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我能操控命运在线阅读议事

作者:98K金狗眼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朝中臣子褚琰一个也没见过,但是名字基本都听过。

相对于褚琰平淡的反应来说,几位大臣进门时偷偷瞟过来的眼神里的好奇简直都快藏不住了。

褚琰若无其事地继续练自己的字,也没耽误耳听六路。

从称呼上看,左边站着的是户部尚书邓大人,他身后站着个侍郎大人,右边两位分别是翰林李大人和杨大人,是天子宠臣。

此番上奏事似与边界有关,自北齐安定,西北两面皆俯首称臣,北齐常与诸国有通商之举,商路通畅,以至于诸附庸国的日子也不错。

然而北方接连两年遭遇大旱,颗粒未收,不仅粮仓耗空,连能吃的杂草树根都被啃过一遍,过冬后却又冷得过分,饿死的冻死的不计其数,百姓日子过不下去,便举家南迁,都成了流民。

本来前些日子上朝的时候都商量好了,派一个巡抚过去,把北面来的流民分别接应到胜州等地安顿,开春以后再送回去。偏偏北突厥也来信求援,道是塞外天寒地冻,生活下不去,希望北齐能划出一块地来接纳一部分流民。

承兴帝一听这帮人说“过不下去”就头疼,这帮人不比胡人好办,一旦说过不下去,可能没两年就是兵祸了。可若是就这么把外族的流民放进来,承兴帝也没缺心眼到这地步。

“陛下,北突厥臣服数年却贼心不死,万不可不对其设防啊,谁知那所谓流民中都是些什么人?”李大人道。

杨大人便道:“臣以为然,然而我齐朝近年一直以‘仁’字收拢异族之心,若直接回绝,未免伤两国之交,其余边境诸国亦或有虑心,臣以为虽不可放流民入境,却仍要予以援手。”

两人一唱一和扯皮半天,愣是没提出点什么建设性的意见,邓尚书一听就知道这是想逼他户部出钱,当即变成了隐形人,一句话也不插。

褚琰这字写着写着,旁边便递过来一张纸条,上书:这帮人可真是废话连篇。

褚琰不理他,过一会儿又递过来一张:你觉得这事当怎么办?

怎么办褚琰不知,但他知道邓尚书再装聋作哑下去,承兴帝就要怒了。

邓尚书也是个察言观色的人精,一听两人还在东拉西扯诱他出面,只好上前一步表态:“陛下,未必要让这帮人入关,只需破费点财力便是。只是臣担心人数过多,衣物和粮食拿不出那么多来,近年朝廷开销虽微薄,但毕竟减税两年,户部收入一直不够充盈,北部还有那么多流民,也要取暖吃饭……”

邓尚书看似是出来出主意了,实则又把难题抛了回去,户部出钱可以,但是没有那么多钱,陛下你是顾着自己的百姓,还是顾着外邦那不知真假的流民?

承兴帝按了按额头:“外邦人不可入境,但这灾也要镇,诸卿现在既然没有主意,便回去好好想想,邓卿把安顿北部流民所需费用及余资一一列出,明日大朝时再议。”

四位大人齐齐应喏告退。

褚锐见是表孝心的时候,起身去给承兴帝奉茶:“父皇莫急,几位大人未必没有主意,只是眼下还未及要紧关头,都不想用舍本的法子罢了。”

两位翰林只是单纯不想当着邓大人的面说得太直白得罪户部,倘若今天邓大人不在这,指不定主意已经一波接一波了,至于邓大人,近年国库丰裕,就算税收不足,也未必真拿不出这些钱,只是若钱都舍在这上面了,便要想想来年若是北方继续大旱,或是南面又有什么天灾,这些钱又从哪里来?

如今是盛世,前两年才放出减税的政策,百姓至今还会兴高采烈地山呼“仁君万岁”,不到万不得已,承兴帝自然不可能想去动摇一下这民心。

承兴帝心情正燥,瞥了他一眼:“朕不急,朕倒是觉得你该急一急,朝廷大臣在这,你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传纸条子,回去回去,你也写份折子去。”

褚锐一噎,又扯出个笑容,笑嘻嘻地哄:“那儿臣就回去写折子啦,指不定儿臣写完折子,您这事就能解决了。”

承兴帝抄起旁边的书卷敲了下他的头:“做梦,你能把折子写清楚就不错了。”

承兴帝十四岁的时候,已经是开始办事的年纪,每有朝议争论不下的事,他都必要写一份自己的想法,呈给皇父。然而这个三儿子实在太不争气,论起学术策论来,着实比不上他二哥,也不知是被娇宠出来的,还是天生如此。

承兴帝不由得想,油滑过头、不太讨他喜欢的老二,甚至还有……这个受了好些年苦的老大,在性格方面,都比褚锐要沉稳得多。

褚锐先一步离开,承兴帝便把目光转向了褚琰:“老大,不如你也说说,这事可有些中用的法子。”

褚琰放下笔:“单是这么听着,儿臣自然是有些想法的,只是儿臣样样不懂,说出来不一定可行,都说旁观者清,也可能是旁观者心中没有那么多考虑。”

承兴帝也不在意,轻笑一声:“倒也是种说法,无事,你说来听听。”

褚琰:“不让外邦人入关,可以看是哪一道关。北部流民南下,那些个房屋恰好空了出来,可先借用一下,只要边境军人手充足、并严格控制城门,便不会影响关内。刚才听诸位大人说,南下的流民多半来自边关,前些年北部有战事,边关百姓经常几个城池间来回跑,为了活命,奔波已是家常便饭,如此想来,这帮穷苦百姓家中大都布置简陋,那不如把这些流民家里的床全都改成火炕,外邦人来的时候,让好几个人住在一个屋里,给他们些柴火,让他们自己烧去。”

这孩子天天捧着史书,他只当是随便瞅瞅,谁知竟不是白读的,还知道些民情。

承兴帝面上并未露出异样的神色:“你说的轻松,可有想过,大冬天柴炭稀缺,整日烧炕,要耗去多少银子?”

褚琰摇摇头:“自然不可能整日烧炕,只要给的柴火不多,他们自会省着用,还可以掺些炭灰去,也不是烧不起来,每晚熬过最冷的那段时间便可,至于其他时候,呵,他突厥过过多少塞外寒冬,还不知如何御寒?他们说的流民必然不是奴隶,只要不是奴隶,过冬的衣物自然也不会缺到哪里去,这些当然要他们自己带着。若是不够,就把做纸裘的法子教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做。给了他们地方,又给了房屋,砌了炕,又给了烧炕的,这算是面面俱到,到时候若还有人冻死,那就只能怪老天。”

褚琰不以为然笑了一下:“毕竟连他们突厥都捱不过去了不是吗?”

承兴帝:“听你这语气,你是不信他们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褚琰道:“有那么一部分人过不下去可能是真的,突厥那边不会自信到派一些流民来,就能潜入关内,至于拿流民凄苦来做铺垫将来发兵也没这个必要,狄人向来不要这些脸面。突厥民族混杂,儿臣猜想这里面不会没有一些纷争,有些外族人顺从可汗,亦有迫不得已归顺者,宝贵的物粮大多集中在突厥人手中,自然是他们想给谁就给谁,至于不愿意养的那些,便可推到北齐,借借这‘属国’名号的光。反正北齐除了防着他们,也得防着其他的边界小国,顾虑忒多,拉不下面子来回绝,是个极好的冤大头。”

承兴帝冷笑一声,这一声冷笑一部分是给那突厥的,还有一部分是给褚琰的,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毕竟不好听,偏偏他非说得这么直白,一点都不会委婉。

褚琰却好像一点讯号也没收到似的:“不过这样呢,就算这帮人在北齐死上一些,突厥的可汗也不会在意,只要意思意思花点小钱吊着他们的命,管他们冷还是饿呢。再说真让他们尝到暖饱了也不是好事,回去跟可汗一说北齐富得流油,那完了,您刚收回来的兵权又得还给柳侯爷了。”

承兴帝:“……”

罢了罢了,这孩子性子是稳稳当当没错,可毕竟没教过他为人处世,好多事他也没个意识,说话不好听也不是他的过错。

仔细一想,啥也没学,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实在叫人惊喜。

再仔细一想,说话不好听也是好事,那帮子大臣们天天阿谀奉承,这个不敢说,那个不敢言的,连御史都学会了明哲保身的那一套,他被奉承习惯了,却也有些腻歪,身边有个论调直接的,也不是坏事。

等等,想远了,褚琰才刚刚大病痊愈……

只见褚琰说完以后,久久不见回应,挑了下眼角,露出一副“反正就这样”的表情:“儿臣想得到的便是这些了,可能有些……有些言辞不当,还望父皇见谅。”

这会儿他结束高谈阔论,又成了一副恭谨的模样,承兴帝总算看出来了,其实这儿子不是不知道自己有些话不中听,只是一不拘着自己,就随心随性了。他并不习惯这样恭恭敬敬的相处,他在慈仪宫那十三年懵懵懂懂,本就不是那么谨小慎微处处周到的性子,这是恢复以后、知道要守着规矩,才把自己撑成一副识体的样子。

承兴帝招了招手,让褚琰靠近些:“无妨,你说得不错,出乎朕意料,不过还是有些不全面的地方,你看……”

褚琰走近,见承兴帝在白纸上拿朱笔写了个字:民。

“若按照你说的来做,那么原本居住在边疆的百姓必定也要想法子安置,你可考虑过若他们得知自己的房屋仍可供人居住,定是想回来的……”

接着他又写了个“粮”字。

“突厥人来此,总得有吃的,如今北方连流民的粮食都拿不出来,又如何来供这些人吃喝?即便是开国库放款收粮,也得先紧着自己的百姓不是?何况即便只用纸裘劣炭,所需开销也不是你口中的‘花点小钱’,如此加起来,莫说邓尚书不乐意拿银子,连朕也得细细估量……”

褚琰听了一会儿,意识到这是承兴帝想要给他讲解政事,于是摆出一张专注脸,不动声色地一心二用。他一边听这些知识,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对于承兴帝的态度他要把握一个什么样的度。

逢承兴帝讲到要点的时候,褚琰便自然而然地举一反三,而不该他表现自己的时候,他又显得只是对这些事情好奇而已。

最后这个“度”果然取悦了承兴帝,褚琰回去的时候抱了一打折子,承兴帝不要求他对这些折子写自己的注解,只是让他通过这些折子,了解一下应该了解的事。

“等等。”褚琰正要离开御书房的时候,承兴帝又叫住了他,“你想娶男妃,朕已同意。”

褚琰:“……”

他真的没想这个。

承兴帝语重心长地说:“但你可不能误了子嗣大事……去吧。”

褚琰依言走出屋门,望着门扉回味了一会儿承兴帝方才意味深长的眼神,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延伸阅读

金蝉布艺加盟  http://www.rdfkyy.com/uzwj.shtml
金蝉布艺是浙江省家纺驰名品牌,技术力量雄厚、研发能力强、设计理念先进,并在美国设立分

贝琪饰品手工坊加盟  http://www.rdfkyy.com/s0no.shtml

丫克玛加盟  http://www.rdfkyy.com/n7b7.shtml
丫克玛乳品(HOLLANDROYALALKMAARDAIRYINDUSTRYINTE

百振加盟  http://www.rdfkyy.com/y0x7.shtml
百振打包机加盟总店主要包装机械有:真空包装机系列、全自动打包机系列、半自动打包机系列

青松加盟  http://www.rdfkyy.com/d9s9.shtml
青松杯具总部是一家生产各类奇趣促销品、瓶启、保鲜盒、储钱罐、削皮器、厨宝、隔热垫、饭

福寿之家百货超市加盟  http://www.rdfkyy.com/bwm5.shtml
福寿之家是江苏福寿之家百货超市连锁有限公司旗下的超市品牌,它是一家连锁企业。下辖福寿

东方一修酒店加盟  http://www.rdfkyy.com/pean.shtml
东方一修品牌运营管理中心隶属于北京东方美居科技有限公司,凭借十多年酒店设施及用品修复

mobokids加盟  http://www.rdfkyy.com/y98f.shtml
mobokids儿童安全椅经销批发的童车、安全座椅、婴儿车、儿童玩具大卖消费者市场,

鸿文教育加盟  http://www.rdfkyy.com/e69.shtml
鸿文教育集团,始创于2011年,是目前国内唯一定位聚焦高中教育赛道,打造以教育服务输

EMC国际全脑训练中心加盟  http://www.rdfkyy.com/6sjo.shtml
杭州丰德启慧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儿童青少年全脑教育和好习惯养成教育的集团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仪遇兰时明月照无眠

    夜深了。月光柔柔地洒下来,碧纱窗上映着婆娑的树影。许云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现在,对于季家和季小姐的事情,她大概已经了解了。子霖告诉她,季家这两年生意一直不太好,书坊和客栈基本上没有盈利可言,全靠宝明斋支撑着。而前不久丽妃娘娘的哥哥在宝明斋对面开了一家酒楼,不但抢了季家的生意,还挖走了主厨师傅。宝明

  • [综英美]某齐塔瑞人的一天想和你秀个恩爱

    齐墨书不过随口胡诌了句要出去快活,吕知明几个竟是信以为真了。在认真的讨论了一番该去哪里快活后,文书遨拉着他们,来到了一处叫含香居的地方。四人各举一把折扇,望着含香居三个字面面相觑。“这、这里是听书的地方?”陆展元悄声问。吕知明看了眼阁楼上花枝招展的姑娘:“你说呢?”陆展元合起扇子在文书遨背上一敲:“

  • [沙海]C位风骚怪异准备

    当猫叫响起,忽而阴风大作,四面呼啸着凄惨的叫喊。淡淡的蓝萤飞舞,聚拢,破碎…………重复数次,最后忽而光芒大作形成一骷髅的形态。毫无疑问,这是鬼火,也就是蒲松龄所书《聊斋志异》中多次提到的现象…………民间所传说的阎王的灯笼。嗯,用现在科学的解释就是,磷与空气发生科学反应生成磷火!“猫魅,东西拿来了吧…

  • 半城妖孽在线阅读惊喜or惊吓

    接到郭清婉的消息后,烧饼便来到了后门口等着,可等了小半天,却还是没见着人,正当烧饼有些着急打算打个电话问问时候,敲门声终于是响了起来。匆匆忙忙接了郭清婉进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烧饼便带着她往着后台那头走去。因着离演出开始还有好一会儿,再加上下雨天路上格外堵些,后台人还没有来齐,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咦

  • 综漫 暗夜协奏曲第七章在线阅读

    龙神所属的兽群都盯着天上的巨龙虚影,眼中带着希望以及崇拜。紧接着白色巨龙漏出的龙气。往衣服已经被炸裂的张羡身上涌入。在后背和前胸形成了白色的龙纹。“想不到就算刚觉醒龙气就有这种威压……”张卿震惊的感受着巨龙身上的威压。“既然都觉醒龙气了,你就境界也升上去吧,反正也到巅峰了。固守心神。把体内的龙元往龙

  • 甜不腻的她之谢谢你,陈华!

    挂断电话后,杨志远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父母,以及叔叔婶婶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志远,什么事那么高兴?”“是啊志远,说来给我们分享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杨志远的父母和小叔小婶,见他靠着椅子摇的很欢,都一脸的好奇。“你们应该都听说,杨紫曦手上有张花旗银行的大客户金卡了吧?”杨志远笑问。“听说了,

  • 双星阴阳师之玻璃破碎怪石与妖蛇

    静谧的洞穴,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一起一伏。挤进洞的一线月光只能照亮洞穴的一小部分。此时商荃正抱着小珠裹在被子里,他胸前那颗形状怪异的石头此时此刻在发生某种神秘的变化。如果此时有其他的人在山洞里,就会发现,怪石头发出的黄色光芒像是有意识一般地在流动。光带通过百会穴缓缓注入小珠的头部。而小珠的额头也同一时

  • 异界全职死神之重生

    冥界,地府,轮回道。下一个,李伟。死因:老死,无修无,转世入万鬼域,化为厉鬼。那位老者面色苍白无力,因为他知道化为厉鬼的下场是什么,而守道鬼却面不改色道,叫着下一个进入轮回道的亡灵。轮回道中每天都会有成千上百的亡灵进入此道,但轮回到何处话作什么就不明白了。下一个,楚云。在人群深处有一个青年,双眸闪烁

  • 楚天歌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说,爱上一个人的过程是不是很难熬啊。从喜欢到爱,太久了不是吗?可我就是,很快很快地,爱上他了。我决定在这边待上一周。不只是因为这里曾有过我最在乎的人,也是因为现如今,我爱的人在这里,我不舍得离开。燕凉知道了这件事,特意请假了一周,说要带我玩遍这里。我听到后立刻阻止他,毕竟他已经进入复习阶段,这样完

  • 我不是潇洒女生药药药

    拿着吉莉安的借书卡,周西西来到了这个和他们学校非常相似的图书馆,洛可可式建筑,华丽柔美颜色明亮,门口两边各有一个鲸鱼的雕塑。鲸鱼雕塑还真不常见,周西西他们学校当时是校长觉得“鲸鱼去世,身体可滋养其他生物百年以上”这个说法很适合教育工作者的崇高理想,所以强行在图书馆门口加了两个,勉励师生。而这对雕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