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之真的离规君

作者:醉又何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美人,陵少向你道歉,你让你的护花使者放过我吧。”沈继陵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大的压力,“哎,小美人你确定他没事瞒着你吗?陵少现在可是金丹期都怕他呢。”

沈继陵为自己的嘴贱付出了点代价。

秦离握上邹弃的手,担心他把主角得罪狠了,可能会被记仇的人报复。

沈继陵眉梢抖了抖:“你们是在我面前秀恩爱吗?怎么手就牵上了,小美人我也要。”

“你的嘴能吐出句像样的话吗?”秦离怒瞪。

“你都把我衣服脱光了,不就是想和我搞三人行吗?”沈继陵骚得很,挺了挺偏向古铜色健硕的上半身。

秦离盯邹弃:你为啥要把人衣服扒了?

邹弃皱了皱眉:“污言秽语。”

“我……”沈继陵脸色骤变,他没料到自己真的会栽在筑基期修士手上。

他能把人打自己脸的暗劲移转,却不能完全抵消就该明白对方难对付。

邹弃微不可察地扯起丝冷笑,得罪了他能全身而退的人还没出生。

秦离仍然在状况外,以他的视角什么都没发现,就看到两个人对立站着,除了沈继陵的脸变得太明显,他隐隐察觉到异样。

“小美人……”沈继陵。

邹弃眯眼。

沈继陵改口:“咳,这位道友钱我还你,你让他给我解开弄在我蛋蛋上的东西!”

“啊?”秦离茫然。

“我蛋蛋啊!废了就断后了呀!我要哭晕过去的。”沈继陵苦脸,“我还没破处呢,都不知道和女人做是什么滋味呢!”

“……你金丹期向我个筑基期求助?”秦离。

“因为是你的护花使者,肯定会听你的话啊。”沈继陵。

秦离:“他不是,他是我的师弟。”

“你就说你要不要钱?”沈继陵才不想了解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要就让他给我解了。”

“不要、滚。”秦离。

“你说的不要哈,下次可不能再找我要了。”沈继陵道。

“不行,你得还,那是我的钱被你偷了。”

“不管,你说了不要。”沈继陵露出得逞的笑,闪身到了秦离身边,挑起人的一缕青丝,扣到自己嘴边,“小美人后会无期。”

亦时,一句话响在秦离识海中:再给你个忠告吧,你不要太信任你的师弟了。

秦离知道自己不该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的,但是看过小说的他十分清楚沈继陵的人品,嘴会贱却不会挑拨离间。

前有隐瞒,后有此言,两件事如巨石压在心头,他娇艳的脸惨白。

“那个人对你说了什么?”邹弃询问,稍顿,“关于我?”抬手摸了摸秦离的头,“就不用说了。”

“?”秦离。

邹弃把秦离乱飞的短发捋在耳后,手指又顺着侧脸轮廓勾起了他的下巴:“我会让你慢慢知道的。”

……

经过之前可能算作坦诚交心的谈话,秦离发现自己似乎有点依赖和黏着自己的师弟了。

感觉自己跟在邹弃身后,就会被宠着的想法是什么鬼玩意,他作为一个大男人该是他宠别人。

“我怎么又遇到你们了。”熟悉的欠揍语调。

秦离嘴刚动。

沈继陵立马摆手:“没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钱的。”

秦离眼珠子朝他桌上的酒菜扫去。

“就这顿饭钱,已经结了。”沈继陵道。

秦离轻哼,拉着邹弃一屁股坐在他对面:“小二添两双筷子!”

沈继陵目瞪口呆。

“不行不行,我一个人都吃不够,你们再来要饿死陵少。”

“你再多点几道菜呗。”秦离冷笑。

沈继陵嘿嘿两声:“这倒不用。”

他的筷子快得如闪电,风卷云残地把桌上的菜吃得一干二净。

秦离注视着他好整以暇地擦了擦嘴,顺便打了个饱嗝。

小说里写沈继陵抠,他此次深切感受到了,能让对方心甘情愿自掏腰包的人,恐怕只有他的姐姐温茹了。

“我吃饱了,你们请慢用。”沈继陵装模作样道。

“客官,你们要的筷子。”小二走近看到桌上空荡荡的菜盘,筷子有些递不出去了,“您们还吃吗?”

“在那桌,上三道你们的招牌菜和一道莲藕排骨汤。”秦离指了指另一张干净的桌子。

“那我先把筷子放那桌上?”小二。

“嗯。”秦离。

沈继陵揉了揉撑大的肚皮,眼睛滴溜溜地转,准在打什么坏主意。

“小美人,你是不是放弃向我追讨债务了?”

“放弃?不可能会放弃的。”

“可我真的没钱。”

“邹弃,你帮我看着他。”秦离道。

沈继陵捂胸:“你要干嘛?”

秦离淡淡瞥他,头也不回地向账房先生那边过去。

沈继陵懂了,小美人学聪明了。

“请问,那边靠近窗户的桌子,穿着黑色衣服的客人结账了吗?”秦离问。

“还未。”

“哦,等会儿把我刚点的菜一并算到他账里。”

尽管身在远处,沈继陵仍然听到了他讲的话:“小美人这可不行。”

“那你还钱。”秦离折返。

“没钱。”

“那就结账。”

“陵少才不要给你们吃白食。”

“所以?”

“陵少走了,你们替我结账吧!”沈继陵大笑两声,人就失去了踪影。

走得毫无痕迹。

消失的情况似曾相识,秦离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

那个假扮“离规君”的人不就是这么消失的。

“算了,我们吃饭吧。”秦离表现得很佛。

邹弃确实没有察觉到丝毫灵气波动,人就像隐身了样,抓不到半点迹象,只好同意了他的话。

秦离悄然留了个记号在桌上,就和同门师弟安心用饭,谈论着将近的拍卖会,话尾终于说到他们两人忽略许久的事。

“邹弃,你考虑过去上界吗?”

“实力足够的时候吧。”

秦离点头:“你说四大仙门知道上界存在吗?”

“……”邹弃,“菜要凉了。”

“好吧,吃饭。”

夜色降临,酒楼客栈都关了门,街上更遑论人影了。

所以当有一道动来动去的阴影就格外明显。

沈继陵翻出酒楼,活动了两下筋骨,为自己吃了顿免费晚餐高兴。

双手枕在脑后,踩过水洼,吊儿郎当地走在无人的青石板路上,晚风携着湿意吹过,撩起了他额前的发。

他凝视着前方的转角。

撑着油纸伞的人款款行至到他面前,月华盛在眼中,淡淡的冷,寒到心底。

“……离规君?”沈继陵纳闷自己怎么会被对方盯上,他做的事难道暴露了?

下一刻,肯定了他的想法。

“你的目的。”

“目的?我什么目的?”

“宗师是你。”

沈继陵看着抬起伞沿,真正的离规君在伞下也在看着他。

“离规君想怎么做呢?”他轻笑。

“……不要再利用我的面容出现。”离规。

沈继陵眨了下眼:“我若说不呢?”

“……”

“我可以多管闲事,但是不喜欢别人多管闲事,离规君你让我不高兴了,我给个小回馈没问题吧。”沈继陵坦然地双标。

“是吗?”离规垂眸,无甚情绪。

“陵少其实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离规君日后别在做让我烦恼的事情,我不会给你惹麻烦。”

“你已经惹了。”

“什……”

细雨早就停了,水浸染过的夜晚透出入骨的凉。

月色之下。

“阁下就是离规君?”罩在黑袍里瞧不清面容身形的人从墙中穿了出来,不止一位。

五位气息诡谲的人锁定住他们。

离规睁眼说瞎话:“他是。”

沈继陵未料到会遭此指示,反应也快:“都说离规君脸上花纹缭绕,你们应该知道谁才是离规君了吧。”

“是他冒充我。”离规君道。

沈继陵咬牙切齿:“离规君,你可真是愧对你这身气度了!”

“你瞎。”离规君即秦离没忍住怼人的心,崩了点世外高人的人设。

“你蠢。”沈继陵不甘示弱。

秦离:“白痴。”

“你才……”

“两位,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来者终于打断他们的幼稚对话。

“走你个锤锤,你说啥就是啥吗?陵少多没面子。”沈继陵反唇相讥,毫无征兆地就出手了。

秦离随着记起越多的小说剧情,暗自头疼,他被沈继陵坑惨了。

而且因为《盗爷风流》处于连载状态,他并不知晓后续发展,背后的势力情况他同样不清楚。

“离规君,你确定要看着陵少被分成片片,无动于衷吗?”沈继陵和人打了半天,结果和自己一样被盯上的人却没动静,暗自琢磨起脱身之法。

“不要再冒名顶替。”秦离不觉得自我的主角会听他的话,但还是要强调自己的态度。

沈继陵方想说,你再叽叽歪歪陵少就不管你了的话,瞳孔霎时放大了些许。

一口气梗在胸腔没上上来,差点闷死,其他五位陌生修士却是直接软倒在地。

此时,芊白的玉手轻轻搭在沈继陵肩头。

“你可以动了。”秦离移开手,恰巧滑过了对方的发带。

沈继陵猝不及防地伸手,握住了这只触碰过自己的手,眼角眉梢全是轻佻的暧.昧笑意:“离规君用的什么香?方才闻到了,忽然又没了,勾人得紧。”

“别瞪,先把香料告诉我。”

“你奈何不了我的。”

秦离觉得今日实在不宜出门,连续被调戏的事,怎么就落到他身上了?!

而且今夜,没有人帮他教训登徒浪子。

秦离放弃想要抽回去的手,他很了解沈继陵身上还有个保命金手指,小说进展中即使是合体期老怪也无法察觉。

而他只是一位虚假渡劫期境界的真筑基期修士,虽然使用破碎神魂的力量可以勉强达到合体期,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用。

身体里另外一个意志见到沈继陵以后,已经多次蠢蠢欲动了,至少不能让主角发现自己的杀意,否则他个小炮灰拿什么和主角拼命硬。

沈继陵对面前的人走神,挑了挑眉。

油纸伞掉在地上滚了几圈。

沈继陵揽住了秦离的腰,低头在人发间轻嗅。

“离规君身上的香我似乎闻过。”

两人的十指相扣。

“……小美人。”

“哦,还有小美人的师弟。”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胸口猛地一痛,让他松懈了稍许。

怀中的人逃离。

“有病。”

沈继陵凝视着眼角燃起热意的人,生气时的离规君犹如绽放的红莲,魅惑他人坠入守护红莲的业火中,烧得不留半点痕迹。

“有病。”秦离气得爆炸,却骂不出更脏的话。

延伸阅读

都市之万界生态管理者之第三章  http://www.tuimie.cn/tiv.shtml
天空一片湛蓝,明亮又温暖的阳光穿过一团乳白色的云朵落在阳台的吊篮藤椅里,女人靠着背垫

漫威:我有超能力列表在线阅读故事  http://www.tuimie.cn/ga2m.shtml
啪!白子入局,黑子却迟迟不见动静。柳雁雪一手轻击桌面,一手两指夹着黑子,可思绪却早已

网游之圣机甲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tuimie.cn/6920.shtml
林天在完成第一个任务后,开始接下个任务。任务期中,林天一共又完成了三个青铜级任务,而

我!瘟神!准备就绪  http://www.tuimie.cn/t19.shtml
几个小混混一时间竟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好,一面不忍心放弃那昂贵的佣金,一面又为自己的

LoL之最强外卡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tuimie.cn/ypfh.shtml
不管什么时候盖伦都是板着个脸,他的手下即使是比较亲密的将士都很少见到他的笑容,听老人

氦金超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tuimie.cn/psaq.shtml
【第二天白天黑色花园】“异影,你的新服务生和保安来了。”异影转头看到蝰蛇说的来应聘的

今天咔酱报恩了吗[综]之氪金大佬?【求收藏!】  http://www.tuimie.cn/gcsg.shtml
在猎户身边站了一会儿,猎户再次主动找到叶尘。“新来的冒险家,可以再帮我一个忙吗?”任

三界纪闻让爱情开始发芽  http://www.tuimie.cn/s1kj.shtml
两个星期过去了,安儿心情一直没有好转,而彬斌也一直压抑不了心里的情感几次情不自禁的来

[综]世界第一医师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tuimie.cn/nm3e.shtml
前战线军事急报,皇上命十九皇子南宫翾火速前往军营,不得有误。南宫翾辞别皇上,健步如飞

寻爱上弦月(全)重新做人  http://www.tuimie.cn/xm4v.shtml
有位同学正在喝矿泉水,听我来了这么句话,“噗嗤”一口就喷了同桌一脸。全班鸦雀无声。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倾天有幸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秋,长乐镇的银杏树落尽最后一片叶子的时候,天气已然变得十分寒冷,萧萧的北风似是一下子刮了起来,打在人的脸上,如钝刀子刮过,辣辣的刺痛。天还没大亮,街上的铺子尚未全开,却也并非全部紧闭,卖早点的铺子更是早早就打开门做生意了。“黄大娘,您今儿起得早啊?”卖杂货的郑大娘子看着对面挎着篮子要出门的黄大娘笑

  • 大唐中兴志在线阅读第5章

    邱浩霖给汪汪队报了名参加靓狗大赛,时间落在日历上,是下月29日。邱浩霖给色色打电话,色色说:“我试一下吧,裴总不一定会同意。”“裴总,29号我想请一天假。”色色说。裴总说:“去做什么。”色色说:“帮朋友参加靓狗大赛。”裴总说:“一定要去?”色色说:“我需要出去换换气,接触一下外面的人。”裴总说:“批

  • 二次元召唤宝典第五章

    冯安安咬着唇瓣,把个浅色的唇瓣咬得艳粉一片。双手还绞在一块儿,指间泛白而不自知。她自陈双身后走出来,站在谢其赞身前,将心里头的话说了出来,“我嫌你脏。”谢其赞这脸色都变了。他一把就扯住冯安安那领子,将她跟扯小鸡似的就扯到跟前了,凑近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是我不嫌你脏。”陈双一听话就知道事情不妙,“

  • 主宰三国第2章在线阅读

    久处黑暗的眼睛便被光线照耀的根本睁不开,李陌只好闭着眼睛,哗啦啦的水声传进李陌的耳朵,听到水声,李陌是欣喜若狂,这说明自己还活着,自己还没有死。不过李陌的想法马上就变了:“妈蛋的,这不会是黄泉吧?”李陌的担心马上就被打破了,因为他听到了两个女声。“姐姐,你那里真大!”其中一个女声娇柔清脆,如黄莺出谷

  • 天才莫闲之家人

    林从巧迷迷糊糊之中听到院子门‘吱呀’地响,于是伸手推了一下旁边的丈夫:“眭正有,你听,是不是小然回来了。”下午林从巧一家出工回来,就发现女儿眭然留了信就走了,她在信里写说要去市里找江建国,要和他在一起,这可把他们一家给气坏。不过这种关乎女儿名声的事情,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找人,但是爷俩摸黑到处找了

  • [综]剧情扭曲者之至少对我来说,他是好人

    6人跟着新的领路人走向1809号房。这里的格局虽然和KTV如出一辙,但包房外的环境却安静得让人觉得诡异。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以外,完全听不到一丝一毫包房内举杯同饮、欢唱作乐的声响。忽然有一扇包房的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踉踉跄跄地走出来一个穿着暴露的金发美女,似乎是喝醉了,她捂着嘴往厕所方向两步一趔趄地走去。

  • 末世种田难在线阅读第七章

    回到家,魏宇轩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出来,叉开腿,仰躺在沙发之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啤酒。啤酒是魏宇轩新身体的原主人魏倾城,家中冰箱里自带的,魏宇轩前世虽然有很严重的烟瘾,不过却没有什么酒瘾,既使祂很能喝,可以说算是千杯不醉,而且祂也从来没有喝醉过,但祂就是对酒产生不了瘾,平时抽抽烟就可以了,以往去

  • 综英美 英雄无法拯救世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自己就连接乾坤空间,突然在空间的中心出现了一到光门,自己就紧随着踏进了光门,紧接着扬州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没有人发觉出异样。李辰用旁边的水照了照,自己这副清朝人的模样真难看,自言自语,“还真是强大”。心里盘算了一下,现在离剧情开始还有三年,自己可以做一些准备,将自己带的金项链和金戒子卖掉,应该够自

  • 网游:杀怪就变强在线阅读真相

    “姑娘等在下片刻。”那男子说完就进屋去了。“真是个奇怪的人”凤锦音心里想。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应该是个隐居田园的武林高手。只是这房屋很新就像才建好的一样,炤台上纤尘不染。“姑娘突然造访是有何事相求?”男子突然就出现在凤锦音身后,吓了她一跳。这时凤锦音才看清男子的脸,第一反应就是长得很值钱。

  • [老九门]佛生劫,墓生缘在线阅读第十章

    伯牙独立于一叶小舟,面带极度不舍而终挥手自江畔飘然而去。白衣飞飞,纵已花甲之年,仍旧风华绝代,于这江水洋洋、波涛翻滚之中孤独前行。子期望之久久,直至水天交融,方回首。返回家中,双膝跪于老父前,叩首再三而泪曰:“父亲,孩儿不孝,不能陪伴百年,孩儿……”不等子期话完,老父即悲切道:“儿快起……吾儿仁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