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不曾与你错过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临褚羡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尘四溜到半山腰,躲在一棵树后张望,只见山下黑气萦绕,视线严重被干扰,勉强看得见一些人在打架,惊得四周虫鱼鸟兽四散而逃。

“咔嚓”的一声响,吓得尘四猛回头。“我靠!”尘四转身时,一柄短剑就往他身上刺来,“圣……”圣盾还没使出,尘四就被另一人一脚踹翻,翻滚中的尘四保持不住平衡,从山上一路滚下来,荆棘、野草、枯枝在他脸上划出许多道细小的口子,眼前的光景都在转,身上就隐隐感觉到,这块磕到石头,那里磕到树根。

“Duang~”尘四被坡上一棵树拦住,整个人猛的停了下来。蹲坐起来的尘四看到那两人从山上跑了下来,衣着统一,手持短剑,身法极好,每一步都落得稳而准,看来是专业的杀手。

没时间瞎想了!只见两道寒芒袭来,直指尘四喉咙。

“【圣盾】!”尘四身上光芒一闪,身外凝出一个圆球光幕。两柄短剑刺在光幕之上纹丝不动。两人见杀招落空,另一只手变掌,掌中质力凝聚,尘四见状,身上光芒一闪,在身前又凝出一道光幕,变成了“盖中盖”的样子,这时对方两人同时出掌,尘四看准时机,“【爆盾】!”只见外层光幕“嘭”的一声爆开,将盾外两人震开一米多,下一秒,尘四技能紧跟,切换魂生道的赤色质力,“【暴足】!”尘四双腿弯曲,下一瞬尘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拳头借着冲力狠狠地打在一个杀手胸膛,“啊!”对方喷吐出一口血。

另一个杀手反握短刀向尘四背后刺来,尘四俯身右转,右手臂护甲格住短刀,左手手臂利刃一划,对方肩头给划出一道深长血痕。

两个杀手倒在地上,尘四捡起两柄短刀,留下一句话:“我不杀你们,别死追我。”

“哥,哥,你没事吧。”那个肩上受伤的杀手摘下面罩,去扶起那个倒在地上的同班。

“妹,没事,妈的,碰上硬点子了。”杀手一边喘气一边骂。

尘四倚靠在一棵大树下,急促地呼吸,额头上豆大的汗点往下掉,四肢因为严重的脱力而隐隐发抖,这是他第一次用魂生道质力打架,这个功法确实强悍,但是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极高,尘四仅仅是用了【暴足】,全身就因为这种“大江大河”的运转方式一时间吃不消,经脉肿胀,又因为质力的浪潮冲击感到一阵阵疼痛,全身的经脉都在疼痛,整个人便止不住地颤抖。

“肾虚,总在过度劳累之后……感觉身体被掏空……”尘四耳边又想起那个耳熟能详的广告。

坐了许久后,身体才面前缓过来,尘四开始运转天象道的光质力,一阵阵温和开始在经脉里流动。

等尘四再次恢复后,已经是日上竿头,快到正午了。下山一看,战场只剩下一些血迹和打斗的痕迹,有几只野狗在附近寻找食物。

完了,走丢了,没有地图,出不去了。尘四此时的心情是崩溃的,偌大一个山脉,这要怎么走啊。

尘四沿着痕迹一路寻找,脑子里隐隐跳出几句话:“大家好,嘘~我是贝尔格里尔斯,瞧瞧我看到了什么,这是一只落单的动物,我们可以试着捕捉它……他的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可以为我们补充好几天的能量,口感嘎嘣脆,鸡肉味。”

找啊找,尘四就在一片密林里再也找不到踪迹了,完了,真的迷路了。

尘四有些懊恼,当初为什么自己不问问路怎么走,方向在哪,整天睡睡睡,现在好了吧。无头苍蝇,漫无目的,还有生命危险。

尘四已经开始想到那种求生,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

“不对,既然有护卫队经常出走这趟,那我两三天估计就能出去了。先活过这两天吧。”

大下午的林子里,天气不是很热,许多蝉在林子里快乐地歌唱,但在尘四耳朵里就是杂音,耳边蝉鸣太大声了,这使得他无法听到周边动静,也就极大的增加了危险程度。尘四想了想:“这些蝉会被螳螂给吃了,螳螂又会被黄雀吃了,然后就会变成鸟屎,掉在……我的衣服上!”

一看身上衣服掉了两坨新鲜的排泄物,顿时尘四心情就不好了。哪有什么深山奇遇,哪有什么武功秘籍,这只能是美好的故事,带着逆天主角光环的故事。

几座山外,还在前行的护卫队,受伤的队员屈指可数,更多的还是严阵以待的战士。他们之前遭遇了一个修为不低的山人的袭击,之前遮天蔽日的黑气就是她放的,即便是龙王,也是勉强将她打退,也因为护卫队默契度、协调性极高,前排***,弓箭手,持盾甲士,一波配合,打的那个女人手下伤亡太大,不得不撤退,指不定他们会不会卷土重来,所以护卫队都在紧急地补给和休整。

每个护卫队员在加入这趟旅程,他们就没打算能活着,但是奇妙的是他们基本每个人都活的好好的,偶有几个重伤未愈,还给尘四奶活了,他们每个人都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其中也不乏有校尉、参领、指挥使等高职武官,可他们却也愿意放弃锦衣玉食来保护这个已经没有了任何权力的摄政王,护送他走过这危机重重的旅程。这是什么情义,恐怕其他人很难理解了。

日渐黄昏,尘四在一条清澈的小河边忙碌,一个自制的烤鱼柴火堆已经架好,就差鱼了。

火哪来的?我说尘四在路边捡的你敢信吗?

尘四自知寻不到护卫队后,便返回战场,试图找到一些打斗中掉的装备,果然就捡到了一把匕首和一个火折子,还有两三块碎银子。

尘四蹲在水边,掌中金色光点微亮,引来了好多的小鱼,可是这写鱼太小了,不够塞牙缝的。

随着水面一阵波动这些小鱼突然就跑了,尘四隐隐意识到不妙时,水底瞬间一片浑浊。

“哗啦!”水面爆开大片白花,圈锋利的白牙出现在尘四眼前,这牙白的可以拍广告了!

水花之中一圈闪亮尖锐的白牙向尘四袭来,或者说,罩来,那一圈大白牙直径就有两米,指不定头有多大呢。

这个大家伙一口就把尘四吞了进去,或许是觉得这个猎物太小了,未经撕咬就吞咽入腹,这也给了尘四活命的机会。

尘四在这个生物的食道里滑行,和他一起的是几团泥巴和几根水草,并不像电影里那样被吞了还能在鱼肚子里烤火,尘四被收缩紧裹的肠道压着,被水淹没的他现在无法喘气。尘四伸手臂抵在肠壁上,试图用手臂上的利刃划开这个生物的肚子,然而一直滑动的尘四没有着力点能控制自己的身形。

“咳咳!咳咳”尘四被呛了一口水,整个人咳嗽起来,鼻腔喉咙都灌满了水,“我得给淹死了。”尘四整个人无力地挣扎。

“扑通”,尘四掉落在一个有些柔软的地方,水只漫到他的脚踝,尘四双手撑着跪爬起来,狠狠地咳嗽,这个地方很不稳定,时而鼓胀时而收缩,内壁还特别滑,但对尘四来说,咳嗽!是最大的享受,能够呼吸,也是最大的享受。

“咳咳咳咳,呕~咳咳~呕~”一阵痛苦地咳嗽之后,尘四几近缺氧,整个人眼圈全红,五脏六腑都在翻滚,似乎头都大了一圈。

“又来!”漆黑之中,尘四又听到水流声,大量的水涌了进来,“不行,再给淹一次我得死的透透的。”尘四手臂朝着下面的胃壁就是划,这生物的胃壁很是坚韧,用力划也只划开一小个口子,和偌大的胃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放我!出去啊!”尘四用力捶了好几下,都毫无反应。眼见水越来越多,尘四摁下左手护臂的一个机关,三把利刃弹射而出,刺在胃壁上,尘四一把抓住一把利刃,用整个人的体重向下拉,“滋啦”一声轻响,尘四感觉到有鲜血从创口流出。“吼!”只听这个大家伙发出了一声惨叫,胃壁急剧收缩,滑溜溜的胃让尘四左摇右摆地乱滑,尘四右手还抓着利刃,利刃又把胃壁划开了一寸。

“你再不放我我就只能把你开膛破肚了!”尘四随口一喊。

“咕噜”一声,尘四连人带水一起被压缩的胃吐了出去。

“啪!”尘四整个人倒在河边的浅滩上,转身一看,借着月色看清了那个生物,那个大怪物是一条大鱼,大头利齿,这条鱼足有五六米长,这条大头鱼冲上岸,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尘四,尘四半蹲,右脚蓄力,“【暴足】!”尘四右脚猛的发力,整个人右脚陷入泥坑了里。

“哎呀我的妈!”尘四失去平衡就往前摔。大鱼张开大口就在眼前了,别看说得简单,这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儿。

“砰!”的一声在尘四耳边炸开,等他反应过来,那条大鱼已经翻了白肚,死在一旁。

“谷兄弟,没事儿吧。”漆黑的夜,漆黑的他,漆黑的脸,和洁白的牙。

“墨黑大哥,你怎么……”尘四十分惊喜,备受感动。

“我是来找谷兄弟你的,怕你一个人在这山中迷了路,就寻你来了。”墨黑在漆黑的夜里只看得到白牙在动。

“多谢大哥。”尘四行了一礼。

“哎哟,我都说了你客气啥。”墨黑嘿嘿一笑。

墨黑一边说,一边走向大鱼,从手上的一个手环中取出一把菜刀,没错,是一把菜刀。

“这种鱼的肉挺好吃的,在我们村里,要是抓到一条,都能开个小宴了,喝个两三天了。”墨黑像个极为熟练的农夫,一片片剔出白嫩的鱼肉,尘四本以为能够吃上一顿美食,等对方走过来以后,手上就拿了几条河边捡的两三斤的普通鱼。

“老黑大哥,你明明剔了这么多鱼肉!怎么拿过来就是这种河边捡的。”尘四有些气愤地说道。

“我家里,这种鱼啊,都很少见到,我媳妇,爱吃这个,岳丈丈母娘也得给带一点吧,那些亲戚好久不见,是不是走亲戚上门也得带点……”墨黑像个

“好了好了好了,我明白了,你这趟是要回家探亲啊,”尘四一边烤鱼一边说。

“不是探亲,是卸甲归田了。”笑呵呵的老黑突然面色沉重。

“想过以前那种种地的日子了。想回去陪陪媳妇儿孩子,摄政王也快到东莱了,我也快到家了。”老黑眼神里充满了回忆的美好。

“这怎么这么像立flag。”尘四突然一惊。

“像啥?”老黑问。

“没有没有。”

“老黑你能给我讲讲龙王的故事吗?”尘四看场面有些尴尬。

“摄政王啊,摄政王那可厉害了,想当初,南塘只是个小国,要武力没武力,要财力没财力,整个南唐在南方都是让人看不起的,那时候啊,骂人最恶毒的话就是你是个南唐人。”

“然后呢。”

“军部的龙家家主,也就是摄政王,向陛下上疏,以雷霆手段清洗朝野,那些大权在握的老臣们,交权的交权,交钱的交钱,告老的告老。那些世家门第,都特么得低下他们大世家高傲的头,让他们看不起咱贫苦老百姓。后来摄政王重整兵马,把军部大权都握在手上,周边那些个小国全给咱南塘收了,让他们骂咱乡下人,那时候有个将领,人夸什么用兵天才,我才攻进城门,他就跪下来哭了求我别杀他……”

尘四听着老黑讲故事,就弄明白了摄政王的故事,摄政王是南塘的一个势力的领导人,和皇帝联合,发动了一场“清君侧”,推倒了那些对皇权有威胁的外戚、世家大族,后来又征战四方,把外患也给清了,国家领土扩张,国力也强盛,短短十年,变成了大陆东域最强大的王国。树大招风,日渐强大的南唐对周边各国产生了威胁,这时候,教廷打着“保护南塘皇帝”的名号,联合西楚、东闽、北周、南安、东莱几国,向南塘施压,要南塘摄政王退位,交出兵权,教廷出于“善良”,放摄政王一条生路,后来皇帝将其贬为白身,那些压境大军才撤了回去。

归居田园的摄政王本来也是过得悠闲,即便偶尔几次暗杀他也习以为常,直到上一次,那柄长枪刺穿了他的肩膀。

延伸阅读

煞妃狠彪悍在线阅读有些熟悉  http://www.scnas.cn/gb0i.shtml
碧瑶瘪着嘴,却见她订的座位已经被旁人坐下,忙走上向,不失礼貌地说道,“这位小姐,这个

冥仙传在线阅读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  http://www.scnas.cn/dxtv.shtml
名单上的顺序是按宿舍排的,热巴是她们宿舍最后一个,胡卬则是他们宿舍第一个。“胡卬,听

农女娇宠公子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scnas.cn/guod.shtml
李千寻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好,我们*什么?”“我赢了,每月生活费加倍!”赵凛冬

[魔法骑士]不科学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scnas.cn/d8jv.shtml
翌日清晨,严渊来到外公家的第二天,非常不舍的睁开双眼看了看周围,左拍右拍脑袋的才估摸

今天也有烂桃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cnas.cn/yvhg.shtml
巅峰时期冰哥X地牢人彘九哥人物归秀秀,OOC归我。在线洗白九哥(HE)-------

吃货饕餮在线直播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bu0k.shtml
李成在医院的病房住了两天就呆不下去了,虽然吃饭有人送来,没事还能找美女护士聊天,也可

江河湖海吃个晚饭  http://www.scnas.cn/dnta.shtml
路谨推开宿舍门,被凌乱的房间弄得微微怔愣,房间里有人听到开门的响动,从里面探出脑袋来

穿越之异军突起在线阅读格兰杰小姐的私人图书馆  http://www.scnas.cn/650a.shtml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西普在打扫卫生,西普是一只家养小精灵,长着尖尖的耳朵,身上没有

从狮驼岭开始登陆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a4qq.shtml
沈晞是被疼醒的,钻心般的疼让她身体都痉挛了起来。身边,有人在说话。“爸,打死她,婉婉

和露映春庭之假的3  http://www.scnas.cn/nhjd.shtml
李晓此刻十分兴奋,哪怕是刚才那个徐星师如此粗鲁的推开他,也不生气。学着徐星师的阴阳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我不想当首富在线阅读第一节

    顺德八年,六月。云州城阴雨连绵了半月有余,突至的大雨将城外的河水抬了又抬。六月中旬,无法承载超额雨水的护城河,气势汹汹的毁堤而出,城外的良田与城中的大部分的房屋,顷刻间毁于一旦。城内居民,一夜之间变成了流离失所的难民,全部涌向京郊附近。“呼呼”的狂风卷集着满天的乌云,终是将这场大雨,落在了大梁京都汴

  • 今天也在互相掉毛在线阅读第3节

    “师父……”无忧苦着脸。老和尚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小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咱往生寺出了名的穷,临走前师父也没什么东西好给你的。”老和尚捻着手里的念珠说道,道:“不如送你一场造化。”“造化?”无忧瞪大了眼,道:“有这样的好事,师父你怎么不早给我!”老和尚吹胡子瞪眼,没好气地说道:“造化这东西当然要在合

  • 我,异世界首富在线阅读第七章

    云枳发烧了。她迷迷糊糊地,睡了醒,醒了睡,期间睁了好几次眼。天昏天暗,亦或是清晨朝阳。脑袋里一片混沌,什么都不想去想。继续睡吧。有时候睡的迷迷糊糊的会听到有人在喊她。他们喊她:小枳。好像有人抱起了她,那个人隐约说了一句:这么重是猪吗。你才重。你全家重。云枳真的烧糊涂了。不然她肯定会跳起来,暴打那个人

  • 恶魔王爷此生求放过第三章在线阅读

    “几天不见,你的身体似乎好一点了,君麻吕。”伴随着沙哑的嗓音,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外。屋内的烛光似乎更暗了一些。风间抬头望去。垂遮右眼的刘海,紫色蔓延至鼻翼的眼影,青蓝色勾玉状耳环。即便是穿越之后的第一次见面,这鲜明至极的特征,还是让风间毫无阻碍的认出了他——大蛇丸,火影原著前期最大的boss。真

  • 孝琳皇后又记在线阅读第七章

    叶七抿抿嘴唇,犹豫着睁开了双眼,和那个身影对视着,叶七没有使用任何力量,因为他所有的力量也不及那个身影的万分之一,既然如此,那倒不如就这样,任他摆布。看着这个弱小的身躯竟敢和自己对视,那个身影似乎怒了,霎那间,冲向叶七,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叶七面前,不到半米的距离,叶七甚至能感受到那个身影的呼吸。叶

  • 轮回锻造师之突如其来的订婚与退婚

    既然迟家那边儿都已经发了话,那不出意外我可能真的是要嫁给迟瑞了。说实在的…我,还真有些小激动呢嘿嘿嘿~毕竟这可是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事了!可一想到那天我在他面前……皮厚如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ω\*)现在只能求他记忆力减退,忘掉最好。盼了二十年,总算找到了我的下家,亲娘可以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破天荒

  • 不是狐狸精是万人迷[穿书]第七章在线阅读

    仿佛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正举杯和来宾谈笑风生的叶轩涵慢慢的回过头去,看到站在大门口如落汤鸡一般狼狈的辛雅茹,笑容慢慢在脸上逝去,眼睛里闪过一丝愧疚,只不过快得让人捕捉不到。来宾默契的让开一条路,从辛雅茹那直直的通向叶轩涵。这一条路,也只不过十米长,可是脚下的每一步都仿佛千斤重一般,辛雅茹用尽了全身的

  • 重生之帝王家在线阅读第一节

    灰色的水泥墙,锈迹斑斑。唯一一盏灯亮得刺眼,一张简陋的桌子,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穿着西装的男人坐在桌子后面,把手搭在桌子上。旁边一个约莫十多岁,毫无表情的少女正与他对视。“你为什么没有朋友?”金眼镜问对面的女孩,他曾绞尽脑汁让这女孩做出表情,但全部失败。这女孩像是天生就不会笑似的,从来没有对一个陌生人露

  • 木有枝可栖之第一章(1)

    乔洛向来把自己看成长相极佳的美男子,这一刻,这个美男子失恋了。他心情颇为郁闷的坐在酒吧角落里,端着杯酒往嘴里灌,少余的酒液顺着嘴角划入白皙的颈部肌肤抵达被衣襟掩去的肌肤。可惜了。瞧见这一美景的人不约而同撇嘴,眼底浮现遗憾,同时,心里逐渐燥热起来,暗自臆测那人衣服遮掩下的是怎样美景。这是家***吧,环

  •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第2章在线阅读

    一夜未眠,楚逸一直引动着星元气在体内运转。楚逸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欧老正从门外踏进,看到楚逸气色有所好转,笑问道:“感觉如何?”楚逸动动胳膊,道:“没那么疼了。星元气的恢复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经脉承受能力也有所增强,可惜,始终无法聚结气旋。”欧老笑道:“你遭此劫难,此番修炼,便相当于从头开始,你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