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法与战第一章

作者:没文化的实力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阴阳之界,每一处被黑暗所笼罩,寒冷刺骨。

于一座桥,名曰“奈何桥”,桥下是暗红色的液体。桥的始端有两只乌鸦站立,时而发出“呜呜”的叫声,前面一个小屋,孟婆的地方。桥的末端有三条路,左边为“至恶”,中间为“缘起”,右边为“至善”。

“怎么?拿我当闲人了?”声音从“至善”传来,冰冷而无情。

“不敢,大人。”一只乌鸦在“至善”的殿中。乌鸦不知道害怕,顶多知道尊卑,换了旁人听了这话,早吓得跪下了。

“这个任务是魂烛交代的。”乌鸦补充道。

宫殿不算大,以黑红为主调,乌鸦立在宫殿中央,面对着一个屏风。屏风后的身影侧躺在卧上,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玩着自己的长发,中间还夹杂着几缕淡蓝的头发。

那个所谓的大人,漫不经心道“滚吧。”

乌鸦似乎还有没交代的,张了张嘴,但是凌升都让自己走了,不好忤逆。犹豫片刻后,扇起翅膀飞出了殿外。

大人双脚点地,坐了起来。他眉宇间显露出锋利,鼻梁挺拔,身线笔直有型,一身玄衣甩在血红的地毯上。

他光脚走出莲花屏风,“沙沙沙”,殿内静得连脚与地毯的摩擦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生死院那里要换人,请您三天之内过去监督工作,以免人间出事。……哦,对了,这次如果出事需要您全权负责。”大人回想着刚才乌鸦说的话。

这个大人名为凌升,阴间数一数二的“狠人”。据说他自阴界开始就存在,是阴界最初一批的阴界官。参与过争夺阴界主的战争后,沉睡三万年,醒了以后记忆有点损坏,脾气还不大好,对待人总是冷冰冰的。

“魂烛你真看得起我,不怕我拿生死簿做点什么……”凌升浅浅一笑,散发着阴狠。凌升大步走向生死院,他手一挥,长发由一根黑绳扎起,荡在腰下,那一身玄衣变为利索的深棕色大衣和黑色牛仔裤,脚上穿上了军靴。

……

凌升走进生死院,一间一间的屋子堆满了白花花纸,死气沉沉。

“谁”冰冷的声音从正中的屋子传来。

“我来帮你们,就这个态度?”凌升冷哼一声。

那人一听连忙从屋中跑出,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肩,低着头:“大人千万别跟我计较,我这真是太……”

来者是生死院院长,掌管生死簿,名为陈宦,陈院长。他头发花白,一看就知道上了年纪,是个老官了。

“好了好了,你起来吧。”凌升摆摆手,在院子四处看了一眼。

自从他醒了以后,脾气比以前臭多了,陈宦心道。

凌升把目光转移到陈宦身上,默默地看着站着的陈院长,不知他在等什么,为什么还不交代事情。陈院长抬头和他的视线撞上,身体一抖。

他一拍脑袋:“看我把正事都忘了!”

生死院十万年一换主,为防止院长年老把人间生死弄错。如今这陈院长也该到了退任的时候,这新任院长要从“至善”殿中的魂魄里挑选,这挑选的事由阴主魂烛决定。

“魂王挑完人了,但每次换任,这生死簿总要有人看着,我退任了,生死簿我不能再碰,那新院长……”前一任总是觉得新一任太年轻,管不好这生死簿。

“知道了,我看着点就是了。”

陈宦一听,咧嘴笑了起来:“那我把李禹枫叫来。”

李禹枫就是新任院长。说着便在空中挥了几笔,只见文字聚在一起,成为红信封飞走了。

信封颜色是分事情急缓的。由急到缓为:黑,紫,红,黄,白。

这事有关凌升,陈宦不敢怠慢。凌升看见信封颜色后,轻哼了一声。

不一会李禹枫就来了,见了凌升只是弯弯腰。近三万年来新成为阴官的人只从传闻中听过凌升,对他并没有什么恐惧只知道他是个资历深的官,还从未见他动过手。

陈宦见李禹枫没有行跪拜礼,吓得一颤,悄悄看向凌升。

凌升只是不冷不淡的看着李禹枫,等着他再有什么动作。李禹枫直起身,一抬头就见到凌升那宛如冰窖的眼神:“凌大人?”

“不行跪拜礼吗?”凌升随便一挥手,院子里凭空多了一把椅子和一张石桌子,桌子上有冒着热气的茶。凌升坐下,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地抿着茶:“我这人,脾气不好。”

凌升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李禹枫:“……”

一般是鬼官都不敢随便使用阴灵,怕使用过度身体垮掉。他眼前这位传说的大人随手变出椅子和桌子,然后还跟没事人一样。

嚣张至极!!

李禹枫黑着脸,单膝跪地,一手搭在肩上,行了阴界早就废掉的礼节。

“这么热闹呢!看来我是来晚了。”来者正是魂烛,一身白衣,与这不见光亮的阴界大不般配。

我这是造什么孽了!凌升和魂烛都来了!陈宦心里暗自叫苦。

陈宦和李禹枫鞠躬,说话的声音都跟着一颤:“阴主好。”

魂烛便是这阴界之主,三万年前的大战就是魂烛与魂冥阴主之位的争夺,魂冥灰飞烟灭,这魂烛也因此受了重伤,身上原本的戾气少了几分,多了点平易近人。

“你要来,还叫我来干什么?”凌升继续喝茶。

魂烛没有说什么,微微一笑。

凌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陈宦和李禹枫对视,不知该做什么。

这不是生死院换任吗?!变成了上司互怼??

“这个……咳请跟我来。”适时,陈宦咳嗽一声,哈腰伸出胳膊,打破怪异的气氛,“生死簿在主屋。”

几个人陆续跟了上去。主屋四面八方塞满了人间册子,一张长桌放在中间,桌上左边一摞黄色的纸张,右边一摞红色的纸张。

陈宦坐在了长桌后面,嘴里念了几句,生死簿从半空出现,伴随着金光,簿子里夹了一支黑羽笔。

陈宦对李禹枫解释道:“只有黑羽笔才能写在生死簿上,同生死簿一样重要,切记不可弄丢。每天人间会有人出生和死亡,红色纸代表出生,黄色纸代表死亡,等你把名字写上生死簿后,这些会自成册子,变为白纸。这项工作很劳累但十分重要,这是对每个生命的尊敬。”这时的陈宦有点院长的风范。

李禹枫点点头,咬破手指,血飘到生死簿上,陈宦同样。两滴血融合,生死簿落到凌升手上,生死院狠狠地震动,持续了一会儿。

“李禹枫,李院长,您正式成为生死院院长,生死簿主人。”凌升说道,要把生死簿递到李院长手上。

“很好。”魂烛笑了。

霎时间,“簌簌簌……”的声音把整个生死院包围。

那是厉鬼破地,万鬼吃人的声音。

凌升突然明白魂烛叫自己来的目的了,他还奇怪呢,换任不是什么难的事,找个监管的更容易,偏偏让自己来。

魂烛大病初愈,阴灵尚未恢复,光是自己和两个生死院长对付这些鬼魂有些困难。要是在魂烛阴灵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怎会让这些厉鬼出来?

呵,这是有求与我啊,凌升心道。凌升虽然人冰冷,但还是有分寸的。

“这怎么回事?!”李禹枫大喊。

声音越来越近,直逼耳边。

陈宦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官,比李禹枫冷静多了:“这是万鬼破出,三万年前……”

魂烛扫了他一眼。

陈宦及时闭上了嘴。

凌升皱眉,却见魂烛正看着自己。

魂烛礼貌道:“凌大人,现在阴界只有你,有强大的阴灵,还请你打退这些麻烦的厉鬼。”

凌升沉睡太久了,阴灵虽没弱,但打斗的招式忘的差不多了,这事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他脸一黑,把生死簿放到离自己最近的魂烛手上,飞到屋顶,冲下面吼道:“找个地方躲一下,别给我添乱!”

屋外,血肉淋淋的厉鬼像发了疯一般,张大嘴巴,露出獠牙,见什么啃什么。

凌升双手一挥,手中握着两把黑色短刀,剑气逼人。他冲向厉鬼,剑光刺入厉鬼身体,身体一翻,短刀飞出。

凌升手心的阴灵打向厉鬼。跟厉鬼过了几招,手脚总是慢半拍,后背被划了一下,腹部捅了一拳。

“滚!!”凌升不喜触碰,一缕缕红光从凌升身上乍现,黑夜被染红大半边,灵波使厉鬼退后数十米,近不了身。

厉鬼转向院子中的人攻击。就当快要靠近魂烛时,凌升的短刀挡住了,魂烛带着生死簿远离鬼群。

“左手发力!”魂烛看出凌升的困难,在混乱中为他支招。

“身子向前翻!短刀往后刺!”

凌升“……”他有了招式的支撑,明显好多了,厉鬼节节败退。

凌升看准时机,使出最大的阴灵,十里开外,遍地是倒下的厉鬼,粘稠的液体粘了凌升一身。

“呼……”凌升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用手背抹了一下额头,“你赶快把阴灵恢复恢复。”

魂烛苦笑不得:“你赶快把打架的招式练练吧。”

凌升白他一眼。李禹枫和陈宦听没有声音了,从一堆纸里爬出。

李禹枫看到了倒地的厉鬼,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陈宦也松口气,随即想到什么,脸唰地一下就白了:“生死簿呢?没出差错吧!?”

说着魂烛从袖子里掏出,递给了陈宦。陈宦翻开,顿时脸色就不好了:“这……这怎么多死了一个人!!”

凌升摆摆手:“不就死了一个人么,大惊小怪的。”

陈宦心道,你的亲人死了看你还怎么办!哦,他没亲人。

“如果你的亲人死了你还会这么说吗?”魂烛道。

凌升愣了一下。

魂烛看看他,道:“这次怎么说也出错了,你得补错啊。”

魂烛从陈宦手里拿走生死簿,放到李禹枫手上:“从今以后你就是李院长了,陈宦你去‘缘起’殿投胎吧。”

陈宦走了,李禹枫也回到主屋接着工作。

魂烛与凌升走出生死院,魂烛道:“人间,温阮黎一年以后就死了,你运气不错。”

凌升正纳闷,他怎么知道这么全,刚才没看生死簿吧?这名字怎么划掉了?

心里想着呢,眼前一片白光,有种莫名的失重感。

“人间一年,及时享乐。”魂烛声音从远方传入到凌升的耳畔边,久久不散。

延伸阅读

[八号当铺]非等价交换第〇〇⑥章  http://www.sbwjd.cn/pe62.shtml
乌行云觉得李元昊上辈子好歹也是当皇帝的,管理整治人的手段总还是会有吧,所以很放心地将

玄幻之我是科加斯前言  http://www.sbwjd.cn/dbo0.shtml
“抱歉,打扰了。”我按照往常一样,来到了这家酒吧。可能你们会笑,说什么“啊,大叔都五

先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sbwjd.cn/d5mz.shtml
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情,让我深感疑惑,同学们的死亡,梦的预兆,那个黑影,到底有什么关联

叠世之第七章(7)  http://www.sbwjd.cn/gdj0.shtml
在主家会议厅中,家仆忙忙碌碌的打扫着厅室。宴家家主召集了将参与这次灵根测试的孩子送来

禾花树下梅5分66秒  http://www.sbwjd.cn/xyy1.shtml
2066年6月6日6时5分66分。寒天一辈子都记得这个草蛋的时间!因为就是在这个奇怪

末世重生之位面养龙指南楔子  http://www.sbwjd.cn/bpw0.shtml
路的对面,她看到了他迎面走来。跟记忆中的一样,没有改变。依旧是那么明媚的蓝色眸子,墨

陈涅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bwjd.cn/blei.shtml
古蒙王朝,皇都。飞雪随北风啸成猛虎,肆虐过大街小巷,只是到了这皇宫,却是受了千道深宫

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bwjd.cn/6fte.shtml
杨敏看着已经差不多冷静下来的子轩问道:“这回我真的放开你了,你可不能再叫了啊!我的姑

幻世昭颜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bwjd.cn/6p4s.shtml
福冈,位于九州的一座美丽的城市。在福冈市第一医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留着黑色蓬蓬头的少年

超级逆时空强者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sbwjd.cn/dtee.shtml
第一章郑一旭眨巴眨巴眼睛,默默的看着这富丽堂皇的天花板,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闭上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退婚对象宠上天第七章在线阅读

    老高开着车不时从镜中看后排坐着的焦虑的世勋和已经睡着的鹿晗,不由得又叹了气,想要说些什么,想着世勋也听不懂便噤了声,帮着世勋把鹿晗送到了房间,老高走到门口世勋也跟了过来“哥,谢谢你”这句话世勋是用中文说的,语气也略显生硬,老高像是被吓到的样子,随即又笑开来“行,那就拜托你照顾他了啊世勋”世勋只听懂了

  • 云说枫与你过一笙在线阅读第3节

    长夜漫漫,月华如水,不知过了多久,本该沉睡的人们忽被一道雷声惊醒,雷声不大,却仿佛击在了每个人的心上。成群的人们大半夜奔向屋外,焦急等待着,逐渐感受到雨滴由小到大都疯狂欢呼起来。睡意顷刻间散去,被巨大的喜悦包围,丈夫拥抱着妻子,老人咧开没牙的嘴,孩子张大嘴巴接住雨滴滋润喉咙,雨水混着眼泪落下。几乎所

  • 重生到老公是穷光蛋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3章

    “轰隆隆!”天闪雷鸣,狰狞而明亮的雷柱,划破了天空,如道道雷龙狰狞而可怕。张牙舞爪间,点点毁灭性气息散发,那是极道的气息,足以劈碎大圣级强者。哪怕成功,迈入了准帝层次的盖九幽,也是暗暗心惊,有种要被磨灭的感觉。“这是……准帝劫么…足足叠加了十数倍!”黑雾笼罩天际,风雨欲来,此刻位于雷劫之下,方圆万里

  • 夜兔的完全手册第八章在线阅读

    吃完了晚餐,李田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接下来,他只要把喻瑾安安全全、完完整整地送回宾馆就万事大吉了,再也不用担心喻瑾会把白安原打残之类的糟心事儿了。然而,李田自以为猜到了故事的结尾,却没想到白安原真是个不要命的。“八点都没到,这么早就回去?”白安原看了看手表,提议道,“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酒吧,要

  • 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第五章在线阅读

    《二泉印月》,是华彦均,也就是瞎子阿炳感伤于自身的经历,创作的一首二胡曲。阿炳出生的年代,正是华夏民族最为黑暗的时代,列强横行,人民遭殃,阿炳同样过着凄惨的生活。当时让阿炳创作出这首曲子的地方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但曲子却永远的留传了下来。雷鹏曾经听过解放时国人为阿炳用钢丝录音机录出的原声,虽然设备比较

  • 你指尖的巅峰在线阅读第6节

    日子“倏”地一下子溜过了几天,佟清闲着无聊就把王府的人物都摸了一个透。完颜洪烈手下有五大高手——分别是沙通天、侯通海、灵智上人、彭连虎和梁子翁。沙通天和侯通海是是兄弟,手下有四个徒弟并称“黄河四鬼”。佟清分别都见过他们,在原著里满不过是一群小人物,这四位仁兄以“青”字排辈,分别以刚烈雄建为名,依次是

  • 七夜之罪在线阅读第六节

    6想看直播?听到张大爷一脸期盼的话,卢本峰无奈,将告诉红梅丫头的说辞又说了一遍。“这么流弊?”张大爷不禁感叹。“真是吉人自有天相,世道变了,也是,人都有不同的气运啊。”张大爷一脸唏嘘,不知道为什么,杀了王大妈后,他感觉自己彷佛解脱了一般,无欲无求。卢本峰:“对了张大爷,你为啥杀了王大妈啊!”张大爷:

  • NPC只想带系统搞钱第一章

    传说都是谜团,你要想解开谜团就只有亲身经历在谜团之中,保持清醒的大脑,才能有机会解开,不然就太难了。本书主角岳探,既是一个‘佛系侦探’,又是一介‘草民’,更是一个人生路开挂的‘普通人’。年近三十的他,却依然是一个单身贵族,无奈..无奈。今天,是他因一个错误的决定穿越到未来四十年后的第二年,2062年

  • 我真不想高调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哈哈,道长想的不错,但何以见得此举能够救得了叶小姐,而不是令她出了狼窝又进虎穴?”白季辰看向二人,突然笑道。“白公子的身世老夫也有些知道,想必白公子断然不会辱没了您先祖的威名,而行那龌龊之事!”杨柳道人一副笃定的模样看着白季辰说道。“那道长今日怕是打错了算盘!”白季辰神色一闪,说道:“想我救叶小姐

  • 星河万道在线阅读第七章

    李家宅内,有一处造型奇特的小楼被重点护卫,整整两队全副武装的侍卫不断巡逻。这小楼通体是由金丝楠木所筑,雕梁画栋,门窗之上的各种祥瑞图案栩栩如生。顶上铺满价值不满的碧玉琉璃瓦,正脊两头各摆着骑鹤仙人塑像,四条垂脊之上,各有十种神兽,寓意着十全十美。在门口摆放着两头雄壮的石狮子,另外还有两座厚重的风雷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