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猎人]谁叫你有个强化系的拍挡在线阅读坑人

作者:一只金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昨日天色已晚,沐非又和花猫似的,脸上都是脏灰,是以岑珩并未看清楚他的长相。而此刻他顺着声音望过去,脑中却只有两个字:

妖孽!

眼前的少女仍是做了男子的扮相,一身青色的束腰衣袍,衬着月牙白的里衣,端的是身姿如竹气质高华。一头墨色的长发尽数被玉冠束起,露出一张夺人心魄的脸,无端端的让人想到掺了些暖意的月华,瞧着不像魔教教主倒像是那家的富贵公子。

偏偏她还不自知自己的魅力一般,正眯着眼笑着。岑珩瞧着那双微微弯着的眼睛,心中一动,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

“挖坑做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所有人都转过了身,包子更是一脸欣喜地跑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哇!护法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虽然不过刚到了这邪教半天,但岑珩已经了解到了这包子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吃货加颜控。然而即便知道他此刻的话有几分夸张,岑珩仍是很给面子的笑了笑。

“你也是。”

说罢,他倒是没再理这肉呼呼的小家伙,看向了沐非,却不料她唇边的弧度更是大了几分。岑珩心道不好,脚步一动就想往后退,可惜被包子拖着他没机会。

“既然岑珩你都是我们邪教的大护法了,也不能总闲着,快来帮忙挖坑!”

沐非脸上的笑容情真意切,刘叔老两口忠心耿耿堪称她的终极粉丝,自然没有意见,只是笑眯眯地站在一旁当着背景板。包子以前又惯被沐非奴役怕了,自然也装傻充楞。

于是,在四对一的情况下,岑珩沉默地拿起了铁锨。

看到各就各位了,沐非露出了一个狐狸般的笑容,和众人招呼了一句就向着昨日的林子中走去。

正卖力铲土的岑珩瞧了眼她离开的方向,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却只是低下了头。

无人留意到,他嘴角划过了一丝笑容。

有了岑珩的加入,包子和刘叔轻松了很多,待沐非捉了鱼回来的时候,被她规划出来的地方已经挖下去了一尺有余。

注意到沐非满意的神色和她手上木棍串着的鱼,包子挣扎了良久,这才咽了咽口水走了过去。

“教主姐姐,我们中午吃鱼吗?”

沐非嘴角翘起的弧度甚至都未曾改变,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包子却好似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好处一般,欢呼着就向教中跑去。岑珩瞧了他活蹦乱跳的样子一眼,又将眼光重新放在了沐非手边已经处理好的鱼身上。

那剔了鳞的鱼身银白,在阳光下好似泛着莹莹的光,岑珩有几分不确定是不是那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银临鱼,却也没多话。他直觉沐非身上有古怪,打算一探究竟。

至于鱼,吃了便知道。

显然沐非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很快,一阵诱人的烤鱼香味就传遍了整个山顶。

包子闻到了,早就眼巴巴地守在了沐非的身边,嘴里不断吞着口水,俨然一副馋坏了的样子。

他虽然安静,但眼巴巴的目光却让人忽略不了。沐非自是一早就注意到了,有些好笑地瞧了他一眼,将手中已经烤好的鱼递给了他。

虽然包子看起来一副肉嘟嘟呆头呆脑的样子,人却不傻,即便馋的急了也没急于往嘴里送。

岑珩却是不怕烫的,接过沐非递来的鱼就咬了一口。

肉质鲜嫩,入口即化。

也不晓得沐非用了什么材料,这条鱼竟是比他曾经吃过的所有鱼都香。而最引他注意的显然不是这个,而是这条鱼确是银临鱼。

看了一眼被包子缠着的沐非,岑珩目光闪了闪,几乎已经确认了下来:

不仅沐非有古怪,这座山也有古怪!

曾担任过星际联盟总魔植师的沐非自是感受到了岑珩探究的目光,但其间并没有恶意,左右她手里也只剩下一个寒酸破落的邪教,也不怕他有所图谋。

这在岑珩眼中就成了气定神闲,有恃无恐。

思及昨儿晚上看到的沐非沐浴时的异象,岑珩决定将态度变上一变。

当下午再开始挖坑的时候,岑珩就显得格外卖力。堪称包子看了想欢呼,刘叔看了想跳舞。

当然这手舞足蹈一个也没有,因为就在他们起劲的时候,作死的屈兵和赵六又回到了他们的面前。

被扔下山后二人都有些晕乎,记不清楚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便到了此时这两个空长肉没长脑子的家伙也没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扔下山。

寻思着山上只有几个老弱病残,只会被他们分分钟拿下,二人就一往无前地上了山。

岑珩挖坑挖的正欢,刚好挖出来一个堪堪容下他的洞,是以这二人来的时候,他没注意到,而远远看到了的包子早已经撒开脚丫向着教中跑去。

脑子还有些不清楚的屈兵和赵六看着包子迈着短肥腿跑远的样子,哈哈笑着就向前迈了腿,不偏不倚地正踩在岑珩的头上。

本来岑珩就有几分惊奇包子怎么会突然停了欢呼,此刻被人一脚踩在头上还有些懵,但当第二脚踩到他头上的时候,他的脸色早已经比锅底还黑。

等沐非被包子拉出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倒地哀嚎的两个人脸色精彩至极,冷汗混着地上翻出的土糊在脸上堪比脸谱,沐非轻咳了咳,将笑意勉强压下去。

她直接开口道:“护法武功高强,这两个寻衅滋事的人就交给你了!”

此话一落,岑珩笑着应了好。

包子看着他略微弯了的眼睛和嘴角,只觉得看到了又一个翻版的沐非,摸着下巴,他状似深沉地往后退了退。

由于多了两个苦力,以往男子汉三人帮干活的时候只有沐非和刘婶在一旁嗑瓜子的情况,就演变成了岑珩拿着条柳树枝监督二人干活,其余几人在一边的树下谈笑。

趁着岑珩喝水的时候,赵六捅了捅一旁的屈兵,悄悄使了个眼色:咱们逃吧?

“逃哪去?”

屈兵刚问出口,就察觉到上方一片阴影罩了下来。二人抬头就看到了岑珩笑意盈盈的脸,但就是这灿烂无比的笑容,却让这兄弟二人急红了眼,还苦了脸。

现在谁还不知道越好看的人越是一肚子坏水!沐非是!岑珩也是!

沐非还好,不过是吃食上折磨二人。沐非他们吃肉,屈兵赵六喝汤;沐非他们吃米,屈兵赵六喝汤!关键这汤不是肉汤不是米汤,而是清水煮菜叶。

每天闻着肉香喝菜汤喝道嘴里淡到没味道也就罢了,关键岑珩还要奴役他们挖坑!

偷懒?被抽!反抗?被抽!现在二人看到柳条就条件反射的发抖,而看到拿着柳条的岑珩更是腿发软。

因此看到岑珩笑意盈盈摔着柳枝的时候,本就饥饿疲惫的屈兵和赵六直接腿一软,跪坐在了坑里。

围观全过程的沐非、刘叔、刘婶、包子:=-=!

岑珩嘴角抽了抽。

沐非走了过来,踢起的土扬了坑底下的人满头满脸,瞧着他们两个可怜兮兮的样子,沐非眨了眨眼露出一抹坏笑来。

“咳!你们二人若是想离开也可以,将这坑在三天内挖完。”

刨去前教主被杀的那天、沐非长吁短叹的三天,还有这挖坑大业开始的前两天,这十天的期限还余下四天,但最后一天沐非还要做些布置,算了一番只能是这个期限。

屈兵瞧了瞧还剩下大半的任务量,抬起头看着沐非那堪比小白脸的样子,不知怎的突然硬气了起来。手一扔,就将手上的铁锨扔远了。

“老子不干了!我还不走了!”

他本就是一时冲动,在看到沐非唇边笑意加深的时候就暗道不好,但话已经说了出去且他又是真的心中郁气,只能梗着脖子看着沐非。

“这样啊……那赵六你呢?”

赵六在看到沐非笑了的时候神志就被狗给叼走了,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沐非唇边的笑意更深,甚至有几分温柔,就在二人心怀期待的时候,沐非上下嘴唇一碰,说出了让二人几乎昏过去的话。

“不走也行啊,我堂堂邪教也不能白养人不是?岑护法,这二人就交给你了!”

岑珩应了好,根本没给坑里的二人一个开口的机会。

反抗无效,抗议驳回。本就被压榨的屈兵二人直接从四个时辰的工作制摇身一变变成了八个时辰。

二人心中愤恨,却在吃到沐非做的第一口饭的时候住了嘴。大爷的!就是为了这口饭也得赖在这里啊!

就在这岑珩压榨、屈兵二人加班加点赶工之下,第九日的早上,这深坑竣了工。

被沐非的手艺收买的屈兵二人对她现在多了几分喜爱,虽然人已经累得趴在坑边上,但仍旧是眼巴巴等着沐非来夸赞他们。

沐非来了,也夸了,却扔下了一个让二人瞬间脸色青白的任务。

“将这土填进去六分之一,然后去后山挑了水来活成稀泥!”

屈兵、赵六:好想爆粗口怎么办?!

延伸阅读

印特尔名片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yb5t.shtml
印特尔名片是北京金印特尔科技有限公司在某年成立的摄影彩扩品牌,总部设立在北京。印特尔

酷玩童年少儿体适能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sen7.shtml
酷玩童年教育集团诞生于2010年,是一家专业从事从“幼儿全日制早教”到“青少年体能培

益汇通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a96k.shtml
益汇通行车安全导师项目介绍:路遇“碰瓷党”百口莫辩,路遇“钓鱼执法”何去何从;遭遇交

进口软木板定制贴式办公教学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g9ev.shtml

兆星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nbcs.shtml
兆星玩具总部“汇聚力量,创造辉煌!”汕头市澄海区兆星玩具厂位于集海陆空交通便利的中国

美奈儿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xbc9.shtml
美奈儿内衣力求效果地利用资源,为用户提供温馨、环保、舒适的整体居家生活服饰解决方案。

和盛缅泰珠宝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6d2d.shtml
和盛缅泰珠宝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珠宝玉石领域的价值创造与资讯传播,旨在满足众多广大

组合形象设计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x89g.shtml
主要教授剪发理念、基本剪发、中级剪发、贵族享受剪发、服务沟通、经营理念、烫剪技巧、染

凡迪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0kc.shtml
皮具护理属于新兴行业,在未来的5-10年之内,皮具护理技师将成为炙手可热的技术人员,

御典加盟  http://www.imagedevelopmentinternational.com/xx0t.shtml
御典人文饰品赁借雄厚的实力与良好的信誉不断发展壮大、大胆创新,现拥有多名获得省级的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十年代的顺心生活雷托和加里

    维特交代了几句后就走了,留下克莱斯一行人回宿舍放好行李,并吩咐明天就开始正式上课,要他们好好准备一下,而且等下中午可以到饭堂里吃饭。魔法班一年级有三栋男生宿舍楼,分别为H、I、L,一栋宿舍楼又有五层,每层有十个宿舍,宿舍楼在布置上应有尽有,装饰材料既不奢华也不显寒酸,实用性也极高。克莱斯住在宿舍楼I

  • 穿成农家大反派第10章在线阅读

    “沈先生,您终于来了,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和您的朋友。”趴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服务员看到他们进来,忙匆匆的站起身迎上来。“辛苦了,这个月让你老板给你加工资。”“谢谢沈先生。”服务员一扫之前的困意,眼睛亮了,脸上满是喜意。“两位楼上请。”害他一起等到这么晚,时暖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谢。还没走进包厢时暖

  • 夜深忽梦少年事内丹

    神异的光彩流转,一股威严的气息弥漫在周边,仿佛有灵性一般,珠子里面还有一个淡淡的黑色鸟影。鸟影正昂首对着天空大声鸣叫的姿势让李文序目不转睛。果然......这只青鸟竟然已经生出了内丹,心思一动,连忙跑到青鸟尸体的旁边。到了这时,李文序才仔细看清了青鸟的模样。七八米的身躯,加上翅膀展开更是有十几米的宽

  • 最美女配要翻身在线阅读第10章

    周康着急的手忙脚乱,面包车上更是下来了数十米提刀的大汉,一个个头带黑色遮脸面罩,透过双眼,每一双眼睛都带着一股狠劲。而周康哪里见过如此场面,已经双腿开始不间断的打着哆嗦,这可是他今天第一天上班,就遇到了这种差池,搞不好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而一车人又何尝不是,座位靠前的小情侣,男孩揉了揉女孩的

  • 水舞帝泪初次修炼

    急匆匆地从地道之中钻了出来,宁小乙将入口遮掩得严严实实后,这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没办法,这可是稍不留神就会被乱棍打死的事,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回到住处,推开房门,一股腐烂陈旧的刺鼻气息扑面而来,不过宁小乙仿佛已经习惯似的,漆黑泥泞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还有一个时辰才到干活的时

  • 女配的自我修养(穿书)之小女这也是在自保(5)

    云长歌和小七目光相视一眼,随即默契的点头。下一瞬便见小七一身红衣,裹金色蛇皮鞭一扬,一下子将一个黑衣人高高卷起到空中,皮鞭紧缩,鞭上展开点点密密麻麻的利刺,那黑衣人一声惨烈的吼叫,鲜红的血丝簌簌而下,即刻皮鞭一松,那人瞬间从半空中落下,嘭的一声坠下,清楚的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小七的出手让更多的人意外

  • 活在末世就要逆天柔软的吻

    伊小忆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看着地板上散落一地的战利品,外衣就不说了,那安静的躺在衣服上面的内衣特别刺眼的映入伊小忆的眼里,紫色蕾丝丝边**无比的D罩杯胸罩,紫色丁字裤,它们在伊小忆面前似是炫耀着什么~这,这这真是应有尽有啊~伊小忆不禁撇了撇嘴。这种场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它真真实实呈现在她的眼前,她现在真

  • 嫁给反派权臣(穿书)顶尖武将,杀人如割草!【求收藏】

    貂蝉出手,自然是天崩地裂!她可是隐藏的超级武将,虽然未必比得上关羽、张飞、吕布等人,但是却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一根长鞭在手,她竟散发着可怕的锋芒。刘协已经下令诛杀,她也不在乎暴露实力!啪!可怕的长鞭恶狠狠的卷了出去,仿佛灵蛇摆尾一般霸道降临,十多个禁军还未拔刀出鞘,长鞭就已经恶狠狠的抽在他们身上。顶

  • 穿越,我成了小乔在线阅读第十章

    那一吻,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然后,就没有下一吻了。连演唱会的大战都已经硝烟散尽(自然是陈大少爷赢了),陈天瀚发现自己和左襄的关系竟然还是在原地。不过,有一件事,倒是发生了一个大飞跃。那一晚,陈天瀚本来想顺势就去左襄房间和他一起睡觉的,就算什么都不发生,抱着他入睡……光是想象一下,陈天瀚就笑得像个傻

  • 我下蛋的姿势一定有哪里不对在线阅读第7节

    因为在日记里清楚的记载着人类和妖族的血液是不同,所以宫神焰无奈撕了身上的裙子把伤口绑起来,还要把染血的扔掉以免被注意到,由于专业技术不到位,可怜的长裙直到变成迷你裙才堪堪完成包扎的重任,好在外衣是一件长款的类风衣样式,直直坠到小腿肚倒是把两只膝盖都挡住了。她现在首先要去的地方是宫神家姑娘们留下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