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最美的烟火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琴雪舞 来源:17K小说网

“什么?!”

几个人纷纷按上刀镡,笑面青江已拔刀向审神者身侧某处斩去。在其他人看来,他斩的分明是空气,然而一旦想到“笑面青江”这个名字所包含的逸事,几个人不禁严肃了起来。

“消失了。”笑面青江收刀入鞘,有点遗憾。他明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探着审神者,却完全无法看到对方的样子。不过,好在那家伙没有恶意,灵力波动也非常熟悉,姑且放着不管应该也没关系。

他这么想着,又恢复了那副不怎么正经的样子:“没关系哦,但是……如果您愿意的话,我贴身保护您也是可以的哟。”

“不必了。”叶昭曦一头黑线。不过她对“那个东西”也大概有了点猜测。之前她以为是吸收了她的灵力而产生神智的某种精怪,现在看来,这个范围说不定还要缩小到她常常随身携带的东西上。

“到底是什么,我大概有点数了。”

听审神者这么说,其他人也差不多放下心来。整理好刀装之后,一行人传送到了大阪城地下。

对于本丸练度最高的几位而言,四十层往后的难度与之前差别不大。虽然远程兵有时候会令他们措手不及,但凭着可观的防御,一期一振等人毫发未伤地走了了四十九层的电梯口。

第一部队在此稍作停留,被打掉了刀装而受了轻伤的药研盘膝坐下,等叶昭曦用灵力给他手入。

一期一振从审神者统一发的梨绒落绢包里翻出几个金灿灿的特上刀装分发给众人,他想了想,挑了一个重步兵特上给药研串到手串上。这种刀装防御生存都较为可观,对于防御低的短刀而言,这种刀装可以为他们挡下相当一部分伤害。

几个人靠在墙壁上略作歇息,等药研手入完毕,径直剿灭道中的溯行军,进入第五十层的王点。

五十层的溯行军明显比上一层要强一点,但还没有到难以应付的地步,并没有像论坛上那些前辈形容得那么可怕。即使是在打刀中数值垫底的宗三左文字,出了极少数的几次手滑,对上敌军都是一刀一个。药研虽然是队伍中练度最高的,但他毕竟是短刀,因此被大家默契地留在审神者身边护卫她。

叶昭曦沉默地跟在队尾,双剑被她紧握在手中。

她大概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应该是被她佩戴在身上的某种饰物,它似乎想出来,但是大概还缺点灵力或者被什么束缚住了,而并不能现出身形。

好在对方想要“诞生”的愿望可能不太强烈,它并没有太强烈地挣扎,而是顺从的呆在叶昭曦身边,好像还有点……高兴?

高兴的话,应该是用惯的东西吧?

叶昭曦胡思乱想着。

是她的发簪呢,还是璎珞呢?既然刀剑付丧神是存在的,说不定背包里某一对双兵也产生灵智了呢。

不远处江雪左文字冷着脸一刀解决了头生骨角的敌大太刀,粗壮笨拙的敌军身形一晃,轰然倒地,化作灵子消散。

头戴乌帽子身着狩衣的薙刀举刀横扫,被一期一振架住,被逼退两步。大胁差顺势举刀斩来,将其拦腰截断。

长发敌枪周身骨龙环绕,明明外貌与之前遇到的敌枪并不不同,却好似神智犹存。它似乎明白黑发短刀正是防守薄弱之处,趁他应付苦无时,猛地一□□过去。

药研手持短刀正抵在绿莹莹的敌苦无上,无暇分身。正当他预备好硬扛下这一击时,枪尖剐过他的肩甲,“刺啦”带起一串火星,发出令人牙酸的滋滋摩擦声。

锃!

“这里。”长、枪被看似脆弱的打刀打偏。

然而一击不中的敌枪并未在意,它任由宗三左文字沉腰举刀下劈,将缠绕的骨龙脊柱切成两段,自身却灵活地闪开,燃烧着蓝幽幽火焰的长、枪被它倾身刺出,直刺被付丧神们护在身后的审神者!

这一枪速度极快,叶昭曦只能看到它的残影在眼前划过一道电弧,如同一条张牙舞爪的电蛇,刹那间枪尖急速放大,它的毒牙已近在咫尺!

好快!

她仓促地举剑一挡,枪身偏开心脏,斜向上穿透左肩。

“大将!”

“主公!”

“姬君!”

嗤——

利器穿透皮肉,疼痛自伤口处迅速蔓延至全身。

叶昭曦额上冷汗涔涔,锐利的金属扎入身体发出闷闷的钝响,这种冰冷的异物感唤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剥夺了她的感官,令她的身体如同死尸一般,僵硬起来。左臂被卸下了力道,长剑“当啷”一声落地。

她整个人几乎被钉在墙壁上,被枪贯穿的肩部是唯一的着力点,身体被重力往下拉扯。

咚咚,咚咚,咚咚……

心跳声如雷贯耳。

“唔!”

长、枪猛地抽离。

灵力如开闸的瀑布,从伤口中争先恐后地狂涌而出。

有什么东西挣扎着,似乎想要出来……

熟悉的大片大片的单瓣樱花从眼前炸开,淡淡的虚影从中显现出轮廓,渐渐拉长、凝成实体。

那是一振打刀。

刀身两尺有余,锋利的刀刃包裹在金霰鲛打刀拵之中。刀刃在拵中振动着、鸣叫着,似乎在诉说:他渴望着战斗,渴望着喋血!

叶昭曦的视线有些模糊。

是……付丧神吗?

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穿过樱花的粉雾,坚定地握上打刀红色的刀柄,随即拔刀出鞘!

锵!

昏昏沉沉的审神者被高大的神父装男子搂在怀中,他高高举起刀刃,猛然发力!

寒光一闪,刀刃压切而下,顿时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势如破竹!

“将主的仇敌——斩杀殆尽!”

披头散发的敌枪从头到脚一分为二,似是不甘地往前一扑,然而还未扑倒在地便化作烟雾,消无声息地消散了。

神父装的煤发男子还刀入鞘,小心地避开审神者的伤处将其打横抱在怀中。

灵力所化成的樱花瓣短时间内并不会消失,漆黑光亮的孟克鞋“沙沙”地踩过花瓣,停在药研藤四郎面前。

“药研藤四郎。”紫藤色的眸子直直盯着黑发的短刀。神父装男子挑高了眉,丝毫不在意对方戒备警惕的神色,“所谓‘忠诚之刃’‘护身刀’,就是这样保护主的吗?”

“你!”

药研藤四郎咬紧牙关,却无话可说。

本来……本来就是他们轻敌大意,既被敌方轻易冲破了防线,又未曾及时回援大将。对方作为大将的救命之人,无论说出多么过分的话都不为过。

“请把姬君还给我等。”一期一振上前一步,挡在药研身前。

是没见过的刀剑付丧神吗?一期一振搜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并未认出对方到底是哪位付丧神。但即便对方救了姬君,也不能轻率地就此判定对方是友非敌,还是先将审神者要回来才最安全。

一期一振握紧了刀柄。他知道药研此刻定然非常自责。但,不管是责骂还是惩罚,都只能由审神者说出口。

“照顾好主。”

“这是理所应当的!”

这会儿对方倒是意外地好说话,他低头不舍地看了看昏迷的审神者,小心翼翼地将她转移到太刀青年的怀里,自己则回到本体,化作一振打刀,被审神者虚虚拢在右手中。

“这是……”药研瞪大了眼睛有些意外,“压切?”

他强自镇定地抿了抿唇,从腰间手术包里掏出器具,轻手轻脚地给审神者止了下血,用纱布简单地缠了两圈。

笑面青江几个人凑过来仔细查看伤口,发现自己只会碍手碍脚,根本帮不上忙,便纷纷散开方便药研包扎,分头去捡了王点掉落的刀剑、景区兑换券、小判箱和审神者自己的武器。

“……这可是,不轻的伤啊。”

半晌,粉色长发的付丧神幽幽感叹道。

一期一振沉默地撕开了传送符。

——————

活蹦乱跳的审神者回到本丸时却受伤昏迷,这令本丸蓦地沸腾了起来。

二楼天守阁拉门紧闭,除了略懂医术的药研留在审神者身边,给她包扎上药以外,出阵的五人皆低头跪在门口。

偶有付丧神轻手轻脚地上楼来看望,也并不理会这几个尚且穿戴着出阵服的家伙。

新带回来的刀剑被胡乱堆在大广间的角落里,此刻谁也没心思去翻找“熟人”“兄弟”。

“有谁去给岚大人报个信吗?”

“主、主公大人……呜呜呜……”

“别哭了退,你去联系一下狐之助,快点快点!”

药研紧皱着眉。一开始大将流血的速度没这么快的,是有什么其他原因吗?为什么血突然淌的这样快?

杂乱的脚步声,小孩子的呜咽,还有剪刀剪开什么东西的咔嚓咔嚓的响声……都远去了。

叶昭曦觉得自己大概是死了。

虽然她觉得那么点伤口肯定不致死。

可是,如果不是死了,怎么会又见到双手完好的康雪烛呢?

尤其是,自己还是那只兔子的时候,被对方冰凉的手掌牢牢按住,冰凉的刀刃剖开身上腿上的筋肉肌理,鲜血汩汩流淌,附着着血肉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中。

太可怕了……好痛苦……

不不,别碰我!

她蹙紧了眉头,身体无意识地痉挛起来。

“帮忙按一下大将。”

药研满头大汗地吩咐跪坐在一旁啪嗒啪嗒掉眼泪的短刀双子。

平野和前田对视一眼,胡乱抹去泪痕,小心地按住叶昭曦的四肢。

止血的药粉被轻轻抖落在伤口上,叶昭曦的身体猛地弹了一下,又颤抖着落回床面。药粉与血液掺和在一起变成了糊状,这似乎稍稍减缓了血流的速度,但很快,新涌出来的血又把这些药糊冲掉了。

止不住……

药研看着源源不断的暗红血液,他从不知道人的体内竟有这么多血……他的目光似乎被这颜色烫了一下,忙迅速地再次撒上厚厚一层药粉,用纱布和绷带稍微用力缠住。

“我来吧。”

陌生的手掌搭在他紧绷的肩膀上,药研这才发现自己的僵硬。他勉强回头望去,只见有过一面之缘的大将的朋友——审神者岚大人,正站在他身后。

她额上沁出一层细汗,呼吸还有些不稳,怀里牢牢抱着一个药箱。

“阿昭她……应该不仅仅是受了外伤的问题。”

延伸阅读

仙葬长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v185.cn/gkb0.shtml
黑云如墨翻滚,白雨跳珠,飞溅檐上。数人挤在屋檐下避雨。一个锦袍少年仰头望着重重黑云,

清风笑浊之门派总动员(7)  http://www.v185.cn/pfjj.shtml
落雪宗,八大长老中的七个外加掌门将风落雪与风婉月两师徒,围在中间,一副摩拳擦掌,跃跃

穿书之七零奋斗史第十章  http://www.v185.cn/gedy.shtml
她动了动小嘴:“长樱路52号,二楼,不不…不,我不回家,我要去医院,我中药了!”她回

正派女配与反派HE了(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v185.cn/x0a5.shtml
“这位管事,今天粮仓那边出了什么事吗?”裴非问道。管事点点头,心中也不想事情闹大,苦

天命者最强之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v185.cn/ahsd.shtml
半夜,水风果然出去了,我跟平云和冷清此时正坐在屋顶上,无聊的对着月亮发呆。等他回来的

[ gimgoon]贡子哥的春天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v185.cn/uy0c.shtml
凰羽无意中得到的灵宝乃是极品先天灵宝——离地焰光旗。当玄黄道人看到凰羽交出来的东西之

心理屠戮者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v185.cn/6b2k.shtml
静宁侯府的温泉庄子位于京城南面,是离京城最近的温泉。那里本来是一座皇庄,因谢元初的□

[未穿今]功夫教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v185.cn/nvuv.shtml
“牛.奶?”杨蜜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迪莉热巴,什么时候牛.奶有这种效果?难道欺负自己

晨光歌词与随笔集之月、影、星、魂(9)  http://www.v185.cn/gfza.shtml
很久以前人类的祖先就知道有“外星人”这个东西的存在,只不过那时星域还不是星域。星域发

我家灵兽有点怪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v185.cn/n25j.shtml
医生一针麻药打在我腿上,麻药剂量不大,只感觉那有什么东西在划过我的皮肤,想也能想到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奇葩前女友是只鬼第八章在线阅读

    鸿蒙某处邪蛇洞府内,邪蛇和那几百位虾兵蟹将,满脸不解的看着承源。当然若是他们能看懂,反倒奇怪了!恐怕承源当场就把他们轰杀了,承源可不想出现其他主角,对于鸿蒙主角只能允许一个,那就是他自己。毕竟这些东西和这些动作,只有在后世地球才会出现。这些鸿蒙魔神,哪见过拿活人炼制法宝的,而且还放自己精血进去。承源

  • 嫁给丑男在线阅读第八章

    阿卡姆监狱,前身是伊丽莎白·阿克汉姆精神病患犯罪疯人院,也就是哥谭人嘴里的阿卡姆疯人院。在上个世纪,世界就如同打破了什么界限一般,超能力者和各种变异的人越来越多,超能力罪犯和各种义警频出。因为英雄们大多很少会杀人,世界上就陆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专门关押超能力者的监狱。阿卡姆监狱就是这样出现的。刚开始是

  • 网王-小肥羊之快、快出来看神仙!(3)

    那这些和你有啥关系?有啥关系?啥关系?关系?系?。。。尽管只是文字,可看起来,它们却是如此刺目,让二柱子双目血色更加浓郁几分。因为,他、他好像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对啊。宇智波家族再流弊,和现在的自己好像真的没有太多的联系,充其量更多的是一种流淌在血液里的自豪感。但就算是这样,也绝轮不到他人反驳!二

  • 蓝色生死恋之芯愿在线阅读第一章

    宋岚卿午睡刚醒,打个呵欠的功夫,就接到了好友陈伊的电话。“什么事?”电话那头,陈伊说:“你咨询室开了也有小半年了,生意怎么样?”宋岚卿睡在心理咨询室的躺椅上,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懒懒回道:“你说呢,那些人几乎把我们心理咨询师和神棍划等号。”陈伊没忍住笑了,“那你当初还非要转行,社工当的好好的,导师

  • 忠犬强攻头号男友在线阅读第2节

    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躺在这条船上,睡觉似乎并不能成为她穿越回去的理由,她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眼前开始出现了一片不明物体。小正太用自己的脑袋在她的头顶上遮出了一片阴凉。虽然他的年纪还小,但是眉宇间已经有了一种古灵精怪的灵气,脸上的骨骼也越发的周正,这张脸长大之

  • 她胃里有洪荒在线阅读第7章

    许枫魂魄仍被收服钟馗火葫芦之中,秦广王吩咐由他负责许枫魂魄修复,待时机成熟之时,再来找崔判官督办投生许家之事。钟馗、柳含烟出离阴曹地府后,穿越无边云层,历时半天,才赶回捉鬼天师府。“大哥,含烟,你们回来啦!”王富曲快步迎过来,热情地打着招呼。这三人,乃生死之交,还在人间之时便八拜结交、共赴生死,自从

  • 关于她的二三事第六章

    两人走到一栋建筑,“在这里交钱,然后去测试,学校会根据你的情况建议你选专业,”兰斯洛说道,他平常不喜欢开口,能对萧沐原说这么多已经极限了。不过姓萧倒是特别,帝国里面姓萧的人极少,因为这是皇族的姓氏,但是,他可以确信,面前这只雌虫不是皇族,年龄对不上。“谢谢。”萧沐原笑眯眯的说道。兰斯洛交了钱之后率先

  • 海贼之妖王驾到第五章在线阅读

    “额……好吧”吴易看了眼杨密,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对方现在是自己的老板。而且自己能来参加节目还是对方的帮助,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男人要大度,得让着自己的女人,没错吴易已经将对方看做自己的女人了。吴易现在可不是悲催的穿越者了,而是十足统一代啊!没有几个美女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吗?“那你想要表演什么才艺?

  • 如果没有如果会怎样第十章在线阅读

    “你是王妃?”赵启明刚才还是温暖地笑着,此刻却又冷漠起来。王妃?这个词,迁出了多少人和事,多少阴谋和险恶。王妃、沈府、太尉的狐狸眼、皇后的伪善、母妃当年的死、哥哥误中的毒箭……他自然明白,眼前的人,并不是沈府的二小姐。可如果那老狐狸耍阴招,这谁都说不定。警惕的心,冰冷的眼,再次将自己包裹起来。好像如

  • 投胎转世当妖精之不速客(5)

    赵重幻抬手遮住额上那青莲印,似灯下看美人般端详着镜中人的样貌,其实偶尔连她自己也凝之忘神,亦忍不住好奇生养她的双亲该是如何的秀逸出尘!可惜,她懂事起便知晓自己在这世上不过是孤身盼活,险中求存。若非那年文师叔救了她、又将她送到乌有师父门下学艺,大抵她早就沉沦到丈软红尘中不知所踪了。阿昭进来时见小相公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