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精分总裁甜蜜妻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月半倾 来源:言情小说吧

施宴倾邀张若昀和阿筝进正堂坐定,很快就有婢女分别给二人递上了袖炉,都烧得暖暖的。

堂外雪似鹅毛,堂内张若昀直言相告,笑着说:“施师兄,子曜今日来访是有一事相求。我有一友……阿筝。”他说着将手中的扇子指向阿筝:“她身染重病,子曜带她千里而来,就是想请师兄劳心劳力,妙手回春救她一命。”

阿筝听见张若昀向施宴倾介绍自己,立马起身面朝施宴倾行了一礼。

施宴倾听罢不语,也不回礼,面色始终冷淡而不亲近,良久道:“子曜,以你的医术,就算是重疾,医治亦非难事。”他说着上}身骤然前倾,抬手径直往阿筝脉是一按,触及肌肤。

好冰的手!阿筝整个人身体霎时一寒,冷得想哆嗦,又想到这样不礼貌,果断克制住了。

好在施宴倾很快收回了手,神色更冷淡了一层,似不喜道:“金蝉蛊。”

“哈哈哈!”张若昀瞧施宴倾铁青着脸,他反倒笑得更开怀,拍着巴掌说:“果然什么事都瞒不住师兄。她的确中了蛊,当时我查出来了,却不能确认是哪一种蛊,更不敢妄自取蛊。”说到这,张若昀正经了颜色,手中的扇子亦规规矩矩收入腰间。他站起来,郑重的向着施宴倾行了个大礼,整个人头低过了腰:“还请师兄救我朋友一命,子曜不甚感激。”

张若昀的身子刚行完礼直起来,就听见施宴倾回答他:“不救。”

张若昀听了,左边眉毛一挑,左边嘴角亦勾了起来。他坐下}身来,眸光流转悠悠地道:“大师兄若是能力有限,呵呵,尽可直说。”

施宴倾闻言,嘴角微微上扬,竟是浅浅笑了。他自昂了头颅,挺直身躯,唇畔带了三分不屑七分孤傲:“我是师傅的出师弟子,取蛊这种手术自是娴熟。如果说我施某都不会取蛊,这天下不会有第二个人敢说会取。子曜,你不必激将我……”他说着拂了下衣袖,似已意决:“你自知我不救中蛊之人。”

张若昀含笑听着,眉毛又挑挑,似还有话要说,施宴倾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又道:“师弟,你和这位姑娘二人千里迢迢而来,路途遥远,今日倒不妨先将息。我自命人上房好菜,温汤美酒款待。”他说着便吩咐身后仆从。

“好啊!”张若昀当即同意,但又说:“师兄,可允我在这住三日?”

“你我多年未见,叙旧莫说三日,三十日也允得。”

“好!”张若昀从腰间重新抽出了扇子,拿在手中:“只要三日,我天天来求你。若三日过了,还求不得你转变心意,子曜自会知趣带着朋友离去!”

张若昀当真一住三日。他天天去找施宴倾,可施公子每日只同他赏雪,品茶,下棋,论道,倘若张若昀提到取蛊,施宴倾立马不二话回绝。

施宴倾不取蛊的决心丝毫不动摇。

转眼,已是第三日下午。

雪霁天晴朗,阿筝在栏前遥望着张若昀又一次踏雪归来。她心里跟自己说别失落别失落,可望见张若昀略显萧疏的身影,阿筝还是免不了失落:“还是不成?”

张若昀笑得有些僵,他沉默不语,似乎有点不肯承认施宴倾的固执出乎了他的意料。

阿筝心里的希翼一落再落,蛊毒引起的疼痛不由更刺骨几分:“不成的话……”她的希翼虽然一直在落,却不肯彻底坠底:“求人重在真诚,我自己亲自去求他,也许能成。”

“唉!”张若昀扇子一伸拦住她。

阿筝被张若昀一拦,她更慌数分,但不尽到最大的努力就是不死心:“我去试试,放心我会有分寸的。”

张若昀收回了扇子放行,低低道:“祝你成功。”

**********************

阿筝去到施宴倾的住处,施宴倾正好要进门,他正拾级而上的时候,阿筝开口叫住了他:“施公子!”

施宴倾徐徐转身,今日他狐裘里换了描银线的青袍,到跟阿筝的罗裙一个颜色,亦似院内苍松翠色。施宴倾下巴稍微点了下:“姑娘。”

忽然起一阵风,吹不动青松,却吹动了青松上的积雪,雪花似羽毛般刮过来——而且还是直冲施宴倾脸的方向刮过来。

施宴倾眉毛微蹙,似欲抬手遮面。阿筝眼疾手快,立马掌上运气轻轻一转,恰当又得体的推了施宴倾一把。他的身子随着阿筝的掌风往后退了半步。

雪纷纷打落到地上,施宴倾正好避过了,避开的动作无一丝一毫仓促,无损他的优雅。

阿筝是有心这样做的,她心内暗自感激这棵松树给了她一个卖人情的机会,同时又感叹,这施宴倾还真的是一点武功都不会

阿筝还在暗自思忖,就听见施宴倾说:“姑娘这一趟来求施某,是白跑了。”

他还是不救中蛊之人。

“为什么不治蛊毒?”阿筝终于忍不住抬头问他。

施宴倾轻推开雕门,抬臂指内,做了个姿势,是要进屋谈。

阿筝心犹在慌,却是一横,先朝着施宴倾行了个礼,就不再犹豫地跨进了门。

阿筝进门坐定,施宴倾则亲自去泡一壶清茶。待水烧开,待茶泡好,施宴倾自己和阿筝都喝了,他才轻轻放好白描竹纹的茶杯,正襟危坐告诉她:“上苍有好生之德,我们习医的人更应如此。姑娘若是疾,我定当全力医治。然而蛊毒……若没有杀孽,没有仇家,又怎会有人给你下蛊?”

阿筝先一愣,后联系起张若昀曾说过的话“大师兄不屑学武,他说这一生都绝不会沾染半点杀人的技艺”,她这才能完全理解施宴倾刚才的一番解释。

阿筝心里忽然就不慌了,就好像一波水,起先还在风吹过的湖面荡呀荡,突然就古井无波了。

“施公子。”她叫施宴倾一声:“在下不会用言语激将,也不会吹嘘奉承。”阿筝自己讪讪而笑:“因为在下知道,施公子软硬不吃。”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

施宴倾侧目看阿筝,等她继续往下说。阿筝却突然双膝跪下,径直给施宴倾磕了三个响头。她磕得恭恭敬敬,每一个都额头贴地,发出响亮的声音,直撞入施宴倾心中。

阿筝磕完头,抬起头,因为太过用力,她的额上已磨破了皮,显出鲜红的颜色。

“在下是来真心实意的求你的。”她说:“我不想死。”顿一顿,一字一句咬得清楚坚决:“我、还、有、血、海、的、深、仇、未、报。”

施宴倾盯阿筝数秒,艰难偏过头去,白色狐裘掩住无尘俊逸的公子,他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坚持。

阿筝注视着施宴倾的反应,她心里想:自己真的是要白走了。她想着心里就抽了一下,面上也跟着笑了一下。然后是五脏六腑骤然蔓延的疼痛,也许是自己的蛊毒又发作了吧。

阿筝不敢再看施宴倾,怕再难过一点自己就会支持不住,她低着头带着笑意鞠身辞行。施宴倾依旧是没有回应,整个屋里只有寂静,阿筝心里百感交集,明明低着头谁也看不到,却拼命要默笑得更厉害。她回转身背过施宴倾,方才重新抬起了头。就是抬头那一瞬间,阿筝难忍之下,左边眼角缓缓滑下了一滴泪。

阿筝和张若昀要走了。

两人欲向施宴倾辞行,却有家仆抱歉相告:“我家公子今日赏雪感染了风寒,抱恙在身不能来送。二位归程迢迢,盘缠耗费难免……”家仆边说,后头就有两位婢女上前递给张若昀和阿筝两个锦绣包袱。

“这是我家公子的一点心意。”

阿筝接住的那个包袱沉甸甸的,她自封口的缝隙处往里瞧,金光闪闪,是一包袱的黄金。又闻着张若昀收的那个包袱带着浓浓的药香,应该是各种名贵的药柴。

阿筝瞧包袱,张若昀却靠过来瞧她,耳畔柔声似安慰:“我回去试试。”

阿筝将目光投到张若昀身上,正要开口张若昀就抢着又说了:“不过你要不怕死啊。”他的眸中闪着光,神色就跟以往他逗弄阿筝时一样,分毫不改

张若昀说完自先笑出了声。

阿筝报以他嫣然一笑,面色下却有掩不住的黯然。

施宴倾的霜天别院本来就在郊外,张若昀和阿筝两人便索性不再入城,直接走野道折返。

估摸着两个人已经走了七八里路,阿筝正打算问张若昀回去是不是还走栈道奇路,就听见后头数人在叫:“张公子,姑娘!张公子,姑娘!”

阿筝和张若昀都停了步子,两人同时回头,见喊住他们的人是施家仆人。

“张公子……”最快跑过来的那个仆人气喘吁吁:“姑娘……”仆人面向阿筝,脸上带着欣喜:“姑娘,我家公子说给你治病。”

延伸阅读

百衣百洗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gwj1.shtml
百衣百洗是快捷、好、省钱的O2O洗衣平台,可为安卓和苹果两大手机客户群体服务。客户需

可丽爱鱼缸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sv3r.shtml
可丽爱Cleair水族是成都智拓水族用品有限公司旗下的水族箱品牌。品牌成立于1995

馨祺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nbk6.shtml
馨祺银饰总部集生产批发为一体,秉承“以质量求生存,以诚信求发展”的服务理念,以“诚信

lesnereides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p6dw.shtml
lesnereides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外贸饰、欧美饰、项链、耳环、手镯、手链、戒指

康达九洲食品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suq9.shtml
康达九洲总部位于国际品牌之都——青岛,公司涉及食品研发、食品销售、营养讲座、品牌营销

车饰界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g598.shtml
淘宝分销政策支持一件代发加盟优势少投入:加盟CARCHAD车饰界不需要任何资金;少库

十方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gjzm.shtml
十方石榴石饰品生产的材料金(镀金)、银(镀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等有30

伦迪叉车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a6ds.shtml
伦迪叉车山东分公司,公司电动车主要部件为进口部件,产品主要有:电动平衡重式的电动叉车

万聪教育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6wkt.shtml
万聪教育隶属于北京万聪智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为传统培训机构、公立学校提供“教育

通优包装设备加盟  http://www.ourbusinesssolution.com/n96o.shtml
通优包装设备公司凭借多年接触进口包装机械的实践经验,结合目前国内企业在订购小包装设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殷镇中饭馆

    第六章镇中饭馆就在这最为危急的时刻,一颗黑黑的东西忽然飞来,精准的砸在了正在往前跳的僵尸的后脑上,“咚-”的一声,僵尸猛地停住了脚步,刚刚被砸中的地方传来“滋”的声音,犹如正在被开水烫的时候的声音,还升了丝丝的黑色气体。僵尸痛苦大吼,跳着转过身,更加快速的跳往巫仲天的方向,看样子已经彻底被激怒了。刚

  • 宠你没边儿在线阅读第五章

    弄坏东西然后赔偿,这套流程对于闻晚晚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然而这一次,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第一次产生了一种“不是很想赔他”的感觉。想是这么想,闻晚晚当然不会这么做。她咬着嘴唇轻声道:“那、那你算吧。”一副乖巧认错的小模样。秦斯远望着她,笑意里带出一分妖冶,慢条斯理道:“还记得昨天夜里你干了

  • 从今天开始当霸王之第五章(5)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吸血鬼会睡着在这种地方,佩珀还是打电话给了自己的老板。作为那次惊险经历唯二知情人。接到这个电话,托尼·斯塔克本身是拒绝的。拥有超乎寻常能力且以血液为食的吸血鬼,多数时候能令人感受到的只有害怕而已。但是把小吸血鬼这么个不稳定因素留在佩珀家,让她一个人解决,这样又不符合托尼·斯塔克一贯

  • 爱在呼吸停止之前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寒潇下车之后,另外三个人去找停车的位置。当事人走了之后,乔悦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转回头去问周钧:“周哥,寒潇姐和顾轻洲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周钧思考片刻,反过来问乔悦:“你给潇潇当助理多久了?”乔悦眨巴着眼睛:“两年了。”“丛旭呢?”丛旭回答道:“今年是第四年了。”周钧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地说道:

  • 林玉溪的悠然人生之沈家庄闹鬼(4/4)

    走进去一看,几百号人聚在院子里,最中间停着五辆车。清一色的豪车,最差都是五十万起步的,有一辆还是跑车,沈渊在彭城也没见过几次,至少三百万。十几个保安围着豪车,里面是几个和尚,再往里面是一个西服笔挺的瘦高个,40多岁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黄衣大和尚,一边数着念珠,一边冷笑。不用问也知道,其中有一辆是给黄

  • 重生之末日杀戮在线阅读第8节

    只见那女孩长长的黑发,白白净净的瓜子脸,一身粉红带丝边的衣服,纤腰处系着一条水蓝色的纱菱,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担心地看着自己。“原来是你!”两人同时惊呼。“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孩率先问道。风寒叹了口气道:“我是被十几个海盗追了一夜给追到这的。尤其是那个矮个子海盗,追我追得可凶了!还好他腿短跑不快,

  • 只想和你在一起「校园」第九章

    等我拉着Lucky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Lucky被我从学校牵着走回来,饿得够呛,跑阳台扒饭去了。家里灯亮着,小颜从卧室里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才洗完澡。我转过身,佯装脱衣服换鞋,掩饰着自己的不安。她问我:“跑哪里去了?吃了么?”她问得太自然,我也答得自然:“吃了。”然后我站起来,把她轻轻拢怀里,又下

  • [新倚天]一人之下在线阅读第2节

    “一百个积分?”张程忍不住从床上跳了起来。一百个积分换**民币,那可是一千块钱,最主要的还不算进入直播间的人气和礼物的积分。一千个人气就等于十个积分,打赏一百块钱就是五个积分(和平台五五分打赏的钱)“老子真的要迎娶白富美,走上人间巅峰了!嗷!”在心里面嚎叫了两声,张程点了一下任务领取。“叮!地址已发

  • 末世农家游之觉醒!(8)

    “哈,哈……”司天喘着粗气,躲在了一个岩石的后面,他已经精疲力竭了,身上的伤势如果不及时处理随时能要了他的命。“好,好晕啊”疼痛感使他的精神萎靡,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现在晕倒,自己必死无疑!站起来,刚刚准备离开时“嘣”是枪的声音,不是手枪,应该是狙击枪,声音是在前方传来的。短短几秒内,司天已经做出了

  • 封神之纣王宠妻记在线阅读傅医生来了

    诗家……世代从政,手握重权,地位尊崇,诗家的人……江阮挑眉,盯着他半晌,直接将诗汀白从地上拉了起来。“你干嘛?”诗汀白咧着嘴,表情防备。江阮哼笑:“送你去医院。”诗汀白:“……”这女人突然这么殷勤……“怕了?”他忍着痛,侧目瞥她一眼,然后哼了一声。“怕。”她嘴角始终勾着。哪儿有什么怕的样子。诗汀白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