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赘婿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桥流水飞红 来源:晋江文学城

轰隆隆!一声惊雷响起,伴随着闪电划过乌黑的天际,瞬间闪烁如白昼。不一会天空便下起暴雨。

白槿从公司出来望了望乌黑的天空,雨水伴随着冷风侵入门面,拍打在倾颜身上,伸手碰触那还没落地的雨水,冰冰凉凉的像极了此时的心情。放下手去取包里的雨伞,唔!她下班忘记带伞了!看了眼还在下的大雨似乎并没有小的意思,白槿用包顶在头顶避免淋到头,走在街上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憋屈,你说她一个销售员,还是个实习的!这是得罪谁了处处被刁难,被上司骂了还得笑脸相迎,结果人家都没把你当人看。白槿越想越气愤,越想越憋屈,干脆直接把头上的包拽下来随手一扔。好看的包包如同掉了线的风筝般就这么被直直的甩到天桥下摔落在地溅起无数的水花。

天空乌云密布雨还在下,雷声也在叫喧似是在嘲笑她真是倒霉。街上车鸣声不断,传到耳朵里是那么刺耳。早已被雨水打湿的白槿寒风袭来冻得她一阵哆嗦,“阿嚏!”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伸手揉了揉鼻子,早知道就不扔包了,这可倒好,撇得远走的也远。伸手捡起地上已经脏乱不堪的包,抬头便看见不远处一个身穿体恤衫怀里搂着一名衣着露骨的美女的男人,在男人转头瞬间白槿睁大眼睛清楚地看见那男人的侧脸。

姐夫!这男人即便化成灰她也认得他!好啊!这臭男人,竟然背着我姐搞小三!看我不踹的你再不能人道!想也不想便跑上前,上去就一个大嘴巴子糊上。

旁边那个美女见状到是反应的快,转头瞪着白槿大叫“你是谁?为什么打他?”

白槿瞧着那女人明明是恼怒不已却还要装柔弱的脸就想给她一个大嘴巴子!没理会她,转头一脸怒气的看着那男人“夏清寒!这女的是谁,我真是没想到你会背叛我姐,结婚还不到一年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你对得起我姐吗?我这就回去告诉我姐叫你们离婚,像你这种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男人配不上我姐!”说完看也不看这对男女转身就走。

夏清寒见事情败露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快速抓住白槿,语气有些慌张“小槿,你听我说,她是我的秘书,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姐那面我会去解释,你不要和你姐说。”

白槿死死的瞪着夏清寒,若是眼神能杀人她早就将他杀得千疮百孔给她姐出气了!“秘书!你看哪个秘书是被总经理抱着的!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你不会想说你秘书恰巧脚受伤了你好心扶一下吧?若是这样你也不必找借口了。等着你去跟我姐解释恐怕我姐这辈子都不知道你背叛她了!”挣脱开桎梏转身便走。

她要把这件事告诉姐姐,不能让姐姐被这负心汉伤害了!

夏清寒见她要走,心道事情不能败露否则他这一年来的努力与隐忍都要白费。想到这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与身旁的美女对视一眼,上前挡住往前走的白槿,眼中露出狠决的光芒,“小槿,这件事你还是少管,今日这事我劝你是装作没看到,咱们还像以往一样,倘若你将这件事告诉你姐,相信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面对夏清寒的威,白槿轻蔑一笑,呦!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威胁。嘴角上扬,语气幽幽“后悔?怎么个后悔法?你说来我听听够不够让我反悔分量。”哼!真是个渣男,居然敢威胁我,待会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断子绝孙!

听着白槿那不屑的语气,顿时击垮他引以为傲的虚荣心,面子有些挂不住,脸色铁青“白槿,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刚撂下白槿气愤的一脚踹到夏清寒的双腿间,可夏清寒也不是吃素的,伸手就将白槿踹来的腿接住,白槿见不妙一个回身打在了夏清寒的门面上。夏清寒吃痛,白槿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大雨不知何时停下,夜晚的天空还是乌云密布,好像随时准备下一场更大的暴风雨。

“白槿!”夏清寒黑着脸低吼一声。

“你小姨子我在着呢。”白槿嘴角含笑应声答道。

“来来!快躲开快躲开!”这时有几个人抬着被雷劈焦了的大树往前方走去。边走边嚷嚷“唉!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今晚这已经是第三个大树被雷劈焦了。”

天空依然乌云密布,不时有着闪电却听不见雷声。白槿狐疑的看向那被劈焦了的树,咂咂嘴,这劈的也太有技巧了吧,都劈出纹路来了!

夏清寒这时与身旁的美女对视一眼,一抹算计上了心头。他夏清寒要的谁也阻挡不了,见有一人在收拾电线,趁白槿思索之际快速将白槿撂倒,顺势将电线抢下扔到水里,待白槿反应过来时已被夏清寒扔到水里。

电线紧紧地贴在白槿身上,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白槿瞬间大脑死机,浑身的电流来回窜动,在昏死过去前白槿内心吐槽,我擦!被暗算了!

温暖的阳光透过精美的窗幔照射在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脸上,微风轻轻吹开窗幔带来丝丝的清凉喷洒在似是还在睡梦中女子的脸上。此时那名女子似是感到了凉意微微蹙起好看的眉毛,如薄禅羽翼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幽幽的睁开眼,那水眸如湖水般清澈,任谁看见内心都会泛起层层涟漪。

“嗯~”头怎么这么痛。女子好看的眉毛紧紧蹙在一起,想伸手揉揉痛得厉害的脑袋却不想手腕被紧紧的绑在了身后,挣扎了几下却无济于事,这让女子感到一阵恼怒。妈的!谁特么把我给绑了!这时暮然想起她还在和夏清寒那个混蛋战斗,那个混蛋趁她不注意居然暗算她!她敢说她这辈子就没被别人暗算过!他夏清寒算第一个!想到夏清寒白槿内心自然将绑架一事归功到他身上。顿时头脑一热,用脚勾起车幔出去就开口大骂:“擦!夏清寒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竟然敢绑了我!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姐夫!”

一声爆粗口的话响起,惹得前方所有的侍卫瞬间转过头看向那马车里的女子。一个腰佩长剑的侍卫皱着眉,下心狐疑,这公主在南风国虽不受宠,可他也是有幸听说过这公主,性格是温柔端庄,不过这次怎么有这么大的变化?难到传言有误?压下心中疑虑上前沉声询问:“公主,有何吩咐!”

白槿瞧着他一身古装,气愤之余瞥见自己身上穿着的大红喜服,愣愣的眨了眨美眸。这衣服啥时候穿的?她咋不记得了?呆愣的抬起头,看了看四周,顿时双眼瞪的溜圆!只见前方有一群骑着马穿着古装的男人,其中有一个男人在扯着拉着马车的马儿。白槿快速扫了下四周,繁华的大街上,除了类似古代的房屋就是穿着古装的行人或叫卖的小贩。脑中迅速转动。得!遇到这种情况不是穿越了就是被人给绑了当演员拍戏呢!可仔细想想又不对,若是拍戏怎么没有相机没有设备,就连剧本也没见任何人拿着。难道她真是穿越了?她死了灵魂附在这已死去的古代女人身上了吗?可她怎么穿到这来的?时空隧道吗?

就在白槿神游之际这位腰间佩着长剑的侍卫上前给白槿松了绑后再次沉声询问:“公主有何吩咐!”语气似是因刚刚没有理他而感到不满,声音大了点。

白槿将自由的手腕揉了揉见他语气不善便指着他大喊“你什么品种,凶什么凶啊!”还敢凶我,老娘打得你爹妈都认不出!

腰佩长剑的侍卫听她这话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顿时气得憋红了脸。心下想着要不是天师一再吩咐这位和亲公主的重要性,就以她一个不受宠的公主他早就收拾她了,反正就是个不受宠的公主,出了事陛下也不会怪罪于他。如今这位公主身负重任,可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了!平下心中的怒火再次道了句“公主,有何吩咐!”

这下白槿确定自己是真的穿越了,收敛好脾气防止被人发现她的异样,学着电视里公主的应有的态度语气有些生硬道:“额……到哪了?”

“已到达龙焰国境内,在下失礼命人绑了公主望公主恕罪,今日天色已晚,请公主进入客栈休息一晚,待明日进京。”那佩刀侍卫虽是恭敬的说话,可语气毫无恭敬之意,就连那一句恕罪的话都没有真正要恕罪的意思。

马车内白槿紧蹙着眉毛,看来她真是猜对了,果真是穿越了。无声的叹了口气,内心恢复平静,也不在意他的无礼。红唇微启,淡淡应了一声“嗯。”便抬手撩起车幔,见下面有个穿着粉衣的小丫头在侍候便将手伸了出去,那丫头也是个机灵的,见状上前一步扶着白槿下了马车。

白槿内心小心翼翼,深怕一个闪失就被人发现异样。这突如其来的穿越让她措手不及,穿越到了一个公主身上,呵!不知是哪国的公主。今晚她定要了解一番。

延伸阅读

爱琴海之秘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hguo.cn/sbf1.shtml
三十岁以下武斗,第一名:破圣丹!何为破圣丹?顾名思义:破圣,突破圣境!圣境之上是什么

暴君反派女儿三岁半之大针蜂引发的重重福利  http://www.shguo.cn/afgv.shtml
过了一会儿,波波叼着一只金色的大针蜂来到了赵浩身边。仔细一看,这只大针蜂全身都是伤,

学霸不能偏科吗?之第八章(8)  http://www.shguo.cn/goar.shtml
陆琛纯黑的剑眉都要拧成麻花了,真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人丢出去。昏倒的于冉,浑身都湿透了,

相门千金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uo.cn/ax2l.shtml
啪!程哲上前,抬手便是一耳光甩了过去,“小子,看不出来你长的胖,胆儿也挺肥啊,当这么

机械之心之木元寺出品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uo.cn/gxpj.shtml
燕辞舟却全无顾忌地捏起了那张纸,扫了一眼:“有点意思。”“……”金徴羽安慰自己:“只

[综]好大一只蝙蝠精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hguo.cn/dpe3.shtml
一缕光透过窗,照在昏睡的牧遥脸上。这是专属于天界的神光,乍一看和阳光一般无色,仔细观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shguo.cn/d8bj.shtml
于宫中又逗留了片刻才与温若庭与曲元良才一道乘王实安为二人备好的马车出宫。万籁俱寂的宫

[鼠猫]侠猫义鼠卷一在线阅读本体是大灰狼  http://www.shguo.cn/a7e2.shtml
回到房间之后田文渊便开始练习自己的念动力,在念动力锻炼的初期并不需要太大的场地,因为

都市神级公子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hguo.cn/spxn.shtml
“早在300年前,由于各种能力者不断出现。促使一般的法律无法达到约束,并为了保障社会

混在北影当校医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hguo.cn/gpab.shtml
欣喜若狂,不管叶寒怎么克制,他此刻的心情始终平静不下来。“摔一跤摔傻了?”四周围着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大唐当皇子在线阅读第八章

    诡异的安静,半天之后,三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赫敏本来以为西里斯会在这时候说些赞美的言语,用来夸张的表达的他的心情。可是等到西里斯开口了,赫敏才知道他没有。西里斯一开始只是静静的看着赫敏,看了半天,似乎才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望着对面的赫敏,慢悠悠的用有些颓败的口吻说道:“格兰杰,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会

  • 炎阳焚天之诸葛子谦

    第九章诸葛子谦汉建安三年,也就是公元198年,南阳卧龙岭。两道身影正在激烈的交战,戟来戟往的好不热闹,突然其中年轻的跳出战圈,就见此人身高八尺,剑眉星目,手持一杆方天画戟,端得一副好样貌。见他突然跳出战圈,另一身形高大的汉子也自尘雾中走出,拍着身上的灰尘道:“我说诸葛小子,你每次都这样,从不让我老典

  • 巫师3之狩魔法师在线阅读楔子:为遇见你伏笔

    十五年前,京城。这一年,冬天来得特别早,阳历十二月中旬后,气温骤降,天寒地冻。临近圣诞,湖面已经冰封,成了公共溜冰场。那时,还不兴过圣诞,只有一些赶时髦的中学生喜欢过。那时,顾凉辰还不叫顾凉辰,叫叶凉辰,生于良辰吉时,取“良辰”,因“良”字与爷爷名字相撞,换“凉”。小凉辰是从隔壁阿景哥那知道圣诞节的

  • 从火影通灵之王者荣耀瞎操心的李二

    易天澜拿出手机晃了晃,指着不远处的一位卖货的老人说道:“李襄,你看见那位老人家了没有?”“看见啦,你要用这个奇怪的东西拍,拍照么?”易天澜没有回答,打开相机,调好焦距,轻轻一点。“你看,这就是画像了。”“啊!”李襄低呼了一声,真实的照片对这个时代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老人还在那里向

  • 民国奇探同人-长清之兰翘察觉

    这话说得十分露骨,叫岫芷气得涨红了脸。放眼整个西武,哪敢有人将话说得那般没羞没躁。但细想来,又无从反驳。“放肆!你竟敢如此同岫姬说话?!”倒是岫芷身边的一个大丫头率先出声训斥。虞清珞面色一转,话锋顿时凌厉起来,“你算什么东西!我跟岫姬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那丫头顿时被噎住,又羞又恼。“给我将她绑起来

  • 沧灵战纪往事如风是回首

    武凌阁招收弟子那天,足足有数千人前去,如果侥幸被选中成为落剑云的关门弟子的话,以后就算只凭落剑云弟子的名号,就能令许多人忌惮不已了。虽然被选中地机率并不大,但还是有很多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看看。前往拜师的人不仅将武凌阁那数百平米的广场挤的满满的,能站在广场上还是运气好的话,不好的就只能排到半山腰去了

  • 恶灵散之雪夜杀戮

    齐鲁之地,也许是这世间最后一块远离暴秦的乐土。卫国雪飘不到齐国,秦王的剑也指不到齐国。公孙羽不知道,东方六国终有一日会被秦骑踏平,六国的土地会插满黑龙旗。血与火即将笼罩在卫国。黑夜中,数十道人影穿梭在濮阳城,刀兵碰撞,罗网的杀手蒙着面,很快在悄无声息中将偌大的公孙府围住。两道人影站在大门前,昏黄的烛

  • 综琼瑶之乾隆难做第6章在线阅读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我骑着白马,奔驰在峭壁边缘,我不知何时才能跑到尽头,只感觉随时会跌下深渊,正当我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突如其来的下坠使我从梦中惊醒。醒来后,我正卧在病床上,盖着舒适温暖的被子,床头摆着几束草薙星特有的鲜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我明知那是梦,可还是心有余悸。病房门开了,进来的是

  • 黑山老妖之桥北一枝花

    雨花台坐落于北郭境内,青山巍巍,横亘城北,白水如练,穿过青山,雨花台便在这青山之巅。这里灵气十足,多奇石异草,盛产宝剑,仙门的剑有许多都是产自这里。雨花台大门前,立了两个巨大的石柱,上面由海门始主海不为亲手题刻几个字,一入雨花台便铿锵有力龙飞凤舞的出现在拜访者眼前,“昆吾铁治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

  • 奥特曼世界里的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街角的几个混混刚才还在发出放浪得淫笑,此时却已经瘫倒在地。一个又惊又喜得声音从被围堵的角落里发出:“彬哥哥?是你吗?”“灵儿,先带我回家……”噗通一声,面色冷峻的男人的话未说完,就已经倒地昏迷不起。“彬哥哥?你醒醒,你醒醒!”一个身着连衣裙的妙龄女子,在这个雨夜抱着满身是血的男人跪倒在地上,一边哭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