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异特天帝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孙忠义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真的有喜欢的人。”宁语凝用勺子拨动杯子里的咖啡。

“是的。”沈风坚定的说。

宁语凝苦笑道:“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吧。”

沈风想起一起她总是等在他家巷子口,举着伞,穿着裙子,很淑女的样子,他轻声说:“以前喜欢过。”

宁语凝楞了好一会儿,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一直不敢问他。因为知道他的性格,看起来冷淡,但是内心却是浓烈和决绝的。在感情上,他是不屑于用谎言去欺骗她的,她害怕听到那句:“不喜欢。”

“那为什么现在不喜欢了。”

“语凝,你会遇到更好、更合适你的人。”

“你们在一起了吗?”

“她不知道我的想法。”

之后是很久的沉默,咖啡都凉了,两人起身告别。

“她是怎么样的女孩子。”在门口分别的时候,宁语凝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沈风在家乡冬日的冷风中想了很久很久没有办法说出答案,最后他望着远方苦恼地说:“我也不知道。”

宁语凝望着眼前眼里满是深深情意的俊美男子,心中一疼,他对那个女孩不是喜欢,是爱,是她追逐了一整个青春而不得的爱恋。

宁语凝含着泪,笑着对沈风说:“喜欢就告诉她,勇敢点。我先走了。”

每个人的青春,都会用自己不愿意接受的方式,告别。

同一天,纪春一大早被纪守澈从温暖的被窝里挖了出来。

“澈澈,你让我再睡一会儿,一会儿起床就陪你玩。”纪春用被子裹着奶香的小侄儿,讨饶。

“这是爷爷给我的任务,爷爷说只要我把你叫起床,就给我发小红星。”

“姑姑也可以给你发小红星。乖,出去玩。”

“小红星是爷爷给的才算数。”

“姑姑给的也算数。”

……

“赶紧起来,换了衣服跟你爸出门。”最后还是纪春妈妈看不过,一把掀开了纪春的被窝,“衣服都给你挑好了。”

纪春抱着奶娃纪守澈格叽格叽了一轮,又啵了一口,放弃挣扎爬了起来,她刷牙洗脸完,认命的换上了老妈挑好的衣服。

一件甜美风的粉色印着大花的毛衣,然后是米色的长外套。她上一次走这种风格是什么时候,她自己都快不记得了。

纪春拖拖拉拉的和老爸出了门,地点是对方定的,纪春按着地图上的导航到了地方,下车一看,居然是一家闹中取静的别墅庭院式菜馆。

一到门口,服务员便迎来过来,纪春爸爸报了一个名字,服务员便热情的将两人迎了进去,上了二楼,进了一个包间。

房间里已经有四个人,其中一个打扮贵气的中年妇女,三个和纪春爸爸年龄差不多的男人。而包厢通着外面的阳台,阳台上还有一个青年男子正在打电话。

对方见两人走了进来,便起身相迎,青年男子也转身走了进来。

纪春看清他的样子,天雷一部。

老亨,师父。

众人还来不及介绍和客套,老亨便望着纪春笑着说:“纪春,怎么是你,这么巧。”

纪春楞在当场,不知道怎么接话。

“你们认识?”纪春爸爸面露疑惑,另外几个也跟着问。

如此此时纪春不是太过惊讶,便会发现对方的大人眼里是一点惊讶都没有,就是看着老亨的样子带着一点鄙视。

“是的,纪叔叔,我认识纪春好久了。” 老亨很礼貌地回答这纪春爸爸的问题,然后笑着对那个中年妇女说:“妈,要知道你们让我相的是纪春,我自己约就好了,还特地麻烦了大舅舅、陈伯伯和纪叔叔。”

“是啊,饶了这么一大圈。”老亨妈笑着说,就是看向自己儿子的眼神仿佛有万千意味。

之后宾主尽欢,唯有纪春觉得人生如此魔幻。

纪春爸爸和陈伯伯是老同学,而陈伯伯和老亨舅舅是朋友,这一牵便都是朋友,几个人聊得相见恨晚。

吃完饭,便继续围在茶桌前泡茶叙旧。

“我们几个老的聊天,你们年轻人听着也没意思。阿玺,你带纪春出去转转,一会儿我送老纪回去。”陈伯伯笑着说。

“师父,你也有今天。”出了门,纪春笑着说,“居然出来相亲。”

“你不也是。”

“我这是被我爸逼的。”

“我是被我妈逼的。”

“都不容易。”

“是不容易。”老亨望着她笑着说。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把你绕进来。

“那我们现在去哪。我刚才都没怎么吃,好饿哦。马上就过年了,外面的店都关了。”纪春现在也不敢回去,这会儿回去会被爸妈念一个春节。

“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保证不亏待你。”

临近春节,往日拥堵的街道,车辆骤减,道路异常通畅。两人很快便到了目的地,纪春下了车,有些疑惑的看着老亨。

这是一个临海的高层小区,纪春记得这个位置的楼盘挺贵了,老亨带她来干嘛。

车子开进了小区,纪春满脸茫然的跟着老亨进了电梯,电梯停在30楼,出了电梯,老亨打开一套房门,走了进去。

纪春从门口探头往里看,老亨见状笑着说:“你进来啊。”

“啊。这是你家?”

“是啊。”

“啊。”

“放心,不劫色,你不是说你饿了,现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只能带你回来将就点。”

纪春觉得也对,她和老亨讲究个啥。走了进去,换了家居鞋,走到大厅一看,呆了,无敌海景房啊。

“哇,师父,你家这房子不错啊。”她站在落地玻璃前感叹道。

“水饺和牛排吃哪个。”老亨在厨房看着她,笑着问。

“你煮?”

“不然呢。”

“你煮的能吃吗?”纪春出口无情。

“你到底吃不吃。”

“水饺吧。”纪春想了一下说。

“你是怀疑我煎牛排的能力?”老亨从她的口气里读出了潜台词。

过了一会儿,纪春面前放着一碗水饺和一盘摆盘精致的牛排,纪春尴尬的说:“师父,您别这么较真啊。”

老亨坐在她对面,冷冷的笑。

纪春犹豫了一会儿,先吃起了牛排。

“好吃,好吃。”纪春吃人的自然得嘴甜。

“马屁拍得诚恳点。”

“肉细多汁,口感鲜嫩,火候正好,师父,你这手艺可以开西餐厅了。”纪春绞尽脑汁挤了几个词出来。

过了一会儿,纪春坐在沙发上,揉着肚子:“太难了。”

“你的意思是吃我煮的东西太难了?”

“不是,误会,误会。我是说过年太难了,回去还不知道怎么跟我爸回话呢,师父,我看您是久经沙场,要不,你跟你爸妈说一下,就说你瞧不上我。”纪春连忙转移话题。

“你是想让我做坏人。”老亨面露不善地望着她。

“哪里,哪里,你看不上我,你多有面子。你放心,我不要面子的。你大胆的埋汰我。”纪春诚恳的说。

“我才不,难得碰到你这么好的挡箭牌,我要是说看不上你,我爸妈还不得继续给我安排一堆相亲对象。你当我傻啊。”

“师父,做人要诚实。不能连自己爸妈都忽悠。”

“你就别做梦了,你吃也吃了,在我这里你挡箭牌是当定了。至于你爸那里,要怎么说,你随便。”老亨笑得和狐狸没有什么差别。

“太难了。”纪春抱着抱枕苦恼。

老亨看她在沙发上打滚的样子,脸上露出宠溺和温柔,他想看她以后长长久久的这里胡闹,时而被自己气得跳脚,如果能偶尔撒娇就更好了。一想到,她吐着舌头哈气的可爱模样,他不由自主觉得心头一热。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一进门,纪春妈妈便说:“你爸说,你和那个小宋之前就认识。”

“是啊。”纪春回答得生无可恋。

“刚才陈伯伯给你爸回电话说,小宋对你很满意。”

“啊。”该死的老亨,做人一点底线都没有。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们不合适吧。”纪春颤颤巍巍的说。

“你爸说那孩子看起来很稳重,看样子是不错的。”

“不是,妈,你不知道,我认识他,他可花了,一直不停的换女朋友。”老亨你还好意思装大尾巴狼,就别怪我给你抹翔。

“囡囡,不可这样随便说人。我看那孩子不是那样的,而且我看他对你是有些真心实意的。”这次是纪春爸爸发话了。

晚上,纪春躺在床铺上的时候,颇有些生无可恋。她咬牙切齿的给老亨发了条信息:师父,装纯会招雷劈的。

老亨看到信息,笑得很愉悦,回了一句:各凭本事,自求多福。

他放下手机,笑眯眯的望着正不满地看着他的父母。

“你真看上纪春了?我可跟你说,关于她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那姑娘是真不容易。你要不是认真的,不许去撩拨人。”宋母说。

“妈,你放心。”

“你就别操心了,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绕了这么一大圈,废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一名义。”宋父鄙视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再说,他追不追得上还两说。”

“爸,我难得找一个你也看得上的,你再这么说,我要是没信心,放弃了,回头你别念我。”

这个春节便这样在告别、成全、喜悦中度过。这期间,老亨皮很厚的上了一次纪家门,给纪守澈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带了一堆年礼,很是礼貌周正的陪纪春爸爸喝茶下棋聊天。

被老亨也就是宋玺哄得开开心心的纪春爸爸,催着纪春和老亨出去逛了两次街。

“您老这是戏精上身,还是整我上瘾?”纪春没往别处想,她和老亨认识开始,老亨便以戏耍她为乐。而且她见过老亨的历任女伴,无不是身材婀娜,妩媚迷人,和她这一挂实在差太远,她颇有自知之明。

等开春一上班,纪春便抱着范美柔哭诉:“美柔啊,我这才知道你的好,真善美是多么重要。”

纪春父母时常会问起二人进展,纪春每每咬牙切齿。幸好过来段时间,老亨去了欧洲见画商,纪春算是暂时脱离苦海。

纪春的日子在忙碌和充实中,马不停蹄的向前奔去。唯一让纪春有些烦恼的是,沈风春节回来后却有了一些变化,时常一副沉思模样,看起来心事重重,她试探了几次,却都被沈风躲了过去。

但是,沈风的工作却依然完成得很完美。纪春便也不再探寻,她自觉不习惯向人吐露心事,以己度人,便觉得沈风也是,便由他去了。

春天快过去的时候,纪春接到了一个外地的陌生来电。

“囡囡,是我。”电话里传来一个成熟磁性的男人声音,而这个声音来自于纪春无比熟系的一个人。

“哥。”纪春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别哭。我过段时间就回去,这两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挺好的。”

“我知道,爸都跟我说了。我们家囡囡做得很好,比哥哥做得好。”

“哥,我想你了。”

“以后别那么辛苦。老宅我回去就买回去,你赚的钱留着以后给你做嫁妆。”

“我~”纪春楞了一会儿。

“我都知道了。是哥对不起你。”

“哥,是我自己看错了人。其实我后来觉得也好,挺庆幸的,要是糊里糊涂的和他过了一辈子,到老说不定也会后悔。所以,你别内疚。”纪春一边哭一边说。

“好,你觉得好就好,别哭了。”

“嗯,我开心。”纪春破涕为笑。

延伸阅读

席殊书屋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szhs.shtml
北京旌旗席殊书屋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代理店、图书俱乐部和网上书店复合型分销网络的、高速

红府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yzje.shtml
红府超市坚持农村和城市双线发展,建设以“市民大厨房”为经营特色的品牌、质量、效益型的

蒙世学堂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do1.shtml
蒙世学堂尊重儿童,提供一个以儿童为中心的环境,配备中外籍优质师资,实行小班双语教学。

乐维特商务酒店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bi3k.shtml
乐维特商务酒店加盟详情南京乐维特商务酒店是南京融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投资的一家经济

杰伦华一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xm06.shtml
杰伦华一饰品品牌介绍建厂以来凭着对市场的敏锐触觉.对产品不断开发完善,遵循诚实守信、

霍尔茨木门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6axo.shtml
霍尔茨木门是北京霍尔茨门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全套引进德国HOMAG公司先进设备和

简町便当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u6yz.shtml
简町便当加盟简町便当不只是一家享用便当的餐厅,餐厅的装修也让你疲惫的身躯得到放松。餐

绿晶干洗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gd9t.shtml
经销政策1、可以使用公司已经建立起的品牌商标,坐享公司良好的公众形象、度和信誉度;2

冠月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x8lm.shtml
冠月饰品秉承“质量,创新潮流”的宗旨,专注于重量级韩版头饰发饰的研制与开发,做工精细

冰河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pd20.shtml
冰河竹炭净化用品是广州市冰河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位于广州市。交通十分便利,是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精两万岁第六章在线阅读

    神医不愧是神医,有了顾济黎照料,沈寒酥的病情在一天天好转,再加上修得仙身的人本身自愈能力就强,才过了半个月,沈寒酥就可以下床走动了。沈谏端着一碗白粥走进房间,就见沈寒酥坐在桌边不知道在想什么。沈谏将白粥放在桌上,手在沈寒酥眼前晃了晃,笑道:“师父,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沈寒酥回过神来,说道:“没什么

  • 一吻定情:怪咖同桌请吃药第8章在线阅读

    “额……”萧翎根本没察觉出来柳婧会突然袭击,手不自觉一抖差点没把眼睛擦出来,哭丧着脸脸对柳婧说着:“婧姐,您能不这时候吓唬我吗?眼睛刚背了沙子,我只是擦擦,被您一个惊吓,差点这辈子就只能用右眼看您了。”萧翎一边说着一边挤着左眼,用右眼看着柳婧,长大嘴巴做出夸张的动作。“扑哧!”柳婧看到萧翎搞笑的表情

  • 无敌猎杀系统之暖暖的,很贴心(八更求收藏,求鲜花!)

    十一点,当门外响起了人来人往的声音时,靳风看着已经睡着了,并且带着轻松笑容的妹子,看了看她那挺漂亮的脸,有些好笑的叹了口气。然后,他从旁边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件毛毯,给她轻轻批上之后,拿着自己手中的档案进行着电脑归档。姓名:安然(伪)年龄:未知(防备心很重)性格取向:一次观察,判断对方防备心很重,警惕性

  •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在线阅读欧耶,张吏是我姐夫了呢

    “房间里好像下雨了,我出去躲一躲雨。”张吏小声对着杜薇薇道。“叔叔,房间里那来的雨啊,你骗我。”“没有雨?那房间里那来的叔叔?我看起来那么老么。”(无敌破音怒吼~~)“...........”杜薇薇。护士紧张的检查了一遍房间里的各种仪器,又检查了一下病床上徐冲的身体,确认一切正常之后,才终于松了一口

  • 火影:开局救了二代火影之人间失格(4)

    两人长相的相似度极高,这不正是性转的对方么。但这不足以让太宰放下心防,这是哪个家族的敌人,假扮她还敢这样不走心。’可笑,想她双黑威名赫赫,竟还有不知她性别的人胡乱来冒充么。太宰伸出手捏了捏对方的脸皮。易容的不错,至少第一把的手感摸不出什么问题。哒宰:???太宰:“小脸手感不错,保养的挺好么。”哒宰摸

  • 怜惜大魔王之第八章

    次日早自习快结束的时候,许愿出教室去上厕所,在教室外楼梯的拐角处,看见了蹲在墙角的安宁。许愿急忙的跑向安宁的、蹲在她面前问道:“安宁,你怎么了?”安宁脸色有些发白,小腹里正像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是即使现在是痛的死去活来的状态,但是不能说,死也不能说是为什么。安宁强忍着疼痛,挤出一个微笑看了眼许愿后

  • 邪御天师小道场

    第二天清晨,易辰早早的就醒来了。发现父亲已经早早的出去了,易辰先是随意的吃了一点为慕白雪自己所准备的早餐,然后便去父亲经常去的小道场。走出大街,向北走不足两里路就是小道场。在云州城内,这种道场也是不多的见。一般的小道场中间是一个擂台,同时擂台的东、南、西、北方向各有一个修炼之地而且每块修炼之地的功能

  • 血统之王:黑色记忆禁在线阅读第10节

    孔韵心狠狠地跳了一下。假如不那么在意戚简瑶的转变的话,似乎她这一世的攻略戚简瑶已经完成了?嗯……虽然是戚简瑶送上门来被攻略的……想着戚简瑶主动告白,孔韵心里得意极了!不管戚简瑶变化有多大,还不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飘飘然的孔韵,便想矫情一番了。她整个人反而端了起来,“为什么要当你女朋友?”孔韵内心有个

  • 魔道祖师之阴差阳错巧成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凡凡!凡凡!”“郑姑娘!”尸胡山,夜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阿云拍着翅膀,不停地在空中寻找郑凡凡的身影。同样焦急的,还有严兴。“奇怪了,这附近就这么大,我们已经找遍了,凡凡到底去哪了?”严兴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不敢说。“你说话啊!”严兴看了她一眼,犹豫片刻:“郑姑娘,会不会去了老...”“不可能!

  • 瞳之引巽在线阅读荣誉教官

    周逸风满腹疑惑来到那位首长面前,虽然这位首长个子没有他高,但是站在面前,仍然有一种压迫感,这是久居高位形成的气场,也叫官威。周逸风正在想以什么方式来打招呼时,那位首长的手已经伸出,周逸风赶忙伸出右手,和首长的手握在一起。周逸风立即感受到那位首长满手老茧,且手如钢钳,只是没有全力握紧而已。周逸风马上说