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洪荒:北冥至尊醉生梦死回大唐

作者:北冥11 来源:飞卢小说网

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财是惹祸的根苗,气是狼烟火炮!

酒色财气为四害,危害程度“酒”排第一。多少英雄好汉,栽在这个字上,远有诗仙李太白,近有武侠大师古龙。特别是现代社会,酒精中毒、酒后驾驶,滋生无数人间惨剧,称得上惨绝人寰。

据有关部门调查,致死率最高,就是交通事故和酒。最近七朝古都汴京,也出了倒霉蛋,喝酒喝死的。名字叫武康,汴梁体育学院毕业生,专业是体育教育。

毕业后回开封县老家,希望成为体育老师,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学校不是随时招聘。可靠消息称,师资力量招聘会,将在半年后举行。

不能在家吃干饭,于是找铁哥们二柱,求他给介绍兼职。两人室友兼损友,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二柱当仁不让。恰好有份工作,汴梁酒厂老板,急聘男秘书两名。

秘书这个职业,无论男女,都有特殊作用。所谓男秘书,就是帮老板挡酒,也和武康的嗜好对口儿。于是重回汴京,初试喝半瓶茅台,复试抽一瓶二锅头,便正式入职了。

入职第一天,被老板派了出去,公费进修三个月,地点就在汴梁,喝酒人才培训基地。培训结束后,整个人脱胎换骨,酒桌上大放异彩。深得老板青睐,两个月不到,升职为秘书长。

最近鸿运当头,好事接踵而至。首先老家的开发,终于落到实处,拆迁补偿款倒账。家里的房屋,鸭棚和田地,得几百万大洋,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其次,县里招贤纳士提前开启。他以第一名成绩,成为光荣人民教师,被分配到本村小学,暂时教三年级语文。体育老师教语文,虽然有点儿坑,但混个事业单位编制,也挺振奋人心。

最后摆脱备胎身份,屌丝成功逆袭,即将和皎月女神领证。大学期间,苦追四年,苦尽甘来,修成正果。女神够意思,买一送一,肚里带着小的,让他一步到位,组建三口之家。

办完入职手续,重新回到汴京,递交离职申请。酒厂规定,三天旷工等同离职,毕竟同事三个月,好聚好散吧。老板痛失左膀右臂,便组织最后聚餐,同事们推杯换盏。曲终人散时,除了武康清醒,基本酩酊大醉。

人逢喜事千杯少,武康没喝尽兴,约二柱去唱歌。哥俩又喝又唱,尽情发泄情绪,熬到凌晨三点。包厢临近结束,武康唱响本命曲,河北民歌小调《小白菜》。两三岁没了娘呀,越唱心越凉,越凉越喝酒。不知喝了多少,直到满地酒瓶,直接不省人事。

意识逐渐恢复,发现铁索加身,手腕捆着长绳。两个人牵着他,走在黄土路上,四周漆黑一片。两人衣着复古,一个穿黑袍,戴黑色高帽;一个穿白袍,戴白色高帽。

看不清他们的脸,却惊出一身冷汗,难道是黑白无常...脑门嗡嗡响,差点尿裤子。剧烈挣扎,发现五花大绑;凄厉叫嚷,发现嘴贴封条。一时束手无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忽听奇怪铃声,白袍从腰带里上,掏出大哥大接通。摁免提似的,听的一清二楚,有个陆姓判官,喜宴提前开始。白袍挂断电话,哥俩确定眼神,握拳竖起大拇指。

拳面相碰,拇指对点,猥琐笑容,爬上鬼脸。互相点头,再次确定,白袍转身,面露杀机。手中黑色哭丧棒,电光火石之间,砸在他天灵盖上。

武康再度昏厥,行凶者煞白的脸,吐到胸口的长舌,深深嵌入脑海。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渐渐恢复,眼皮却有千斤重。无论如何努力,就是睁不开眼,果断放弃了。

脑袋阵阵胀痛,各种奇怪画面,如幻灯片闪过脑海。古香古色的房间,古董般的八仙桌,四古装大汉开怀畅饮。背对武康坐的,是个彪形大汉,膀大腰圆健壮无比。身穿粗布衣,脚蹬千层底靸鞋,貌似江湖人士。

东、北、西三人,青色圆领长袍,桌上放着横刀。听他们对话,不是抓人就是审讯,应该是捕快或衙役。武康喜欢温瑞安的《四大名捕》,深入研究过捕快。没有影视剧里的光鲜,都是下等可怜虫,是没编制的吏员。

薪水少的可怜,甚至没有薪水,只能巧立名目,敲诈勒索百姓。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称呼,且都不好听。特别是唐朝,直接称之不良人,赤**的歧视。被良民戳脊梁骨,三年不能参加科举,讨媳妇都成问题。

画面继续播放,四人酒到酣处,开始猜拳行酒令:哥俩好,二红喜,四季财什么的。武康驰骋酒桌,是深谙其道的老油条,知道猜拳玩法。边念口诀,边出指诀,若两人指决相加,正好是你念的口诀,那么你赢了,对方喝酒。

这里也有规矩,出一个以上的手指,一定要出大拇指,指向对方以示尊敬。除了出四指、五指,尽量不出小手指,也是对酒友的尊敬。

喝光坛中酒,招呼酒博士过来,收拾残羹剩饭。抬上干净方桌,摆上骰子*具,摇骰子*大小。背对武康那位,手气貌似很好,大小通杀、大杀特杀,铜钱越赢越多。

热火朝天之际,酒楼外传来吵闹,房门被粗暴推开。一个麻衣中年,气冲冲闯进来,恶狠狠抓汉子肩膀:“该死的逆子,快跟我回去。”

汉子神经恍惚,以为有人抢钱,蒲扇左手捂钱。甩掉抓肩膀的手,右手伸脖子后,抓住老汉衣领。暴喝一声,青筋暴起,以肩膀为支点,标准的过肩摔,把老汉摔*桌上。

桌子没散架,老汉倒血霉,后背砸桌面,摔个七荤八素。后背砸碎*碗,估计被瓷片划伤,疼的呶呶直叫。大汉不依不饶,手指老汉鼻子,醉醺醺破口骂:“敢抢康爷的钱,吃了熊心豹子胆,打死你个老匹...二哥?”

画面暂时定格,武康幸灾乐祸,这个倒霉催的,把他爹给打了。老汉称他为“逆子”,他称老汉为“二哥”,这些古人是唐朝的。因为只有唐朝的“哥”,既能称呼父亲,又能称呼兄长。

画面继续,惹祸的汉子,吓的抱头鼠窜。醉酒加惊慌,脑门直接撞门框,彻底昏死过去。幻灯片断开,武康大脑空白,约莫十多分钟,新的画面出现。

看起来非常喜感,汉子被脱光膀子,吊在歪脖柳树上。俩中年也光膀子,手拿柳条鞭,个个咬牙切齿,抽的他哭爹喊娘。吃瓜群众古来皆有,衣衫褴褛百姓围观,不时有人八卦,猜测吊打康娃子的原因。

武康心知肚明,事情被人捂住了,古人很注重“孝”。殴打父母是重罪,在古代特别是唐代,殴打父母谓属“十恶”。这要传了出去,肯定满城风雨,康娃子要斩首弃市,还会开棺鞭尸。

虽然被捂住,名声也会坏,毕竟被吊打,定犯了大事。惹老父生大气,那就是不孝行为,会被唾沫淹死。人人戳你脊梁骨,甚至当面骂,沦为过街老鼠。

武康也很气愤,还不如直接报官,让官府收拾这孙子。从自己记事起,娘就撒手人寰,老爹一把屎一把尿,既当爹又当妈的。自己最痛恨的,就是不孝。

大汉昏死,被群众放下,撂独轮车上,被中年推回家。两女人车边哭泣,一大一小是母女。小姑娘哭成花猫,妇人一手扯女儿,一手捂嘴哭。应该是倒霉蛋的妻女,为你真心流泪的,除了至亲也没谁。

武康不禁唏嘘,看清倒霉蛋的脸,刹那瞠目结舌。最近和女神扯证,有各种自拍照,经常照镜子臭美。看倒霉蛋的脸,比镜子还清晰,一点反光没有,和自己一模一样。

那张脸彻底消失,钻心的疼袭来,浑身犹如凌迟。特别上半身,肩膀和胸膛,撕裂般的疼。情况不对啊,之前和二柱喝酒,接着不省人事,耍酒疯被揍了?

这不可能,俺酒品很好,喝醉就睡,从不耍酒疯。再次尝试睁眼,见到模糊人影,看身材是女人,皎月女神吗?眼皮扑闪,视线恢复,看着朦胧人影,眉头微皱起。不是皎月女神,追求四年的女神,闭眼都能认出来。

感官完全恢复,看清女人容貌,不施粉黛如出水芙蓉,柳眉藏着几分担忧,别有一番风味。几年备胎生涯,觉的对待美女,要展示最美笑容,干咳两声吟诗:“共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何年,美女怎么称呼?”

美女柳眉微蹙,疑惑问道:“大郎说什么?阿娘听不懂。听村正说,今年是永徽三年...大郎该喝药了。”

什么玩意儿,永徽三年?我的妈呀!气血攻心,眼前一黑,又昏厥了。算上被白无常揍晕,应该是第三次,意识还有一丝清明,又是各种画面闪过。

熟悉又陌生的画面,搞的他浑浑噩噩,很快心如死灰。被黑白无常坑了,灵魂丢在永徽三年,也就是公元六五二年,总裁是唐高宗李治。距离他那个年代,一千三百多年,被强行穿越了。

不知过了多久,心神终于平静,首先想到父亲。那张熟悉的老人脸,刚过五十白头,饱经风霜的沟壑,堪比花甲老人。小时候非常皮,被老爹追着打,被追的满村跑。

心术不正的二婶,给他出谋划策,说挨打不要跑,唱那首小白菜。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自然听之信之,果然唱歌不挨打,美的他找不到北。直到那夜被尿憋醒,听父亲被窝里抽泣。

从那以后再不唱歌,长大后更懊恼,想到这就自抽耳光。爷俩相依为命,直到他长大**。很多邻居给老爹提媒,都是带拖油瓶的寡妇,老爹都婉言谢绝...

武康知道原因,不想给儿子找后娘。此刻如释重负,自己才是拖油瓶,死亡解脱了父亲。他才五十一,完全可以靠拆迁款,重新开始生活。找个阿姨过日子,生个一男半女。辛苦付出半辈子,接下来的人生,也该为自己而活。

其实早有离开想法,想不到如此彻底,这样也不错。给老爹祈祷,送上衷心祝福,考虑眼前摊子。被夺舍的可怜虫,不仅同名同姓的,遭遇也如出一辙。今年十七,早年丧母,被父亲拉扯大。

十岁武父续弦,和隔壁村小寡妇,搭伙过了日子。就是刚才那个,喊他吃药的妇人,带到武家一双儿女。女儿娇娇七岁,儿子狗剩三岁,还在流鼻涕玩泥巴。

她称得上贤妻良母,打理武家井井有条,唯一心病就是武康。有娘生没娘养,沾染不少恶习,懒散酗酒爱*博,打架斗殴好勇斗狠。总之一句话,好事找不到,坏事离不了。

去年和县衙差人勾搭,更加肆无忌惮,十里八村臭名远播。过年就十八了,还没媒婆说亲,同龄人的孩子,都能喊他爹了。夫妻俩心急如焚,求爷爷告奶奶,还是定不了亲。没人家会愿意,把闺女送武家,那是往火坑里推。

两口子无计可施,只能更加辛劳,管理十几亩地,给大户人家打零工。忙活大半年,攒够六百钱罚金,将来交给官府。有款坑人的法律,男子超过十八不成亲,每年罚钱六百文。

大唐从战乱中建立,为了恢复人口,李二颁下法令。十二岁可以结婚,十八岁不结婚,每年罚六百开元通宝,一直罚到二十岁。倘若再不结婚,官媒送寡妇过来。说起来很搞笑,我讨不到媳妇,已经够可怜啦,您老还要罚钱,要不要这么坑?

省吃俭用攒的罚金,藏在卧室床板下,哪知家贼难防,被武康偷走了。他跑到县城,找那三个狐朋狗友,美滋滋消费去了。武小妹通风报信,武老爹暴跳如雷,带着叔伯去抓人,才有了后面的事。

不省人事的原主,被同族叔伯五花大绑,从县城押回武家村。二话不说,吊村头柳树上,一顿噼里啪啦。原主直接昏死。撂牛车拉回家,当天夜里一命呜呼。

本来壮如蛮牛,老爹曾是府兵,从小教他练武,皮肉苦不算什么。可原主烂醉如泥,在酒楼脑袋撞门,颅内有了积血。又是头下脚上吊着,积血跑脑子里,彻底没救了。阴差阳错,被醉死鬼武康,占据这具身体。

理清来龙去脉,一时哭笑不得。酒精中毒猝死,起死回生该笑;原主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只是普通家庭,还是臭名昭著,值得嚎啕大哭。纠结俩小时,暗自一声叹,既来之则安之吧。

艰难睁开眼,卧室漆黑一片,继母已经离去。闻到浓浓汤药味,忍着疼爬起身,瞪双眼抽鼻子。小心翼翼摸到床边,端起柜子上的药碗,一口下去满嘴苦。

强忍着咽下去,从嘴里苦到心里。小时候喝药,最喜欢吃糖衣胶囊,吃苦药片时,老爹会准备大白兔奶糖。现在的老爹嘛,估计拿不出大白兔,甚至拿不出糖。默念良药苦口,捏鼻子灌下去,把眼泪苦了出来。

驱赶心中苦楚,品味口中酸楚,规划将来的路。要在唐朝混下去,可以身无分文,必须是良家子。可以不大名鼎鼎,绝不能臭名远扬,可惜自己臭大街了。浪子回头洗心革面,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艰难。

就像明星舒齐曾说,付出更大的努力,只为穿上曾经脱掉的衣服。想要改头换面,挽回自己的名声,必须付数倍的努力。武康打定主意,要改变名誉,先从孝顺父母做起。人只要有孝心,别人就看得起你,就能融入武家村,从而融入大唐。

小心翼翼躺板床上,倒吸冷气强忍疼痛,叔伯还算有良心,没往后背抽鞭子。等适应疼痛,缓缓闭上眼,冥想穿越家前辈的套路,该怎样安身立命。

虽然专业是体育教育,最大的业余兴趣,就是研究历史。皎月女神是历史系,为了虏获芳心,恶补历史知识。最喜欢研究唐朝,最喜欢的历史人物,是女皇武则天。她是皎月女神的偶像,自然是我的偶像。

永徽是唐高宗李治,初登大宝的年号,也是颇具盛名的“永徽之治”。李九二十二岁登基,今年二十五,比我大七岁。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可谓惊天大泣鬼神,在永徽元年李二忌日,去感业寺进香,私会老相好武媚娘。

永徽二年孝服满时,不顾长孙无忌劝阻,接武媚娘入宫。今年封她二品昭仪,迫于朝臣的压力,尚未正式登记。武大姐重回皇宫,以后迈入人生巅峰,此为第一级台阶。

想到这乐出声,同样都姓武,差别咋就那么大嘞?自嘲干笑几声,开始研究空间,按照原主的记忆,这里是武家村,归雉山县管辖。雉山县归睦州管,睦州隶属江南道。按现在来说,应该是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

延伸阅读

美团外卖请签收之第六章(6)  http://www.huaibie.cn/gxpr.shtml
我更加不敢看他了,然后躲到了妈妈的身后,拽着妈妈的衣角,不出声了。那位中年男老师一见

[鬼灭之刃]雪世之第七章(7)  http://www.huaibie.cn/gngb.shtml
“嗯,没事,可能是人多比较闷,我去下洗手间”邵峰勉强的笑了笑。穆雪看着邵峰这样子不由

祖国山河美如画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huaibie.cn/bxm7.shtml
今天阳光很好,天也不冷了,菜地里散落着百十来号人,有穿着五颜六色的的员工和附近村民,

相师江湖在线阅读不断放水的青雉,闻讯赶来的卡普  http://www.huaibie.cn/bdm1.shtml
正当众人陷入绝望之际,四周却突然杀出了不少人,并与海军发生了激烈的交火!看他们统一的

一品废材妻之那些学生时代的开端】  http://www.huaibie.cn/u52o.shtml
学生们陆陆续续的从教室出来,三五成群朝着操场走去。文常问肖毕昭:“你说你看上眼的是谁

幻想世界变成现实的故事对魔狼王  http://www.huaibie.cn/6wlq.shtml
光明·火·火舞灼天·焰龙·火焰增幅15%绝对烧伤!今天与凯莉老师一战后,九天就感觉自

DNF之法师征途之无挽之心,陷害?  http://www.huaibie.cn/sgls.shtml
冰霜公主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直到听不见。他的身体微微一震——什么?幻听了??顿时万籁俱

三界第一叛徒之初入神隐城  http://www.huaibie.cn/gwry.shtml
光华一闪,经过短短几秒的黑暗,叶默便从新手村传送到了神隐城。睁开双眼,微微有些刺痛感

女尊之唯君一人尔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ibie.cn/aj75.shtml
199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了大地,但是边远地区依旧免不了陷于贫困,云省的边境

玄幻之唯一男主在线阅读给你们分享一个大坑  http://www.huaibie.cn/s5hl.shtml
要是木凝知道木森在想什么,肯定直接‘呵呵’他一脸。这么一个臭不要脸,竟然还好意思说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切从混沌系统开始在线阅读刺杀

    “老师,今天给我们讲讲仙魔界吧!”沙首率先举手,说道。程呈诧异地望了沙首一眼,问:“你是沙家的二少爷沙首?你为什么那么想了解仙魔界?要知道,仙魔界是达到高级十级才能飞升到的地方。”“哎呀,不管那么多吧,老师,给我们讲讲吧!”沙首哀求道。程呈无奈地笑笑,说:“好吧。仙魔界是达到高级十级之后,通过了光明

  • 星游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那正好一起!”白羽回答道。“真的吗?前辈!那个,以后多多关照,我叫灶门炭治郎,前辈叫我炭治郎就行了!”炭治郎显然是没有想到白羽居然会跟自己一起,这多少让炭治郎兴奋。有了白羽的入伙,那妹妹祢豆子就安全多了。“白羽!”白羽看着炭治郎淡淡得回答道。.....之后,白羽陪同炭治郎一起,将他死去的家人找了个

  • [守护甜心]咏叹调在线阅读暗潮汹涌

    与此同时,张府的晚饭才刚刚结束,外面下起了小雨。张文卓的父亲张郎张万安叫住了薛定天,道:“五弟,你先留下吧,咱俩好久没说说话了。”薛定天笑道:“正好,三哥,我也有事情找你,要不也把许弟留下吧?”张万安道:“不必了,让许弟把孩子们送回去,这雨要是下大了就回不去了。”薛定天安排方许将薛蜉生和薛蜉羽送回薛

  • 从非金勿扰开始治拜金女第十章在线阅读

    夜深人静,一天的奇特经历,初次感受到这个世界的风貌,加上上山下山来回奔波,沉重的煮肉任务,李一凡早已身心俱疲,躺在床上不过片刻,便进入了梦乡。人一旦进入睡眠状态,身体各类器官、组织也会放缓运行状态,对能量的索取也就相对减弱。潜藏在李一凡体内,没有被肝脏吞噬的能量物质在此时开始发挥作用,肌肉、骨骼,甚

  • 橱窗里的蛋糕‘骗子’上线

    【密聊】一笑奈何:不知姑娘可有结缘?结缘?这个一笑奈何是要干嘛,莫不是被她坑傻了,怎么跑了问她有没有结缘啊。难道这是他为了弄回那些钱,玩的套路不成,不行,为了保住两只猫猫的口粮,她一定不能被轻易套路了。【密聊】奈何倾城:结了。直接从萌芽就把对方的想法‘掐死’,她可不能让进了口袋里的粮,给还回去。正含

  • 综漫之我在万界画火影离开

    过了许久之后龙阳逐渐回神,再看四周已再无龙耀的身影和气息,而脑海中又回响起龙耀离开之前的话语,龙阳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七彩丹药感受身体上的灵力波动确实已是化形第二重,这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啊。”这时龙阳才相信了所发生的一切放下了心中的紧张和不安刚要休息一下异变突起。忽的龙阳眼前

  • 总裁的私有宝贝:契约女伴野狼王

    这些野狼七八只一群,近点的有三群,互相隔得不远,再远一些的洞穴深处的情况暂时还不清楚,由于三群野狼隔得太近,所以不像之前在洞穴外面那样好处理了,要是一个不小心把三群野狼全部吸引过来的话,照蒋不易他们现在这个等级和装备,灭团是在所难免的,不知道逝风他会怎么处理这三群野狼。“能办到吗?”逝风把目光转向奥

  • 他的妻之饮血剑(5)

    “呼,”凌寒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不禁郁闷了一下下,都8级94%的经验了,可是这属性比自己0级是装备灭世的的时候还低一大截。尤其是灭世那坑爹的最后一条说明。(忘了的同学请看第二章)对了,自己的背包里还有3剑装备呐!翻开背包一看,一柄全身泛着黑色幽光中间刻着妖异的血纹,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还有一

  • 谋战江山在线阅读第1章

    江湖人常说:有一种人生来从容优雅,就是连城璧这样的人。十月,入冬。银杏叶落,金黄满地。姑苏的初冬总是如此。仿佛萧瑟寂寥,实际上暗含希翼。每一个在初冬银杏树叶飘洒时踏入这座繁荣之城的人,都会叹息着表达自己对这景象的看法,却并非所有人都有以上觉悟。以上感概,是风四娘发出的。风四娘是一个女人。但凡女人,总

  • 淡磨明镜照檐楹在线阅读第1章

    你心虽善感,却从不改变,你灵魂柔软,却永不妥协。---拜伦《给奥古斯塔的诗章》1“恭喜4号玩家,在本网吧英雄联盟排位赛拿到四杀,奖励一瓶可乐,请玩家到服务台领取。”网吧冷冰冰的电脑女声响了起来。陆眠点开段位界面,确定了账号已经顺利成为了铂金一,才退出**,站起身走出座位,来到网咖服务台,领到了一瓶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