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病美人有个锦鲤夫君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燕图南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以为校医会开那种苦苦的药。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顺势给她喂甜甜的小糖果。

然后!

让她!记住我!依赖我!爱上我!

……可是。

靠!

校医给她开了小柴胡!

——《江公子尬撩日记》

去校医室的路上,秦颜脑子里一直在冒坏水。

长久以来,池素对她的教育都围绕着同一个核心:优雅。

命可以不要,老脸不能丢。

所以如果被他知道她开学第一天,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吐了……

嗯。

他一定会***里***气地发出松鼠叫。

低下头,秦颜暗搓搓地打算发个短信逗逗自家老师,额头突然一凉。

少年的手骨节分明,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也不显黏腻,松松拢在额前,像块温热的软玉。

“唔……你发烧了?”

秦颜愣了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可能有一点儿吧,不太严重。”

何况吐过之后,她舒服多了。

帮忙挂完号,江连阙带着她上楼:“你没来过明里中学的校医院吧?正好我带着你走一回。学生直接在这儿买药,比外面便宜很多。”

秦颜“嗯”了一声顺手将挂号单接过来,眼神一扫,发现挂号人写的是她自己的名字。

总觉得……好像哪儿不太对劲。

皱皱眉头,她没再多想。

医生看完诊开完药,递给她一支温度计:“去量量体温,发高烧的话得来换药。”

今天是军训的第一天,每届新生都是一样娇生惯养,逃军训的路数也不见翻新,这会儿诊室里坐满大呼头疼肚子疼的新生,连个坐的地方都找不着。

所以秦颜果断跑到屏风后,躺到了内室里。

江连阙一乐:“你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校医院的病房嘛空着也是空着,我就躺一小会儿。”

话是这样说,但秦颜带着点儿小洁癖,碰也不碰床上的被子。

江连阙默不作声看在眼里,瞄了眼表,道:“那你也休息一下,我等会儿再过来。”

“不用。”秦颜赶紧说,“你回去吧,不用过来了。”

江连阙不说话,看着她。

“真的,我没事。”她一方面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人家的好意,一方面又实在被他照顾得不自在,“你看,你帮我把队排了,号也挂了,药也开好了,人也送到了,别的就……”

江连阙打断她:“嗓子都被胃酸烧得哑成那样了,别说话了,躺着吧。”

“……”

秦颜乖乖躺下去。

半晌,听见少年离去的声音。

明里中学的校医室是个白色的独栋小楼,建在一团葱茏的花圃里,病房内室的窗户正对着一院子蔷薇,光线一晃一晃,看得人直打瞌睡。

秦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离开滨川市后她很久没有再做过梦,有时离了乐正谦的钢琴声就连睡都睡不安稳,所以乍一这么见到池素,即使尚在梦中她也冷静又清醒,知道此身未在现实尘世。

自家老师一如既往地端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难得地在下课后喊住自己:“小秦颜,你等等,先别急着走。”

秦颜意外道:“又有人给你寄了红酒吗?”

以往只有在喝酒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种满眼放激光的表情,然后忙不迭地把自己留下来陪他喝。

“不是不是,是你爸爸,他要回来了。”池素笑眯眯,“他跟我说,他有新戏在临市拍,今天或者明天,有时间的话会顺道来滨川看你。”

秦颜微怔,迟迟道:“哦……”

“兴奋一点儿啊!”池素开开心心地拍她肩膀,“那可是亲生的爹!你们不是很久没见面了吗?”

秦颜不说话。

就是太久没见面,才更兴奋不起来。

见女生情绪没什么变化,池素突然顿住:“你不想见他?”

“不是。”秦颜扯扯嘴角,“但我如果想看他,打开电视不也一样吗?”

反正秦影帝的剧一部接一部,她要看他,可比他来看她容易多了。

“当然不一样!这次这个是活生生的!”

秦颜觉得一点儿也不好笑。

跟池素道了再见,她照旧独自回家,独自做饭,独自吃饭,独自练琴、洗澡、上床睡觉。

后半夜,被惊雷吵醒。

滨川市虽然命名为市,实际上却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岛,气候宜人、风景如画固然是好事,可年年受台风影响,却也带来不少麻烦。

掀被下床,秦颜起身关窗。

风争先恐后往脸上扑,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上。

几道闪电从青灰色的天幕划过,天地间茫然一片,院内却倏然一亮。

目光扫过院中芭蕉树,秦颜的眼睛猛地瞠大!

她不会看错!

那里站着一个人!

“有……”

“小偷”二字还未出口,秦颜后颈遭到重击,锥心噬骨地痛。

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便被人从身后踢了膝盖。腿窝一软,身体不受控制地撞上门框,下意识就跪了下去。

团伙作案!

头磕到玻璃,她眼前短暂地黑了一下,脑子里嗡嗡响,登时只剩这四个字。

檐下雷雨争鸣,秦颜被那一下子打蒙了,坐在地上缓了半天才慢慢将眼前黑影驱开。

奇怪的是,跟正常的入室盗窃案不大一样,她预想中可能会出现的糟糕状况竟一件也没发生,那两个人被她发现之后立刻就离开了,只是风雨太大,她没有看清人脸。

又一个响雷在耳旁炸开!

闪电落地,白光把芭蕉叶击得滋滋响。

雨水如注,风携着雨滴刮进来,浸得人骨子都在发冷。

那样,那样凉的——

秦颜猛地睁开眼。

室内一片寂静,窗帘起起落落,熏热的风混着蔷薇花的香气。

她心里一松,微微舒口气。

看一眼表,竟然只过去了十五分钟。

抽出温度计,表盘显示三十七度九。

光线透过玻璃柱落下来,她看着看着,又有些出神。

那时她因为池素的一句话,担心父亲深夜到访却进不了屋,竟然蠢到没有给房子最外面的院门上锁,才出了那样的事。

结果她吓得不轻,书房也被人翻得乱七八糟,好在家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少。

只是……

手指下意识地攀上耳朵。

现在也还是能摸到,那时她被人推搡,撞上碎玻璃时留在耳后的疤。

而且,自那之后……

“咔嚓。”

内室的门一声轻响,秦颜的思绪迅速落地。

来人将脚步也刻意放轻了,她一转头,正对上少年蹑手蹑脚凑过来的一颗脑袋。

江连阙一惊,旋即有些窘:“我……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秦颜说,“我刚刚醒。”

她望着他,眼睛深处黑的静,白的冷,明晰如晨星。

一正面对上,他又有些不知所措。错开目光,江连阙看到窗前大敞的窗帘,微微皱了皱眉。

太亮了?

“我帮你把窗帘拉上,你再睡一会儿吧。”

“不用,跟光没关系。”

自那之后,她有光睡不着,没有光更睡不着。

一闭上眼,回忆就像潮水一样疯狂地涌过来,逃也逃不开。

睡不着了,秦颜坐起来:“对了,我还没有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你帮我……”她挠挠脸,“处理了呕吐物。”

江连阙大窘。

他老觉着秦颜不对劲,不记得自己也就算了,怎么几年不见,好好的人变得跟潭死水似的一点儿生机也没有了。他本意是想靠曲映寒试探一下秦颜,没想到这试探把她都给刺激吐了……是拉得有多难听啊?

像是也猜到他心中所想,她尴尬地道:“我不是……不是听那位同学拉曲子听吐的,实在是……”

实在是昨晚头发没吹干就睡着了,睡在客厅里又没盖被子,今天中午还在大热天吃了冰西瓜,想不生病都困难。

“总之,跟那位同学没有关系。”她十分诚恳,“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拜托你去帮我跟那位同学说一说,我没别的意思,我那句话的原意是想说,‘你这曲子拉得不错,但能不能让我先讲句话’……”

江连阙想也不想:“你自己去。”

“我……不记得那位同学长什么样了。”

江连阙不敢置信:“你脸盲?”

不然怎么他妈的连曲映寒都能忘?

秦颜更窘:“是有一点点……就,就一点点而已。”

主要是于她而言,用声音来区别人,实在是比用脸容易、也靠谱多了。

江连阙无言以对,默了默:“算了,你先把药吃了。”

秦颜这才注意到他一直提在手中的袋子,他跟变魔术似的变出个小白瓷碗,将药用温水兑了,一边搅一边问:“你怕苦吗?”

秦颜费解:“校医给我开的不是小柴胡吗?我记得那药挺甜……”

“别说了。”江连阙气急败坏,“喝药!”

秦颜:“……”

怎么又生气了啊!

这个年纪的男生都这么无理取闹吗!

憋着气把药一口气喝光,秦颜觉得自己像那只拼命往腮帮里藏果子的松鼠。咽下去,嘴里蔓延开一股药味。

“秦颜。”他突然叫她。

秦颜不解地抬起头。

少年仍然黑着脸:“张嘴。”

她愣了愣,不自觉地微微张开嘴。

迅速塞进来一块东西。

她吓了一跳,刚想吐出来,却顿住了。

甜甜的。

是块榛仁巧克力。

延伸阅读

天福便利店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y68q.shtml
东莞市天福连锁商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由东莞创美集团控股的,集便利店、超市管理和商品营销策

勇悦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xpgu.shtml
勇悦少售造型新颖、品质优良,并可根据客户需求设计与定做。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

福建三压二压机安装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gtp6.shtml

戴威斯洗衣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saio.shtml
戴威斯洗衣加盟_公司简介“戴威斯”洗衣是山东省培训工程启动仪式暨创业培训示范市成果展

美特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poxo.shtml
暂无

帝烤仙涮火锅烧烤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ny8.shtml
帝烤仙涮火锅烧烤食材超市汇集了火锅和烧烤所需的一切食材,包含优质肉类食材、冷冻冷藏食

巴德士涂料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snq1.shtml
巴德士涂料加盟_公司简介广东巴德士化工有限公司总部在广东省中山市,始建于1996年9

欣馨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y651.shtml
欣馨饮料是依托水果基地建设和“金梨”产业开发兴办的省、市、县农业产业化企业。公司占地

爱柿茄汁面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64py.shtml
爱柿茄汁面以经营茄汁面、茄汁牛肉面、番茄汁为特色的中式营养快餐连锁企业。凭着营养健康

妈喃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dyds.shtml
项目介绍:妈喃牛初乳来到中国了!妈喃牛初乳是新西兰乳品集团NZMP(国内外至大的乳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地求生之最强毒奶在线阅读第3节

    陆淮和姜衢捏着书的对角线,目光又如同那天在岛上一般对峙着。不过这次,陆淮先松手了。他把书推给姜衢,然后面不改色,慢条斯理地开始收拾桌子。姜衢拿到了书,心里却反而有一种落败者的感觉。什么鬼?这本英语必修是他亲手发的,他记得给陆淮了,不会错。而他捣鼓了半个课间,从抽屉里翻到同一本英语书以后,手抖了抖。…

  • 茵绝遥在线阅读赵晓丽的诱惑

    对于陈明坤,李岩了解的很少。估计刘萧萧也不是很清楚,那个女人,眼里只有钱。对,赵晓丽认识陈明坤,她应该知道。想到了赵晓丽,李岩脑海里立刻就飘出她那诱人的媚态。第二天去学校,梁译文和姚欣都没看到,刘萧萧也没看到,估计是去医院了。下午没课,李岩犹豫再三,还是给赵晓丽打了一个电话。“晓丽姐,我是李岩。”“

  • 住在我隔壁的暴君第八章在线阅读

    刘冉冉先尤果果一步将东西搬入经济频道所在的大楼。负责《财经之声》这档节目的有一个主持人,两个记者两个摄像一个副主编,人数不多但拥有一间大办公室。办公室的装修十分的高大上,每个人的空间也是十分的充足,可以说是台里最好的办公室没有之一。之前负责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李姐在办公室最里面还有一间独立的小办公室,待

  • 毕业那年在线阅读女插班生

    说完这句话,李瑞峰坚定的表情又转变成无奈,“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她体内的那个鬼东西弄出来吗?”双姨也叹了口气说:“就算有,以你现在的功力也没有办法做到。再说,如果把握得不好珊琦还的命还是保不住。”“这么说,还是有办法的?”李瑞峰象是看到了希望,他眼神里突然闪烁出光茫。双姨摇摇头“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

  • 灵之骇核在线阅读第8节

    刘子航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来人的每一个动作。此时刘子航脑中模拟着无数的应对方式,每一个人的进攻方式,都在刘子航的脑中演化着。一群混混都以为刘子航已经吓傻了,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然而下一刻,刘子航猛然间出手了,随着刘子航右拳的猛然挥出,刘子航正面的一个小混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用脸撞上了刘子航的拳

  • 妖怪收录册在线阅读第六章

    “戴老大,快看有人比你还要骚包。”马红俊指着黄濑喊道。“五哥,你是想挨揍了吧。”小舞噗嗤一下笑出声,可是戴沐白只是嗯了一声,似乎根本不在听。小舞奇怪的扯了扯唐三衣袖,发现唐三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三哥?”唐三摸着自己隐藏着昊天锤魂印的左手背,他也是可以和紫原一样帅气的挡在遇到危险的黑子面前的,挥舞着

  • 末世控鬼师健身房的风波

    不再理会陈贺,秦世转身看向Baby,“baby,你怎么不去找个适合自己的器材锻炼啊,你看看超哥他们,那么努力。”白了他一眼的Baby说道,“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在这里偷懒和这头猪吵。”“嘿,我和你们可不一样,我可是能Gan翻金钟国的男人。”秦世说完还不忘秀一下自己的肌肉,但是收到的还是Baby的

  • [韩娱GD]说不出口的事弱者皆为食

    牛魔族军队的追赶,令唐晨一众只能马不停蹄的逃,都很饿,却只能忍受饥饿拼命的逃。几里的路程在飞奔的脚力之下并不算遥远,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一众就出现在了蜘蛛森林旁边。蜘蛛森林,龙王世界十大地域之一,南隔千丈渊,北邻陷空古迹,西邻犀牛山脉,东邻金银沙丘。整个森林形呈狭长,广袤无边,南北九千里东西六万里。站

  • 暗夜降临之末世求生在线阅读第2章

    2511年3月1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宇宙**网路正式铺设完毕,同时开始出售**用具,但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发售,所以数量很有限,价格也因为炒作而很高,就拿最简单的**头盔来说一个至少要50万地球币。这对一个中产家庭来说可是半年的收入了!至于高级的**舱那可就是天价啦!10亿地球币!不过一分钱

  • 玄幻都市之神印守护灵之日常(6)

    下午苏百舸到景行家的时候,刚进楼道就闻到了肉香,瞬间来了精神:“哥,我来了!”景行拉开门,身上披着睡衣胸膛上挂着水珠出现在门口,苏百舸忙进屋关上门,随手在景行结实的腹肌上摸了一把:“哥你身材真好啊,很有男人味儿,什么时候我能练成这样?”景行不客气的在他爪子上甩了一巴掌:“偶尔装装娇弱,挺快的。”苏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