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射雕之新蘅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云实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成聊的反应比何犀快,她还在镜头前发愣的时候,他已经对尤叙举起一只手,试探性地打招呼。

尤叙面露疑惑,像是在思考成聊为什么要对他举手。

成聊箍在何犀背后的手臂带着她一起往尤叙那边走过去,何犀扭头问他:“你干嘛去?”

“打个招呼,以前一起打过球的,上次去机场接你也碰到了,没来得及说上话。你见过的。”

尤叙关了机器,提在手里,看着二人步步逼近,他站直身体,一手插口袋,表情很微妙。

“你是尤叙吧?”成聊微侧着头,语气里带点不确定。

他点了一下头,视线从何犀脸上划过。

“你好,我是成聊,上次打冰球我们见过的,记得吗?”成聊向他伸出手。

尤叙眯眼,然后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抽出口袋里的手跟他握了握。

“这是我女朋友何犀,你也见过,算不打不相识吧哈哈。”

何犀脑子里“叮”了一声,对了,还有这茬。

“认不出了也正常,当时她戴着头盔,力气比较大。”他像是在回忆,笑得明朗。

尤叙听了这话,眼睛直勾勾落在何犀脸上,下巴抬起,现出一种确定的神色。

何犀被盯得耳根发热,提醒道:“成聊,我和尤叙吃过饭,在尼泊尔是他和他姐姐救了我。”

成聊惊讶:“原来是这样,就是你在机场告别的那个女孩?”

何犀避开那道视线,点点头。

“那真是很有渊源了……”

话音未落,合唱队开始上车,尤叙说了句:“先走了。”也没等他们回应就大步走了出去。

“成爷爷上车了?”看着大巴启动,何犀从他手臂里移开来。

“对,我们走吧。去我家好吗?”

“我要回家了。”不容置疑的口吻。

成聊在她脸上没找到一丝笑意,渐渐不安起来。

被成聊送到小区门口,她站在路边目送车子离开,然后步行去了锄禾。

下午休息时间,大厅里黑漆漆的,员工都在后面吃饭,陈京竹正在柜台里和会计一起算账。

何犀趴到柜台上,把头发散下来,有气无力地问:“陈京竹,晚上888那个包厢留好了吗?”

他抬头,看着何犀颓丧的表情,答道:“留了,你怎么了?没吃饭啊?”

“没吃饱,给我来碗河粉吧。”

陈京竹跟会计多说了两句,无奈地站起来走进后厨。

没多久,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河粉、一盘豆芽、青柠、小米椒和一杯拉茶就摆在了她面前。

“好香,我来了。”她抓过筷子,闷头大快朵颐。

陈京竹坐在她对面,观察了一阵,突然张口问:“你这是遇到挫折了?”

何犀品味着嘴里鲜香滑嫩的牛肉,“等会儿,吃饭的时候不能叹气,等我吃完再说。”

吃罢,她喝干拉茶,擦擦嘴,深呼吸道:“我得和成聊分手。”

“你终于受不了他了?我上回跟他吃饭就觉得这人没劲,干巴巴的,说的笑话一个也不好笑。”

“也没那么严重,他人挺好的,就是……一方面我跟他在一块儿没什么心动的感觉,另一方面,我好像对另一个人有点意思。”

陈京竹来了兴趣,“谁啊?我认识吗?”

何犀缓缓点头道:“你见过。”

“圆寸男。”陈京竹笑笑,了然于胸。

“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吃饭,我每次进去你眼睛都在他脸上。”

“这么明显吗?我觉得我挺克制的。”音量降下来,越说越心虚,“连你都看出来了,那……”

“没人不知道。”陈京竹的大眼里露出看热闹的兴奋。

何犀回家换了床单,睡了个漫长的午觉,醒过来收到尤风风他们吃完饭快要离开的消息,赶紧冲去了店里,从后厨拿了几个雪花牛肉礼盒在柜台里等。

尤风风跟一些陌生的****走到门口时,被她叫住,于是告别同学过来和她说话。

“何犀,谢谢你啊,这折打得太大了,欠你个人情,过两天一起喝酒。”

“小事儿,这个肉我尝了,非常好吃,你带点回去,别跟我客气。”她神神秘秘地从桌子下面拎出来,“低调地拿出去,别让陈京竹看见。”

尤风风乐了,“你这是偷拿公粮啊?”

“本来就我们家的,我就是懒得听他教育我。来,快快快。”她传过去,小声催促。

“那你晚上有事吗?要不去我那坐坐吧,晚上他们剪出来片子,我们可以一起看看。”

“什么片子?”

“他在尼泊尔拍的,如何?”

何犀没拒绝,非常果断地被带跑了。

“哇,你们终于装门了。”何犀跟在尤风风后面,走进那扇巨大的推拉木门内。

“再不装不行了,好多东西搬不进来,影响我提高生活质量。”

袁野泉听到动静从楼上走下来,“何犀,你好,今天怎么有空来?”

“我拉过来的,你看,何犀送的雪花牛肉。”尤风风扬了扬手里的肉袋。

“这又是沾了盹儿的光啊,太不好意思了。”

“哎,尤叙人呢?”尤风风环视四周。

袁野泉跟到吧台后面,“回家了啊,前脚刚走。他今天出去工作了,挺累的应该。”

尤风风问:“他开始在外面接活了?”

何犀坐在高脚凳上,耳朵竖起。

“嗯,一起赚自由经费嘛,过两天那个话剧纪录片也要正式开拍了。”

何犀问:“你们很缺经费吗?”

袁野泉忙说:“没有没有,只是短期内的困境,过一阵进账了就好了。”

她忙解释说:“我不是想给你们钱,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如果缺人手的话,我可以来的。搬东西或者美术设计之类的……”

袁野泉细想了一阵,有点为难。

“其实我画画还行的,力气也很大,真的,不给钱也没关系。”何犀边说,边在手机上刷了一阵,反过来递给袁野泉,“这是我的作品,如果你们需要设计海报……”

尤风风也凑过来,跟袁野泉一起盯着屏幕,过了一会儿,渐渐露出惊喜的神色。

“这个画廊很有名,何犀,你的作品这么多都上展了?上回是真的在谦虚啊。”袁野泉指着屏幕,兴致高昂起来。

何犀羞涩一笑,无谓地转着椅子。

“对了,尼泊尔的片子剪好了没啊,给何犀瞧瞧。”尤风风倒了两杯柠檬水,一杯递给何犀。

“好了,我把硬盘拿下来,等等。”袁野泉一步三阶冲上楼。

关掉大灯,屋内陷入黑暗,投影开始运作。

非自然的风,裹挟着尘土翻腾,就像海底的沙石被触底的沉船扬起,动荡中带着奇异的稳定。

游泳池里的池水翻涌,男女老少抱作一团,惊呼着在混乱里寻找平衡。

有人用英文大喊:“天哪!寺庙塌了!”顺着那人的手指望去,黑色的鸟群乌云一般从屋顶上压过,摇晃的镜头中,邮电局边的白色古塔轰然倒地。

几秒黑屏之后,画面变成了墙上的寻人启事、坐在石块上怀抱婴儿眼神空洞的妇女、断垣残壁边彩色的献花,如同被轰炸过的停战区。

直升机螺旋刮起的风中,舱门打开,裹尸袋被源源不断地抬下来,接着一箱箱物资被搬上去,机身摇摇晃晃地复又起飞。河边,火葬的浓烟中妇孺哭泣着,钟声远远传来,一声声敲击人心。

各式制服混杂的救援队从砖石中传出担架,沾满粉尘和鲜血的手臂从一边无力地垂下。襁褓中的婴儿嘶哑啼哭着,从废墟中被捧出,围观的人群发出士气高昂的欢呼。被尘土模糊五官的救援队员被簇拥着抛到空中,又被稳稳接住。当地小孩不知愁地在安置区的帐篷间追逐嬉戏着,云层飘移开,洒下一点阳光。

然后何犀在人群中看见了自己。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费力寻找,她就在最显眼的黄金分割线交汇点上。

她穿着医疗队发放的军绿色外套,脸色因为前夜的发烧有点苍白,正抱着腿坐在完好无损的古建筑旁边,把自己的头绳扯下来,送给了坐在她旁边披头散发的尼泊尔小女孩。女孩背过头,何犀便伸手帮她扎了个辫子。自己的长发散下来,挡住半边脸,在阳光下乌黑明亮。

尤风风看到这里,发现何犀已经入神了,又望向袁野泉,袁野泉只对她摊手。

一直到字幕滚动,何犀都没说话,盘腿坐在蒲团上就像静止了一样。

尤风风感叹道:“难怪那时候找不到他,原来跑了这么多地方。行李全没了,相机包倒是保护得够好。”

袁野泉:“要不怎么说他专业呢?说实话,他抢我饭碗也是早晚的事。”

“何犀?”尤风风拍拍雕像的肩膀。

“啊?”她回过神来。

袁野泉问道:“介不介意自己入画?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剪掉,这段发给你私藏。”

她摇摇头,“没关系,我很荣幸。”

“那就好,我们剪片的时候还担心呢。这段拍得挺美的,调成黑白就有点费里尼的风格了。”

何犀笑笑,心跳特别快,仿佛无意间入了别人的眼睛,路过她也没见过的自己。

“时间不早了,我差不多该回去了。谢谢袁导,片子剪得真好。”她起身,把杯子里的水喝完。

尤风风打开灯,突然从茶几边上拎起一把黑色自动伞,有意无意地说:“哟,尤叙的伞忘我们这了嘿,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要下暴雨呢。”

延伸阅读

纳钰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dnbf.shtml
纳钰渔具经销批发、代加工各类渔具、钓鱼竿、鱼线、浮漂、渔轮、支架、抄网、渔护、钓箱、

金球康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sxhk.shtml
广州金球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6年一直专注于亚健康和慢性病管理,公

万达美华酒店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bv96.shtml
万达美华以“乐无限,尽享美刻”为品牌主张,致力于为独具品味、懂得享受生活、追求不同体

欧诺楼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n3r1.shtml
一、欧诺核心价值观:以人为本,坚持社会责任,共赢、共存、共生。二、欧诺使命:为建筑外

广州阔眼界视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nm4v.shtml
2008年,教委统计数字显示,我国在校学生有3.2亿,小学近视率为36%,初中为65

齐峰教育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uffd.shtml
齐峰教育,专注于全国个性化辅导学校加盟业务齐峰成立于2010年,秉承“解放孩子,唤醒

名品豆坊花生豆腐机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6lrk.shtml
名品豆坊花生豆腐机采用天然花生、蔬果无卤水、无石膏、天然健康,既有豆腐鲜嫩爽滑,又有

季候风婚纱摄影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atn2.shtml
广州季候风婚纱摄影工作室创建于2008年秋,是以婚纱摄影、艺术摄影、商业广告摄影为一

盛昌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y9fq.shtml
盛昌医用器材以加工生产各种医疗器械配件为主导产品,不断开拓与上海、江苏、广州、山东、

五妹儿加盟  http://www.treefrogaudio.com/dnkd.shtml
五妹儿渔具总部是子线仕挂子线盒失手绳漂盒漂筒、抄网支架EVA水桶脱钩器绑钩器、抛饵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级后卫在线阅读第8章

    霍涟的话让其他听到的人不禁面面相觑。小球童按辈分得叫霍涟“小叔”?明明看上去也差不了几岁,按的是什么辈分?一帮子人精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能喊这位霍家二少爷“小叔”的,这世上也就一个人。不就是霍家将来的太子爷——霍祁?难道这个男孩儿会是霍祁的什么人?众人看向陆时今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虽然是球童打扮,

  • 我是土地爷在线阅读第一章

    “明天就要到你们学校报道了,要见到你,想想就很开心。”童芷芸简直想在床上来回打滚,她讨厌学习,但是她的成绩却很高,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脑子好使唤?从初中混到了高中,她想想还要上三年学,就感觉好煎熬啊,但是想想自己的男朋友,嗯!这就是动力!“你怎么考的这所高中?不是离你家挺远的吗。”宫以陌皱眉,这小丫头

  • [西游白蛇]空即色色在线阅读第4节

    醉里挑灯看剑,月光下看美人,距离远,陈伦看不清她是否醉了,可是廖晓雨,真的很美,陈伦不由得有些痴了。廖晓雨也看向这边,似乎知道陈伦不会说话,她悠悠的说着话,像是自言自语,“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如今还是同事,真是漫长的岁月,奇异的缘分。”陈伦心中苦涩,那是因为我一直跟随你的脚步!高中,大学,如今又同一

  • 瓷娘子之第九章(9)

    玄素到洛湘府的时候,恰逢小雪。小雪之后便是大雪,等过了冬至,又有小寒和大寒,正是人间处处见白头的时节。水神有意为其请霜神之位,故而便常常带她下凡,研习降霜布雪之术。不出一个月工夫,待她对此中术法均已纯熟,水神便放心将人间一界的布霜事宜全权交由她掌管,自己则只专心处理各地水族事务。冬至前的几天,水神与

  • 穿成白月光的作死女友在线阅读第10章,谁允许你进来的?

    周管家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洛小姐,你怎么样了?boss说你醒了,我来看看你。”看着周管家,洛伊伊有些暖心的朝着她笑了笑,“谢谢!我没事了,我就是刚才有些紧张,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是不是?”周管家摇了摇头,“洛小姐,你太客气了,我给你熬了一点粥,我想你现在肯定会想吃一点东西,我现在就下去端给你,你可以先

  • 孤戒之第七章(7)

    一进办公室苏雪琳就看到了脸色有些沉的何冰,慢悠悠的一瘸一拐的走上前,乖巧的低着头,向她问好:“何老师,您找我。”“对,你先坐。”何冰的脸色在看到苏雪琳的时候稍微好了一点,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苏雪琳小心的挪过去坐下,垂眼看着自己因为赵冬心的宠溺,常年不做什么家务而显得有些嫩滑的手,默默的等着何冰开口。

  • 厨娘捕快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建业风物(中流击水不知返,天上人间难相见。何时归?小儿却唱徐仙翁。)“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绝色佳人幽深的瞳仁内燃起熊熊怒火,尔后怒火迅速褪去,她黑亮的双眸湿润了,略显苍白的双唇颤抖着,双手紧握成拳,“阿兰,从前我自认待你不薄,你如何能……这般对待我们母子?”我低垂着头不愿与她对视,末了仍是

  • 九门恩怨之奇门八算之便宜老爸

    埋葬了无名之后,带着他留给自己的包裹,回到新手村,到现在为止凌傲还没有离开过新手村,那些生活技能什么也没有学。直接凌傲就想传送离开新手村了。来到新手村的传送站,看到一个负责人在那里,凌傲走过去。“你好,我想离开新手村。”凌傲很有礼貌的说道。“你可是凌傲?”那人问道。“是我。有什么事情么?”凌傲疑惑的

  • 超次元群聊之外地打工妹身陷囹圄

    她也是一早赶过来打听情况的。老李昨晚一夜未归,自然令她心急如焚。据她探听到的详情是:昨晚,警方对李舒梅和老李审了一个通宵,现在都没有休息。她特意为老李送来衣服。我急急地问她:“大姐,你是本地人,至少关系比我们多,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女人也是一脸茫然,称平时老李老在外跑,她也很少过问他的事。我

  • 野山菊在线阅读入住爱情公寓

    第六章:不过这边刚刚介绍完,陈美嘉拿着一张小纸条走过来,看着曾小贤磕磕绊绊的念着纸条上的字:“请问你是住户委员会下属妇女首脑……么?”“是副首脑!”陈美嘉看着陈雨泽有点走神了,感觉还真是有缘啊,根本就没有听曾小贤的话:“对对,都一样,是副首脑!那么现在他不是神父了,我们可以搬进来住了么?”“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