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最强外挂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逍遥林源 来源:17K小说网

第二天苏镜羽便收拾收拾离开了百草园。

阵剑峰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也是一个事(jian)件(qing)多发地。

万剑宗是全文前期的大地图,五峰被主角踏了个遍,而阵剑峰拥有杀伤力强劲的诛仙残阵,自然也是主角金手指覆盖的地点。

阵剑峰的修士十分护短,其中最为受宠的则是现任峰主的女儿阮梦芙。

阮梦芙虽然姓阮,性格却与软字无关。如果说慕容玲是表里如一的高冷女神,慕容珑则是表面温柔的蛇蝎美人,阮梦芙却是真正的刁蛮任性的小公主,是被阵剑峰的师兄们宠坏了的人。

在阵剑峰,所有人都对阮梦芙百依百顺,她怎么恶作剧都有师兄们包容,也逐渐觉得无聊,便开始作弄来阵剑峰的其他峰弟子。

原本男主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阮梦芙的,一切始于恶趣味。

阮梦芙与阵剑峰的师兄们故意在有事前来的轩辕异面前玩恶霸师兄强抢娇弱女修的**。轩辕异可是起点种马流的男主,碰上这样的事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他自然是上前把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修教训一顿后给赶走了,然后对阮梦芙嘘寒问暖一番,还给她留下了不少传音符,表示有事便找他就好。

这样一来,阮梦芙就有了新的玩具,轩辕异经常被她溜得团团转,今天去阵剑峰给她撑腰,明天去百草园给她偷药草,后天还要去秘境给她保驾护航。

当然,在行文阶段,是轩辕异为美折腰,为她做些鞍前马后的事,只是为了之后给后宫增添一朵不一样的娇花。

因为轩辕异自身条件不错,对她又好,还经常朝夕相处,阮梦芙后来便真的喜欢上了他。

而本来应该成功攻略了妹子的时候,因为师兄们不同意自家的白菜被轩辕异拱了,一番争执之下,阮梦芙之前的所作所为全部暴露,导致轩辕异心灰意冷,两人就此分手。

轩辕异开始去攻略别的妹子,阮梦芙开始绞尽脑汁倒追男主。

为了寻求轩辕异的原谅,阮梦芙病急乱投医,偷了阵剑峰的至宝诛仙残阵图给男主,因此被她父亲亲自押入困阵,也就是相当于坐牢了。

为了救回阮梦芙,轩辕异大发神威,灵光一闪之下,居然把诛仙残阵给复原了,然后以此为聘,成功收下了阮梦芙这个妹子。

说到底,阮梦芙的存在就是为了诛仙剑阵这条支线,而现在的苏镜羽并不想去走这条线,因此对妹子也是敬谢不敏的。

但是占了男主的身体,哪怕时间不对,该有的情节它还是会发生。

入了阵剑峰的地盘便不能御剑飞行了,苏镜羽便只能靠双腿走去基础剑阵的所在地。

然后在一个路口转弯处,便看到了**中的阮妹妹。

苏镜羽就当自己瞎了,目不斜视的拐了个弯,绕路了。

辛苦表演的阮梦芙:“??”

逗她呢?美人受辱就在眼前,你都能视而不见??是真眼瞎还是她没以前好看了?

苏镜羽一个动作,让向来自信的阮妹妹开始怀疑人生。

还不待阮梦芙反应过来,苏镜羽已经健步如飞的溜没影了,眼看着他化作一个小点消失在视线范围内,阮梦芙恨恨的跺了跺脚,心里难受的紧,“这个家伙,竟敢无视本小姐,定要他来日付出代价!”

至此,苏镜羽已经成功得罪万剑宗三位妹子了,可以想象得到,日后他的日子会变得更加滋(nan)味(guo)。

如果可以,苏镜羽希望自己不要碰上任何一个后宫妹子,但是剧情大神一点都不友好,就是碰瓷,那些搞事的剧情都要找上他。

成功无视了阮梦芙,苏镜羽并没有松口气的感觉,他提着一口气往基础剑阵所在地去,在阮梦芙反应过来之前忙不迭的进了阵法。

剑阵易入难出,鸣梧又给他限定了三日期限,这也意味着他必须在期限内破阵,不然误了时间,鸣梧也不会让他好过。

幸好苏镜羽对基础剑阵十分了解,破阵不难,只要渡过三层剑气的围攻,走到剑阵的中心阵眼出,剑阵就会直接把你给送出来。

基础剑阵里剑光阵阵,不算密集,但也一定算不上稀疏的剑气从四面八方飞来,苏镜羽敛了神色,靠着身法的灵巧躲过了第一波剑气。

修士踏入剑阵便是第一层,在这里每三息会遭遇一次剑气围攻,而若是不能躲过,便会实打实的受伤,若是伤到心脏等致命处,也会死亡,然后被剑阵丢出尸体。

所以苏镜羽一点不敢放松,他的身法由离殷尊者所传,十分精妙,所耗费的灵力也少,在百草园时,他根本用不上,这次入了剑阵,倒是个锻炼身法的好地方。

苏镜羽虽然悟性不够惊才绝艳,但是也不差,虽然不够熟练,但是倒也没有受伤,在三息的休息期间内,便往中心处移动,然后再次躲过新的一轮剑气,继续前进。

等过了第一层次的剑气,第二层剑气便是一息一轮了。

苏镜羽的身法已经运用娴熟了,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第二层的剑气并没有给他增添多少负担,他依旧游刃有余。

只是由于筑基初期的灵气储备不够,他在中间停顿的一息间吞了一枚回灵丹。

第二天午时,苏镜羽已经成功踏入了第三层剑阵,此时的剑气已经变得更加密集了,每轮剑气的出现中间已经没有停顿了。

这时的苏镜羽也不仅仅靠着身法的灵巧了,他时常要运起灵力打散剑气,灵力的消耗开始成倍增加。

而在进入第三层前,苏镜羽便在嘴里含了不少回灵丹,每过一段时间便咬碎一颗,随时补充灵力,在这样的压力下,没多久苏镜羽便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在飞速运转,随即便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变得更加纯粹,储量上限也增加了,这便是意味着他已经成功进阶到了筑基中期了。

此时他已经在第三层剑阵待了一天了,进阶之后,原本还感觉颇有压力的苏镜羽顿时觉得轻松多了,最后这点距离,他只用了一刻钟便完成了,成功到达了阵眼处,被送出了剑阵。

感觉到体内灵力的运转速度快了不少,苏镜羽心里也挺开心的,毕竟每一次进阶都意味着他的小命多了一点点保障。

尽管现在的苏镜羽依旧还是魔尊大人可以一根手指碾死的存在。

按照苏镜羽的设定,现在的南陵止脩还不是魔尊,只是现任魔尊宫里一个不受宠的儿子罢了。等过上两年南陵止脩成功突破到还虚期,他会把他合道期的种马老爹干掉,然后成为史上最年轻,修为最低的一届魔尊,同时也是最惊才绝艳,最嗜战的一届魔尊。

尽管南陵止脩当上魔尊时的修为不算高,但是他先是休养生息,不过百年间,成功突破至合道期,然后把四方割据的魔界给统一了,其他三方的魔尊也皆是合道强者,却统一被他斩于剑下,让他成功扶持了其他亲信。

而那时候按照原文,男主应该也有还虚的修为了,后宫佳丽三千人,不知哪个是卧底。

所以总的来说,苏镜羽现在还算安全,因为南陵止脩现在还在伺机要杀他老爹,只要自己低调,不去触动南陵止脩敏感的神经,他也应该不会太关注现在还弱得像蚂蚁的自己。

而事实上,他的计划也得是这两年内实施完成,不然等南陵止脩这个魔尊名副其实了,他就再不会有现在的舒坦日子过了,南陵止脩的眼线绝对会一刻不停的监视着他的。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什么计划都是徒劳的,他就再也逃不过原剧情的结局了。

苏镜羽的压力更大了。

他只是粗粗感受了一□□内灵力的变化,便想回百草园了,毕竟阵剑峰内也不安全。

因为在之前来的路上碰上了阮梦芙,这次回去苏镜羽便换了一条道。

本以为可以避开沉溺于表演的阮妹妹,却没想到这回阮梦芙盯死了他,在他下山的路上,直接往他怀里冲,“救命啊!”

苏镜羽的修为没有阮梦芙高,又被故意碰瓷,尽管他刻意闪避了,却还是被撞了个正着,差点摔倒。

阮梦芙见他稳住了身形,这才弱不禁风的往他怀里倒。见此情景,苏镜羽一个激灵,脑子一抽便往旁边闪去,成功让阮妹妹摔到了地上。

苏镜羽便感觉到了群演师兄们的杀气。

阮梦芙摔倒在地后,懵了几息,怎么也想不到苏镜羽居然会这么不给面子,气得俏脸通红。

她从地上站起来,长剑一甩,便往苏镜羽身上砍过来,“臭小子,给脸不要脸,我杀了你!”

遭受无妄之灾的苏镜羽:“??”

到底是谁戏多碰瓷?你这是给脸吗?你这是想踩脸好吗?

幸好阮梦芙也只是筑基后期,还未结丹,苏镜羽又常跟慕容姐妹对练,在阮梦芙的杀意笼罩之下,他躲得还是游刃有余的。

就是阮妹妹心情暴躁,见自己未能伤到苏镜羽,恼羞成怒下喊了师兄们上前围攻,“师兄,这人欺人太甚,你们给我杀了他!”

苏镜羽便知道,这个刁蛮公主是真的被他气的狠了,这事怕是难以善了,也不再躲闪,而是运转灵力,往山下逃去。

苏镜羽清楚,如果他这回真死在阮梦芙手上,那死了也是白死,但是如果他能成功逃回百草园,那阮梦芙便也无可奈何了。

终究鸣梧现在还会保他。

延伸阅读

竹绿雅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ym3n.shtml
竹绿雅家纺自上市以来深受行业内的赞同,竹绿雅家纺采用生态环保型原材料(竹纤维)做到生

冰灯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p3qb.shtml
冰灯面业集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是哈尔滨挂面生产销售的企业,我公司所拥有的“冰灯”

纤艺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dklv.shtml
纤艺美甲从事美甲技术培训,美甲产品生产销售,美甲加盟等美甲一条龙服务。学美甲到纤艺,

臻香堂沉香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yqux.shtml
中山市臻香堂沉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沉香、檀香、降香等珍稀物种的研发、应用、生产、种

爱塔珠宝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sk3d.shtml
爱塔珠宝是红日子珠宝旗下专注于珍贵情感表达的高端珠宝品牌。爱塔珠宝从诞生之初就极受瞩

西班牙加美橄榄油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sr2z.shtml
本公司是西班牙原装进口橄榄油中国总代理,规范经营方法、完善售后服务体系,凭借过硬的产

蜜斯蜜糖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6s6w.shtml
蜜斯甜心-MSBonbonCafé一家以欧英式下午茶及配简餐为主,自进驻北京以来一直

东方通保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y95y.shtml
东方通保机械是一家从事光通信仪器仪表销售与维修的实力型公司。公司主要销售国内外全系列

衣维雅干洗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yjl.shtml
衣维雅干洗加盟总部为了进一步拓展市场,向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产品和便捷的服务,凭借十几

友缘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pu40.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独妻策,倾城花嫁第九章在线阅读

    “老二,局里要盖房子,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住的平房条件太差,所以我和你嫂子商量着要买一套,以后祥祥结婚也能有地方。”正吃着饭,林建国开口了。“次凹,果然又是这样。”林建国有个习惯,只要跟林建军一家吃饭,他一准开口要东西。“好像上一世也是有一年中秋节大伯提到了房子,后来怎么样了?记不清了呢。”因为上一世十

  • 我在阳间挣冥币在线阅读第7节

    一个小时后,陈光祖和熬影出现在白云观前面。据说这白云观是清朝时一位云游道士路径此地时建立的,由于这位道士经常帮助山下镇子里的老百姓治病祈福,所以香火也很旺盛。一直到了抗战年代,当地老百姓为了躲避鬼子的迫害在白云观下面修了暗道,借助白云观的庇护老百姓躲过了灾难,抗战结束后当地老百姓便筹钱重修了白云观。

  • 僵尸世界:一拳圣僧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有为青年,无神论是我自小就有的观念。可今晚发生的种种离奇现象,我是如何也解释不同的!我艰难的睁开眼用着颤抖的不似人声的的语气说到:大哥!啪!不!爷爷!啪!祖宗!我想我妈!我想回家!只见秦始皇转过身!看着前方的水潭!悠悠叹道:焚书坑儒!国家初立朕焚的是不利于国家统一的言谈杂书!至于医学

  • 我整哭了百万女妖之商场(5)

    说实话冯笑笑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期待过,就连上次期待父母能后悔,来带她走的欲望都没有那么强烈,因为她知道期待的事多半是枉然,到最后她真的绝望了。可这次完全不一样,这些东西实实在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有心里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冯笑笑闭着眼睛,睫毛不自觉的动了动,双手不停的握紧,生怕带出来的水稻种子掉在地上

  • 灵气复苏:外卖宗师第四章

    钟行森来到“甲”酒窖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被服务员引到二楼的包间,一推门就看到秦旭浩和酒窖的老板李甲说着什么,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看到钟行森,秦旭浩就对李甲说:“行,就来这瓶吧,记我帐上。”说完放到桌上,拿起桌上的香烟点了起来。钟行森一边听着秦旭浩的话,一边松了松领带,摘了下来,脱掉西装外套,一起放在沙

  • 救赎名侦探柯南醉仙楼吃饭

    “这里的宝贝都是你的,你舍得随便送,只不过本神现在饿了,你爹的请咱们吃饭。去那个醉仙楼,上次去打架,我都想让你留下来,咱们吃饱喝足在走的。”“哈哈,没想到你还是个吃货呀!行今天让我爹好好放放血。”夏雪舞拿出冰凌神剑和剑谱秘籍:“爹爹,你那个剑谱是残卷,如果在修炼下去。轻则修为被废,重则走火入魔,从此

  • [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苏未,她的名字

    “哇,那个就是新生吗?长得还挺帅的。”“不是正常升学上来的,南新高中一般不会在私自收新生的。不管成绩再好都不行,即使走门路想进来也没那么容易,除非有逆天的身世。”“这么说,这位新生不简单咯。”“哎呀,先不管简不简单了。你们看这颜值,啧啧,够不够当我们学校第四位校草的?”“长得是挺好看的,但是比起其他

  • 狩魂记在线阅读锅边肉

    宏德二十七年十二月,余山深处,寒意逼人。山匪聚集的李家寨中,因为接近年根,也比往日多出了几分喜气。“喂,小犊子,真被那个干巴丑鬼骗了啊?傻狍子一个,哈哈哈!”有点驼背的丁三笑得仿如鸭子嘎嘎一般。“没,没骗,媳妇儿饿。”木棍左手拿着个豆饼,右手端了碗粗粮粥,呆滞茫然的眼神,给他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平添了

  • 心通万灵第6章在线阅读

    “塑形丹”的意外收获,可是让这师徒两人高兴了好一阵子,炼制“塑形丹”对翁离老人来说虽算不上什么难事,但那繁多药材的寻找,以及那般繁琐的工序,自然是会耽误不少时日,叶阳现在对他的肉身的重塑可已是迫不及待了,成天飘在翁离老人身后,像个活宝一样,总把那白发苍苍的老头逗得合不拢嘴。“臭小子,别闹了,我们这就

  • 洪荒:从拯救妖族开始在线阅读第10章

    石小树摇了摇头,心中顿时不再多想,而是想着当下困阻着他最难的问题——吃饭。现在他也没有精力去捣鼓把村落发展起来,想比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还是更想琢磨琢磨下一顿饭怎么办?“家里已经没有余粮了,要不出去打猎?”石小树的脑子里面顿时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这个小想法从小到大,逐渐生根发芽,最后直接被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