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魂游无限世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时之恋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此是她第三回赞己治世之才。莫非她有意为越王招揽人才?程潜之心下猜度,仍旧谦逊摇头,“岂敢岂敢。”又思及琢湖程家也曾是皇朝辅政首臣,天家御用之师,如今却然退居郊野,结庐授业,当真世事轮回,幻变无常。

一时又看向青琉,想她初阳青门乃累世贵族,与越王族世代联姻,几有东越副君之誉,却然兵败东海,罪至叛君,殃及满门被诛。可见事无恒久,兴衰无常,所谓盛世繁华,不过顷刻尔尔……

程潜之正神游向外,忽觉被人轻推,恍然转目即听小童提言,“姑娘问话呢……”忙又望回青琉,强笑回问,“姑娘见教。潜之一时神游,失礼了。”

他心下也不甚明了是有意亦或无意与她再透身世。凭他诗礼世家,与她将门候府,可谓相当乎?天下名流雅士谁不知“琢湖醅青芝,程门师天下”。

她既可出言即论四大名门,当知琢湖程家。而“潜之”二字,可会引她侧目?

而似乎她真当无意于此,只另外说到,“此汤虽鲜,却有几分腥味碍舌,不若割些荠菜香草调味如何?”

程潜之也是哭笑不得,想堂堂程门三少主之名竟不及一碗鱼羹摄人心魄,闻言即呼小童令去采荠,却被青琉拦住,“倒也不烦这瘦弱小童,不若我唤人来与我们割荠采菜可好?”说时自身后取出一支蓝玉洞箫。

程潜之诧异,吟箫唤人?唤何人来割荠采菜?莫非是她相约之人?

青琉已拾裙起身,向着程潜之微作一礼,“终是闲等汤沸,我吟一曲,也算酬先生垂钓之功。”说时执箫稍近江畔,略作沉思,嫣然语道,“此处春水汤汤,又有江风徐徐,与君吟‘御风行’可好?”

程潜之不知眼前这女子还藏有多少惊人秘事,诧异问道,“这可是昔年凌霄君赠东越长公主的曲子?鲜少人闻,姑娘通晓?”

女子只将宽袖轻甩,浅笑道,“管他甚么君!且御风逍遥!”一时捧箫低吟,一曲箫音经风而起,清泠泠若仙人之乐天籁之音。

程潜之举目江畔,但见青青浅草间,茵茵绿水旁,有白衣胜雪临风而动,青丝如瀑宛若水墨。如何会有这般相遇?他不由得低头思叹,更可叹‘程家潜之’之名,天下雅士谁人不识,天下名媛谁人不慕,偏如汝卿卿,相逢亦陌路,不醉盛名醉酒香。

淇水流深,孤舟晓岸,春柳依依间一株新桃灼灼生华,粉蕊缤纷下一袭白衣倩影悠然,纤纤若瘦燕,飘逸似仙子。

盛奕寻着箫音渐渐步出野林,触目所见,只当如此春况美景只应天上才有,亦或梦中可寻,一时竟忘了身在何方,只寻着那白影悠然举步向前,箫声渐明,曲调清雅,宛若天籁之音涤荡心神。

她是哪里跑来的女子?荒郊野外竟有人晓得这支曲子?此曲本是凌霄君赠那东越蔚璃,二年前演于凌霄殿上,本是殿堂之音,非王亲世族不得闻其原曲矣,更遑论习练熟稔吹奏于荒野。

盛奕与其说是为箫音所惑,更是为江畔倩影所引,正一步步移进柳下却浑然不觉。

这一边,程潜之本安心听曲,心神正怡,忽见水岸柳下又多出一人,不由大叹今日巧遇之奇!定目所见是一位飒飒君子,身形颀长,束冠蓝袍,手中提剑。

程潜之讶疑:莫非此人便是被唤来割荠之人?观其风姿清俊挺拔,大于轩昂之势,如何肯受她一个小女子差遣?况是割荠采菜卑辛之劳!想着不觉哑然失笑,起身也往岸边来,行至近处,见得这位飒飒君子正目色痴迷,神容若梦,行止若游。

观他如同照镜,想来方才自己为那白衣女子之行止失魂也当如是。遂上前招呼,高语引他出梦境,“请教阁下,不知何往?”

这一唤果然惊醒盛奕,他惊心自己竟未察觉浅草途中还有他人在侧,忙收神敛意,微微一揖,“敝人路过此地,闻箫声而动,未敢搅扰贵友雅乐,在下……”他说时禁不得举目再望河畔纤影,却见那白衣翩然回身,一双明眸似水,泠泠相望。

程潜之早已受过一遭窘事,此回倒凝神看住面前这位如何抵御那一双春水明眸。

盛奕又一回怔住,原以为是位俗世娇女,未料回眸间竟得一方浅笑嫣然,远比那箫声更沁心魂,比这春风更化神志。

女子笑意疏朗,“将军爱箫,竟至如此?”说时已然移步近前。

“你如何知……”盛奕心下骇然,本想问问“如何知我爱箫”,可再思一层又惊她所言之深,不免戒备重重,“如何知我是将军?”

延伸阅读

网游之狂暴死神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shuandai.cn/ngwb.shtml
最后黑崎真绫抵不过心理压力干巴巴的把她干的事在群里交代了一遍,希望大家能想出个让她从

重生大国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andai.cn/atzw.shtml
虽然做出了这样的推断,但是北原亚纪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男孩看上去就一

党家非道亦为道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huandai.cn/yvsk.shtml
范青和其他几人不敢怠慢,赶紧御风紧跟着陈秋云。如今第一次离开山门,就遭遇这种事,让他

叠世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huandai.cn/gsto.shtml
金色的阳光洒在在宴家祠堂之中,一块由特殊灵玉制作而成的灵碑伫立在中央,在阳光的照耀之

圣之阳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huandai.cn/xeim.shtml
第十章成星指挥着言骁墨来到附近新开的那家火锅店。店面是木屋中式风的设计,门口还挂着两

反派王妃不佛系(穿书)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huandai.cn/ytz5.shtml
梅茵茵脸色因为疼痛而变得惨白,眼中有着丝丝缕缕怨怼溢出,却不敢让眼前这个男人发现。“

无衣之女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shuandai.cn/h7h.shtml
我的新家是两层密封的自建房,七间楼上下,水泥石灰墙,三楼有铁皮棚子,整日不见阳光。水

新天传之魔术引爆**圈  http://www.shuandai.cn/ncvc.shtml
看到朋友那么喜欢我的魔术!那么神奇世界继续!韩天把做手放在摄像头前,我现在手上没什么

今天该和谁分手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shuandai.cn/xwh7.shtml
抱着满满一兜草,对于宫逸这种不懂医术的人来说就是疯子行径。冷哼了一声,宫逸转身离开,

思故不归之陷阱  http://www.shuandai.cn/6i9e.shtml
“王家主,你可是有心事,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正当王岩沉思时另外两家家主也注意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同人-Life在线阅读第二节

    “怪物?你是在说我?还是在说你自己?”面具里的眼神疑惑嗔怪而又俊美无双。“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你见到一个叫荒夜的或者我的赴尘上傅要绕道走吗?”“你……”少年刚想说话,无奈嘴角又吐出一口鲜血。血迹在轻衫上像一朵花:“为什么要杀我?”荒夜站起身,双手背到身后,缓缓的走了几步:“罢了罢了,本来我是不想与你讲

  • 周总裁众里寻她在线阅读第八节

    程慧慧坐在审讯室,脸色青紫,眼底发黑,显然一晚没睡。随着警察的询问,程慧慧终于说出了隐藏在心底七年的秘密。她父母都是农民出身,后来离开家乡在山五市打工,只能在工厂谋生。为了报答父母,程慧慧努力学习,高中就升入了山五市的重点高中,可却碰上了出身极好的同桌孙瑶。见多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程慧慧很清楚这样

  • (海贼)兄控与妹控在线阅读第3节

    在那宛如粗点心店一般的地方,放着一大排常见的小吃,粗点心以及每季度发售的新款零食。我从那里随便挑了一些零食,回到了森下同学面前。裕树:“那么,吃点这个放松下吧。”未散:“……这是?”裕树:“这是『攻受棒』(我都不知道**上是怎么翻译的。),没听说过吗?我觉得它还挺受欢迎的。”未散:“…………”森下同

  • 如果《斗破苍穹》是篇女主文在线阅读第八节

    翌日。凌天一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卧槽,谁特么把劳资扔粪坑里了?!回过神来后。他抬起手臂一看,发现皮肤上不知何时,结了一层厚厚的污垢,仿佛几百年没洗过澡似的。来不及多想,他一阵风似的冲进洗手间。大概一个小时后,才终于清洗干净。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凌天在卧室里喷洒了整整一瓶空气清新剂,那股臭味才终于淡去

  • 流浪在异次元诸天之美人心计

    董文忠一时语塞,刘彻站了出来,道:“董文忠是我自认的结义兄弟,你说他有没有资格插嘴?”这话一落,所有人都是一怔,而长公主脸上也有些不好看。刘彻说完,也旋即知道自己失言了,他作为一个还未成年的皇子,私下乱认兄弟本就是犯了大忌。“哈哈,十弟啊十弟,你还是太年幼了不懂事,这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堂堂皇子

  • 安定的极化修行在线阅读别小看女人

    “喂喂喂~不要,不要打了吧!这里,这里可是我们的公会。”站在一旁的老会长有些担忧。男人瞄了一眼老会长,之后目光再度聚焦到华琳的身上。“怎么样,小姐?敢不敢到外面一决胜负?!?”“呵呵~怕你不成?”华琳冷笑了声,之后一个纵身已经到了外面。男人扛着炮枪随即跟上,两人在外面再度拉开架势准备战斗。“呵呵~来

  • 逆渊破影在线阅读第8节

    青少年大奖赛开赛比成年组早,而波波维奇这赛季又选择升组,所以勇利是雅科夫门下仅剩的青年组选手了,也是最早离开俄罗斯去参赛的人。身为勇利室友的维克托,再度恢复了自己一个人早起的生活习惯。因为是休息日,所以维克托懒散地边吃加餐边发呆。忽然他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下意识看了过去发现是波波维奇后,又恹恹地收回

  • 回首梦道之离荒焚心剑

    几缕晨曦,透过薄薄的秋雾,投落在粼粼的潭面上,也落在了潭中那少年的身上。药子衿双目紧闭,昨日药尘在他面前演练的每一剑,每一式,全都不断在他脑海中重现,手上的那柄凡铁剑随之舞动,极力模仿着药尘的剑路。潭水及胸,药子衿的每一次出剑,都要受到水流的重重阻碍。这浑重的阻力让他觉得手上握着的仿佛并非是一柄普通

  • 枪火悲鸣在线阅读第四章

    曹文清浑身上下没有分文的带着尔善离开,还不知道她操劳了半辈子,得到的就是丁家人的一句这种人,若是曹文清能够听到,她一定要和丁家人好好说一说,这种人究竟是那种人,她除了在千落的事情上反应大了些,其他哪里对不起丁大宝了,就连千落的事情,也是丁大宝死也不肯说实话她才会越来越冲动的。但凡是个女人,遇到这样的

  • 只手逆天第10章在线阅读

    李洪基一脸惊讶的看着法卷,他又看了几遍,好像在确认着什么。几分钟,李洪基挺直腰,尴尬的咳了几声说伤越重气越强道:“确实是玄阶高级功法,不知这功法有何奇异之处?”他满期待的问道。“这本功法名《剑伤诀》,是一本玄阶高级功法,其威力不弱于任何一本玄阶功法,仅仅只比地阶低级功法弱上一点。口决是:以伤化魂,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