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绿茵少年时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龙们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轻吻在脸颊的暖昧似乎还在,心情却一落千丈,说不出的郁闷憋屈!祁宏自认处理家务事上懂得把握尺度,不会越次也不会冷漠。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祭灵师,都有父母,都有尽孝道的义务。就算楚文的父母亏欠他很多很多,但现在,老人已经奄奄一息,只盼着临终前能看看儿子,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到底谁对谁错,祁宏不想去分辨,更不想去求证。他只是担心,将来的某一天,楚文会后悔。

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楚文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埋怨自己,哪怕是自己错了,也只是摆出利弊,提醒自己不要再错。责怪、埋怨,他从来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父母是他的底线吗?不管谁都不可以碰,就算是自己也不可以。

祁宏觉得这不公平!记得,刚同居那段时间,他也隐瞒了自己的身世和父亲的情况,黑楚文逼着他说了个清清楚楚。怎么换了位,他就不肯说了?

只许你满山放火,不准我屋里点灯?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不行!这事不算完。

中午这点火气一直燃烧到下班。祁宏想到冷清清的家,干脆不回去了。恰好,三义会的合作伙伴沈先生请他和宗云海一家三口吃饭。换做平时,祁宏一定不会去,但今晚,他特别想找事消遣一下。

一行人杀进酒店,点了菜要了酒,说不醉不归。一向自制的祁宏居然频频举杯,大有把所有人都喝醉的架势。众人中,最先察觉到他反常的居然是阮少清。偷偷摸摸拉拉宗云海的手,低声问道:“祁宏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

“是吗?”宗云海打量了几眼跟旁人拼酒的祁宏,“是有点怪。没事,他自有分寸的,你别担心他了,还是担心我吧。”

阮少清嫌弃地白了一眼宗云海,跟旁人换了座位,坐在祁宏身边,适时制止了他再开一瓶酒的意图:“祁宏,你喝太多了。”

“没关系,喝多了,你就把我丢到楼上房间。”

“你不回家?”阮少清不解地问,“楚文呢?让他来接你。”

说到黑楚文,祁宏冷冷一笑,没有接茬儿,而是拿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对面的宗云海看出了门道,把自家**召回身边,低声说:“肯定是跟黑子生气了。”

阮少清跟宗云海商量,要不我带祁宏回咱家吧。而且儿子也有点困了。宗云海转头搂住养子的肩膀,逗小家伙:“想睡了?”

宗少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嘀咕起来:“papa,还有多久才能回家啊?我吃饱了,好想睡。”

阮少清拿起儿子的外衣,递过去:“走吧,爸爸先带你回家。”

结果,少磊一把抱住宗云海的腰,开始耍赖:“我要papa一起回去,昨晚的故事他还没给我讲完呢。”

阮少清当时就冷着脸,质问宗云海:“你又给他讲凶杀案了?”

少磊瞬间清醒过来,急忙道:“没有啊,昨晚papa给我讲的是阿瑞斯盗取火种的故事。”

阮少清无奈地看看这父子俩,纠正:“少磊,盗取火种的是普罗米修斯。”

小家伙顽皮地吐了舌头,跟宗云海一起朝着阮少清讪笑。阮少清戳了一大一小两个脑袋,让他们收敛些!

在少磊的坚持下,宗云海只好提前离席。在他心中,家庭、**儿子才最重要,其他的都白扯!

祁宏婉拒了阮少清的邀请,说等一会儿也会回家。阮少清没有坚持,叮嘱了几句,才跟宗云海离开。这样一来,酒桌上都是惦记着把祁宏喝趴下的“敌人”。

其实,不用别人灌酒,祁宏自己也能把自己喝醉。喝到最后完全失忆,回家什么的早就抛之脑后了。

等祁宏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酒店客房的大床上。白色的被褥,裹着他的身体。

卧槽!出什么事了?祁宏猛地坐起身来,查看自己的身体是否有其他问题。这时候,从卫生间传来动静,洗完澡的沈先生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缓缓走了出来。看到沈先生这样一副打扮,祁宏的脸都白了。

不是吧?酒后乱……

沈先生意识到祁宏的反常,马上说:“别多想好吗?昨晚你吐了一身,我只是帮你脱了衣服而已。我是在外面睡的。”

祁宏愤愤咬牙:“这里没有其他房间吗?”

“拜托,我也喝多了。收拾完你,我哪还有精力去另开一房。”

好吧,如果不是身体没有任何异样,他绝对会怀疑这人的说辞。

沈先生笑得意味深长,坐在床尾处的软榻上,笑看祁宏:“你昨晚很热情。”

“你能闭嘴吗?”

“OK,别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沈先生举起手,表示自己的无害,“你好像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看看。”说着,他转回身,让祁宏看到背上的几块淤青,“是不是很热情?差点被你打死。”

祁宏:“……”

“祁宏,给我说说,你的那位怎么了?你干嘛把我当成他,往死里打?”

祁宏心说:真要往死里打,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客房服务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沈先生推着食物到床边,说:“你这状态不适合上班。我已经跟云海打了招呼,吃点东西,回家休息吧。”

祁宏对这位新生意伙伴还是了解一些的。知道他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妻子,还有一双可爱的儿女。想来,沈先生并没有任何龌蹉的心思,只是自己过于紧张罢了。

“那么,要不要来聊聊你的心事?”沈先生取回已经洗好的衣服,给了祁宏,“我下午两点的班机,回纽约。愿意聊吗?我可以把你的烦恼带到大洋彼岸。”

沈先生的风趣赢得了祁宏的好感,但这不代表他愿意说出自己的心事。他只是……

“你跟妻子是怎么度过七年之痒的?”祁宏忽然问道。

沈先生挑挑眉:“我出轨了。”

“出轨?”

“是啊,很糟糕对吗?”沈先生苦笑道。

祁宏试问:“你不爱她了?”

沈先生摇摇头:“不是不爱,怎么说呢?我只是有些麻木了吧。对爱情对家庭,一成不变,今后永远也不会变。我能看到很久很久之后,我们还是现在这个状态,不会有任何改变。然后,嗯……遇到一个很有活力的女人。她让我觉得生活里充满了刺激和新鲜感。不知不觉的,你懂吗?就那样了。”

“你想过离婚吗?觉得对妻子有愧吗?”

沈先生笑道:“愧疚当然有。但是,我从没想过离婚。其实,在一起时间久了,都会觉得麻木。但是每个人解决问题的方法不一样。就拿我来说吧,虽然我出轨了,但是绝对不会离婚,不会离开妻子。我跟那个女人的关系只维持了半年就分手了。然后我回家,看到妻子,我会发现自己错得多离谱。”

沈先生说的感受,祁宏无法理解。沈先生便说:“我在情人家里经常喝酒。有一次喝多了,她把我推进浴室就出去了,我自己洗澡,很吃力,还摔了一跤。大概是一个月后,我陪客户喝酒,同样喝多了。回家之后,我妻子扶着我去浴室。她把我扶到浴缸里,拿着花洒帮我洗澡。从头发到脚趾,都洗得干干净净。然后……”说到这里,沈先生笑了,“她很笨拙。弄了自己一身水,还在浴室里摔倒了,膝盖肿了。当时,我想……这就是妻子。第二天,我跟情人分手。回到家,我跟妻子坦白。她哭得很伤心,说需要时间……”

沈先生说,妻子并没有大度地原谅他,并说已经不再爱他。之所以没有离婚,是为了两个孩子着想。

“现在呢?”祁宏听得入神,很想知道他们现在的状态。

沈先生笑道:“她从家庭走出去。学习烹饪,绘画、还自学了心理咨询师,带着孩子去世界旅行。我……”

“你怎么了?”

“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沈先生自嘲地笑道,“我重新追求她。鲜花、礼物、烛光晚餐,帮她的工作找资料。就像我刚爱上她那时候一样,常常去接她下班,送一点我亲手做的小礼物。现在,她带着孩子们的时候愿意让我参与了。”

“所以,祁宏,不要给自己走错路的机会,不要给他走错路的机会。你们有的是能力找回从前的感情。”

说着,沈先生拿出祁宏的电话,放在桌子上:“昨晚,他给你打了十二次电话。”

闻言,祁宏急忙拿起电话,果然有楚文的十二通未接来电。

“抱歉,我回个电话。”说着,祁宏起身走到里面的房间。

找了祁宏一晚,黑楚文也在家等待了一晚。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半夜里陌生男人的声音,他以为打错了电话,看了看号码才知道根本没打错。半夜三点多,打老婆电话,却是一个陌生男人接的,换了谁都会不开心。

他难得休息一天,祁宏却一夜不归。这简直……

焦躁间,手机响了。黑楚文接听后,很冷静地问:“你在哪里?”

祁宏不想被黑楚文知道,自己出来借酒浇愁,随口说:“在办公室。”

“昨晚加班了?”

“啊……手机打了震动,没听见。”

黑楚文沉沉叹息了一声:“祁宏,我在家。”

“好,我马上回去。”

祁宏走得急急忙忙,而沈先生也因为昨晚喝得太多,而忘记了曾经帮祁宏接听过一次电话的事。

回到家里,看到黑楚文在客厅里正来回踱步。祁宏打了招呼:“你今天休息?”

黑楚文回头看着他,看着他走到面前:“衣服洗过了?还有油烟味吗?”

祁宏笑道:“过了这么长时间,油烟味早就散了。昨天跟你分开之后,就回了公司,也没回家换衣服。怎么了?”

黑楚文摇摇头,岔开话题:“今天我休息,想不想出去走走?”

“算了,难得休息一天,在家歇着吧。”祁宏脱下外衣,进卧室找居家服换。黑楚文的手在外衣上轻轻擦过……

陌生男人的痕迹,布满了整件外衣。

卧室的门半掩着,黑楚文站在外面,透过半开的缝隙望着里面换衣服的人。衬衫平平整整,没有一丝褶皱,可见是被清洗熨烫过的。灵力集中在眼睛上,搜索祁宏每一寸皮肤……

没有其他男人的痕迹,他还是属于自己的。他们只是拥抱了吗?或者是紧紧靠在一起……

忽然间,灵力隐隐有暴走的趋势。里面的人察觉到波动,急忙回身:“楚文?”

黑楚文迅速躲在门的旁边,控制住焦躁起来的灵力。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猜,强迫自己忘掉不该有的念头。

祁宏换好了衣服,急急忙忙返回客厅。方才,楚文的灵力很乱,这是多久没有出现过的现象了。他怎么了?

黑楚文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午间新闻。祁宏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只能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默默坐着,相依无言。过了许久,祁宏先打破了让人不适的沉静:“想吃点什么?”

“随便吧,你呢?”黑楚文问道。

“我也没什么胃口。我去买点面,回来煮吧。”

恍惚间,黑楚文忽然想起,他什么时候开始吃面条了?最后一次看他吃面是什么时候来着?记忆中,祁宏不喜欢吃面,除了意大利面之外,他拒绝任何面条。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怎么一点印象没有?

在黑楚文胡思乱想的这点功夫里,祁宏已经拿了零钱出去了。

走在热闹的马路上,祁宏心情郁闷。他多久没说过“你不是不喜欢吃面条吗?”这句话了?自己又是多久没说过“不要总是随便对付。”这类的劝告?

时间,磨平了他们的棱角,不再有争吵,不再有猜疑。随之被磨平的好像还有激情。深深相信他,了解他,不经意间竟变成了忽略和无所谓。

这几年,自己都跟他说了什么?

今天我加班,你自己吃吧。

我已经交完了水电费。

东西忘拿了,你帮我送过来。

那个从不在乎琐事,活得肆意的祁宏哪去了?什么时候变得啰啰嗦嗦,平淡无味了?每一次通电话,说得第一句,不是“你在哪?”就是“你什么时候回家”。

该死!

祁宏在马路上停下了脚步,紧紧闭上眼睛,懊恼而又焦急。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看到屏幕上显示出黑南华的字样,祁宏又是一番叹息不已。

黑南华说:“难为你了。我知道楚文很排斥家里。我不想让你为难,你告诉我他什么时候休息,我亲自找他谈。”

祁宏犹豫了半响,还是说:“伯父,我再试试看。”

拿着随便挑选的面条浑浑噩噩走回家中,推开门,却见黑楚文已经穿好了外衣,准备出去。祁宏下意识地问:“你去哪?”

“我徒弟出了点错,我要去局里一趟。”黑楚文穿着鞋子,抬头看着祁宏,“抱歉,不能陪你吃饭了。”

“就差这一会儿?你还没吃中饭。”

“没关系,徒弟会帮我准备。”说完,黑楚文越过祁宏,打开家门。

祁宏忽然将袋子摔到地上,气愤地说:“你徒弟出了事你就要过去。你几天没回家了?你难得休息一天,为了陪你我请了一天的假。你忙,难道我就不忙?”

该死的!他本不想说这些,可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被祁宏吼了一顿,黑楚文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回头。他只是说:“我争取晚饭后回来。”

“黑楚文!”祁宏怒吼一声,“你这是去工作,还是去帮徒弟?“

“你想多了。”黑楚文终于回了身,一脸的疲惫,“徒弟是我带的,他的所作所为我要负责。”

“你们那是警察局,还是幼稚园?多大人了干什么事还要你负责?那你想过对我负责吗?”

闻言,黑楚文脸色一冷:“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最清楚!”祁宏焦躁不安,解开西装扣子缓解憋闷的感觉。他怒视着黑楚文,“你明明怀疑我昨晚出轨了,为什么不问?”

“我相信你!”

“相信我,你还用灵力把我里里外外都看了?你相信我,不代表你可以不生气!你不生气,我会以为你根本不在乎我!”

黑楚文自嘲地笑了笑。好像他怎么做都不对,怎么做祁宏都不开心。既然不开心,为什么不说?既然知道昨晚的行为不当,为什么不跟自己坦白?说到信任,你信任我吗?你信任我,为什么还要出去跟别人喝酒,喝得人事不省,喝得让陌生男人把你衣服都脱了!

“不要再吵了,祁宏。”黑楚文决定结束这个话题,“我们现在都不冷静,晚上你别出去,等我回来好好谈谈。”

事实上,他们都不是冲动的人。但是,黑楚文的一番话让祁宏非常难过,这就像不耐烦的丈夫打发胡搅蛮缠的妻子。气恼之余,祁宏却不想真的变成一个怨声载道的无品男人。可吵架的时候,谁能做到真正冷静呢?

眼看着黑楚文已经打开了家门,祁宏忽然说:“你母亲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脚步戛然而止,黑楚文沉默半响,猛地转回身:“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无关。”

一个甩门而去,一个怔愣惊呆。

车子,被黑楚文开得疯狂而又危险。如果条件允许,黑楚文很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吼几声,找几个该死的人,狠狠杀上一番。但现实中,他只能憋着、忍着、熬着。甚至,连想说句话的心情都要死死压制着。

不能想!尽快找点其他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到此,他联系了董思洲,本想控制一点自己的脾气,开了口却是一番痛骂。电话那边的董思洲乖乖挨骂,半句反抗都不敢说。

黑楚文骂够了,才气哼哼地问:“你到底在哪?”

“共济医院。”董思洲蔫蔫儿地说,“知情人被车撞了,我送她来医院。师傅,我,没钱。”

挂断了电话,心里的火气翻倍涌了上来。不觉间,竟把电话捏了个粉碎。

赶到共济医院,一口气跑到住院部的三楼。看到董思洲坐在走廊里,神色抑郁。黑楚文走过去,问道:“不是没钱吗?怎么能住院了?”

“医院方面说,稍后补上就可以。”董思洲急忙起身,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他指着对面的病房门,“就在这间。病人已经苏醒了。”

“进去问问情况。”说着,黑楚文率先推开了病房门。

一瞬间,看到既陌生又熟悉的脸。那双眼睛,他永远也忘不掉,那种感觉,早已烙刻在心底深处。

母亲,生下他,抛弃他,乃至要……

浑身上下冒着寒气,黑楚文猛地回头瞪着董思洲。这时候,黑楚聿从走廊一头跑了过来,死死抓住黑楚文:“三哥,是我让思洲把你骗过来的。要怪,你怪我!”

一个个都特么的跑不了!黑楚文气得攥紧了拳头,忽闻身后有人叫他:“小文……”

多久没听过这个称呼了?黑楚文恍惚记得,最后一次听见她这么称呼自己,还是十七岁那年。

“三哥,求你了。”黑楚聿哽咽着,“妈,妈真的很想你。”

黑楚文没有甩开弟弟的手,冷声问道:“楚言呢?”

“封闭集训还没结束,他出不来。爸听说,要后天晚上,二哥才能过来。”说着,黑楚聿低声告诉他,“爸让二哥带着小夏一起来。爸接受了小夏,也接受了祁宏。三哥,我求求你了,你也退一步行不行?”

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有气无力地叫着:“小文,小文……”

黑楚文无奈地叹息一声,放开了紧紧攥着的拳头。回头看着母亲之前,指了指门口的董思洲:“你不准走,等着。”等着我好好归拢归拢你!

黑楚聿兴奋不已地给父亲打电话,说“三哥来了。虽然是被我骗来的,但是他留下来了。正跟母亲谈话。爸,你要不要过来?”

黑南华想了想,说:“我还有其他事,等会再去。”

黑南华看清了自己犯下的错误,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弥补楚文。所以,这个时候,黑南华选择了祁宏,再去拜访他,说:“孩子,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医院看看吗?作为黑家的一份子。”

祁宏已经冷痛的心缓解了过来。他迫切地想要见到黑楚文,想要对他道歉。经过整个下午的冷静思考,祁宏承认自己有些急躁了,不该那样对楚文说话。更不该在错误的时间,提到错误的问题。换作以往,他有足够的能力解决这一切。

答应了黑南华的邀请,祁宏手忙脚乱地换衣服,在家里翻箱倒柜找补品。这一切,被黑南华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楚文占据了这孩子所有的心思。

延伸阅读

安平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d6jg.shtml
安平潜水泵缆绳少售位于河北衡水市安平县。主营潜水泵缆绳、潜水泵吊绳、吊泵绳、潜水缆绳

震泽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na3n.shtml
震泽报警设备产品均通过“CCS”(中国船级社)、“ZC”(中国船检)、“ZY”(中国

金象珠宝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s4ny.shtml
金象珠宝,于上个世纪60年代在印尼雅加达创立。自创立时起,金象珠宝便被烙上东方含蓄的

吉藤嘉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p810.shtml
吉藤嘉灯饰总部是吸顶灯、台灯、卧室灯、餐吊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银华石材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b57o.shtml
银华石材加盟详情厦门银华机械有限公司于1990年6月8日在厦门市集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缔彩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psqp.shtml
暂无

欧尚超市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6abs.shtml
法国欧尚集团公司旗下的欧尚超市品牌始终致力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多的优质商品和更好的服

瓦特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p2k5.shtml
瓦特照明是一级生产企业单位,有近11年的生产、销售和自主研发经验。瓦特成立至今经历了

爱贝英语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basv.shtml
爱贝英语隶属于爱贝企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专注于2-13岁儿童英语启蒙及培训,全人

一得阁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y8no.shtml
“一得阁”声誉日臻,生产经营规模不断扩大,在天津、上海、西安、郑州等大城市先后开设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王者气度之第七章(7)

    “喂!起床了!真是的,睡的跟猪一样..”华城双手摇着丽苏的肩膀,晃的越来越用力,终于熟睡的人“嗯”了一声,睁开眼。“起床!”一睁眼就看见华城一张嫌弃的脸...这家伙真是...就不能态度好点嚒?“干嘛。。。”丽苏分明听到外面鸡鸣声,又闭上眼睛埋怨道“天还没亮呢..”“起来我帮你调内息!”说完华城单手拎

  • 隐秘的角落—给徐静换个人设铁轨事故

    冲出地铁的时候,林陈的心脏狂跳不已。他用手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生疼,生疼的,这让林陈不得不又揉了好半天。林陈只想知道刚刚发生的,是不是场梦,是不是他大脑游失之后产生的幻觉?或者,是自己真的有癔想症?林陈怎么也不相信刚刚发生的是真实地存在过,可怕的黑衣女人,诡异的老太太…可那又是如此真实的发

  • 僵约之幕后黑手在线阅读第10节

    戚安娜有点紧张,又有点小兴奋。这种一边担惊受怕,一边又迫不及待想大干一场的心情让她看起来有些病态的分裂感,毕竟杀人这种事情现实社会是想也不敢想的。否则早几年,她就先杀了陆邈邈那个女人泄愤。双方就位,戚安娜摩拳擦掌的等待着尹洲的指示,尹洲则在确定了四下环境之后,给戚安娜比了个ok的手势。刚比完,戚安娜

  • 六零娇宠纪之惩恶

    无一处不剧痛难耐,伸手揉了揉头,“这是在哪儿?”接着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我的手不是断了吗?”将左手也伸到眼前,竟然好好的,再往下看去,自己好好的站在地上,摸了摸身上,骨头也没断。“难道做梦了?大白天的,不可能。”石逸瞬间清醒了过来,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之前那黑衣人对自己的折磨不可能是

  • 明月炉第六章在线阅读

    芮安听后眼眸顿时亮了起来,但声音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虽然像是在刻意压抑着情绪。“牧曜斯就是牧氏集团的继承人,在A班就读,人长得帅可是习性却风流。不过虽说风流但也不得不让人承认他确实蛮有眼光的,交往过的任何一任女朋友不是秀外慧中的才女就是就是气质独特引人侧目的美女。”芮安蓦地凑到戚希若的耳旁,低声说

  • 别撩了,我也喜欢你在线阅读第2章

    医务室,穿着黑衣服的相泽消太站在洁白的病床前,看着睡在床上的少女,朝阳从窗户里投射进来,轻柔的窗帘微微起伏,黑与白的画面就这般定格下来。再次看到熟悉的面容,相泽消太的脑袋乱成了一团。他的个性是消除,能将处于自己视野内的人的个性消除,只能对付变动系和变形系,对放出系和身体异形系的敌人无效。因此在见到这

  • 闪婚厚爱:老公大人别闹了第九章在线阅读

    若非此番王国造反,进攻三辅,朝中无人,群臣建议起用皇普嵩,皇普嵩或者早被汉灵帝所忘。宦官拢权,昏君轻信谗言,忠良如履薄冰,各地百姓无以生计,纷纷造反,可当今朝廷却依旧无所作为,天下又岂会不乱?========================================夜里,在马腾营寨中,不久前王

  • 兽王独宠:呆萌小厨娘之七九的由来

    “我说,你真的这么厉害啊?”易初寒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呵呵,凡人,别想套我话。】还挺不好对付的,易初寒挑眉,看来还真有点人工智能的模样。“哦,对了。”易初寒随意说了一句,“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能帮我找到夏夏吗?”其实他心里根本没有任何希望,一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只称自己为人工智能的软件?能帮上他的忙

  • 向清薇你注定是我的你是神仙吗?

    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藏天下于天下。“小子,又挨揍了?”土坡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肤色如漆的瘦和尚,看着几米外躺着的少年笑道。“哪能啊,昨天这么大动静你不知道?”鼻青脸肿的少年吐掉嘴里已经咬的干野草问道。“啥动静,贫僧睡得一像比较沉”黑和尚接过少年丢来的野果一边嚼一边答道。“这.....这.....这镇子

  • 海贼之篡取世界在线阅读女票送来个系统(求收藏!)

    爱情公寓的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咖喱酱抱着盘子一顿猛吃,舒笙则吃了几口就停了下来。“书生是吧?你只吃这么一点就吃饱了吗?不再吃一点!?”胡一菲看着舒笙说道。她的厨艺明明已经进步很多了,为什么这个人才吃几口就不吃了?旁边的咖喱酱妹妹才是正常表现好不好!“我最近在减脂,所以要控制饮食。伟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