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唐之我的女儿是鬼差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紫薯地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兰垨丢了三天,兰家慌了三天。兰家老祖宗见天地骂自己儿子,她已经80多岁了,头发乌白,说起话来反倒中气十足,“兰垨现在有消息了吗?”

说着像是不解气般拿拐杖使劲敲了敲地板。

兰义老将军也急,他前阵子刚才前线下来,他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垨哥会在门外堵着他,“爷爷,爷爷的叫呢。”

谁知他一回来就得知垨哥不见了的消息。

打猎不见了,谁信呢。

兰老将军横了一眼一旁的儿子,刚巧看见他看过来,索性别开眼,看见他跟女人叽叽歪歪地就心烦。

铁定又是跟儿媳妇腻歪的时候搞丢了垨哥,这么想着兰义心里的火就蹭蹭蹭地上涨。

“奶奶……”被兰老将军横了一眼的兰誊叫了一声老祖宗,想安慰一下她。

在他看来,自家儿子都十五六岁了,丢不了,肯定是玩闹去了。

才叫出口,就听到大门出响起一声响亮的叫声,“爹,娘,太奶奶我回来了。”

“兰垨。”哎哟哟,说着话老祖宗心里就犯疼,宝贝了十几年的重孙,除了平常跟兄弟姐妹一起出去玩,还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出去过,叫老祖宗如何能放心。

老祖宗穿过长长的长廊,亲自来到二门在去接自己的重孙儿,“哎哟喂,兰垨啊,你去哪了?”

语气夸张,像是要嚎破了天。兰垨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回答道,“我那天跟兰成去山头打猎,不小心走丢了。”兰成是他的小厮。

“那你有没有受伤啥的?”老祖宗对他上上下下地检查,就差没把兰垨衣服扒了。

跟在老祖宗后头的一众人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他们虽然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但是还是对老祖宗的行为表示无奈,不管男女,衣服该扒还是扒。

兰家底蕴不深,发家才几十年,不像大家族般底蕴深厚,索性兰家对一些繁文缛节也不在意,端的是随性自由。

大口喝酒,大口吃饭,大声说话在兰家都是成立的。

“没有,我还认识了两个人。”兰垨忍着痒痒,任老祖宗在他身上动来动去,他知道她是关心他。

“坏人?”又是一嚎,老祖宗身后的众人默契地各退后两步,兰垨直接用手捂上了耳朵。

“太奶奶,你温柔点成不成?”

兰垨挑着尾指掏耳朵,埋怨道,他耳朵感觉都聋了。

老祖宗手不理他身,嘴上却道,“太奶奶都一把年纪了,不兴男女有别。”

兰垨不欲多说,说起张白玉两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若是坏人,你孙儿可就回不来了。”

老祖宗点头,笑眯眯地问他,“那他俩人呢?我们可得好好谢谢他们。”

兰垨一拍脑袋,走得太急,忘了,“我着急回家,忘了,”他推着老祖宗往回走,一脸笑嘻嘻,“哎呀,太奶奶别着急,反正他们也进城了的,肯定会遇见的。”

老祖宗“可是”了半天,也说不出啥,索性也随他“对对对,若是实在找不到,问你符表哥也是行的,这杨家堡里客栈多是他家的产业。”

兰垨点点头,抽空和旁边的爹娘和爷爷打了个招呼。

老祖宗出场,爹娘和爷爷都得靠边站啊。

这么想着,他脸上的笑更大了。

……

张白玉和吴子道两人在客栈住了两天,没银两了。

无奈他们只能先退房,去退房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

店小二还记得他俩,也还记得两天前东家说的,要好好招待他们。

他们没钱了也得好好住下来,这就是店小二理解的好好招待。

虽然没钱,但是东家的嘱托还是得照办呀。

张白玉两人一脸疑惑地被赶回了客房,没错就是“赶”。

一个执意要退,一个执意不退,没办法店小二只能一手拿着扫把一手赶他们上楼。

这一骚操作,惊呆了在一楼喝酒吃饭的看官,“小二,你这是魔怔了?”

有人甚至还放下手中的酒杯,想上前来看看他是不是真傻了。

小二一个扫把扫过去,“去去去……”

临上楼前,吴子道问了店小二的名字。

“小二。”

这小二还真是大好人,这是吴子道张白玉两人心里的一致想法。

等来福客栈掌柜的把情况告知温符的时候,张白玉两人已经在此免费住了两天了。

“你说什么?你手下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免费住那我赚个啥钱?”

书房里,听着面前的掌柜的话,温符笑了,他是真没想到有这么蠢的一个手下。

“让他们付租入住,不然把他们赶出去。”

“办不好你也别当掌柜的了。”

掌柜的擦擦额头不存在的细汗,赶紧退出书房。

小厮温林和他擦肩而过,温林把一个请柬递给自己的主子。

“兰家小公子回来了。”

温符接过请柬,叹了一口气。

兰家老祖宗和他家的老祖宗是一母同胞的姐妹,行事作风颇为相似,什么都喜欢大操大办。

温家与兰家两家十分近,只隔了一条街,虽都与皇家有点关系,但现在来看,似是温家发展大好,虽是行商,但与皇家实际除了六王爷沈非并无关系。

反观这兰家,虽是将门之家,但实权并无多少,所以举家搬到了杨家堡。

温符早早来到兰家,他以为兰家必是门庭若市,谁知除了一些亲戚,竟也无旁人。

“老祖宗。”温符来到大堂,向上位的老祖宗鞠了一躬。

老祖宗向他摆手,招呼他上前来。

他一走近,老祖宗皱纹遍布的手就拉上了他的手,一双已经浑浊的双眼上上下下地扫描他。

纵是知道老祖宗速来如此,温符还是不免浑身发毛。

怎么说,就是觉得他砧板上一条待宰的鱼。

而老祖宗在观察他哪里比较好下刀。

“无暇真是越发俊逸非凡了。”无暇乃他的字。

可不是吗,温符在温家排行第五,他前面的都是姐姐,一个赛一个地美若天仙。

这温符从小长得就不比四个姐姐差,要不是已经向稳婆再三确认过他是个男子,就连温家老爷都不信这是他儿子而不是女儿。

因为从小就长得剔透玲珑,到了表字的年纪,温家老爷大手一挥,无暇。

意在美玉无瑕。

“无暇可有喜欢的女子了?”老祖宗想一出是一出,刚夸过温符,又问了一个令温符头疼的问题。

温符温和地笑笑,摇头,“并无。”

老祖宗双眼一瞪,嘴角一撇,“那可不行,宜妹怎地这么不关心你?”

老祖宗口中的宜妹就是温家的老祖宗,姓王名宜。

温符的太奶奶,也是高寿之人。

“是无暇不想成家,所以家中长辈亦不曾逼迫与我。”

温符又是温和一笑。

“那可不……”还未说完,兰垨就粗暴地打断她。

“太奶奶,你说那么多作甚,表哥都不急,你也不必急。”就差直接说出你急也没用这话。

老祖宗也不恼,一副好脾气地模样,转身朝侍女吩咐,“开饭。”

今天她叫温符到府,一来就是想见见他,问问他妹妹的近况,二来是孙儿兰垨嚷着要表兄带他出门玩。

吃完饭,兰垨如愿地跟在表哥温符身后出门。

“表哥,你是不知道,我回来这几天老祖宗一直把我禁在身边,连我爷爷都带不走我,没想到你一来,她就让我出门了。”

一踏出自家大门,他就开始吐槽。

迈下自家门前最后一阶阶梯,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兰垨,无暇,等等我。”是老祖宗。

两人回头,左右两个侍女正扶着老祖宗往他们走来。

两人站定转身,等近了,兰垨上前几步接过侍女的任务扶着老祖宗。

“老祖宗,有何事。”温符问。

老祖宗摇头,“无事,只是好久不曾出门,想着看看你们出去也是一样的。”

这话听得兰垨心一酸,他张口就道,“太奶奶,我下回带你出去听书,我惯常在听书阁听书。”

老祖宗笑眯眯地听着,直点头,“好好好,兰垨真乖。”

莫名地,兰垨觉得背后阴嗖嗖的,他看向表哥,笑眯眯的。

他又看向老祖宗,还是笑眯眯的。

他怎么觉得老祖宗像是在准备什么大招呢?

果然,在大门处看着两人走远后,老祖宗吩咐身边的侍女,“快,跟着去看看小少爷还有表少爷都去哪了,回来禀报我。”

侍女叫小莲,她有点为难,她也不明白老祖宗这么大年纪为什么还这么爱玩,上次还是大爷在闹市里找到她的。

小少爷失踪了几天,老祖宗才安分了,没想到小少爷一回来,老祖宗就又想出去玩了。

“快去!”老祖宗那也是因为待在这偌大的兰府无聊。

小莲和另一个侍女小青对视一眼,悄悄跟踪小少爷去了。

……

夜里,小莲回来了。

“老祖宗,小少爷什么地方都没去,就在表少爷的来福客栈待了一天。”

小莲的声音满是为难。

老祖宗也听出了为难,当即就道,“不可能。”

“真的,老祖宗。”

“那你为难什么。”

小莲想了想,答道,“因为我替老祖宗难过,老祖宗没有地方可玩了。”

确实没地方玩了,杨家堡都被小少爷和老祖宗这祖孙俩明里暗里玩遍了。

难过倒没有,为难倒是真的。

唉,小莲想起今天被表少爷发现的事。

有点麻烦,她要帮两个少爷瞒着他们跟一个姑娘吃茶喝酒的事。

小莲素来嘴甜,老祖宗只当是哄她的。

“哼,就你嘴甜。”

延伸阅读

福源生态木线条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uboz.shtml
福源同色新型整屋配套实木线条无甲醛。EO环保,(LVL)完全达到出口标准,福源产品与

贵州中钢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nqwi.shtml
加盟信息介绍:贵州中钢钢管总部引进多条双面埋弧焊螺旋钢管生产线。可生产直径219mm

咪哒minik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ukn4.shtml
咪哒minik是广州艾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之一。广州艾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

陈盘盘麻辣烫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bbiy.shtml
陈盘盘麻辣烫是一个主打秘制风味干拌麻辣烫的餐饮品牌,总部位于成都市,其在保留了老成都

卡罗兰化妆品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pcaq.shtml
卡罗兰化妆品,经销批发的蚕丝面膜、DD霜、爆水神器、DC面膜、美妆日化,在消费者当中

百全毫米波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6gkf.shtml
百全毫米波疗法可以单独承担治疗疾病的任务,也可以兼容其他医疗手段联合使用提高疗效。百

涵易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x5bi.shtml
涵易灯饰总部是一家以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灯饰公司,生产全铜灯美式全铜吊灯L

睡美人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diah.shtml
睡美人床上用品总部创建于1997年初,生产面积达到17000平方米,是一家经营家用纺

璟瑞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nb9o.shtml
璟瑞饰品经销批发的水晶、玛瑙饰品、水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欧普诺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gs08.shtml
欧普诺(中国)是U.KAPPROENVIRONMENTALTECHNOLOGYINC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我有个帝国九尾狐狸

    “你是我救了的小白,那只狐狸?还会变**?难道是……”苏小溪总算不辜负白千映的期待,得出了结论,“……狐狸精!”白千映瞪着她,恨恨地一字一句说道:“是九尾狐。”烦躁,狐狸精和九尾狐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吗,却怎么听怎么不爽。经过某狐狸言简意赅的解释外加凶狠的眼神渲染,苏小溪总算弄明白了来龙去脉。BOSS竟

  • 圣宇帝国在线阅读苏醒

    天玄大陆,北玄州,一片寂静的原始密林中。沙沙!原本罕有人来的密林中有着脚步声自远而近的响起,不一会儿,几道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女出现在这片区域。三男一女,,男的身材魁梧,女的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皆很年轻,且都身背巨大铁剑,造型略显怪异。“师兄,我们离开这么久了,也不知门内怎么样了?”那女子对着领头的魁梧

  • 三界物品典当行之无法洞悉的命运

    当众人看到安雅出来的时候,他们立马都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了。关于传闻中的大预言者,他们有太多的问题想要知道答案,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接下来还有谁会受到大预言家的接见,得到命运的指引?此时最紧张的莫过于魔族副将西亚度。听过刚才众人的低声讨论后,他知道了大预言师经常有指点天才的逸事。她只要是遇到有潜质的

  • 柯南之最强对决之第五章

    第四章这TM不是个卡牌**吗?!经过了三个月的军训之后——三·个·月·的·军·训真是每一个字都充满心酸——泽法老师表示我的基础训练结束了,可以开始对战训练了。“他管那玩意儿叫基础训练?!”我难以置信地看着QB脸的AI。想我这三个月虽然没上刀山下火海,但是也整天都在负重越野、攀岩游泳、风里来雨里去的斯

  • 杰森横扫漫威世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血精矿之事,未必空穴来风。只是摩云山脉或向更深处的无尽大荒,基本每隔几日都有宝物被人发现。对于周云从这些低阶的修士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根本无力参与宝物争夺。晚上周洪景难得回家,考校了周云从兄弟二人修炼进度,留下生活费用,又要回军营。临走前把兄弟二人叫道身前,说道:“我这次有秘密任务,可能时间

  • 从抗战到宇宙的帝国这个系统没名字(3)

    “那么,邱天,你考虑好了吗?只要你同意了,咱们马上就可以进行契约的签订了,一旦契约达成,你就必须要严格遵守死神的约定,当然了,你也不要怕犯错误,只要不是经常的犯,上司就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白胡子老头很高兴,确切的说十分高兴,他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跟手机差不多大的金属盒子,将盒子打开之后,三

  • [枢零]轮回之山村老尸

    倒计时结束。空灵机械的声音再次在林在云的脑海响起:任务开始。左手腕处,那个走完的倒计时也重新修正。时间显示为71小时59分59秒。林在云苦笑了一声,随后望向大刘:“我们该怎么办?”大刘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略显无奈,说道:“我两次强化的都是肉体方面的能力,在这鬼神类的恐怖片里,几乎一点用都没用。唯一的

  • 刺杀条例之上课(4)

    当金文声来到食堂的时候,发现来的学生还是很多的,毕竟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了,金文声来到以前常来的窗口打了一份饭菜,自己端着餐盘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吃了几口发现还是原来的水平,不好不坏,吃了两年的部队大锅饭竟然也没有感觉这里的饭菜异常好吃,看来无论是那个国家,食堂菜系总是走在一条谁也看不懂的路上。

  • 异客第一章在线阅读

    “终于完成了啊!”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看着桌面上那个奇怪的图标,林墨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耗时七年的时间,花费了几千万专门给自己制作一款单机**,听上去很无聊,事实上也确实很无聊。至于当初为什么要做这款**?只是因为无聊,所以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干。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这款**的研发资金林墨是定在五百万左右。

  • 大小姐[末世]击杀令

    时陌星冷漠的鄙了他一眼转而看向脚下的人粉嫩的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脚下的力量蓦然增加使得曹歌面色苍白:“击杀令?可真下血本啊!”莫离勋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嗜血的眼神就连他都为之震惊。“时陌星,今天是什么规矩你应该知道的。”曹歌双手低住她的脚艰难的说道:“碍于规矩,今晚可是你的死期。”“哦?什么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