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逆战之女神滑小稽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可乐尼乐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迁宅!?”万氏窝在丁永隽的怀里,歪着脑袋听他说着自己的想法。

丁永隽把玩着她的头发,笑道:“嗯,迁宅。你可还记得之前我拿来给你看的那几幅地图!?”

万氏一听就要起身去找,丁永隽笑着把人按回来:“先不急,听我说完。”

“如今我们的住宅虽然位置不错,但始终是窄小了一些,也让你们受了委屈,城郊的三个庄子虽然偏僻,但胜在位置足够,你一贯喜欢捣弄些小玩意儿,地方大了,也好施展拳脚不是!?唔……至于位置偏僻,只管多准备几辆马车,随时都能回到城内,庄子上头能种植不少东西,即便咱们关起门来也饿不死。”

万氏一听就笑了,伸手点点他的鼻子:“你这是要躲起来避世么!?”她蹭起来,抵着丁永隽的鼻尖:“可是要做什么坏事!”

温热的气息带着独有的香气,丁永隽情动,欺身压了上去:“以后的坏事以后再说,眼下,我倒是有一件坏事很想做做看。”

……

丁凝喜滋滋的去大夫人那里领了自己的那一份,刚巧碰见丁荃也来了,两个小妮子捧着自己的压岁走出来相互比对,丁荃盒子里的是一个纯金打造的蝴蝶簪,镶嵌血红宝石,两只触角以金丝绕线做成了能随步颤动的样式,高贵又不失灵动,丁凝盒子里面的,是一支翡翠簪子,簪子簪头雕成了狐狸的模样,伸展的九条尾巴各不相同,簪头整体不大,戴上绝不会显得繁重,这才显得整个簪子雕工非常的精细。

丁凝一看就很喜欢,两个丫头相互给对方别上,在对方的眼睛里顾影自怜,觉得自己美极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丁婕自走廊那一头款款而来。

丁凝和丁荃牵手跑到丁婕面前:“大姐,你瞧瞧好不好看!”

丁婕先看了丁荃一眼,随后摇摇头:“你这身裙子素雅,金簪宝石偏贵气隆重,并不是很搭,我记得上月你做了一条红裙,款式也十分隆重,配它更好。”

丁荃恍然:“大姐说的有道理!”

丁婕又望向丁凝。

万氏进门,让华氏遭受了极大的委屈,可是华氏从不在后宅兴风作浪,教育孩子也严格,即便心中不喜万氏和她的女儿,也半个字都不会说出来,只是这心思,稍微细腻一些便能察觉,丁婕又如何不知。

她看了一眼那翡翠簪,淡淡道:“不太适合你。”

丁凝早就习惯了丁婕这幅不冷不热的样子,明眼人也一看就看得出她对待丁荃与丁凝不同。却见丁凝半点不生气,一支簪子指尖灵活转动把玩,她笑嘻嘻的:“我也觉得不太合适,不知大姐得了什么,又适不适合大姐呀?”

丁婕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直接岔开话题:“你们可要去育良书院?”

这一提醒,丁荃拍了一下脑门儿:“哎呀,还真忘了!”

丁凝脸色微微泛红,立马忘记自己刚才问过什么:“去去去!”

丁荃暗搓搓的盯了她一眼——你注意一些,企图都写在脸上了。

丁婕准备去一趟书院送东西,虽然离明年的秋试还有好一段时间,但据说这段时间是揣摩考官喜好,听先生分析押题的最关键时刻,很多学子甚至直接住在书院里头,过年也只是回家团聚几日,吃完了最重要的一顿饭,转而又回书院埋头温习。即便是家境殷实可以打点的学子尚且不敢真的满腹草包去混,更不要提只此一条出路的寒门仕子。

华氏膝下有两女,除了丁婕之外,还有一个丁素。说到丁素,也是华氏的一块心病,之前上京本想带着她一同去,她却以照顾衍弟为由,直接去了书院不回家,气的华氏几天没睡好,最后只能带着丁婕上京。没想他们都从京城回来了,丁素还在书院里头没回来。眼下快过年了,未免华氏发脾气亲自去把人绑回来,丁婕准备今日自己去捉人。

蜀州泗陵是一个十分繁华的城市,最大的特点便是商户聚集。只是商贾之家虽富裕,却并不能怎么入士族之眼,更不要提盘上皇亲贵戚。可是真要想做出名堂来,官场上的打点必不可少,所以在泗陵城内,读书人的地位很高,商贾之家也极为看中读书人,以丁家为首捐钱建造了城中南北两个书院不说,他们甚至会挑选每一次考试中成绩拔尖的的寒门学子来资助培养,所以在泗陵城里,若你真有才学,那是绝对饿不着的。等到这些学子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也是资助他们的人家在朝中打通人脉之伊始。

如今泗陵城的两家书院,分别是北面的育才书院和南面的修仁书院,相对有名的是育才书院,不为别的,只因这里头有一位才华横溢,令人钦佩的少年名师,宁伯州。宁伯州不是蜀州人,但是在此地已经好几年,家中无亲无故,孑然一身,原本旁人以为他只是个无名小卒,谁料就在前年金科放榜之后,有人意外的捡到一张文书,上面的文章竟然与那一年的考题十分相似!宁伯州的名声就这么打出来了——他押题极准,且才华横溢,虽然不知他大好年华为何不愿上京赶考,但是育才书院还是重金聘请他来做教书先生,也是整个蜀州最年轻的教书先生。

秦氏的长子丁衍就是在这里读书,如今还跟了一个丁二。

未曾料到,丁婕这边的马车还没到书院门口,就被迫停下来了。

丁婕的大丫头缘竹挑开帘子,有些为难道:“大姑娘,咱们的车子怕是过不去了。”

丁婕顺着帘子挑开的空隙望过去,眼神一动:“是她们。”

丁荃和丁凝对视一眼,也探头去凑,这一看,她们就没什么兴致进去了。

前面,是柳家的马车,还有丁家大房那边的马车。

泗陵商会马上要换届,现在坐在位置上面的是丁永善,如果按照泗陵城中的商贾之家排名,丁、柳、王三家是位列前三的大商贾。眼下堵在书院面门口的,正是那柳家的马车。且看马车上裹着金丝锦缎,车顶角落挂着的也是纯银镀金的车铃,整个花枝招展的,应当是女眷的马车。

诚然,柳家人也有孩子在育才书院读书,可不至于堵了一条街吧。

丁荃眼睛尖,碰了碰丁凝的胳膊,示意她看路边行人。

丁凝眸子一转,顿时漾出一个笑来,她抬手搁在车窗边单手支颌:“原来是做活菩萨来了。”

今日,柳家负责出资,以育才书苑的名义发放粥粮年饭。

泗陵城富则富矣,但贫富分化还是非常明显的,若说有一半是富商,那另一半就是为富商做事的穷苦人家,除了城内,还有城外一些村庄的村民,大多数是帮**们种地,又或者是直接进城做工,运气好一些,能入富人家的庄子,吃住都在那里,每年还能攒下不少钱,比普通种地要舒坦些。

柳家可以说是很认真的在行善了。

粥非如水稀粥,而是鲜美的皮蛋瘦肉粥,粮非粗粮,是手工精美粉面白皙的糕点。

年饭的档次果然是不一样。

丁婕督促着两个妹妹带好面纱,这才一同走过去。

今日柳家负责主持的,是长子柳禹行,不少闻风而来的穷苦人家排着队,柳家的家丁则维持着纪律,柳禹行一身书院里头的素衣直裰,发带束发,书卷气扑面而来,他含笑看着众人,很是和气。

正门人太多,缘竹进去通报了一声,不多时丁衍便小跑着出来,不好意思的笑笑,将姐姐们从侧门接进去了。

“柳家已经摆了三日了,来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咱们这几日都是从侧门走的。”丁衍是家中庶长子,也是最晚出生的,他自小性子温和,偶尔也开朗,明明眉眼像极了秦氏的冷清,笑起来却能暖化整个冬天。丁衍对家中的姐姐无分嫡庶,都尊敬的很,知她们今日刚回来便过来探望,心中感激不已:“三位姐姐,你们也一路颠簸了,先去厢房坐一坐吧。”

丁婕直接问道:“你二姐在何处!?”

提到二姐,丁衍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莫名的敬畏,说话的身子都绷直了:“二姐昨日一夜未眠,钻研宁先生出的一道题,今儿早卯时未到便将我踹起来,送了答卷给宁先生,此刻……此刻正睡着呢。”

丁婕脸色一沉,她很清楚这若是让母亲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即便是独自一间房,但是在一个书院里面,任谁来看都是整日与一群男子交颈而卧,有失体统。

“带我去找她。”

丁衍悄悄看了一眼另外两位姐姐,丁婕直接对她们道:“在这等我,不许乱跑。”

丁荃和丁凝乖乖应下,丁衍这才带着丁婕去找丁素。

被剩下的二人百无聊赖,干脆坐在回廊的板凳上闲聊。

丁荃:“诶,一路进来,可曾见到你的子朝哥哥!?”

丁凝两只手握拳,一下一下交替捶腿:“没见着。”她也不甚在意:“嘿嘿,可能正在温书吧,子朝哥哥一贯不喜欢凑热闹的!”丁荃跟着笑笑,眼神不经意的望向了某个方向,怔了一下,忽然拉着丁凝就走:“我忽然想起有个好东西给你看,过来!”

丁荃学武,力气大得很。单手就把丁凝拉起来了,丁凝吓了一跳,刚跟着走了一步,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喊:“阿凝妹妹!?”

这声音,是柳芷灵,柳家的嫡长女。丁凝回头看了一眼,跟着一怔。

今日的柳芷灵一身水绿配淡黄的裙子,外面加了一件月白的披风,此刻,她一双手自披风中伸出来,握着身边的男人伸出来的手臂,一步一步艰难前行。

她身边的男子目不斜视,有力的手臂抬着供柳芷灵借力,同样是书院的衣裳,穿在他身上,少了几分书卷气,多了几分清冷高洁,不是陈子朝又是谁!?

丁荃心里暗暗叫糟,瞧瞧去看阿凝的表情,却见她好似看不到陈子朝与柳芷灵的亲密举动,眼中只有一个陈子朝。

“子朝哥哥!”

一声子朝哥哥,让陈子朝微微皱眉。

柳芷灵暗暗将陈子朝的表情收入眼中,有些畅快。

陈子朝即便护着柳芷灵,姿态也光明正大,全无猥琐念头。他的性子,柳芷灵已经摸得差不多了——出身寒门,但是家中的教养极其严格,甚至借了不少士族的规矩来约束他,就是指望他有朝一日鱼跃龙门,能光宗耀祖,陈子朝的一言一行都堪称楷模,眼中又怎会容下无视礼法的人家?

果然,丁凝的热情并没有换来同等的回应,陈子朝带着柳芷灵过来,确定她坐下了方才道:“书院有常驻的大夫,我去帮你请一个过来看看脚伤吧。”

柳芷灵面露感激,也愧疚的很:“陈公子读书时间宝贵,怎可浪费在此事上,此番见到了阿凝妹妹,陈公子自然不必担心,我央阿凝妹妹帮我找大夫便是。”

陈子朝这才看了丁凝一眼,就听到柳芷灵又笑道:“叫你们笑话了,方才我听奴人说瞧见了阿凝妹妹府上的马车,心道外头人多,想着去接应你,不想自己不争气,走两步便崴了脚,丫头也不在身边,若非有陈公子,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丁荃掏掏耳朵,“平路也能崴脚,你可真是个人才。”

陈子朝眉头渐深,竟开口道:“丁姑娘有所不知,柳姑娘这几日都过来帮忙施膳,屡次前后走动安排人手,她本是闺中秀女,几日走下来,自然比平常更累。”

就在这时候,柳芷灵身边的丫头出来了,得知柳芷灵崴了脚,惊天动地的恨不得让全书院的人都知道这事儿:“姑娘崴了脚,怎的还走这么远!伤的严不严重啊!”

柳芷灵微微一笑,温声道:“哪里是什么大伤,你再大呼小叫,别怪我用家法。我在前头没等到阿凝妹妹,便想她是不是从侧门进来了,这才过来看看的。”

丫头一脸心疼:“哪有人家的姑娘正门不走喜欢走偏门,让姑娘您跟着受一番罪,姑娘您该坐在那里等一等的。”丁家三房的事情众所周知,在泗陵城这些大户人家都当做一个笑话。

“哎你——”丁荃脾气一上来就忍不住了,这是哪来的碎嘴子丫头,在她面前都敢明朝暗讽!?这一主一仆还真是让人受不了!丁凝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丁荃,自己冲了上去,拉起柳芷灵的脚便脱了鞋袜。

柳芷灵尖叫一声,脸瞬间涨红,陈子朝也飞快的移开了目光,不去看那光洁的脚面。

“柳姑娘,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不能小看啊!你放心,我三姐对推拿正骨很有一手的,我……”丁凝说到这里,忽然脸色一紧,像是闻到了不该闻的味道,手松开了柳芷灵的脚,扭过脸深呼吸了几口,中途还非常自然的干呕了一下。

柳芷灵受此奇耻大辱,脸又红又黑:“你!”

丁凝立马转过脸来,一脸的隐忍和诚恳:“对不住柳姑娘,是我唐突了,可是脚伤为大,您不必介怀,子朝哥哥也说了,你整日在这里走动,那走动多了,有些味道是正常的,你也是一片善心,这个味道,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味道!”说着,脑袋一偏,呼唤战友:“三姐!”

丁荃多会来事儿啊,当场凑到丁凝身边,一脸正色:“柳姑娘,你放心,崴脚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盯着柳芷灵羞涩的蜷缩着的脚,坚强道:“柳姑娘不必介意,我忍得住!”说完便坚强的憋了气。

陈子朝哪里还是面色潮红这么简单!?

女人家的脚本就是个羞人的东西,再加上心理暗示有时候十分的微妙,明明没什么味道,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真的有了味道似的,他看也不看这边,拱手拜别:“子朝告辞。”

“陈公子……”柳芷灵羞愤欲死,一旁的丫鬟刚刚从丁凝的惊人之举中回过神来,张牙舞爪的就要扑上来,丁荃看准时机,拉着丁凝站到一边,不动声色的一伸脚,丫头“哎呀”一声砸向柳芷灵,主仆二人摔成一团。

丁凝面露诧异:“三姐,看来我们还是医术不精,我们去请大夫吧!”

丁荃郑重点头:“是,我们这就去!”

确认过眼神,两姐妹手拉手跑了,留下柳芷灵愤愤的推开身上的丫头,恼羞成怒的给了她一巴掌!

……

“嗤——”

阁楼的一角,男人忍俊不禁嗤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正安觉得这个事情很可怕。

自家公子自从做了那大事之后,性子越发的高冷,令人捉摸不透。

科举考试之前有无数媒人上门提亲,没见公子特别开心过,科举之后承安侯府被贬,媒人一个个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从前号称能为秦家公子上刀山下火海的姑娘也没了,同样没见公子有多不高兴,总的来看,就没有哪家姑娘入过公子的眼。

他们一路风雨兼程到了蜀州,公子一个接风宴也不去,直接上岗办事,今日不但听起了墙角,还偷看起了姑娘!

正安很不安——难道是到了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公子终于要露出本性,放飞自我了!?他的春心,终于不再藏了!?

楼下那一处已经没有人了,秦泽一只手放在窗台上,指尖轻轻敲击窗台。他生的高大,一身主簿的灰白直裾穿在身上丝毫不显得灰头土脸,行走时衣袂生风,反倒有一种别样的冷峻,他嘴角噙着笑,低声道:“没想到竟是她。”

正安一个头两个大,谁啊!?

县令的主簿,主要职责是掌文书监印,简单来说就是秘书,写写文书,将一些书面资料上传下达,掌管县令印鉴,需要的时候帮忙拿出来盖个章。大靖朝重视人才,所以才会对科举考试的舞弊行为严惩不贷,确定要参加考试的仕子会从头一年开始,每隔两个月收集一次笔迹,等到高中之时,其中一道程序是将其最近一段时间的字迹进行详细对比,虽然看起来有些多此一举,但前朝的确发生过蒙混过关代笔行为,这一项也就保留下来了。

秦泽今日来,除了核对考生的信息,就是收集最新的笔迹了。

准备来年考试的学生都被叫到了明心堂排队核对资料。秦泽作为一个新面孔,抱着一杯茶坐在最前头,惹来不少人瞩目。

这新来的主簿,一表人才啊。

轮到陈子朝的时候,秦泽喝茶的手微微一顿,抬眼看了他一眼:“你是陈子朝?”

陈子朝抬手作揖,算打了招呼:“正是。”

秦泽放下手中的茶杯:“听闻你在书院中成绩遥遥领先,是个十分被看好的人才,平日里也刻苦钻研书法,一手字写的十分不错,刚巧本主簿也对术法颇有钻研,不知能否稍稍请教一番。”

陈子朝微微蹙眉,不过一个小小主簿,在县令身边点头哈腰做个跑腿的,竟和他们这些未来的天之骄子攀比起来了!?

众人都看着,陈子朝不介意让他自惭形秽一次,“请教不敢,既然都是爱好,稍稍切磋一番便是。”

秦泽淡淡一笑:“我们就写四个字。”他随意拿了一本书,指一个字,陈子朝写一个字,写的时候还不觉有什么,等到写完,陈子朝一怔。

这四个字是——装腔作势。

秦泽也提笔写了,他写的随意,一挥而就,没有陈子朝写字时候那般郑重小心。两幅字对比了一下,一旁的人摸着下巴:“还是子朝兄这几个字写的颇为有形!”

顶着这四个字,陈子朝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尴尬,忽的,就听到身边这位主簿轻笑一声:“陈公子的装腔作势,的确比我强。”

陈子朝:??

众学子:嗯!?

陈子朝岂是一个容人侮辱之人!?他当即脸色一黑:“主簿大人,不知子朝何处得罪大人,要让大人这样羞辱!?”

秦泽一脸诧异:“陈生,我在与你说字,你在说什么!?”

陈子朝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般。

秦泽一拍脑门:“怪我,字没选好,重选几个就是。”秦泽明明笑着,却让人觉得遍体生寒,再提笔时,全无方才的随心随性,自第一笔起,就带着迫人的气势,四个字写下来,可谓是铁画银钩,非十年功力不可得!别说一个陈子朝,十个都未必比得上!

“初次见面便让陈生误会,是我的不对,这幅字就赠与你了。”秦泽说完,对后面的人淡淡道:“下一个。”

众人看着那四个字,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忍笑声。

这两人是何时交恶的!?

陈子朝看着手里的四个字,脸又红又白,索性拂袖而去。

那四个字是——井底之蛙。

延伸阅读

浩运达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gk1x.shtml
梁山浩运达工贸有限公司专职生产和出口(商务部进出口企业)种挂车,半挂车,罐式车,车辆

明牌珠宝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6nss.shtml
明牌珠宝1994年进入中国大陆,自打造第一款铂金首饰、就奠定其铂金风尚入华先导地位,

美白御方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aiwt.shtml
美白御方护肤品是上海粟创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于2014年4月25日,成立于的城

冬芸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dnec.shtml
冬芸女装总部是女式针织衫、服装面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智多宝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60mn.shtml
智多宝儿童乐园减少被动娱乐游戏的弊端,融入幼儿早期教育的特点,注入自主游戏模式及丰富

湖北兴银河化工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gmdr.shtml
公司介绍:湖北兴银河化工有限公司创建于2003年11月,位于九省通衢的湖北省武汉市王

海豚湾恋人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avpe.shtml
海豚湾恋人婚纱摄影在这里不断开拓时在阳光灿烂的每一天看到新人们唯美真切的笑容我们已被

欧宇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ydbw.shtml
欧宇汽车用品成立于2012年,前身为2008年创办的欧宇灯饰加工店,由于业务需要,以

金域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yu7l.shtml
简介:金域医学检验成立于1994年,是中国医学独立实验室先导者之一,秉承“诚信、创新

爱美克空气过滤器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naho.shtml
爱美克空气过滤器是各省市上的空气过滤器产品和设备的生产厂家和销售商,产品以AAF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斗罗大陆之龙盘虎踞在线阅读第8节

    天阳下意识地马上举起手,回答道:“人...,!”蓝发男,看了看天阳,然后低头想了想说道:“你以前是干嘛的?”天阳说道:“小学生...”蓝发男又顿了顿说道:“你爸妈是干什么的?”天阳立马说道:“我跟我爷爷奶奶在一起我爷爷奶奶是农民。”蓝发男这时说道:“把手伸出来。”天阳把手伸向蓝发男,蓝发男把自己手上

  • 第二人生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除了兽灵魄的修炼年限之外,对于兽灵魄的理解,墨天还有一种更深层次的了解,这些都是从这副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中得知的,或许是金爷爷不想解释,又或者金爷爷并不知道吧!兽灵魄不仅有年限等级划分,它还有一种作用,那就是给灵者提升灵力等级,那可是稳固灵者灵力等级的最佳媒介。灵者修炼,除了先天阶段,也就是说除了先天

  • 魔都情缘在线阅读第2章

    男人看着叫住了自己却一言不发的露西亚,问:“嘿,你想说什么?”露西亚回神,望着他,脸色黑沉地说:“我不管你付给了杰克曼多少租金,首先,这个房子是我的,他根本就没有权利出租,所以,麻烦请你尽快搬出去,至于租房的事情,请你去找杰克曼解决。”男人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施施然地走入了房间,并关上了门。露西

  • 颜控女主的心上人在线阅读第2节

    霍飞感觉自己现在全身处于冷热两重天里,不可自拔,身体一半是冰,一半是火焰,灼烧和刺骨的冰冻,让霍飞龇牙咧嘴,只感觉到浑身难受。“啊!”霍飞猛然睁开双眼,从床上一下子做了起来,伸手抹去额头细密的汗珠,霍飞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黝黑的天花板,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已经迷迷糊糊睡下很久了,可是从来就没有真正睡着

  • 我才不是万人迷女主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才出口的话尽数被他吞入腹中,所思所觉只有凤凰灵巧滑腻的舌,在口腔凤凰抱着我快步行至绸塌边,堪堪将我放下,便抬手一挥,烛火应势而灭。凤凰抱着我快步行至绸塌边,堪堪将我放下,便抬手一挥,烛火应势而灭。静谧的房中只闻得他急促的喘气声,我难以视物,心中惧怕,颤着嗓音喊道:“凤凰……”一只温热的大掌包住我沁

  • 都市之随身携带恐怖世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十九“进藤!”棋院里,和谷从对局室出来,与进藤光迎面相遇。“和谷呀!赢了?”这个问句已经在无意中成了相熟棋士之间的招呼词了,只要当时对方脸色不是太难看。“嗯。下星期就开始第二届北斗杯选拔赛了呢。”两人偕同走出棋院。“加油!”进藤光真心希望和谷能一起参加北斗杯之战。“会的,我一定能。”和谷眼中散发着自

  • 所有人都想捧我上皇位第八章

    除夕夜沈家一家子都要到老宅去吃团圆饭,一大早忙完家里的事,沈老太就带着家里的女人拿着东西都到老宅帮忙,从早上忙到下午三四点,各种煎煮炒蒸都来一遍,顺带做些明天祭祖的糕点。沈大哥沈二哥则在家里打糯米糍,打得越黏就越甜,甜甜蜜蜜过大年。打完糯米糍,就有孩子去老宅叫沈老太回来弄,一群孩子围在院里等着吃,有

  • 世界内外第四章

    三月后,谷雨,春天将尽,夏季将临。绵绵细雨下了三天,终于放晴。戚悦推开门窗,暖和的阳光倾洒进屋,铺了满地金光,粉尘在光线中漂浮闪烁。戚悦转身走到床边,绿竹床榻上,卧着一人,面如白玉,满头墨发如绸缎铺散开来,浓密的眼睫犹如羽毛。光洒在他的身上,浅睡的身姿温暖美好。戚悦时而手撑在耳侧,时而趴伏在床边,失

  • 不灭之路第十章

    七月的太阳很是毒辣,晒得人皮肤发痛。我提着购物袋快速地穿过马路,被烤化的空气十分粘稠,很难进入人的肺部。路旁的绿树叶子像抹了油似的发着光,枝干上一只鸟也没有。估计鸟儿都去避暑了。走到马路尽头向左转弯,往前直走就到了我的家。此刻满头大汗的我多么渴望能得到电风扇的救赎。“李裕树!”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 霹雳:从天窍秘境开始在线阅读第7节

    (天道):“刚出客栈,却见占不明从一侧插过来,挡住你们的去路。”(占不明):“你们这是要去黑森林吧,老道刚刚话没讲完,要不要再听一则重要的消息?一样只要50文。”金万钧怒道:“我就说了,这老道果然就是个骗子,骗了50还嫌不够,又来骗50。”枫君子心念好似电光火石一转,道:“算了,50就50,没准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