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韩娱跑男之韩仁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園來昰卛弼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谁啊,吵死了,让不让人睡觉?”一声怒吼,半个军营都跟着颤了颤。

矫健的身影熟练地窜进军帐里,下一瞬,衣衫不整的少女被人提溜着耳朵,从床板上拽下地来。

“好你个浦兮颜,一整队的人都去出任务,就你还赖床上。吵吵啥,开小差你倒有理了?”

兮颜的脑子一时没能适应眼前的情况。

“你是?”一双美目蓦地睁圆,她不可置信指着眼前的人,“师、师父?你诈尸啦!”

“我诈你爷爷的尸!你才诈尸,你全家都诈尸!”五大三粗的汉子,不,是女汉子二话没说,赏了她一记爆栗。

好痛!

见女汉子祭出了专门揍人的烧火棍,她赶紧抱着脑袋窜出军帐,奔向熟悉的逃生路线。边跑还不忘把自己全身摸了个遍。唔,胳膊腿儿都在,头上肿得跟小馒头似的,肯定不是鬼魂。再看向四周,早该毁成了渣渣的北山军营完好无损,巡逻、操练的战士们都一脸的朝气蓬勃,肯定也不是鬼魂。

难道,师父她老人家不幸言中了?

她,浦兮颜,战死北佑城的夏国兮颜王后,诈尸了!而且,还她全家(全军营)都诈尸了!

一刻钟之后,她的脑子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军营门口的告示上说的很明白,如今是夏衡武十三年,她刚满十四岁、却做鬼都忘不掉的一年。

就是在这年里,她朝夕相处了六年的同营伙伴们在出任务时意外身死;她最亲爱的长姐被人陷害滑胎小产,永远失去了为人母的资格;八月十五夜,数百蛮荒武士利用千莽山山体暗道,凭空出现在了她居住的小西村,全村数十口人暴露在敌人屠刀之下,鲜血染红了夜空,她和白洋二人势单力孤,只护下了长姐、阿弟,还有襁褓之中的花花。

那之后,夏朝派都城凤凰书院的学生来问责蛮荒夜袭之事,并研习千莽山的机关阵。她就是在那时邂逅了唐促,和那该死的蛮王东方青!她咬牙切齿道想,定是东方青将机关阵的秘密透露给了蛮荒,衡武十六年蛮荒大军才能一路势如破竹,与内奸里应外合,血洗了千莽山军机处。对她有再造之恩的师父、她最敬重的元帅,都在那次动乱中枉送了性命!

不管什么原因,上天既然给她机会重新来过,她必须阻止一切悲剧的发生。

她、浦兮颜、夏朝的兮颜王后,回来——

“浦兮颜,你怎么还在这儿乱窜,你们队的人都去找柳二少了,你也给我去找人,找不到别回来吃饭!”

未见其人,先闻其棍。兮颜思绪被打断,本能地一闪身,躲过半空袭来的烧火棍,不料脚下一滑,结结实实跌了个狗啃泥。

她趴在地上,愤愤然地想,说好的高贵冷艳、霸气四射呢?想当年,她兮颜王后纵横九州,傲视群雄,这才刚刚重生、王者归来,就被自家师父打趴在了地上,她不要面子的嘛。

等等!师父刚才说什么?柳二少?

她猛地从地上跳起,二话没说向军营外冲去。

“兮颜,你的衣服!”身后传来“关切”的声音。

她低头扫了眼,自己正穿着寝衣,这样跑出去确实不妥。可管不了这么多了。

她记得很清楚,十四岁生辰翌日,她酒醉晚起,错过了她们队出任务的时间。那次任务,是找回在千莽山打猎失踪的纨绔柳二少。原本简简单单,她一睁眼,同伴们就该带着人回来了。可最终回到她面前的,却是二十具冰冷残缺的尸体。师父说,是她们队倒霉,在罗定关附近遇上了蛮荒人偷袭。等大部队听到声响赶到,现场只剩下柳二少一个活口……

她居然重生在了这样紧迫的时间点,会不会来不及?不,一定要来得及。罗定关!她必须尽快赶过去,阻止悲剧的发生,不能让大家像上一世那样惨死!

***

半个时辰之后。千莽山北山某树林。

“我该不会是迷路了吧?”兮颜难以置信啐出声。

她自幼在北山军营长大,千莽山对她来说就跟自家后花园一样的熟悉。在这要命的时刻,她居然迷路了?

她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越往前走,雾气越重,她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怕是误入了浦族先人留下的机关阵当中,这才迷了路。

不就是五行阴阳、奇门遁甲、阵法机关吗?这些,她通通不通。她只知道,定是眼前这些树有古怪,扰乱了她的视线。

“咔嚓”一声脆响,粗壮的树干被她一脚拦腰踹断,巨大的树冠倒在了一旁空地上。四周的道路顿时变得清晰明了起来。

她搓了搓手,拂去落在身上的枝叶,满意点头。这还差不多。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刚刚一脚,阴差阳错踹断了这一整片阵势的阵眼,而林中还有被困的另一人,也沾她的光,得了救。

很快,两人迎面遇上。

林风大作,落叶起舞,在这幽深偏僻的山林中,除了她居然还有别的活物,不是山精,就是敌人。动了动耳朵,确定周遭几里没有别的埋伏,她大大方方地迎向来人。单打独斗,她可不怵任何人(精)。

待她看清楚对方的形貌,浑身忽地一颤。胸口莫名发堵,嗓子又干又涩,她尽力忽视一波又一波席卷身心的巨浪,开口唤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唐促……”

对方似乎也在打量她,听到这称呼,勾了勾唇角,神情特别的——

妖孽?不不,是欠揍。

她清醒过来。不可能是唐促。衡武十三年这会儿,他这个夏朝四皇子还在都城吃香喝辣,养尊处优,怎么会跑到鸟不拉屎的千莽山来?

于是,她再看向对面的少年,啧啧,白衣飘飞,墨发肆然,朱砂一点,眉目如画,活脱脱就是当年艳绝九州的少年唐促。这世上还真有能幻化他人模样的山精!

两人间还有三四步的距离,她蓦地发难,一拳照对方的脸上打去:“何方妖孽!还不给我现出原形。”

“别乱踩啊。”迟来的四个字,伴随着一声巨响。

林中哪还有两人的影子。只剩漫天的尘土,和一个,土地坍塌后形成的黑不溜秋的大洞。

***

被坑了被坑了!

兮颜顶着头上一大一小两个包,脑海中只有这六个字。哪个王八蛋乱挖坑,害她一脚踩空跌进了大坑里。

还好,这坑底铺满了什么东西,软趴趴的,倒没摔得太疼,就是脑袋不知道磕到了哪儿,有些隐隐作痛。

至于好端端的,她为何会跌进坑里,这里又是哪里,还真伤脑筋。记忆里,她不是正在北山军营里睡觉吗?所以现在是做梦还是梦游啊?

脑子里混沌一片,她甩了甩头,借着头顶洞口处投下的微弱光线,开始摸索四周。

嗯,是个大坑,至少有四五六丈深,四壁挺光滑的,想爬上去,不容易。

诶,坑底怎么在动?莫不是地震了?也不像,这动得还挺有节律的,一上一下。她向身下摸去。唔,手感光滑细腻,这是,眼睛、鼻子和嘴?!我了个去!

她吓了一跳。搞了半天,她下面还躺了个大活人?!

镇定下来,她借着光线,凑上前去打量身下的活人。哇,眉清目秀,我见犹怜的,是个大美人!

“姑娘,抱歉,压疼你了吧?”想她浦兮颜向来怜香惜玉,居然让一个美人给她做了肉垫,真是不该,“我这就扶你起来。”

她笨手笨脚爬到一旁,再伸手去扶人。

美人似乎恼了她,避开她的手,自己撑着地面想要起身,却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怎么了?”她担心地问,别是被她压坏了。

沉默半晌,美人说了个“腿”字,声音倒是意外的低淳。

“腿怎么了?”她忙问。

“断了。”美人没好气地回答。

“这么惨!”她后知后觉,意识到美人恐怕是因为替她承担了跌下来的冲力,才摔断了腿,怪不得这么不待见她这个始作俑者,她想了想,出言安慰,“不怕,军中经常有人断胳膊断腿的,军医‘咔嚓’一声就能给接回去,忍一下就好了。”

“你会接?”狐疑的语气。

“那当然。”“不会”二字她没好意思说出口。如今两人被困坑底,美人腿断了肯定爬不出去,她不能让人家断了最后的希望,只能活马当死马医。再说,军医接骨她旁观过好几次,看上去不难。

她搓了搓手,回忆着军医的姿势,狠下心肠,一把抓住美人的右腿,二话没说,“咔嚓”一声就给“接上”了。

美人浑身巨颤,隐忍的闷哼声听得兮颜的心都跟着揉成了一团。

她赶紧看向美人。一张原本绝美出尘的脸上,霎时布满了汗水,看得她一怔:“你没事吧?好点儿没有?”

美人忍着痛,咬牙切齿道:“我断的是左腿。”

“诶?”兮颜努力地辨识了一下左右,确定她刚才接的是右腿,头上开始飙汗,她故作镇定地问,“你怎么不早说?”

“没来得及。”美人试着动了动身子,再次发出一声闷哼,不怒反笑道,“很好,现在右腿也被你掰断了。”

掰断?兮颜面色微红,撇开目光。她只是轻轻用了下力,这美人也太娇弱了吧。

话说回来,如今怎么办?四壁太过光滑,别说背着个行动不便的人,就算是她自己一人,也很难攀爬出去。唉,真不知道她跑出军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害人家大美人好端端地断了腿,得不到及时救治极可能变残废不说,再过个三两天没人发现他们,她和美人,都要在这坑底活活地被饿死渴死。

“你在想什么?反省自身的错误?”美人打断她的思绪。

“不是啊,”她收起忧思,事已至此,多想无益,船到桥头自然直,于是大咧咧往美人身上一靠,“大爷我在想,如果饿昏了头,会不会,忍不住把美人你给吃了?”

美人瞥她一眼,嫌弃出声:“姑娘家没有姑娘家该有的样子,成何体统?”

“你怎么知道我也是姑娘?”兮颜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领口不知何时扯开了大半,露出胸前一整片肌肤和隐约可见的微峰。她慌忙抱臂挡住。

“平平无奇,没什么好看的。”更加嫌弃的语气。

“你!”她被口水呛到,“恶狠狠”地出言威胁,“别以为你长得美我就不舍的打你啊。”

“实话实说而已。”

“可恶!”她一拳击向身旁的石壁,最讨厌别人这么诚实了。

石壁应声而裂,后面居然是空的。

“这里,好像有条路?”兮颜恍然大悟,“一定是千莽山下的暗道。太好了,咱们能出去了。”

“暗道?”美人面露好奇。

“别问那么多,跟着我走。”千莽山山体内布满暗道,与各个关口、军营相互连通,这是是浦族的秘密,她不能让外人知道。

兮颜在前面清出了一条道路,身后却没半点儿动静。她回过头。美人仍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神色晦暗不明。哦差点儿忘了,拜她所赐,美人现在双腿尽断,走不了。

“上来,我背你。”她折返,在美人面前蹲下。

“不必了。”美人费力翻身,匍匐在地,胳膊撑着地面,似乎打算就这么爬出去。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闹别扭的美人,也还是美人呀。

下一刻,她二话没说,勾住美人的腰身,单手将其高高扛起。

延伸阅读

香港许峰国际加盟  http://www.fue-gmbh.com/dds4.shtml
香港許峰总部位于香港九龙繁华商业中心,公司主要生产工艺品、电器、服装鞋帽、建筑材料、

真梦塑胶礼品加盟  http://www.fue-gmbh.com/djuw.shtml
东莞市真梦塑胶礼品有限公司成立年,从事工艺礼品、塑料商标等的研究、开发和生产。年成功

镭豹360全智能洗车机加盟  http://www.fue-gmbh.com/sm78.shtml
杭州镭速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4日,2014年10月18日产品正式上市,2015年

阿曼特家纺加盟  http://www.fue-gmbh.com/a96.shtml
阿曼特家纺除出口到韩国外,还远销日本,美国,巴西,澳大利亚等地,并畅销上海,北京,常

华测加盟  http://www.fue-gmbh.com/g2x8.shtml

皇家尊盛集成墙饰加盟  http://www.fue-gmbh.com/gvlw.shtml
找工人,盯工程,买材料,甲醛污染等等问题层出不穷,装修的繁琐让人烦上加烦。皇家尊盛集

千千氏饰品加盟  http://www.fue-gmbh.com/b12e.shtml
千千氏是全球快造型的开创者千千氏成立于2007年8月28日,总部位于广州番禺天安科技

埃尔贝夫加盟  http://www.fue-gmbh.com/nvxd.shtml
埃尔贝夫护肤品是深圳市南山区兰闺妃化妆品贸易商行经销商品,商行主要代理:RC清洁面膜

那时花开饰品加盟  http://www.fue-gmbh.com/b19p.shtml
深圳市圣芙洛品牌发展有限公司是香港金域国际贸易集团设在中国深圳,面向亚洲市场的一个品

果满多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fue-gmbh.com/b6y0.shtml
果满多水果超市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最新鲜、最优质的水果等,凭借着优质的产品以及优良的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建地府的第n天第四章在线阅读

    “什么?那小子找到猫了?”陈钰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手里拿着电话,语气中不敢置信。听完找猫过程,陈钰挂掉电话心里总感觉堵得慌,原本是想着让人跟着看那混蛋的笑话,在朱欣儿面前嘚瑟嘚瑟,没想到最终让他得到这样的消息。想起他们俩人的*约,陈钰只觉得难受无比,钱他倒不在乎,可他陈大少的脸可就掉地上了。“不行,

  • 终极天机在线阅读第10节

    贝克特也有点疑惑,他看着伊恩说道。“不过我也觉得很奇怪,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我还是觉得你不太像神血野蛮人,但是你偏偏又能狂化。”伊恩沉吟了一下,说道:“可能因为我的母亲是个半精灵吧。”贝克特了然的点了点头。“不过一般来说,野蛮人的狂化都是很难冷静很难停下来的,尤其是你这种没有经过训练的,又是初次狂化,

  • 洪荒:开局摆下诛仙阵在线阅读第9节

    花了近一个上午拿到营业执照后,楚知暖又跑到临近的卫生局,办理了卫生许可证。至于健康证,由于检查前需要空腹,楚知暖看看时间,决定明天上午再去定点医院做检查。等明天拿到健康证之后,楚知暖就是一名合法的餐饮业服务员者了!想想她竟有些激动……好吧,并没有。楚知暖内心毫无波澜,坐上公交车就回到了合租房。比起庆

  • 带上仙领略美好世界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0节

    叮咚!虽然很紧张,但还是按下了门铃。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很漂亮的阿姨,举止文雅,挂着一副让人十分暖心的笑脸,长相和立晓宫有几分相似,应该是立晓宫的母亲了吧。“嗯!您好!我是住隔壁的池阳雪,冒昧拜访,打扰到您了。”“欢迎欢迎!你是来找我们家小宫的?”自己一时间有点接不上话了,因为自己来拜访是因为那个幽

  • 重生之神级教父在线阅读第四章

    Quiz4道歉的故事终于,在半梦半醒中,寒泽和诺可渡过了一个艰难的下午,因为几乎全班同学都来问寒泽为什么会输给欧阳雪。寒泽只好厚着脸皮,满脸堆笑说自己实力不足,内心却早已把欧阳雪骂了一千万遍。等到吃饭铃打响时,寒泽像拉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拖着诺可穿越人海,逃出了人群,手里还多了一张白色磁卡。寒泽神秘一笑

  • 长安月下问君心之京都仕子(6)

    “易戎哥哥,这支珠钗好不好看吶?”抢下珠钗的是一位年纪与霍云凰一般大小的姑娘。她生得明眸皓齿,肤如白玉,一身华贵衣裳,眼睛一瞅就知道是其出身是何等高贵。“买好了?买好了就走吧!咱们还得去一趟南家,这一趟可是为了奉孝来的,可别耽搁了。”小姑娘身旁,以为帅气的公子哥说道。侧目看过去的霍云凰觉得这小哥看起

  • 意识共同体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一个煎饼引发的战争昨天,那老外要了白晓蕾的手机号码后就回去了。可是,送他出门的白晓蕾怎么觉得他临走之前冲她那一笑,非常的诡异呢?早晨,起床刷牙的白晓蕾对着镜子犯寻思了。一眼瞅到体重秤,犹豫半天叼着牙刷,站了上去,一斤没减。那个125的数字顽固的摆在上面。白晓蕾漱了口,去了次卫生间,回来把睡衣脱

  • 我们的少年时代 一棵梧桐在线阅读第二节

    孙文耀继续保持着微笑点了点头,反应迅速的他很快就感觉到面前这个漂亮女人似乎是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于是,他聪明的没有去讨嫌,而是开始对着眼前这个好摆弄的小丫头放电。“你还好吧?有没有伤到?”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关心,微微凑近的头既不会进入安全范围内,又能叫人感觉到他的亲近之意。韩诗云的脸顿

  • 复仇武神之“可怜虫”汉克

    “奥利弗,你这混蛋,这么大的雨,连下水道的臭老鼠都不会出来觅食,你竟然还要我出来巡逻~!该死的,这雨可是含有放射性元素的!上帝啊,希望这身雨衣有效果。奥利弗,你个王八蛋,要是老子不多的头发因为受到辐射感染而掉光了,回去绝对跟你没完……”在一阵压抑的骂骂咧咧声中,伴随着鞋子踩在水洼上的“哒、哒、哒”脚

  • 电台主播秘闻录第二章在线阅读

    “滴,超级消化系统绑定完成,启动初次激发奖励!”“初次激发奖励,获得永久性抵抗HVF病毒抗体,获得HU自愈能力(细胞活性化自愈能力,一星期一百六十八小时可使用一次)”“由于宿主灵魂于肉体差距极大,特奖励进化技能,检测到宿主记忆中有华夏百分之八十的土地的记忆,进化成GI地图,宿主可自行探测用途。”“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