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无限之从灵魂摆渡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不睡觉的芒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其实幺蛾子兄真的挺不容易的。

在彻底冷场的情况下他还能顶着高杉不耐烦的目光自说自话,非常积极地用自己的热脸贴对方的冷屁股,愣是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缘由和与对方之间的恩怨情仇理了个通顺,全程还保持着那副高高在上鼻孔看人的姿态,实在是个人才。

幺蛾子兄穿得这么花里胡哨是有原因的,才不是想故意气一气某人顺便气死最好,他现在是高杉家的长子——过继的——身为高杉家伟大的继承人,自然得跟家族来往多年的生意伙伴吃吃饭,聊聊天,顺带宣布一下高杉家的未来家主换人了,好让对方有个心理准备。

鹤子觉得高杉家的动作挺利索,身为独子的高杉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将这位据说是高杉某个堂兄的家伙收为了养子,不愧是经商的,效率就是高。

若是没有能继承家业的子嗣,就会被剥夺辛苦挣来的武士头衔,沦为下级阶层。收养养子虽然会被削减俸禄,但至少还能守着武士的身份,等待再次翻身的机会。

这种做法不管怎么看都合情合理,但就是让她有点不舒服。

“真是没想到啊,你这家伙竟然真的跑到这种偏僻的乡下地方来参军了,当初听伯父大人说起时我都不敢相信呢——哦,对不起,我忘了,现在该称呼为父亲大人了。”

幺蛾子兄嘲讽的模式不外乎就是那么几种。

总结起来就是: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愚蠢的弟弟哟,你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被你踩进泥里完全不当一回事誓要干掉你的堂兄吗?今天可算让我逮着你了,不连本带利地将你以前从我这夺走的东西讨回来,我就……

“哦,你打算怎么样?”

高杉好整以暇地露出嘲弄的笑容,眼眸冰冷。

鹤子敢打包票,高杉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了,可他还是立刻进入了反击模式。就算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只要敢踩到他头上,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地藏菩萨,一律砍腿伺候。

估计是想起了什么并不美好的回忆,幺蛾子兄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梗着脖子道:

“你……你少在这里给我摆出那副得意的样子!其实你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吧,原本属于你的东西现在全部都是我的了,一定很不甘心吧,一定咬牙切齿后悔得不得了吧?”

说到这里,他好像又找到了自信,腰板也挺直了。

“真是可怜啊,晋助,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幺蛾子兄拖长了语调,假惺惺地道,眼神中的幸灾乐祸藏都藏不住,几乎快要从他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满溢出来了。

“……那种累赘的身份和无聊的东西,你想拿就拿去好了。”

高杉嗤笑一声,抬起眼帘。

“我对成为他人的傀儡不感兴趣。有这个闲情特地绕路来这里说些无用的废话,你还不如多琢磨一下如何讨好家里的那些老骨头。记住,千万不要给家族抹黑哦,那些红着眼睛死死抓着武士头衔不放的老家伙,对于任何可能触犯家族利益的人都绝不姑息——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一样。”

嘴角扬起不屑的弧度,高杉转身就要离去:

“你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个绝佳的囚牢。”

“站住!”先前那副趾高气扬的神色不知何时已完全消失,幺蛾子兄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风度尽失,“高杉晋助你有种给我站住!!”

但若是这么被人威胁就会停下脚步的话,那也就不是高杉了。

被对方先前的话语戳中痛楚,幺蛾子兄终于撕破了伪装,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究竟是为什么才会和家里决裂甚至跑来参军!哈,你还真当我是当初那个被你戏弄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击的小鬼吗?!”

自己奋斗多年,使尽手段不惜抛弃自尊也要拼命得到的东西,结果却被对方毫不在意地踩进泥里,看都不看一眼就继续前行,怎么可能原谅。

无法原谅。

也绝不原谅。

“你还真是堕落了啊,晋助!”他大笑起来,声音破碎,“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教书先生,把自己弄成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你当真以为自己有办法将那个人救出来吗?!不要开玩笑了,宽政大狱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包括皇室公卿幕府大臣,没有人能幸免!一个乡野的落魄私塾老师,进了监狱,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顿了顿,他突然间露出诡异的笑容:“哦,抱歉,我说错了呢,那个人说不定已经死了。就算你赶去了,最幸运也只能得到一个人头……”

他没能把话说完。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鹤子甚至没看清高杉是怎么夺刀的。

几乎是眨眼间,高杉就将幺蛾子兄按到了地上,攥紧刀柄的手背上青筋凸显,拔刀就是刺向对方脆弱柔软的咽喉!

空气如纸割裂,尖锐警鸣。同样尖锐响起的还有幺蛾子兄杀猪般的惨叫。

“等一下!!”

瞳孔猛缩,高杉刀尖一偏,直直贴着对方的脖侧**了土中,深达寸许。

鲜红的血顿时从细长的伤口里渗了出来,滴滴答答地沿着锋利的刀缘滴落下来,砸在土地上溅出片片血花。

一片死寂。

——高杉那家伙虽然芋头总是切得惨不忍睹,砍起人来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鹤子决定再也不嘲笑高杉的刀工了。

“咳……那个,”鹤子清了清嗓子,打破了笼罩上空的难熬寂静,“你还有垃圾没扔呢。”

她指向坐在地上被人遗忘了很久的垃圾袋。

“……”

默了半晌,高杉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手中一个用力,将深深嵌入土中的刀拔了出来,信手将其往旁边一扔,刀身砸落在地发出哐啷的声响。

心有余悸的幺蛾子兄跟着声音一起哆嗦了一下。

“竟……竟然如此凶残野蛮,”他脸色惨白,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手里还按着脖侧的伤口,“当初父亲大人就该禁止你跟那群粗鄙的乡下人混在一起。”

鹤子都要捂脸了。这种程度的作死她真的救不了。

脚下微顿,高杉回头瞥了对方一眼。

幺蛾子兄差点就哭出来了。

“凶残?野蛮?”高杉似笑非笑地扯出一个冰冷的弧度。

之前野兽般凶光毕露的杀气已退去大半,此时他碧色的瞳孔中讥讽之色更甚于杀戮之气,但幺蛾子兄还是不受控制地在他的注视下颤抖起来。

高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暗哑:“武力这东西有多么便捷多么重要,当初把这点告诉我的,不就是你们吗?”

*

——“桂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餐桌就是战场,这句话放到新兵营里绝对不假。每次一到开饭时间,饭团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饿狼般扑上来的大家哄抢一空,就连银时那家伙都会一改往常的懒散无谓,抢饭时毫不要脸的凶狠姿态曾在营内广为流传,一度盖过了这家伙在剑术对练中败绩为零的风头。

会耐心排队等待的人,永远都只有桂。

“不是桂子,是桂。”

桂固执地纠正道,谢了一声接过鹤子手中的加大号饭团。

正午的骄阳毫无保留地倾洒着光与热量,将白石铺就的练兵场晒得滚烫。大部分的人都躲在树荫下或是佛殿的屋檐下乘凉,一边啃着盐渍饭团一边和身旁的伙伴八卦闲聊,抱怨魔鬼教官的斯巴达式训练。

还有一小部分人因为表现不过关,仍留在练兵场上接受教官的训斥,一遍遍地重复演练直到过关为止。

高杉原本应该在发饭团,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碧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着练兵场中的训练,甚至都没发现银时多拿了一个饭团,专注得让人想感叹这家伙若是切芋头的时候也这么认真的话该多省心。

“那个啊,”鹤子垂下眼帘,漫不经心地将一缕头发挽到耳后,“你们真的满十五岁了吗?”

武士一般会在十五岁时会举行元服之礼,表明已正式跨入成年人的行列。同样的,攘夷军的入伍年龄限制也设定在了十五岁。

“咳……”

尚未修满装傻充愣的技能、节操尚有存余的桂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

清了清嗓子,他挺直了脊梁,声音清澈磊落,没有丝毫迟疑:

“报国之心不分年龄大小,与身份地位无关。在这种幕府奸臣当道,人民饱受欺凌压迫的时刻,我们只是想为攘夷大业尽一份微薄的力量罢了。”

……好歹看着她说话啊喂!盯着她身后的空气一脸真挚深情有个鬼用啊喂!

鹤子顿时就死鱼眼了:“也就是说你们其实并未达到入伍的年龄标准是吧。”

“你在说什么呢,鹤子,我们当然……”

在她“你就继续掰吧”的注视下,桂心虚地放低了音量:“我们马上就十五了。”

蝉鸣如浪,空气里充满了盛夏独有的味道。

碎金般的阳光从葱绿的树叶中筛漏下来,从缝隙中可以窥见碧蓝的天,还有隐藏在阴影间的小小身影。

——啊,是蝉。

“……这样啊,”默了半晌,鹤子收回视线,冲神色有些紧张的桂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跟营长大叔说的。不过……”

“集合——!!”练兵场那边突然传来教官粗哑的喊声,打断了鹤子未来得及出口的话语。她望着桂匆匆一口吞掉剩下的饭团,一边捶着胸口一边拔腿往回狂奔,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急着参军呢——这种话,突然间问起来果然还是太唐突了吧。

虽然和自己毫不相关,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小在意。

……只是一点点罢了。

*

昨夜似是下了一场大雨,将夏日的燥热洗去了不少。一大清早起来时,雨后的空气微凉,穿过山林的风带着清新的气息,迎面吹来时,一下子就将因一夜酣睡而沉淀的血液唤醒了,令人舒畅不已。

因为时候尚早,整个寺院都静悄悄的,只回荡着她一个人行过大殿前的空地时,白石砂砾在脚下咯吱作响的声音。

鹤子正要绕过偏殿,却在不经意间瞥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时,脚下一顿,直接被钉在了原地。

一片寂静的庭院里,只能听见高杉练习素振时,竹刀被舞得虎虎生风的声音。

举刀,踏出,劈斩,回身,再如此反复。

他似乎已经一人练了很久了,头发和衣衫被汗水浸透,黏糊糊地贴在身上,但动作却不见丝毫凝滞,利落而爽脆。

薄薄的金光劈开晨雾,将庭院切割成光与影的世界,清晰地勾勒出少年略显清瘦却肌肉匀称的笔挺身形。

汗水不断地沿着脸颊的轮廓滴落,转瞬即逝,在晨光下闪烁出晶莹的色泽,对方专注地注视着前方,碧色的眼眸亮得惊人,仿佛下一秒就要灼灼燃烧起来。

鹤子在暗处一动不动地看了好半晌,这才重新迈出步伐。

目的地不是厨房,而是营长大叔的所在。

将这个只会乱帮倒忙的家伙早点扔回去的事,她也该提一提了。

延伸阅读

纷呈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yrcw.shtml
纷呈茶几,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长三角地区的定制家具生产商之一,并于多家家装设计

舒雅达纺织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dff0.shtml
舒雅达纺织年生产能力达到500万米以上,年开发花型数百种。主要产品:高精密真丝、仿真

济南开启餐饮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scki.shtml
好的人生源于最正确的选择,竞争激烈的现在社会,胡同老爹老北京爆肚加盟是上乘之选,小本

启力餐饮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s23d.shtml
辣食尚新派五味锅,口味不分东南西北,经营不分春夏秋冬。早、中、晚、夜宵天天盈利,春夏

马可樱花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g7f7.shtml
马可樱花卫浴洁具是一家集产品开发、设计、制造、营销推广为一体的陶瓷生产企业,中、重量

蜜蜡兄弟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ycji.shtml
蜜蜡兄弟工艺品是经营质地优良的波罗的海天然琥珀的公司之一,我们始终坚持诚信的经营理念

乐在其途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dcyk.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

易太便利店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7tn.shtml
便利店给人们带来了丰富的商品和一系列的便利服务,获得了消费者的追捧。莆田易太便利店是

低碳客环保净化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s7zq.shtml
在大力低碳倡导环保的今天,我们发现当今家庭从厨房、洁地、床上用品、照明到空气与水净化

中油阳光大酒店加盟  http://www.septiemejour.com/sah0.shtml
中油阳光大酒店加盟酒店介绍上海中油阳光大酒店位于国内商务新热点—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喰种开始登录万界在线阅读第6章

    “真是个精彩的扣篮,顶级的弹跳,控球也不错,就是力量方面稍弱一些......哦,对了,还有速度,迈克尔·比斯利的绝对速度算不上是一流,既然能被他从身后追上,这么看来这个华夏小子的速度最多也只能算得上是二流。”一个戴眼镜的黑人男子边说边飞快的用手中的笔将这一切记录下来,作为NBA著名球队芝加哥公牛的球

  • 医不自医在线阅读第七节

    天亮才睡的时光,将近下午才醒。她刚刚洗漱完,就看到李芳菲一脸焦急,匆匆忙忙推门进来。她整张脸皱成一团,气喘吁吁地说:“不好了,我刚才在食堂吃饭,听到他们在讨论,吴兴说你不想当什么代言人,主动把代言让给了何心诺,也不知道是他们塞了钱,还是在背后黑了你什么的,上面居然同意了……就差宣布何心诺是代言人了。

  • 重生之与子成说在线阅读第9章

    青龙书院。散了学,肖宝林将书案收拾妥当,笔墨纸砚整齐的放在书案右上角,第二日先生要考校的《千家诗》他打算今日回家多翻几遍,又清点了一下课本,抱着走出了明志堂,跨出书院大门,见前面坝子上已经有了很多人来接自己孩子,他踮脚努力寻找着,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形,眼睛一亮“娘!”他抱着书就向他娘跑过去,本想一下扑

  • 综漫之尽在掌握在线阅读第10章

    第10章尹意潇觉得自从参加这个节目遇见程茵楠开始,自己就仿佛是遇见天敌一般,整个人都不对了。每次想要教训的话,在对上她那双黑白分明水润润的大眼睛时,就会像中邪了似的,不由自主地收了回去,软了语气去哄着她。而更可怕的是,她还会特别在意程茵楠,无论练习时还是上课的时候,总会下意识想去看看她在干什么,情不

  • [综]加班日常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到白府已经快一个月,白寒飞和许沫沫的恩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只除了我。许沫沫是真的将我当妹妹一般疼爱,她也向白寒飞挑明了和我的关系,因此,阖府上下,现在都称我一声小姐,又重新将我的房间安排在了白府的一个小院落。芳菲满园,扑蝶戏鱼,比起当初所见莲姐姐的小院落,强上百倍。欢儿自然是跟着我住进其

  • 基础篮球系统之丢脸

    少女虽然身量娇小,手脚纤细,看起来就是一副不会照顾自己的样子,可那也就是【看起来】而已。——她可是常年跟在自家师傅身边的小徒弟,就算师兄姐对她多加疼爱照顾,到底还是被师傅逼着学会了自力更生,自行料理日常起居。更不用说每隔两三年,她还要自己一个人漂洋过海地回中土。如果这么多年折腾下来,她还是一个五谷不

  • 香雪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银子,拿去,就照着这个标准做饭!”贾赦甩出二百两银子来,这么银子,吃一个月也吃不完呀。“来,公子,过来过来。”贾赦上去热情的拉着男子的手,男子身高和贾赦差不多,相貌是典型的书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男子便给贾赦拉着去了包间。赵守仁在包间里看着一碟一碟上来的菜,同样很懵。“贾兄,这是作何?”赵

  • 隔日天涯在线阅读第7章

    战争学院门口进来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个男子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再进来了,瞬也知道这一届战争学院的学生应该就这些了。瞬环视了一下周围,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差不多有一两千人,这个数字还是让瞬很吃惊的,他没想到战争学院的面向全大陆招募人才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入选。进来之后的学员们也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

  • 我真能看到未来赚钱机会之张佳乐终于不再2

    霸图俱乐部。张佳乐的花开百杀正和一个玩家组队,当时所有人都在吐槽他,能被抽中和一个玩家组队,果然是与常人不同,幸运的要死啊。张佳乐一边嚎叫着“玩家算什么,我一个人就可以打败你们全部”,然后托着弹药包冲进了喜鹊堆里,百花缭乱的浮空弹、□□、□□、僵直弹!这个玩家一直没说话,张佳乐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 豪门赘婿之盗版迷局洛府

    当洛蔚瞳第三次走到同一个路口的时候,她郁闷了,她迷路了,她想了想还是找个人问下自己要怎么回家吧......在她们走后不久,那几个大汉还在骂骂咧咧,其中一个余光就扫到几个年轻人就站在他们不远,正一步一步向他们走过来,锦衣华服,气质不凡,不过他们的目光并没有放在这几个大汉身上,其中一个注意到他们的鞭子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