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带着地下城被异界召唤了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咸鱼大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佛爷。”二月红叹了口气,突然说起另一件不相干的事情:“你可知道我有一位夫人。”

“当然,红夫人不仅温婉贤淑,还为红老板添了两位公子,张某人也很羡慕红老板的福气。”虽不知道二月红的意思,张启山也笑着答道。

“不瞒大佛爷,二月红这个人,不仅胸无大志,且十分贪生怕死。”二月红笑了笑,侧过身子面对张启山:“所以这辈子,能让我豁出性命去搏的,只有我妻儿,在二月红心里,先有家,再有国天下,大佛爷胸怀天下苍生,必是不会理解的。”

这席话,倒真的说得张启山一个愣怔。在他一开始的设想里,如果二月红对李瘸子有顾虑,一早自己已想好对应,若是二月红对这趟下斗的获利有所考虑,那斗里的东西只要说出来一定能打消他的疑虑,而且自己还真备了一套事关国民天下的说辞还没出口,二月红淡淡一句“怕死”就给他全堵了回去。

他沉吟了片刻,抬头再看向二月红,那张脸在晕开的橘黄灯光里显得有些明暗不定,睫毛向下搭着在颊上留下两排阴影,也看不到眼睛里的意思。

“红老板。”张启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张启山可以发誓,虽不能保红老板你毫发无伤,但可以拼尽全力保你平安回到妻儿身边……就算是,拿命去换。”

二月红一下子抬起眼来,纤长的睫毛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两下,随即恢复了常态,抿嘴笑了一笑说道:“大佛爷这话,说得是真正动人,要是再不答应,就该显得是二月红不知好歹了。”

“红老板的意思是?”

“二月红虽然不才,但也不用大佛爷拼了命来保自己周全,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二月红站起身,对张启山拱了拱手:“承蒙大佛爷看得起,二月红就随大佛爷走了这一遭了。”

可是直到回了宅子,伙计把那套点翠头面和如意冠收了箱,二月红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下来。但当他听到张启山那句话出口,他的推诿之词就被卡在了喉咙里。在那一瞬间,他都不明白自己想了些什么,话再一出口,就已经应了下来。

二月红这一辈子都在护着别人,却从来没人说过要护着他。

他坐在月下窗前,拿了两根精铁炼制的节棍细细擦拭着,这两根棍子可伸可缩,可收到一尺长短,放能至四尺,两根可拼接,既是他下斗的工具,又是护身的武器。棍身上有一些细碎的划伤,是长年累积下来上山下地的痕迹。

丫头拿了块雪白缎子坐在他下首,正绷整了绣一副杏花春雨图。

“怎么想起绣这个?”他放了手上的东西,有点好奇地问道。

“今年杏花开得比往年还早,内管事说是好兆头。”丫头抬起头,看着他笑着说:“我想赶在二爷出门之前,给二爷绣块手帕带着,也算有个好念想。”

“夫人知道我要出门了。”二月红有点歉意,自己忙里忙外,能在家陪丫头的时间本来就少。

“二爷都把这东西拿出来了,不是要出门还能是什么?”丫头低下头,继续手里的针线活:“而且还看了这么久,想必不是趟轻松的活儿。”

二月红没搭话,只是伸手把灯给拨亮了一点:“晚上绣东西,对眼睛不好,改天我还是让人来装个电灯。”

“别,那电可贵了。”丫头轻斥了一声:“再说了,这宅子就这样挺好,加个电灯总不伦不类的。”

“那夫人就别晚上做绣活儿。”二月红站起身,走到丫头身边,细细看着那绸缎上的点点红杏,殷红似血地在白缎上飘散开来,他突然地有点恍惚,手指抚过丫头垂在耳边的头发:“二月红答应夫人,一定平安回来。”

张启山倒是没急着拉他就走,但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汽车开到门口,大张旗鼓的说是接他去张府议事。

二月红起得早,张家来请人的管家只在门外候了候就被请了进去,拐了七八个弯,正见着传说中的二爷拿着竹板子,守着几个十多岁的男娃练晨功。

管家知道避讳,便低头不敢看,只是打了个千:“红老板。”

“张管家辛苦了,内管事的,看座看茶。”二月红一边说,一边啪的一板子打到看上去十五六的少年背上,那少年咬了牙,哼也没哼一声。

“红老板,茶座都不敢当,我就传当家的话,请红老板到府上一叙。”

“大佛爷倒是起得早。”二月红把板子递给一边的一个戏班师傅,又在一旁的水盆里洗了手,拿手巾擦了,唤了一声:“小四。”

“唉。”刚刚挨打的那个少年放下压着的腿,两三步走到二月红面前:“师傅。”

“你收拾收拾,跟我出门走一趟。”

所以张启山见到二月红的时候,还看到了二月红身后的陈皮阿四,那个少年虽然看起来只有十五六的年纪,但双眼已经有了血腥气,他眯了眯眼,就像看到一只豺狼。

二月红落座后,陈皮阿四也站在他背后,一双眼直盯着张启山,放佛只要他一有什么小动作,就随时准备着扑上来咬人。

“小四,给张大佛爷请安。”二月红挥了挥手,陈皮阿四才收回那眼神。

“红家班陈皮阿四见过张大佛爷。”两手抱拳,但腰却没弯。

“红老板手下尽是好人才啊。”张启山点了点头,把视线投向二月红:“这个苗子,以后肯定大有出息。”

“承大佛爷吉言。”二月红一手端了茶,吹了一口气后说道:“小四是我手下最得力的徒弟,这次下地,我想带着他一起。”

“哦?”张启山看了陈皮阿四一眼,只见他脸上有忍不住的喜色,就知道二月红并没有跟他事先商量过:“那是当然,要红老板单枪匹马跟着我走,张某怕也没法跟贵夫人和红家班上下交代。”

二月红“恩”了一声,低头喝了一口茶,然后两手一松,茶水还没溅得出来,茶盏就已经稳稳到了陈皮阿四的手里。

“身手不错。”张启山笑了笑,知道二月红的意思是说这位也是手上有两下功夫的,不会拖累整个队伍。

“大佛爷见笑了。”二月红示意陈平阿四把茶盏放回桌子,“照规矩应该等到了盘子里才露底,不知道大佛爷现在召我议事是要议什么?”照以前的规矩,下什么斗,淘什么货,队伍里还有什么人,一概得队伍拉到了地头上,再由牵头的讲明,这也是怕走漏了风声还没出门就惹祸事。

“就和红老板约一个时间。”张启山道:“我记得红老板在梅园要连唱10天……”

二月红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那么我们约在10天后,如何?”说完,张启山手一扬,两指间突然多了一样物什,并向二月红轻轻一抛。

二月红伸手接住,是个本该是通体透白的血沁羊脂玉扳指,由表及里爬了锈色红丝,戒面上雕了奇特的纹路。认清后,他眉头一皱,看向张启山。这扳指绝对不只是普通从地下摸出来的明器那么简单,他虽对机关暗器懂得不如张启山那么多,但也能认出戒面上雕的是锁路。

张启山却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嘴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说道:“说来惭愧,昨天张某人对台上的红老板一见倾心,这个小东西算是送给红老板的一个信物,还望红老板体恤张某一番心意贴身带了,红老板在梅园剩下的几场戏,张某人一定晚晚都来捧场。”

这话说得已经有些不干净,陈皮阿四顿时就变了脸色,刚想发作,二月红伸手拦了。

“二月红十四岁登台,这些年带着班子走南闯北,收的再好的东西,也都在箱子里压着。”二月红把扳指往大拇指里套了套,发现大了点,就收进了里襟:“让我贴身带着的,大佛爷,你可是第一个。”

“张某人受宠若惊。”

“为大佛爷唱一出戏,虽然不是二月红的本意,但既然已经开了锣,那就只好等着粉墨登场了。”二月红笑了一下,站起身:“希望大佛爷也不要让二月红失望,就此告辞。”随即一摆手,就带着陈皮阿四跨出了门去。

张启山看着两人的背影,靠着椅背,哼上了昨晚上刚听的那一段花鼓戏。

二月红接下来在梅园的戏,张启山果然天天都来捧场,不仅如此,戏散了总要到后台跟二月红磨上一会儿,一并送上些贵重的玩意儿。就过了几天,全长沙都已经传遍了张大佛爷成了专捧红老板的戏迷,包打听把那些送到红老板手上的玩意儿更是传得口沫横飞,一样一样如数家珍,什么八宝琉璃吉祥挂,什么紫金马踏鎏金燕……

听到外管事跟他一一列举的时候,二月红正把一支张启山送的雕花碧玉乌木簪插到丫头的发髻上。

“好看。”二月红看了看镜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夫人觉得呢。”

“二爷说好看,那就好看。”丫头也看着镜子,拢了拢额发。

“二爷……你看这流言穿得沸沸扬扬的……怕对二爷的名声……”外管事有点踌躇。

“传得这么一清二楚,你还不知道话是谁传出来的?”二月红拿起红木梳子,帮丫头理起鬓角:“也没算冤枉我,东西我确实都收了。”

“是啊,我那匣子都快放不了。”丫头抿嘴笑了:“大佛爷是有心人,别人以为他送二爷女人用的东西是埋汰二爷,其实好多我都用着合适,你看那匹江南锦织的缎子,正好裁件衣服。”

“哎……二爷,二奶奶……这……”

“罢了,知道了,我什么难听的流言没遇见过?”二月红笑了:“张启山是聪明人,他这个尺度其实刚刚好,你下去吧,要是有人问,就说二爷最近确实和大佛爷走得近。”

这句话确实也半真半假,最近张启山每天散戏后到后天磨着他东拉西扯,两人都算是见多识广,你来我往,南天北地的胡侃,聊得还真有几分愉快,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再加上他听了外边传的礼单子,一水儿的东西下来,什么都有,就是没那个玉扳指,心里又明白了几分。虽然不知道张启山在防着谁,放的是什么□□,但就按他自己说的,开了锣鼓,做戏子的,就只有登场的份儿了。

所以过了几天,红老板在梅园的戏刚一完,张大佛爷就邀着红老板去上海滩玩一趟的消息,又在长沙城里沸沸扬扬了。

延伸阅读

荟萃楼珠宝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uhi2.shtml
2011年是HICANO荟萃楼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在HICANO荟萃楼相继立足东南

居梦莱家纺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savz.shtml
南通居梦莱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现已在江苏南通、盐城大丰建有两座现代化

利谋吉祥玫瑰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pj74.shtml
利谋吉祥玫瑰咖啡具进口代理玻璃器皿主要有:德国“安斯特”(ARNSTADT)晶质24

柠果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n9um.shtml
柠果创意礼品是义乌市柠果电子商务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塑料、树脂工艺品销量节节

阿娜达护肤品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3i2.shtml
阿娜达护肤品其采用法国全新的科研技术深度提取植物精华液技术,萃取天然植物精华和自然修

红雀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ppkw.shtml
红雀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床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大浪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ate1.shtml
大浪玩具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施工服务及项目规划设计为一体。公司有独立的办公大楼、

品质家政管理软件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yqlo.shtml
家政服务连锁管理系统是一套功能强大,实用而操作简捷,使用方便的家政管理软件,是家政企

谷祥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n5hj.shtml
谷祥五金配件总部是研发生产加工led球泡灯,塑料球泡灯,鸟笼恒流球泡灯,塑包铝高罩球

康阁斯家具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bwvy.shtml
佛山市康阁斯家具公司成立于2003年,位于享有“中国家具第一镇”之称的全国家具制造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不小心被奋斗系女友凯瑞之月明花香(上)(6)

    秋晓云来到毕府门口,问守门人:“你家公子呢?”守门的是个老头,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番,看得秋晓云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对劲儿。老头看完后,有些瞧不起似地又把眼皮耷拉下来,“我家公子出门了,你等半个月以后再来吧?”秋晓云一愣,“他去哪儿了?”守门老头把老眼一瞪,“我为什么要

  • 玄幻:只有我是剑修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几天,李钟郴都是不到九点就自然醒。他日复一日早起吃了碗热面,到点该去盯新人的训练,下午给郑小葵加训。但特别的事也偶有发生,比如他还梦到过乔昳一次。快两年了,乔昳像是他打FPS**的肌肉记忆,怎么都没法舍去。这会儿李钟郴上小号打排位赛,结束了几局后,姚同便不请自来要加入队伍,但机位跟他隔得老远,两人

  • 求仙问路转成空火星情报局

    在北京环环相堵的“尿性”交通下,真应了张鸣鸣的话,真赶上上班高峰期了!当三人进到录影大楼的时候,是人都看出薛之谦和张鸣鸣不怎么好看的脸色——被挤的。“薛之谦,没有下次了,绝对没有下次了,以后进楼我们分道扬镳,你去照顾成群的粉丝,我和小米从后门进,听到不?”薛之谦张口要反驳,张鸣鸣一句话把他堵死,“没

  • 缚手成婚第8章在线阅读

    “这就是你想了很久才想到的上联?岳平之,你的才华仅限于此吗?你们还一个个的鼓掌?我真的为我国的人才发展感到悲哀,感到痛心啊”苏阳右手捶胸故作悲痛的说道,那表情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苏阳在悲痛什么事呢国王司徒文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岳平之的死党立马跳了出来叫嚣道“苏阳,别特么吹牛逼了,我岳哥这个上联已经流

  • 逆于武什么?代理国王

    兽之国的首都哈拉,位于王宫的一个会议室。此次紫伊还在休息,经过昨晚的那次事件想必也受了不小的打击,为了安抚紫伊,昨晚上小木一直都是搂着紫伊的,等待她入睡以后,小木才离开,可能睡得比较香的缘故,紫伊现在都还没起。会议室里面就两个人,小木和公主尼优。当小木的加工水产品大批量的流向兽之国以后,引起了一些轰

  • 都市之完美神豪在线阅读第五节

    那天过后,老马那边完全没有进展,他像往常一样接送皓皓,传闻中的皓皓爸爸也没有出现。倒是皓皓开朗许多,他会和其他的老师与小朋友比划再见,偶尔还会跟依依说,“妈妈,掰掰。”这一天,依依照常和皓皓在房间里摆积木。同事沈楠春风满面地过来,笑嘻嘻地说,“依依啊,刚才我在院门口看到一个超有型的男人哎。”依依不想

  • 恸哭黑翼之峒主

    峒是黎人最基本的组织。峒分大峒和小峒,大峒可以包括数个小峒,小峒一般由数个村落组成。峒有峒界,无故越界将会引起纠纷,甚至会引起厮杀械斗。峒有峒规,峒内的族民必须遵从峒规,否则将会受到残酷的惩罚。每峒都有其首领,称之为峒主或侗首,峒主是一峒之主宰,黎族谚语,一处大塘,必有一条大鱼,此条大鱼指的就是峒主

  • 霸世祖仙端坐于霜天(求收藏)

    送走了古一。雨泽站在自己的房间内,手上紧紧的握着斩魄刀!“这种性命被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感觉真不爽!”“老大!你没事吧!”控制着雨泽身体的义魂丸,抱着**手柄,躲在角落里,一面偷瞄着电视机,一面瑟瑟发抖的问着。“嗯?”雨泽转身回头看了一眼义魂丸“给我好好待在家里,还有要是再敢将房间弄乱,你下次就不用出来

  • [琅琊榜+剑三]风花雪月罚跪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周末家里让她看着言言,她带言言出去后,极少带孩子,以至于中途走散了完全没察觉。家里人急疯了,现在已经晚上了,一个四岁的孩子,走丢了好几个小时。云七念从床上下来,脚步有些急促的朝外面走去,“妈,陆北深还没回来吗?他是不是去找言言了?”“你这个恶心的女人,还有脸提深儿?!”陆母从未见

  • 我老婆是兽神小弟之我的颜值还可以拯救一下(5)

    回到家后,顾长天首先做的事采集基因。“叮!采集青金龙鱼基因,获得进化点60。”“叮!采集红金鱼基因,获得进化点20。”“叮!采集国产姬兜基因(独角仙),获得进化点30。”“叮!采集鸲鹆基因(八哥,黑)获得进化点50。”“叮!采集玉米蛇基因,获得进化点20。”随后,这才开始给这些动物进化。青金龙鱼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