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在星际监狱呼风唤雨那些年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摘星三万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可是寻求的答案仍旧解不开我的心结,这个梦彻底的破裂,我开始讨厌黑夜,讨厌睡觉,失眠、多梦搅得我身心疲惫。我不敢想想以后,不敢想将来,只能安于现状,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事物上分散注意力,一边寻找下一个新的梦。

在无聊的困扰下,在没有梦可做的沮丧中,我们来到学校生涯的转折口。作为小镇的最高学府,我走到这座金字塔的顶端,这一年我们读初三。对于很多同学来说,走到这里意味着学业的终结,如果想更近一步升入高中的话,就要跑到很远的县城,这条路有多远?据老师口中的可靠消息,首先要骑自行车走出小镇,然后翻过一座山,趟过两条河赶到临近镇上赶公交车,坐完四个小时的公车,说明你已经走了一半,所幸的是下一半路就容易得多,下了车只需要再转一路车就可以抵达学校。漫长的旅途需要的不仅是耐力,还有物力,完全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有机会去尝试,前提是路上一路顺风,没有从山上掉下来,没有被湍急的水流带走,坐车没出车祸,这些年很多人没有躲过这三个劫难。

毕业的最后时光没有大家的依依不舍,大多时候彼此还会在小镇上看到对方,谈不上相逢,自然无从说离别。大头是所有同学中极少数的一类人,由于他的父母在县城打工,借助有利的条件,他还能继续在这条路上奔驰下去,他的路还没结束。

大头说:我要走了,去县城读高中。

我说:为什么?

大头说:我不想一辈子都生活在贫穷的镇上,外面的世界多好啊,我要出去看看。

我说:这里有什么不好?

大头说:这里没什么不好,因为这里真的没什么好的,除了吃饭就是干活,活着跟动物有什么区别?

我说:到了外面不也是吃饭睡觉,你还能做什么?

大头说:我要做很多事情,我的路还很长。对了,以后你怎么打算?

我说:没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

临别的前一天晚上,大头偷偷从他父亲钱包里偷出一百元钱,买了两瓶二锅头,几样小菜,我们来到学校后院的山头再叙离别。山上的夜空璀璨,星光下早已看不清对方的神情,只有彼此的只言碎语。

周围的人都说酒后吐真言,可是我喝得越多,就越不想言语,大头则是完全不一样,话很多,尤其是提及以后的生活,充满了各种美好的幻想。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活在梦里,只是我的梦已经越来来越少了,大头的梦还在继续,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许会醒,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梦。

大头走了,我想他再也不会回来,老校长由于体弱多病,也在不久离开了这里,临走时留给了我很多书,这些书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夜晚,化为一盆的灰烬,这一夜,我感觉空荡的房间不再寒冷。第二天早上,我端着上至老庄孔孟,下到鲁迅胡适留下的残骸,抛向空中,零碎的灰烬在凛冽的寒风中飘扬,不知去向。

直到若干个年份逝去,回忆起这段年少的青春,依旧没有什么值得纪念,只有一个不接一个不知所云的梦,没有深刻记忆的人。

破碎的流光,倒影出参差的年轮,一晃许多年过去了,我和虎子长大了,长成对于我们只是一个概念,没有什么值得欣喜与感动,生活还是一如往常,不曾改变,为了活下去忙碌。

这些年没人在意我俩的生活,任由我们自生自灭。

除了平日靠着做点零工,我们生活中的经济来源主要靠为非作歹来补给,经过过多年的变迁,小镇几乎还是老样子,就是看上去更加破旧了一些,经历一次次的希望破灭,不少人从这里走了出去,再也没回来,这里似乎真的也没什么希望。但是这一切似乎都要改变,因为不久前一个规模庞大的施工队入驻了神龙镇。

虎子说:这些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他们是修路的,要在这里修一条国道,刚好穿过镇子。

虎子说:你又不出去,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天天看电视,新闻上说的,要致富先修路。

虎子说:修路真的能致富?还有别的办法致富吗?

我说:少生孩子多种树。

虎子说:这不是胡扯吗,我们镇上这么多树不是还一样贫穷!早说了新闻上的东西不可靠!

不过这次新闻上的事还真的挺可靠,这条一眼望不到边的国道修好以后,镇上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越来越破旧的小镇一下子焕然一新,两段河南岸坍塌的旧址一夕之间被夷为平地,建起了一排很大的化工品生产厂房,里面耸立着高大的烟囱,每天都排除浓浓的黑烟,旁边还建了一个食品加工厂,食品的辛香味与旁边化工厂散发的酸辣味混合,产生令人作呕的气息。

我家门前不再是低洼不平的山路,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水泥马路,每天路上都有不同的车辆穿行,我在窗户里面看他们,他们在车里面看我。

从小镇走出去的很多年轻人纷纷选择回来,在小镇南部开办了网吧、酒吧、超市等等**场合,其中很多场所都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如今,我的身边竟然也有了这些现代化的地方。

巨大的改变掀起了镇上居民的又一次热情,纷纷投身到新环境的建设中。当然,我与虎子只是被遗忘的两个人,这个是时候依然不会被大家想起。可是我们十年如一日的生活也在一夕间发生了转变。

原因是镇上虚设的派出所终于有了人,有了人就要做事,警察做的事就是维持镇上的治安。这样一来,我和虎子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受到制约,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生活。

我说:有了警察我们是不是就不能抢了?

虎子说:是啊!被逮住是要坐牢的。

我说:我想去找个工厂上班,你也去吧?

虎子说:你先别急,我在旁边新开的一家酒吧当保安,我先去看看,如果合适的话我把你也介绍进去。

我没有去酒吧上班,虎子拿出前段时间的积蓄,把破旧的房子整理一遍,开了一家小型的便民超市,而我留下负责超市的运营,虎子还是去了酒吧上班,因为他喜欢唱歌,他的嗓音很好,粗犷低沉,除了当保安之外,他也时常上台唱歌。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我俩告别了十多年的恶性,我们成功地转型,开始了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一天虎子回来,还拿了一部手机,递给了我。

我说:手机哪里来的?

虎子说:在中学门口问两个中学生要得?

我说:不是说好的不抢了吗,你怎么又食言了?

虎子说:最后一次,我发誓。明天我们去办个号码,这样如果有什么事联系起来会方便很多。

我真的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周围积极的气氛影响,对于不劳而获的日子我突然间过腻了,小时候我们走上盗抢这条路,完全是好奇的天性,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做?后来之所以明知道不对也没有回头,实在是生活所逼,没人在意我们的死活,我们只能用自己的仅有的方式生存下去。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有了选择,可以过上正常人应有的日子。我不清楚虎子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真的不想回到过去。我把手机还给了虎子,对他说:超市里有部电话,用不着手机。

自从经营这家超市,我的生活也变得忙碌了起来,每天除了接待公路上过往的人流,剩余的时间全部泡在网上,了解这个镇子以外的世界。

门外停了一辆轿车,一位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陌生男子说:老板,买包烟。

我说:你要哪一种?

陌生男子说:随便,是真的就行。

我说:要不就买中华吧!我这里有五元一包的,还有四十五元一包的,你要哪一种?

陌生男子吃惊地说:有什么不同?

我说:五元的是中华的包装,里面是大前门的烟,四十五元的里外都是中华。

陌生男子犹豫片刻说:来包五元的。

说完递给我一张五十的人民币,我找给他四十五元。

陌生男子走回车里,打开烟盒包装,抽出烟卷,冲着另外一个人说:我就说这穷乡僻壤的小镇买不到真烟,花了四十五块钱买了一包中华,你看,里面都是大前门的,这不是坑人吗!

然后汽车吭哧半天才打着火,车子离开了店里,留下飞扬的尘土。对此我早已见怪不怪,这么多天来,四十五元的中华我一包也没卖出去,倒是五元一包的买的不少,我想,这么做应该不算是欺客吧!我拿出一包卖不出去的中华,点了起来。

很快天就要黑了,普普通通的一天就要过去,虎子回来的很早,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通常他很晚才会回来,不仅如此,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我说:出什么事了?

虎子说:一点小事,你不用管!

没过多久,门口聚集了六个学生打扮的男孩,借助门前的节能灯发出的微弱光亮,我注意到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肥嘟嘟,身高足有一米八多的大胖子,满身的赘肉,粗壮的手臂上分别纹了带鱼和一只肥猫。

虎子蹲在门前抽烟,头也不抬,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大胖子说:兄弟,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前些天你抢我手下的一部手机,今天我来讨个公道。

虎子说:怎么个讨法。

大胖子说:我知道你们出来混了很多年了,论资历我们都是你的后辈,可是你做事太不讲道义了,学校好几百号人,那么多软柿子你不捏,偏偏从我的手下下手……

大胖子说的话比他身上的肉都要多,说话也是一套接一套,我听了许久,也没明白他到底来这里用什么形式讨公道。我们在他们的年纪也曾向他们一样向他们的父辈做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我们从不说废话,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走。

虎子失去了耐性,站起身说:你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大胖子满脸通红,跺着大步走向虎子。其实这就是流氓团伙的规矩,无论帮会出了什么事,老大总是第一个冲上前去,哪怕是死!这点不似军队的将军,兵临城下却能安之若素,岿然不动,指挥战士去送死。

现在的情况不似以前,我不愿意再惹出多余的乱子,迈过门槛制止事态的恶化。不是我怕他们人多势众,即使他们六个人一起上,也未必奈何的虎子半分。他们不知道我们过去十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为了追捕一群野鸡,我俩翻了不知几个百米高的山头,差点回不来,冒着生命危险只是为了一顿饭,后来我们走出荒山,抓来的野鸡也在回来的途中吃完了,不得已又得重新进入大山,为了下一顿饭拼命,就是在这种与野人无异的环境下苟延残喘了十年。

可是没等我开口,虎子就猛地冲向大胖子,一个瘦削的身体,结实地撞上一个宽大的体格,结果违背了物理学定律,虎子稳稳站在碰撞的接触线上,大胖子往后退了几步,勉强稳住了身体,还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胖子转头恼怒地说:看什么看,还不给我上!

身后两个身体颤颤巍巍地向前挪动,在大胖子的督促之下移动到虎子身旁,然后呆滞地促在原地不动。虎子身体前倾,双拳直通过去,一人一拳,两人几乎同时弯下腰,再也直不起腰。

大胖子惊叫道:操家伙!

站在最后面的三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两个拿着木棍,还有一个手里提着一尺多长西瓜刀,刀尖划过水泥地面,发出“呲呲”的尖叫,刺耳的声音极大地鼓舞处在颓势中的大胖子,站起来兴奋地大喊:CUT!

眼见事情越演越烈,我不想两方中任何一人受到伤害,不然真的不好收场。我拔起插在门上的飞刀,除了刀尖还有一丝棱角,其他的地方都钝得不成样了。我把刀尖抵在墙壁上,压开一个弧度,这样它就彻底失去伤人的能力。等到拿刀的年轻人走的稍近点,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指尖,用力把飞刀摔了出去,它在黑暗中悄然的沿着流线弧度,落到它应该的位置。

这项掷飞刀的绝技我练了十年,却从来没伤过人,只是死在它刀下的野鸡野鸭不计其数,对我来说,它只是野外生活的工具而已!

“咣当”,“咣当”,两声金属与地面的撞击声,第一声是西瓜刀落地的发出的,第二声是我的飞刀落地引起的。拿刀的少年“啊!”,在灯光下检查手背上发青的刀痕,他身旁的两个同伴早就撒腿跑了。

正如他们匆匆的来,他们又匆匆地离开,大胖子走时留了一句话: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只是不知道这句话是送给我们的,还是留给他自己勉励的。

虎子拿出兜里的纸,撕的粉碎,说:都什么年代了,还下战书,上学真的无聊?

延伸阅读

畅享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a8vz.shtml
尚高日用品生产基地创立于1999年公司座落于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内是淮海经济区的日化

DIGA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xsln.shtml
DIGA女装家从事时尚品牌女装设计开发、生产销售、连锁经营与服务为一体的女装企业。经

蓝圣基早教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bm62.shtml
北京市蓝圣基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专做0-6岁的儿童早期教育机构。我们联合了国内

新华假日酒店KTV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yy2z.shtml
在KTV大声吼出心中的所有不愉快,伴随着音乐的节奏音,让自己在这种情形之下,放下所有

添杰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ygfa.shtml
添杰手机皮套是一家集制造,销售为一体的生产厂家,2013年成为中国移动指定供应商,我

AIbuy24H智能售货机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b2sd.shtml
AIbuy24h为市民提供鲜食自助购买服务。公司集设备的开发生产销售和互联网程序的研

星雅珠宝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syvh.shtml
深圳市星雅珠宝有限公司创办于2002年7月,是专业从事黄金K金、铂金、钯金、银、珠宝

通森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ay3i.shtml
通森装饰板材是从事密度板生产、批发的中型企业,并且代理数十家高林、永林、东盾、业事,

金达莱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dmut.shtml
新疆吐鲁番金达莱食品有限公司主营葡萄干批发本公司十多年来从事葡萄干销售批发长年存储大

俊雅加盟  http://www.euro-viking.com/gnfe.shtml
俊雅干洗洗衣洗衣培训干洗干洗洗衣洗衣培训上海俊雅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多年来在各省市范围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人间在线阅读第六节

    “成功了!”“哈哈!我们得救了!”“神仙,我爱你!”“神仙大人,我要给您生小神仙!”“尊敬的神啊,感谢您救了我,救了我的家人,救了整个青州市,非常谢谢您!”此时此刻,在青州市每个地区和角落,因为免于陨石灾难,到处都是欢呼声。每个人都在享受着劫后余生的欢乐,很多活泼大胆的女孩,更是直接好不避伪的,说出

  • 妻色似火:陆少,强撩有罪在线阅读第一章

    可慧再次醒来的时候,终于接受了自己回到小时候的事实。————————————回忆的分割线————————————可慧是在自己四十三岁的时候自杀的,那是父母去世的一年后。可慧发现自己的丈夫徐大伟开始经常不回家。对可慧来说相处这么多年,即使没有爱情也有了亲情,况且在刚失去高寒的时候,是徐大伟耐心的带她走

  • 都市之莫装逼在线阅读第1节

    莱溯小镇隶属于兰西行省,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山间小镇。小镇上的人们大力开发葡萄园,配合山尖融雪酿造成甜美的果酒。这里的葡萄酒被人们誉为太阳的眼泪。杰恩今年10岁,他此时正在父亲的陪伴下学习打理着家中的葡萄园,他用熟练的手法摘下一串串已经成熟的葡萄。杰恩在葡萄园中摸索着,仔细采摘。忽然他听到远方传来嘈杂的

  • 所有人都以为我开创了修真在线阅读第六章

    “是的,父亲大人。”布兰答道。“嗯。”罗柏同意。“即使你们费尽苦心,小狼还是有夭折的可能”。“不会,”罗柏说:“我们不会让它们死掉。”“那就留着它们罢。乔里,戴斯蒙,把其他几只小狼带上,我们该回临冬城了。”这时布兰耳朵一动,在母狼身下翻找起来。然后提着一只小狼站起来道:“琼恩,我那只给你,我要这一只

  • 逃到荒星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在线阅读第1节

    大业十二年,春寒料峭,整个北国尚笼罩在一片萧条中。时值乱世,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兴许今天刚听到某个将军带兵占领了县城,没过多久又传来将军被手下斩杀的消息,整个涿郡都被闹得人心惶惶。许多人家都紧闭门户,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桐木村内,一个八岁的男郎正小心翼翼地给母亲喂水。榻上倚着一位三十左右的中年美妇

  • 都市之全能高手在线阅读第四章

    ‘爸爸,别丢下我,我要回家!呜呜呜......’“啊!”林子强又被儿时梦魇般的回忆惊醒。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的他有点晃神,鼻间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你醒啦,小伙子。”还没缓过神的林子强被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嘶!”右腿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不要紧吧,我看你伤的不轻,最好别再乱动了。”林子强

  • 第三十二封情书在线阅读第9章

    “呀呀,吃饱了,咱们上**吧,记得,到达10级的来星空之都城市中央。”姬逸仙扔下碗,然后对着大家发布完命令,就一溜烟的跑了,墨独白看到姬逸仙跑了,她也直接一溜烟跑了,连龙雨恋也不例外。“喂,你们不会吃饭完咋就跑啦,难道洗碗也要我洗啊。”冥夜在桌子旁哀嚎道。“那个。。。。。。冥哥哥,我来帮你吧。”方寒

  • 砂岩纪在线阅读第8章

    对着萧洛冷然神情,李沐然一点准备都无的情况下,身体都僵了。萧玉望在眼里,心中暗叹,大嫂这样抗拒大哥可不行啊。“大哥。”萧玉走到萧洛身旁,小声地喊了句,随后对着李沐然使眼色。萧洛神情有微不可查的僵硬,想到小弟嘱托过的,娶了人家就得好好过日子,他便一步步靠近李沐然。作为被靠近的人,李沐然身体越发僵硬。这

  • 汴京异闻录在线阅读第六节

    仙草还没走到茶楼,黑色奔驰就已经离开了。“龙叔,有什么不对吗?”何以柔问。“不是普通人!小姐还是离他们远一点的好!”“呵呵,你这么说倒是让我更感兴趣了,我看他也不算坏。”何以柔说的他应该是六劫,她心里想的是,既然是茶馆,那就要开门做生意,我去喝茶总该可以吧。“龙叔!去我的出租屋,我要收拾东西回家!”

  • 都市重生之只想平凡在线阅读第九章

    齐洵边说边观察着储染的神色,直到那人眉头轻皱,她才慢慢的收住嘴,静静看着那人敛下眸子,看不清喜怒。过了一会,储染饶有兴味的问道:“说我对你情深义重?”齐洵点头。“并对你念念不忘才回京?”储染尾音上挑。齐洵还是点头。“回来是为你和你厮守终身?”齐洵竟一时间不敢对上那双犹如深井一般的眸子,不停的点头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