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方片2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照历两千年整,十二月立冬时节,天朝大陆某海域出现一条头顶双角长相怪异的四脚蛇,修为境界不高,外形滑稽可笑,却能口吐人言,成为附近人修行之余的谈天笑柄。

……

“滚出去,别来我这捣乱!”

马大夫的医术在岛上并不算最好,但行医的人被人奉承惯了,脾气大都怪异,更何况大清早正吃饭的时候,就被他最讨厌的孩子打扰,便更没有好脾气。

穿着厚厚兽皮的叶吹被马大夫的儿子提着领子丢出医馆,摔的呲牙咧嘴,他不顾疼痛爬起来,质问道:“你这臭老头怎么当大夫的?都不听我说完就赶人”

马大夫端坐在医馆堂前的太师椅上,手里捧着一碗白米饭,有条不紊的夹着面前小桌上的小菜,对叶吹的质问充耳不闻。

倒是马大夫的儿子颇为嗤鼻,他背着手挡在医馆门口,指着叶吹道:“你是什么货色我们难道不清楚吗?屁钱没有,还想从我们这骗药!”

“骗药?”叶吹愣了片刻,挠起衣服,指着自己背上小窝窝的位置,生怕他看走了眼,道:“我骗你的药干嘛,我是真的有病,寒气入体伤了肾啊,你们没听说过吗?”

一听这话,马大夫顿时老眼一瞪,怒拍桌子骂道:“放屁,老夫行医三十年,你身体有没有寒气我难道看不出来吗?”

叶吹不服气的问道:“可是我今天一炼灵就觉得很冷而且无法呼吸,你总要给个说法吧。”

“噗嗤”此言一出,站在叶吹面前的马大夫的儿子便率先笑了出来,他接连大笑几声后道:“可笑,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给你个说法,你给钱了吗?”

“钱?吃完了就不认账了是吧!”叶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理直气壮道:“我娘以前隔三差五给你马大夫送来一桌菜,收过你一分钱吗?”

马大夫的儿子仿佛听见了极好笑的笑话,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他“哎哟”道:“你以为我爹稀罕那两口破菜?还不是你娘舔着脸送来,求我爹给你那废物老爹治病,至于是什么病,你想你现在比谁都清楚吧!”

叶吹的表情忽然就冷了下来,他声音低沉道:“你他娘的再笑一声试试?”

马大夫的儿子顿时如同被掐着脖子的公鸡憋的满脸通红,他两眼一眯,飞起一脚将叶吹踹倒在地,嘴中骂道:“撒野撒到这来了,怎么?你这废物还想威胁我不成?”

叶吹两人的的争吵声很快就引来了周围邻居的围观。

“马有才!”马大夫见状,放下碗筷走了出来,一声喝住自己的儿子,声色厉茬道:“进屋,抄十遍医经!”

马有才被马大夫严厉的眼神瞪得没了气焰,怨恨的瞪了叶吹一眼,老老实实的跑进医馆找出医经抄了起来。

马大夫一直看着叶吹捂着肚子艰难的站了起来后,方才云淡风轻道:“老夫替马有才向你赔个礼。”

叶吹拍拍身上的灰尘,随意摆摆手道:“不碍事,反正我一定会找机会打断他的腿。”

马大夫眉头一皱,冷哼一声,摇摇头道:“奉劝你说话还是客气点好,我儿子虽顽劣了些,但他前些天刚入了一重楼,至于你,呵呵,如果只是觉得冷,老夫劝你回去多穿一件衣服,可若是念出日出经才会冷,那便只能是一种解释……”

“行了,不需要你废话了。”叶吹一直低着头听着马大夫的讲述,直到最后,忽然打断马大夫的话,挥挥手便离去。

“哼哼,不敢嚣张了?说到你的痛处了吧!”

马大夫不依不饶,背着手继续道:“老夫最后警告你一次,老老实实做人,学学你爹!别再自讨没趣了,天底下没有人能治好你的病,老夫这里也不欢迎你。”

叶吹走了老远,确保自己能安全逃跑后,忽然回头骂道:“呸!庸医,鬼才要来找你看病,等老子以后有出息了,第一个砸了你破医馆。”

“就凭你,真是笑死人!”马大夫脸色一紫,气笑道:头一次听说念灵还会伤肾的,比你那废物爹还不如,你要是能有出息,老夫把眼珠子挖给你。”

“你那破眼珠子早就该挖了,老不要脸的,狗眼看人低~”

叶吹骂的正起劲,见那马大夫竟是一点都不经骂,气急败坏的挽起袖子,捏起拳头向自己袭来,叶吹见状,赶紧逃走。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吹跑遍了岛上所有的医馆,皆是无一例外被一顿臭骂赶了出去。

唯有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大夫或许平日里不喜外出,虽听说过叶吹的名字但没有见过本人,因此没有第一时间赶人,但说出来的结果也与马大夫相差无几。

叶吹不信邪,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再试了一次,果然又一次来到那个恐怖的漩涡前,再一次经历窒息至死的痛苦之后,叶吹不得不相信大夫说的话。

他的身体,在排斥日出经。

……

说起修炼,是叶吹最心塞的痛。

岛中有一道通用修炼口诀,名曰“日出经”,具体是谁传下来的也不知道,刻录在岛主府前的广场上的一块石碑上,任谁都可以学习。

叶吹觉得这个名字一定是根据大陆流传的那句话来定的。

日出炼灵日落炼体。

说白了,就是上午万物复苏天地灵气最浓郁的时候吸取灵气,下午的时候练武。

这样的修炼方式是最合理的。

每天早上修炼之时,修炼之人都会盘膝而坐,双眼紧闭,双手各竖起二指,点着自己的眉心,默念口诀,意识融入到天地间,感知感知周围的天地之气,并将天地之气汇聚到眉心处,这个过程,被称之为“炼灵”。

眉心,便是灵穴,天地之气被纳入其中便会凝练出灵气,是修炼之人的灵气汇聚地,对修炼之人来说,是比心脏更重要的地方。

以灵穴为源,几条灵路联通全身,便可将灵穴中的灵气,疏通到全身的各个角落,便可使用灵气。

对于其他人来说,修炼便是这样一件看起来并不复杂的事,对于叶吹来讲,却是难上加难。

每当叶吹依葫芦画瓢,学着别人闭眼炼灵之时,根本就感知不到所谓的天地之气,脑子里就是一片浆糊,最开始还能保持冷静,时间久了,就会心生烦躁之意。

叶吹的修炼,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煎熬中度过,有的时候,为了缓解烦躁,叶吹便会把心思转移到其它上面,比如今晚吃什么,或是小雀儿在叫什么,可是这样一来,同样无法修炼。

叶吹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兔叔曾经告诉过他,他可能根本就没有灵穴,所以才一直无法炼灵。

可在叶吹的心里,兔叔说的是可能,万一有那么一丝希望就成了呢!叶吹总是这样安慰自己,所以从来未曾放弃过。

日出经,分一前一后两部分,常被称作两周天,前后文字相差不大,只寮寮改动了几个字。

叶吹心里时常嘀咕,创这日出经的老头一定没读过几年书吧,写经法写了一半,突然写不出来了,就干脆把前半部分随便改几个字,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难怪没外人愿意来这岛上生活,连写经书的祖师爷都这么不靠谱。”

叶吹就是今天早上这么念叨了一句,怪事就发生了。

以往炼灵时,叶吹都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今天却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意,叶吹眉头一跳,不由得有些激动,难道要成功了吗?

“嘎滋嘎滋”

不等他的激动之情散去,他的脊柱传来几声令人牙酸的响声,紧接着,仿佛有一把刀狠狠的捅进他的脊柱,难以忍受的剧痛顿时袭满全身。

立即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好半天后,剧痛逐渐散去,叶吹不但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重重的吸了两口气,口干舌燥的干咽两下,颤抖着闭上眼睛,再次念起日出经。

这一次,没有剧痛,却变成了刺骨的寒冷,叶吹的意识来到一片漆黑至冷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漩涡,缓慢旋转着,却仿佛能吞噬世间的一切。

叶吹面对着这个漩涡,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恐惧,下一刻,叶吹的意识被卷入漩涡中,一种窒息的感觉袭来,叶吹发觉自己无法呼吸了。

叶吹拼命的想要挣扎,却无能为力,只能任由自己在窒息中缓缓没了意识,直到叶吹觉得自己就要这么死去之时,漩涡突然散开,叶吹猛然惊醒。

“喝……呼……”

叶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发觉自己全身竟已湿透,紧接着,又是一阵头晕目眩,伴随着腹部五脏六腑胡乱翻滚的感觉,叶吹“呕哇”的一声,把刚刚吃的包子全吐了出来。

直到很久之后,不适感已经散去,叶吹却不敢再尝试,那种痛苦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我这又是怎么了?这样下去,我还怎么修炼。”

“贼老天,别这么玩弄人啊!”

叶吹无助的揉搓着自己的脖子,眼里闪烁着恐慌之色,他隐隐意识到,无情的老天,似乎要夺走了他最后的倔强。

“对了,寒气入体!”

兔叔总是戏弄他说,天天睡在山上,总有一天会有寒气入体伤了他的肾,将来连媳妇都娶不到。

叶吹一直不理解伤了肾跟取媳妇有啥关系,不过他此时的症状不就是觉得冷吗?

叶吹忽然眼神一亮,激动的拍拍掌,如同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捏紧了拳头为自己打气:“兔叔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一定是了,天天睡在山上,寒气入体伤了肾,我说呢,怎么会背疼,看来要去找马大夫看看。”

由此,便有了今早的一幕。

……

一线岛上有一块特殊的海滩,名为誓言海滩,地处偏僻,但却是极受年轻人追捧的地方。

据说,在一线岛还与世隔绝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在此发誓,一定要带领大家走出一线岛,而后便得到了大海的回应,大海如同有生命一般重复了一遍他所说的话,就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没成想,自那之后的一些年间,那人竟真的实现了梦想,成为了一线岛唯一能抵达天照大陆的远航商船的创始船长。

后来的几十年,又有人在这里遇到了相同的情况,而那人最终也阴差阳错的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人们羡慕之余,为这神奇的地方取了个名字,叫做誓言海滩,而那神秘的声音被唤作海仙子,小岛上的热血男儿心怀英雄梦,这里成了他们精神的寄托。

遗憾的是,自那过后几百年,海仙子再也没有出现过,时至近些年,在一线岛居民几乎快要忘记这回事的时候,海仙子才又陆陆续续出现过几次,但都是回应情侣之间许下的誓言。

不知是心理原因作祟还是海仙子当真的如此神奇,那些被海仙子回应的情侣竟真的都携手于老。

后来又是几十年,这里心照不宣的成为了情侣的圣地,小岛每诞生一对情侣,都会来这里许下誓言,希望得到海仙子的祝福。

这可是天好的彩头,若是哪对情侣真遇上了海仙子的祝福,那便是要风光大办的。

今日的誓言海滩,依旧有几对热恋的情侣依偎在一起,偶尔有男孩大喊着什么,还有女孩娇羞的笑声。

可惜,今天来了个没素质的家伙。

“我去你奶奶个腿!”叶吹气冲冲的跑到海滩,叉腰大骂:“狗日的老天爷,你的眼睛让狗屎糊住了!”

如此污言秽语,大好的氛围瞬间就没了,女子们纷纷皱起眉头,拉上自己的男孩便走。

转眼间,誓言海滩便只剩下叶吹一个人不知疲倦的骂骂咧咧。

“给老子等着吧,老子不会认输的,老子非要当个天下第一给你瞧瞧!”

叶吹越说越来劲,捡起一颗石头用力往海里砸,不知砸到什么,砰的发出一声闷响。

“老子非要当个天下第一给你瞧瞧!”海面上诡异的传来熟悉的声音。

“谁在学老子说话?”叶吹怒道。

“当个天下第一给你瞧瞧!”这次更简短,也更加清晰,终于让叶吹听出是自己的声音。

“莫不是……海仙子!”

叶吹可不是孤陋寡闻之人,一线岛人尽皆知的传说他也是知道的,这些年,他更是来拜访誓言海滩次数最多的人,可不管他以前如何求爷爷告奶奶,海仙子都从未回应过他。

海面上,一只七彩的鱼儿肚皮朝上,缓缓飘出水面,漂浮不定。

它的头上,有一个伤口正在流血,嘴里长着一颗雪白的珍珠,无论是谁,都能一眼看出此鱼的不凡。

“海仙子,是你吗?”叶吹兴奋的招手。

像是回应叶吹的呼喊,七彩鱼拼命的摆了摆尾,钻进了水里,但是很快又无力的飘了起来,不知生死。

“当个天下第一”又是一声传来,叶吹这次能确定,这话就是从那七彩鱼嘴里传出来的。

“咦,好像是条死鱼……”在海浪推动之下,那七彩鱼随波飘了过来,叶吹见其鱼肚朝上,显然和以前见过的死鱼没什么区别。

七彩鱼越飘越近,叶吹等不及,干脆跳下海将其捞了起来,七彩鱼落入他手,再次剧烈挣扎,噗沓一声,被叶吹脱手掉到地上,鱼眼里布满血丝,充斥着不甘与耻辱。

叶吹大吸一口气,暗骂自己不小心,连忙把它捧起来,见其嘴巴微张几下便不再动弹,刚好落下最后一口气。

“当个天下第一”

七彩鱼就这么死了,它嘴里的珍珠却仍闪烁着光芒,重复着叶吹的话。

“搞什么啊?”

见状,叶吹甚是遗憾,如此漂亮的一条鱼,拿回去送给树儿一定又把她高兴坏了,怎么就死了呢!

本着不让宝物蒙尘的原则,叶吹掏出七彩鱼嘴里的珍珠,挖了个小坑,将七彩鱼的尸体厚葬。

“安息吧,海仙子。”

“当个天下第一给你瞧瞧。”

直到这时,叶吹才注意到这珍珠的特殊,似乎这个珍珠可以无限制的重复他说的话。

“这……好鸡肋呀!”叶吹拿着珍珠看了好半天,除了一直聒噪的重复着他说的话,珍珠再没有表现出其它的作用,刚开始还很新奇,听久了便说不清的烦躁:“该不会就这么一直吵吵吧?”

“当个天下第一给你瞧瞧!”珍珠仿佛故意恶心人一般,不断重复着叶吹说的那句话。

“我警告你别再叫了哦!”叶吹最怕听唠叨,尤其是自己扯破喉咙的声音在耳旁一直重复同一句话,让他有种想把这珍珠丢掉的冲动,可这毕竟也算是宝物,说不定有什么神奇的功效,就这么丢掉也不忍心。

但若是把这个珠子带回家,一路上一直用他的声音大声重复这句话,到时候,恐怕连树儿也会替他感到羞耻。

“当个天下第一……”

…………

“妈的,去你的烂玩意。”

长时间夺命连环噪音之后,叶吹几欲崩溃,一时气急,将珍珠狠狠的丢进海里。

珍珠入海,声音戛然而止,叶吹顿时有种整个世界都清静的感觉。

叶吹暗爽之后,又是一阵说不出口的抑郁,似乎好事从来轮不到他的头上,他虽嘴上说着不会放弃修炼,可事到如今,连他自己都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

“没事,至少手还没断,我还能练剑。”

叶吹捏紧了拳头,挺直了腰杆。

海仙子莫名其妙的死了,再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叶吹带着最后的倔强离开了誓言海滩。

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某个人不久前离开的人又呵哧呵哧的跑回誓言海滩,来到七彩鱼的坟前,三两下将其尸体挖了出来,在海水里涮了涮,提起来闻了闻,皱皱眉,再涮了涮,再闻一闻,一脸满意的提走。

早上吃的包子都给吐了,叶吹此刻正空着肚子呢。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还是别浪费了吧!”

后来,一线岛再也没有出现过海仙子,有人传言,是因为叶狗棒在誓言海滩破口大骂,冲撞了海仙子,所以海仙子才不愿出现,这又让人们回忆起了那颗一线岛的老鼠屎。。

延伸阅读

三华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p3mf.shtml
三华儿童玩具成功开发了溜溜球,悠悠球,婴儿爬行垫,婴儿隔尿垫,户外垫,沙滩垫,野餐垫

欣源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d5zq.shtml
欣源家电是一家集销售,策划,物流,电子商务,礼品定制于一体的的综合型代理商,公司历经

世纪鑫通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yzuk.shtml
世纪鑫通管材主营方矩管、无缝方矩管、圆钢等。在冶金矿产-管材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

红宝石珠宝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giep.shtml
红宝石珠宝是一家专职经营玉石连锁、金银饰的连锁。创业者勤俭节约,艰苦经营。在激烈的市

索黛纳童装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syp8.shtml
广州市索黛纳童装服饰有限公司位于世界服装研发、生产、采购中心--广州,占尽天时、地利

圣亿作文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6ao9.shtml
写作,离不开生活,小学生写作,更离不开孩子的生活体验。用作文公式套在孩子头上,就像唐

阿布登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ny56.shtml
阿布登床上用品总部成立于1995年,是国内早生产美容床罩的厂家,至今有20年的生产经

乐家嘉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gsuu.shtml
暂无

beeplus联合办公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65f4.shtml
beeplus联合办公隶属珠海市蜜蜂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是一家以互联网技术、创新科技产

天翔加盟  http://www.all-bahamas.com/ache.shtml
天翔收腹机经销的电子血压计、按摩器、电煎药壶、中频治疗仪、收腹机、足浴盆、防褥疮气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是一个小故事之第三章

    收购消息公布的半个月内,一切风平浪静,看似波澜不惊的背后是否暗潮汹涌尚不得而知。反正夏天的活还是那么多,不是和光辉派来的几个财务部人员核对资产,就是和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人士进行账目核对,除此之外,一切工作照旧。公司运作正常,底下的人试目以待地迎接新老板,几个头头摩拳擦掌的准备竞争副总职务,谁能上,还

  • 真假美猴王之大话西游在线阅读第9节

    风卷云残横握长枪,格挡住迎面砍过来的长刀,如同坦克一般,压榨到旁边法师面前【审判】-暴击31,干掉那个元素法师,装备都来不及捡,长枪舞动,招架住快要刺向心口的匕首。开场紧紧一分钟不到,双飞不断有人挂掉,风卷云残这边就剩下两个人了,重剑那边剩余五人,林天不由对圣光骑士团的战斗力惊讶一番,现阶段装备几乎

  • 灰色的密谋第三章在线阅读

    叶青悠悠然然的醒了过来。叶青也不顾身上的污渍,连忙盘坐起身运气感受体内。只见身体杂质被清扫的一干二净,周天经脉也是被一一打通,整个人就如同脱胎换骨一般。丹田之中的白玉短剑停止了旋转,叶青将精神力轻轻的覆盖了上面。这柄短剑像极了他前世用的仙剑,前世虽然他的天分足够,但能够快速崛起的主要原因则是那柄仙剑

  • 御用女主,她跑了!在线阅读第4章

    李寻欢露出了怔愣的神色来。他知道阿飞绝对不可能说谎,李寻欢除去了鞋袜,也跟着盘腿坐在床上。他闭上眼睛,阿飞果然没有说谎,一坐在床上,他就感到整个人的情绪都瞬间平静了下来,原本焦躁不宁的心情也仿佛雨后的湖面一样,无比的安宁。内劲温柔地在筋脉里游走,像是慈母的手掌一样轻轻抚过。一盏茶时间后。李寻欢睁开了

  • 重生异能俏娇妻在线阅读第五章

    没过一会儿,伴随着一阵脚步声,程菡竟看到二十多个人从这边的走廊路过,走向程菡刚刚过来的那个方向,而那边只有一个房间……天哪,这些人该不会就是冲着那个男人来的吧?这时,伴随着一阵门铃声,程菡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星南,你在里面吧?赶紧给小姨开门!”小姨?程菡心里有些纳罕,这些人……难道是那个洛星南家里

  • 重生后我有人撑腰了在线阅读第9章

    叶冬一看这邹医生是误会了,连忙要说什么解释一下。但是邹医生却转身去拿工具了,直接被岔了过去。再看何诗,何诗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没有说什么解释一下,看样子应该是不屑于解释。这让叶冬有些沉默,咬了咬嘴唇也没说话。时间不长,邹医生给何诗上了药,并且用纱布包扎上了,看着白修长的手指前端多了一个圆滚滚的纱布

  • 逢魔问道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一个月以后。——清晨,苓芝家——“凌枫,你说你要离开?”苓哲冷着脸望着萧凌枫和他身边的陆婉晴,“理由。”“苓哲哥,我在这里待的时间越久,你们就越危险,我是自己心甘情愿帮助苓芝的。至于这后果,我自己来承担就够了。我想,你这个当哥哥的不会希望你最疼爱的妹妹再和血狼门有一点瓜葛。”“可是你也不能和血

  • 霍先生的心上人青云台上 修行初始

    第七章青云台上修行初始花白的胡须迎着晨风微微抖动,面带慈祥笑容的一位“老学究”。这就是秦淮对这仅存的十位明字辈前辈中年纪最大一位的第一印象——向明远。向明远一身白袍,眼神温和的扫过青云台石板上盘坐的数百个年纪不大的试学弟子,咳了咳嗓子,百年沧桑的嗓音在众人耳畔响起。“老夫向明远,一年以后你们中的一部

  • 紫风传在线阅读第1节

    “粑粑,麻麻说这些钱都是米粒的压岁钱,米粒要好好保留着,不能给粑粑。”云城,某别墅。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面容精致,一双粉嘟嘟的小手把一个小猪佩奇的袋子紧紧抓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警惕的情绪。“咳咳,米粒啊,粑粑现在不是在跟你商量吗?咱们爷俩谁跟谁啊?再说我又不是不还给你,要不我看这样好了,你看这些毛

  • 男友冬眠九个月怎么破在线阅读第四节

    事实证明,这场角逐也就是原意哥哥一个人的独角戏,甚至原意都不知道他在杠些啥?说没有钱吃不起东西的是他,最后气鼓鼓去结账的也是他,做人为什么就不能真诚一点呢?原古回来的时候,特傲娇。原意看他脸都要抬到屋顶去了,“哥哥,你看得见路吗?不怕摔着吗?”最伤人的往往就是最无意说起的话,最让气氛尴尬起来的通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