时虽鼻青脸肿,却还拱手作揖勉力维持自尊的样子。

一幕幕,都是阳光下,那个瘦弱却坚韧的少年。还有他抬头时的满眼诧异,木讷傻愣愣的样子。灵儿想着想着,不觉又笑得把头蒙在被子里。

也不知他是否也念想着自己,如自己念想着他这般;是否也如自己希望再见到他一般,想再见到自己。

越想,心里越甜,含笑甜甜睡去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

齐二少爷高烧昏迷,齐府通宵达旦,全家上下人仰马翻。

齐二少爷屋内,齐老夫人、齐老太爷任儿子怎么劝,都不肯离去。硬守在孙子身边,要等着烧退去。屋外,程家护送齐公子回来的家仆亦不敢离去,等着齐公子醒来好回去报信。齐老夫人守在孙子身边,不住淌眼泪,哭诉:

“好端端的去做客,回来怎么成了这么个样子!叫我老婆子怎么跟你娘和大哥交代啊!”

齐瑞与大哥一母同胞,大哥年少便投军,如今驻守边关。齐夫人念大儿子辛苦,不顾齐老爷劝阻,三月前起身去边关照顾大儿子去了。齐瑞自小虽身子弱,却性子活泼,又能说会道,哄得二老团团转,深得老人家疼爱。

齐老太爷坐在太师椅上,听了脸色变得愈发铁青,板着脸一言不发。

诊治的大夫从里屋出来,齐老爷赶紧跟上去问:

“大夫怎么样?”

大夫如实答:“情况实在不大好,还得赶紧通关系,请了太医来看!”

齐老爷闻言皱眉,疑惑问道:“不就是着了风寒,怎么还得请太医?”

大夫也是神色凝重,仔细回答道:“令公子自小体弱,素有心疾。这次着凉受惊,不仅是风寒,诱发得心疾也犯了。退烧的药剂我配了两倍的量,吃下去早该见效了,可到现在热症一点都不见降。赶紧请太医吧!”

齐老太爷听了,拄着拐杖一捶地,腾地站了起来,呵斥齐老爷道:

“赶紧拿我的帖子去求李太医!我孙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

齐老爷急急跑出去,喊了人去寻太医。小厮刚派了出去,想了不妥,追了出去亲自去请。

李太医、张太医、院判都请了来,开了了五六张药方。一碗碗汤药灌下去,心疾病症虽压了下去,却高烧始终不退。众人实在束手无策,只能拿冰擦身。就这么擦了三天,最后烧才退了。

只是再醒来,齐瑞却听不见声响。眼见父亲、祖父母黑着眼圈焦急询问,他却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嘈杂声。他提笔写到:“似是听不见”。

众人大惊,齐老夫人本已眉头舒展,看孙子退烧了欢喜得不得了,已着人去准备齐瑞素来爱吃的点心了。乍一看孙子写的说听不见了,登时人就懵了,一口气堵在心口,竟是晕了过去。

太医忙了救小的,又赶紧救老的。一通忙碌后,再三宽慰说齐老夫人只是劳累受惊,修养便好。齐二少爷心疾已无大碍,按时服药修养即可。只是耳聋可能因高烧所致,实在说不上来何时能恢复,也实在没有药方对症。

齐老爷谢了太医送出门,回来就见齐老太爷对着程家家仆大骂,道:

“你回去问问你家那个老顽固怎么待的客!我孙子好好的去你家做客,怎么就落水了怎得你程家子弟都好端端的?我孙子回来烧了三天烧得耳朵也聋了!你回去跟你家老顽固说!他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我把你家那破湖给填平了!”

齐老太爷气得拄着拐杖双脚跳。齐老爷赶紧安慰父亲,一边又打发程家仆人回去,还解释老太爷实在是关心则乱。

齐老爷虽如此解释,家仆却不敢不如实向程老太爷禀报。

当天下午,待程秉诺兄弟几人下了私塾回到府里,已有小厮候在门口,等着引几人去祠堂。

程秉诺心里一惊,祠堂。祠堂里除了年节祭拜,就是做规矩。

没有蒲团的石板地,程秉诺已经跪得要印出坑了。以前冲撞了夫人他还在祠堂挨过板子。肃穆却阴森的地方,程秉诺想起来就不自觉地打颤。他捋了捋近来并无大过错,最大的事就是跳水救人,莫不是真的救错了。

祠堂里,老太爷正襟危坐,下首依次坐着程大爷、二爷、三爷,几位夫人相应坐在对面,除了刚过百天的小少爷其他子弟都站在正中间。

老太爷见人都到齐了,开口道:

“良儿百天宴,齐家二公子齐瑞落了水。当时你们跟他踢了蹴鞠的都站出来!”

程秉诺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这事。赶紧站了出来。一起站出来的还有二房的程秉直、程秉训,和三房的程秉忠。

二房嫡庶分明,那程秉训亦是庶出,从小就做程秉直的陪衬绿叶,不争不抢没有丝毫怨言。

程秉诺记得当时和齐二公子争顶的是程秉直和程秉忠,怎么不记得有程秉训。他是踢了蹴鞠不假,却不记得他也争顶了,莫非自己记错了?

程老太爷挨个打量一圈,道:

“那齐二公子的仆人已经都看清了,当日你们争抢,就是训儿伸出脚来,把那齐二公子绊倒了,他才摔落到了湖里。训儿!你知不知错!惹出这么大的麻烦!那齐二公子高烧三日,今日才退,却耳聋什么都听不到了!”

程秉训脸上短暂闪过一个错愕的表情,然后就连忙低下头跪下,再也看不到一丝表情,只剩一个瘦弱弯曲的背影。他不说话,也不替自己辩解,只是俯身跪着。

一旁二夫人原本紧紧攥着手里的帕子,现在似是松了一口气。程秉直也是一脸惊讶,有话要说的样子。被二夫人一个眼神示意,给堵了回去。

程秉诺立在一旁冷眼看着,忽然看明白了。也更确信,他记忆里那天与齐二公子争顶的确实没有训堂哥,何来拿脚绊他一说。

程秉诺想向老太爷说出实情。脑海里却冒出了那天娘痛哭的模样,也想起自己边抽巴掌边说要讨父亲欢心,顿觉脸颊一阵微热。

他看向父亲,见父亲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表情。许是盯得久了,程三爷察觉了,皱眉给了程秉诺一个警告的眼神。那眼神和程二夫人看向秉直堂哥的眼神一模一样,这是要自己别多管闲事。

延伸阅读

国梦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dh4f.shtml
国梦家纺布艺总部是床上用品、家纺等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

福友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pona.shtml
招商信息介绍:相信在遥控车位锁已被广泛应用的今天,也许你对遥控车位锁已经有了一定了解

茂源空调维修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yetu.shtml
茂源空调维修提供空调维修、空调安装经验,从事空调移机、空调充氟、空调维修、空调回收、

龙威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a266.shtml
龙威渔具是渔竿、鱼线、鱼漂、鱼护、支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龙威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思华年琥珀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b1t9.shtml
思华年琥珀因采取地区独家分销的形式,从供货渠道上避免了目前国内琥珀市场各琥珀品牌产品

谢菲尔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nyi6.shtml
谢菲尔银饰紧扣巴黎、米兰、纽约等国内外时尚之都的流行风尚,并与华夏银饰传统风格美满结

小家碧玉化妆品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ga1m.shtml
姿媚堂悠若雅顿植丽素伊姬秀宣美坊霞飞泉润可莱丝安吉希可儿悠语雅而顿埃特贝乐伊奈丝蒂雪

崇古斋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63tx.shtml
崇古斋·玉雕财富联盟是华夏国玉(北京)国际珠宝玉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核心尊贵级珠

变色鸟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dgny.shtml
变色鸟DIY体验馆项目介绍:变色鸟DIY体验馆专注文化创意礼品,拥有完善的开发、设计

维聂多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de2o.shtml
维聂多酒为了出产质的葡萄酒,我们严格控制葡萄的产量,每公顷地只采收5000公斤(44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金情深在线阅读第六章

    前几日西王母广邀各界神仙妖魔去昆仑山参加聚会,彤曦一去便看到了长澈,她朝着她跑去,长澈拉着她的手,西王母坐在前方说道:“这便是彤曦帝姬吧,快过来与我瞧瞧。”彤曦朝她跑去,行了一个礼,西王母拉着她的手满眼慈爱:“真不错,不愧是长澈看上的妻子!”彤曦害羞地底下了头,不远处的尘央看着这一幕惊呆了下巴,从小

  • Mr.Monster[EXO]之双生公主,册封其一(1)

    长安城在经历了半个月的阴雨之后,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日光。日光照入田埂、大街、皇城,然后缓缓爬上了西窗下一个熟睡女婴的脸庞,小婴儿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无意识地摸到了身侧的另一只粉嫩的小手,而那只小手的主人却并未察觉,她仍旧沉浸在甜蜜的梦乡。惠帝八年,帝昭天下:宁妃性行温良,克娴内责,于七月二十二诞下三公主

  • 惜春之银子(7)

    劈柴场。胡夭将馒头塞到驭山手里,自己只拿了一个。驭山抱着一包馒头,找了个地方蹲下,埋头啃着,不敢面朝着胡夭,更不敢与胡夭的目光接触。胡夭一边小口小口吃着馒头一边对驭山说道:“呆子,一个人的活为劈完五根长树木,你直管劈,能干几个人的活,我给你弄到几个人的补贴,不用你自己去领,我代领来给你,但你每天只能

  • 春云暮雪第7章在线阅读

    吴邪知道他完了,一切都结束了,他最终还是屈服在本能之下,屈服在了他可耻的本性之下。他并不是没有自我疏解过,只是从来没有一次感觉会像是张起灵给他的感觉那般的好,不仅仅是身体上,更多的是在心灵上都有了一种奇妙的契合,仿佛他们本来就是一体般融洽而又圆满。难道自己这辈子就注定要背负着骂名和丑闻过活了吗?吴邪

  • 我和我的呆萌妈妈在线阅读第10节

    “野心?发生什么事了吗?“朝歌问道。雷极光点头道:“不错,在远古时代末期发生了一场惊天之战……拔魔之战,那也是造成荒洲逐渐衰弱的原因,九洲界其余八界联合妖界,魔戒等周边世界合力攻打荒洲界!”朝歌一脸茫然的问道:“不会吧?荒洲界有这么强吗?还需要这么多世界来一起攻打,而且以荒洲界的实力还需要用攻打来形

  • 隐婚100分之重生校园女王之第一章

    苏淼淼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她梦见自己是一本书里的十八线女配,从小到大宠爱她的父亲原来在外面有一对和她同龄的龙凤胎私生子女。碍于苏淼淼外祖父家的势力,苏贤一直不敢将自己心头的白月光和两个孩子接回苏家。但在苏淼淼十八岁生日过后,苏淼淼的外公秦朔去世了,秦家大厦将倾,苏贤不但从中大捞了一笔,还春风得意的将

  • 白月光变成反派后被龙傲天男主盯上了逃生(行动)

    “我觉得吧,这个事情你要说得仔细一点。”乔不斯严肃说道,“我只是个经历一个世界的萌新,而我旁边的这个哥们,正儿八经的刚进来。”语毕。被提及的肖久辉下意识勾起嘴角,露出友好的笑容。“纯新人?”年轻女人在黑暗中偏头,脑后的长马尾垂到她臂膀处,她冷道“会拖后腿吗?我可不想带着个定时,炸弹,只会哭哭闹闹的蠢

  • 网游之天下藏锋在线阅读第一百零二章 备战

    幽冥神殿内。此时已聚满了不少人,除了冥风、曦和、夜渐离以外全是女弟子,这些女子莫不是二八芳华之上的妙龄,长相亦是颇为养眼。冥风依然是一副老样子的端坐在尊椅之上,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里,一束黑白相间的头发遮住面额,叫人看不清其真实想法。殿内数盏幽灯实如鬼火般摇曳个不停。红娘子已与花艳舞跪了下来,齐声道:

  • 校园医道少年茶老头

    大周国京郊,有一座小山,名“归山”,这山名是何人所起已无处考证,有一条“白灏道”盘在山腰处,无论上山下山的,还是走南走北的,只要是过往路人都要从这条道上经过。这白灏道上有一处茶摊,摊子极小,只一个小桌,四个矮凳,还有一壶茶,四个小盏。摊主是个瘦干瘦干的老头,老头是哪年哪月开始干这营生也没人能讲得清了

  • 春野樱战记[综漫]在线阅读第六节

    放弃这个想法吧,我还没有让人给我设这样一个局的必要,还是想想怎么早点出去吧。可是我毫无头绪,向来都是这样,遇到大事的时候,我的脑子通常都是半待机状态,可不会骗你的还是自己,于是慢慢的就赶不上了。可是在这里,每一个人的每一个想法都不能轻易放过。志军依然在那里靠墙而坐,静静地闭着眼睛,或许在想什么,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