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英美]所有人都觉得我不是在做梦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白孤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按照源纯对剧本的理解,如果中也是小天使,太宰就是小恶魔。

作为最后一个被攻略、还是在玛丽苏死前才告白的人,源纯其实并不确定太宰到底算不算被拿下了。

纵观全部恋爱线,概括一下大概有如下几个方面——

中也&敦&乱步线是清新小甜文,森是酷炫霸总文,红叶&镜花&樋口&与谢野线是大橘为重百合文,芥川线是狼狗变奶狗文,广津&福泽&国木田线是撩拨正经老干部文,安吾线是迫害社畜(?)文,织田作线是老父亲的关爱文,瓦利亚线是虐恋情深文。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的路线不能塞进上述路线中,即Xanxus和太宰治。

Xanxus老哥意志坚定,不管玛丽苏是撒娇卖萌、撒泼打滚还是撒野哭号,他从始至终不为所动,一心一意、无比专注地追着沢田纲吉死磕,在令源纯佩服他有原则的同时,还不禁对他的性向产生了一丝丝的怀疑。

至于某绷带浪费装置兼自杀狂魔……

这位手握剧本的高智商大神跟玛丽苏的互动看得源纯背后发凉,他套路一层接一层,黑泥一波接一波,一边毫不吝惜地表达自己的爱,一边把玛丽苏折腾得死去活来,被卖了还在帮忙数钱。

他们已经不是单纯的虐恋情深了,源纯也想不出该怎么形容,总之不是人类能触及的世界就对了。

基于这些,源纯对太宰的态度是警觉,试探,以及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的兴趣。

她对这个男人好奇,就像对方好奇她一样。

但两人之间还是存在些许不同之处的。

源纯作死的目的不在于去死,而在于享受不确定因素带来的在死亡边缘大鹏展翅的刺激感,这是她的乐趣所在。

太宰嘛……把一切都看得太清楚了,又找不到消遣的渠道,就会觉得很孤独,孤独到认为“生存”完全没意义。

|||

“你在想什么?”太宰不满地撇撇嘴,他把手伸到源纯面前晃了晃,“怎么不说话?”

源纯回过神,“在想中也怎么还不出来,他不觉得里面热吗?”

“大概是被绊住了吧,”太宰打了个哈欠,“算算时间,也该有几只羊逃出来了……”

太宰展现出了神奇的预言技能,他话音未落,源纯就看见神色颇为郁闷的中也打着电话,踢踢踏踏从咖啡馆里走了出来。

“……说了多少次,这种时候要谨慎些啊!”中也明显生气了,但他仍然在努力抑制内心的怒火,尽量让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冲,“知道是陷阱就别往里踩了……”

电话对面的人回了几句话,源纯离得稍远没听清,但太宰听到了,他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眸色愈发阴沉幽深,直勾勾地注视着中也手里的电话,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啊,好可怕,黑泥要溢出来了呢。

不过他竟然会在意这种事……看来还不算彻底没救。

源纯默默地想。

|||

今日的调查告一段落,双方在路口分别。

太宰回港黑向森鸥外报告进度,中也则赶着去捞被抓的小弟们。至于源纯,她目前给自己的定位是中也的腿部挂件,自然是中也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临走前,太宰跟源纯交换了联系方式,他表示希望双方经常交流,随时分享对人生的新体验和新感悟。

源纯心想把我当吐黑泥的垃圾桶就直说,装饰得那么冠冕堂皇骗谁呢,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

“……离那个混蛋远一点啊。”中也不满地嘟哝,“他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源纯笑眯眯地说,“只是礼貌性地存一下。”

“叮咚”一声响,一封邮件钻进了源纯的收件箱,她戳开一看,不由得失笑,在心里感慨太宰真的是太坏了。

中也警觉地竖起耳朵,“怎么了!”

源纯举起手机,让中也能看到屏幕上的字,“太宰说,他让包围羊的基地的黑蜥蜴们撤了回来。”

中也闻言,憋屈得脸都皱成了一团——可恶!我自己也可以救人啊!不需要你个混蛋插一手!

欠人情,尤其是欠太宰治的人情,是真的不好还,鬼知道他会提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报恩要求。

中也打了个哆嗦,心里一阵发毛。

|||

夜晚越静谧,吵闹声就显得越清晰。

或许是因为白天港黑的袭击,或许是积怨已久,总之,晚饭的时候,中也和其他羊们在餐厅里发生了争执。

源纯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整整五分钟,她的手一直搭在门把手上,但始终没有用力气推开那道并不重的门。最后源纯闭上眼睛,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这是羊内部的问题,是他们必须要解决的矛盾,源纯这个只加入两天、且未得到认可的人,没有插手的资格。

|||

月光温柔地洒向大地,隐约照亮了没有路灯的漆黑小路。

源纯漫无目的地闲逛,走着走着,兜里“嗡嗡”震动了一下,她以为是太宰来消息了,停下来靠着墙,拿出手机,解锁。

屏幕散发着莹莹的柔光,显示出新收到的邮件,是未知联系人:【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期待已久了。】

源纯的瞳孔微微一缩。

浅黄色的光从天而降,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周围的空间破碎又重组,玄妙的领域覆盖封锁了原本的小巷,一面面半透明的墙拔地而起,墙上流转着写满古奥文字的光带。

异能力·亚空间拘束。

源纯缓缓吁出一口气,“……兰堂先生。”

前方的屏障层层分开,闪出一条道路,兰堂踏着璀璨的光一路走来,停在了源纯身前,他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好久不见,真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你。”

源纯挑眉,“抱歉,我失忆了,不记得你是谁。”

“你很谨慎,”兰堂赞许地点点头,“虽然理由非常烂俗,但就它吧,我已经为你铺好了后路,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他真的认识我,但我确实不记得剧本里有这个人……

源纯面上保持着冷静,同时脑子转得飞快,转瞬之间罗列出所有可能性,一一排除后,剩下了唯一的真相。

“我以为瓦利亚打算让我自力更生呢。”源纯乖巧地笑道。

其实她更想说自生自灭,但抱怨的意味太浓了,不符合她对Xanxus死心塌地的人设。

话说回来,她都决定跟瓦利亚和彭格列一刀两断保平安了,结果接头人这时候上线,真令人烦恼。

“怎么可能。现在是关键阶段,BOSS的计划不能有任何闪失。”兰堂神情严肃,“羊就算了,我不出手,港黑绝对能查到你的身份——你把你的出入境记录抹掉了吗?”

源纯:“……对不起啊,我太菜了,没有点亮黑客技能。”

兰堂微微一哂,“我帮你造了个还算完备的假身份,现在认真听,你有一分钟的时间去记忆。”

源纯,出生在某秘密研究所里的实验体,接受改造后,并未获得异能,但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体质变异。八年前荒霸吐事件,实验室被炸,源纯是除兰堂以及逃逸的荒霸吐外唯一的幸存者,受到巨大能量的冲击,失去记忆,被孤儿院院长捡走收留。

一个星期前,源纯异能觉醒,再度失忆,无意识地打伤了孤儿院院长,逃出孤儿院,懵懵懂懂四处游荡,最终来到了曾经实验室的旧址、现在的擂钵街,被羊之王中原中也捡到,带回家。

兰堂:“记住了吗?”

源纯:“………”这位大叔,你这么有写狗血文的天赋,当什么卧底混什么黑/帮,去写小说啊!

“记不住也没办法了,”兰堂叹了口气,“我还有件事要去做,顾不上你了。”

“我没有背叛BOSS,但我必须要弄清楚……”

兰堂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忽然一挥手,空中裂开了一道道漆黑的缝隙,缝隙里钻出一朵又一朵的黑色火焰,它们以兰堂为中心,沿顺时针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最终掀起一阵压抑着狂暴之意的黑色火焰龙卷。

源纯目光凝重,她一步步倒退,躲过火焰龙卷的侵袭,最终停在亚空间边界的前方。

不能再往后了,那些伫立的墙壁一看就很危险。

但龙卷还在继续扩散,留在原地,迟早会被吞噬。

该怎么办?

刹那间,源纯心中闪过千头万绪,她冷静地将它们一一捉住、整理清楚——

首先可以确认的是,兰堂不会杀她,至少不会在这一刻动手,否则他没必要吩咐她记新人设。

但兰堂现在又摆出了一副要毁灭一切的架势……

是在演戏?给谁看?空间外有人来了?

整个亚空间忽然狠狠一颤。

兰堂嘴角一挑,露出浅浅的微笑,黑色的火焰龙卷停止扩张,朝内收缩到极致,再猛地向外膨胀。

“轰隆”一声巨响,内外一齐作用的情况下,亚空间彻底破碎,无数晶莹的碎片被灼热的风吹开,纷纷扬扬飘散,如同一场安静坠落的雪。

源纯被冲击波掀翻,横飞出去,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喂!你没事吧!”中也操纵重力,稳稳地接住源纯,抱着她安全落地。

源纯头晕目眩,眼前的视野花成一片马赛克,她艰难地摇了摇头,“我……”

“别乱动。”中也小心翼翼地把源纯放在地上,脱掉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然后他站起身,面无表情地望着兰堂。

中也:“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犯人就是你!”某个声音抢先一步,道出了真相。

中也:“………我先找到的凶手!你闭嘴!”

蹲在墙头上的太宰歪了歪头,朝中也做鬼脸,“呸!是我先!你怎么可能这么聪明,小傻子。”

“是我!你才傻!”

“你傻你傻,你最傻!”

源纯&兰堂:“………”啊,又来了。

“不如你们分别阐述一下彼此的观点?”兰堂看不下去了,勇敢地站出来打圆场。

“我先来!先说的人赢!”太宰从墙上跳下去,手里把玩着一支/枪,“你的说法很完美,只有一个微小的错误,而正是这个错误,让你暴露了。”

“以擂钵街的地形,你在中央遇见荒霸吐时,是看不到大海的。”

兰堂微微一怔,“的确……擂钵街是个盆地。”

兰堂垂下头,双肩抖动,似乎是在笑,笑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低声道:“但我真的看到过海……在八年前。”

|||

源纯没料到兰堂竟然自曝了卧底身份,虽然他并没有透露自己来自彭格列,但如果之后港黑有心去查,应该也能明白十之八/九。

八年前,彭格列截获了一条在岛国发现强大异能体的秘密情报。出于提早防范的目的,彭格列九代目派出了两名间谍前去调查。

其中一个人效忠于九代,另一个人效忠于瓦利亚,这个人就是兰堂。

两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成功潜入实验基地,见到了传说中的异能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兰堂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黑色的火焰爆发,灭世般吞没了一切。

“原来是这样啊,”太宰恍然大悟,“那你为什么要攻击小纯呢?”

“她是那间实验室里的实验体之一,”兰堂微笑道,“我在某个培养舱里见过她,研究人员用她测试人类与荒霸吐力量的兼容性。当时标签上写着她没有异能,但她是唯一的幸存者,身体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变异,所以被留下了,没有被处理掉。”

“不过现在看来,她的异能只是当时没有觉醒而已。”

太宰立即把目光投向源纯,他鸢色的眼眸里充满兴趣。

中也的眼底却泛起了沉沉的怒意,他的眼珠朝源纯所在的位置转过一个微小的角度,但不知出于何种想法,他最终并没有看她。

源纯则死死盯着兰堂。

她一言不发,这时候不需要说话,千言万语都不如沉默来得真实。

她单手撑住地面,艰难地支起上半身,眼睛微微睁大,懵逼、迷惑、难以置信、呆滞等情绪依次闪过,完美地演绎出了一位被事实震惊到头脑一片空白的失忆少女该有的模样。

我真的太棒了,谁来给我颁个最佳表演奖啊?感觉自己都能去竞选奥斯卡了。源纯骄傲地想。

兰堂将太宰和中也的反应尽收眼底,他眨了眨眼睛,用充满希冀的目光望向中也。

“中也,该你了,请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不,不不不,我不想等了,我只向你求证一件事……”

兰堂的眼神愈发狂热。

“你是不是荒霸吐?”

延伸阅读

福斯尼洗衣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dwef.shtml
福斯尼品牌(洗衣)干洗连锁加盟机构作为中国的干洗连锁品牌,专职从事(洗衣)干洗店连锁

尚易优家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suqs.shtml
http://www.sayihm.com/zhaoshangjiameng/

TOPDIVE渔具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n8wf.shtml
TOPDIVE渔具集设计开发、生产制造、市场营销于一体。Neoprene小件导师运动

琅琊台干海参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bftg.shtml
琅琊台干海参加盟详情青岛大禹渔业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捕捞、港务、养殖、加工、物流、投

窈窕丽人美容养生馆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bvft.shtml
窈窕丽人美容养生馆提出“源初美容养生”理念,以美颜SPA、抗衰养生和产后恢复为3重主

鲁冰花工艺饰品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gno4.shtml
杭州鲁冰花工艺饰品有限公司是专职制作徽章、饰品、礼品、景泰蓝、锌合金、铅锡合金、钥匙

广谱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g4sc.shtml
广谱渔具成立于2008年。生产,经销,批发渔具、渔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久久顺炒货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6cge.shtml
武义意升食品炒货有限公司座落在浙江美丽的山水旅游城市——金华市武义县,本厂创建于19

京思国际口才教育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s7vm.shtml
京思国内外口才教育是一个非常好品牌,它隶属于华谊道尔顿集团旗下。是一家专注于少儿语言

踏龙电动车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s1og.shtml
踏龙品牌创立至今,始终专注于发展中国低碳经济,专注绿色环保动力行业,与电动车行业一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我的丧尸女友之第十章(10)

    “费里君认识他?”本田菊有些迟疑地询问。泽田纲吉是个日本人,一直在日本生长着,应当和费里西安诺没有任何联系才对。于是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泽田纲吉整个人从峭壁掉下来的情景,一时间呆了。本田菊震住了,卧槽,这不会出人命吗?!费里西安诺揪着张脸,露出冥思苦想的神情。“很熟悉啦……呐呐,他叫什么?”“

  • 灵动武天第十章在线阅读

    裴天舒手里拿的这个话本,是他在书铺里给他媳妇淘的,讲的是前朝有名的女将军霍璃的故事。霍璃乃是前朝开国皇帝付新心腹霍幽之女,她自幼好骑射,在宛城被数万胡骑围困时,以十三岁稚龄,率十余死士突破重围,请来援军,解宛城围。付新登基之后,嫁于其三子魏王,做了魏王妃。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算完了,那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勇

  • 现代火影之金色火焰之狼王的诅咒(4)

    刘明和段家四兄弟、清影互留联系方式之后,见他们朝着野外的方向走去,为了练级,他们一刻也不能耽搁。清影走在他们后面,刚走不远,就回过头,正好与刘明的目光对上,在那一瞬间,刘明看到她脸色变得微红,紧接着她飞快的把头转了回去,慢慢的消失在刘明的视线里。《仙侠剑》官方早已发出悬赏公告:以现实时间一个星期为准

  • 原来我不是人之第七章

    见肩上的小家伙安静下来了,郝文渊松了口气,想到刚刚照面就吓得逃跑郝文渊眼神又沉了沉,速度加快了几分。快到飞艇的时候听见笑声歪歪头看看挂在肩上那一抹白嫩嫩的腰,把人捞起来托着屁、股抱好。小小愣了愣刚要抬头,一只大手过来按着后脑勺又让他趴在肩上起不来被人像抱孩子一样抱着,小小不自在的动了动屁、股,感觉抱

  • 逐梦启航第八章

    顺利拍到蛇的照片,他们一行人立马从这条路撤退。在小镇居民的指引下,他们走了另一条相对宽阔的路。刚刚的事让喻微现在还有点害怕,她走在路上总是下意识看看周围的环境,稍微有个风吹草动,身体也会轻微地颤抖一下。“喻老师,你走我身边。”陆予成注意到了她的反应,低声交代道。他还怕喻微不同意,说完脑海里想了一堆理

  • 玄幻:我成了灵虚洞天大长老告白

    晚风轻拂,皎洁的月光轻柔的洒在两人手牵手回家的人儿身上,两个人显得格外的温馨与般配,似乎谁也不能拆散他们一样。“若白,今天我见了婷宜,婷宜说三年太久了,我们都变了。”夏暖终究还是问了出来,是啊?当初形影不离的五个人,现在四分五裂的,如今见了面也是十分的针锋相对的一股□□味。夏暖和婷宜一样,都期待大家

  • 玄幻:从捡尸武帝开始她对他,大概是有些喜欢的

    唐全意有几分江湖大姐大的气质,能容人,能担事。她曾和辛榆坦白说过:“第一次见你,我觉得你是不好相处的人,就是比较高冷。”但唐全意是小太阳,最能治高冷。两人是室友,朝夕相处发现很对彼此的脾气,因此成了闺蜜。花斐也是先和唐全意交好,才和辛榆由普通同学变为好朋友。辛榆可以和客户正常地进行工作上的沟通和交往

  • 将军归来在线阅读第三章

    雪地钻机车的成像图上,什么都没有扫到。但是钻头实实在在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坑底的歹徒甚至看到了飞速旋转的钻头和什么东西碰到一起后,一瞬间迸射出的金红火花。大钻头立刻被停下了,从机器噪音中逃得一命的众人松了一口气,然后纷纷拿着工具,踩着雪泥滑下坑洞。按照雇主的要求,接下来的活儿就不能交给机器干了,他们得

  • 我在漫威无限召唤第8章在线阅读

    “咦?首领!难道他们发现我们了?居然向来路走了。”首领闻言,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大惊小怪的手下!这一百多米的距离,大汉领土内的其余守护者或许有着这样的能力,能够发现他们的隐藏。可这王越断然做不到!来到这帝都之前,对于这个守护者,他还是做了一些调查的。而这王越也是几位守护者中最弱的一位,要不然,他也不

  • 甜文女配重生了第8章在线阅读

    梁山的身上神纹明灭,渐渐编织出恐怖的雷光,在他的身体四周环绕。他就仿佛是传说中的雷神一般,身上缠绕着电环,手中擎着雷光,十分恐怖。轩公伫立在远处,只是静静地看着梁山,微微皱眉。他认识这个神术,这是有莘氏的传承古术,唤作大雷音诀,据传是有莘氏的某位老祖,在一种太古凶兽的身上观摩得来。他在年轻的时候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