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腹黑殿下的雪神公主秋刺

作者:筱静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天,依旧是云雾翻腾,气闷干燥。

徐婕妤至杨婕妤建云殿中,见杨氏正在绣些无所用的布碎打发时光。她便轻车熟路的坐到杨氏旁边,道:“想来过了这些日子,兰林殿守备松懈些。不如我们同去探望探望刘姐姐?”

杨氏先是不作答,后又有条不紊的将那些布帛收了起来才说:“如今德妃势大,皇后更是容不得刘婕妤,谁跟刘婕妤搭上谁就不得安命!你看奚美人便是如此。”

徐婕妤脸色突变,显然有些震惊于杨氏这番话,道:“你从前不是最爱和刘婕妤谈话吗?真真是会做戏,不过也是为了向上攀爬吧。”徐柔葭语言锋利,丝毫不给杨氏面子。说罢,站了起来欲去。

杨婕妤这才言语有些挽留,道:“你以为我不想去看她么?我与你不一样,你有太后……”

徐婕妤毫不领情,面容扭曲,写尽不屑,道:“还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呀,那我便祝婕妤平步青云,来日显赫!”说罢,便去。

至此二人便少有往来。

自从刘英被赶到兰林殿后殿自闭,身边奴才也只有安欢儿和李怡儿二人。她们也是终日啼啼哭哭个不停,更让刘英心烦悲凉。

是啊,这深秋时节又有什么是不凋残的呢。想想一年前的那个秋日,光阴明媚,入府承恩,与祁睿相处历历在目却又恍入隔世。

又想到自己身份卑贱,还怎能奢求恩宠不衰?君恩如流水,自古无情。即使终有一日会被废弃她也心甘愿受,只是她不明白皇后为什么如此歹毒处心积虑谋算自己。可怜她处处以皇后马首是瞻却被害的如此下场。

刘英心中郁结,只一日日昏沉睡去。恍惚之间不辨昼夜,悲痛难舒心结。她怨恨所有人,皇帝,皇后,但事如霹雳她不愿再想,思绪紊乱也想不明白。刻刻如坐针毡,寐而不眠。不思前路,不进油盐。

这时,闻数人踏步于门外之声。

突然,殿门被打开,强光另她睁不开眼。她就如同那把破旧的灯盏碍路一般,人人都能踩一脚。

吴尚食等衣装光鲜,后有一女史提着食盒紧跟。

吴氏居高临下,趾高气扬。望着刘英道:“下官还未恭贺娘娘乔迁之喜呢。”

说罢一个眼神,那女史便扔出两叠残羹,还微微施礼,举止轻佻放肆。

随后吴尚食左嫌右嫌的步入内房,流光四盼道:“还是太奢华了,你嘱咐司设局那边让他们将这些好的瓶瓶罐罐挪出去,免得搁这浪费。”

“是。”

恰巧安欢李怡过来侍候见到如此景象,李怡不忿,嘴巴最是厉害说:“你们算什么?!刘婕妤还没被废呢!”

那女史一上来就是一个耳光,打得用力,李怡强忍着泪水再不敢开口。安欢想上前说理,那女史又是一个回手,由不得她开口便又是一耳光,后又一记白眼。

吴尚食傲慢道:“记着,奴婢就是奴婢。别妄想仗着主子,逞一时之荣欺辱女官。”话罢离开。

次日便又有女史来收整了后殿,一下子空洞无比,门窗尽松瑟瑟灌风。只是上次受恩于刘英的陆典器虽被降成掌级,但仍费了大力气送来一层薄被说是给刘英御寒。

又几日下来,刘英过的日子甚至比从前卖艺还不如。饥寒交迫的活着,反倒让她明白这样下去绝计熬不过这个寒冬,却苦于实在没有办法。

但见窗外秋菊盛开,心中难免舒展不少,又使安欢去原先大殿偷拿了乐谱舞本出来。心中有清音,独舞亦载吟。

那李怡儿看刘英如此反倒不悦起来,冷不丁还啐道:“冷清之人倒有热法子。”

刘英顾念那日李怡为她受责一事,不与争辩。只是李安二人越发不和,李怡有时竟直接不来服侍刘英。更日日往兰林殿外跑,一日回来头上还簪花佩柳,衣装也换了两件。

这晚,李怡儿见安欢熟睡,轻唤一声也不听答辩,只蹑手蹑脚的潜了出去。

宫中一惯森严,犹是晚间,到了时辰巡逻侍卫会更多。若是无故在宫苑游走,那也是会被关入暴室的。

李氏到了尚宫局角门处,她只肖轻咳两声,便有一贪财女史何缀儿给她开了门。

李怡儿有些着急:“好姐姐,上次托你办的事可好了?”

何氏有些厌烦,只道:“六局司正有个劳力缺位,你可愿意去啊?”她见李氏有些不情愿,便说罢了罢了,李怡儿只想速逃那苦海,生怕被刘英牵连。又忙拉住了何氏说:“愿意愿意。”

这日,皇后听见揽月她们在谈论,说是汉王嫡妃受辱于妾室。

汉王是皇帝的叔叔,深得皇帝信任,二人又年岁相当,尚未就封如今乃朝廷肱骨,帝王倚仗。

皇后听闻无故发怒,砸了玉石篦头,揽月一等忙跪下恕罪。皇后火气不在她们,被皇帝冷落数日,陡然听闻此事,自比汉王妃,受制侧室。

又怒道:“岂有正室被侧妃欺压之理!揽月,让司仪女官们到汉王府好好教导教导那个放肆的侧妇!简直是尊卑颠倒,枉顾纲常。”

揽月领旨迷惑不解,带了四位司仪风尘仆仆的出宫赶去汉王府。

揽月去了,其他人依旧不敢上前。少时,皇后才有了些得意神色,朱唇轻吐:“荃兰!安排下去,三日后本宫在宫中设宴赏菊,邀请所有王妃诰命赴宴。”

荃兰跪前施礼道:“回娘娘,宫中其他娘娘那是否要知会……”

“不必,不,让她们在三日后宫宴那日,不许外出,自闭宫中。主母宴会,她们那些妾室也不必出来惹人嫌。”皇后轻佻。

后来又有尚宫局女官前来致问设宴地点,皇后竟说设在兰林配殿。荃兰不解,道:“兰林殿中的人不是殿下所不愿看见的吗?”

皇后会心,道:“折磨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让她如同困兽还听尽风声。”

那头汉王府的韩侧嫔被女官们教训的服服帖帖,汉王妃也对皇后感恩喜气洋洋准备三日后入宫赴宴。这次,京城里稍有些排场的大户嫡妻都长了面子,都恨不得将郭皇后立个牌匾供起来。

兰林殿最是水木之栖,这深秋时节就数此处菊花最娇艳多姿。

这三日外头为了预备宴会吵闹个不停,刘英困于殿内不得全视,只知皇后要来心下便怒火中烧。心想与其死于残冬不如杀了皇后陪葬,自己无牵无挂也无所顾忌。

这日,漫花飘香,雏菊盛放,真真是有武皇洛阳召临牡丹之气派。宫帏扯帐,瓜果飘香。玉盘金盏,宫妇泱泱。

众人随皇后谈天说笑不亦乐乎,皇后首位,汉王妃,司马夫人分坐左右。

刘英私逃后殿,乔装成宫婢端着银盘袖藏匕首刚入侧宫门。离皇后仅三十步远,院中数十人女官宦臣皆未察觉。

就此千钧一发之际,陆掌器突现拉住了她,生扯出院。树黄未落,枝叶将二人的动作瞒得天衣无缝。

“娘娘疯了?!”陆羊子甚为震惊,左顾右盼。

刘英松懈,扔了匕首漠漠吐字:“我身家一人,无牵无挂又有何可惧?那贱妇害我不浅,死有余辜。”

陆氏冷笑讽刺:“娘娘手段好高明啊,你纵使不顾惜自己。那你可知,如若皇后死了,今日在场的所有女官婢子便都活不成了!”

刘英诧异这才明白,自己一时错念,竟差点害死这么多无辜的人。陆掌器立马捡起匕首掩于袖中从容离开,刘英只得速返回后殿。事罢安欢李怡得知后更是吓的魂不附体,李怡儿更是怨怼刘英。

此刻兰林殿欢声绵绵,另一边德妃在宫中怨声载道。

“给本宫紧闭宫窗!皇后这是在打本宫的脸呢!”德妃边说边拿起一个花瓶就砸下去,宫婢四散,皇二子只有四岁在一旁看着吓得哭了起来。

德妃不顾怜惜,捏住皇二子肩膀,眼神凶恶,可皇子越发放声哭了。

“显容,堵住他的嘴!”德妃怒道,显容有些不忍,行为拖延。

“快点!磨蹭什么,没得叫别人听见,以为本宫苛责了他。”皇二子竞平幼小稚嫩被堵得气闷口涨,脸色发紫无力再哭。

德妃这才送开竞平的嘴,皇子也无力昏沉睡去。萧德妃竟还甚为满意,告诉显容:“日后他若再哭闹,便还用这个法子。”

命妇之宴过后,萧德妃也失去了往日的那般排场,后宫权利的角逐重回皇后与太后之间。

只有一桩喜事,便是吕才人**那日便珠胎暗结,细算也有两三个月了,现下已进位美人。杨婕妤倒很失意,不觉恩宠不如吕氏只迟迟未果。

寒冬复来,银雪覆满宫城,这几日刘英每每夜半冻得腿寒。李怡儿一日突然被调去了尚宫局,据安欢说她早先便筹谋了许久买了个女史做。那兰林殿便只剩安欢一人伺候,重活多了刘英也得做起来。

又是瑞雪一场,建云殿暖室吐香,寒梅一夜尽数开放,仿佛在预兆着什么。

到了晌午,皇帝陪太后在慈宁殿赏雪,杨婕妤贴身婢女甘棠来请,说是婕妤有喜了又说漪兰殿红梅报喜请太后皇上移驾过去。皇帝高兴当即封了杨氏为贵仪,位同昭仪。

刘英今日兴起,恰巧这几日天气寒冷看守的人也躲懒去了,不顾安欢阻拦独自走出。飘雪絮絮,刘英冬装踏雪,瘦弱之中颇显英姿。

刚过建云殿,皇帝太后一行便折了过来。寒风白雪之中,刘英白披斜飘不顾风雪巍巍于宫墙之下,竟有勇往直前的笃定。皇帝看见刘氏背影顿首凝望,心中却有不忍。

延伸阅读

中恒美业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gyli.shtml
中恒美业(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系统教育、整体策划、整店输

莱特照明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jvb.shtml
台灯、落地灯、儿童灯、厨房灯等各种灯饰,莱特照明应有尽有,而且莱特照明的产品设计十分

路斯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ae9q.shtml
寿光市新城食品有限公司,是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宠物食品专职公司,下设3个高标准加

利菲雅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pt01.shtml
利菲雅灯饰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灵雁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glsj.shtml
灵雁童装总部以不断集合时尚理念和打造品牌的管理模式进行运作,以消费者为中心,结合市场

伊轩唯儿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x3l0.shtml
暂无

德尔顿磁能热水器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gp6b.shtml
德尔顿,是国内专职从事磁能热水器及周边设备研发、设计、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

澳莉莎家纺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4pv.shtml
澳莉莎家纺隶属于东莞市澳莉莎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生产面积达12000

松科门业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amfk.shtml
松科门业,主要生产、销售简约、欧式、现代、复古、实木系列门产品的企业,产品均通过公安

勤奋榨油机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nlp4.shtml
勤奋榨油机生产技术力量雄厚,检测手段出众,主要生产食品机械,产品有:即时烤禽箱,豆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漂亮的女神之盛世巨星在线阅读第4节

    天命图的器灵,就是用来引导持有者的。柳如意到来,让天命图正式开启,让白小楼省了不少麻烦。而下一个能开放的,应该就是灵药峰了,那一峰脉拥有灵药传承,不过却需要白小楼达到筑基境界才行。天命图解释道:“财不露白,贵不独行,宗门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暴露了自身的底蕴,反而容易引来大祸,毕竟天命宗的任何一样传承

  • 史上最强主宰系统之以牙还牙

    文人喝罚酒,常常是以作诗为由,接不下就喝,或唱不过就喝;苏择东等人自然是那情操,直接划拳对抗吧。一夜无眠地“厮杀”过后,苏择东总算是将最一个还能抬头的人喝趴下了,他还怕有人不服,特地找到之前叫喊声最大且脾气最坏的几人,“关切”地询问对方是否还撑得住,能不能再喝一杯,在得到对方摇头摆手或呼噜声后,才悻

  • 扶贫工作者的热血青春之31亿天价别墅(求收藏,献花,打赏!)

    魔都,紫园别墅是华夏国首个拥有亿元别墅的社区,紫园是佘山别墅区的象征,也是魔都豪宅的标志。紫园位于佘山南郊,北临前水系紫檀,占地1389亩,有13个岛和1个半岛,只打造了268栋不同风格的别墅,每一栋都很昂贵。所以,秦道一来了。既然要买别墅,当然要买最贵的了!不差钱!然而,在秦道一出现紫园别墅售楼处

  • 心魔成长记事第二十九回 大战在即出说客 炮火一开现降国

    “喂喂------请阁下暂驻命令,我有几句话想说。”关键时刻,尊领办公室的电话里传出了集锦国总的声音。“吠音来自何方呀?”尊领气哼哼,明知故问地骂道。“听口气像是我的电话串线给了粗野村夫——人格何在呀?不有伤大雅吗?”国总很快不客气地奚落过去。“我要是粗野村夫就好啦,不但能一开口就脏骂你个狗头Pen

  • 暴君守则在线阅读第4章

    没命狂奔,却怎么也奔不过那两个黑瘦鬼影。他们落地无声,起步也无声,像两个成形的尘埃,急速追赶过来。施百盏被他们的腥气熏得简直要窒息。鬼影不只形状瘆人,黑夜中,他们的爪尖竟然还闪出细小的乌光——天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施百盏心中恐惧到了极点,连哭的念头都被吓没了。脚下的土路并不平坦,这是一大片洪荒之

  • 生生怨在线阅读第七章

    靠近她,拥有她。恋爱又不是结婚,还要考虑后代!而且俩个O有什么不好,虽然生出来的娃肯定是平凡的Beta,但俩个人都可以生孩子耶!林也在厨房忙碌的时候,贺玥已经想好了下一代,不是自然结合生孩子,但并非十分麻烦。贺玥透过玻璃看林也的背影:孩子叫什么呢?*“你在想什么?”贺玥缩了缩脖子:“好香啊!”她打消

  • 竹马煮青梅第2章在线阅读

    李安如没转身就知道是谁,项同不搭理自顾跟安如说着去学校要注意的事情。童令仪火了,盯着李安如指着门:“你先出去!”李安如只好站起来,看了一眼项同,示意他不要争吵。走出房门她也没离开,站在不远处听着,他们争吵声实在太大了,隔得远远的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刚来的园艺师听到争吵匆匆离开,大家都低着头忙着自己的

  • 假面骑士:开局最强骑士在线阅读第二节

    就在凌瑶准备继续往前走时,突然,一阵疾风吹来,凌瑶一个不稳便被着巨大的疾风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神秘地方这里鸟语花香,风暖融融的吹拂着,午后的暖阳照向大地,舒适的令人慵困,远处一片宽阔的草地,无数碎花开了一地,哪儿一簇紫色的,这儿一簇白色的,有着莫名芬芳在微风中摇曳,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在凌瑶身后是

  • [文野]侦探与怪盗在线阅读第八节

    整个长乐坊都沸腾了。有着黑暗的遮掩,隐藏在人内心深处的暴戾和肆虐就像是被打开的盒子,在美酒佳人的催发下,“嘭”地一声燃烧起来。喝彩,粗话,吞咽声。众人火辣辣的目光直直凝视着那个正舞得越发狂放诱惑的少女。甚至还有人试图把舞台上的初雪拉下来,场面渐渐失控,初雪的舞步也迟疑起来。直到她雪白纤细、*·露在半

  • [综英美]俯瞰风景在线阅读第十章

    之后的拍摄终于顺利通过了,白川舒出一长口气来,等导演一喊“卡”,就对祝莹和曾立轩连连道歉。他一脸犯了错的窘迫模样,祝莹本来心中有些不满,此时也忘记发作了。对嫩模出身、在圈中混了很多年的祝莹来说,白川这个嫩得简直能掐出水来的新人,反而让她觉得有点意思。她一边往场外走,一边拿出手机来,“交换个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