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异世封天之第六章

作者:画龙震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晚上三人一起用了晚膳,黛玉因为父亲和兄长都在旁边,心情好了不少,竟也多吃了小半碗饭,只是林如海担心她晚上不消化,并未多劝她继续吃。

第二日一早依然是三人一起用的早膳,这一次因为要赶路,林如海和林琛看着她多用了些早膳,随后林琛才带着林黛玉上了马车,在护卫的护送下扶灵回姑苏。

一路上因为要照顾黛玉的身体,并未走的太快。到了姑苏林家地界儿之后,也没耽搁,林琛直接便带着妹妹为叔母下葬。

林黛玉看着母亲的棺木被埋进墓地,哭得不能自已,林琛劝了又劝还是未能让她止住哭泣,直到最后她竟然直接哭晕了过去,这才带着黛玉到了家中安置。

他们家在族中是有房子的,这几年一直便由老族长帮忙照顾,平时回来的时候也有个落脚的地方。林琛碰到被子感觉是晒过后的干爽松软,应该是得知他们回来仔细打扫过了。

等到黛玉躺在床上睡得安稳了,林琛这才带着叔父的信去寻老族长……

而从林琛离开扬州,薛氏和徐氏便都有些不得劲儿,就担心他脸皮薄到时候再因为别人说什么伤了心。

姜闻难免也担心,但是林琛会这么脆弱她是绝对不相信的,到底是她养的孩子,这神经太纤细那她也太失败了。

也不想成天对着两个苦瓜脸,琢磨了一会儿便问她们:“去不去踏青?您二位爱爬山,去年刚为你们在青羊山脚下咱家那块儿地边上建了一个小院子,还没怎么住过,咱们去住几日?”

“谁爱爬山,那不是因为寺庙都在山上吗?”薛氏习惯性的与女儿争辩一句,随即又问道:“你不给琛儿收拾上京的东西?还能抽出时间出去玩儿?”

“有什么好收拾的?娘您不是说过吗?有钱就够了!”

薛氏一噎,徐氏偷偷用帕子掩嘴一笑,随后温柔的看向姜闻,问:“那闻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踏青?”

“择日不如撞日,就明日吧。”

于是姜闻就吩咐下人开始准备出门要用的东西,然后几日不在家,她又把该交代的都交代给刘安家的,第二日就带着娘和婆婆坐马车去了城外。

他们家不像那些大家族有钱随便任性,所以这院子里就有一户佃户帮着看着屋子,昨儿决定过来玩儿之后就专门让人过来打扫了。

不过屋子到底是许久未住人,一进去之后就觉得没什么人气儿,虽说这房子还是新的,薛氏却是满眼都是嫌弃挑剔。

姜闻也感觉屋子里有点儿阴凉,四下看了一眼,吩咐下人把门窗都敞开再通通气,然后带着两个长辈坐在堂屋里等着下人收拾好。

薛氏喝着从家里带来的茶叶泡的茶,越喝越憋气,啪一摔杯子气道:“这跟在咱们家喝茶有什么区别?!”

姜闻拨弄了一下茶壶把手,试探的说:“这山泉水也算是沾了禅意?”

“胡扯!山上有寺庙这水还灵了是咋地?”不过她们这年纪的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薛氏抢过茶壶又倒满多喝了两杯。

徐氏本就担心孙子,这话赶话说到青羊山上的寺庙,便道:“那今晚上咱们休息好了,明天一早去上香拜佛吧?”

“好啊。”姜闻点头,“什么时辰?”

“寅时末?”

“寅时末?!”姜闻到这里之后什么时候起这么早过?嘴角忍不住抽搐的问:“非得这么早吗?”

“虔诚的都是这个点儿,可以顺便吃些斋饭,闻儿想换个时间吗?”

薛氏知道自己女儿的德行,嘴硬心软道:“懒得你!我们姐俩儿自己去。”

“别,我也没说我不去……”

平时姜明一在家的时候,只要薛氏出门他都会跟着保护,现在姜明一被她请去陪琛儿了,她自然不能放两个母亲单独去上香。

便伸出三根手指保证道:“我就是一问,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起不来母亲你们也记得叫我,不然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以前我们又不是没自己去过。”薛氏听女儿说担心她们,心里是暗喜的。

但她就不如徐氏诚实,徐氏直接便笑着拉着姜闻的手,笑着说:“你能陪着,我们开心呢,母亲明天定会叫你的。”

“行。”

不过姜闻说是担心自己起不来,但她只要想的话从来没有缺少过时间观念,所以第二天天刚刚亮就醒了,自己从柜子里拿了个方便爬山的衣服套上,洗漱完了出去就见到俩人都在那儿等着呢。

“收拾好了?”姜闻伸手把辫子缠在头顶,边眼神示意,“走吧,咱们出发了,我还饿着呢!”

“那还不动作快点儿!”

姜闻用缎带绑好头发看了一眼自家亲娘的打扮,有些无语道:“您这滴里当啷一身儿,怎么爬山啊?”

“用腿爬,赶紧走!”

她这风风火火的往前走,姜闻跟婆婆跟在后头,撇撇嘴冲着婆婆道:“青羊山跟你们上一回去的那山高度可不一样,母亲您可别学我娘,累了跟我说哈!”

“闻儿你放心吧。”

然而都不用人说,半山腰上姜闻就看出这俩养尊处的优脚步都虚浮了,便直接吩咐下人停下休息,又亲自给两人一人倒了杯水端过去,“缓会儿再喝。”

姜闻不觉得累,把水袋还给丫鬟,闲来无事便四下打量,这石阶两边全都是竹子,风一吹飒飒作响,鼻子闻到的味儿都带着一股子竹香。

视线从竹林略过向下延伸的石阶,眼神一眯,感觉下头上来那一户人家的丫鬟有些眼熟。不过转头一想,虽说不记得是哪家的,但以她能见到人的情况,估计是前些日子在林大人家见过。

她现在这打扮,人家也不见得自己,便也没有在意,转回头继续瞎打量等着俩母亲休息好。

不过姜闻以为人家不记得她,却不知道大家族的下人最是有眼力见儿,轿子边儿上的丫鬟一注意到前头的人,立即便凑近轿子窗低声道:“奶奶,是林夫人。”

“哪个林夫人?”轿子中传出一道不疾不徐的声音。

“就是巡盐御史林大人家夫人丧礼那日,来接待客人的族中夫人。”

话说的七扭八绕,但里面的人一下子就想起了是谁。到了姜闻身边之后,轿子便停了下来。

薛氏和徐氏纷纷惊讶的看着姜闻身后,她回头一看,便见到一位贵夫人从轿子中出来,眼熟是真眼熟,但她真没想起来是谁,却下意识的先带上笑打招呼:“今儿真是巧,竟然能见到您,您也来上香?”

“林夫人也是来上香?”

姜闻笑着点头,随即冲着她介绍道:“这是我娘和婆婆,今儿我是陪她们过来上香的。”

姜闻没有介绍她是什么身份,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位夫人还是自己冲着两位长辈微微一福身,自我介绍道:“我是扬州知府常大人的妻子叶氏。”

薛氏和徐氏都笑盈盈的与她寒暄,姜闻也恍然大悟,原来是知府家的常夫人,这可是在林大人家见到之前便早有耳闻的人物。

叶氏一向是面面俱到,众家夫人在一块儿会看人眼色都是技能,自然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姜闻的神色。不动声色的问道:“林夫人怎么没坐轿子?”

姜闻因为她之前对自家俩娘行礼的爽快劲儿,觉得对方肯定没有其他意思,便笑着回道:“我们山下有个小院子,离得近,便想要自己徒步上去了。”

“真是巧,我们家在这山脚下也有一处庄子,我也是昨日过来准备小住的。”

“是吗?竟然有这样的缘分。”

叶氏一听,转头对丫鬟道:“确实是徒步更虔诚一些,那我也陪着三位夫人走上去。”

“奶奶……”丫鬟有些担忧的看着夫人。

叶氏一抬手,道:“无事。也没有多远了。”

姜闻一看,得,一起走吧,便看向娘和母亲,问道:“娘,母亲你们休息好了吗?咱们走吧?”

叶氏一听,连忙道:“不急,再休息一会儿也无事的。”

薛氏摇头,笑着回道:“已经好了,上去吧。”

薛氏和徐氏走在前头,姜闻配合着叶氏的步子慢慢往上登,未免尴尬,出言道:“我听琛儿说过,他与你们家大公子交情不错,几次上门去。上一次在林大人家也没来的及多聊几句,什么时候若是得了闲,不如带着孩子到我们家坐坐,也好叫我们招待招待。”

“您客气了,我和常大人都甚是喜欢林琛,孩子们能够多接触我们都乐见其成。”

姜闻笑笑不说话,但对自己儿子的骄傲简直溢于言表。

都是做母亲的人,这种心情叶氏也能理解,她对林琛有好感,连带着对教养出这样出色子孙的林家也很有好感,所以才会主动停下来。

而两个人一路聊过之后,姜闻对叶氏的感官也甚好,便又提了一遍等回到扬州城邀请她们到家中做客的事,叶氏欣然应允了。

后来在城外这几日,姜闻受叶氏邀请去常家的庄子上做客,两人一来一往,便开始亲近起来,叶氏闺名韵宜,两人便直接称呼起对方的名字。

姜闻一家在城外待得久一些,待到回到扬州城之后,又收到了叶韵宜的邀请函,两家便开始走动起来,她也见到了常家的三个儿子。

常家老大常弘宇比林琛大一岁,老二常弘宸今年十一,幺子今年才八岁,都是彬彬有礼的孩子。

而林琛带着黛玉再回到扬州已经是将近大半个月之后,吩咐人送妹妹回去休息,便直接去寻叔父,见到人就拿出老村长的信奉上,“这是老族长让琛儿带给叔父的。”

林如海接过信并未直接打开,而是问道:“你们此行可顺利?”

“并无什么事情耽搁。”

林如海点点头,这才撕开信封,仔细阅起老族长的信,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色越发的奇怪……

林琛有些好奇,但也只是站在旁边礼貌的并未出声询问。

良久,林如海放下手中的信,冲着林琛摇摇头,道:“无事,这几日你辛苦了,也先回家去见见长辈吧。”

林琛便一躬身,退出了叔父的书房。

待到人走了,林如海忍不住又拿起那封信,眉头轻蹙,随后又仔细收好。

北上之行已经拖延许久,林琛和林黛玉无法再耽搁下去,林如海和姜闻又早就把该准备的准备好,三日后便在码头送两人离开。

林如海在与女儿说话,薛氏和徐氏便拉着林琛殷殷嘱咐,姜闻就站在旁边儿静静的看着。

薛氏抹完眼泪,瞟到旁边一点儿应该有的表情都没有,顿时气不过的把人扯了过来,道:“你这人怎么心这么大?琛儿都要出远门了,还在旁边望天,就没有什么要嘱咐的?”

姜闻无奈,“该说的你们不都说了吗?”

林琛见状,忍不住抿唇笑了一下,随即保证道:“祖母、外祖母、娘,到了京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姜闻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林黛玉,道:“她这孩子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你在京城无事就去荣国府探望一下,别嫌麻烦。”

林如海父女听到纷纷看了过来,林琛冲着叔父点点头,对母亲答应道:“娘,您放心吧。”

临上船之前,林黛玉眼泪更是止不住,林如海不忍再看,便对林琛道:“到了京城,记得常写信回来。”

“是,叔父。”

延伸阅读

新洁香皂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add9.shtml
扬州市邗江新洁旅游用品廠位于“中国酒店日用品之都”杭集,是一家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

tianran皇茶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s1gj.shtml
中华茶文化博大精深,其历史渊源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它不仅有养身、药用、消脂等效果

宏国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p9jd.shtml
宏国机械是一家制冷工程公司主要从事非标制冷设备、工艺冷水系统、冷冻冷藏设备、制冷空调

真我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aq9y.shtml
真我香水经销批发的彩妆、护肤、香水、洗浴、没法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梵思狄珠宝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sc9y.shtml
梵思狄珠宝公司前身是香港宝源昌金行,以钻石切割、钻石原石贸易、钻石成品批发而闻名珠宝

布瑞革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0cl.shtml
皮具护理属于新兴行业,在未来的5-10年之内,皮具护理技师将成为炙手可热的技术人员,

愿望树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b57b.shtml
愿望树加盟详情南宁千年工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前身是南宁千年虫工艺制品厂,

金逸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pkj6.shtml
金逸国内外影城成立于2004年3月1日,多年来秉持“科技缔造视听新感觉”和“展现电影

如燕美容用品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xkqx.shtml
义乌市如燕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现规模300多人。旗下主打韩之炫饰品品牌。本

傲美人面膜加盟  http://www.dioceselai.com/gxvd.shtml
稀世珍萃的植物活性胜肽精华,深层清洁毛孔,去油渍、残留,抑制酪氨酸酶,修护老化肌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逆袭为王在线阅读第8章

    除了学校活动,池怀音并没有和男生出去玩的经验。季时禹说的海边,是森城下辖的一个海滨小岛——情人岛。去那里玩,要先坐两小时的公汽,再转一小时的轮渡。轮渡每天只有固定班次,票需要提前买,当天去基本上是买不到的。因为名字和自然风光,很多人去那里游玩,尤其是年轻的情侣和新婚的夫妻。虽然是森城人,池怀音从来没

  • 红楼之偷香窃玉在线阅读第10章

    “按照剧情,你下一步就该瞒着我远走他方,从此杳无信了。”周宸殊伸手将她的卷毛揉的乱七八糟,恶意捣蛋,“都跟你说了,少看点无脑电视剧,拉低智商。”乔琬琬难得没有因此炸毛,反而一脸不相信的瞪着他,企图在他脸上看到一丝一毫不自然的表情,“周宸殊,要是我开学见不到你,我会恨你,恨一辈子。”“放心,不会给你这

  • 昼夜战在线阅读第九章

    “雷诺,马上离开这里!”奥哈拉岛的岸边,赤犬的双拳已经熔岩化,他面色冷酷地看着雷诺,声音强硬地开口说道。“怕吗?!”但是雷诺却并没有搭理赤犬意思,而是转头看向怔怔盯着自己的罗宾,开口问道。罗宾没有说话,先是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又用力地摇摇头。“冥狗!”被无视的赤犬并没有多言,直接飞身而上,熔岩化的右手

  • DNF哪有那么好混第九章

    因为偷西门吹雪东西的那人是易容了一张跟你一样的脸……为什么小偷要易容成他的模样去偷东西?偷的还是西门吹雪的东西?那个偷儿跟他有仇吗?沈修远心思在这几个问题上打了个转,便不再细究,对着陆小凤敷衍道:“也就是说你那朋友借了我的脸,偷了西门吹雪的东西。嗯,我明白了。”“明白了?你就这态度?”陆小凤瞪着沈修

  • 明日方舟:龙门守墓人第十章

    日料店有电梯直达停车场。祁南把贺景殊安置在座位上,帮他扣好安全带,问了一句:“你现在想吐吗?能坚持到回家吗?”贺景殊没动也没说话,头偏向一侧坐着,明明是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却像昏迷了一样。祁南默默地叹了口气:“一会儿要是想吐,先提前报备一下啊,不然吐车里了,洗车费还找你报销。”日料店离帝豪半个小时左右的

  • 楚天豪情传在线阅读金毛的进化

    张扬通过靠近宠物系统,系统用电能的形式合成能量豆,随后以张扬的指示进化起了哈士奇。就这样在一次的系统的进化中,张扬的哈士奇身体素质有些相较于之前一些改变。主要体现在哈士奇的哮喘病的声音相较于之前微弱了一些。张扬露出来了许久的笑。但是因为哈士奇的年龄已经高达13岁,寿命只有一年了,这次进化虽然改变了一

  • 渔戏青龙台(下)在线阅读第六节

    当周恒易再次站在乌玛面前的时候,乌玛像见鬼一样盯着周恒易。比起四号,当时她离周恒易更近些,清楚的看到子弹打在周恒易的身上。乌玛几次都觉得周恒易要挂了,结果最后他都是死里逃生,活了下来。“这位兄弟,真乃神人也!”乌玛不免感叹道,真可谓是刮目相看了。“能问一下,子弹打你身上,你怎么就跟没事人一样?”乌玛

  • 飘渺玄青录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猛你住手!你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男人!有本事冲着老子来!有本事你就打我啊!”那一刻,我忍不住了,直接吼道。王猛丝毫装作听不见的样子,然后又是一顿将陈晓打了起来:“让你背着我偷汉子!让你背着我偷汉子!”“啊……!”我愤怒的冲了出去,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了身边的人,然后朝着王猛冲去,可惜的是王猛看到了我,

  • 我在老家开农家乐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2章

    这世界真的那么纯洁吗,有脱衣舞他们居然不看。——沉默微笑三观崩坏看着追在后面的一群人。老大,刚刚那个妹子在跳脱衣舞?我要回去看。——糖粽突然一拐弯,向敌人堆里跑去。我靠,还有更无脑的人吗?沉默微笑不是三观崩坏,他已经没有崩溃了。糖粽没入人群中,没有阻碍那群敌人任何脚步,沉默微笑边跑边回头,他发现糖粽

  • 未世逆苍镜中(一)

    如果镜子能照到人脑海里的模样,那会有多少人还敢照镜子?从雾山回来后,魏寒一直调查许志乐的爸爸。许志乐的爸爸名字是许风来,是我们学校的校长兼党委书记。从他的简历来看,完全找不出与巫术的任何联系。在我们学校,学生是很难见到校长的。魏寒上网加打听了得来的都是无关紧要的。新的学期,这个城市对于我来说已经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