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我的女友是向真第八章

作者:早睡早起阿白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五个流氓领着他们到了一条小路上,大胖男见他们居然真的来了,便说:算你有种哦,小子,不过,今天这顿揍你是跑不掉了。

见玉林姑娘也跟在他身后,另一个流氓讥讽地说:不至于吧,刚才还那么横,怎么?还需要找个小娘们帮你们打架啊? 哈哈哈......五人齐声大笑。“我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围观的,我就想看看你们待会满地找牙的样子。”玉林姑娘冷笑着说。

“什么?”胖男不屑地笑了声:就凭这几个人?还想让老子满地找牙,等我收拾了他们,我非得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小贱货。说罢,胖男用啤酒瓶子指着杨昭,说:小子,有什么遗言现在就说。杨昭愣了两秒,然后说:其实,我们还是可以用君子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没必要那么野蛮。

“我去你麻痹!给我上!”胖男大喊一声,五人齐刷刷地冲了过来。其中,胖男和一个小个子流氓冲着杨昭过来的,另外三人分别对付刘勇、老张和老李。

老李身材瘦弱,哪是这些痞子的对手,那痞子上来就对他拳打脚踢,老李只能用手肘自然防卫,完全无法还手。见老李不妙,一旁的玉林姑娘趁无人注意轻轻捏了个兰花指,只见那痞子就这样弹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壁上,昏了过去。

而对付刘勇那个流氓就没那么幸运了,手里的棍子被刘勇一个空手夺白刃,然后又被按在地上猛捶,刘勇一边揍他一边骂咧着:你他妈牛逼是吧!你他妈上天了是吧!老子也是练过的知道不,打死你个狗日的!“打得好打得好!”玉林姑娘欢喜地在旁边拍着手,刘勇回头一看,见老李还比着刚才防卫的姿势,双眼紧闭,而一旁的流氓已经倒地不起,刘勇说:行啊你,平时没看出来这么能打。这时老李才睁开半只眼,见那人已经晕倒,赶紧整理了一下衣领,叹息道:唉,为什么非要逼我出手呢。

胖男和他的小兄弟挥着手中的酒瓶,逼得杨昭步步后退,并挥舞着双手,一脸苦笑说:没必要这样的,有话好好说啊!见二人没有退让的意思,他终于爆发了:好吧,既然这样......

胖男二人的酒瓶眼看就要挥到杨昭头上了,瓶里剩余的一点啤酒泡沫也飞了出来,而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突然感觉身体十分沉重,完全无法动弹了,就像有什么东西捆住了他们的身体一般,连飞溅出来的啤酒也停滞在了半空中,不论胖男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对他和他那小兄弟二人来说,他们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

杨昭轻轻拨开胖男握着酒瓶的手,将溅出来的啤酒吸进了嘴里,然后说:是你逼我的!然后一脚将胖男踢出了数米开外,胖男倒地后,疼得在左右翻滚,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声,这时杨昭发现,老张还在和一人缠斗,而且完全处于下风,那人狠狠地卡住了他的脖子,就快要窒息了,然后杨昭单手轻轻举起另一人,朝老张那边扔去。两个流氓狠狠地撞在了一起,飞出身外后来了个狗摔,十分凄惨。

五个流氓不到两分钟,全部倒地,老张也缓缓站起身子,捂着喉咙咳嗽着。“你没事吧张兄。”杨昭问道,老张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谢谢啊。

杨昭拾过还停在空中的两支酒瓶子,将其中一支扔给了老张,老张接过瓶子后,说:杨步,你刚才那招太牛了,那么大个人,你就这么把他给举起来了?杨昭笑了笑,对身旁的玉林姑娘说:姑娘,这些地痞流氓调戏你,现在他们全倒下了,你不上去好好教训他们一下吗?

玉林姑娘嘴角一扬,笑着走到哀叫的胖子面前,用力地朝着他的大肚腩踩了一脚,疼得胖子又翻滚起来,“你不是要调教我吗,还嘴硬吗!”玉林姑娘恶狠狠地说,“我错了妹子,我错了,饶了哥吧,哥求你了妹子。”胖男捂着肚子,费力地说道,这时,杨昭又对老李说:李兄,你不上来教训教训他吗?老李还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这样不太好吧......“有啥不好的,来,发泄一下!”刘勇对他说。

于是,老李便没有再推辞,“那好吧,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他用力跳了起来,双腿使劲往胖男肚子上一蹬,疼得胖男哇哇大叫,他还不肯罢休,一顿猛踹,还边打边说:叫你打我,我叫你打我!

平日里一向内敛的老李这架势,让几人嗔目结舌,老张赶紧拉住他说:行了行了老李,打几下就可以了。胖男可怜巴巴地说:对啊大哥,再打出人命了......

“什么可以了,我还没来玩玩呢。”刘勇说完正要上前揍他,被杨昭阻止了:算了刘兄,到此为止吧,他们够惨了。刘勇这才罢手。

杨昭俯下身,对着痛苦不堪地胖男说:我早就告诫过你,你偏要暴力解决问题,所以就不怪我咯,不过不得不承认,暴力解决问题还挺痛快的,我们走吧!

“痛快!”路上,老李呐喊了一声,“我感觉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爽过!”“那你这辈子也够惨的,怪不得会抑郁。”刘勇说,“我觉得我得病开始好起来了。”“早就说了,你就该出来转转。”

“谢谢你们今天帮我,要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玉林姑娘感激地说道,“没事,姑娘,以后一个人,就不要来这里了,你冰清玉洁的,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杨昭对她说。

玉林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天色,说: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认识你们很开心。“你家住哪儿,要不要我们送你啊。”杨昭关切地问道,老张带着嘲笑的口吻说:你小子当护花使者上瘾了吧。杨昭红着脸,连忙解释:我......我没有,我就是觉得天还没亮她一个人......不安全嘛。“我看,跟着你才不安全吧,闷骚的小色鬼。”老张开着玩笑说。

玉林开心地笑了笑,挤出了两个小酒窝,“没事,我就住这附近,不用担心我。”“那既然这样,我们也回去了,要是被医院发现我们不见了,后果会很严重。”刘勇小声说。杨昭点了下头,对玉林做了个揖,说:那,姑娘,就此别过吧。

分别后,玉林兴高采烈地回到了住处,为了避免被发现,她偷偷摸摸地,摸着黑进屋,打算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混进被窝,最近她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从没失手过,但是这回,就没那么走运了。

当她走刚到半中央,屋里的蜡烛一下子全部点燃了,把房间染得通亮。一名女子正坐在一旁,十分生气地看着她。玉林知道,这下完了,被逮了个正着,免不了一顿骂了。

“你去哪儿了。”那名女子压低了声音,没好气地问她,玉林只好慢慢扭过身子,笑嘻嘻地说:嘿嘿,嫦娥姐姐,我就是睡不着,出去散散步,没什么......

那女子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生气地说:你亥时便悄然离去,现在已经是辰时了,整整五个时辰,你散心散了这么久吗?玉林这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行踪,只好继续编瞎话:我......我本来打算早点回来的,可是今晚的夜景可美了,尤其是那月亮,勾起了我对月宫的回忆,一时流连忘返,就......嫦娥姐姐,你就别生气了。

听到这番解释,嫦娥愈发的不悦了,说道:你已经连续十几日偷偷跑出去了,每次都是这个时候才回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玉林知道,这下没法蒙混过关了,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等待一顿臭骂。

“说,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嫦娥斥责道,玉林只好解释说:就是,贪玩......到处逛街......嫦娥用鼻子嗅了嗅,严肃地说:你瞧瞧你这一身的烟酒味,我都能猜到你去了什么地方,你也算是一位仙子,却到那种只有恶俗的凡人才会去的地方玩乐,你不觉得羞耻吗!

玉林有些不耐烦了,她为自己争辩着:好了,你不要老是这样好不好,我只是呆在这里太闷了,想出去解解闷而已,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太闷了,你这是什么话,身为仙女,你应该心如止水,为何总是有那么多的凡俗之心?当年贞观时期,你就私自下凡去招惹西行的高僧,若不是我及时出现,你知道大圣会怎么对你吗?你为什么总爱给我惹麻烦。”嫦娥驳斥她的话,让她很不满,玉林吐出了长久以来的心里话:你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但是我不能,嫦娥姐姐,我跟你在广寒宫住了数千年之久,除了那个每天砍树的呆子,什么也没有,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来到了凡间,花花绿绿的世界,你却还是要让我过以前的生活,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我受不了这样清洗寡欲的日子。

嫦娥听后,有些伤感,她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吴刚,要不是他舍命相救,你我现在恐怕......算了,不说了,你喜欢热闹,我不怪你,但现在是什么时期你不知道吗?大家人人自危,他们正在天罗地网地搜寻我们,前不久,哪吒三太子被茶丹四将找到了,还受了重伤,我正在没日没夜地给他冶制仙药,你倒好,不仅不帮忙,还到处乱跑,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我......

嫦娥说着说着,眼眶便湿润了,玉林赶紧抱住她说:好了好了姐姐,我错了,我也后再也不敢了。二人拥抱在了一起。

气氛缓和后,嫦娥说:好了,不早了,你还不变回兔身睡觉去。“嗯。”说完,玉林摇身一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兔子。

延伸阅读

[主弱虫]如果给我一双翅膀地元灵珠  http://www.qimida.cn/y8p7.shtml
昏昏沉沉跟着暗河水向下漂流了不止百里,深入地元山下不知道多深,突然感觉一顿,停了下来

我的修真在体系之外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qimida.cn/nhui.shtml
这家按摩店规模不大,地处整条街区相对偏僻的位置,陈设新旧程度,大厅接待人员的服务质量

摄政王的1/2婚姻之第七章(7)  http://www.qimida.cn/dztj.shtml
“灵气狂潮的掀起原因有多种:一是灵气复苏、二是撕开两界之间的屏障因为两界灵气存在一边

魔道祖师之女主她来自流星街之第3章 作弊(1) (2/2)  http://www.qimida.cn/dgb0.shtml
怔了怔,旋即拿了一份报纸,出去的时候还留了个门,估计是打算在客厅看看杨羽能坚持多久。

梁上燕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qimida.cn/uxup.shtml
酒店外的大街车水马龙,然而出租车却寥寥无几。也是,来光顾这家豪华酒店的人全都有私家车

开局甩了扶弟魔向伴娘求婚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qimida.cn/oea.shtml
八人头顶的战圈逐渐笼罩场内众人的身影,名二身陷八人包围之中,此时脑海中系统的声音不断

魔法世界当大侠之第五章(5)  http://www.qimida.cn/zoa.shtml
“不要哭了…蠢死了。”伴随着他的话语而落下的,是一个温热的吻。我半张着嘴,一时之间失

首辅黑化日常(重生)第十章  http://www.qimida.cn/d9y4.shtml
托尔家族的族地在坠日山脉中层靠近内层的边缘位置。坠日山脉、虚无森林、无尽海是神界的三

蓝色星空下在线阅读人性本恶  http://www.qimida.cn/dvmv.shtml
楚烟儿的车是一辆林肯商务车,但是叶楚一看,就知道这车是防弹的,可以防止小口径子弹的袭

烈阳之长城防线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qimida.cn/xx7n.shtml
任由自己的角色跟随着王皓钰前往三生石找月老,贝微微现在都还有些懵逼,因为王皓钰给她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仙律令在线阅读第7章

    何朝云看岳璃歌的眼神,哪有他单单唤她一声妹妹那么简单,怎么会只有兄妹之谊。岳璃珠忍不住心底的愤懑,进门的脚步特意重了几声,岳衷山抬眼道:“你怎得这般迟,让何将军在偏厅里好等。”“伯父言重了,在您面前这一声何将军小侄万万担不起,您平常叫我便可。”“哈哈,好!珠儿你也坐下吧。”岳衷山笑声爽朗,又道:“珠

  • 末日之老子是僵尸重生

    溪水潺潺的流动,草木香伴随着百鸟鸣叫,两岸群山仿若黛洗。夕阳如血,将天地之间都镀上了一层金边。这般美景当前,却传来了极不合时宜的哭声。“呜呜,小姐,这可怎么办呀。”一个清秀的丫环一边替昏迷中的人包扎着左臂半寸长的伤口,一边轻声哭泣。这丫环也伤的不轻,小腿处的裤子整个被鲜血浸了透,但她却丝毫不管自己的

  • 符咒英雄第五章在线阅读

    不理会王主管,在侍女的带领下走过长廊,里面富丽堂皇,墙壁上贴着壁纸,不会让颜色晃眼睛。进入场内,这里面十分宽阔,能容纳上千人,不过席位却并没有坐满,这是天阶拍卖场,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参加。而里面的席位也是按消费等级落座的,有金卡黑卡,则可以落座贵宾席,享受专人待遇。正中央的台上,腰身极其妩媚而脸庞却

  • 屠魂在线阅读第二节

    祁山镇中有楚林两大家族,掌控全镇八成以上的生意,都有各自的专业赶山队和商铺。因为两家谁都不服谁,所以镇守一职迟迟未有着落,闹到城主哪里,也是和稀泥,称作分而自治,所以两家在镇中权利极大,等闲之人根本不敢惹。林叶,是林家四子林峰的独子,今年刚满十二岁,个子中等,身材略显单薄,眼鼻精巧灵动,潼墨如漆,惹

  • 神魂颂在线阅读第1节

    李古是一名大学生,他有几个爱好,第一个爱好是:当一名驴友前往名山古迹,江河大海。看一看那壮丽的风景并拍摄下来,或记录下来古代文明遗留下来的诸多痕迹。第二个呢是:学习各种交通工具从设计到制造的方法,为此专门报考了全国最大的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第三是:收藏一些精美的古玩。而现在呢是22世纪初的一个夏天

  • (中娱)另一个自己在线阅读学习

    在训练魔法在一年以后,大家会开始练习静默魔法,做法是——能明确地想像出该魔法要如何攻击、形状和威力大小,使用比起一般约多出两倍的魔力,加上强烈地想攻击对手的情感就能发动,静默魔法比起一般的魔法方法出招较迟,威力也小,消耗的魔力也多。不过虽然是充满缺点的技术,然而列如无法出声的情况等等,无法使用咏唱魔

  • [综]为了保护横滨我成为了英雄王见王

    圣剑劈下,万丈光芒过去,一切皆化为无。纯黑的**不过挣扎了片刻,就和懵了一脸的天魔暴君一起,带着不甘,净化成灰。天魔暴君——崩。法则——痛苦加身,返还开始!波派王子面露青筋,瞪大双眼。原本与他十分契合的圣光之力陡然变得凶戾。他的身体早就是风中残烛,几乎在瞬间就要在降临而来的万世之光下化为灰烬。但是—

  • 万界之吾为盗圣楔子01

    《退烧》/舒虞二月初春。澜江市,小雨,气温5℃~10℃。今天是路母忌日。路无坷在山上寺庙待了一天。从上面下来时俗世已经华灯初上,烟火气扑面而来,整座城市的灯红酒绿藏在雨雾里,只剩朦胧光影。又是一个光怪陆离在混沌里狂欢的夜晚。路无坷撑着黑伞走在泥泞的公路上,隔着条江,对面是万家灯火的不夜城。阿释电话也

  • 封魔之刻之晴天霹雳一声雷

    贾敏左思右想之后,觉得想要说动父母改变全府的饮食习惯,那是不大可能的,不过她可以先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从而影响其他人。现在的贾家还不像后来那么无穷无尽的穷讲究,一道茄子炒出来完全吃不到茄子的味道,只是做的精致了一些,重油重盐,味道比较重,所以在贾敏折腾了两天之后,厨房那边知道了姑娘的心思,就是不要用

  • 亲亲我的妖孽相公在线阅读第六章

    翌日,梁非秦用神识扫了一下,发觉薄言没在门口,顿时高兴了。推开门,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过一遍,才对站在一旁充当门神的罗杨道:“罗杨,走,我们去找连轻羽去。”千万别被薄言逮到,他可不想听薄言的唠叨。昨日的暴雨并没有影响到商翼城的原住民,他们一如既往的早起,各自忙活,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梁非秦指着一家买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