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大爱无界在线阅读风波初起

作者:凌睿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溪百般无聊的了半个月。顾家槐花院来了不速之客。

午后,顾雨绾照例坐于树下看书,有些乏了,倚着树睡着了。

睁开眼,一位清秀俊逸的少年好奇的盯着她,目光清澈,毫无杂质。

顾雨绾一惊,向后缩。心中早已百转千回,一位陌生男子出现在这里,是有意为之,毁她清白的名声,还是巧合?不管如何,只能静观其变。顾雨绾扶着树干,勉强站起来。

少年赶忙扶住她,天真的望着她,“你是仙女吗?”

顾雨绾一愣,他是个痴儿?少年拉住顾雨绾的小手,“仙女姐姐,你是不是从天上来的?”顾雨绾脸色微白,想挣脱他的手,却徒劳无功。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擅闯槐花院?”妙妙从屋里出来,看着少年怒喝。

走近几分,发现少年抓着顾雨绾的手,当下急了,瞪着杏目怒斥道:“还敢碰我们家小姐,毁我们家小姐名声,我打死你。”

说着,就冲上去,作势要打。

少年吓得往顾雨绾身后缩,“仙女姐姐,她好凶。”

“臭小子,你说谁凶呢?”妙妙因为顾雨绾在中间,没法子碰到少年,只能气的跺脚。

“好了,妙妙。”顾雨绾示意妙妙安静,转身看向少年,“你不必怕,她只是玩笑罢了。”

少年懵懂的点点头。

顾雨绾脸色温和,“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安城。”少年笑如春光,眸若星辰,顾雨绾都不觉迷惑了。为什么会把一个这般天真烂漫的男子引到这里?她可不认为顾家会任由陌生人在府里迷路。

“安城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小葵说这里有好吃的槐花糕。”

顾雨绾柳眉微挑,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坠儿,去拿些槐花糕。”顾雨绾将刚刚走进院中的坠儿派去,留下妙妙在身边。即使安城天真无邪,孤男寡女留在院中,只怕更是说不清。如今先稳住阵脚,静待结果。

不一会儿,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进来,“城儿,怎么到这里来了?”

其中一个富商老爷走向安城,安城笑道,“爹爹,这里有仙女姐姐。”

顾雨绾见众人看向自己,避无可避,微微上前两步,优雅施礼。“父亲,安老爷,兄长。”

安老爷点点头,和善的说:“小儿顽劣,打扰顾小姐了。”

顾雨绾微微一笑,“安公子,天真无邪,怎么会打扰?”

安老爷精明的目光闪了闪,只笑不语。

“安老爷,我前日得了一幅翠鸟图。一起去鉴赏如何?”顾老爷漠视顾雨绾,只留下一个不愉快的侧脸。

“听上去甚是不错。”安老爷点头,“城儿,走吧。”

安城不情愿的说,“城儿还没吃到槐花糕呢。”

“坠儿,槐花糕。”不知何时坠儿已经立在身后,听到顾雨绾的话,把包好了的槐花糕塞给安城。

“城儿,现在可以走了吗?”安老爷慈爱的看着安城。

“嗯,走。仙女姐姐,城儿下回再来看你。”

然后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去,只有尾随的顾谨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次日,妙妙匆匆走进院子,额前的碎发跳跃着,水青色襦裙像投进石子漾出涟漪的碧湖,叽叽喳喳的叫道:“小姐,小姐。”

刚刚绣花鞋踏进屋内,妙妙就一屁股坐下。急急地倒杯茶,一饮而尽。赵妈妈坐在桌前,面前放着一盘针线。

顾雨绾半倚坐在窗前,抬眼看了看妙妙,又继续看书。

“小姐,我打听到了。”说着,妙妙又蓄满一杯茶。

赵妈妈坐在桌旁放下手中的线,急躁的说:“你别喝了,快说啊。”

“昨儿个来的那个安家是京城皇商,安老爷膝下有五子,这安城安少爷是安家嫡子。”

赵妈妈听后,又拿起线,随即轻蔑道:“不过是个商人,即使是皇商,那也只是个商人。怎值得我们书香世家以礼相待?”

妙妙故作夸张的道:“那如果他们家在宫里有得宠的贵妃娘娘呢?”

赵妈妈一下子噤了声,眼睛瞪得老大。

“妈妈,听说,我们这老爷呀不光是想和安老爷以礼相待。”妙妙故意把话只说一半,吊足了赵妈妈的胃口。连一旁默不作声擦拭着瓶子的坠儿都抬起头看向妙妙。

赵妈妈手指敲着桌面,催促道:“你到是说呀,你个死丫头,想急死我啊。”

妙妙却端起茶,慢悠悠的喝上一口。一旁榻子上看书的顾雨绾也忍不住瞄了一眼。

妙妙受不住赵妈妈的催促,“好啦,不逗妈妈了。”

“听裴大娘说,老爷想把六小姐许给安少爷。”妙妙眼中透着八卦的小火苗,“这是她在老爷书房外听到芸姨娘说的。”

赵妈妈声音高八度,“什么,老爷,老爷怎么会?”

“这个很简单就能理解。虽说咱们顾府是书香世家,可是已经好几代没有出过高官。老爷他想让顾府再出一代高官,所以想借安老爷之势。”妙妙一语中的,洞若观火的眼神。

“那安少爷误闯咱们这院子的事?”赵嬷嬷一惊,激动的,不小心把针戳进手指。嘶了一声,含住手指。

“八成是芸姨娘不愿六小姐被牺牲,故意使的招。”妙妙用力拍了桌面,“肯定是欺负我家小姐是瘸子。”对面赵妈妈脸一下子冷厉下来。

气氛一下子冷了,寂静无声。

妙妙立即意识到不对,吓得从凳子上摔下来,跪着不敢动。

“妙妙该死,妙妙口不择言。求小姐原谅。”赵妈妈也从凳子上站起来,默不作声的看着顾雨绾。

顾雨绾依旧看着书,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一会儿的寂静无声后,赵妈妈开口了,“小姐,妙妙刚进府,不懂礼数。”忐忑的,想要缓和气氛。

顾雨绾听此,抬眼瞧着赵妈妈,笑而不语。

赵妈妈被瞧得有点心慌,以前倒是没发现这五小姐眼神让人觉得心惊。

“原来,赵妈妈是如此宽容的人。”顾雨绾想到从前种种,真是自己太过于软弱了,以至于被下人凌驾。

赵妈妈立即领会了,当下甩了自己两个耳光,“是奴婢管教不严。”

“贱婢,敢对小姐无理。我打死你这个畜生玩意。”赵妈妈边说着,又猛地甩妙妙两耳光,接着又开始大骂不休,拳脚相加。

顾雨绾瞧着眼前这副闹剧,眼神漆黑一团。手中的书轻轻合起来。

在一旁的坠儿突然动了,她迅速拉开赵妈妈并将其打伤。一掌下去,痛的赵妈妈龇牙咧嘴。坠儿不顾摔倒一旁的赵妈妈,立即跪下请罪道:“坠儿私自惩罚下人。请小姐惩罚。”

赵妈妈听此,立即明白了什么,“奴婢私自惩罚妙妙,请小姐惩罚。”

顾雨绾搁下手中的书,缓缓起身。只是冷眼瞧着她们,她知道妙妙是无心之言,只是她要借机敲打敲打赵妈妈。从前是她年幼软弱,才任由的欺负成那样。

“妈妈是娘亲信任的人,代表的是娘亲的脸面。做什么自是有分寸,坠儿和妙妙还需要妈妈多加指点。”顾雨绾微笑着扶起妈妈,轻声细语的说。

赵妈妈听了,老脸通红。坠儿垂着眼角,她知道赵妈妈是夫人的人,顾雨绾即使有心要惩戒,也得顾及夫人的面子。

赵妈妈心里早已有了些思量,本想着顾雨绾是个没人培养的废物,到底是顾家的嫡女,有大家风范,知分寸懂进退。不着痕迹的敲打她,这一做法有夫人的影子。可惜了,这么聪慧的姑娘,却落了个瘸子的下场。

“行了,你们两也起来。只是以后自当谨言慎行。”顾雨绾微微眯眼,扫过妙妙和坠儿。顾雨绾的目光停在坠儿身上。哥哥,你让坠儿来这里到底是想做什么?

“关于安家的事,以后不必再讨论了。”

“可是,小姐这关系到你的终身。”妙妙紧蹙着眉,语气焦虑。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况且,就算姨娘有心,安家也不会答应。”顾雨绾警示的看了妙妙,妙妙刚想开口又闭上了。

“总之,本小姐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的话。”顾雨绾摆出小姐的架子,冷冷的脸尽显威严。

几日后,槐花开的更加灿烂。夜深时,新月微亮,顾雨绾就静静的立于树下,痴痴地望着。

“迟迟禁漏尽,悄悄暝鸦喧。夜雨槐花落,微凉卧北轩。”

顾雨绾暗了暗眸子,透出几分萧瑟凄凉之意。

坠儿默默的从屋子里拿了件斗篷,边给顾雨绾披上,边说:“小姐,夜凉如水。”顾雨绾望着一脸冷色的坠儿,想着这关心人的话竟然从她嘴里说出,真是太意外了。

“坠儿,今日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坠儿愣住了。

顾雨绾笑而不语,慢悠悠的走回屋子。

坠儿看着屋子里的倩影,想不到一向温和的顾雨绾也会打趣她。

坠儿不由勾起嘴角,无意中瞥到院子暗处的顾谨言,身子一僵。

顾谨言没有言语和动作,淡漠依旧,消失在了黑暗处。

但坠儿知道,顾谨言一直很在意顾雨绾,绝不像表面那般冷酷无情。

延伸阅读

phasiman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d1i3.shtml
公司以“团结、创新、效果、学习”为立厂思想,以出众的生产设备和雄厚的技术力量为依托,

鑫妙康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xafa.shtml
鑫妙康足浴盆是足浴器、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慈溪市鑫

栾师傅叫花鸡猪蹄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8qb.shtml
栾师傅叫花鸡猪蹄营养丰富,味道可口。它不仅是常用菜肴,而且还是滋补佳品。栾师傅叫花鸡

康福源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d82e.shtml
康福源茶业位于郑(州)常(平)公路52公里处,焦温公路西侧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公司总

鑫泽国际旅行社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g68l.shtml
◆2009年8月山西鑫泽国内外旅行社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它是由山西省工商局注册,太原市

安歌护肤品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yvbi.shtml
安歌护肤品其总部设立在法国实力雄厚的大型跨国集团。是一家专门从事精心打造生物工程技术

意赏皂意生活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a0c7.shtml
意赏化妆品是中重量级手工冷制皂生产、研发、营销、设计的制皂之家拥有的手工皂研发及销售

Dilivilla帝利亚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g233.shtml
Dilivilla帝利亚香饰精品由上海麒香工艺礼品有限责任公司荣誉出品,ODIN为旗

农工商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aoeg.shtml
农工商超市集团由农工商超市、好德便利、可的便利、便利通电子商务、好德企业、好德物流、

跟谁学加盟  http://www.jennifermurdockphotography.com/yjb1.shtml
跟谁学产品介绍: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通过跟谁学的APP来找到好老师,我想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在童年不要得罪女人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钟了,算起来他已经快两天没睡了,只是太投入影响了他的生物钟。车在楼下停着,难道这丫头把车还回来了?他不置可否,也没多想就上楼了。他住二楼,很快就到了。但他却看见陈思雨正蹲在自己家门口,背靠着墙似乎睡着了。“这也能睡着!还真不是一般的奇葩。”看到这一幕,他心里不禁笑了,刚才的

  • 穿成反派大魔王炮灰小弟之后在线阅读储君之争

    东边的天上刚刚露出鱼肚白,北宋皇宫的的大庆殿外,一群穿戴整齐官服的人却早已在这等候多时,他们是整个大宋除了皇上之外最有权势的一群人,此刻正都等着上早朝。“时辰已到,诸位大人跟小的进殿吧。”值班黄门轻轻说了一声,转身在前头领路。百官以左文右武成两列进入大殿,各自站在属于自己位置上以后,安静地等了大概一

  •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穿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是女儿的错。”落苒苒嘴角勾起一抹笑,答得不卑不亢。反正没过多少日就要离开了,现在就让你们再仗着身份嚣张两天,以后大家就各走各的了。“好了,这次将你们叫来就是因为圣上赐婚落家,现在要选一个女儿嫁与当朝九千岁。”落田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锁在落苒苒身上。落家现在就六个女儿,落苒苒的大姐落芸芸和三姐落姗姗已经

  • 重生毒妃有点邪在线阅读第二个攻略人物

    突然传来的系统提示音让南烟的话语一顿,转过头去看到周彦略带疑惑的目光,嘴里的话顿时转了个弯:“我们再找找吧,说不定洛颜姐就在这附近呢?”看着率先迈开步伐的南烟,周彦顿了一下,才开口回答:“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那一瞬间,南烟似乎有些不对劲。大概……是不愿意和他共处吧?这么想着,周彦有些失落,不

  • 直播穿越带着全人类搞事情在线阅读第三节

    “通叔通婶!在家吗?”突然从屋外传来一声粗狂雄亮的喊声。“来了,是大熊兄弟啊!”听到喊声,通婶快步走出房间,对着屋外就说。“通婶,是我,我们今天进山,收获颇丰,村长让我给你们捎一只野鸡,您看,还是活的呢。”大熊晃晃手中的山鸡,又低声细语的问:“村长还让我问问,昨天救回来的那个人如何了?”“哦,谢谢了

  • 快穿好男人系统之入宅偷窃】

    第六章【入宅偷窃】一大清早,乔小夏便整装待发,虽然昨日她被邮政局给解雇了,但她丝毫不气馁,毕竟在这个乱世,想有份安稳的工作实在有点困难,更何况是她这样飘忽不定的人,估计能长久用她的也不多。“小夏,好了没啊,不然来不及了。”卓仔在门外喊道。乔小夏将帽子一扣,推开门走了出去,道:“来了来了,半个月动一次

  • 罪网惊艳一曲

    “恭迎燕帝陛下。”在太监总管尖声下,燕帝身着明黄色绣着飞天祥龙的帝袍缓步步入大殿,走在他身侧的正是帝后,丞相之女姚凤轩,虽是三旬,皎若秋月,貌似花容,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一身鹅黄色丝绸凤凰朝服,盈盈走来,疯风姿绰约。陆梦与众人半躬身行礼,低着头,不敢窥视天颜。“免礼,小路子,这就开始吧。”燕帝眼中

  • 穿成七零葫芦娃的妈在线阅读第4节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往事是尘封在记忆中的梦,而你是我唯一鲜明的记忆,那琴弦只为你弹奏,“别走”轩自从哪天回来以后就每天都在这个梦里度过,一次一次的再梦里出现,他本想再灵面前隐藏自己的情感,但是他的心终究是骗不了自己,这梦是那么清晰,再梦里女子用自己的血喂

  • 穿越带着副本世界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3章顾明飞竟然无视宋晓语,直接朝她走来?叶瑶心里觉得很不对劲。她原本一点也不想搭理顾明飞,可他这反常的反应让她莫名有点在意,于是放缓脚步,朝他看去。正好对上顾明飞直直看向她的视线。她呆住了。这种专注安静、任何时候她回头都能看到的视线,太熟悉了,熟悉到让她不可置信。这样的视线,在任务世界跟随了她数十

  • 意外之喜(群穿HP同人)之生死

    意林一点一点长大。法能每日里挑水,做饭,就是劈柴和带意林到田里伺候庄稼。这天师徒俩在地里伺候庄稼,小和尚在地里玩,突然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坐在地头大哭。法能过来问意林,怎么了?意林,我的脚好痛。法能看了看,可能是踩到什么东西了,伤得怎样?有没有事?法能将意林鞋袜脱下来看,发现没有事。再仔细一看,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