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分手后他还想撩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锅大侠007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其实说是吻的话,还不若说是堵而已。夏芸牙关紧闭,他也完全不得其法,也只是在她的唇边辗转而已。

良久,他这才松开她,唇角边竟然有点涩涩咸咸的知觉传了过来。

“周先生,现在求证好了吗?”夏芸厌恶的从他的桎梏里挣脱出来,待到气息略微平稳下来,这才不无戏谑的问道。

周承安以为她扭头定然是要往外面走,未料到下一刻,她又走回到洗手台边,拧开水龙头,掬了几捧水往嘴里送去。

如是几次,不慌不忙,而且就在周承安的眼皮底下。

周承安只是拿大拇指往自己的嘴角边揩了下,一丝不动的看着夏芸的动静。

好一会后,夏芸这才关了水龙头,朝外面走去。

身后的周承安终于没有再追了上来。

经过这么点小风波,夏芸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幸好也没带包出来,也懒得和刘薇薇打招呼,自己到酒店门口拦了的士就回家了。

友情什么的,大概也都被岁月磨灭的差不多了,夏芸想道。

晚上到家的时候,已经繁星四起。

夏芸又起来去冲了个澡,之后一个人到阳台上吹了会热风。

高温酷暑下的夜晚倒是比平时来得安静些,想必是外面的温度实在让人受不了。

夏芸望着夜幕下空荡荡的马路,直觉到身上也有些黏糊糊起来,这才回去房间里,如常的吃了一颗安眠药,正准备躺下去睡觉的时候,夏芸听到了敲门声。

起先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依旧扯了点薄毯上来,轻翻了个身,并未去理会。

一小会后夏芸听到钥匙扭动的声音,她这才起来开灯问道,“谁?”

“是我。”周承安说时已经开了房门。

他还穿着晚上在酒店里的那身着装,不过西装外套倒是脱掉搁在右手臂弯上,许是嫌热,白衬衫的两个袖子都随意挽起到肘部,即便这般,后背上还是被汗渍浸湿了一大片。

房间里的温度打的有些低,他原本进来的时候分明有些昏昏欲睡的,瞧这样子,大概酒也喝的不少。

周承安刚走进房门,就把臂弯上的西装甩了下来随意的扔到一边的沙发上,继而不甚耐烦的去扯自己的领带。

“周承安,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关联了。”夏芸还是维持着方才开好灯后坐在床头前的姿势,语气寡淡的说道。

“我知道。”周承安说时早已扯开了自己的领带,随意的扔到地板上去。随着他脚步将近,夏芸没一会便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浓重酒味。

下一秒,周承安忽然躺到夏芸坐着的床上去了。

“那么请你尽快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他这样人高马大的,夏芸也没有打算去拉扯他的意思,只得自己远离了他,起来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依旧和他打持久战。只是她的话音里,已经由起初的冷淡到毫不掩饰的厌恶之意了。

“夏芸,我一直在想,我们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床上的周承安半醉半醒间低低的呢喃道,因为声音压得有些低沉,和平常声色俱厉的他判若两人。他似乎在问夏芸,更多的却似乎在问他自己。

夏芸默然,可是随着安眠药的药效慢慢上来,夏芸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起来。她有些懊恼的想着,大约自己是要在赶走周承安之前就要睡着了。

周承安干躺了一会后起来的时候,夏芸已经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他起初以为她懒得搭理自己装睡而已,便起来朝沙发那边走去。

此时已近凌晨,四下俱静,窗外偶有几声蛙叫虫鸣打破了这片宁谧,倒是增加了几分真实的触感,仿佛在提醒着他,于这尘世的喧嚣中,惟有此刻,她是安安妥妥的在他身边的。

他也觉得自己的某处似乎在慢慢的融化起来。

及至走到她的身边时,周承安难得轻声唤道,“夏芸?芸芸?”见着她若有若无的动了下眼角,长长的睫毛也只是轻微的扇动了下。尽管她的脸都瘦的只有巴掌大,那睫毛还是一如记忆中的浓密卷翘,在灯光的投影下,还有一道黑影投射在眼睑下。

确定她是真的睡了过去,周承安倒是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走到门口处将开关给关上。

房间内顿时光线骤失。

他拿出手机,就着手机屏幕的那点光亮,走到了沙发边上,便在夏芸的旁边挨着坐了下来,不过也怕将她惊醒,坐下来的时候动作很是小心,之后则是微转过来,若有所思的望着夏芸。

也不知道多久后,周承安直觉天都快亮了,房间里的摆设都能望见个大概了,他这才将她小心的抱起朝床上走去。

夏芸轻的不可思议。

周承安抱着的时候,只觉得手臂都咯的慌。周承安很是轻松的就将她抱到大床上放下,盖好被子的时候这才注意到夏芸床头柜边的药瓶,他摇了下瓶身,起码还有大半瓶在。

周承安一时间紧握着瓶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是手心不知何时越握越紧。

良久后,这才将药瓶重新放回了原处,慢腾腾的把地上的领带和沙发上的外套都拿在手上,这才朝门口处走去。

夏芸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就自己一个。

周承安的蛛丝马迹都已消失不见,大约昨晚的不快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

只是——夏芸还是有些膈应的看了下床单,便起来把床单和被套都换下来扔到洗衣机里去,重新换了床铺上去。

之后才去锅里洗了点小米放进去熬着,夏芸干等着也觉得漫长,无聊之下又去了趟楼下花店里。

夏芸走进花店,见着也有顾客过来买花,虽然稀稀疏疏的,不过至少也还有生意。她于这方面完全是生手,便跟着何蓓蓓学插花,倒腾了好一会后,她估摸着熬的小米粥应该差不多了,和何蓓蓓交代了下才离开。

走回到厨房里,她把热腾腾的小米粥盛起来,娴熟的装进保温瓶里,便朝外面走去。

“芸芸,外面热不热?”奶奶靠在病床上,见着夏芸提着保温瓶过来,额上早有汗珠汇成大颗大颗的朝下面滑落,不无心疼的问道。

“我不怕热的。”夏芸说时从保温瓶里盛了碗小米粥出来,还是冒着热气的。

干等了一会后,夏芸这才递了碗筷过来说道,“奶奶,凉的差不多了,先吃点吧。”

老人家吃了几口后,其实就没有胃口了。

“芸芸,我想出院。”奶奶忽然开口说道。

“奶奶,怎么了?”夏芸不解的问道。

“在这里每天肯定都要花很多钱的,奶奶都已经活到这个年纪了,多活半年少活半年的又没有什么区别。奶奶怕拖累你——”奶奶说着说着右手便开始去抹自己的眼角。其实夏芸还有个叔叔也就是夏雯的爸爸,虽然正值中年,不过都是混日子而已,夏雯上个大学都还是申请的助学贷款才去读了,更毋庸去主动缴纳住院费了。老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清楚着,自己的住院费用都是夏芸一个人在承担的,对于一辈子还第一次进大医院的老人家来说,生怕给夏芸花掉很多钱,一直住的不安心。

“奶奶,我有的是钱,您就不要担心了。”夏芸即便安慰着奶奶,脸色也没有很大的情绪变化。

“奶奶知道你还有点钱,可是你得留着给自己办嫁妆用,不要浪费在奶奶身上了。都是奶奶没用——奶奶要是也走了,我们芸芸就一个人了,以后可要怎么办——”奶奶说时从床沿边颤抖着拿出自己的手帕,继续擦了擦眼角哽咽着说道。

“奶奶,您不要多想了。”夏芸脸色这才有些惨白起来,不过对着老人家,她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芸芸,你该找男朋友了,这样奶奶即便走也走得安心。答应奶奶,早点带男朋友过来给奶奶看,好不好?”奶奶说这时,才没有继续抹眼泪,一脸期盼的看着夏芸。

夏芸若是平常,兴许还会没有表情的应道,“我没想过找男朋友。”

可是此时,望着风中残烛却还心心念念着自己的奶奶,她嘴角微动了下,竟然听到几个字眼无比陌生的从自己的嘴里冒出来。

“奶奶,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带男朋友过来见你的。”

“嗯。”奶奶原本也担心自己很难劝得动夏芸,见着夏芸这么回答自己,也不管她是不是敷衍自己的,神色这才重新有些高兴起来。

“奶奶,那你先休息下吧。”夏芸见着奶奶吃了几口后没有胃口,她也了解过刚化疗后的病人食欲都是不太有的,倒也没有觉得奇怪,便收了碗筷,准备回去了。

夏芸回去的时候,洗了下碗筷整理了下房间,一个人呆的无聊起来,想着不知道何蓓蓓一个人在店里忙不忙,便去了花店。

没想到何蓓蓓正在卖力的做着花篮,已经做好的花篮上面还写着开业大吉诸如此类的横幅标语。

就这一上午的时间,何蓓蓓就做了十几个出来,花店本就不大,加之满满的都放着各类花卉,做好的花篮早已摆到门外去了。

夏芸对于这些自是一窍不通,不过看着门口处已经有十几个在了,夏芸这才问道,“哪个顾客一下子订了那么多个花篮?”

延伸阅读

台湾东森药妆面膜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arum.shtml
投资千元,回报十万,台湾东森药妆面膜招商旺爆进行中2013美容项目旺爆商机台湾东森药

贝儿康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yd0d.shtml
贝儿康退热贴少售是一家按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的集“科研、开发、销售”为一体的新型企业,致

溢佳香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x57l.shtml
溢佳香休闲食品集食品加工、商贸投资、销售为主,集配送、贸易、养殖为一体的拥有坚实的内

渔技烤鱼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ugwb.shtml
烤鱼是种独具特色的风味美食,烤鱼接地气,大街小巷都可看见,渔技烤鱼将街角巷尾常见的烤

群爱家纺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rpb.shtml
群爱家纺隶属于上海泽群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它是一家在家纺行业拥有多年经营经验的大品牌

新东方泡泡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uld1.shtml
新东方泡泡少儿英语是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旗下的少儿教育品牌,专注为3-12岁少年儿童提

雅格狮丹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62m9.shtml
目標YGM貿易為顧客提供獨特、優質的服裝產品,並致力成為市場的先驅及建立亞洲時裝品牌

半亩艺树艺术教育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bqjm.shtml
北京博源天宏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注册资金3000万元,是一家专业致力

xindingtai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dbbn.shtml
xindingtai手机壳总部是手机壳、数据线、自拍杆、移动电源、VR等产品生产加工

翠绿首饰加盟  http://www.laroccasitalianices.com/p4ck.shtml
2、店址选择支持公司总部积很配合加盟者选择店址,并对其进行综合评估,降低风险,支持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可能是假的玛丽苏[综]在线阅读第10章

    10浓浓的血腥气散播在空气中,风琉强忍住呼吸,他能想象到凶案现场是什么样子。一剑毙命,没有痛苦,萧涵报了父母之仇,杀了养他长大的叶七掌门。萧涵跪在地上,双手撑着,低头,久久不语。叶十五依旧看不见,他的伤又加重,已经无力支撑身体,只能艰难的爬行。门外,渐渐有马蹄声,恐怕是宋月霓。“爹爹,师兄,师弟,你

  • [清]福晋独秀火烧黄帝内经

    韦小宝从怀里掏出那本黄帝内经查看,翻来查看,这不就是一本医书吗,等等,这材质!韦小宝想到什么,点了一盏蜡烛,跑到外头去,把黄帝内经放在火苗上方一页一页的烤。烤了好一会,黄帝内经还是没有反应,韦小宝手一抖,书角被火烧了一点,韦小宝连忙扑灭火苗,被火烧到的一角露出里面金色的纸。韦小宝眼前一亮,将书慢慢靠

  • 偏偏最爱你呀第1章在线阅读

    “小姐,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丫鬟小小走过来拉住司马颜就要走。“小小?”司马颜放下手里的花,被这丫头拉着向前走,不明情况。“东风少爷在前厅,等着你呢,老爷让我带你过去。”“东风?向东风?”“是啊,你们两个指腹为婚,现在都是及笄年龄了,东风少爷应该也是为这事来的吧。”小小笑得暧昧,看着自家小姐。“小小不

  • 无限艾泽拉斯之种欢乐叫做别人的痛苦(10)

    葛焕听着门外吴轩成的声音,突然很想有个人能够陪自己一会儿。但是这个想法一出现,葛焕就否决掉,他不想依赖别人,尤其那人还是吴轩成。“既然没有,我就先回去了。”只是一会儿,应该没事吧?我们是合作的关系,只要我掩饰的好一些没有关系的吧。但是......葛焕仿佛听到吴轩成迈出去的脚步声。“等等。”葛焕愣了一

  • 梦幻模拟战2在线阅读第三章

    “玉儿,玉儿,快来试试这个。”新月饭店的某间房间里,尹新月拿着一件粉红色的蕾丝洋装对着玉儿不停的比划着。“这个不好,试试这个。”尹新月觉得手中的衣服不好,挥手往后一丢,丢在了身后的地上,有随手抽了一件蓝丝绒的衣服出来。房间内服侍新月的听奴默默的将衣服有拾了起来放回柜子里,看起来已经习以为常了。两个小

  • 爱情公寓:开局相亲诸葛大力你认识我吗

    重生前许牧对着陆枫有话没话都能啰嗦上半天,但重生后,陆枫虽然还是陆枫,可到底跟几年后那个跟他关系亲密的人还是有些不同。面对着十一岁的陆枫,许牧在她面前说话做事一般不敢像以前那么随性,他对陆枫如今重新认识了一次,感觉自己对她有着奇异的陌生,又有些割舍不去的亲近。陆枫跟他不同,他重生,陆枫却不是。不记得

  • 夏日时光(GL)第一章

    按车间的要求将图纸重新修改完,天黑已经很久了。唐溪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将图纸保存好,唐溪关了电脑,穿上外套走出办公大楼。整个工业园里漆黑一片,只有几盏路灯发出苍白的光芒,在寒冷的夜风中显得格外孤立无助。唐溪竖起衣领,两手插进外套口袋里,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着。星城的冬天很冷,寒气无孔不入,透过外套渗

  • 一念情深空归恨在线阅读第8节

    虽然靳言很想吻在月华的手上,但是身为一个执事,自然要遵守执事的美学,更何况,他的小姐会不喜欢。他知道,看似温柔和煦的小姐,其实很讨厌旁人的触碰,外表再热烈,骨子里终究是疏离淡漠的。在他眼里,月华就像是在夜晚一闪而过的冷焰火,看着灼热明亮易伤人,实际上它的外部温度也只是三十到五十度,虽然挂着火的名义,

  • 肆夜红楼在线阅读第二章

    傍晚时分,少年才悠悠转醒,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缓缓地坐起身。刚坐起身,白天被包子铺老板打出来的伤势便发作开来,身体之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少年止不住的倒吸凉气。忍着疼痛,少年起身跳下了床,随手披上了一件衣服,便推开那早已腐朽不堪的木门,抬脚走了出去。十几分中后,少年步伐蹒跚的来到了一处湖泊之前。湖水连天天

  • 情深时却没你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所有的墨都已经被整齐的装进了大木盒中,邵父他们正在那里守着。见到邵宴带着一个穿着不俗的中年人过来,邵父他们连忙迎了上来。“这位是正雅书局的赵管事,是来收我们的留香墨的。”邵宴将赵管事介绍给父亲以及其他人。“见过赵管事,这大老远的……天又冷,真是辛苦你了!来,快请进!”邵父哪里跟赵管事这样的人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