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星际丑夫攻略规矩

作者:清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忻兰到了跑马场以后,刘致不在,七号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七号道:“小姐,和你一起来的那位先生让我告诉你,他临时有点事情要耽搁一下,让你先玩,不用等他。”

忻兰:“嗯,我知道。”刚才刘致和她打电话说过这个事情了。

七号笑道:“知道小姐不会骑马,安全起见,我自作主张,为你安排了我们马场最好的新手教官,希望小姐不要怪罪。”

忻兰:“不会,你很细心,谢谢,不过先等等吧,我有可能用不上。”

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新手没有人带很危险,不如让我来教你吧,还能省下一笔教官费用。”

忻兰转头,孙川扬着标志性的笑容,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

水逆无疑,“是你。”忻兰道。

另一头,某个不对外开放的顶级VIP房。

岳六站在拱桌后泡功夫茶。

刘致双手放在膝盖,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小心的瞄着对面的男人,心里忐忑的不行,成功躲了小舅舅这么多天,没想到会突然在这里面对面的碰上,他完全没有心里准备,他只知道小舅舅常去夜宴俱乐部,不知道还会来岭北马场,要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来这里撞枪口。

咽了咽口水,刘致嗫嚅的叫了一声:“小舅舅。”

容岚转动着手里的佛珠,表情淡淡,丹凤眼内勾外翘,开合间不怒自威,让人不自觉的觉得在他面前矮了一头。

刘致越发忐忑,小舅舅不说话用这种眼神看人的时候最可怕了,“小舅舅,上次不小心把你心爱的摆件打碎,是我不对,对不起,你不要生气。”见容岚没有反应,刘致顿了一下,飞快道:“我认识一个朋友,手作陶瓷很厉害,我请她帮我做了一个差不多的,原本打算过几天去明月山的时候给你……东西就放在车上,我马上让人去拿。”

容岚开口:“不用,没这个必要。”

没必要?刘致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被吓的快哭出来:“小舅舅,其实我说的比较含蓄,不是差不多,而是几乎一模一样,不对,去掉几乎,就是一模一样。”

岳六道:“好了,阿岚,你别吓小致,看把他怕的都开始语无伦次的说胡话了。”连一模一样这种词都说出来了,一模一样?除非小鱼活了过来,否则谁能做到。

想起小鱼,这个他唯一的徒弟,岳六又是一阵难受,恨老天不公,天妒英才。

刘致急了:“不是的,小六爷,我没有说胡话,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的话我这就让人去拿,你们见了就知道了。”边说他招呼服务生。

岳六让服务生下去,“小致,再这样就过了,不要说谎。我们已经找到了修复摆件的方法,你小舅舅也没别的意思,不会揍你的,放心。”

“不是这样的……”他真没说谎啊,刘致解释不清,欲哭无泪。

容岚拿起岳六端过来的绿茶喝了一口,淡淡道:“看样子给你布置的课业还不够,都有闲心学会撒谎了。”

刘致连忙摇头如摆尾,“绝对没有。”

把茶杯放下,容岚道:“听说你最近在三角湾的风南商场搞出不少动静。”

“……最近是比较常去那里。”

“喜欢D·KING?”

刘致就知道容岚什么都知道了,不敢撒谎,老实招认道:“她比我大五岁,人很善良,有爱心,非常照顾我,对我特别好,也不是那种物质的女生,我很喜欢她。”

容岚:“喜欢的话就好好交往,不准闹出人命。”

听明白容岚话里的意思,刘致顾不上害羞,大喜道:“嗯!谢谢小舅舅。”

岳六在一旁抿茶莞尔。

知道不会挨揍了,刘致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道:“小舅舅,其实我今天就是和她一起来玩的,她还在跑马场等我,所以……”

容岚点头:“去吧。”

刘致出去后,岳六道:“阿岚,那个女孩只是一个导购员,做销售的通常嘴巴都厉害的很,这才多久,就哄的小致这么为她说话,也不知道接近小致的目的单不单纯,要不要派人去查一下。”

刘致还小,涉世未深,人比较单纯,容易被居心叵测的手段蒙蔽双眼,岳六对他的形容褒义持怀疑态度。

容岚大拇指扣动着佛珠,丹凤眼轻扫,淡淡道:“小致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判断,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等他愿意带回家的时候再说吧,底子干净的话,导购员也没什么,我容岚的侄子不需要靠婚姻来给家里填瓦,他喜欢就行。”

岳六一想,深以为然,告罪道:“也是,是我说错话了。”

她最好真如刘致形容的那样,没有什么歪心思,否则绝对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阿岚的手段,没人愿意面对。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耳麦的服务生从外间小步快走到了容岚的跟前,恭敬道:“太子爷,慕小姐到了。”

“让她进来。”

岳六的眉头猛的蹙起,“阿岚。”意有所指。

两人有着共同的羁绊,容岚知道他想说什么,手上的动作停止,一向强势强大的男人难得露出颓然的一面,“小六叔,我……太想她了。”

他想念小鱼,想念她的笑,想念她活生生的样子,他恶心自己的行为,但是又控制不住,每次见完慕思雨后,他都会止不住的呕吐,可是下一次仍然还是会忍不住的继续。

如果不是肩上的责任,七年前他就该随她而去。

岳六的眼睛红了,后牙根咬的紧紧的:“长的再像,她也不是小鱼,更何况除了脸,她哪里都不像!”

小鱼……

容岚嘴角牵起苦涩,“我知道,可我忍不住,小六叔,我想她。”

……

阿岚,梦是反的,人的名字也该是反的,这样子才吉利,决定了,以后你叫我小鱼,我叫你风山,好不好?

不好,你叫小鱼,我应该叫大海。

哎呀,我不管,我就叫你风山,风山风山风山,如风吹山,没有雾霭,多好。

好,依你。

风山,我们把长宁山改成风鱼山好不好,我的记性不大好,改成我们的名字,这样就算过去很多年,我也不会忘记。

容岚吻她。

好。

……

容岚手背抵眼,“风鱼山的墓地已经造好了,小致也慢慢长大了,要不了多久就能独当一面,小六叔,我越来越忍不住,越来越想她了。”

“小鱼一个人孤单了那么久,我想去陪她。”

“嘭”。

岳六把拱桌上的茶具掼到了地上,气息不稳的来回走:“作孽!这都是作的什么孽!”

慕思雨收到服务生的传话,抬脚准备往里走的时候,想了想,又把脚收了回来,拿出随身镜子,把碎发全部别到耳后,让双颊上的掌印显得更加突出后,这才重新往里走。

进去后,看见地上的一片狼藉,聪明的没有多问,她柔柔一笑,眉目含春,带着面见心上人的期盼,道:“太子爷,我来了。”

容岚保持着刚才抵眼的动作,“老规矩,去台阶上的椅子坐着。”

岳六眼不见为净,偏过头面朝窗外。

容岚没有看她,慕思雨心中失望,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是。”

过了一会儿,容岚把手放下,抬眼朝慕思雨看了过去。

“你的脸怎么回事?”

丹凤眼露出凌厉的光芒。

慕思雨暗喜,长长的睫毛扇动,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般怯怯的道:“我今天在跑马场的换衣间碰见许小姐了,都是我的错,肯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的许小姐不高兴了,她打了我两耳光,太子爷,你不要怪她。”

容岚的脸色沉了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气氛变得很压抑。

慕思雨心中越发高兴,容岚越生气,她就越高兴,这是在乎她的表现,她得意的想到,有容岚站在她身后替她做主,孙川又算什么,根本不敢拿她怎么样,许樱樱,这回看你怎么死。

容岚的声线像是敷了一层寒冰,冰冷刺骨,“忘记规矩了?谁准你用这张脸做这么难看的表情。”

慕思雨呆住,眉梢暗藏的得意凝滞在了脸上,容岚预料之外的冷声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冻的心脏不由自主的一阵冷缩,连打好几个冷颤。她很错愕,完全没想到容岚会这么说,他这会不是应该心疼的好言安抚她,出手教训许樱樱那个贱人吗。

一直以来,慕思雨都知道容岚很喜欢她的脸,为此她很是自傲自得,身为容家的太子爷,想攀附上他的女人何其多,他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却独独对她一人另眼相看,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岭北找她,尤其是最近,来的更加频繁了。

虽然容岚没有明确说过什么,但慕思雨相信自己在他心中一定是特别的。

容岚每次叫她来的时候,都会让她去台阶上的椅子坐下,还定了一个规矩,不许睁眼不许笑,保持安静不许说话,慕思雨觉得他是想全方位的欣赏她,又是甜蜜又是羞涩,当这是独属于她的小怪癖。

可是今天……

慕思雨不懂:“太子爷,我被人打了啊……”

“记得我早就和你说过,护好这张脸,别有一点损伤,看来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容岚拔枪,猛的对着慕思雨开了一枪。

“啊!”

慕思雨尖叫,高高扎起的马尾被子弹打散,后仰着从椅子上披头散发的摔了下来。

“咕咚!”

她牙齿打颤,冷汗大滴大滴的落下,打湿了头发,狼狈至极,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容岚:“滚出去,把伤养好之前不准出门。”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慕思雨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慕思雨出去后,岳六把头转了回来,脸色也好看了些。“该。”

容岚给孙川打了一个电话。

“让许樱樱过来见我。”

延伸阅读

九莲洗衣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pqdu.shtml
项目介绍:现代人的经济条件逐渐变好,皮具服饰、毛绒服饰等已经成为大众消费者的选择。随

馨缘美肤品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x9u6.shtml
馨缘美肤品是一家美容护肤产品的经销批发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的美容护肤品销量节节高消费

康源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g54b.shtml
康源医疗器械专注于以医用高分子材料制成的导管类一次性医用耗材的创新,目前已形成硅胶导

宝加力瓷砖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6gfg.shtml
宝加力瓷砖坚持技术为先,全部引进国际国内先进的生产设备,包括7800吨大吨位压机、3

零食工坊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gkcd.shtml
少食工坊加盟少食工坊致力于打造中国具价值的少食专卖品牌,拥有精品少食开发、加工、销售

昊棱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nls9.shtml
无锡市昊棱光电设备有限公司(原无锡市新棱光电设备厂)是一家集光学冷加工设备的研发、制

饰空间饰品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bh72.shtml
上海饰惠礼品有限公司致力于精致的礼、饰品销售。礼仪之邦的中国,礼仪文化及其蕴涵的礼治

英国皇家道尔顿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g9xl.shtml

Cocodemer产后修复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u65f.shtml
Cocodemer产后修复产后修复加盟。Cocodemer,印度洋西南部群岛塞舌尔一

山巨源加盟  http://www.plazafuertehotel.com/nn50.shtml
山巨源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顶鹰人领主之第二章

    虽然不想接受蔳儿失去记忆的事实,但是眼看着蔳儿陌生的眼神,甄夫人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好在自从那次大病初愈之后,蔳儿的身体就越来越好了,以往每个月都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现在一个月过去了,连个头疼脑热都没有。“蔳儿,你累了吧,快歇一会儿,等会儿再接着练字。”甄夫人怜惜地帮着甄蔳——步轻尘擦了擦汗水

  • 风萧萧兮与君绝第4章在线阅读

    也是后来林航才知道,他们一家打着帮她哥的名义筹到的钱,一分也没用来还款,都花在大吃大喝以及买奢侈品上了。日子过的不知道比他舒坦多少倍。“听儿子的!”邵美玲严肃的道,“刘玉华本来就不是特别实诚的人,这么多年了,跟咱家这边光占便宜不吃亏,倒是嘴巧,光糊弄人了。”邵美玲今天走了好几次神,一直在琢磨儿子梦醒

  • 九天秘闻在线阅读第六节

    赞赏看到蛋状物是从黑衣人嘴里吐出来的,同时闻到上面挥发出的浓浓腥臭气息,忍不住呕吐起来。他发自内心的不想吃这东西,迟疑之际,黑衣人却捏着他的腮帮,微微用力将他下巴拉掉了环,然后一股脑将蛋状物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轻轻一拍让他一股脑吞了下去。“唔!”赞赏噎得够呛,但是没过多久更难熬的痛苦折磨着他。他觉得

  • 大贤者心很累在线阅读忙把简历投 准备去面试

    “Hey,寻真,这里,这里。”林雨嘉向寻真挥手喊道。寻真还没从检票口出来就听到了雨嘉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林雨嘉来火车站接寻真了。寻真心里很感动,却也很无语,雨嘉比自己还没心没肺,唉,只能这样了。“林雨嘉,能不能让我好好玩玩啊,我都还没有玩呢,你就喊我回来了,”说着寻真用手抚了下额头,继续说道:“真

  • 文明拾荒者在线阅读第3章

    如果说万栖山脉是一只凤凰,那么九别峰就是这只凤凰的眼睛。九别峰由于地势险拔,落差极大,峰顶终年积雪覆盖,而峰下却四季如春。正因为这样的地势特点,九别峰的药材种类繁多,有“药材仓库”之称。但采药人都明白这个“药材仓库”可不包括峰顶。因为峰顶终年积雪,必定是寸草不生,并不会有什么好药材。更何况峰顶太过陡

  • 综漫:最强第四真祖第八章

    工作人员搬来四条凳子,苏云鹤和练习生们围成一个圈坐了下来,他身后的摄影师们安静地打开摄像头。“这是我从话剧《父亲》中节选下来的一个片段,你们先看看,十五分钟后告诉我,你们对于父亲分配财产方式的理解。”苏云鹤边说边将三份一模一样的剧本递给陆璐她们。陆璐双手接过剧本,心中感叹自己终于拿到真剧本了。十五分

  • 圣域之下第7章在线阅读

    清晨,青鸾村村头,一位少女正坐在石凳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书,时而柳眉微皱,时而会心一笑,配上那静谧的枝头上杜鹃鸟儿那欢快的歌声,俨然一幅优美的天然画卷。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间流逝。随着朝阳的慵懒升起,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了,少女轻轻合上书本,满足的表情中难掩那一丝愁容,只听她喃喃道:“家里的书籍我都看完了,

  • 我其实是一个道士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陈子涵的处境泡沫,歌词的确有些凄美,不仅如此,那曲子的旋律更是好听。按照词曲,陈子涵试着哼唱了一段。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在雨下的泡沫一触就破当初炙热的心早已沉默说什么你爱我,如果骗我我宁愿你沉默简单的随着曲哼唱了一遍,陈子诺已然沉浸在歌词和动听的旋律之中。“姐,太好

  • 综红楼之未央七彩华光从天降

    叶澜听罗文琪如此说,眉头深皱,更是不解,惑道:“既然诸神之间立有盟约,那羸天神尊为何后来又出手了呢?”罗文琪沉吟道:“这件事我太虚门中至今尚无定论。据幸存的那三位长老推想,羸天神尊眼见自己门下弟子惨遭屠戮,心中自也愤怒,只是宥于盟约不便出手。待得卓道宗带人攻入羸天殿内,又杀一长老,使得那长老的血肉洒

  • 三国末世大志霸第9章在线阅读

    李清和胖子当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被那个人看在了眼里二人匆匆赶回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三十分了,二人刚一坐下,就感觉肚子在咕噜咕噜的抗议。“日!光顾着打架了,连饭都忘了吃了!”胖子哭丧着脸说道,对于他来说,不吃饭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李清多吃一顿少吃一顿倒是无所谓,在现实世界时,就经常因为打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