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某漫威的电击使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暗香疏影近黄昏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正在武东雷疑虑间,武天泽开口说道:“雷儿,可有不明白的地方?”

然而武东雷并未听到父亲的话,还在满脑子问号和震惊。见武东雷不曾回答,武天泽的声音又大了一分:“雷儿!”

武东雷这才缓过神来,眼中还是那样的迷惘。

见状,父亲并没有怪罪,开口道:“雷儿,你未曾上过私塾,这本仙法本就拗口,见你观摩半天,可有不能理解的地方?”

武东雷摇了摇头,其实昨晚就已经习得了这功法,可以说是了然于胸,并没有不懂的地方。“父亲,这法门所说,乃是将上丹田是为门户,用意念牵引灵气进入其中,然后把灵气凝塑**形,这人形灵气就是这识海的本源。”

武天泽惊讶的打量着武东雷:“雷儿,没想到你如此的天资聪颖,居然看一遍就懂了!”

感受着父亲惊讶的目光,武东雷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算不上是我自己理解的,其实靠的是东华上仙的指点。

“多亏了你娘亲当初的悉心教导啊!”说着,父亲又望向了村口,那是当日娘亲走的方向。

武天泽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整理心绪便又开口对武东雷说道:“这海仙村本就不适合修炼,天地灵气稀薄而不纯,你就开始感受那元精石之中的灵气,别看这元精石只有巴掌大小,其中一块的灵气,应当就够你凝塑本源。”

其实武东雷已经凝塑了本源,但是为了不让父亲担心,便从布袋中取出一块元精石,席地盘坐,假装开始感受这元精石之中的灵气。而武东雷现在仅仅是想去找东华上仙问清楚这功法的来历,但是父亲又在身边,不好用意念沟通东华上仙,只好自己再次进入到识海之中。

刚进入识海之中,武东雷就发现那个本源,盘坐在半空中,周身泛着浅绿色光芒,不时还有一星半点的灵气被吸入本源之中。

没来得及好奇,东华上仙的身影出现了。“我看到了你那本仙法秘籍……”沉默了半晌,东华上仙又开口道:“其实我也是刚刚休息好,但是却发现你看的这本功法,所记录的乃是与我教你的一样,我也不知为何,看来你武家有着不小的秘密啊。”

“上仙,你能看到所见到的?你是上仙也需要休息吗?这本功法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与你教我的一样?”武东雷把疑问一股脑的抛了出来。

东华上仙似乎略带笑意的说道:“我本来就是可以见你所见,只是不能出你识海而已,至于为什么,以后再告诉你。至于我为什么需要休息,那是因为我自你出生起才苏醒,说是休息,也是在慢慢恢复吧。”

继而,东华上仙又似乎严肃的说起来,毕竟他只是一团光亮,武东雷也只能从语气中感受他的情绪。“你武家的这部仙法秘籍,确实与我教你的相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部功法本不属于这方天地,你武家从何而来,其中肯定有不小的秘密。”

“什么!这半部仙法不属于这方天地?”

“所谓天外有天,这大千世界,不只是你所看到的这样……”东华上仙欲言又止,我知道肯定又是我实力不济,还不足以知道所有的事情。

“半部仙法?难道不全吗?”

“是的,东华上仙你不知道吗?”

“我是从你开辟识海之后,才能与你同视同听而已。”

原来是这样。然后东华上仙又开怀大笑道:“我知道整部《魂升录》!”

自从进入识海这一会的功夫,对武东雷的冲击却一波比一波强烈,惊讶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武东雷知道父亲靠着这本秘籍修为就曾达到地仙境,如果修炼整部功法的话,那会达到怎样的境界!武东雷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见武东雷没说话,东华上仙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脚踏实地,切莫好高骛远。修仙之路,心志不坚者、心浮气躁者、急于求成者不能过。”

“还望东华上仙指点。”收回思绪,武东雷对着东华上仙施以一礼道。

“看到这本源了没,他在自主吸收灵气,因为你住的地方不适合修炼,灵气稀薄,所以它才会吸收如此之慢,若是一处洞天福地,这一天下来,应该可以在这本源下方凝聚出一处水洼了。”

“我见这灵气是进入本源之中,为什么会在本源下方凝聚出水洼呢?”

“本源与识海是相辅相成的。本源会吸收灵气凝聚识海,识海可以温养本源。一切的神通乃是识海的作用,若是神通由本源触发,威力便非同寻常。就如同你泡了一壶茶,茶叶是这本源,水是识海,茶叶的香味可以进入水中,水可以浸泡茶叶一样,若是没有茶叶,水就仅仅是水而已,茶叶也就只是一棵植物而已。”

“多谢上仙指点,东雷明白了!”

“你也踏上了修仙之路,以后不用再称呼我上仙了,叫我东华便可。”不明白为什么东华上仙突然说这么一句,“那怎么可以,上仙便是上仙,你还指导我的修行,娘亲说过,要以礼待人,不可僭越。”

“看来你小子还挺孝顺,不错不错!但是我说了,不用称呼我上仙,叫我东华便可,此事不容再争。”

第一次见到东华上仙这么强硬的态度,一时之间武东雷也不知如何是好。“那这样吧,你如此指导我修行,那我便称呼你师傅吧。”

说话间,便要行跪拜大礼,不知道什么时候东华上仙这团光亮突然出现在武东雷面前,就在武东雷半跪之时便再无法弯下双腿。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辈修仙之人,可与天地争锋,只跪父母。以后不可再如今天这般!”

说着,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双手托着武东雷起身。

“好,我就当你这个师傅好了,徒儿不必如此大礼。哈哈哈哈……”

“多谢师傅,还望师傅日后不吝指教。”

“我也希望你早日强大。毕竟……”师傅说话间顿了一顿,“毕竟你还要去救你娘亲。”

这哥师傅明显是不想说的太多,武东雷索性也不问了。既然知道了师傅有完整的《魂升录》,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目前就是要抓紧修炼。然后便向着师傅作揖施礼,退出了识海。

进来入识海之中也有几个时辰了,在识海之外,武东雷仍然盘坐在地,手中的元精石却是没有半点被吸收的样子。武天泽依旧平静如水的站在我身旁看着,见武东雷睁开双眼,笑嘻嘻的说道:“雷儿,修炼了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感受啊。”

武东雷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父亲说,这几个时辰其实根本就没修炼,只是在找东华上仙解答疑惑而已。

武天泽见武东雷没说话,摸着他的头道:“我见这元精石并未有半点吸收,其实这也很正常,为父当初修炼的时候,也是花费了好几日的时间,才吸收了一块元精石。所谓熟能生巧,你要认真感受这灵气,才能吸收凝聚。”

“孩儿明白了!”其实武东雷知道父亲是担心,害怕自己受挫而安慰自己,但是自己也无法将实情告诉父亲,只好故作镇定的应道。

还不等父亲开口,武东雷又闭上了双眼,进入识海之中。武天泽见又开始修炼,便没再说什么。

经过这几次出入识海,也感受不到当初那种身体上的拉扯感了,这就是熟能生巧吧。

武东雷这次进来,没有看到师傅,心想想应该是去休息了。便没有去找寻师傅,毕竟这里还是漆黑一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自己也不知道,只有这本源的光亮在停留在半空之中。

抛去杂念,武东雷开始感受元精石之中的灵气。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元精石之中的灵气,如丝如水,不像空气之中那点点光亮,似乎能一口喝下去一样。

慢慢的,武东雷开始引导这些灵气汇入上丹田,可是下一幕又震惊不已,这本源真的如同喝水一般,把这灵气吸收了下去。然后在这本源的下方,竟然有点点波动,就像师傅所说的那样,开始汇聚成一洼水池了,额……现在应该是只有几滴水。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武东雷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元精石的灵气时,本源的下方出现了洗脸盆那么大小的一滩水,这就是灵气汇聚而成的,虽然还没有成为海洋,但是已经有所成效。激动之余,还在幻想以后识海的样子。武东雷笑嘻嘻的退出了识海。

武天泽见武东雷醒来,满眼的欣慰,“雷儿,看看手中。”

武东雷低头看着手中的元精石,就像当初父亲布阵之后的那些元精石一样,已然成为了粉粒。

“这段时间,你应该是凝聚本源了。来,让为父看看你的本源。”

“本源也能给别人看到吗?是要带父亲你进入我的识海里去吗?”

“哈哈,并不是这样,为父要教你一个神通,你学会之后施展,我便知道你的本源如何了。”

听到父亲说要教神通,武东雷满脸的兴奋。

“这已然过了两日,今天你先休息,明早开始修炼神通。”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日了,修仙之路,果然非同一般,若要像以前那样,估计早就困的不行了。武东雷略有感叹道。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房休息去了。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武东雷就已经起床等待父亲了。

延伸阅读

雅恩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dnot.shtml
雅恩核桃粉少售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公司厂房使用面积216

特爱尔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aoji.shtml
特爱尔手机壳是深圳市特爱尔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手机壳、手机套、手机皮套等产品生产

干白杨梅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jxg.shtml
干白杨梅酒是各地的杨梅之乡。我公司是一家从事中国特色水果——杨梅的综合开发和利用,集

迷你海洋婴幼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qsi.shtml
2009年1月,迷你海洋创始团队正式进军母婴行业,以福建为起点,辐射全国。迷你海洋婴

蓝水用车交易平台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mip.shtml
尊敬的各位同仁,感谢您百忙之中关注蓝水智能车务生态链体系,这个体系是从客人或用车企业

六福典雅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6cy0.shtml
六福典雅珠宝于1997年创立,是集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运营为一体的珠宝运营商。总部

优诗黛钻石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swam.shtml
U’style优诗黛珠宝,隶属深圳市宝粹珠宝有限公司旗下,成立于2009年8月1日。

莎姿美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d4g4.shtml
莎姿美内衣有调整型内衣、调整型内衣、哺乳文胸、哺乳内衣、妈咪内衣等产品,拥有完整、科

福兰德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6824.shtml
北京福兰德集团是以连锁超市、连锁酒楼、物流配流、商业地产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目前

佰草集护肤品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a6oz.shtml
佰草集护肤品是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拥有近3000万元的固定注册资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钻石王牌之东谷隼人在线阅读第2章

    夏日炎炎,一顶青纱小轿随着蜿蜒的山路迤逦而上。轿子中是一位约莫十三四岁,俊秀无双的少年,以手托腮,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那一重重的浓绿。正在此时,六七名黑衣打扮的女子从路边跃出,一亮手中钢刀,两名轿夫立即丢下轿子转身就跑,那些强人却也不追,为首的女人一把掀开轿帘,面露惊喜:“咱们姐妹今日有福气啊!居然有

  • 奥特之超级骑士第 5 章

    第5章邱阳在小区附近逗留了将近两个星期,自那天后他没有再遇到好心给他食物的男人,失落的同时还发生了一件令他惊喜的事情。保安大叔已经说服他的同事,另外一位保安看邱阳可怜,也同意放他早上进小区里捡垃圾。邱阳收集到不少废旧品,两周时间足足攒出了两百块。钱票零零碎碎,他每一张都叠得整整齐齐,用橡皮圈扎好捆在

  •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无所不能流亡北朝

    京口原属原属丹阳郡丹徒县,处长江下游,北临大江、南据峻岭、地势险要,为兵家所重。尤其前朝大皇帝定都建业后,此地更成为江左军事重镇,设有重兵驻守。夏末秋初的江风凉寒刺骨,鸡鸣头遍时天还不曾亮出轮廓,星月隐在淡云之中,地面黑沉沉的,不似前半月那般月朗星稀、月华如霜。王畅自从账中走出,泠泠的寒意让他将手拢

  • 自今日起之三年(10)

    花灯节那晚的小插曲,长余并没有放在心上。回府后,她照例学习到亥时才歇下。从那之后,长余又开始过起了与之前无二的生活。鸡鸣而起,星落而眠。很快,便到了三个月后,按照约定,鬼老留在镇国公府的五年之约应当也了结了。临行前,世子召见了她。天空下起了朦胧小雨,长余撑着一把绯色的油纸伞,缓步朝书房走去。行至门前

  • 嗷呜放开我的爪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凌家给阮晴安置在了西跨院的东厢,她又累又饿,连口水都喝不着,不免有些无聊的坐到榻上发呆。冬至端了个茶盘过来,道:“这是奴婢托人要来的几块素点心和一壶温水,姑娘早饭还没吃呢。”立冬便帮着阮晴擦手。阮晴眨巴着眼睛问:“冬至,这位姑奶奶是谁?”冬至笑道:“姑奶奶就是老太太的亲孙女,大老爷的亲侄女,大爷的妹

  • 水晶帝国战记魂师

    入夜,姜家内院一处房间。“二老爷,要不是那小子隐藏实力,我也不可能落败。”姜木的表情在灯火照射下显得格外狰狞。坐在木椅上的姜千山静静聆听,不发一言。“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偷偷打开了两道体穴,如此隐忍一定是想谋取家主继承人之位。”姜木接着语重心长道,余光瞥了眼姜千山。果然,姜千山听后有些坐不住了。“此子极

  • 重生大佬的娇软美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邵灼清周末的时候去烫了个大波浪。才终于觉得自己没那么幼稚了。她的发本来就黑,新烫的卷连弧度都是刚刚好,走一步,发就跟着动一动。在阳光下的光泽极其好看,只看背影就有不少人往她的方向瞟,更何况她有一张比背影更吸引人的脸。从大商场vip理发厅走出来,到上了车,期间有不少人故意走到她前后的位置,偷偷摸摸打量

  • 戮天屠仙剑+同福客栈

    十年前,南诏国发生一场动乱。巫后林青儿以灵蛇杖的巨大能量把水魔兽镇压在圣湖之底,漫天的红色蒲公英飞洒,下一任女娲后人赵灵儿也同时失踪。十年来南诏国巫王赵胤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女儿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甚至抛下颜面恳请已经退隐的三朝元老石公虎出山。经过较长时间的寻找,石公虎一行人终于在中原一个叫余杭镇的地方

  • 向往的生活之咸鱼王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张全住的地方是在宅子的最西边,边上就是茅房,整个宅子也就这个小屋还有点屋子的样子了,至少没有出现到倒塌的墙壁,于是吴帆不得已只能和他一起收拾下暂时在这里住一晚。等待他们将宅子收拾得勉强能够睡觉的时候,已经到了宵禁时分了,吴帆躺在自己床上翻来覆去死活也睡不着,倒不是因为他有啥心事,而是因为他现在这个床

  • 五零六零~我是锦鲤在线阅读第二节

    翌日,敖广如约前来,帝俊早在那里等着他。敖广见了他问:“你是天界派来的,还是魔界派来的?为何要与我纠缠?”帝俊冷笑了声,道:“废话少说,要打便来!”敖广被他一激,也就挥舞着龙戟迎战,两个又打了数百回合,愈战愈烈。此时早有巡逻夜叉发现他们打架,便回禀了龙王。龙王怕儿子不知轻重,犯下大错,忙迎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