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那一年又那一天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无祭天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温青黛在探梅去洗面纱之时没想走,她只不过因一直蝴蝶从眼前飞过,稍稍挪动了两步,谁曾想再转过来便看不到探梅的人,那条通向溪边的小路也消失了,变为了一棵桃树。

温青黛自是随着记忆往溪边的方向走,可走来走去,周围全部都是桃树,哪里见得那条小溪?

在绕过几圈后,温青黛打量着身旁那棵她做过标记的树,猜测自己多半是被困在阵法当中了。

她上辈子不爱出门,就喜欢在家看书,什么书都读,这奇门八卦之道她也曾看到过,但是里面的内容太过于深奥,她只不过粗粗读了几章,便没有再继续下去。

如今被困在阵法当中,温青黛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在脑中搜寻着那些与阵法有关的记忆。

她走得并没有什么章法,对于阵法知道的甚少,如今被困住了才后悔当初没有深入研究一番,但巧的是,她这没有章法的走动,竟让她误打误撞到了另一处地方。

此处除了一个古亭别无他物,四周有树木环绕,温青黛因为害怕,走得很小心,是以当她听见说话声,便躲在树后不敢动弹。

温青黛想,这人既然将桃林设做了阵法,那此处定然是藏着秘密的地方,如若冒然闯进去,不会武功的她很可能会命丧于此,此时还是不宜暴露。

其实一开始温青黛是不打算偷听的,她尝试着朝古亭中看去,可惜四周的树木太过繁密,她除了能看出影影绰绰是两个人,别的一概看不清,反而说话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温青黛屏着呼吸,她出来的时间有些久了,姜氏若是寻不着她定会担心,正在她想不出对策之际,那边说话人的“温家”和“皇上”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温青黛再想听,他们却都压低了音量,但光是“温家”和“皇上”二字就足够让她震惊了。

亭中两人的对话并未持续多久,温青黛躲在树后一动也不敢动,她看到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古亭,前头那人一声藏青色的衣袍,后头那人则是一袭白衣,手持折扇。

他们沿着古亭前的一条小路走着,温青黛猜想二人应当都不会武功,否则像她这样的距离,早就被发现了才是。

温青黛见他们越走越远,稍稍一思考,跟了上去,她一直盯着那穿白衣之人,不想跟到桃林的入口处,突然多了一人,而那人手中握剑,一看便是武者,温青黛慌忙躲到树后,也因此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是何人?”

武者敏锐的朝着温青黛的方向看去,温青黛浑身发冷,她能感觉到周身环绕着浓浓的杀气。

温青黛死死的捂着唇,认命的闭上了双眼,不想周身一轻,再睁开眼睛她已经站到了树梢之上,浓密的枝叶很好的将她的身形隐匿了起来。

“不过是一直野兔罢了,你这侍卫未免太过多疑,我在此处布下了阵法,若是有人误闯进来,触动了机关,自会有僧人来寻,而你这侍卫也一直在此处守着,有何不放心的?”这声音偏细,一时难以分辨是男是女。

他们说话之声越行越远,温青黛的嘴被一双大手捂着,耳膜因为心跳的剧烈而“咚咚”作响。

从扣着她腰的那双手就能够知道,此刻她身后站着的是个男人,。

此人是敌是友温青黛无从得知,她站在枝头看着远处只觉得一阵头晕脑胀,过了片刻,等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之后,男人抱着温青黛轻巧地从树上落到了地面。

温青黛感到钳制她的力量变弱了很多,男人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却依旧抱着她的腰,刚想恼怒的质问,身子又是一轻,男人带她从林子里飞了出去。

温青黛被唬得不轻,想说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男人几个起身便带着她到了方才走失的那条小溪旁,原本应该在溪边的探梅此时也不知去向,约莫是找她去了。

到了溪边,温青黛双脚落在地上才有了实感,腰间的大手也松开了。

男人的行动犹如鬼魅一般,温青黛几乎是刚转身,他便使了轻功从原地消失。

纵然是再快,温青黛也只看清了他穿着一身的黑衣的背影。

“你究竟是何人?”温青黛朝前追了两步,但她的面前已经再没有男人的踪影。

你究竟是何人,又为何要救我?

温青黛怀揣着疑惑,正在她思索之际,耳边传来了夏巍略带惊喜的声音,“黛黛,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丫头在那边寻你呢。”

他说着,探梅手里攥着面纱跑了过来,她显然也被吓着了,面色都有些发白。

探梅刚想说什么,就被温青黛打断了,她接过探梅手中的面纱戴了起来,“探梅,我们在玩捉迷藏呢,你怎么能找不到我就向旁人求助,恩?”

探梅愣在那边,慢慢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不是小姐您太能藏了,我和夏公子两个人才把你给找着。”

温青黛听探梅话里的意思,她才告诉了夏巍一人,于是稍稍松了口气,对着夏巍说道:“夏公子,时辰不早了,我便先回去了。”

夏巍听见温青黛对他的称呼先是一愣,而后伸手想要拉住温青黛,却被她给躲开了。

“黛黛,我们谈谈。”

他说完这话,朝着探梅一看,让她避开的意思很明显。

温青黛朝探梅轻轻点了点头,探梅这才走到了略远的地方。

等探梅一走,夏巍便朝着温青黛凑近了,想要握住她的手,温青黛却在他靠过来的时候抗拒的退后了两步。

“黛黛,你究竟是怎么了?你以前都可不是这般的,如今为何与我这般生疏?”夏巍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眉头皱得紧紧的。

温青黛的表情被面纱给挡住了,只露出了一双平静无波的美眸,“夏公子,既然你要将话说清楚,那我不妨告诉你,咱们的亲事不作数了,我会让爹爹退亲,这下你可清楚?”

温青黛说完转身欲走,手腕子却被拽住了,夏巍的神情看上去很是慌乱,“黛黛,究竟出了何事,为何突然要退亲?”

温青黛一向是大家闺秀的代表,一言一行都是娴雅淑德,何况她爹温以良在朝中颇受敬重,夏巍对于这个未过门的正妻很是满意,只等温青黛及笄便可以正式将亲事提上日程了,但此刻温青黛突然提出退亲,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

“不为何,夏公子另寻佳人吧。”温青黛手腕用了用力,想要抽出来,夏巍却怎么也不肯放。

温青黛的手因为夏巍的力道之大疼了起来,她蹙起了两弯眉毛,厉声道:“疼,松开!”

她出声之时,一个小石子砸上了夏巍的小腿,他一个吃痛松了手上的力道。

温青黛看准时机,不想与夏巍过多的纠缠,毫不犹豫的朝着探梅走去,主仆二人快步离开了。

独留在原地的夏巍脸上全是恼怒,他摸着发疼的小腿,对着溪边的一棵垂柳撒气,气没撒成反倒背上又是一疼。

“是谁?!”

周围有风轻轻吹过,半个人影也看不见,韩易将脸上的面具取下,在指尖把玩着,看到夏巍恼羞成怒的模样,他低低一笑,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匆匆离开的温青黛走得飞快,探梅险些都跟不上,“小姐,小姐,您慢点儿。”

温青黛朝后一看,见夏巍没有追上来这才慢下了步子。

“小姐,您躲着姑爷干什么?”探梅刚问完就捂住嘴,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温青黛在探梅的额头上点了点,“不准叫他姑爷,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听见没有?”

探梅虽然搞不懂,但本能的点头,她以前在小姐面前叫姑爷也没见小姐的反应这般大,反而还有些害羞,现在怎么突然不让他叫了?

温青黛见探梅这不明不白的模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在世人眼里,她与夏巍是门当户对,然这只是表象而已,她上辈子也是被夏巍这幅痴心不改的样子给蒙蔽了,所以后来落难被嘲讽才会更为刻骨铭心。

在温家出事前的一个月,夏家不知是何缘故,强行将婚事退了,连一句解释也没有,非常的理所当然,等到温家被判入狱之后,温青黛才知道原因。

温家落难,夏巍也曾到狱中来过一次,温青黛那时还天真的以为他是来救自己的,却不曾想他还带了一个人过来,是个女子,准确的说是个妇人。

那妇人小腹微微隆起,看上去月份已经不小了,温青黛瞧见她的面容方才知道,这人是夏巍的表妹,听说这位表妹的父亲在温家失势之后便一路水涨船高,现已成了皇帝面前的红人。

温青黛的心一瞬间变成了一潭死水,夏巍竟是在她们婚约还在之时就已经与旁人勾搭上了。

不仅如此,夏巍仿佛刻意的想要炫耀一般,将温青黛说得一无是处,在言语之间更是将他的本性悉数暴露了出来。

那些话语像利剑一般刺入了温青黛的心脏,也叫她识清了夏巍的本来面目。

温青黛闭了闭眼睛,不再去想前世之事,她找到了姜氏,说自己身体不适想要回家,姜氏只当上回摔跤的后遗症还在,当即紧张起来,终止了与夏夫人的叙话,带着温青黛下了山。

山脚处,小厮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他侧头看到在整理衣襟的韩易,取笑他,“去个茅房也这么久,快着些,夫人或许要下来了。”

韩易不语,摸了吃完草料的马儿,心情不错的给它顺了顺毛。

延伸阅读

君心孕妇装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nm59.shtml
“君心”作为一个香港孕妇时装品牌,9年来一直致力于发展东南亚市场,一系列的款式已趋向

卓龙宝石工艺饰品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sx3l.shtml
广西卓龙宝石工艺饰品厂位于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宝石加工基地—广西梧州市,是一家具有一

金贝成长早教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655p.shtml
金贝成长,北京恺钰集团旗下教育品牌,恺钰集团,成立于2010年,一直致力于服务于准宝

布爵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dcqi.shtml
布爵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婉哲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pttp.shtml
婉哲石榴石饰品是饰品、工艺品、日用百货等产品生产加工批发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PROTASA隔音材料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d4ws.shtml
PROTASA隔音材料拥有各省市上罪信的研发技术以及出众的自动化生产流水线所生产的隔

豪超金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6ybx.shtml
企业介绍加盟、全国统一价格条码销售于一体。主要经营缅甸A货翡翠手镯、翡翠挂件、各类翡

艾洛嘉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p8ac.shtml
艾洛嘉化妆品皇室经典美白补水组合+产品效果迅速补充皮肤及时所需的水分,增强皮肤保湿补

和合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yvrp.shtml
和合五金是一家专为电子、印刷、手机电池及手机周边器材制造等行业配套防震、缓冲、防滑、

肤儿美加盟  http://www.esaviour.com/gxok.shtml
2000年广州美素成立,经过十年的发展,2010年正式成立了香港肤儿美连锁集团,从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TFBOYS在绝世爱恋在线阅读第九节

    李佳怡平时一般都是在学校食堂和**事们一起吃午饭的,今天之所以会回到学校旁的自家酒店吃中午饭,都是因为自己的大姨李霜说她来到了学校附近,要自己去陪她吃吃饭。结果李佳怡到的时候发现李霜身边还有一个男人,那是一直追求自己的富家子弟欧阳杰,李家与欧阳家是世交,平时多有往来,欧阳杰一直在追求李佳怡,但是李佳

  • 我的神宠哈士奇在线阅读第3章

    “梁濯缨。违反家规,漠视家主命令,擅自挑起事端,纵容梁桑柔鲁莽行事!梁桑柔。违反家规,不顾家主命令,当街争斗,好勇逞强,全然不计后果,二人所作所为有损梁家威名。各领军棍二十!”“来人,集合所有亲卫营的官兵,带这两个犯了家规的人在全营面前受罚,让他们俩记住今天的事,更要让全营的将士记住今天的事。以此为

  • 香蜜沉沉之许你长长久久之穿越,起点

    一处世界,一方石堆,尘埃漫天!一道人影,凌空而立,不悲不喜,漫天的尘埃却无法沾到他一丝。一道微弱的声音从石堆中传出:“曾经,我只想知道天有多高;如今,我却想知道天有多强!”一名受伤颇重的白衣少年,爬出石堆,抓起旁边的一把看似古朴的宝剑,从地上缓缓站起。战意,一股不屈的战意自胸中燃起。只见少年双手紧握

  • 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回头了吗被ntr的李二欣喜若狂

    离开皇宫之后,萧宁暗中调查了一下,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一个亿。同州八县分为冯(píng)翊(yì)、韩城、合阳、朝邑、澄城、蒲城、下邽(guī)、白水。处于渭河以北,泾河以东的洛河下游地区,周境长约800公里、东西长约250公里,囊括关中东部、北部、南部的辽阔富饶区域。汉时将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称三辅

  • 上水铭心楼前传江州惊变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世界的法则!”伍仁从梦中惊醒,这梦已经困扰他好几天了,但醒来之后却想不起来梦的内容,让人莫名其妙不可名状!难道是我这几天玩王者没买女娲?伍仁不由在心中吐槽道。还是.....咦,这种感觉?!冰冷,抖动着......在伍仁恢复所有感觉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不是在那熟悉的床上了,因为自己身下传来的那

  • 撞你一下,怎么了之放开那个女孩(5)

    胡图图不曾想,龙教官还挺靠得住,第二天就打了他的电话,叫他去一趟灵路学院。今天开开心心的吃了早饭,母亲还以为他想通了,也分外高兴。而他也不着急告诉母亲,毕竟事儿还没成,万一又瞎了,让母亲白高兴一场。……“同学们,今天就是我们灵路学院新一届学员集合的日子,你们都是我桂花市的精英学子,能来到这里,是你们

  • 琴赤|相爱相杀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款老人机的喇叭很给力,所有人都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内容。钱忠仁震惊万分,四下寻找着师兄的身影,其他人也吓了好大一跳,东张西望着。“别找了,照做就是。”“师兄,这到底是为什么?”钱忠仁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孩子,跑来给病人喂了相当于毒药的东西。我还给人道歉?“你哪来这么多为什么?不想被师父打断腿就照做。”电

  • 绝世刀霸在线阅读第九章

    皇觉寺被烧毁,到处都是掉落的木炭和没有烧尽的枯草。大门被一堆烧了一半的木头挡住。“师兄,我们从后门逃走吧?”几个小和尚跟朱元璋说,“虽然火灭了,他们还有刀,我们不一定是对手。”朱元璋看看眼前的残垣断壁,忽然想起来,老和尚还在屋子里面,“师叔呢?”“已经,圆寂。”朱元璋回忆起来,这个老和尚虽然脾气不好

  • 东汉英雄传在线阅读苏七公子被抓了

    饭后,裴珙交代说有点事情要去办,就出门了。回了屋,苏金珞趁着天亮,拿出毛笔和纸铺在桌子上画了起来,虽然画的不算太好,但总归也是画虎类猫,八九不离十。天刚擦黑,裴珙回来了,见苏金珞正摸黑收拾桌子上的笔墨,问道:“怎么不点灯。”转身去柜子里摸了燧石出来,“嚓嚓”两下点亮了烛台上的蜡烛,再一一点亮其他的几

  • 夫人你逗笑我了在线阅读第3章

    “无忧,委屈你了。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姐姐会帮你的。”再三保证自己可以应付,馨月姐才放心的离去。送走了馨月姐后,我脸上的笑垮了下来。怎么办?我能说我是1个月前才从神父那知道的吗。神父除了平时教导我学会魔法,还让我学会打扫卫生等技能。然后居然没告诉我是男孩,我一直以为我是女孩。神父1个月前神秘兮兮地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