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之神级刺客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雲巅】翔龙 来源:飞卢小说网

考了九科之后大部分同学都处于一种稍微放松下来的状态了。虽然是不怎么重要的月考,不过这毕竟是高中的第一次考试,有些压力也是正常。

有不少的同学着急成绩,考完之后就要整篇整篇地对答案,考完试正常上课之后恨不得见到每科老师都要问一句老师卷子判完了没。而白小袁和俞闲显然不在这个行列,他们讨论了讨论不会做的和没把握的题,之后就再也没管成绩的事——考都考完了,再关注也改变不了。

虽然那么多同学都等得心焦,但白小袁觉得成绩出来得已经很快了,周一开始考试,周末排名就全都排出来了,老师们还既要正常授课又要批改试卷,也是不输给学生地忙碌着。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白小袁不觉得这很重要,所以自然不着急。

排名就贴在教室后面的墙上,白小袁没在刚开始人多的时候挤过去看,而是在晚上放学之后才拉着俞闲去的,准备看一眼就直接回家。

班里的同学好多都喜欢在下课铃响了之后继续自习一阵,这层楼都是所谓的“实验班”,上自习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下了课之后也不会多吵闹。而白小袁和俞闲则是雷打不动地打了下课铃就走,在这样一片欣欣向荣的学风里显得相当不求上进。

白小袁手肘支在俞闲肩上,站没站样地从上朝下一行一行扫着成绩单,琢磨着先看一眼俞闲的排名。然而白小袁居然先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班里排名十九,年级排名二百多。

没时间细看自己的各科成绩和前面同学的差距,白小袁接着朝下找,居然在二十三名才看到俞闲的名字,而他的年级排名已经超三百了。

白小袁皱起了眉,他们这一届好像只有不到九百人。

白小袁不太担心自己,因为他看了看自己排名附近同学的单科成绩,自己差就差在史地政放弃得太明显,和前面的同学都差了好几十分了。而且他也没对自己抱太高的心理期望,这一个月白小袁看出来了班里的同学都是以什么样的劲头在学习,他虽然也在努力,但确实没有那么拼,自然也没觉得能考得好到哪里去。

白小袁倒是相当担心俞闲。俞闲的每科成绩都比较均衡,除了语数外三科分不算低,其他六科是很平均的……不太行。倒不是说差到什么地步,而是相当普通,中等甚至有点偏下。

白小袁不知道三百多名在普班算是什么水平,但至少在他们这个班里算不上什么。

白小袁看过了自己和俞闲的排名之后又大概看了看比较熟的同学的排名,而俞闲则是真的只看了自己和白小袁的排名,看过之后他也没急着催白小袁,而白小袁收回视线的时候看到了俞闲脸上的表情有些心不在焉,应该已经是在等着他了,白小袁立刻露出个抱歉的笑来,开口道:“走吧。”

回家的路上白小袁斟酌着自己要怎么开口,他很想和俞闲说说关于成绩的事,但是俞闲这次明显考得不好,白小袁无论怎么开口都有种戳人痛脚的感觉。而且白小袁还觉得自己说话的情绪但凡稍微控制得不太好,听起来都会像小人得志。

白小袁当然不觉得俞闲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不过因为他想要说的话题还是头一次发生在两个人之间——如何帮助俞闲学习,所以要怎么开头才能进展顺利这个问题就着实让白小袁有些困饶。

更何况白小袁觉得俞闲这次只是偶尔失利的概率很大,自己心急火燎的倒显得小题大做,这不是平白给俞闲添了烦恼嘛。

俞闲没有察觉到白小袁复杂的心理活动,虽然脸上不在意,他心里其实也有在琢磨着这次的成绩。他现在依然维持着过去那种稍显懒散的学习习惯,听着老师的话完成任务,课余时间就一点也不为难自己,放松得很。

从这次成绩来看,他的学习状态还是需要一点改变的。

……或者不止一点吧。俞闲不得不在心里无奈地承认。

他向来是个成绩优秀的人,对于自己为了得到这个成绩付出了多少也清楚得很,所以这时候俞闲完全没有什么侥幸心理,觉得说不定只是这次没发挥好等下一次再说——下次就晚了,一塔现在的状态下次考试就算滑落几百名也不是没可能。

这周只有周日下午休息,俞闲想了想,觉得如果要买辅导书的话还是下周和白小袁一块儿吧。

这么想着,他开口问白小袁有没有什么计划,没有的话就陪着他去买书了。

白小袁答应的语气很雀跃——因为不用他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开头,俞闲自己开启了这个话题,打算要更努力了。

不愧是俞闲,白小袁在心里啪啪啪啪地给相当有觉悟的学霸鼓起了掌。

白小袁还觉得自己这回能像小学的时候自己被俞闲拉回正道一样拉俞闲一把,现在看来俞闲其实不用别人的提醒,自己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白小袁替他高兴,甚至还有点骄傲——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

第二天是周日,早自习不上,上午只有自习课。

白小袁和俞闲到得还算早,教室里还没什么人,只有空调呼呼的风声,进门之后凉风吹得人一个激灵。

白小袁坐下之后翻了翻书桌,拿出几个活页本递给了俞闲,开口道:“辅导书的帮助不小,整理错题也挺重要的。理科最好每科备一个错题本,英语的话我觉得整理单选就够了。”

俞闲翻开本子,里面有手写的不同颜色的字迹,也有从其他地方剪下来贴得整整齐齐的纸片,虽然开学只有一个月,但白小袁这几本居然都有了些厚度。

俞闲从善如流,“唔,那我就从这次考试开始整理吧,今天下午我去买几个本子。”

白小袁笑得亮出一排小白牙,他从书包里拿出三个活页本来,“这是我初中的时候用的,那时候我本来打算每科用一个,结果我高估了我对史地政的耐心……你就不用再去买了,这本除了丑点之外没别的毛病。”

俞闲接过来看了看,就是最普通的磨砂外壳,里面的单色的封面,简简单单,不至于到说丑的地步,俞闲还觉得明明就挺好看。

白小袁啰啰嗦嗦和他吐槽:“整理了没两道政治题我就要疯了,书里明明就有,我干嘛还闲得没事整理到本子上?就好像放在本子上我就能多看几遍似的。”

看到俞闲拿出了他的卷子,白小袁又立马把自己的剪子和胶水呈上,殷勤道:“我今天上午不会用到,你慢慢用啊。能剪的尽量剪下来,抄的话太费时间了。”

俞闲觉得自家老妈都没这么管过他的成绩。他看着白小袁,神情复杂。

白小袁也明白俞闲的无语心情,但是他装着糊涂,真挚道:“不用感动,如果想要感谢我,那就用好成绩来回报我吧!”最后一句话白小袁说着说着语气还有点动情,强行自己感动了自己一把。

俞闲表情越发复杂,沉默片刻,吐出来一句:“好的,白妈妈。”

白小袁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然而他心里却还觉得矮唷喂这称呼听起来也不错哦?

今天虽然没有早自习,但是来得早的同学也不少。白小袁看到郭泽远进了教室,早早就把卷子摊开了摆在对方的桌子上等着他过来。

虽然郭泽远同学最开始在白小袁心里的印象只有“不写作业”四个字,但其实对方的成绩相当优秀,尤其是物理。

高中物理比起初中物理来,难度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从这次月考班里的平均成绩就能看出来。而郭泽远的物理则远远超过了班里同学的平均水平——虽说他是学竞赛的,但刚开学一个月,他大部分的知识还应该是他在学竞赛之前就有的。

白小袁和他关系不错,聊天的时候郭泽远说过他父母是物理系的大学教授,从小他没少受熏陶,所以才能有他现在的成绩。

郭泽远坐到座位上,看着白小袁的卷子说道:“你先等一下,我一边儿吃一边儿看题哈。”说着从书包里摸出个面包来,撕开包装开吃。

“那你慢慢吃,我不着急。”白小袁想起什么似的,转回身去拿起自己的本子,拆下一页来递过去,“昨天你给我看的题我想了半天也不会做,不过倒是在辅导书上找到一道思路差不多的,我记在这儿了。”

郭泽远先放到桌上,嘴里含着面包含含糊糊道:“谢啦。”说完他咽下嘴里的东西,噎得自己差点翻白眼,白小袁一脸无语,把郭泽远的水被拧开了递给他。

“呼——”郭泽远拍拍胸口,“大恩不言谢——啊,你这题我做过!”

郭泽远放下半个面包简单和白小袁说了说思路,他讲得清楚,白小袁听得明白,给他竖了根大拇指,转回身来开始写那道物理题的具体过程。

俞闲一脸专注用剪子慢慢剪着自己的错题,心里却想着自己作为同桌和白小袁讨论难题的次数好像并不太多。倒不是俞闲会因为这个产生什么复杂情绪,只是他又一次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懈怠。

最开始白小袁是有问题问他的,俞闲也往往能够解答,只不过俞闲对于有些知识点练习得不够,运用得还不够熟练,所以想出解答的时间有些长,白小袁就渐渐减少了询问他的次数,转而去问别的同学。

俞闲了解白小袁,知道这并不是因为白小袁嫌弃他解答慢,而是白小袁怕耽误他的时间。

俞闲没有为自己之前过分放松这事感到懊恼,但是白小袁这份体贴却让俞闲心里有点沉重。白小袁看出他状态不妥,却不好意思说。可之前他们两个一直都是无话不说的。

不过成绩出来之后白小袁絮絮叨叨的操心样儿让俞闲觉得他们两个还是和之前一样,这样挺好。

延伸阅读

小泥人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nmhy.shtml
小泥人陶艺加盟信息介绍:澜川是一家集陶艺相关活动策划举办、陶艺材料设备研发、陶艺课程

平安结礼服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x398.shtml
平安结礼服总部是一家从事设计、生产、销售服装企业,已经完善了品牌定位、品牌管理、品牌

宝宝贝贝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yevz.shtml
南通宝宝贝贝宠物有限公司,作为您可以信赖的“宠物喂养管理导师”,将基于您和您宠物的利

美纳瓷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poh4.shtml
美纳瓷茶具总部主力打造陶瓷花茶、水具、杯子等一系列重量级产品!公司秉承“崇本务实,同

元鼎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x31y.shtml
元鼎全景画总部是吸塑相框、镜子、3D立体画、三维画、吸塑画、压塑工艺品、3D尺寸、3

赛雪干洗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nz4j.shtml
赛雪干洗店通过近十多年的市场历练,已发展成为集设备生产研发、干洗连锁加盟、装备技术服

清缘坊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gnsv.shtml
设备

永鑫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dyrb.shtml
浙江龙港永鑫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经营家用纺织品的企业,公司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

威尔洁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y1k5.shtml
威尔洁学步车是深圳市威博清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为清洁用品酒店用品的一站式采购之供

碳晶加盟  http://www.fairbairnguesthouse.com/xcw6.shtml
碳晶地暖简介,碳是自然界分布广的元素之一。存在的形式多种多样。有晶态单质碳:如金刚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地大逃杀第二章在线阅读

    “轰~”,那东西猛的砸进了树林中,在砸倒了数十棵大树后砸进了地面,激起一声惊天巨响,扬起漫天尘沙,速度之快令刘七完全看不清那东西的长相。树林中的鸟兽同样受到惊吓,纷纷四散跑开,一时间群鸟飞散,山林中乱作一团!站在不远处的刘七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他感觉到那东西砸进地面时地面传来的震动,举目望去,

  • 赛尔号之异界大陆之夜魅(9)

    “哎呦喂,这丫头反了,反了!”筱煜看见桌子上盛夕落的留言后气的可不轻——呵呵,表哥既然这样,那你就洗碗吧,就当是你吃的这顿饭的费用了。哈哈哈,一定要洗哦!我和表姐先出去了啊,拜拜~突然,他的手机信息铃声响起…“咦?这是?”筱煜似乎又发现了什么——哥!慢慢刷,我可是为了你好啊,要是以后你给我娶了个嫂子

  • 我们未曾了解的混乱世界肉鸡表示很难受

    第8章“这波IG中野炸了啊!冰鸟现在3—0的战绩。这冰鸟要起飞了啊!”wawa看到这一幕顿时开口说道。“rookie不但交闪阵亡,还有这么这么一大波兵线,这可是有一波半的兵线啊!现在快八分钟,冰鸟71刀,妖姬只有可怜的40刀。这就被压31刀,还阵亡两次。”此时**内,柳明回家卖掉一个多兰戒,随后就掏

  • 大佬无所不在念旧恩孔岫让许 赠千金王朗反招狼

    前回说到许靖领军与荆州蔡瑁会战于湖阳,粮尽而归。孔岫出城十里相迎,许靖不解:“败军之将无功而返,公何以行此大礼?”孔岫笑曰:“吾本与景升无仇,只是感袁氏旧恩,不好违之,今将军保全兵将而归,实大胜!”许靖无言,却有探子来报,袁术大将纪灵领三万军来攻,孔岫久病方愈,听罢消息当即晕死过去,众人惊呼:“前日

  • 逆命王权之可爱的小鸟?(8)

    夜晚,距离子时还剩下一个时辰,此时的欧阳钧正在房间内炼化那血参归元丹,而李脂嫣也回到了欧阳灵的房间,只留下楚秋一人坐在客厅之中,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明月,思考着他身上的迷雾。“到底是谁救了我呢”楚秋站在窗边,叹气着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风离他们现在是死身活。”楚秋知道,在他爆碎神秘石牌的那一刹那,也仅仅是

  • 聊赠一枝春在线阅读第10节

    “可……可以吧?”说这话时,李溪苗神情茫然,甚至有些呆萌。江贺失笑。虽然可爱,但不能逗过头。他从李溪苗身上离开:“我帮你去拿一下新的睡衣和内裤,你先去主卧洗澡吧。”最后的决定仍旧是李溪苗睡主卧,江贺睡客卧。于是李溪苗去主卧浴室洗澡的时候,江贺也去了客卧洗漱。洗完澡,江贺穿着丝绸的深色睡衣,身上半干,

  • 心头好天使

    蓝果被御坂9105号抱在怀里,哭着哭着,就感觉不太对劲。她虽然不是妹妹们被杀死的罪魁祸首,但也算是视而不见的帮凶了。从8910号到9104号,194条无辜的性命因为她的怯懦间接死去,在这期间,她没能鼓起勇气对抗一方通行,甚至连向外界求助也不敢。这样的帮凶,为什么能够厚颜无耻地躲在受害者怀里哭呢?牧濑

  • 头牌俏捕头第10章在线阅读

    第10章水到渠成的信任不过这个逃离计划需要等到下一次靠岸的时候才能够实施了,毕竟尼克罗宾作为一个恶魔果实能力者,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不能够游泳的。而船上一块能够下海的木板都没有的前提下,罗宾只能等待下一次靠岸之后才能有机会逃离。“那就是颠倒山吗?你要进入伟大航路吗?”这是尼克罗宾第一次看到颠倒山,那壮

  • 我的团长我的团黎明终至在线阅读第二节

    橘子镇。亚瑟走下了属于自己,带有着白色蔷薇花旗帜与狮子船头的花之船。“又要麻烦你在海上游行一段时间了,我做完便离开了。”亚瑟背对着自己的船体,缓缓的远去了。而花之船缓缓的自我离开了。作为跟随者亚瑟的花之船,一直都漂流到海面,大海才是他的归宿。一旦亚瑟离开之后,花之船便会自动离开大海的。一般的船只都不

  • 驭夫有道:捡个侯爷做相公在线阅读第九节

    薛龄步子急,阿丛跟在她身后,边跑边想着:“前面绸缎庄里的大爷,酒楼边上摆摊卖画的小哥,还有那个,那个……那个药铺里卖药的老板娘,都叫周淇。”……是了,她偏偏忘了说,要找的是个年轻男子。薛龄原本喜出望外的心凉了凉。等等,卖画小哥?在薛龄记忆里,周淇的模样该是个清贵公子,会在街头卖画?她四处看了看,阔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