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之第五章(5)

作者:兰陵笑笑梦 来源:晋江文学城

拳头与□□碰撞发出闷响,明明是掺杂了灵力的争斗,在这一刻却像是人间的泼皮打架。

祁旸今天心情很不好,费尽心思寻到了逃跑的小女人,却要面临着被分手的下场。

更可恶的是,他不能随意发怒,否则以温媱胆小的性格,下一瞬就会被吓跑。

他也不能找机会弄死那个乱出坏主意的糟老头子,毕竟月华老头是温媱名义上的师父。

总而言之,今天的暴君祁旸快要把自己憋死了!

躺在地上的人影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祁旸不会法术,身手却并不错,一拳一拳的砸下去,造成的效果简直触目惊心。

温媱抱着阿骁挤在床头不敢吱声,后知后觉的想到暴君爸爸会不会进行家暴这种高深的问题。

她才刚刚开始修炼,修为连躺在地上那位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温媱觉得,讨好暴君爸爸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祁旸打得痛快了,回过头看到温媱那副怂样,险些气笑了。他要真是想收拾她,她哪儿还有命活到现在?!

难道这些年,温媱的心里一直都这样认为?她在怕他。

祁旸顿时觉得很不爽,发泄似的捏爆了罗岩的丹田,彻底废了他的修为,冷声问道:“你来月华宫想干什么?”

罗岩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身上的衣衫破破烂烂,修为被废之后,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神志时不时地陷入混乱,张口也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哀嚎。

祁旸一脚踩上他的胸口,目光冰寒,“说!”

“……”温媱缩了缩脑袋,您老人家都把人打成那样了,还让人家怎么说?

祁旸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动作,迅速回头瞥了一眼,温媱吓得小心肝一颤,连忙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他好像是之前招亲……”

说到这儿她猛地住口,之前险些把暴君爸爸绿了这事绝对不能再提,于是便含糊道:“我之前见过他,他来过月华宫,可能是来偷东西的吧,打一顿丢出去得了。”

祁旸似笑非笑的掀起眼皮,漫不经心道:“偷东西偷到了卧房里,我怎么瞧着他想当我儿子的爹。”

“?!”天地可鉴,这事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温媱生怕祁旸把怒火迁到自己身上,硬着头皮转移话题,“今晚谢谢你了,藏书阁冷不冷,冷的话我有暖宝宝,还有暖手炉、暖手袋……”

“……”说一句让他留下来里很难吗?!

祁旸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冒着寒意,周围的温度仿佛也在迅速降低。

温媱顿时更怂了,小心翼翼道:“再温一壶热酒怎么样?”

祁旸:“……”

对上温媱无辜又谄媚的小脸,祁旸简直半分脾气也没了,拖着半死不活的罗岩走了出去。

半晌后,祁旸捧着几本书推开了房门,盘膝坐在了书案前,温媱迟疑的抬眸,水润的杏眼中划过一抹试探。

祁旸面色阴沉,最终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睡吧,没人敢来了。”

说罢他摊开仙界的舆图,认真的与书册中的势力一一对应,再没有抬头看温媱一眼。

夜明珠柔和的光芒下,他脸庞上的冷硬线条似乎也随着变得温柔起来。祁旸很少有这样认真的时刻,敛去一身暴戾,即便有几分生人勿近的冷漠,也极为的灼目。

温媱稳住心神,默默地转过头去。

怀中的阿骁安静的躺着,他的小手柔软又温暖,握起来非常舒服,忽然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温媱打了个激灵,屏气凝息,小心翼翼的在脑海中问道:“系统?”

脑海中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温媱不甘心的继续说道:“你别装死,我知道你回来了!你把我坑惨了知道吗?!”

“你给我滚出来!这就是你说的仙界幸福生活?!”

“……”

系统迟迟没有回应,温媱骂累了,翻身换了个姿势。

一定在装死!没少吃亏的温媱心中憋屈又郁闷,恨不得现在就将系统揪出来狠狠收拾一顿。

可恶啊!暴君的金手指比她粗大怎么办!

温媱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怕影响阿骁的休息,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

柔和的光芒下,祁旸眉头紧蹙,不知是不是温媱的错觉,他的脸色好像苍白了许多。

察觉到她的动作,祁旸蹙眉问道:“睡不着?”

温媱别开眼,“没有,我起来走走。”

祁旸垂眸继续看书案上的舆图,温媱顿了顿,忍不住寻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来,小心翼翼的问道:“阿骁是你跟哪个宠妃的孩子?”

周围的空气一瞬间凝滞,祁旸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温媱暗骂自己多嘴,干嘛想不开非要过来提这桩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

可是不问出来温媱心中着实别扭,她的确没有生过孩子,如果阿骁是他跟宠妃的孩子,祁旸又怎么会过来找她当便宜娘?

对,就是便宜娘!

温媱把脑袋深深的埋下去,假装感觉不到他的视线,而这时祁旸冰冷的声音传过来:“温媱,你连十月怀胎的儿子都不认了?”

“……”怎么就是她十月怀胎的儿子了?!

温媱一脸懵逼,在系统的影响下,她别说是生娃了,就连怀孕都不可能!还怀胎十月,暴君爸爸你脑袋秀逗了吧!

祁旸薄唇紧抿,神态不似作假,冷声道:“你留下襁褓之中的阿骁独自逃走,朕还没跟你算这笔账!”

“……”联想到阿骁与祁旸如出一辙的长相,还有莫名消失的系统,温媱仿佛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再然后温媱就慌了,她行走各界有一段时间了,除了祁旸还有其他的攻略目标,系统它……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温媱拼命地给自己暗示,可突如其来的直觉却让她绝望不已。

啊啊啊啊该死的系统!大!坑!货!

面对祁旸冷漠的神情,温媱内心悲痛,却只能老老实实的背锅,垂下脑袋道:“对不起,但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我暂时没办法跟你解释。”

祁旸冷淡不语,以他的智商,自然猜得出其中并不简单,但温媱的不告而别的确让他很不高兴。

温媱耷拉着脑袋保持沉默,似乎是在默认,祁旸心中忍不住一阵烦躁,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连他也瞒着不肯说出口。

他必须加快速度侵占仙界,唯有将一切全都掌控在手中,他才能安心。

——

百花园是仙界最美的一个地方,此地长年花开不败,馨香满园。

园中有一个古朴雅致的八角亭,四周铺上了萤石,亭子的上方吊着八颗硕大无比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温润的光芒。即便是在夜里,周围的景色也极为漂亮。

酒香与花香弥漫交织,一众仙君在八角亭中开怀畅饮。待到天微微亮,酒宴依旧未曾作罢,一个仙婢悄然走进来传话给齐巫。

齐巫听罢脸色微变,不敢置信的看向月华老头,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问出口:“月华,罗岩仙君为何会被废掉修为,横死在你的月华宫……不,栖霞宫外?!”

众人齐齐一愣,迅速从醉酒中回过神来,“栖霞宫?月华,你的府邸为何突然改了名字?!”

月华老头一时脑袋发懵,坐在他旁边的有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仙君,他轻笑两声,帮着解围道:“齐巫,月华的府邸几百万年未曾改过名字,栖霞一说实在滑稽。”

又听到栖霞这两个糟心的字眼,月华老头隐隐觉得不妙,迅速解去酒力恢复清醒。

所有人都在直勾勾的看着他,月华老头捋了捋胡子,蹙眉道:“我徒儿喜欢便改了,一个名字而已,算不得什么。”

空忱仙主轻咳两声,提醒道:“罗岩今早被发现横死在栖霞宫外,月华,你对这件事可知晓?”

“罗岩横死?”月华老头的脑海中突然划过一张脸,他冷漠无情又残酷,出拳极为猛烈,连他都扛不住。

肯定是那蛮横无道的暴君祁旸!月华老头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却只能暗自忍耐下来,在温媱没有做最终决定之前,祁旸绝不能曝光在外。

齐巫的脸色十分难看,昨天他向罗岩打探了消息,也是听了他的建议才设下酒宴,想要套一套月华老头的话,谁知道半句话都没套出来便罢了,还得到这么一个消息。

罗岩为何会独自一人跑去月华宫?齐巫忽然想起罗岩的修为停在瓶颈多年,能让他如此冒险的只有一个原因,灵石!

极品灵石掌握在温媱手中!

齐巫眼前豁然开朗,怪不得月华老头拿不出极品灵石帮空忱恢复境界,因为这笔极品灵石的真正主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徒儿温媱!

凡人温媱!

齐巫起身,目光紧盯着他道:“月华,温媱的修为究竟如何?罗岩的死无论如何你都要给出一个交代!”

“这件事为何会跟温媱有关?”空忱仙主起身,淡淡道:“且不提温媱一介凡躯,罗岩夜里出现在月华宫附近又是什么打算?齐巫,别太过分。”

齐巫眼神闪烁,高声道:“空忱,我齐巫敬你之前是仙主,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罗岩不但被人捏爆丹田废了修为,还是硬生生被人一拳头一拳头打死的,最后悬在了月华宫外的树枝上,这是羞辱,是对仙界的示威!温媱的怀疑最大!”

此时月华老头的脸色也极为难看,罗岩的确有意于温媱,可没想到连夜里偷摸进去这种臭不要脸的事都做的出来。如果没有祁旸在,他那可怜的徒儿定然被他得逞了!

“狗屁!”月华老头冷笑着起身,“别说不是我徒儿,就算是她做的,那也是罗岩该死!我月华的徒弟,还用不着你们来教!”

齐巫冷笑:“呵,只是现在天兵恐怕已经包围了月华宫,由不得你做主!”

延伸阅读

神剑涅槃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an.cn/6p5j.shtml
“一束玫瑰是不是太单调了?再搭点什么好?”钱源里里外外转了一遍又一遍,嘴里絮絮念叨着

温医生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lovean.cn/yci7.shtml
“你点的酒?”幸白问祁城。祁城倒了点酒,微抿了一口,随即看向幸白,“怎么,你想喝?”

真明天子缚龙锁  http://www.lovean.cn/i99.shtml
少年没有动静,沈允南慢慢站起来,尽量离青妖女尸远一些。这个少年的手臂上似乎有一把小小

把女神撩成甜妻初露锋芒(4)  http://www.lovean.cn/2fg.shtml
折腾了半天之后,夜神才把见闻色和武装色霸气传授给众人,一时间,学会双色霸气的家伙们玩

为了拯救世界我带地球跑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an.cn/nyvy.shtml
杨锦满头黑线,他这阿姆脑洞开的挺大。“我在镇上救了一个人,这些都是诊金买来的。”“真

我老公,说受就受同行  http://www.lovean.cn/nb65.shtml
第九章:同行三人一直睡到九点多钟才起来。太阳已经晒得老高了。三人连忙穿好衣服走出屋子

灵妖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lovean.cn/p1co.shtml
“啊~~不好这个蝎妖连血都是带毒的…”一声惨叫,阵中大胡子僧人都没来得及出手,肩上不

一世天尊之第五章  http://www.lovean.cn/6vgp.shtml
安如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莫知远已经去上班了。她坐起身,有些发愣,总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恐怖夜校之想不顾一切逃离  http://www.lovean.cn/s9mz.shtml
梁思雨下到了楼,看着老夫人满脸笑容看着自己,慈祥的脸上写满笑意,当他视线落在他身边的

在年代文里当女配[快穿]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an.cn/pbsg.shtml
洪荒世界,昆仑山,孕育盘古元神三清之所在。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斗争,刚刚诞生灵智的通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千骨同人)我的师兄师姐师父师叔在线阅读第三章

    而在返回途中的军团长早已接到,防御系统危险警告,表明,天使军团正遭受攻击,敌人无法分析,实力强大,就半刻钟时间就已有两千天使失去战斗力,情况十分危急,所以在军团长全速下终于赶了回来,,首先看见行宫前一地天使战士保守计算都有三千战士了,还好并没有掉线,再看向场中那敌人充满紫色能量的身影,却实看不清,不

  • 铭行记第三章在线阅读

    淡淡夜色,华丽的秦宫之中,帷帐下的十五连枝灯在静静的燃烧。大殿之上,鼓乐齐鸣,琴瑟悠扬,舞姿曼妙,秦昭襄王携宠姬叶阳后端坐于王位,君臣同乐,共庆长平大捷。一曲楚腰舞,舞乐声止,酒已半酣,秦昭襄王高举酒爵:“我大秦自开国以来,多受别国侵扰,内忧外患历经百年,然幸得大将白起运筹帷幄于诸侯,这第一杯酒,本

  •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第2节

    “早上好,老吉姆。”杰克熟络的向着楼下的小报亭内的老板打着招呼,他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顺手买一份报纸在地铁上看,当然有时候他也会选择杂志“今天又有什么大新闻吗?”正坐在报亭内看着报纸的老吉姆微微的抬起了头,瞥了罗门一眼后又低下了头道“大新闻?愚蠢纽约探员再次被那个小偷戏耍,这个算嘛?”“小偷?”杰克随

  • 开局,去外国换飞机第六章

    外面很快就喊到叶予凡宿舍门口。“予凡?!沈恒?!有人吗?!”居然是董骁的声音!罗明辉急忙去开了门,门口站着十来个人,为首的正是董骁和四个警察!董骁眼泪糊了满脸,身上也都是斑驳的血迹,她看到几个人还活着,猛的扎进叶予凡怀里,大声哭出来。叶予凡正被门口涌进来的血腥气味折腾的反胃,但是董骁这模样让他不忍心

  • 开局就收租穿越

    1980年春。远处的砖土房在夕阳的余晖下泛着黄色的光芒,唐兰站在院子里,孩子的哭闹声不止,她使劲掐了自己一把,痛感传遍全身,她这才开始正视一个事实,自己真的穿越了?唐兰是一名无拘无束的大学生,好不容易考上理想的大学,拿到了第一次奖学金,正当她得意洋洋回宿舍的路上,一头栽倒人事不省,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

  • [偶像练习生]冻结在线阅读第四章 蜘蛛(上)

    黑暗。彻底的黑暗把叶晓北紧紧包围。黑暗中有两束亮光,像是猫的眼睛,宝蓝的颜色。叶晓北惊恐地向后退了几步,定了定神,装着胆子问:“你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你真以为我害怕吗?”是温柔的女声,像是老三的声音,明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像是就在耳边,她问他:“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没有杀你。”叶晓北的声音在

  • 从城邦国王到始皇帝邻居是学霸

    另一边,梦冉一看自己又比第二名多了五十多分,原本就会放下成绩单不在看了,但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于是她拿起了成绩单,刚想着找找看,但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微微一笑,翻到了最后一页然后开始从后往前找了起来。的确,要是以前的话,梦冉从后面一找就找到了秋寻,但是这次千算万算还是算错了啊。这不梦冉越找眉头皱的越

  • 穿书救男配谁在黑我?

    路一白拍戏的地点在L影视基地,这个号称全亚洲最大的室内摄影棚是为这部玄幻武侠剧特别搭制的,占地超过5000平方米,投资了据说5个亿。这样的制作和规模让人不敢怠慢,所有的演员都紧绷着弦。安心等到路一白下戏时已经午夜了。他看起来很是疲惫,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原因,安心总觉得他下巴上新长出了一圈胡渣。“你还要

  • 穿书后我被反派演了在线阅读第2节

    一星期过去了,天心在后院无聊的晒着太阳赏个花,心情确是很不错的,她现在心里的伤痛已经被温暖和感动给融化了,当然她没有忘记这件事只是把它放在心底的最深处了,这一个星期里自己的爹娘(以后天心就叫那两个老人爹娘了)每天都来看她,每天来都回询问她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让她重拾亲情的温暖。她现在感谢老

  • 重生反派公子哥在线阅读第9节

    (八)清灵道人韦纷纷对车子碰撞的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她自己在撞上的一刹那也吓了一大跳,还好双方都在最后阶段本能地踩了刹车并转向规避,韦纷纷的右侧车头撞上了网优工程车的右前轮,但其实只能算是稍微严重点的刮擦,双方人员都没有受伤,车辆损坏也不严重,不过网优工程车暂时是没法开走了。网优工程车上下来了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