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亲爱的副总大人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青渌大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有些挫败,有精神力的瑟琳娜都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他们毫不费力地就制住了瑟琳娜,轻松地出入了防护还算严格的朱利尔斯。如果是毫无精神力的自己……恐怕什么也做不了。

好不容易从空难之中活了下来,却要死在这么个见鬼的地方?

“动手吧。”雇佣兵之一有些不耐烦了,说的话不自觉带上了一些地方口音:“这笔生意我们做的也太久了。”

瑟琳娜惨白着面孔,贵族的骄傲使她不肯求饶,只是她的脚尖不住颤抖,显示她难以抑制的恐惧之情。

“等……等等!”瑟琳娜从干涩的唇齿间挤出了这几句话:“放过她!她只是个……没有精神力的平民!”

乔亚有些惊讶地看着瑟琳娜。

夜风吹动她银色的长卷发,在月色里闪耀着非同一般的色彩,往日那花瓣一般娇艳的面孔,此刻如同没有生机的枯萎叶片一般叫人看着慌乱。

“我们当然知道她是平民!”那雇佣兵笑道:“只是那也不能让她见到明天的阳光。”

加了□□的枪支对准了乔亚,黑黢黢的枪口似乎张着大嘴的猛兽一般。

乔亚直视着持枪者的双眼,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恐惧害怕,仿佛只是对着她的老师和同学一般,平静到不可思议。一双黑宝石一般的眸子,沉静无波,直直看入了他的深处。

“倒是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可惜了。”那持枪者赞叹一声,便扣动了扳机。加了消声器后,枪支没有任何声响,只能感受到子弹出膛时的震颤。

随之便是瑟琳娜一声拔高的尖叫:“乔亚!”

乔亚感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打入了自己的胸前,特殊材质的火药产生了巨大的惯性,让她无力地朝后仰去,随即摔倒在地上。

她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地面,上面似乎有暗红色的污渍在蔓延,沿着地砖的缝隙一点点向远处蔓延开。

胸口有一点疼,但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以感受到她体内的机体组织在抵抗那外来的侵入,修复着被创伤的肌肤。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不过大概他们都以为自己死了,所以放任自己躺在地上眨着眼睛发呆。

她没有转头,却可以听见瑟琳娜的尖叫,她似乎已经被恐惧逼疯了,声音早已变了调:“你们完了!!她是雷欧公爵的女儿!!!雷欧公爵不会放过你们!!”

那几人小声用地方语言交谈了一会儿,随即重新拿出了精神力联通武器。其中一人催促道:“……怎么还没有联系我们?该死的,他怎么还不快点!万一军部的人找过来可不好了!”

乔亚的余光看到了那几个人的背后。

他们将背后留给了自己……因为他们以为背后是一具尸体。

瑟琳娜背靠着栏杆,大风吹得她头发乱舞。她直直盯着面前的三个人——他们全部都拿着精神力联通武器,似乎在等着最后的命令下达。就在这时,更令她慌乱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倒在血泊里的乔亚摇摇晃晃却无声地站了起来,她的脸上还沾染着暗红色的血迹。

那几个雇佣兵十分相信自己射杀的手法,百分百确定乔亚早已是死人,因为对后背的防备松懈——然后惨遭一棍懵头。

就算是科技发达的现在,精神力武器制胜于战场,棍子抡人还是可以简单干脆地打昏人的,更何况是连续三下强力撞击。

等手持联络器的人倒下,另外两人面上才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转头看着身后——这个早该死了的少女,悄悄地爬了起来,解开了绳子,还安静地掰下了一旁的水管。

她的脚步未免也太轻了……简直就像一个死人。

“没死?”两人对视一下,举起了抢瞄准了乔亚。

然而此时却有枪声忽然响起,两个雇佣兵直接啪叽摔倒在地,手中的武器落了一地。枪声从门那儿传来,乔亚松开了手中暂时取来做凶器的水管,看着那黑洞洞的门口。两个身着黑色军装的男子踹开了门,端着枪冲了进来。

“雷欧小姐!戈登小姐!”

雇佣兵身上着的是麻醉针并非真的子弹,此刻两个人都呈大字状昏倒在地,配合被乔亚抡昏的那个人一起食用风味更佳。

看到军部的人来了,瑟琳娜如蒙大赦,当即哭了起来,哭的天崩地灭。方才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也咬着牙不发一言,如今看到救命的人来了,反而哭的像个傻逼。

乔亚无语地看着瑟琳娜哭着哭着昏了过去,转头看着鱼贯而入的军人,直到有人推开门,一个面貌熟悉的警备官匆匆跑来,一边跑一边说:“中校,二小姐没事……”

那警备官话音未落就被一个人拨开,示意他挡了路。

安高挑的身影疾步而来,他只穿着衬衫,连外套都没有穿上,平时一丝不苟绝不离身的军帽也不曾带着。周围的军人对着安默默行了个军礼,安示意他们站到一边。

乔亚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安逆着月光朝她走来,黑色的及腰长发披散如墨,俊美的面孔除却一贯有的冷漠外,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暴戾之气。

安快步走到了乔亚面前,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将她笼罩在自己高大身影的阴影之中。两人皆是沉默,直到乔亚忍不住开口:“……我很好。”

安深处手,用指腹抹了抹乔亚脸上没有干涸的血迹。他的手指瓷白修长,完美如同艺术品。虽然他看起来冰冷如同雕像,指腹却带着异常灼热的温度。

“你不好。”安矫正她的话:“走吧。”

瑟琳娜被人公主抱着走了,剩下的三个大字型躺地人员也被无情地拖走,很快,凶案现场只剩下乔亚的血了。

乔亚坐上了安的车,车辆发动了,去的方向却不是朱利尔斯学院。

“去哪里?”乔亚抬头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安。

“我家。”

言简意赅,“我家”却不是“我们家”,大概就是安的办公住所了。他平常不回北区,一直住在军部。

乔亚却在想如何和安解释这一身的血迹。

她手里攥着一颗子弹,正是她胸前的那颗。如今她胸前的伤口已经修复的完好如初,只剩下衣服的一个孔洞,被长发遮掩着,难以看见。

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该如何和安解释?

还不如不解释了。

恍惚间她忽然想到刚从医院出院时,那位方眼镜白外装的主治医生对她说的话——“你的恢复能力十分惊人,拥有这样的潜力,不应该是精神力近乎为0的人。期待你的惊喜。”

安坐在前排,余光不由自主地向后飘去。乔亚穿着朱利尔斯的校服,凌乱的黑发披散在胸前,原本洁白的校服裙染上了深沉的血迹,触目惊心。

安压低了声音,眸中有一丝寒冰之色:“伤到了哪里?”

乔亚张了张嘴,说:“没受伤。”

她这一身的血迹,怎么看都像是受了重伤。可是安却没有继续追问。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无条件信任了。

坐在乔亚身旁的年轻警卫官从上车起就努力压缩自己的存在感,免得被中校的气场压的心脏病发。如今看到安的面色好转了一些,于是就插话道:“还好中校来的及时,不然……”

警卫官一脸的心有余悸。

安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心中所思。

而乔亚则在心底默默吐槽:来晚了,我已经死了一次了。

安的住所位于军部,是一座独立的小楼,大概有三层,有警卫官放哨,装饰简介,十分安静,风格如同安本人一般。看到安竟然带着一个女人回来,站岗的警卫官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看到乔亚裙子上沾染的血迹,又淡定地合上了嘴——大概又是有什么军机命案发生了。

安大人从来不近女色,冷静自持地仿佛是个基佬。(……)

“去换洗一下。”安取过警卫官拿来的衣服,递给乔亚,又示意她浴室的位置。

乔亚看着自己的鞋在安干净整洁的地板上踩下的两个血糊糊脚印,有点无语,脱下了鞋子提在手上,走向了浴室。

等到乔亚换洗完毕,展开安给她拿的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套尺码较小的军装。虽然这大概是军装中最小的尺寸了,但是乔亚毕竟是少女,而且本身就瘦弱,这套衣服在她身上仍然显得太大,空空荡荡地垂挂在身上。她将那枚子弹在眼前转了转,随后放入了口袋里。

她顶着一头湿漉漉冒着水气的头发赤脚走出了浴室,一手放着她沾染了血迹的衣服和鞋子。安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册在阅读,柔和的灯光给他的面孔扑上了一层暖色。听到响动,他合上了手里的书,抬头看到乔亚赤着脚,水滴不住地从未干的头发上滴落下来的模样。他有一瞬的停滞,面上仍旧是一贯的冷淡。

“过来。”他说话的口气冷淡,好像在军中发号施令一般。

他伸手接过乔亚手中的衣裙,直接丢到了一边的垃圾篓里。

乔亚:“……”

……有点浪费?

安取过毛巾,替乔亚擦起了头发。

乔亚:…………

看起来一脸冷淡的雷欧中校还会帮人擦头发啊……

乔亚盘腿坐在沙发上,目不斜视,盯着雪白的墙壁。

“记得我和你说过,不要和瑟琳娜·戈登深交。”

安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说道。

“……”

乔亚当时似乎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她的潜意识里认为一个普通的贵族女子不会给她带来麻烦,然而今天这起明显有预谋的绑架案直接把她脸打肿了。

不过乔亚也不打算疏远瑟琳娜。瑟琳娜站在枪口还能记得替她谋条生路,着实难得,多一个这样的朋友,不算坏事。

“去休息吧。”许久,安看到乔亚的头发干的差不多了,收回了手:“这两天,先住在我这里,学院那里我会派人通知的,下个学期给你安排转学。”

“不回去上课,似乎不是很好?”乔亚迟疑道。

安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

乔亚走到临时的房间,关了灯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毫无睡意。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不到任何破损的痕迹,光滑如初。

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颗子弹,无论如何都准确地射入了她的胸口。她将手探入了口袋,摸到那颗冰冷的子弹,脑海里瞬间划过漆黑的夜晚,冰冷的风,瑟琳娜头发上的香气,还有血的咸涩。

还有……提安。

她皱起了好看的眉。

既然安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不会轻易了结。他的个性十分一丝不苟,但凡他接手的事务,都会水落石出。

那个叫做提安的少女,无论是有意无意,只要她参与进了这件事情,恐怕就无法善了。她涉嫌绑架的,可是上院两个大贵族家庭的千金。虽然一个是身份尴尬的私生女,一个是精神力全无的隐形人,但这无疑是抽打在了上院的脸面上。

后面的几天,乔亚都住在安的居所。她的联络器被拿了回来,因此也知道了网路上对于这件绑架案的报道。大概是迫于军部的威压,乔亚的姓名被隐去,然而其他人的姓名便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事情的起因十分简单——戈登公爵后院起火,宠爱不均,某一位太太心怀怨恨想要报复公爵,左挑右挑觉得身在朱利尔斯学院的瑟琳娜最好下手,既能让公爵痛失爱女,又比较方便绑架,随即重金聘请了几名流浪于星系之间的雇佣兵。朱利尔斯学院的安全措施不比安特切罗斯帝国军校,轻而易举就让他们闯入了。那位太太也在事先打听过瑟琳娜在学院的事迹,特地诱使提安将瑟琳娜约了出来。

至于乔亚,只是顺带的。几名雇佣兵从头到尾都以为她只是个给瑟琳娜做女仆的平民少女,根本不知道自己不小心绑架了雷欧家的二小姐。

雇佣兵根本禁不住军部人员的刑讯,很快就吐露了实情。那名太太被找到时已在自己的宅邸服药自杀而亡,只剩下一具冰冷冷的尸体了。私生活的混乱导致爱女被绑架,戈登公爵的家事再一次登上了帝都的报纸头条,政敌又拿到了新的证据来攻击戈登公爵,使得戈登家族一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由于瑟琳娜受惊过度,戈登公爵名正言顺将瑟琳娜接回了戈登家位于北区的大宅。戈登夫人颇有一些咬牙切齿——好不容易将瑟琳娜这个碍眼的私生女送走,才走了没多久,这拓麻的又回来了。

朱利尔斯学院顺便也迎来了戈登公爵的怒火,其中又有不知道哪里来的雷欧家的推波助澜,让学院的风评很是难过了一阵,原本就是为了接收麻烦贵族子弟而设立的特殊学院,此刻更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至于雷欧公爵和公爵夫人,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似乎也有这么点道理,毕竟报纸上写的是“戈登小姐与某贵族女一同被掳走,涉案人员有同校贵族少女某某……

真是看不出她乔亚又卷入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大概过了七八天,乔亚才重新回到了朱利尔斯学院。

教师方面,安早已打过了招呼,声称乔亚身体不好回家休养了——雷欧家并不希望乔亚卷入这场负面影响大过正面的事件,也不希望一个没有精神力的后辈再次站到大众眼前。至于朱利尔斯的学生,更不了解这个难以接触的雷欧家二小姐的行踪,所以也没有人联想到和瑟琳娜一起被绑架的另外一个“某贵族女”就是她。

绑架风波在学生们的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一时之内,学生们竟然都变得无比乖顺了。一片平静之中,提安的失踪也被莫名的压抑给掩盖了。

瑟琳娜的行李早已被搬走,现在寝室中只有乔亚一个人居住了。联络器里有瑟琳娜给她发的讯息,希望她好好照顾一下海勒和路易斯,毕竟她们跟着瑟琳娜欺负了不少小贵族千金,瑟琳娜这个大靠山离开后,他们可能会不太好过。

于是海勒和路易斯开始和乔亚一同进出,三个人俨然如一体一般。剩下的时间很快过去,乔亚在期末考试成绩中再次拿到了全满,除了惨不忍睹的精神力项目,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朱利尔斯学院也迎来了长长的学生假期。

朱利尔斯学院的学生走的速度之快,让人目瞪口呆。仅仅在宣布休业的一个小时内,整个学院都走的空空荡荡。乔亚提着小行李箱站在校门口,等着雷欧家的车架,正好看见金斯丽纳穿着浅粉色的长裙,踮着脚站在校门口,仿佛在期待什么。

看见金斯丽纳,乔亚就不由得往和她相反的方向挪了几步。若不是金斯丽纳带着提安出现,她可不会被卷进什么奇怪的戈登家族绑架案中。

有着雷欧家纹的车来了,车门一开,几个仆从模样的人下车想帮乔亚搬行李,毕竟贵族的小姐动辄便是一堆衣服珠宝化妆品,谁料到乔亚只有一个行李箱,有些尴尬。

乔亚摆手拒绝了他们的帮忙,自己坐进了车内。几个仆从登上了后面的车辆,刻有家纹的车门合上,离开了朱利尔斯学院的门口。乔亚余光一瞟,看到金斯丽纳仍旧站在门口,脚边几个行李箱叠起来摇摇欲坠。

竟然没有人来接她?看来那位后母对她真是相当的不好。

延伸阅读

寐珂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ncym.shtml
寐珂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面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海德角咖啡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bdvz.shtml
海德角咖啡能够给消费者带来美味,在工艺方面会不断的进行改进,上海唐咖餐饮有限公司有着

9号智能电动车充电站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u3jo.shtml
9号智能电动车充电站加盟9号智能电动车充电站类似于手机充电的ICM阶梯波六段式充电,

爱度钻石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u4jt.shtml
品牌介绍Doido首创钻石BLC模式,企业(Business)+情感(Love)+客

雅旌智能净水器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4hc.shtml
不仅是空气污染,水资源的污染也日益严重,对于现代人来说,也是很受欢迎的。雅旌智能净水

亚欧熊牌、三足乌牌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dj7h.shtml
威虎山食品研制、开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经济实体.该公司生产的山产品系列,威虎山牌山

莱尚家纺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1al.shtml
莱尚家纺隶属于南通莱尚家纺有限公司,莱尚家纺公司引进专业设计人才、建立营销精英团队,

花粉共享童车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6e4x.shtml
花粉共享童车隶属于广东法瑞纳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公共自行车、共享雨伞、共享电动助力车

美妈咪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4d9.shtml
美妈咪产后恢复中心,致力打造中国最卓越的妈咪健康品牌,专业、专注于为中国妈妈提供更科

大视野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x8hb.shtml
公司简介:广东大视野家纺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中国侨乡、五大经济特区之一、美丽的海滨城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变成了一只狐狸之真火叠掌

    第九章真火叠掌修炼者施展的手段,是战技,威力巨大的战技,翻手间,厉害的能覆灭山头。而战技也有高低之分。藏功阁除了修炼功法有明确等级标注,战技是没有任何标注的。运气好,或许能遇到高级高阶战技,运气不好,就一个低级低阶战技。一起进入藏功阁的人有很多,但进入后,便如同进入一个单独的空间,看不见别人。藏功阁

  • 娘子,为夫夜盲在线阅读第一节

    Z—1102号的本丸是个即将被废弃的本丸。至于为什么说它即将被废弃,其实还是有原因的。大概是因为坑爹的气场吧,尽管本丸里面稀有刀都不少,而且每任审神者虽然有些说不上好,但是都是很负责的存在。刀子精们过得也很好。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这里的审神者都没能待上超过两年。因为审神者基本都有点悲伤的回忆。

  • 我能进入幻想世界在线阅读第9节

    不论如何,昨天的愿望今儿一早就成了真,不用再照顾小孩子的顾缅怀还是挺满意的。眼下,他正和父亲母亲还有传说中的未婚妻围坐在客厅里,拿着刀叉吃着美味的早餐。他顺便留意了一下对面的钟晴。使用西式餐具的动作意外地娴熟,吃相也相当文雅——连他都不爱吃的黄瓜片也完完整整地吃了下去,半点不挑食。言简意赅地在内心作

  • 直播跑男之无限穿越在线阅读第2节

    星期一一大早,妈妈就给林小夕打个电话告诉她,二姨托关系介绍了一个男孩子叫田羽,身高170身材胖胖的,在市区上班一个月4000,妈妈在老家开了个**馆,爸爸在给别人当货车司机,如果有缘分的话可以市区买房。心里想着身高不高,但胖胖的也很可爱呀。到公司后,吃完早餐登上了电脑版微信,就看见了田羽的好友请求。

  • [快穿]替补女主在线阅读重生+男主初登场

    一直以来都是为了给我爸妈报仇才不得已忍着恶心,靠近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女儿,你不知道我忍的有多幸苦。十年前若不是你那狗爹,我父母也不会一个个的都死去。”顿了顿又说:“其实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把你爹气死,谢谢你把你家的股份,不,应该是我家的股份要过来给我。”颜雅优的美目里满是震惊,原来父亲说的都是真

  • 天地无阻在线阅读第10节

    上线之后打开了好友列表,仅有的三个好友头像都亮着,我跟伟哥打了声招呼,又打开了与柔情的对话框,想打个招呼,但一下子又不知该发些什么好。正在我筹措时,还是柔情先发来一条消息:“你在哪,我把剩下的三个金币给你。”我手忙脚乱的赶紧回复道:“不用这么着急,那个,我在雷比托三岔口前哨站。”“好,你等会,我马上

  • 玄幻之老子是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我想我可能和他很合拍从沈菖衔上任至今,数不胜数的秘书遭到无情的辞退,这其中的理由自然是五花八门,许多牵强的理由竟也强行塞进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找不出。这其中最为夸张的就是——买的亦或是的甜点太过于难吃。沈菖衔对甜食的执念不仅仅属于口腹之层,而是上升到深层,精神状态相关,儿时是吃到甜食可以短时

  • 抱炮灰大佬上位[快穿] [参赛作品]第二章

    第二天上午,善言拿了钱去修电瓶车。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他干脆请了半天假去J大看善语,反正干外卖也没有休息日,今天请了假周末就不请假了。他在校门口等了十几分钟,善语才气喘吁吁跑出来接他。善言眼尖地发现她穿了件新的外套,脸上画了淡妆,一副光彩照人的样子,和上个月他来看她时判若两人。妹妹越来越好看,当哥哥的

  • 纨绔妻主墨染浮笙在线阅读第5章

    “我想上街,不想被饿死。”繁落慢慢说道,回过神看着床上的人。一阵风吹过,繁落的长发拂过脸颊。身着浅蓝色衣袍的女子,如同画中一般。明澈直直的看着女子,仿佛很快这女子就要飞上云霄,“这可不行,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要给我打工的。”“那你想要我做什么呢!做完了我好上街。”繁落不想与其争辩。“这才对吗?你不能白

  • 火影:开局杀了志村团藏你是个好演员(首日十更7/10)

    “各部门准备,第53场第一次拍摄!”“灯光就位!”“摄像就位!”“录音就位!”“演员就位!”“action!”打板声后,《我不是药神》正式开拍。大楼过道上,周一维穿着皮衣气冲冲的走着。而摄像头,一个摄像头取远景再三米外,一个摄像头就在前面直愣愣的对着他的脸捕捉着他的细微表情。此时程勇已经对律师大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